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五百四十五章 他们的心上,都没有开关

    梁子衿在出tiffany总店的时候,正赶上周梦怡跟她的几个朋友进来。几人属于擦肩而过。梁子衿到底反应快,等到周梦怡回过神来的时候,她人已经躲到了街对面。

    堪堪避过一脸肃杀的周梦怡,梁子衿在往回走的路上。接到了纪贯新的电话。这回身边没有骆向东。梁子衿可以光明正大的接。

    她不知道,纪贯新此时正在赶来的路上,所以她一副不爽加揶揄的口吻。告诉纪贯新以后少来找她。省的哪天她被周梦怡雇杀手干掉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等她挂了电话,正准备过十字路口的时候,纪贯新坐在车上,一眼就在人群的末尾看到她。所以他一脚油门踩下去。车头在距离她腿边不到二十公分的地方停下。吓得梁子衿站在原地动都不敢动一下。

    透过前窗玻璃,纪贯新看到梁子衿那张因为惊吓而变得煞白的脸。他心底说不出是恶趣味还是隐隐的心疼,总之他最后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下车之后问她:“小姐。红灯了,这你也敢闯?不怕撞死啊?”

    梁子衿确实是赶在绿灯变红的最后几秒,打算冲过去算了。跟纪贯新并排的最少有五辆车,可没有一辆像纪贯新这么缺德,把她逼到了路口中间,惊吓也倒算了,关键是尴尬。

    随着纪贯新的这句挑衅,更多的人全都像梁子衿看来。

    梁子衿心底又气又委屈,差点喉咙一算,眼泪就飙出来。

    不想跟纪贯新说话,梁子衿打算迈步往前走。可纪贯新不会给她就此离开的机会,他用更大的声音说:“哎,闯红灯差点导致交通事故,连声道歉都不说,想走就走?”

    他拽着她的手臂,梁子衿瞪着他,想抽却抽不回来。

    纪贯新就是乐意看她这副想发火却又忍着不发的样子,所以他当着众人的面,故意找她的麻烦,逼得梁子衿下不来台。他又偷偷对她说:“你求我一声,我就不为难你。”

    纪贯新只是想看一眼她服软的样子,哪怕是听她一句软话的声音。

    可他太不了解梁子衿的性格,他这么一逼,反倒把她给惹急了。她气得当即掉了眼泪,这回可把纪贯新给吓坏了,他顾不得面子,只得马上放下身段来哄她,惹得交警都过来劝架。

    纪贯新演技一流,他故技重施,还跟交警说,梁子衿是他女朋友,这一出戏不过是女朋友耍小性子不乐意回家而已。

    梁子衿被纪贯新威逼利诱给弄上了车,他开车带她离开现场,本想哄几句梁子衿就会好了,结果梁子衿却沉着脸对他说:“纪贯新,我们以后别再见面了。”

    向来只有他对别的女人说这种话,合适轮到别的女人来命令他了?

    纪贯新登时就觉得面子挂不住,可心想毕竟是自己不对,当街让梁子衿出丑,可能是玩笑开大了。

    所以他耐着性子,挤出一抹笑容来,故作不以为意的道:“你认真的还是说气话呢?”

    熟悉纪贯新的人都知道,这已经是他给另一个人最大限度的容忍。

    梁子衿正在气头上,她都没细看纪贯新眼底的隐忍,只是自顾自的道:“我没跟你开玩笑。”

    这句话一出,纪贯新更觉得自己的脸被她打的啪啪响。

    一股恶气直接从心底窜上头顶。纪贯新几乎是下意识的方向盘一转,急刹车将车子停在路边。

    梁子衿始料未及,因为惯性身体往前一冲。

    纪贯新强忍着脾气,沉声道:“我说梁子衿,你还有完没完了,能不能别总把不见面挂在嘴边儿,我就这么不让你待见?!”

    其实纪贯新感觉得到,梁子衿一直在躲着他,把他当成了洪水猛兽,唯恐避之不及。

    正因为这样,他心底才越发的不平衡。亏得他还想着她,可她却总是不想见他。

    这是两人认识这么久以来,纪贯新第一次给梁子衿撂脸子。他明显的表现出不高兴的样子来,只是想让梁子衿哄哄他而已,他甚至可以原谅她的‘没品’,只要她肯把刚刚的话收回去,他还是愿意放下脸面的。

    但是纪贯新没想到的是,他一次次的放下面子,得来的不是梁子衿的软话,而是她迫不及待的表态。

    她说:“是,我就是不待见你,我不想跟你见面,行了吧?!”

    纪贯新侧头看着梁子衿,起初像是不可置信,可随即涌上来的就是滔天的愤怒。

    她竟然……给脸不要?

