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四百二十七章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我最起码有四五年没碰过排球。起初特别紧张,不过好在有骆向东顶着。他不会叫我去接窦超打来的球,也会把球垫好了之后再让我打。

    对比我这边的生疏,yumiko是明显的不会玩。每次被窦超叫到名字的时候,都像是初中被老师点名起来背课文的,怎一个惊吓了得。

    打着打着。我越来越顺手,也开始主动叫骆向东把球传给我,我跳起来打过去。

    窦超自然不会给我难堪,他对我打的球也都是力道小和好接的。我玩的不亦乐乎。但骆向东打yumiko可就没有那么怜香惜玉了。用的力气跟打窦超的一样。yumiko连着接了几次,几次都被球撞得掀翻在地。

    柔软的沙滩自然不会把人摔疼。但是难免落得个人仰马翻的下场。

    眼看着我们和窦超之间的比分拉开,后面也就越打越轻松。最后骆向东一记扣杀。窦超飞身而去,却堪堪接飞出界,我跟骆向东互相击掌,拿下最后一局。

    沈子松是最high的那个,他笑着招呼窦超和yumiko,叫他们两个躺坑里去。

    窦超又来了,死皮赖脸的说:“我们这边派个代表行吧?”

    沈子松和骆向东齐声道:“不行。”

    我在旁边跟着笑,运动了十几分钟,身上出了一些汗,不过海风一吹倒是非常舒服。

    yumiko也娇嗔的拉着窦超的胳膊,撒娇说:“我不要一个人躺进去,要进我们一起进。”

    窦超叹了口气,说:“今天出门没看黄历,运势不利于我。”

    骆向东心情倍儿好,他笑着骂道:“你看的对你有利的黄历,是你家自己定制的吧?”

    窦超非但没反驳,反而顺着骆向东的话茬说:“呦,我怎么没想到呢?怪不得成天说我这儿好那儿好的,没见着哪儿好。”

    他们在一块儿的时候向来嘴碎,我在旁边捡个乐。几人一起走到刨好的大坑处,沈子松笑道:“来吧,一人一个,谁也别抢。”

    yumiko站在窦超身边迟迟不肯动,窦超双手插兜,下巴一抬,看着面前的大坑说:“来吧宝贝儿,女士优先。”

    yumiko憋着嘴道:“这么深……”

    窦超叹了口气,道:“谁让你刚才笨的连球都接不住?不然现在躺进去的就是他们了。”

    yumiko不情不愿的摘下肩膀上的chanel迷你小包,递给窦超,窦超没接,挑眉道:“扔地上,给我干嘛?我不也得进去?”

    yumiko唇角更低,只得将小包放进大坑旁边,然后脱了鞋跨进去。

    骆向东扬起唇角,看着窦超说:“麻溜儿的。”

    窦超脱了鞋,没有进隔壁大坑,而是进了yumiko的那一个。两人挤在一起,他明显的让yumiko在上面挡住他大半的身子,一副贪生怕死可千万别弄他一身沙子的怂样。

    我都服了窦超,都到了这会儿,他还琢磨着怎么占便宜呢。yumiko这‘外快’也真是用命赚回来的。

    “好了,来吧!”窦超把脸埋在yumiko背后,yumiko无处可躲,只得侧头抱着窦超的身体。

    沈子松和骆向东两人拿起沙堆旁边戳着的铁锹,大把的沙子往坑里洒。

    “啊……”

    “呀……”

    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全都是窦超和yumiko发出来的。短短几十秒的时间,沙子已经盖满两人肩膀以下的所有位置。

    这个坑一个人显大,两个人其实还好,不到一分钟就填的满满的。

    窦超感觉洒沙子的动作停了,他慢慢扭过头,眯眼看着站在外面的我们。

    “哎,行了吧?”

    沈子松但笑不语,双手慵懒的搭在铁锹把手上,眼睛中满是贼光。

    窦超很快发现骆向东不见了,他想探头看,可奈何可以动弹的位置有限,只得着急忙慌的看着我说:“向东呢?”

    骆向东刚刚提着个桶走了,我也纳闷呢,所以只得摇头,如实回道:“不知道去哪儿了。”

    我们这边玩的high,所以附近围了一圈人,有些人拿出手机和相机拍照。窦超一边躲一边说:“别怕,别怕,侵犯我肖像权啊,我回头告你们。”

    在围着的一圈人之后,我一打眼就看到骆向东,因为他的身高足以鹤立鸡群。他从人群外面挤进来,手里提着一桶水。

    我诧异的看向他,但见他唇角勾起戏谑的弧度,沈子松更是兴奋的欢呼了一声。

    窦超见状,他眼睛一瞪,大声说:“骆向东,你干嘛?”

