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五百一十章 三天变数

    一天没吃没喝又担惊受怕的滋味儿,我坐在长椅上,不知何时开始弓下腰。双手偷偷捂着不停抽搐痉挛的胃部。

    我并不讨厌此时此刻的胃疼,最起码它还能让我清晰的知道,自己活着。可纪贯新呢他全麻的时间已经快六个小时了,他是否还知道自己仍旧活着

    我已经在心底默念了无数遍的佛祖保佑。就差面朝北方向天磕几个响头。中间我妈给我打了个电话。她在我奶家,说是已经帮我上了香。我奶还特地接过电话对我说,她对照香谱发现今天的香烧的不错,是逢凶化吉之象。

    我心底说不出是温暖还是有了依仗。总觉得这时候任何可以让我指望的东西。那都是天大的恩赐。

    午夜十二点刚过,纪贯新的妈妈被两个儿媳扶着从走廊另一端走来。看着我们这帮人还守在手术室门前,她红着眼睛对我们说:“等了这么长时间。大家都累了,先去吃饭。然后去休息一会儿。”

    我胃疼到站都站不起来。所以没动。

    纪贯宁和周梦怡也坐在长椅上。没有起身。等了太久,我们脸上的眼泪早就干了,代替的是一副麻木呆滞的表情。

    成霖对纪贯新的妈妈说:“阿姨。您不用担心我们。我们等贯新出来。”

    一句等贯新出来,她直接泪水上了眼眶。点点头,纪贯新的妈妈说:“好,我陪你们一起等贯新出来。”

    对面长椅上,纪贯新和周梦怡分坐两头,中间也没剩多大的地方。我只得努力站起身,低声道:“阿姨,您坐这儿吧。”

    纪贯新的妈妈走过来,看着我和骆向东道:“听说你们昨晚才公开求婚在一起,不好意思,今天就让你们跑到这里,还等了这么久。”

    我沙哑着嗓音回道:“阿姨,您别这么说,贯新是我很重要的人。”

    纪贯新之于我,曾是朋友,曾是恋人,如今我们不是恋人,却是关系超乎朋友的亲人。

    纪贯新的妈妈点了点头,然后道:“希望你们来,能让贯新多一些希望和可能。”

    我跟纪贯新的妈妈坐在长椅上,又开始了漫长沉默的等待。

    我不懂什么叫法洛氏四联症,也不懂什么是肺动脉高压,只是一场存活率不足百分之二十的手术,光是听起来都让人头皮发麻。

    坐在手术室外面,回想起跟纪贯新认识以来的一幕一幕,我似是恍然大悟,也终于明白为何有个人可以活的那般肆无忌惮原来他不是糟蹋自己的身体,只是知道自己随时都会面临死亡,不知道哪一次晕厥之后,就再也不会醒来,所以他想趁着心脏还在跳动的时候,肆意妄为,无所顾忌。

    纪贯新身边的所有人都劝他不要抽烟喝酒,可我见过他酩酊大醉,也见过他烟不离手。他经常满嘴跑火车,我一度对他的印象便是嘴里面没一句真话。可他总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差点把我心脏病吓犯了,我却从未相信。

    其实很多事想起来真的很让人哭笑不得,比如我说谎,你信了,我说真话,你却不信。

    自打被陈文航骗过之后,我真心讨厌男人跟我说谎。但此时此刻,我多想纪贯新突然从手术室里面出来,笑着嘲讽我:梁子衿,你又被骗了,我是吓唬你的

    我保证,我保证不生纪贯新的气,无论他怎么骗我都好。

    只要,他活着从里面出来。

    不知道有多少人经历过一场七个半小时的手术,当凌晨一点三十五分,手术室大门从两边分开的那一刻。我们很多人一时间都是没反应过来的。还是我身边的骆向东先说了句:“出来了。”

    我们一帮人赶紧上前的上前,起身的起身。我起的很猛,眼前无一例外的一片花白,低血压又上来了。

    我什么都看不清,可还是兀自迈步往前走。前面的人已经把我给挡住了,我听到有人问:“医生,怎么样了我弟弟怎么样了”

    医生用日文回道:“手术成功了。”

    那声音落下,随之传来的就是纪贯宁,周梦怡,还有纪贯新两个嫂嫂大哭的声音。

    纪贯新的妈妈是连哭都哭不出来,只是紧紧攥着身边人的手,好似身体中最后一份力量也被抽干殆尽。

    医生面对众人,又补了一句:“手术虽然成功了,不过患者的身体仍旧非常虚弱,他马上要被送人重症监护室。手术之后的七十二个小时,是并发症的高危期,我们不排除术后感染和并发其他病症的可能。”

