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四百九十四章到底藏不住

    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手机铃声响起,我睁不开眼睛。直接接了电话:“喂?”

    “请问是梁子衿梁小姐吧?”

    “嗯,你哪位?”

    “我们是夜城警察总局,请问你认识张丹青吗?”

    我心底咯噔一下,顿时睡意全无。睁眼眼睛看到身边躺着骆向东。他还没醒。我赶紧掀开被子下床去到外面接。

    拿着手机,我低声道:“我认识,他怎么了?”

    “张丹青涉嫌绑架恐吓,目前人证物证俱在。受害者控告你是幕后主使。所以请你马上来一趟警局。协助我们调查。”

    我:“……”

    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因为脑子已经懵了。

    挂断电话之后,我不敢再有迟疑。赶紧转身回去房间叫骆向东。

    “向东,向东。你起来。”

    “嗯……”骆向东哼了一声。眼睛都睁不开。

    我急得脸色煞白。晃着骆向东的胳膊,连声道:“向东,你起来。你帮帮我。丹青哥在警察局……”

    骆向东终于被我给晃醒,微睁着满是睡意的眸子,他看着我道:“什么?”

    我心底害怕到极处,木然着表情说:“丹青哥在警察局,你帮我把他弄出来,求你了,他是为了帮我。”

    骆向东脸上的睡意逐渐减少,他看着我说:“他怎么会进局子?”

    到了这时候,我瞒不住,只得低声道:“他……为了逼容馨讲实话,把容馨给绑架了,还拍了一些东西。”

    我越说声音越小,因为知道这是一件多么大的事情。

    我故意没说裸裸着上半身靠在床头,我火急火燎,他却并没有半分着急。

    我看出他的不悦,可还是硬着头皮道:“容馨怀疑是我指使的。”

    骆向东一眨不眨的看着我道:“不是吗?”

    不是吗?

    即便心里早就担心过,可当骆向东真的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我还是认不出蹙了下眉头。

    我说:“不是我。”

    骆向东沉着脸道:“梁子衿,你跟张丹青到底什么关系,他为了你连绑架恐吓这种重罪都敢犯?”

    我心底漏了个窟窿,心脏沉下去,却一直见不到底。这种无尽的恐惧比粉身碎骨要吓人的多。

    不用看也知道我脸色有多难看,我定睛回视着骆向东,话到嘴边却不想解释,只是说了句:“不是我指使的,你不信我也没办法。”

    骆向东别开视线不说话。

    房间中明明很暖和,可我却觉得空气中都充斥着冰冷的因子。

    我站在床边,他靠坐在床头,我看了他不下半分钟,确定他不会主动开口之后,我这才硬着头皮,出声问道:“我现在去警察局,你去吗?”

    骆向东看都没看我一眼,只是唇瓣开启,说不出是愤怒还是嫌弃的道:“他现在是绑架罪,你让我去警察局说什么?让我替他扛罪吗?”

    说罢,他又补了一句:“既然你一直没想告诉我,看来你是想好退路了,那你去救吧。”

    骆向东两句话就把我一直隐忍的眼泪给逼出来了。我深吸一口气,二话不说,扭头就往外走。房门关上的瞬间,眼泪模糊了视线,我却不知道是伤心多一些,还是后悔多一些。

    ……

    “子衿,子衿……”

    我心疼的五脏六腑都跟着翻搅,好半晌慢慢睁开眼睛,视线中映入一张逐渐清晰的面孔。

    骆向东右手臂撑着身体,用左手晃着我的肩膀。

    见我睁开眼睛,他轻轻蹙眉,出声道:“梦见什么了?怎么哭成这样?”

    梦?

    我伸手摸了下脸,眼睛是湿润的,心底的恐惧和委屈是那样的明显。原来刚刚不过是梦一场,可这个梦太过真实,真实到睁开眼睛仍旧让我害怕。

    我几乎是瞬间就扑入骆向东的怀抱,我紧紧地抱着他,把脸埋在他脖颈处。

    骆向东回抱着我,拍着我的后背,低声道:“不怕,没事儿了,是不是又梦见鬼了?”

    我不是梦见鬼,而是心里有鬼。对于我这种心理素质差的人而言,真是一宿都熬不过去。

    不管这个梦是预兆现实也好,是给我打响警钟也罢。总之我撑不下去了。

    紧紧地抱着骆向东,我颤声道:“向东,我有事儿瞒你。”

    骆向东拍着我的后背,并没有多少惊讶,只是顺着我的话道:“瞒什么事儿了?”

