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五百五十一章 逼死他

    是人都有迁怒之心。骆向东跟梁子衿和匡伊扬变成如今这副局面,可以说元哲不是罪魁祸首。也是罪无可赦。骆向东一怒之下让他家破产不说,还出面作证让他坐了两年的牢。

    匡伊扬看到骆向东这副样子,也是知道他对梁子衿看得有多重。

    只是骆向东越是如此,匡伊扬越是不能释怀。他可以原谅梁子衿。却唯独不能原谅骆向东。因为骆向东知道他有多爱梁子衿。

    元哲的事情尘埃落定之后,骆向东没有任何理由再留在岄州。匡伊扬这几天一直跟他在一起,不为别的。只害怕骆向东再去找梁子衿。

    酒店房间里。自打那日医院走廊大打出手之后,这是匡伊扬第一次主动开口跟骆向东说话:“打电话告诉她,说你这辈子再也不会见她。”

    这几天下来,无论匡伊扬还是骆向东。皆是饱受折磨。明明是那么帅气英朗的两个人,生生熬得像是吸血鬼,脸色煞白。眼睛泛红。

    骆向东坐在沙发上。抬眼看着面前的匡伊扬。他本就心存愧疚,如今再见匡伊扬一脸的憔悴,更是心底绞痛。

    薄唇开启,骆向东声音低沉压抑的叫道:“伊扬……”

    后面的话,骆向东还没等说,匡伊扬已经开口打断:“给她打电话,说你不会再见她,我跟你回夜城。”

    匡伊扬如今不吵不闹,却更是逼得骆向东走到绝路,他没提死字,可是眼中的决绝和憎恶,让骆向东害怕。

    如果他不答应,匡伊扬可能真的会做出什么让他后悔的事情来。

    别开视线,骆向东心中已经做出取舍,他不敢拿匡伊扬的命开玩笑。可让他打这个电话……这是要了他的命。

    长达十秒的沉默,匡伊扬跟骆向东都像是被定住一样,谁都没有动弹一下。

    最后,还是匡伊扬冷声说:“就这么舍不得?”

    骆向东垂着的双手,指尖控制不住在发抖。

    匡伊扬见状,唇角勾起嘲讽的弧度,他挑衅的说:“那你去找她,千万不用顾忌我心里的感受。我算什么?哈,我算什么……”

    骆向东真是被匡伊扬逼得无地自容,心中的绞痛早就分不清是是因为面前的人,还是因为梁子衿。

    “我打,你别再说了。”

    骆向东从未觉得自己这么无力过,他也从未受过任何人的威逼,除了……梁子衿。

    她当初几次投怀送抱,不是她贱,只是她固执的想要看清她在他心中的位置。

    骆向东懂,他都懂。只可惜……他做的太差了。不仅伤了梁子衿,如今又伤了匡伊扬。

    拿起手机,他先是拨通了助理的电话,叫她给梁子衿订好回冬城的机票,然后又拨了殷宁的号码,因为他知道梁子衿在岄州,就只有殷宁这个好朋友。

    果然,电话接通之后,里面传来的直接是梁子衿的声音:“喂?”

    只一个字,足以让骆向东的一颗心高高提起。他脑中想的全是她的模样,她的一颦一笑,一嗔一怒,时而促狭搞怪,时而脾气倔的像头驴。

    他曾瞧不起她因为陈文航而数次暴走,不惜当众出丑。可后来他才明白,原来全心全意给过一个人,当那个人背叛了自己之后,情绪是会失控。

    想到她的坏脾气,骆向东心中不禁无奈一笑,如果她知道他接下来要说的话是什么,她是不是会当即发飙,骂他缺德不是人?

    也不过是几秒钟,以往的种种像是过电影一般在脑海中放映了一遍。

    余光瞥见面前不远处站着的匡伊扬,骆向东拿着手机,声音依旧低沉悦耳,他说:“警察局那边你不用再去了,我已经出面作过证,会判他两年。”

    说罢,不给梁子衿开口的机会,他像是努力要把自己也逼上绝路,心一横,他继续道:“我给你订了今天晚上回冬城的机票,信息已经发到这个手机上面,你今天就回去吧。”

    骆向东忽然想到当初在王老五大酒店吃饭时的一幕,他当时吓唬她说,如果她不听话,就让她打哪儿来回哪儿去。

    那个时候,其实他已经舍不得她走了。

    没想到,一语成谶,终究是他亲手送走了她。而这个原因,并不是她犯了错,其实犯错的人,是他自己。

    她那么讨厌被命令的一个人,他自作主张送她走,她下一句就会发飙了吧?

