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五百六十章 若是爱她,就不要害她

    纪贯新这次病的比以往都要重,昏迷了整三天。后来再睁开眼睛也是昏昏沉沉,睡着比醒着的时候多。

    等他可以完全恢复正常行动,已经是一个礼拜之后了。

    在他昏迷的过程中发生了什么事,其他人再清楚不过。如今只是瞒着纪贯新一个人而已。

    周梦怡之前整梁子衿的时候。心里除了痛快什么其他的感觉都没有,包括把梁子衿和骆向东的床照发给纪贯新,也只是想让纪贯新认清梁子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可她真的没有想到。纪贯新隔天就昏迷住到医院里面来了。

    她爱纪贯新爱了这么多年。爱的发了疯,着了魔,曾一度觉得她人生的所有都要围绕着纪贯新打转。

    可现在……看着纪贯新躺在病床上,苍白着面孔。医生也是频频摇头表示无可奈何的样子。周梦怡心疼的要死。

    她害怕纪贯新知道真相后一定不会放过她,可她更害怕……不知道这样的意外或是幸运还能持续几次,纪贯新会不会某一次昏迷后。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纪贯新醒后不久就要找手机。病房中的人面色各异,哪敢让他碰到,因为心底清楚他拿到手机之后要打给谁。

    尤其是周梦怡,她本就红着眼睛,此时更是心虚害怕到眼泪差点掉下来。

    “我手机呢?”纪贯新躺靠在病床上,余光瞥见自己穿着病号服,他脸色下意识的变差。

    有那么几秒钟,所有人都是沉默的,即便再怎样去掩饰心底的秘密,可做了亏心事总是瞒不住的。

    纪贯新白着脸,视线扫过众人,薄唇开启,声音不大但却凌厉的问道:“我手机呢?”

    周梦怡下意识的垂下头去,不敢看纪贯新的脸。

    “我拿走了,医生叫你最近好好休息,你有什么事叫我们去做就行。”

    这话,是纪贯宁说的。

    纪贯新面无表情,看着纪贯宁道:“你们干什么了?”

    他那么敏感的一个人,怎么可能看不出他们一帮人欲言又止的样子。

    纪贯宁知道这事儿瞒不过去,所以她干脆坦然的面对纪贯新,出声回道:“我替你跟梁子衿说了分手。”

    话音落下,病房中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本能的别开视线。有些人是害怕不敢看,有些人则是心疼,知道梁子衿在纪贯新心中有多重,所以不忍去看。

    谁都以为纪贯新定是会大发雷霆,可他在听到这话之后长达半分钟,竟是一言未发,他甚至连丁点的表情都没有。

    越是这样,才更加让人毛骨悚然。

    纪贯宁是纪家唯一的女儿,几个哥哥都很疼她,尤其是纪贯新,因为两人的年纪差的最少。

    她敢做敢当,也敢说,很大程度源于纪贯新最疼她,她本能的认为纪贯新不会把她怎么样。可如今,纪贯新一言不发的样子,着实让纪贯宁头皮发麻。

    最终,还是她忍不住先出了声,说:“哥,你有什么火就冲我发,我不喜欢梁子衿,也不想她留在你身边再继续害你了。”

    纪贯新煞白着一张脸,昏迷数日只靠葡萄糖和各种药水来维持生命补给,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冷像是抽条了一圈。

    可他眼中的威慑和戾气仍在。看着纪贯宁,他沉声问道:“是你叫人去调查她的?”

    此话一出,周梦怡紧张到屏住呼吸,她第一次觉得害怕是这样的滋味儿,恨不能立马逃出病房,即便纪贯新现在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

    “是我。”

    静谧的病房中,纪贯宁的声音听起来有种不卑不亢甚至是挑衅的意味。

    她就不明白了,那个梁子衿到底哪里好?全夜城有谁不知道她跟骆向东之间不清不楚的?怎么纪贯新就偏偏吊着她不放了?

    周梦怡闻言,不由得悄悄侧头瞥了眼纪贯宁,心底有片刻的放松,可随即而来的便是对纪贯宁的担忧。

    她知道,纪贯新不会轻易作罢。

    果然,在纪贯宁承认是她之后的第五秒,纪贯新忽然手臂一伸,将左侧床头柜上放着的玻璃花瓶,直接扫到了地上。‘砰’的一声脆响,透明的水晶花瓶应声而碎,四散的玻璃渣子混杂着清水,直溅到不远处张耽青和纪贯宁的鞋上。

    张耽青和麦家辉皆是下意识的过来拽纪贯宁,害怕把她给伤着了。

    这花瓶是纪贯宁亲自买来的,里面的红百合也是她亲自去挑,买回来又亲自剪的。纪贯新向来注重生活品质,她想他虽然一直昏迷,可一定会闻到花香,醒来之后看见这花开的这么好,心情也会好上一点……

