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四百三十五章 他死,我守寡

    一句老公。从骆向东嘴里面说出来,直叫我从头麻到了脚。我本能的别开视线。出声揶了一句:“谁叫你老公啊?”这么肉麻的话我可叫不出口。

    其实我挺佩服那些热恋中就叫老公老婆的情侣,因为我总别扭的觉得结了婚之后才能这么叫。我以前没叫过,现在自然也叫不出口。

    骆向东定是见我红了脸,他过来逗我,非让我叫一声听听。我撒开腿顺着夹板往前跑。避而不答。

    从船尾一溜烟跑到了船头,窦超,沈子松和yumiko都在。前两人躺在夹板的太阳椅上沐浴阳光,yumiko则坐在一旁跟queenb玩握手。

    kingb和queenb看到我。马上起身向我跑来。我弯腰摸了摸它们的头,潜移默化的宣誓主权。

    沈子松问我:“向东呢?一上船就没见你们两个。”

    我笑着回他:“在后面呢。”

    窦超来了句:“知道你们现在的情况是‘新婚燕尔’。那也不至于一天二十四小时黏在一起吧?以前向东可不是这么酸的人,还跟你跳海明志呢。”

    说曹操曹操到。骆向东从船身后闪身而出,闻言,他薄唇开启,出声道:“你的耳朵比狗的还尖,我在哪儿说两句悄悄话你都能听见。赶明给你栓个绳,送警队当缉毒犬得了。”

    窦超脸上满是不以为意的笑,骆向东话音落下,他很快接了句:“就算当警犬,那我也是扫黄犬,专抓你这样的。”

    骆向东瞪了他一眼,然后在靠边的太阳椅上坐下。

    沈子松笑道:“瞧他为了盯你连狗都乐意当。”

    骆向东嗤笑着回道:“他上辈子指不定是什么玩意儿托送的。”

    说罢,他招呼我过去,我坐在他身边,他马上递给我一杯饮料,然后道:“待会儿到了能潜水的位置,我带你去潜水。”

    我说:“我不会潜水。”

    骆向东道:“我教你。”

    我有点心悸:“游泳还学的半吊子呢,又要潜水,不会有什么事儿吧?”

    骆向东说:“你还真担心自己那条小命,放心吧,船上有安全员,一会儿跟着下去。”

    沈子松淡笑着说:“子衿,你不用害怕,向东把你看得跟自己命似的,宁可自己有事也不会让你有事的。”

    闻言,我勾唇笑了笑。

    窦超忽然从躺着变成坐着,他面向我,‘哎’了一声引起我的注意,然后道:“子衿,如果向东跟你妈一起掉水里面了,你先救谁?”

    我有两三秒的停顿,诧异窦超怎么会如此之无聊。可后来我还是一本正经的回复他:“我一定救我妈,我妈不会游泳。”

    窦超说:“假如你妈会游泳。”

    我挑眉道:“那还要我救什么?”

    窦超又说:“不对,假如你妈跟向东都不会游泳。”

    沈子松笑的无奈,瞥眼对窦超说:“你有意思吗?”

    窦超道:“别看我这问题老套,简直就是检验谁在她心里最重的终极标准。”

    骆向东坐我身边,破天荒的没有打断窦超,任由他无理取闹。

    我说:“假如我妈跟向东都不会游泳,我觉得我还是会先救我妈,毕竟她养我这么多年,我要是为了男朋友不要我妈,那岂不是这辈子都抬不起头来了?”

    窦超马上眼睛一瞪,对骆向东说:“啧啧,你看看,快看看,这还当着你的面呢。”

    骆向东俊美的面孔上没有任何异样,也没有马上说什么。

    我接了一句:“如果向东死了,大不了我这辈子不找也不嫁了,替他守寡好了。”

    “噗……”

    沈子松正在喝东西,闻言,直接呛了一下。

    我下意识的站起身,说了句:“子松哥,没事儿吧?”

    沈子松摆摆手,自己抽了纸巾擦嘴,然后笑着对我伸出大拇指,道:“子衿,你真狠。”

    我实话实说,结果窦超,沈子松跟骆向东的反应都很不一样。

    窦超是调侃,沈子松是赞美,而骆向东,他只是满脸似笑非笑,满眼意味深长的看着我,直把我盯得浑身发毛。

    就在我快要坐不住想走的时候,窦超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他不耐烦的说:“哎,要不你俩赶紧结婚得了?”

    我顺势别开视线,看着窦超说:“我们才刚在一起多久?结婚还早着呢。”

    虽说我跟骆向东终于还是苦尽甘来在一起了,但结婚是修成正果的事,说实话,我不敢想。普通家庭结个婚还得双方家长同意,我不确定骆向东的爸妈知不知道我们在一起,可我爸妈那头,我还没跟他们通气,不知道他们知晓之后会是个什么样的反应,总之前路依旧坎坷,我现在也是走一步看一步。

    窦超问我:“你不想跟向东结婚?”

