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五百五十四章 敲门的人,是他

    骆向东心里清楚,如果让匡伊扬知道他偷偷跑来凉城。那后果不必问,定是要掀起新一番的腥风血雨。

    可他也是不想好了,在伤了匡伊扬和梁子衿之后,仍旧自私的跑来凉城。实在是太想她。想的快要发了疯。哪怕只能远远地看她一眼就好,就一眼。

    事到如今,他还在自欺欺人。可他宁愿骗自己。也再不想被现实中的思念生生拉扯成两半。

    时隔一月。骆向东第一眼看到梁子衿,是她从纪贯新的车上下来。他的车停在她家楼下长达五分钟,也不知道他们在车上说了些什么。

    等她下车之后,她站在二楼平台上朝着纪贯新喊:“回去吧。”

    纪贯新亮了三下车灯。然后顺着小区另一边的出口驶离。

    骆向东坐在计程车的后座上。从他的角度,他正好可以看得到平台口处的梁子衿。她的身影一闪而逝,很快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前座的司机从后视镜打量骆向东的脸。见他刚刚一直盯着豪车上出来的梁子衿。也大抵猜得到他是过来等谁的。

    只是现在人都回家了……司机试探性的问道:“咱现在去哪儿?”

    骆向东亲眼看到梁子衿跟纪贯新在一起,那滋味儿远比听人说着难受的多。喉咙发紧,他正沉默的时候,忽然余光一瞥,发现平台口处再次出现了梁子衿的身影。

    她穿着一件烟色大衣,一手拢着衣襟,一手拿着手机,眼睛……往他这边看来。

    坐在车中的骆向东,心中不是不紧张的,他在想,难道她看出他了吗?

    她去了超市,不多时拎着一个购物袋往回走。在过了马路之后,她故意绕到计程车后边,就是为了看车中的他一眼。

    骆向东的身体下意识的往后靠去,将面容隐匿在光线背后。

    梁子衿到底也没好意思细看,他就这样与她擦身而过。

    一眼,说好了只看她一眼的。如今他已经多看了她一回,应该心满意足的回去了吧?

    可是……心底像是破了个洞,完全没有满足感,反而是空的让他发虚。

    他出神的望着二楼平台口的位置,看着梁子衿从下面拐上去。等她的身影出现之后,她莫名的往下,朝着他的位置看了一眼。

    骆向东的心再次提了起来,她看见了?还是猜到了?

    只是梁子衿看了计程车一眼之后,随即便望了眼天,骆向东不知道她是无意之举,还是刻意为之,他只是近乎贪婪的想着,梁子衿这次再回去,还会不会第三次出来?

    他向来引以为傲的理智,在此刻分崩瓦解,明知道不可能的事儿,可他依旧执着的守着。这一守,就是半个晚上。

    若不是骆向东给了司机一千块钱,司机不会在这里陪他耗上大半宿。到了后半夜,司机直接趴在方向盘上睡着了。而骆向东还一眨不眨的看着二楼的位置。

    天亮之后,骆向东回去夜城,不知道是看见梁子衿跟纪贯新在一起,心死了,还是心虚害怕匡伊扬发现他偷偷跑来的举动。

    回到夜城才下午四点多,郑泽宇打电话给他,叫他出来玩。骆向东一天一夜没睡,过去见郑泽宇他们的时候,脸色发青,眼睛都熬红了。

    郑泽宇问:“你怎么了?”

    骆向东也不言语,只是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拿起面前的酒杯,二话不说开始自己灌自己。

    见状,卫铮和秦翊川都是一愣。前者开口说:“你最近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到底出什么事儿了?”

    打从美国回来之后,骆向东也没空跟他们几个聚在一起,他们自然不知道这阵子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各式各样的酒,各种颜色,像是勾兑好的毒药,一杯杯的灌下喉咙。骆向东心里难受,可这份心痛是他自找的,这就跟哑巴吃黄连一样,有口也说不出。

    一天一夜没睡,胃里面一点东西都没有,加之喝了一肚子的酒,骆向东很快就醉了。

    卫铮他们把他扶到楼上客房休息,昏暗房间中,骆向东猛地睁开眼睛,他刚刚做了个梦。梦里他跟梁子衿,卫铮,郑泽宇和秦翊川他们坐在王老五一起喝酒吃饭。

    她就坐他旁边,笑着叫他‘东哥’。这一声东哥,直接惊得骆向东从睡梦中睁开眼睛。

    “子衿……”

    喉咙轻轻一哽,骆向东有长达十秒钟的时间,分不清梦境与现实。

    强忍着头疼,他翻身坐起,打开床头灯。暖黄色的光线之下,他找到自己的手机,然后二话不说翻出梁子衿的电话号码,打了过去。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sorry……”

    他手机中存的那个号码,还是她原来用的。她现在早就不用这个号码了。

    是梦,原来她笑着叫他东哥的样子,只是梦。

    该有多念念不忘,才会朝思梦想?

