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四百七十四章 摆明了设计害她

    看了眼骆向东给我打第一个电话的时间,是晚上十二点刚过。中美时差十二小时,是他那边刚过中午。

    我现在这样子。给他打电话他一准担心。而且我也没有容馨害我的证据,只得暂时压着这股火,等骆向东回来再说。

    我给他发了条短讯,就说之前睡着了。刚看见。不管他信不信。先安抚他一下,省的他人在国外还跟我担惊受怕。

    短讯发过去,等了十分钟他都没回。张丹青对我说:“子衿,睡一会儿吧。等针打完了我叫你。”

    我应了一声。慢慢往下退,张丹青帮我摆好枕头,我一沾枕头就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很沉。是别人的说话声把我吵醒的。我眯着眼睛一看,最右边病床那里围了好几个人。

    张丹青的声音传来:“吵醒你了?”

    我本能的伸出右手揉了下眼睛。这才发现手背上贴着胶布。水已经挂完了。

    “打完针了?”

    “嗯。我想让你多睡会儿,就没叫你。”

    我低声道:“现在几点了?”

    张丹青说:“才八点半。”

    公共病房就这点不好,进来的家属都没什么自觉性。说话的声音大到足以吵醒隔壁病房的人。

    昨晚我一醒来看见的那个女人。说是割腕自杀,一大早被亲戚给接走了。等一帮人鱼贯而出之后,我马上八卦的问道:“男的来的吗?”

    “什么?”张丹青跟我不在一个频道上。

    我还得点明了问:“那女的,不说是为情自杀嘛,昨晚我睡着的时候,男的来了吗?”

    张丹青道:“你自己都这样了,还有心思八卦别人。”

    我勾起唇角,淡笑着回道:“反正我又没什么事儿。”

    张丹青没笑,他看着我说:“你一个人在夜城,也不好好照顾自己,这回是我赶上了,那下回呢?”

    我说:“没有下回。”我就差说这次的事儿不是巧合更不是偶然,很可能是有人故意害我。但这话我又没法跟张丹青说,不然以他的脾气,他管容馨是谁家的女儿,拖出来就得是一顿爆揍。

    我故意说的没心没肺,只想别让张丹青担心。但可能就是我的这种没心没肺,惹得老天不高兴,非得兜个大圈子来整我。

    如果我早知道有先下手为强这一说,断不会默默地吃了这个哑巴亏。

    张丹青刚刚出门给我买早餐,我便接到王慧宁的电话,我沙哑着声音叫了声‘慧宁姐’,王慧宁那头火急火燎的道:“子衿,视频里的人是不是你啊?”

    我眉头微蹙:“啊?什么视频?”

    王慧宁道:“你声音怎么了?你没看今天的头条新闻嘛,里面有一个不到一分钟的视频,说是你在夜店跟陌生男人激吻。我刚看着非常像你,赶紧打个电话……”

    王慧宁后面的话我都没听进去,打从她说夜店二字开始,我心底便突的抖了一下。

    医院里面没wifi,我又这个德性,自然没什么心情玩手机的。经她这么一说,我整个人都慌了,挂断电话之后立马开流量刷手机。

    果然,头条消息便是‘疑骆向东女友夜店激吻男侍应生’,我点进去一看,视频明显是有人偷拍的。昏暗视线下,走廊中的一对男女拉拉扯扯。男人穿着一身侍应生的制服,单手拖着疑似醉酒女人的身体,女人搂着男人的脖子,踮起脚尖,拼命地凑过去吻他。

    视频是慢慢由远拉近的,即便光线很昏暗,可我也一眼就认出视频中的男女。正是我跟张丹青。

    画面中的我俩紧紧贴在一起,我整个人看不出是嗑药还是醉酒,行为疯狂,死死搂着张丹青的脖颈不肯放开。张丹青单手搂着我的腰,另一手在视频拍不到的位置,我看不见他是在拽我还是怎样。

    我唯一能看见的是,我清楚的侧脸甚至还有晃动脑袋时的大半张侧脸。张丹青似是在跟我说话,我什么都听不进去,伸手拽着他的衣领,把他拉到我面前。

    我踮起脚尖吻他,我以为张丹青一定会别开脸,可他……只是站在原地,任由我亲吻他的唇,一下又一下……

    低头看着掌中的手机,我整个人呆若木鸡。忽然画面停住,我以为是卡住,结果是放完了。

    短短几十秒,看得我浑身冰冷。

    张丹青说过没事,我也单纯的以为什么事都没有。可这段视频是怎么回事儿?

