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三百六十八章 都不好过

    不要在冲动的时候下决定,也不要在愤怒的时候跟你在乎的人吵架,前者会后悔,后者会伤心。

    事情发展到这样的地步,与其说是无巧不成书,不如说是早晚都会面对的一次命中注定。

    我跟骆向东和匡伊扬之间,纪贯新跟骆向东之间,我们所有人的关系必定要经历一次大的梳洗,不然这个结会是横在我们心头的疙瘩。

    很多事情,不是不碰就会过去的。

    很累很累,我索性对纪贯新说:“我想回家。”

    纪贯新抱着我,过了一会儿,他轻声回我:“我送你回去。”

    我没有拒绝,因为不想再吵架。

    纪贯新开车送我回到新租的公寓小区门口,我俩皆是解开安全带下车。他绕到我这边,看着我说:“我送你上去。”

    我脸上没有愤怒和伤心的表情,最多也只是疲惫。唇瓣开启,我轻声道:“不用了,你早点回去,好好休息。”

    他跟骆向东打起架来不相上下,可我到底还是担心他的身体。只是有些话我不说,纪贯新怎么想我也不知道。

    见我微垂着视线,一副蔫蔫的样子,纪贯新开口说:“今天的事情,是我没问清楚,刚刚在医院说的那些难听话,也不是冲你。你要是生气就打我两下,别自己憋在心里……我看着难受。”

    纪贯新很擅长发脾气,同样也很擅长道歉。虽然这在我看来更像是打个巴掌之后再给我一个甜枣,但我却暗自叹了口气,然后道:“贯新,是不是我给不了你安全感,所以你才会这样?”

    我相信纪贯新是喜欢我的,可他心里有根刺,那根刺就是骆向东,以及一切跟骆向东有关的人事物,他都碰不得,同样我也不能碰。

    有时候我会太自私,什么事情都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想,反正我问心无愧就行了。但感情是两个人的,也许是我的太过坦然让纪贯新觉得我还是很在乎骆向东。

    我试图跟纪贯新好好谈谈,可纪贯新却很快否认,他说:“不是你的问题,是我今天有点急了,我只是看不惯他们舅甥两个那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凭什么他们当初撒谎骗你,如今却要你来承担后果?这不是欺负你吗?”

    纪贯新发起脾气来六亲不认,常常暗箭伤的我浑身是孔;可他一句‘这不是欺负你吗?’却让我知道他始终是在为我着想。

    心底已经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我眉头轻蹙,努力压下酸涩和苦楚,低声道:“最近发生了太多事,尤其是你不在夜城的那些天。贯新,我们别再吵架了,我也不去医院看伊扬,我们缓一缓,冷静一下。”

    我一直都是个冲动的人,而如今我想静下来仔细的想一想,到底我跟纪贯新,还能不能继续走下去。

    纪贯新也破天荒的没什么多余的话,他只是轻声说:“好。”

    最后他没送我上楼,我们在小区门口各自转身,他上车,我回家。

    路上有几次我都酸的眼泪上涌,索性天黑没人看到,我想哭就哭。一直等到回了家,我换了鞋走到客厅茶几处,抽出纸巾擦眼泪擤鼻涕。

    坐在沙发上,看着周围陌生的摆设和只有我一人的空荡房间,我只觉得就算哭都没有人安慰。

    没人安慰我,我只得自己安慰自己。没事儿,大不了就是再失恋一次呗,反正我又不是第一次受伤,伤着伤着就习惯了。

    可能是太累的原因,当天晚上洗完澡之后,我躺在床上,竟是没有太多的辗转,很快就睡着了。

    这一觉一直睡到第二天手机闹钟响起,响了好久我才慢慢睁开眼睛,只觉得头晕晕的,眼皮也很沉。

    好不容易伸出手臂拿起手机,往常七点我已经睡醒了,可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浑身酸疼。

    一闭眼睛,我本想再眯几分钟就起来,可这一觉再睁眼,已是下午。

    手机上有未接电话,有我妈打来的,也有许一凡打来的,还有一串没存名字的熟悉号码,是骆向东。

    所有未接电话里面,唯独没有纪贯新,这让我有点意外的同时,又觉得是意料之中的事。纪贯新脾气大得很,嘴上说叫我别生气,其实他自己都没原谅我。

    我先给许一凡回了个电话,许一凡接通之后,我出声道:“一凡哥……”

    这声音一出,我马上咳嗽了一下,因为特别沙哑低沉。

    许一凡道:“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个男的。”

    “……”清了几下嗓子,我以为会恢复正常的声音,没料到还是比以前沙哑,我低声说:“睡过头了,社长没说什么吧?”

