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五百五十三章爱是折磨人的东西

    纪贯新真不是个特大度的人,可说来也奇了怪了。他能容忍的也就梁子衿一个。哪怕知道她跟骆向东私下里不清不楚的,终于等到他们闹掰了,他应该站在高处冷笑几声,嘲讽她到底还是选错了人才对。

    但是不知为何。他听到她回去老家的消息之后。只有一个念头,快点到她身边去,不想看到她难受。不想看到她哭。更不想,让她一个人。

    开车从冬城到凉城梁子衿家楼下,才早上六点多。他站在二楼平台上给她打电话,听到她睡意浓浓的声音。他一颗心放下了大半。

    把她从楼上喊下来。看到她裹着一件军大衣,他笑了,然后对她展开双臂。梁子衿染了一头红头发。拢着衣襟朝他跑来。临了临了。到了他面前还滑了一下,几乎是跌进他的怀抱,撞得他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他问:“这么长时间没看见我,想我了吗?”

    梁子衿难得乖顺的回他一句:“想了。”

    想了,想了就好。纪贯新勾起唇角,他穿着一件半长的白色羊绒大衣,清晨的阳光打在他身上,他的面容干净的堪比脚下的白雪。

    她想他了,心底还是有他的。这就好,其他的一切,过往的曾经,他都可以不去计较。

    看着她泛红的眼睛,他就知道哪怕躲回家里,她的日子仍旧不好过。其实打从来的那一刻起,他就没想过马上离开。

    人在最脆弱的时候,都会想要找一个依靠,纪贯新心甘情愿变成梁子衿疗伤的良药。

    他开始‘常住沙家浜’,在凉城唯一的一家四星酒店订下了一个月的房间。他拉着梁子衿一块儿逛街,一次性让她买三十条的内裤。

    回到酒店之后,梁子衿帮他把内裤洗干净晾好。他从背后看着她站在窗边忙碌的样子,只觉得时间在这一刻静止就好。

    他多想直接说一句:梁子衿,我喜欢你。

    可是这样的话他不敢说,他怕操之过急会导致适得其反。反正他有的是时间陪她在这儿耗,只要是他打定主意的事情,就没有办不到的。

    当天中午,她一个人去客卧睡觉。他偷偷跑过来看她,真的只是打算看一眼就回去主卧的。可梁子衿睡得太沉,以至于纪贯新大胆的爬到床上躺到她身边,她都一点反应也没有。

    纪贯新看着朝思暮想的人,如今近在眼前,他不是着了魔,也不是鬼使神差,他只是单纯的……太迷恋她。

    所以他悄悄地倾身过去,在她唇上落下一吻。

    这个吻没有持续很久,只是两秒钟都不到,他赶忙退回到安全距离,生怕吵醒梁子衿。

    都说妾不如偷,这次偷香过后,让纪贯新的心情一直好了很久。

    在凉城的这段日子,不仅是梁子衿终生难忘,纪贯新何尝不是?

    他终于梦想成真,每天都能见到梁子衿,跟她斗嘴,吃饭,见家人,见朋友,甚至是睡在一块儿。赶上好时候,还能偷着亲她几口。

    中途孟岑佩打电话给他,问他什么时候回夜城。

    纪贯新只是笑着道:“妈,让我留在这边吧,看见她我高兴,没准儿不用手术就能多活几年。”

    他向来说话百无禁忌,不知道这样的话会多让亲人揪心。

    孟岑佩还能说什么?打不得骂不得,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掏出来跟他换了。

    纪贯新比梁子衿和她那帮朋友都要大好几岁,若不是为了哄她开心,他真是懒得搭理那些‘奇葩’。可也是机缘巧合,因为她那些朋友的撮合,纪贯新才得以知道,原来梁子衿喜欢唱歌好听的男人,尤其是粤语歌唱得好的。

    这对于他而言,简单的像是手心翻做手背,不费吹灰之力。

    那天,他坐在录音棚中唱了一首《偏偏喜欢你》,梁子衿就跟他隔了一层玻璃。她戴着耳机站在外面,有些花痴的看向他。纪贯新眼中含笑,望着她唱道:“为何我却偏偏喜欢你……”

    这是他的真心话。世上女人那么多,他真的没必要挑来挑去,最后选了个平时最不待见他的。以前她当他是坏人,唯恐避之不及;熟了之后,她牙尖嘴利,成天跟他吵架斗嘴。哪怕是离开夜城,她也没跟他打声招呼。

    可为什么他就这么眼巴巴的来了?

