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六百四十五章心口不一

    丁思铭平日里哪有这样的机会跟纪贯新独处一室,此时他心中也再清楚不过,纪贯新来医院。目的在路瑶。不在他这里。

    可纪贯新干嘛不去路瑶那边,要在他这里死耗着?

    两个大男人共处一室,纪贯新一直坐在沙发上翻杂志。头不抬眼不睁。倒是苦了丁思铭,坐也不是躺也不是。关键是尴尬啊,他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摆。

    好在这样的局面没有持续很久。大概过了二十分钟的样子,病房房门被人敲响。

    丁思铭扬声道:“谁啊?”

    “是我。”路瑶的声音打门外传来。

    丁思铭下意识的瞥了眼沙发上的纪贯新。但见纪贯新一动没动。甚至连头都没有抬一下,做足了事不关己的架势。

    “进来吧。”丁思铭不好说别的,他坐在病床上。看着房门被推开。路瑶穿着一身淡粉色的病号服走进来。

    从她的角度。是看不见沙发的,路瑶只是对着丁思铭道:“你手臂怎么样了?”

    丁思铭稍稍抬了一下打着石膏的右臂。淡笑着回道:“没事儿,养几天就好了。”

    路瑶一边往里走一边说:“这次是我拖你后腿了。你好好养着,有什么需要跟我……”

    话还没说完,路瑶经过小走廊,侧头这么一看,赫然看见沙发上坐着的纪贯新。

    美眸一挑,眼中不无错愕,路瑶没想到纪贯新会在这儿。

    纪贯新抬起头来,他淡淡的看了眼路瑶,随即道:“聊你们的,不用管我。”

    说完,他再次垂下视线。

    路瑶站在原地没动,丁思铭瞧着两人这样,尴尬的恨不得自己立马消失才好。他努力挤出一些笑容来,看着路瑶说:“你坐一会儿,想喝水自己倒,我就不帮你了。”

    路瑶收回异样的情绪,出声回道:“没事儿,我自己来。”

    她走到桌边倒了一杯水,却不是给自己的,而是走到病床边递给丁思铭。

    丁思铭道:“谢谢。”

    路瑶问:“你想吃什么吗?我去给你买。”

    丁思铭笑着回道:“不用麻烦了。”

    路瑶道:“苹果还是葡萄?或者橙子芒果之类的,你喜欢吃什么就说,不然我买了你还不爱吃。”

    丁思铭不着痕迹的看了眼沙发上的纪贯新,随即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连声道:“不用不用,我什么都不想吃,你快坐下休息一会儿。”

    路瑶当纪贯新是透明人,看着丁思铭,她出声道:“你这手臂得在医院养几天吧?三餐交给我了,我帮你去买,你安心养伤。”

    路瑶想的是,丁思铭的爸爸不在了,家里面就他和妈妈两个人,他多少也是因为她才受的伤,她心里头过意不去,能帮的尽量多帮一点。

    丁思铭甚是惶恐,如果不是右臂打着石膏,他真要抬起来摆手了。

    满脸僵硬的笑容,他摇头道:“真不用,你还是病人呢,我怎么能让你照顾我?”

    路瑶说:“我没什么事儿,就是之前的衣服湿了,临时换了一套。”

    丁思铭道:“你没事儿就好。”不然他真是难辞其咎啊。

    两人各怀心思的对话落在旁边的纪贯新耳中,怎么听怎么刺耳,他早在路瑶进门的那一秒,眼里就看不进杂志中的字了。此时听得他们互相帮忙和宽慰的话语,更是觉得胸口憋闷。

    合上杂志往旁边一放,纪贯新抬起头来,出声说:“你们这次算工伤,任何费用都由公司报销,医院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想吃什么就买什么,自己不乐意做就叫护工做。”

    丁思铭看向纪贯新,路瑶是背对他,闻言也难免微微侧头。

    丁思铭最先回过神来,他笑着点头:“谢谢老板。”

    路瑶没有直接跟纪贯新对话,她只是对丁思铭说:“你等一下,我一会儿回来。”

    说完,她转身往外走,转眼间病房中又只剩下纪贯新和丁思铭两个人。

    丁思铭死的心都有了,为什么他伤的是胳膊而不是头?那他就可以装昏迷了,总好过现在这样活生生的尴尬。

    纪贯新没有要走的意思,他翘着一条腿坐在沙发上,这次没有低头看东西,而是双眼看着某一处,像是在出神。

    路瑶离开了十几分钟,再回来的时候,手上提着两个大袋子,一袋子水果,一袋子零食。

    将袋子放在桌上,她从里面翻出两只带包装的雪糕来。

    递给丁思铭一个,她开口说:“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随便买了一个。”

    丁思铭伸手接过去,说了声‘谢谢’,然后不得不看向屋中的另外一个人,出声问:“老板,你吃吗?”