    骆向东说:“之前你不是没进海嘛,我特地去弄了一桶最温暖的海水,给你滋补一下。”

    窦超都疯了,使劲儿的扭动着,可那么厚的沙子,也不是他一下子就能挣脱出来的。

    骆向东提起水桶,满眼笑意,朝着沙堆中间的位置,开始慢慢往下倒。

    “哎,哎,骆向东……骆向东你特么给我等着!”

    窦超出不来,但急的直骂娘。

    沈子松都笑疯了,他弯着腰道:“报应啊。”

    沙子吸水的速度特别快,眼看着一桶水就沉了大半。yumiko在里面尖叫,窦超也是扬声道:“骆向东,你等我出来的,我特么……”

    他眼球一转,摆明了在想一个对骆向东而言特别具有杀伤力的威胁。

    “你有种看好子衿,不然我让你哭都找不到调!”

    这是窦超瞪着眼睛对骆向东的恐吓。

    骆向东提着的桶里还有小半的水,闻言,他一下子就停住了。我本来也在津津有味的看着热闹,闻言,也是马上笑容僵住。

    我先说:“超哥,关我什么事儿?”

    我站这儿一动没动,两兵交战还不斩来使呢。

    骆向东也微眯着视线,警告性的看着窦超道:“你再说一遍?”

    窦超是豁出去了,他气得出不来,只得硬着脖子叫嚣:“你坑我是吧?回头等我出来的,我就弄子衿,让你心疼死!”

    骆向东嗤笑着道:“都这怂样儿了还敢跟我叫板呢是吧?”

    窦超说:“有本事你别让我出去,不然咱们走着瞧!”

    就窦超这人品,他一放狠话我还有点害怕呢,当即便出声说:“超哥,你有什么事儿冲着坑你的人去啊,我可一下子没动。”

    窦超说:“子衿,回头别怪哥,要怪就怪骆向东太损!”

    他话音落下,人群中又挤进来一人,定睛一看,是沈子松。沈子松左右手各提着一桶海水,走到骆向东面前,他笑道:“离着老远就听这厮在叫嚣,既然他这么不想出来,那就别出来了。”

    结果,我眼睁睁看着沈子松跟骆向东,一人拿着一桶水,二话不说,全都扣在了沙子上面。

    要说细沙不沉,那泡了海水的沙子真的是有些重量的。yumiko一定是在下面被水泡着了,所以惊声尖叫。

    窦超都疯了,我能感觉到他在沙子下面奋力想要起来的样子。

    倒完水,将捅倒过来扣在窦超他们身上。骆向东还走过去摸了摸窦超的头,笑着说:“说服了,现在放你出来。”

    窦超一甩头,有骨气的道:“做梦!”

    沈子松笑道:“哈,长脸了啊,以前都是马上求你的。”

    窦超‘哼’了一声,然后道:“我还不知道你们有多损?求也是白求。”

    骆向东一副逗kingb的模样摸着窦超的头,‘啧啧’两声,然后道:“真是越来越了解我了。”

    窦超道:“咱俩打赌,这几天我要是不让你哭着求我,我跟你一个姓!”

    骆向东马上道:“行啊,这么多年打赌你就没赢过我。”

    窦超说:“赶紧闪远点,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我劝你们赶紧躲着,等小爷我出去……”

    他话还没说完,头就被沈子松用捅给扣上了。

    骆向东跟沈子松笑的不行,我这会儿却是有点害怕,不由得拉着骆向东的手说:“你们这么坑超哥,他回头不得疯吗?”

    骆向东说:“没事儿,他就没正常过,一年总有那么三百多天要疯的。”

    我心想,他刚刚都指名道姓说要整我了,他们不怕我还怕呢好吧?

    沈子松心更大,他笑着对我说:“走,咱们去玩别的,让他一个人安静一会儿。”

    我跟着骆向东和沈子松迈步往前走,担惊受怕的一步三回头,生怕窦超突然间就出来了。

    眼下天已经黑了,阳光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望无际的霓虹和拉起的灯光网。暖黄色和白色的灯泡照的海边犹如白昼,却比白昼多了几分虚幻和颓靡。

    白天的海边是热闹而阳光的,而夜晚的海边则是醉酒笙歌和纸醉金迷。成年不断档的海边篝火晚会和各种类型的party,让很多来自五湖四海甚至是国外的陌生人聚在一起。

    总有有钱人以各种噱头举办各种聚会,只要玩得high,酒随便喝,东西随便吃。

    沈子松带我们走到一处人群最密集的地方,那里以一处架起的帐篷为中心,所有人肆意玩乐。等我们走过去之后,一个穿着沙滩裤和休闲t恤的年轻男人过来接应,笑着道:“二少,之前超哥让我们安排歌手唱歌,但临时档期没调好,我就私自决定给换了一帮会唱歌的嫩模,您看成吗?”

    沈子松淡笑着回道:“你超哥还在沙子里面埋着呢,回头再说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