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六百二十七章你还喜欢梁子衿?

    “你确实不是三岁,而是三十三岁。”路瑶看着纪贯新,语气中难掩嘲讽。

    纪贯新坐在她身边。眸子微挑。他看着她道:“你干嘛总是提到我的年纪?你对我多大很感兴趣吗?”

    路瑶懒得跟他犯话,干脆别开视线,垂下眸子。淡淡道:“不感兴趣。”

    纪贯新却说:“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动物,说不感兴趣,那就是感兴趣了。”

    说罢,他眼中带着促狭。看着她道:“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儿。陪你聊聊天,你想知道我什么。问吧。”

    路瑶长长的睫毛挡住眼底的不耐烦。粉唇轻启。出声道:“我没什么想知道的。”

    纪贯新道:“别不好意思,这儿就咱们两个。有什么话不好说?”

    她越是冷淡,他就越是厚脸皮。势要把她磨得心烦意乱最好是暴躁发飙。

    纪贯新也不知道自己这爱好到底怪不怪。反正他就是喜欢看着别人被他气得跳脚,可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路瑶是真的心烦,暴怒也达到了临界点,强忍着蹙眉的冲动,她低声说:“你别跟我说话,我想安静一下。”

    纪贯新闻言,立马道:“想简程励的事儿想的心很烦是吧?我能理解你现在的心情,所以才让你放松一下,你别想他,多想想我,我陪你聊一会儿,你心里就没那么难受了。”

    路瑶重要抬起头来,她看着纪贯新,气到极致,她红着眼眶道:“你就这么喜欢落井下石?”

    纪贯新一脸坦然:“我怎么落井下石了?看你心情不好,想逗你开心还不行?”

    路瑶牙都咬碎了,很想回给他一个冷笑,结果最后笑没有,只是冷淡的回道:“我不需要。”

    纪贯新说:“可是我需要啊,今天是你跑来求我,如今也是我给你机会,你不觉得凡事儿顺着我点会比较好吗?”

    他就是明目张胆的逼她,眼下连这种话都说了,路瑶紧咬着牙,盯着纪贯新,纪贯新也一眨不眨的回视她。

    本以为她会发飙的,可是他眼睁睁的看着她眼底的愤怒如潮水一般退回,她到底还是忍了。

    十秒之后,路瑶开了口,声音不辨喜怒的问道:“你想聊什么?”

    纪贯新忽然有些佩服她了,她是真能忍。

    这一瞬间纪贯新心里没有意料之中的快乐,反而是……莫名的泛堵,他到底是没能左右她的情绪,有点挫败。

    心里如此想,纪贯新脸上一点都没表现出来。他仍旧维持着那副欠扁的似笑非笑,看着路瑶说:“随便聊,你问我我问你都行。”

    路瑶不出声,纪贯新便说:“你真的不是暗恋简程励?”

    他话音落下,路瑶顿时沉了脸,纪贯新看着想发笑,连连道:“你不说话我才问你的,那你问我,我回还不行?”

    “你还喜欢梁子衿吗?”

    纪贯新做梦都没想到,这辈子还有人敢问他这句话。一时间,他笑容僵在脸上,看着路瑶的神情中也多了几分惊诧。

    路瑶不是没有喜怒哀乐的机器人,她只是习惯了把很多话和很多情绪埋在心底,可是纪贯新一而再再而三的惹怒她,她就算是个兔子,被逼急了也还是会咬人的。

    有一种人,轻易不开口,开口必伤人。说的就是路瑶。

    她一点都不意外从纪贯新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如果她现在还理智,是断不会问这种自掘坟墓的问题,惹怒纪贯新对她一点好处都没有。可她那张面色无异的脸下,一颗心早就躁动愤怒到极致。

    纪贯新让她亲自去拍简程励和管菀出双入对,回家过夜,如今又来问她,是不是暗恋简程励。

    他敢把她的伤口扒开看笑话,她就敢拖着他一起成为笑话,看他们两个谁能笑的到最后。

    此话一出,又是一次长时间的鸦雀无声,最后还是纪贯新先回过神来。他重组脸上的笑容,看着路瑶道:“为什么这么问?对了,你怎么认识梁子衿的。”

    他还纳闷为何梁子衿亲自给他打电话,叫他见一下路瑶,她们两个何时扯上的关系?

    路瑶闻言却不为所动,面色淡定的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纪贯新脸上笑容变大,不知道是不是怒极反笑,他说:“你既然认识梁子衿,就应该知道她现在是谁的老婆,还问我这样的话?”

    路瑶说:“喜不喜欢一个人,跟她是谁的老婆有什么关系?”

    这一次,纪贯新是真的大笑,他笑出声来,边笑边说:“这话你敢当着骆向东的面儿说吗?”