    我说:“昨晚在会所,我出去不是跟我妈打电话,而是跟张丹青打电话。他把容馨给绑了,还逼她拍了视频和照片,所以容馨才会乖乖的把实话讲出来。向东,我刚才梦见丹青哥被警察给抓了,我害怕,你救救他,如果他真的被警察抓,我求求你救救他,他不是坏人,他只是想帮我……”

    我双臂穿过骆向东的腋下,死命的扒着他,就像是扒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骆向东闻言也是一愣,只是这愣神的时间并没有很久。几秒之后,他板着我的肩膀看着我说:“什么时候的事儿?”

    我低声说:“应该就是这两天。”

    骆向东是绷着脸,可却没有像梦中一般跟我发脾气,他只是眉头微蹙,过了一会儿才说:“你昨晚跟张丹青打电话,他怎么说的?拍容馨的那些东西呢?”

    我说:“容馨昨天在饭店洗手间从我要视频和照片,她以为是我找人做的。我昨晚跟丹青哥通话,他说他会善后,我才知道是他。我之前真的不知道他会做这样的事儿,不然我一定会拦着他。”

    张丹青不让我跟骆向东说,我之所以本能的想要隐瞒,也是害怕骆向东对张丹青出手,更害怕他会误会我跟张丹青之间的关系。

    可这件事我越想越害怕,毕竟这已经不是单纯的耍心眼和小计谋,而是赤|裸裸的犯罪和违法。我必须得事先知会骆向东,不然真的等到东窗事发的那天,张丹青绝对不会出卖我,可他就真的完了。

    他才刚出狱,我不可能让他为了我再进去吃牢饭。

    骆向东沉默十秒有余,我担心梦中的情景再现,所以本能的去拉他的手,强忍着害怕和酸涩,出声说:“向东,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想着瞒你。你跟我生气也好,骂我气我都行,我求你千万得帮张丹青,我不想看着他去坐牢……”

    我到底是个没出息的人,不会像梦中一样摔门就走,因为我知道我没什么本事和能耐,帮不到张丹青。

    骆向东见我跪坐在他面前,可怜兮兮的样子,他忍不住瞥眼说了句:“现在知道怕了?这么大的事儿你还想着瞒我,非得等见了棺材才落泪?”

    我摇着头,不用见着棺材,我现在已经哭都找不到调了。

    骆向东见我一抽一抽,他伸手抹着我的脸,低声道:“行了,我还没说你呢,哭什么哭?”

    我强忍眼泪,可眼泪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收回来的。我一抽一抽的说:“我,刚才梦见,丹青哥,让警察给抓了。”

    骆向东眉头轻蹙,开口道:“现在就祈求容馨私下解决,千万别通到警察那里去。”

    我问:“万一,容馨报警了,那怎么办?”

    骆向东道:“好在张丹青也不傻,他好歹抓了个证人出来。只要那个侍应生还在夜城,容馨就有把柄在我们手上。我觉得她不会想走法律途径,不然把她自己也给栽进去了。”

    我说:“那容馨会不会告诉你爸和她家里人?”

    骆向东沉吟半晌,随即道:“现在还说不准,不过等她拿到照片和视频之后,她是一定会知会我的。”

    我憋着嘴不说话。

    骆向东气得瞪了我一眼,然后道:“看看你都交了些什么朋友?亡命徒吗?”

    我伸手抹眼泪,自知理亏,所以不言语。

    骆向东盯了我几秒,主动抬手帮我擦眼泪,然后软下声音来,出声道:“好了,别难受了,这件事也不怪你。”

    我哽咽着道:“你真的不怪我?”他不怀疑是我叫张丹青做的?

    骆向东看出我心里所想,他嫌弃的道:“就你那胆子,做个噩梦什么都招了,还怎么干大事儿?”

    我是又气又憋屈,却无言以对。

    没错,你让我打打架骂骂人行,你让我杀人放火打家劫舍,对不起,我没这个心思也没这个胆子。

    我跟骆向东和盘托出,骆向东压根没怀疑我跟张丹青私下里有什么勾当,他顶多也就是怼我两句,嫌我瞒了他一晚上。

    我俩坐在床上商量对策,毕竟警察的电话只是一个梦,现在无论张丹青还是容馨那边都没有什么动静。

    骆向东最后说了句:“这事儿我知道就行了,先不用有什么动作,关键看容馨下一步怎么走。”

    我着急说了句:“向东,万一出了事儿,你一定得想办法保张丹青,张家就这么一个儿子,他不能再进去了。”

    骆向东侧头看了我一眼,幽幽的道:“他为你还真是连命都能豁的出去,他不知道绑架一旦定罪,最轻的都是十年起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