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五百零六章你一定要幸福,因为我不会再爱你

    我讨厌自己很多时候情绪上来,该说的话一句都说不出,只能用眼泪代替。但这就是我。一个不能再没出息的梁子衿。

    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伸手擦着眼泪,然后尽量让自己别哭出声来。

    模糊中,我看到纪贯新那张熟悉的俊美面孔,他坐在床上。看着我说:“你专程跑我这儿哭来了?我还没死呢。”

    死这个字眼太过沉重。我顿时就飚了,哽咽着嗓子道:“你瞎说什么?”

    因为一路上基本没开口讲话,我嗓子没开,所以此时伴随着哭腔。这句话说出来都是沙哑的。

    纪贯新回手拿过一盒纸巾扔向我。我伸手接住,然后抽出纸巾擦了擦眼睛。

    他说:“别一见面就哭,丧不丧气?找个地方坐。这么久没见了,想不想我啊?”

    他一开口就是熟悉的玩世不恭。我心底却说不出是安心还是更加酸涩。

    抱着纸巾盒走到纪贯新面前。擦干眼泪。我努力瞪着眼睛看他。

    纪贯新上身是白色休闲衫,下身是浅棕色休闲裤,在医院不穿病号服。打扮的像是要逛街。

    最过分的是。我第一次看见病人住院戴腕表的。刚要说他,结果定睛一瞧,这表怎么这么眼熟?

    纪贯新见我盯着他的左手腕看,他不着痕迹的把袖子撸下来,然后佯装在摆弄桌上的扑克牌,随口对我说:“你怎么会来?”

    一听他这话,我就猜出纪贯宁那个电话一定不是纪贯新让打的。

    吸了吸鼻子,我出声回他:“刚知道你在这里住院的事。”

    纪贯新说:“是么,那你消息真够闭塞的。”

    打从我一进门开始,纪贯新跟我的对话就像是寻常朋友之间,却又比寻常朋友多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我心底也觉着难受,不过总好过他躺在床上病蔫蔫的样子,那我真的受不了。

    眼泪已经止住,我问纪贯新:“你身体怎么样了?”

    纪贯新也不看我,坐在床边低头把玩手中的纸牌,随口说:“还行,一时半会儿死不了。”

    我眉头一簇,出声说:“你能不能别总死不死的?烦不烦?”

    纪贯新抬头看了我一眼,勾起唇角,七分打趣三分挑衅的道:“不高兴?”

    我没说话,纪贯新却眉头一挑,出声道:“你大老远的跑来,不会就是为了跟我耍脾气的吧?”

    面对纪贯新的不以为意,我是一点气都生不起来。

    暗自叹了口气,我有些无奈的道:“听说你今天手术,怎么还跟他们一起打牌?”

    纪贯新说:“不然呢?找人过来给我念经诵佛,保佑我手术顺利吗?”

    我:“……”

    我没应声,纪贯新起初垂着视线,等了一会儿之后,他抬眼看向我。见我抿着唇红着眼睛,他出声道:“别哭,我最近见不得别人在我面前掉眼泪,总感觉像是我活不长了似的。”

    他一边叫我别哭,一边又提着刀子往我心口窝上面戳。我真是攥紧拳头咬紧牙关,这才强忍着没让眼泪掉下来。

    深吸一口气,我当着纪贯新的面儿也不用顾及什么,直接张开嘴深呼吸。

    几次之后,眼泪被我逼回去。纪贯新笑了一下,然后道:“这么长时间没见,你倒是一点都没变,逗逼。”

    我一面努力压制着内心澎湃的酸涩,一面又得做出平常人的样子,看着纪贯新回道:“你才逗逼呢,在医院穿成这样,就是为了勾初见,那该有多好。

    我情愿纪贯新一直吊儿郎当,也情愿他一直玩世不恭。

    我晃神的功夫,纪贯新已经再次向我看来,他出声说:“对了,今天你生日吧?”

    他语气说的很是平常,我只得顺势点头。

    纪贯新下巴一抬,道:“去那边抽屉第一格,里面有个黑色的盒子,拿出来。”

    我照着纪贯新的话,绕过病床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一只黑色的首饰盒,盒上面的logo是百达翡丽。

    再回到纪贯新面前,我把盒子递给他,纪贯新却没接,而是对我说:“送你了。”

    我愣了一下,直直的看着他。

    纪贯新一脸坦然的看着我说:“干嘛?大家朋友嘛,送你个生日礼物不是理所应当的?”