    说到底,不过是因为他心里有她。

    这头纪贯新陪梁子衿在凉城喝酒撸串,另一头,骆向东在夜城也没闲着。匡伊扬从岄州回去之后,整个人都变了,他开始抽烟喝酒打架,频繁出入各大娱乐声色场所。

    骆向东第一次进警察局赎人,听说匡伊扬为了女人跟别人大打出手,起初他还不信,直到他交了赎金看到匡伊扬本人。

    他是喝了很多酒,可还没到烂醉如泥的地步。见了骆向东,他也一声不吭,只是在出了警察局之后,光明正大的拿出手机打给某人,骆向东听着是个陌生女人的名字。

    打完电话,匡伊扬拦车要走。骆向东过去拉他:“跟我回家。”

    匡伊扬不看他,只是一甩手臂,从骆向东的手中挣脱出来。

    他径自迈步往前,骆向东沉着脸上去拽他,出声道:“你是不是不想学好了?”

    学校那边,匡伊扬已经有阵子没去了。他成天在夜城惹事儿,骆向东每天生怕接到什么电话是有关匡伊扬的。

    匡伊扬是真心不乐意跟骆向东讲话,他再次甩着手臂,可却被骆向东提着衣领拽到面前。

    骆向东看着他那张喝的醉醺醺的脸,沉声说:“你到底想怎么样?”

    匡伊扬挣不开也甩不掉,皱起眉头,他好看的脸上露出极尽嫌恶之色。

    抬眼对上骆向东的视线,他唇瓣开启,声音低沉沙哑的道:“别再装出一副你还关心我,在意我的模样,有意思吗?”

    骆向东登时脸色一变,他压抑着愤怒,出声道:“你是不是疯了?”

    匡伊扬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顿时笑了起来。因为笑的太大力,他直接被呛到,然后就是疯狂的咳嗽,咳到整个人弯下腰抽搐,吓得骆向东伸手想要帮他拍背。

    匡伊扬猛地抬手,一把挥开骆向东的手臂,人往后退了几步,他的笑声停止,一张脸上换做痛彻心扉的恨。

    他几乎是咬着牙说:“你不想让我提,我就不提。但从今往后,你也别再想来管我。”

    望着骆向东说不出是强人愤怒还是压抑的面孔,匡伊扬最后又补了一句:“我是真的不想看见你。”

    说完,他转身走到街边,身后拦了辆计程车,离开了骆向东的视线。

    骆向东一个人在警察局门前站了许久,直到冷风将他浑身上下吹了个通透,不知为何,他忽然想到梁子衿脑震荡住在医院的那个晚上。

    她浑身不着一物,对他投怀送抱。那时他清楚看到她眼中的神情,不是情欲之色,只是倔强。

    她孤注一掷,只想向他宣战,挑战他的理性和口是心非,让他承认,他是爱她的。

    他当时是怎么做的?

    明知道自己给不了她想要的东西,可却仍旧卑劣的存着一己之私,将她按在浴缸里面肆意宣泄。

    她咬牙切齿的说:“骆向东,你会遭报应的!”

    那样的恨,几近磨灭了她心中所有的爱。

    他想要停下,可是身体停不下来。她哭的肝肠寸断,而他,早已心如死灰。

    很多次他都问自己,难道只能用这样的方式逼她离开吗?

    其实不是,说白了还是他太坏,既不想因为她而坏了跟匡伊扬的舅甥之情,同样的,他也放不下想要她的执念。

    那样深的纠结,生生将骆向东给逼疯了。

    那天晚上,他湿了全身,赤着上身裤子滴水从洗手间里走出来。好在他之前把大衣脱在外面,等他出门之后,他害怕的叫护士进去找梁子衿,然后他一个人穿着湿裤子站在医院楼下。

    夜城的一月,夜里零下二三十度,他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裤子都都冻僵了。打这之后,他回家大病一场,差点烧成肺炎。他已经很多年没有生过这么大的病,烧的稀里糊涂的时候,他梦见梁子衿来他家照顾他。

    从没见过她这么不懂照顾病人的女人,他还在生病,可她买来的全是辣菜,还逼他吃下一盒的饭。

    她跟他坐在沙发上,一起看电视中的小品和相声。看到搞笑的地方,她笑的那么开心。

    梦里,骆向东的人坐在沙发上,跟骆向东隔着不远的距离。而他的意识仿佛飘在了空中,看到了他自己。

    他多想,时间就停留在那一刻。

    他多想,他能早匡伊扬之前遇见她。

    他多想,从来没有伤害过她。

    孤单单的站在警察局门口,一直等到有其他人从里面出来,骆向东这才回过神来。他走到街边停着的车旁,拉开车门坐进去。

    也许是太累了,骆向东特别想念梁子衿。即便答应匡伊扬,他这辈子再不见她,可心底无时无刻不在想她,这样的想念,真是折磨得他生不如死。

    拿起手机,骆向东打了个电话出去。

    手机中的男人问:“东哥,找我什么事?”

    骆向东说:“帮我查一下梁子衿,看她在凉城怎么样。”

    对方是私家侦探,同样也是骆向东的朋友。闻言,男人顿了一下,然后道:“东哥……纪贯新在凉城。”

    骆向东拿着手机,良久都没出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