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六百四十一章代价很大

    丁思铭跟路瑶是平行的位置,所以他朝着路瑶挤眉弄眼,示意现在该怎么办。他们身后十米开外就站着一群保镖。如今的情势当真是鹰兔同笼。

    路瑶背抵着冰凉的墓碑,雨水顺着她的帽檐往下淌,她却不敢贸然身后去擦。生怕露出一丁点的把柄被人给看见。

    脸色煞白中泛着一丝青。她朝着丁思铭微微摇头,用眼神告诉他不要轻举妄动。如今。当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乔顶祥是夜城中鼎鼎有名的大人物,横跨商黑两界。活着便是个传奇人物,哪怕是死。也定是要风风光光。

    光是停在宁山公墓里的私家车就足有好几百辆。车内的人更是身份显赫,遍及各大行业。乔治笙封了整个宁山公墓,炼人炉只火化乔顶祥这么一个人。美其名曰是让乔顶祥走的安生。实则霸道的本性显露无疑。

    不过大多数人都能理解。因为这就是乔家人一贯的行事风格。

    乔顶祥的遗体火化之后,一身黑衣披麻戴孝的乔治笙抱着深色的紫檀木骨灰盒从火葬场一路走向坟地。身边有专门的保镖给他打伞,他身后又跟着近亲和一帮前来送葬的各界友人。

    浩浩荡荡的长队伍。清一色的黑衣和黑伞,行走在公墓的石子路上,看起来既霸气又阴沉。正如乔顶祥这个人,一辈子叱咤风云,可终归逃不过落土为泥的这一天。

    乔治笙抱着骨灰盒走到墓碑前面,有专门的阴阳先生帮忙下葬,墓门缓缓合上,所有人对着墓碑三鞠躬。

    本以为送葬仪式到此就算告一段落,可一个保镖带队却走到乔治笙身旁,压低声音说:“笙哥,刚刚在入口处发现了摄像头,应该是有记者混进来了。”

    乔治笙俊美的面孔上罩着一层冰寒,眼睛注视着墓碑上乔顶祥的照片,他不动声色的回道:“先把客人带回礼堂,叫人把公墓所有出口堵住,人必须给我找到了。”

    “是。”

    宾客陆陆续续的原路折返,与此同时,保镖分成几组,有人拿着专门的探测器搜索乔顶祥墓碑附近,很快便发现墓碑处安装的针孔摄像头。

    路瑶跟丁思铭通程背靠着一人高的墓碑,大气都不敢喘一气,雨水早就顺着衣领湿透了所有衣服,可这会儿他们并不觉得冷,只觉得吓得身上一阵阵的燥热。

    丁思铭闭上眼睛,只得在心中祈祷,希望那些保镖可以忽略这里,一般电影中不都演,最危险的地方就最安全嘛。

    可是这一次,似乎天不遂人愿。因为乔治笙发了话,人必须找到,所以这些私家保镖就算是掘地三尺,也绝对会把人给翻出来。

    路瑶没想到,自己会突然听到狼狗的咆哮声。

    丁思铭也惊了,人不敢回头,却隐约听到不远处传来陌生人的声音:“搜,人一定还在公墓里面,绝对不能让他们把东西带出去。”

    耳听着狗吠声不停的靠近,找到他们也就是个迟早的问题,路瑶跟丁思铭对视的视线里不仅有紧张,更多的是惶恐跟绝望。

    也许人在做出某个决定的时候,只是在一瞬间。在这一刻,丁思铭决定还路瑶一个人情,所以他给她使了个眼色之后,还不待她回过神来,他人已经从墓碑后面窜出去,快步往另一头跑去。

    路瑶大惊,想叫他的名字,可却如鲠在喉。

    丁思铭吸引着一帮牵有狼狗的保镖一路离开,路瑶站在原地愣了能有五秒,她偷偷探出头来,发现周围已经没有其他人了。心跳如鼓,大脑一片空白,只剩下一个念头,跑。

    路瑶向丁思铭相反的反向一路狂奔,很快便出了墓区,前方就是离开墓区的路,路瑶顾不得被雨水模糊的视线,双腿像是上了发条一般,想停都停不下来。

    身后不知何时出现狗吠声,保镖已经追来,路瑶拼命往前跑,脚下的石子路经过雨水的浸泡,变得极易打滑,所以路瑶一个不小心,人已经向前飞去。

    这一下子,摔得她趴在地上半晌都没起来。疼,浑身上下哪里都在疼,又疼又冷,整个身体像不是自己的。

    路瑶努力撑起身子,却也只能维持到趴跪的姿势,双腿是再也没有力气起来了,她只能眼睁睁看着身后的保镖追来,然后将她团团围住。

    有人迈步上前,拽着她的手臂把她提起来,然后一把掀开她头上的大兜帽。

    雨水兜头而下,路瑶眼睛进了水,隐形眼镜被冲的很不舒服,一时间看不清楚面前人的模样,只听得有人道:“东西搜出来。”

    路瑶身上背着包,保镖一把拽下,将她人都拽的一个踉跄。她的包里面有看监控画面的平板电脑,其余的都是夜视镜和伪装服等东西。

    保镖问她:“其他东西呢?”