    我敢笃定,纪贯新不知道我今天会来。可是这礼物……他一直放在抽屉里。

    许是我眼中的神情泄露了心底所想,纪贯新有些仓皇的别开了视线。拿过我手中的盒子,他打开盖后从里面掏出一只纯黑色的女士腕表。

    也不跟我打招呼,他伸手便拉过我的左手腕,本想给我把表戴上,结果视线一下子落在我左手无名指的钻戒上面。

    我也是莫名的手臂一僵,来不及多想,已经把手腕从纪贯新手中抽回来。

    纪贯新勾起唇角,笑着道:“戒指都戴上了,这么快?什么时候办婚礼?”

    我咕咚咽了口口水,没有马上应声。

    纪贯新则再次拉起我的左手腕,将腕表戴在我的手腕上,扣扣子的时候,他低着头道:“子衿,看见你现在过得挺好,我就放心了。”

    我好不容易才平复的心情,好不容易才忍住的眼泪。终是因为纪贯新这一句话,筑起的高墙轰然倒塌。

    眼泪一瞬间就将视线模糊,我连面前纪贯新的人影都看不见。

    恍惚中,纪贯新的声音传来:“我不想你知道,可你真的来了,我又觉得开心,最起码我进手术室前还能亲手送你一份礼物。”

    眼泪顺着脸颊下滑,奇痒无比。我伸手抹掉脸上的眼泪,然后极度哽咽的道:“贯新,你不会有事的……”

    我隐约看到纪贯新勾起了唇角,他淡笑着说:“所有人都跟我说不会有事,却只有你一个敢在我面前哭。”

    我颤抖着声音说:“不会有事,我说不会有事就一定不会有。”

    纪贯新道:“你以为你是谁啊?”

    我说:“我愿意拿我十年的命换你手术成功……”

    向天发誓,我是个怕死之人,可这一刻我说这话是心甘情愿。如果我的亲人正面临着生死抉择,我也会发同样的誓言。

    可当我话音落下,纪贯新大怒,他激动的一把扫开桌上的扑克,怒声道:“你给我闭嘴!”

    我哭着说:“纪贯新,你别有事……”

    下一秒,纪贯新已经从床边站起,他狠狠的将我搂在怀中。我能感觉到他双臂的力量,钳的我骨头快要散掉。

    我伸手抓着他身上的衣服,边哭边说:“纪贯新,你答应我,一定要好好地从里面出来,我等着你出来。”

    纪贯新抱着我,他的手指勾到了我的头发,扯的我头皮生疼。我听见他带着颤抖的声音道:“子衿,对不起,对不起跟你夜城时说的那些话……”

    我使劲儿摇头。

    纪贯新又说:“我好羡慕骆向东,羡慕你爱上的人是他不是我。”

    我说:“对不起……”

    “我也好怕自己进了手术室,就再也出不来,这样我连最后一份生日礼物都不能亲手送给你。”

    我早已心酸到连哭都发不出声音。

    “子衿,谢谢你来看我,看见你还会为我掉眼泪,我就知道自己爱的值。”

    我闭着眼睛,鼻子不通气,用嘴巴呼吸,可唇瓣却在不停的发抖。

    我就知道,纪贯新曾跟我说过的话,不会是假的。

    原来不是他给了我一场空欢喜,而是我给了他一场空欢喜。

    “对不起……”除了这三个字,我不知道还能给纪贯新些什么。

    纪贯新抱着我的手臂逐渐松开,他递给我纸巾,然后垂着视线对我说:“子衿,别跟我说对不起,我们自由恋爱和平分手,从来没有谁欠谁一说,我知道感情的事情勉强不来,所以我早就看开了。你跟骆向东能在一起,我祝你们幸福。我也跟自己说,如果我能挺过这一关,从手术室里面出来的那一刻,我就不会再爱你,因为你说过,我是个小心眼儿的人,你不爱我,我凭什么要爱你?”

    “子衿,你跟骆向东一定要幸福,不然你将来定会后悔错过我,而我那时候一定不会再爱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