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五百五十五章 挣扎着努力过

    骆向东看着面前的纪贯新,气到极处。他只是薄唇开启,不答反问:“你来凉城干什么?”

    纪贯新唇角勾起的弧度变大,只是这笑容中充满嘲讽的意味,他干脆斜倚在门框处。抱着双臂。看着骆向东回道:“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呢嘛,我来找梁子衿。”

    他话音落下,骆向东忽然伸出手去。他一把抓住纪贯新的衣领。浑身煞气逼人。

    纪贯新难得的没有跟骆向东动手,哪怕是被他揪着衣领。他也只是眼底露出一抹嫌恶,然后眉头轻蹙,出声说:“骆向东。我来找梁子衿。你激动个什么劲儿?她是你什么人?你凭什么疯狗似的大晚上跑我这儿来闹腾?”

    明知故问的人,是纪贯新。看着骆向东青筋迸现的样子,他只觉得心里面痛快。

    骆向东揪着纪贯新衣领的手没有撒开。死死地盯着纪贯新的脸。骆向东几近咬牙切齿的说:“纪贯新,你他妈给我离梁子衿远一点儿!”

    纪贯新道:“你让我怎么着我就怎么着,你算老几?”

    骆向东提着纪贯新的衣领使劲儿一耸,纪贯新往门里退了一步。他今天一反常态,往常早就打起来了,可今天他只是笑。

    伸手拽了下衣领,纪贯新笑的一脸森冷和嘲讽。他说:“没理就想打架是吗?不过没门儿,我今天没心情跟你打架,明儿我要跟子衿一块儿出去玩,见她家人和长辈,要是脸上挂了彩,不给她长脸。”

    他真是懂得戳人软肋,骆向东一颗千疮百孔的心,硬是让他给戳的稀巴烂。

    纪贯新见骆向东满眼的隐忍和无奈,他笑的越发开心,边笑边道:“什么时候来的?跟我们多久了?知道我去子衿她家,他们全家人都很喜欢我吗?知道她前阵子都是陪我在酒店睡的吗?”

    说完,他又恶劣的身子一让,示意骆向东看他身后的窗台,然后说:“子衿帮你买过内裤吗?她一次性给我买了三十条,说是怕我不够换。”

    骆向东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随时都有疯了的冲动。

    纪贯新眼睛盯着呢,他不允许骆向东打到他的脸,即便他心底早就窜了火。

    “骆向东,我这次过来,目的很明确,我要追梁子衿,而且我一定会追到她。你要是有点自知之明,就别来搀和我们两个,省的大过年的惹别人心里不痛快。”

    骆向东说:“你心里面打的什么主意我很清楚,你有什么冲着我来,别去招惹梁子衿!”

    纪贯新嗤笑着道:“我心里面想什么你很清楚?那我说我喜欢梁子衿,我抱过她,搂过她也亲过她,现在就想让她早点成为我的女人,你知道吗?还是你知道之后还想让我冲着你去?你能让我睡?”

    纪贯新就是故意要激怒骆向东,骆向东红了眼,直接一拳就朝着纪贯新挥过来。纪贯新很快的往后一撤,与此同时,他也挥出拳头,擦着骆向东的下巴打过去。

    骆向东毕竟是酒醉未全醒,加之连着两天周途劳顿,反应能力下降。被纪贯新打的身子往旁边一侧,在他短暂晃神的功夫,纪贯新没有钻他的空子,只是站在原地,冷眼看着他说:“骆向东,给自己留点脸面,别半宿半夜上我这儿来发疯,你有这个资格吗?”

    是啊,他有这个资格吗?

    骆向东是无话可说,也无可辩驳,所以才像个不讲理的人乱发脾气乱打人。

    眼中布满红血丝,骆向东抬眸看着面前的纪贯新,他沉声道:“她爱的人,是我。”

    纪贯新很快回道:“所以呢?有本事你带她走,何必跑我这儿来发疯?”

    不是纪贯新太聪明,而是梁子衿的情绪变得太快。他终于知道之前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为什么会不开心,原来……她是见过了骆向东。

    不过看骆向东此时此刻的表现,定是梁子衿挫他挫的不轻,搞得他现在神智也跟着糊涂了。

    “骆向东,我知道你想跟我说什么,不就是怕我利用她报复你吗?那好,我现在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你给我竖起耳朵听好了。我,纪贯新,对梁子衿是认真的,从今往后我跟她的事儿,再跟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这回你可以‘放心’了吧?”