    万语千言涌上心头,纪贯新分不清心底那股莫名的躁动,到底是愤怒还是心疼。

    话到嘴边,他却只说了一个字:“滚。”

    就像纪贯新没料到梁子衿嘴巴这么犟,梁子衿也没料到纪贯新会叫她滚。

    一时间,两人四目相对,一个冷,一个惊。

    梁子衿不是纪贯新身边那些急于巴结他的女人,所以她的自尊不允许她服软;而梁子衿也不了解纪贯新,不懂他的恶趣味只是他想要亲近她的一种表现,而他的愤怒只是因为满腔的热情没有从她这里得到相应的回应。

    他们明明身处同一辆车中,靠的那么近,可他们的心却彼此不通,所以他们不知道对方心中想什么。

    看着梁子衿眼中掩饰不掉的惊讶之色,纪贯新还故意问道:“你不是不待见我嘛,我让你滚呢,怎么不滚?”

    明明想要她留下,只要她说一句软话,他马上就能收回现在的狠话。

    可梁子衿……偏偏不遂了他的意。

    大脑处于一片空白,梁子衿知道自己应该什么都不说,掉头走就是了,可不知道为什么,她临走之前,却负气的回了句:“我滚了,希望你以后别再来找我。”

    都说女人天生爱说反话,纪贯新自诩了解女人,可此时此刻,望着梁子衿头也不回的决绝背影,他竟是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所以他气到露出自嘲的笑容。

    想他纪贯新何时受过这种气?还是一个女人的气。

    亏得他为了见她一面,都把电话打到骆向东其他的助理那边,如今想来,他不是自作多情到发疯的地步,就是戏演的太过,连他自己都信了。

    一个人出神的坐在车子中,心口那里隐隐泛着疼,纪贯新想,也许,是心脏病犯了吧。

    在这之后有一段时间,纪贯新跟梁子衿都没有见面。一来纪贯新心底憋气,也想冷一冷梁子衿,顺带让自己转移一下视线,他要向自己证明,他不是对梁子衿有意思,只是这段时间把太多的精力放到她身上,想她已经变成一种惯性。只要过段时间不见她,他很快就会忘记她的。

    另一边,梁子衿也不会主动联系纪贯新,毕竟不见面的话是她说出来的,她也找不到其他的理由主动去找他。

    再者,骆向东生怕梁子衿背着她去见纪贯新,所以采取了‘人盯人’的战术。白天在公司看着梁子衿,午休和晚上下班的时间,他走哪儿就把梁子衿带到哪儿,也正是因为这样,梁子衿那颗极力想要控制不爱上他的心,到底还是活泛了。

    她是人,不是机器,她做不到把心上装一个开关,想爱就爱,不想爱就不爱。

    而骆向东何尝能做到视而不见?他也不过是在自欺欺人,打着帮匡伊扬监督梁子衿的旗号,其实心底不是一点私心都没有。说到底,他还是想多一些时间跟她在一起。

    如果不是把她当自己人,他不会把她带到他的朋友面前;如果不是心底有她,他不会在听到她叫他‘东哥’的时候,脸上一副不爽的样子,其实心底暖暖的;如果不是在意她,他不会因为她半夜三更的一个电话,急的随便拽过一件衣服套上,连头发都没整理就跑过去找她;如果不是宠着她,他不会答应她的请求,帮徐璐做个人情。

    不知不觉中,他们都失了最初的本心。感情一旦要用理智去控制时,其实已经是来不及了。

    ……

    梁子衿再跟纪贯新碰面,不是在其他场合,而是在宁山公墓。

    纪贯新来参加朋友的葬礼,而梁子衿来参加顾言盛的葬礼。她从骆向东的车上下来时,纪贯新正站在一颗常青松下面抽烟,离着老远,他一眼就看到她。

    想到她口口声声说着不想跟他再见面,却每天跟在骆向东身边,纪贯新心里泛堵,不由得狠狠地抽了一口烟。

    他一直盯着梁子衿的背影,看着她走到一帮熟人面前,跟他们聊天寒暄。她对那帮人都不吝言语,偏偏对他……

    “看什么呢?”

    纪贯新看梁子衿看得出神,就连张耽青何时走到他身边,他都没注意。

    张耽青抬手抢走纪贯新指间的烟,扔在地上狠狠踩灭,然后道:“少抽烟。”

    纪贯新看着梁子衿的方向,出声道:“你说如果她知道我死了,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嗯?”张耽青本能的眉头一簇,随即顺着纪贯新的方向看去,见是梁子衿,他瞬间明白了大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