    “没事儿吧?扎没扎到?”麦家辉拉着纪贯宁的手臂,眼中满是担心。

    纪贯宁紧抿着唇瓣,倔强又隐忍,直憋得眼眶通红,眼泪在里面打转。

    张耽青也忍不住侧头看向病床之上的纪贯新,蹙眉道:“你发这么大的脾气干嘛?有话好好说嘛。”

    他们心里都清楚,这事儿没得商量,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是事到如今,他们自然会站在纪贯宁这边。

    纪贯宁强忍着想哭的冲动,既然这个‘烟锅’背了,那就背到底。

    她看向纪贯新,平静的道:“医生叫你不要动怒,要保持心情,你要是想骂我,等你好了我让你随便骂。”

    纪贯新一张俊美的面孔上满是压抑到极致,气到发疯反而发作不了的表情。他盯着纪贯宁那张不冷不热的脸,沉声问道:“你还想让我好了吗?”

    纪贯宁心底也诸多委屈,可她不想在这功夫惹纪贯新生气,所以万语千言汇到嘴边,她也只是淡淡道:“我想让你好,这屋里面的人,有哪个不是真心希望你好的?”

    纪贯新眼睛都不眨一下,继续逼问:“背着我伤梁子衿,你们就是这么希望我好的?”

    纪贯宁道:“她不伤你,我不会伤她。”

    纪贯新终是沉下一张好看的脸,怒声道:“用不着你管,我跟她的事儿你跟着搀和什么?”

    纪贯宁何时被纪贯新这么骂过,更何况还是当着一帮人的面。

    周梦怡本就感激纪贯宁为她背烟锅,如今眼看着纪贯宁被纪贯新凶的眼泪差点掉下来,她忍不住说了句:“梁子衿那种女人不值得你为她跟我们发脾气,她跟你在一起还和骆向东牵扯不清,你是不怕被她戴绿帽子是吧?”

    明明知道纪贯新禁不得气,可周梦怡还是说了。

    纪贯新的高傲怎允许别人这么说他,他当即变了脸色,抄起一旁桌子上的东西,直接朝着周梦怡面前摔去。

    成霖一把将周梦怡拽开,因为纪贯新怒极之下没看见自己扔的是什么东西。那是一把水果刀,刀子在大力掷在地上,愣是往上弹了几公分,可见纪贯新真是恨极了的。

    周梦怡被吓坏了,她瞪大眼睛,像是没想到纪贯新会用刀子扔她。

    这一下让病房中的两个女人都掉了眼泪。

    成霖也是沉下脸来,明显的不高兴,可是不高兴又能怎样?谁敢在这功夫惹纪贯新,他脸色发白嘴唇青紫的样子,让人又气又心疼。

    张耽青脾气不好,他直接左手拽着纪贯宁,右手拽着周梦怡,拉着她们两个出了屋。

    临走之前还低声说了句:“他疯了。”

    待到病房中只剩下纪贯新,成霖和麦家辉三人的时候,几人沉默了能有十几秒钟的样子,麦家辉先开口道:“贯新……“

    “出去。”纪贯新沉着脸,放在床上的双手没有握拳,正是因为如此,指尖的颤抖才那样明显。

    麦家辉想劝他几句,他好不容易才醒过来,千万不能再出什么岔子。可纪贯新不想听他唠叨,刚才周梦怡那句话,无疑是当着众人的面将他的伤疤扒出来,无论是心里还是面子,他都过不去。

    麦家辉见状,出了叹了口气,只剩下转身往外走。

    成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临走之前,他轻声说:“前天你昏迷的时候,阿姨来看你,她当时说了一句话,如果梁子衿再敢让你进一次医院,她就让梁子衿也进来陪你。”

    纪贯新闻言,浑身的肌肉忍不住紧缩了一下。

    成霖道:“贯新,真的没必要,其实你心里面比谁都清楚,她到底爱不爱你。”

    她到底爱不爱他……他问过的,可她却用红了眼来回答他。

    纪贯新放在白色被子上的手,终是忍不住缓缓蜷起,最后紧握成拳。

    忍到极处,他的视线一下子就模糊了。

    成霖说:“分开吧,如果你真的爱她,不然你就是在害她。”

    说完,他无声的叹了口气,然后转身走出病房。

    房间中终于只剩下纪贯新一个人,他把拳头攥的死死地,用尽了全身上下最后一丝的力气。

    没错,成霖说的对,梁子衿到底爱不爱他,他心中比谁都清楚。只是……他再坚强,再理智,却始终做不到主动提分手。

    一句分手说不过一秒,可以后,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再见,就算再见,也是没有任何交集。

    一辈子太长,纪贯新舍不得放下梁子衿。

    可是不放,又能怎样?他爱她,她不爱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