    骆向东紧紧攥着手机,心疼到几近呜咽出声。

    太想她,实在是太想她。

    除了骆向东之外,没有人知道,他连着两天晚上出现在凉城,不是他直接在凉城逗留了两天,而是他回来夜城之后忍不住再跑过去的。

    依旧是坐在计程车里,骆向东守株待兔堵在梁子衿家楼下。他看见她家里面没开灯,就知道她还没回来。

    等了许久,梁云飞的车子从马路对面驶过来。梁子衿从车上下来,依旧去了路对面的小超市。

    骆向东的视线随着梁子衿的身影而动,超市的门是玻璃的,他可以清楚看到她跟店老板说话时的样子。

    几分钟过后,她拎着两大袋东西从超市走出来。东北的冬天,地面全都是结着冰的,她穿了双细跟高跟靴,小碎步在路面上踱着。

    眼看着前面驶来一辆计程车,车速很快,正朝着马路中间的梁子衿而来。她也是着急,想要快走几步,结果脚下打滑,直接摔倒在马路中央。

    对面的计程车急刹,车胎跟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响。也就是刹车刹的早,所以车头距离梁子衿还有一段的距离,可饶是如此,骆向东早已经慌到心都要跳出来,他二话不说,打开车门朝着她的方向跑去。

    这一刻,骆向东忘记了,他的出现不会令她欢喜,只会令她愤怒和厌恶。

    她跟那名吓得她摔倒在地的计程车司机,依旧可以和颜悦色。可是到了他这里,她连话都不乐意赏他一句。不,不仅是不乐意跟他说话,她甚至不喜欢他的触碰,她宁愿自己从冰面上跪着站起,也不愿意接受他的搀扶。

    她在超市里面买了玻璃罐头,袋子摔在地上,连带着里面的玻璃瓶子也打碎了。她绷着脸弯下腰,伸手企图将袋子里面的玻璃碎片拿出来,结果可想而知,碎片划破了手,她的指尖马上就渗出鲜红。

    他不敢再去碰她,只得弯下腰帮她拎袋子,可这样她也不肯,干脆将袋子抢过来,一把仍在他的脚边。哗哗啦啦的声响,玻璃瓶子碎了个彻底。

    她到底还是被他的突然而至给激怒了。

    他希望心平气和的跟她说话,可她却句句带刺,刺得他浑身上下,体无完肤。

    她说:“我不希望再在这里见到你,更不希望别人见到你会误会什么。”

    这句话,顿时戳到了骆向东的软肋,他脑海中几乎本能的蹦出纪贯新的脸。

    所以他想也不想,很快的质问:“你怕纪贯新看见我来了?你真以为纪贯新来凉城是一心一意为你好?!”

    他是那样的愤怒,气她跟纪贯新在一起,他害怕纪贯新要骗她,会伤她,可他更怕……纪贯新是认真的。

    梁子衿闻言,却眼带嘲讽和心灰意冷的告诉他:“我的爱就一份,这一次,我会给一个最爱我的人。”

    她不再跟他赌气,而是企图用若无其事去报复他。

    骆向东真的好想跟她说,她成功了,他终于体会到万箭穿心的痛。

    看着她掉头离开的决绝背影,骆向东想到那些被她扔在马路中间的罐头。如今的他,就像是被她丢弃的罐头,即便她起初是想要的,可现在,她不想要了。

    在梁子衿家楼下站了好久,就连计程车司机都忍不住下来跟他说:“太冷了,快上来车上暖暖,你待会儿还想去哪儿?”

    他想去哪儿?骆向东沉默半晌,出声道:“富莱酒店。”

    骆向东到了酒店之后,直奔楼上纪贯新住的房间,他按下门铃站在门口等着。不多时,纪贯新打里面开了门,他拿着手机正在讲电话,看到骆向东,只是眸子一挑,却对着手机那头的人说:“子衿……赶紧睡吧,别忘了明天早点过来我这边,我连带几条内裤过去都不知道。”

    骆向东看着纪贯新那副勾起的唇角,他心里知道,纪贯新是故意在气他,可他就是忍不住沉了脸,气得额角青筋隐现。

    临挂电话之前,纪贯新还声音温柔宠溺的道:“知道了,晚安,我会想你的。”

    纪贯新挂了电话,看着眼前的骆向东,目光中完全没有惊讶之色,只是似笑非笑的道:“你来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