    瞧他这话问的,我真想回他一句‘废话’。

    可话到嘴边,我只能说:“我们还小嘛。”

    窦超哭笑不得:“小?你二十四岁是不大,可向东都奔三了,马上三张的人,听起来多可怕?你们要是拖个三五年都不结婚,等到结婚再生孩子,他岂不是老来得子?”

    听着窦超的话,这回轮到我哭笑不得。我真佩服他的思想,为什么总是这么刁钻?正常人根本就想不到。

    我被窦超逼得渐渐不好回话,回浅了像是在应付,回深了又怕触碰到我们暂时不想碰的东西。终于,坐我旁边一直没开口的骆向东出了声,他看着窦超说:“你也二十九了,我也没见你正经找个女人谈恋爱准备成家,我们俩的事儿,你还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

    窦超回的理所当然:“爱情是什么?不过是一时间的荷尔蒙失调导致的精虫上脑,让你觉得面前的这个女人真是美翻了,你想跟她谈一段一对一的恋爱。可婚姻是什么?我姐说了,得找个我管得住也管得住我的女人,谈一辈子一对一的恋爱。以我目前的修为,能维持一段爱情就不错了,还谈什么婚姻啊。”

    我他么真想给窦超这段话录下来,虽然我并不赞同他这种不以为意的态度,可也许男人跟女人的区别就在于此。女人喜欢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美好,而男人更喜欢三宫六院妻妾成群的热闹。

    骆向东跟沈子松对窦超的话都是意料之中,沈子松笑着摇头,道:“看来我们这帮人里,没准向东还真是结婚最早的那个。”

    窦超说:“结婚早好啊,趁着现在的钱还值钱,等我们结婚的时候,指不定钱都贬值成什么样儿了呢。”

    骆向东笑骂:“怎么不抠死你呢?”

    窦超挑眉道:“哎,你还真别说我抠。你要是能跟子衿两年内结婚,我把老头子给我买的海边四层别墅送你们当新婚礼物。”

    沈子松半惊讶的说:“真的假的?那别墅算院子两千多平呢。”

    窦超点头:“对,我说了,只要他俩两年之内能结婚,我就送了。”

    我一听这话,马上佯装认真的抓起身边骆向东的手,对他道:“走,咱们回一趟东北,赶紧把证给扯了。”

    沈子松笑坏了,连连说我是个财迷。

    骆向东道:“她不是财迷,是房奴。”说罢,他又侧头看向我,半真半假的问:“早知道你喜欢房子,跟我要不就得了?”

    我说:“别人送的跟咱们自己花钱买的能一样吗?有便宜不占非好汉嘛。”

    窦超笑着说:“子衿,咱们今天就把这事敲定了,两年之内,你俩拿结婚证来兑房子。”

    我知道在他们心中,房子跟钱不是看的最重了,最重要的是这份心。

    我自然顺着他们的话说,大家一说一笑,这事儿也就过了。

    等到游艇开进中海区域后慢慢停下,骆向东叫人准备好潜水器材,安全员又教了我半小时的操作步骤,我换好衣服跟他们一起下水。

    骆向东一直在我身边,我俩手牵着手。这是我第一次下海,海下的世界让我目眩神迷,经常看到一只漂亮的小鱼或者一座色彩斑斓的珊瑚,都会指着它们对骆向东比划好久。

    因为潜水的时间不能太长,不到四十分钟的样子,安全员就示意我们要上去了。浮上海面之后,我刚刚拿掉脸上的氧气面罩,只感觉身后有人掰着我的脖颈,我扭过头去,骆向东那张熟悉的俊美面孔已经压了过来。

    突如其来的吻,因为我们脸上的海水而带着咸涩的味道。我听见不远处窦超和沈子松打趣和吹口哨的声音,可人还在水里,骆向东的手横在我腰间,我动弹不得,只能任由他吻着。

    这个吻持续了最少半分钟,待他松开我的时候,我差点忘记自己身在何处。

    红着脸看着面前的人,骆向东脸上不吝笑容,他看着我说:“我体内的荷尔蒙应该是失调了。”

    窦超说想跟一个人在一起的冲动只是一瞬间的荷尔蒙失调,可我却一直想,一直想跟骆向东在一起,我体内的荷尔蒙应该也是失调了。

    待我俩被人拉上游艇之后,窦超递给我一张照片,照片中是我跟骆向东在海面接吻的画面。

    他笑着道:“以我这专业拍照二十年的功力,这张可以放大挂你家床头上当结婚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