    因为骆向东的那句‘她爱的人,是我’,纪贯新忽然失去了逗弄他的兴致。他现在只想关门,不想看见骆向东那张讨人厌的脸。

    而骆向东也终是无话可说。他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纪贯新看着骆向东那副颓败的样子,他单手扶着门框,临关门之前,出声道:“别那么自信她心里爱的人到底是谁,就算她从前喜欢过你,那也只是从前。我跟你差的不过是比你晚认识她而已,你心里清楚得很,我想要一个女人爱上我,只要我愿意就够了。”

    说完,纪贯新再不恋战,直接‘砰’的一声关上房门。

    一门之隔,骆向东僵直着身体站在门外,而门内的纪贯新也没有动。他的脸上再无之前的高傲和自信,因为他也再清楚不过,他最怕的就是,她心里面还装着别的人。

    骆向东来了凉城,她的心会不会就此动摇?之前她连他的电话都不敢听,一定是哭了。

    骆向东不过是出现一次而已,就足以扰乱她的思绪,怪不得骆向东那么肯定的说,她爱的人,是他。

    当天晚上,纪贯新坐在床上怎么都睡不着。夜里他只觉得心脏不舒服,所以打开灯拿出药吃了几颗。

    那颗只能靠药物才能勉强平复的心,让纪贯新憎恶可又无奈。明明是他自己的东西,可他自己却不能掌控,这跟命掐在别人手里有什么区别?如果有一天,连这种药物也不能救他了呢?如果有一天,他不能再好好的出现在她面前了呢?

    越想就越是害怕,纪贯新好几次都想抄起电话打给梁子衿。他好想告诉她,他是真的动了情,他是真的喜欢上她了。

    他害怕自己来不及跟她在一起,可更害怕梁子衿知道他有心脏病。他对她还是有些了解的,如果她知道了,就算为了可怜他,也还是会跟他在一起的。

    梁子衿第二天来酒店找他,纪贯新赖床。他不知道自己几点才睡着,只感觉一闭眼她就来了。

    她叫不动他,威胁说要揪他头发。纪贯新将她拽上|床,从背后抱着她。就算是半强迫,他也还是喜欢她,想要拥有她。

    昨晚让骆向东气得够呛,可他都不敢跟骆向东动手,因为动手就一定会挂彩,而他的身体也不允许他做这么激烈的‘运动’。早知道动不动手都要犯病,昨晚他还不如跟骆向东打一场了。

    梁云飞开车载着几人下了乡,这真是纪贯新人生第一次看到东北的乡下长什么样。乡下衣食住行的条件自是不必说,最难为人的,是没有像样的厕所。

    很久以后,纪贯新再想到他被逼到了苞米地去上厕所,一只大黄狗就蹲在他面前,虎视眈眈的样子,他仍旧觉得自己的经验好‘丰富’,可能这辈子张耽青他们都不会理解那是个什么感觉,当真是紧张又刺激。

    他在乡下过了自己二十九岁的生日,梁子衿偷跑出去给他买了几个小蛋糕,他看着脸蛋子冻得通红的她,那一刻恨不得抱着她给她吞了。

    幸福的感觉,那样明显。纪贯新不想再等了,自打来凉城之后,他一直在寻着好时机,可最好的时机不过是那一刻看她太美的冲动。

    他的鼻子时不时的流血,即便他一直在偷着吃药。梁子衿和林丽一直以为他是天气太干的缘故,可纪贯新自己心里清楚,他这幅身体,真的快要废了。

    他怕死,更怕死前都没能跟梁子衿说句心里话。

    所以那个晚上,他情不自禁的吻了她,不顾她的反抗,直气得她掉了眼泪,蒙在被子里不理他。

    他一宿没睡着,第二天一早就出去外面扫雪。

    后来,他跟她说:“我喜欢你。”

    青天白日,朗朗乾坤,她想躲都躲不掉,他连着说了好几次,急的近乎在催她。

    其实他们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尤其是在凉城的这段时间。纪贯新有感觉,梁子衿不会拒绝他。

    果然,她最后还是从了,没有什么太多的磨难,正如他向骆向东挑衅的那样,只要他愿意,没有任何女人会拒绝他,梁子衿也是。

    骆向东在凉城待了几天,每晚还是会守在梁子衿家楼下,可连着几天,除了梁云天回来之后,梁子衿和林丽都没见人影,就连纪贯新也是。

    骆向东想到纪贯新说的那番话,不由得心惊,只要他愿意……梁子衿终归会成为他的女人吗?

    思及此处,骆向东就觉得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快要凝固住了。

    所以他慌了,只想要找到梁子衿,然后告诉她,不是他不爱她,而是他不敢爱她。

    生怕自己的手机号码打过去,梁子衿不会接,所以骆向东特地买了个凉城本地的号码。

    他拨通电话之后,等了一会儿,手机果然被接通了。熟悉的声音传来:“喂?”

    “喂?”

    骆向东拿着手机,喉咙却发不出声音来。

    像是猜到是他打来的电话,梁子衿声音一沉,道:“打错了吧?我挂了。”

    他一时情急,是真的怕错过,所以他叫了句:“子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