    也就是说,纪贯新九死一生,撑过了不到百分之二十成功率的危险手术,还要再等三天三夜才能确定是否安全。

    这对于我们而言,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担心。

    纪贯新躺在病床上,被护士从手术室里面推出来。他苍白的面孔上戴着氧气面罩,遮住了俊美的容颜。一旁的护士帮他高举着血浆和不明透明液体。

    他被送入icu之后,我们顶多只能隔着玻璃窗探望一下。

    主刀的医生是介司的亲伯父,连着做了这么久的手术,他脸上灰白灰白,汗水还挂在睫毛之上。

    他嘱咐我们可以回去休息,因为纪贯新这几天都会处于昏迷当中。如果期间有任何事,医院都会通知。

    纪贯新的家人对医生鞠躬,表示谢意。毕竟不管怎么说,手术成功了,这已经算是一次以小博大的奇迹。

    至于之后怎么样那就另说了。

    站在医院走廊里,纪贯新的大哥替他妈妈招呼我们,说已经帮我们安排了下榻的酒店,一会儿会派车来接。

    我刚才已经跟骆向东打好招呼,说想在日本待几天,等到纪贯新醒了再说,骆向东同意了。

    所以这会儿他对纪贯新的大哥说:“我们也刚订好了酒店,子衿一天没吃东西,我先带她去吃饭,医院这边有什么消息”

    纪贯新的大哥说:“你们留个号码,有事我通知你们。”

    我把我的号码留下了,打了声招呼之后,便跟骆向东一起出来。

    在医院待了一小天,此时呼吸到外面的空气,我觉得自己跟重生了一般。

    骆向东拦了辆车,带着我去酒店。路上我妈发了条短讯给我,问医院这边怎么样了。

    我怕她担心,所以回了个电话给她,告诉她纪贯新手术成功了。

    我妈都哭了,连连说好,还要打电话告诉我奶家那边,原来全家都在担心着这件事。

    等我挂断电话,骆向东说:“好了,别担心,纪贯新连手术都撑过来了,这三天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我很累,几乎不想说话,所以只是点了点头。

    医院附近正好是半岛酒店,计程车停在酒店门口,骆向东给钱下车。

    他拉着我的手,对我说:“待会儿回房间,我帮你叫点东西吃。别说吃不下,你整天都没吃,现在纪贯新也好好的出来了,你不吃饭我心疼。”

    他将我的后路都给堵死了,不给我说不的机会。

    进了半岛酒店,我俩站在前台checkin,骆向东从钱夹中掏出卡递过去,可前台却很快双手将卡递还,然后礼貌的说:“不好意思先生,您的这张卡刷不了。”

    骆向东脸上没什么表情,收回卡,又换了一张。可前台刷了一下之后,说的还是同样的话。

    我不由得侧头看了一眼,然后出声说:“怎么回事儿”

    骆向东换了第三张卡递过去,出声说:“不知道。”

    当骆向东连着递过去的三张卡都不能刷之后,虽然前台的态度依旧极其礼貌,可我已经从骆向东脸上看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尴尬。

    我赶紧从包里掏出钱夹,然后拿了一张我自己的银行卡。

    骆向东也没跟我拉扯,只是静静地看着前台。前台刷卡之后,顺利的办理了入住手续,然后微笑着双手将卡递给我,说着欢迎入住之类的话。

    我拿着房卡,跟骆向东转身往电梯处走。我的卡可以刷,可骆向东的卡却都不能刷,这显然不是人家酒店的问题,而是骆向东银行卡的问题,而我跟骆向东认识这么久,从来没见他的卡出国任何问题。

    果然,上了电梯之后,骆向东马上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我也不知道他这半宿半夜给谁打电话,直到他出声说:“关悦,帮我查一下我的银行卡,为什么不能用。”

    现在国内也过了午夜,骆向东电话响了三声关悦就接了,就这办事效率,我也不得不说狠。

    关悦道:“好的骆总,您稍等,我待会儿把电话给您打过去。”

    骆向东挂了电话,我侧头看着他说:“你不用着急,我这卡不还能刷呢嘛。”

    骆向东道:“我养你还是你养我”

    我抬起自己的左手,朝着骆向东晃了晃手上璀璨夺目的大钻戒,出声说:“骆先生,我们现在是夫妻了。男女朋友之间,你大男子主义我不挑你,可现在我们过的是婚姻生活,你还跟我计较谁花谁的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