    路瑶这会儿被抓反倒是淡定了,她出声回道:“没有了。”

    保镖面无表情着一张脸,出声道:“针孔摄像头都安哪儿了?”

    路瑶心底存着一丝侥幸,哪怕有一个是留下的,那也是好的,所以她硬着头皮说:“就墓碑旁边安了两个。”

    保镖明明在入口处就找到了一个,此时听到路瑶这话,自然是生气的。

    刚想说话,只见不远处另一组保镖押着丁思铭过来了。比起路瑶这个女记者,很显然,丁思铭这个男的吃了不少的亏,最起码路瑶看见他的时候,他脸上已经明显的挂了彩,唇角都裂开了。

    一名保镖将丁思铭揪到路瑶面前,随即道:“赶紧把所有东西都交出来,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路瑶想过去看一看丁思铭,可却被人拉着,动弹不得。

    丁思铭不说话,马上有人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面,丁思铭顿时闷哼一声,弯下腰。另一个保镖揪着他的衣领,沉声说:“乔家的新闻也是你们敢报的?赶紧说,不然你们两个今天谁也别想好好的离开这儿!”

    说罢,他又朝着丁思铭的小腹狠狠打了一拳。丁思铭疼的跪在地上,路瑶眼睛瞪大,大声说:“别打了!”

    路瑶身边的保镖沉声道:“告诉我们还哪儿有摄像头,不然我们就在这儿给他埋了。”

    路瑶第一次见到黑|社会打人,他们拳拳到肉,真的是不在乎丁思铭的死活。她没有丝毫犹豫,赶紧报出六个摄像头的全部位置,她不能为了自己的事情连累丁思铭。

    丁思铭看向路瑶,他疼的说不出话来,却用眼神在向她示意,叫她不要说。

    路瑶又害怕又心酸,她出声道:“我都告诉你们了,你们还不放人?”

    几名保镖返回坟区,其余人一声不吭,一帮人就这样直挺挺的站在雨中。十分钟之后,数名保镖从坟区返回,朝着路瑶身边的人点了点头,路瑶见此人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

    “笙哥,人抓到了,摄像头也全缴了。”

    因为距离的近,所以路瑶清楚听到电话里面的男人说:“老规矩。”云淡风轻的三个字,她身边的保镖应声,随即挂断电话。

    路瑶莫名的紧张起来,她想挣扎,可是两个男人一左一右钳制着她的手臂,她根本就动弹不得。

    “你们是哪家公司的?”

    接完乔治笙电话的保镖看着路瑶和丁思铭,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样子。

    路瑶跟丁思铭皆是一言不发,男人见状,使了个眼色给两人身边的人。路瑶只觉得右手臂骤然一疼,她忍不住‘啊’了一声,身边的保镖扭着她的胳膊,她感觉随便一动胳膊就要断了。

    丁思铭那边也是一样的。

    宁静的公墓水泥路上,一帮黑衣保镖围着路瑶和丁思铭两人,什么叫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眼下就是最好的诠释。

    保镖带队眼底划过一丝不耐烦的神情,声音也不由得沉了几分:“别跟我这儿死鸭子嘴硬,我数到三,说了的人走,不说的人……留下一条胳膊。一,二,三……”

    路瑶明显感觉到身边人在用力,她不知道自己的胳膊卸下来没有,因为早就疼的头皮发麻,好似感觉不到疼了。

    任务失败,她救不了简程励,可也不能连累新锐。要是把新锐给供出去,以纪贯新那副臭脾气,估计再也不会给她救简程励的机会了。

    所以路瑶硬着头皮一声不吭,倒是丁思铭那边颤声回了一句:“壹刊……”

    丁思铭说了,路瑶手臂上的力气顿时卸了下去,她是隔了几秒之后才敢动弹。可是身子直起来的同时,却听得身边男人不屑的道:“还不如个女人……”

    说完,他下巴一抬。路瑶是眼睁睁看着一名保镖揪着丁思铭的衣领将他按倒在地上,然后另一名保镖抬脚用力往他手臂中间一踹。

    “啊……”痛彻心扉的喊叫声,几乎响彻了半个宁山公墓。

    路瑶被吓傻了,她定睛站在原地,一眨不眨看着倒在雨水中疼的不敢动弹的丁思铭。

    一辆黑色私家车从远处拐过来,车子后座坐着一男一女,两人均是一袭黑衣打扮。梁子衿晕车,所以骆向东提前带她离开。

    车子在经过这群人身边的时候,梁子衿好信儿向窗外看了一眼,只是一眼,她便看到人群中唯一的女人……路瑶。

    “停车,赶紧停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