    手机瘫在掌中,我都无力握紧,忽然阵阵酥麻从指尖开始,我吓得一激灵,低头一看,原来是来电话了。

    来电人:谈欢。

    我跟谈欢之间很少私下往来,此时她突然打电话给我。迟疑再三,我还是接通了。

    “喂,谈欢。”

    谈欢那头愣了一下,然后道:“子衿,你的嗓子怎么了?”

    我又惊又怕,这功夫想哭都哭不出来,如鲠在喉,也就不过如此。

    见我沉默不语,谈欢那头低沉又焦急的声音传来:“子衿,视频你看了吗?怎么回事儿?那人是你吗?翊川让我打电话来问你。”

    正所谓家丑不可外扬,我当即有种被啪啪打脸的错觉,虽然明知很多人都是因为担心我,并不是为了看热闹。

    拿着手机的手指在微微颤抖,我低声道:“谈欢,我昨晚在夜店被人下药……”

    “啊?怎么会这样?”

    谈欢那头明显的急了,我眼泪在眼眶打转,但却不知为何掉不下来,也许是太害怕的缘故。

    没多久,手机那头换了个人,是秦翊川的声音。

    他‘喂’了一声,然后道:“你现在在哪儿?”

    我吸了下鼻子,出声回道:“在医院。”

    “哪家医院?”

    哪家医院……我不知道。我怎么来的都不记得了,一觉醒来真是天都塌了。

    我强忍着心底的恐惧,出声说:“你等我问一下。”

    我掀开被子下床,出了病房。不远处有护士在执勤,我问了一句:“这是哪家医院?”

    护士报上医院名字,我又告诉了秦翊川。秦翊川说:“我们现在过去。”

    挂了电话之后,我回到病房,呆呆的坐在病床边。怎么想怎么过不去心里这道坎儿,我怕骆向东看到这个视频之后定是会误会我跟张丹青,所以我马上给他打了个电话。

    嘟嘟嘟嘟的连接声,往日里三五声骆向东就会接,今天已经响了六声。

    我攥紧身下的床单,这功夫我谁都不想解释,我只想跟骆向东说话。

    终于,骆向东接了,手机里面传来他熟悉的声音,只不过声音特别低,他小声道:“我在开会,待会儿打给你。”

    “向东……”我一个没忍住,已经开口叫了他。

    我声音本就沙哑,再加上哭腔,骆向东那头愣了一下,很快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了?”

    我喉咙哽咽,可停顿几秒之后,收回眼泪,努力用平静的口吻对他说:“向东,我惹事儿了。”

    骆向东应该是临时从会议室里出来的,他的声音变成正常音量,沉稳的对我说:“别着急,慢慢说,怎么了?”

    这功夫我也不能再藏着掖着了,我如实道:“我昨晚带容馨和她加拿大来的朋友去夜店,不知道谁给我下了药,我,我把张丹青认成你了,在夜店跟他接了吻,被人拍了视频……”

    不知道为什么,这件事一出,我第一反应就是先找骆向东。与其让别人跟他说,不如我亲口告诉他。

    骆向东听闻,着实沉默了一会儿。我心底不是不担心,隔着千万里远,我们看不见彼此脸上的表情,不知道彼此心里想什么。

    可我知道,为今之计,我能指望的人,也就只有他了。

    许是三秒,也许是五秒,骆向东的声音隔着手机传来,依旧是稳重而踏实的,他对我说:“别担心,给泽宇打电话,让他先把视频封一下,再查一下上传来源。你现在在哪儿?人没事吧?”

    我说:“我在医院,丹青哥送我来洗胃。”

    有些话我不必说破,既然是洗了胃,骆向东就应该知道我跟张丹青没事。

    骆向东说:“叫卫铮过去,让他带你去他家医院养着,我马上回去。”

    我说:“你别担心我,刚刚跟翊川哥联系了,他说他正过来。”

    骆向东那头忽然沉默,我也拿不准他到底怎么想的,关键是我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

    随着他沉默的时间越来也长,我心里也是越发的难受。终于,还是我低声叫了句:“向东……”

    这次是我做错了,不管药是谁下的,夜店是我自己长腿走进去的,怪不得别人。

    也许正是因为自己错无可赦,所以反而哭不出来了。

    骆向东很低的声音道:“子衿,对不起……”

    我万没想到骆向东会跟我说对不起。他话音落下,我顿时红了眼眶,哽咽着道:“你跟我说对不起干嘛……”

    骆向东只说了一句:“等我回来。”

    有了骆向东这句话,我心底就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什么都不怕了。

    挂断电话,我坐在床边,好几次想哭,可都努力的憋了回去。越是走到坎儿上的时候,越是要坚强,我只是做错事,还没有故意犯错,只要我找到是谁害我,我绝对不会放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