    骆向东心中兀自想着,电话那头的梁子衿也是沉默。长达十几秒钟,两人都没有挂断电话,骆向东不挂,是因为他舍不得,哪怕对话里的她准备痛骂他一顿,他还是贪婪的想要再听一听她的声音。

    可是后来,梁子衿再说的话,却是与他无关。

    她轻声问:“伊扬……他怎么样了?”

    骆向东不由得抬眼看向茶几对面的匡伊扬,他站在那里,一如一个发僵发硬的雕塑。他看着他,眼中满是悲伤和绝望,还有一丝难掩的报复快|感。

    骆向东垂下视线,出声说:“我们以后都别再见面了。你跟我,跟伊扬,都别再见了。”

    他能想象到一千种梁子衿可能会说的话,却唯独没有猜到,她平静的回了一个字:“好。”

    好。

    好。

    一个好字,那样的云淡风轻,像是放下了所有,累了,乏了,不想再纠结,也不想再爱了。

    骆向东可以忍受梁子衿的愤怒,却不能容忍她的放弃。

    到底还是栽在她身上了,不然不会这样的痛彻心扉。

    他想也不想的挂断电话,因为特怕自己会一个忍不住再说出什么不可挽回的话来。

    骆向东挂了电话之后,下意识的站起身,转头往跟匡伊扬相悖的方向走。

    匡伊扬看着骆向东几近仓皇而逃的身影,他出声说:“后悔吗?”

    骆向东脚步顿住,几秒之后,他转身看向匡伊扬,低声道:“准备一下,我们晚上回夜城。”

    匡伊扬听着他明显逃避的言语,他盯着骆向东的眼睛,逼问他:“放弃梁子衿,你后悔吗?”

    后悔吗?

    骆向东垂在身侧的双手,指尖控制不住的发抖。

    喉咙像是被人给扼住了,他发不出丝毫的声音来。

    匡伊扬缓缓勾起唇角,嗤笑着道:“你身边有那么多的女人,她们全都爱你爱的发了疯,只要你随便勾勾手指,你要什么没有……为什么,你偏偏要跟我抢梁子衿?”

    骆向东咻的攥紧拳头,看向匡伊扬,他红着眼睛,声音极尽压抑的回道:“我不会再见她,以后不要再提了。”

    匡伊扬笑着道:“不再提,就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吗?”

    骆向东俊美的面孔上,肌肉都在寸寸抽搐。他在隐忍,却不知道在隐忍伤痛还是愤怒,亦或是对自己的憎恶。

    匡伊扬笑着笑着,眼泪掉了下来。望了骆向东数秒,他轻声道:“好,你这辈子都不见她,我就不再提。”

    说完,匡伊扬转身往一间客房走,最终消失在骆向东的视线里。

    骆向东早就不记得自己上次流泪是在几岁的时候,长大之后,他还没遇到过让他觉得想哭的事。

    可此时此刻,他想哭,却一时间不知道该用哪里的力气。真是应了梁子衿常说的那句话:哭都找不到调子。

    当天晚上,梁子衿坐飞机从岄州回冬城。骆向东跟匡伊扬坐飞机从岄州回夜城。打从上飞机的那一刻,他们的轨迹就注定不再相同。

    国土这么大,夜城跟凉城隔着几千公里路。那么的远,远的遥不可及。

    等到飞机降落在夜城机场的时候,骆向东想的第一件事,就是梁子衿此刻还在天上,估计还没到冬城,不知道这一路顺不顺利。

    骆向东跟匡伊扬从贵宾通道出来,一路走到机场外面。因为过来的时候,骆向东是开了自己的车,所以此时他也要去停车场取车。

    见匡伊扬直奔门口的计程车,骆向东忍不住说了句:“你去哪儿?”

    匡伊扬连声都没吭,当然脚步也没停下,他就这样留了个背影给骆向东,骆向东眼睁睁看着他进了一辆计程车,然后慢慢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他没有强求,或者说已经没有力气再跟匡伊扬说什么了。

    来到停车场,骆向东坐在车里,本想直接发动车子走人的,可是双手搭在方向盘上,不知为何,手一直在发抖。骆向东攥了几下拳头,企图缓解这样的情形,可是试了几次之后,骆向东猛地一砸方向盘,车子发出尖锐的鸣笛声。

    他坐在驾驶席,心底一直压抑的痛苦和酸涩全部涌上来,随之而来的,就是滚热的眼泪。

    骆向东活了二十八年,终于知道心可以这样痛,痛得他恨不得立马死了才好。

    以前常听人说众叛亲离,如今骆向东可算是体会到众叛亲离是什么滋味儿了。

    梁子衿走了,被他亲口逼走的。匡伊扬是跟他回了夜城,可以回来又能怎样?匡伊扬眼中赤|裸裸的恨意和嘲讽,逼得骆向东连头都不敢抬。

    报应,也许真的是报应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