    许一凡道:“我之前给你打电话你没接,我就猜你有事儿不能来了。社长那边我替你请了假,就说你生病了。”

    我心里的重担一下子轻了一半,本来我还想要不要去上班的。

    许一凡听我不停的‘咳’清嗓子,他问我:“感冒了?”

    我头晕乎乎的,闭着眼睛跟他讲电话,说:“可能吧。”

    许一凡道:“叫你男朋友带你去医院,这个季节感冒的特多。你准是之前担心他劈腿所以上了点火,去医院挂一针就好了。”

    我已经无力跟许一凡讲昨天都发生了什么。如果说人生是场戏,那我昨天一天发生的事情,绝对是整场戏的高潮落幕,我这个用生命在演出的人,终是不堪重负倒下了。

    许一凡是不看好我跟纪贯新的,所以我也不想自找没趣再跟他聊什么感情方面的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吧。

    跟他聊了一会儿之后,我挂了电话,又给我妈打了一个。

    我妈倒是没什么大事,就是问问我在夜城这边过得怎么样,跟纪贯新怎么样等等。

    到底是昨晚才受过伤的人,我妈如往常一样问,我却没办法做到坦然回答。

    赶在声音没变之前,我假借有电话打进来,赶紧匆匆断。

    还有几通未接电话,我看了好久都没下定决心是否回给他,因为是骆向东。

    我一面怕纪贯新惦记我跟骆向东之间藕断丝连,一面又担心是不是医院那头有什么事。纠结了能有五分钟的样子,我还是给他回了一个。

    电话响了四声,骆向东接通:“喂。”

    我说:“喂。”

    说完之后,我们像是约好了一样,彼此沉默长达三五秒。最后还是我先出声问:“伊扬怎么样了?”

    骆向东说:“医生给他开了刀,因为上次的伤跟这次的伤位置重合,所以颅内有淤血,必须开刀治疗。”

    眉头簇起,昨天匡伊扬流了那么多的血,我就担心他出什么大事。

    “手术成功吗?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骆向东低声道:“手术很顺利,医生说术后也许会出现一些头疼和恶心的毛病。”

    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毕竟是纪贯新这边的人打伤了匡伊扬。

    在我沉默的时候,骆向东却出声问:“你还好吗?”

    听着他熟悉的声音,我心底一阵酸涩,几乎是咬着牙攥着拳头才生生忍住。

    几秒之后,等我压下这股酸涩,我这才开口,努力维持声音的平静,说:“我没事。”

    骆向东说:“如果纪贯新敢难为你,告诉我。”

    我眼泪直接冲上眼眶,视线一片模糊,压抑着嗓音回他:“他没为难我……骆向东,伊扬不是纪贯新打伤的,你别去找他麻烦。”

    我自己都觉得声音伪装的不好,所以骆向东也很快说:“别哭,心里有什么委屈跟我说。”

    我倒宁愿骆向东像当初一样,冷漠的对我,最起码这样我不会对他再有任何念想。

    如今他越是对我好,我心里越是难受,也愧疚。难怪纪贯新总是疑神疑鬼咄咄逼人,因为他明知道我心里还有骆向东。

    想到纪贯新,我哽咽着对骆向东说:“最近我不能去医院看伊扬了,你好好照顾他,如果医院那边有什么事,你再给我打电话。”

    言外之意,我不想再让骆向东无缘无故的打给我。

    他是聪明人,沉默片刻,出声回我:“放心,伊扬不会有事的。”

    我已经攥着拳头,用牙齿去咬拳头上凸起的指骨,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忍住我濒临崩溃的情绪。

    最后,骆向东也挂了电话。

    我躺在床上,因为只有我一个人,所以无论是嚎啕大哭还是抽搐的哽咽,我都肆无忌惮。没有人会看见我如此狼狈的模样,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一连三天,我真的除了下床喝水跟上厕所之外,其余的时间都是在床上度过的。醒着哭,哭累了就睡,睡醒了再哭。

    三天暗无天日的时光,说漫长其实也很快。我知道自己生病了,却不知确定是感冒发烧还是上火之类的,反正我这次回来夜城,我妈特地给我准备了一个药包,里面什么药都有。

    我经常是早上起来吃两颗感冒药,中午下床再吃几颗退烧的,如果吃到胃疼,我就再吃胃药。

    有多少人在受情伤的时候会理智到说放手就放手?又有多少人能坚强到连自己都骗?有时候我也觉得自己真他么窝囊,无论初恋,暗恋还是明恋,总谈的一塌糊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