    路瑶道:“我跟他不熟,他又没拉着我一起聊天。”

    纪贯新笑够了,脸上的笑容收敛了几分,薄唇开启,他出声回道:“你是学新闻的,自然知道我跟梁子衿以前谈过,几年前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现在还提什么?”

    路瑶说:“是你要跟我聊天的,说了这么多,你还是没告诉我,你还喜欢梁子衿吗?”

    她今天也是打定主意要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所以哪怕纪贯新有意回避,她还是穷追不舍。

    女人,说到底就没有一个是冷静的。

    纪贯新看着路瑶,脸上早已恢复到看不出任何喜怒的玩味表情,黑色的眸子紧盯着她,他不答反问:“你想我说是还是不是?”

    路瑶道:“是或不是跟我没关系,我想有什么用?”

    纪贯新却一眨不眨盯着她的脸,直把路瑶盯得头皮有些发麻,就在她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他却又意外开口:“干嘛死揪着我前任不放,你是不是……喜欢我?”

    说话间,纪贯新的手不知何时摸到了路瑶的指尖。她的右手冰凉,所有注意力都放在纪贯新的脸上,因此是慢了半拍才回过神来。

    咻的抽开手,路瑶大怒,瞪眼道:“你干什么?!”

    纪贯新笑的痞气:“一个女人在一个男人面前不停的提起他前女友,这摆明了就是暗示我,你喜欢我。”

    路瑶气得脸色涨红,臭不要脸四个字已经冲到嘴边,可她到底也没有骂出来,只是蹙眉道:“一码归一码,我现在是因为简程励的事儿有求于你,可不代表你能对我为所欲为!”

    纪贯新笑着说:“你这句为所欲为倒是提醒我了……”说着,他故意视线从路瑶脸上往下游移,扫过她裹着薄被单的玲珑曲线。

    路瑶本来觉得身上已经不痒了,可被纪贯新这么一看,当真是又麻又痒。

    这么明目张胆的公然调|戏……

    路瑶捏着拳头,可还不等她开口,纪贯新那边已经先出声道:“你就从没想过跟我谈点其他方面的交易?”

    他一脸风流,色而不淫,可说到底还是在羞辱路瑶的,所以她当即变了脸,伸手指着门口,只说了两个字:“出去!”

    她的忍耐已经到了极致,纪贯新也不生气,只是淡笑着说:“女孩子家家的,何必把自己搞得那么辛苦,你……”

    “出去!”路瑶瞪着纪贯新,脸色绯红,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

    纪贯新无奈笑道:“好好好,买卖不成仁义在,就当我没说过。”

    路瑶的手还伸着,纪贯新抬手去按,她像是被烫到一般,很快的抽回去,然后满眼愤怒和防备的盯着他看。

    “纪贯新,你再这样我喊人进来了。”

    纪贯新坐在床边,不以为意的说:“你喊呗,我又没拦着你。”

    说完,他还挑衅的看了她一眼,目光中充斥着‘你不敢喊’的猖狂。

    路瑶这辈子受的委屈不少,也正因为如此,才能经年累月的养成现在这种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冷漠’,可纪贯新就像是一把无坚不摧又啐满毒的斧子,轻易将她罩在外面的保护层给劈掉,顺带毒的她肠穿肚烂。

    这口恶气,路瑶努力想要吞下,可试了几次,她发现她咽不下去。

    气得肩膀都在微微发抖,她咬牙切齿的说:“你到底想干嘛?!”

    纪贯新微笑:“跟你聊聊天,谈谈心。”

    路瑶别开视线,轻轻地往出吐气,然后再吸气。

    纪贯新心里快要笑死了,好久没把一个人逼到这种份儿上,如果手边有个dv,他一定拍回去刻成碟,没什么事儿就拿出来看看,真的是赏心悦目。

    路瑶认怂了,她输了。纪贯新脸皮太厚,刀扎不透,她这点道行跟他比无赖,无疑是关公面前耍大刀。

    认清了这个事实,她干脆慢慢的躺下来,然后侧身背对着纪贯新,眼睛一闭,看不见心不烦。

    纪贯新见状,先是微愣,随即‘哎’了一声:“你要睡了?”

    路瑶不搭理他,纪贯新又说:“你睡了我怎么办?”

    路瑶还是不说话,纪贯新眼底皆是得意,他伸手拉了下她盖在腰间的被单,想要帮她往上盖一盖,结果路瑶一感觉到,立马咻的转过头来,怒视着他,眼中充满警惕。

    纪贯新说:“我怕你着凉。”

    路瑶道:“纪贯新,一个男人心狠手辣不要紧,但是得有底线,别让人瞧不起你。”

    纪贯新愣了一下,然后道:“谁瞧不起我了?”

    路瑶冷眼看着他,沉声说:“我跟梁子衿认识,就当是看在她的面子上,别来撩我,行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