    纪贯新心底又气又好笑,路瑶是几个意思?当他是透明的?

    一身休闲服靠在沙发上,纪贯新面色淡淡的道:“不吃。”

    路瑶拉过椅子坐在病床边,她背对纪贯新,安静的吃着雪糕,中途时不时的跟丁思铭聊上几句,问他有没有跟家里人说。

    丁思铭说话的声音不自觉的变小,明明是他的病房,可却弄得像是别人的一般,浑身上下都带着满满的不安感,总觉得这房间里面他是最多余的那一个。

    路瑶吃完雪糕之后,拎着装水果的袋子去了洗手间,她洗了葡萄草莓和拳头大小的里子,等回来的时候递到丁思铭面前,说:“多吃一点,吃饱了好得快。”

    丁思铭随手拿了个里子出来,放在嘴边咬了一口,瞬间五官全都皱在了一起。

    路瑶见状,挑眉道:“酸吗?”

    丁思铭隔了几秒才回答:“不酸,你尝尝。”

    路瑶也拿了个里子出来,咬了一口,天啊,酸的她牙都倒了。

    丁思铭瞧着她难忍的样子,一时间没绷住,哈哈大笑出声。

    路瑶把里子放在一旁,顺势拿起一个苹果,出声说:“你也别吃了,我给你削个苹果吧。”

    两人这边有说有笑就差伸手打闹了,纪贯新不由得抬头瞥了一眼,这一眼正好跟丁思铭的视线相对。丁思铭是清楚看到纪贯新眼底的不悦,霎时,犹如一盆凉水兜头浇下,大热的天愣是吓得他浑身一凉。

    本能的别开视线,丁思铭脸上的笑容变得甚是勉强。这功夫他来不及抱怨为何纪贯新和路瑶把他的病房当成第二战场,他要做的是怎么令自己在如今的不利局势中脱离出来。

    两个大国交战,可不要把他这个无名小国当了炮灰。

    如此想着,丁思铭忽然灵机一动,只见他眉头一簇,‘哎’了一声,与此同时吸了口冷气。

    路瑶本是在低头削苹果,闻声,她抬眼看向他,出声问:“怎么了?”

    丁思铭道:“我胳膊有点不舒服。”

    路瑶美眸微瞪:“我去帮你叫医生。”

    丁思铭摇头:“不用了,估计是坐了太久,这个姿势不舒服,我先躺一会儿。”

    说着,丁思铭用左手撑着身体,慢慢往下滑。

    路瑶赶忙将苹果和水果刀放在桌上,过去帮他的忙。丁思铭一迭声的‘不用不用’,路瑶没理会,扶着他躺下之后,又帮他重新盖好被子。

    丁思铭不敢去看纪贯新的脸,只得对路瑶说:“我想睡一会儿,你也先回去休息吧。”

    路瑶说:“你有事儿叫我,我就在3007.”

    “好,你快回去吧。”

    路瑶看着丁思铭闭上眼睛,这才转过身往外走,她故意不去看沙发上的纪贯新,可当她出了病房之后,纪贯新还是跟出来了。

    医院走廊之中,两人一前一后,纪贯新看着路瑶的背影,出声道:“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样子,还有心情去照顾别人,你是想在医院里面兼职护工吗?”

    路瑶停下脚步,她转头看向纪贯新,面色淡淡的回道:“我照顾同事也碍着你的事儿了吗?”

    纪贯新说:“我会给他派护工,用不着你,好歹也是夜城大学的高材生,你在这儿不是大材小用了嘛。”

    路瑶真想给他一句,关你屁事儿。可是跟他吵架着实不是个明智之举,且不说她吵不吵的赢他,单说把他给惹急了,估计吃亏的还是简程励。

    如今路瑶真的是后悔了,悔得肠子都青了,早知今日,当初她打死也不会叫简程励报那则新闻。当真是棋差一招,满盘皆输。

    纪贯新一直在盯着路瑶看,所以她眼中那一闪而逝的不耐烦也没有逃过他的眼睛。她在烦他,这样的认知令纪贯新很是不爽。

    “有空在这儿给别人当保姆,不如想想怎么把你那个宝贝哥哥给捞出来,都说女人圣母心容易泛滥,你这个刚失去处女膜的倒去照顾一个折了胳膊的,真不知道你是心大还是想得开。”

    纪贯新要是真生了气,最明显的一个标志就是嘴毒的功力成倍增长。他自己不爽,当然也要拉着别人跟他一起陪葬。

    路瑶打从一睁眼看见他开始,他不是冷嘲热讽就是说话夹枪带棒,如今更是毫无怜悯的肆意戳伤。

    从前她只是会生气,可是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路瑶心底竟是猛地一痛。

    针扎一般,很快,但痛感却在持续蔓延,从心尖一直延伸到五脏六腑,最后就是手指和头顶,浑身上下,竟是无一幸免。

    她不懂,他为什么要这么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