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六百四十七章放手

    路瑶下午再去丁思铭的病房时,在他房间中看到两名特护,纪贯新还真是说到做到。而且雷厉风行。

    丁思铭让路瑶回家去休息。不必在医院照顾他,路瑶见状也总算放了心,出了医院。她回到徐家。

    徐应嘉接到路瑶的电话。门铃一响就跑过来开门,路瑶强打精神浪。陪着徐母聊了会儿天又吃了晚饭,这才回到房间。

    她去洗手间的时候。放在包里面的手机响了起来,徐应嘉打开包包。本是去找手机。结果无意中看到医院的诊断书还有好几盒药,好奇看了眼是什么药,药效那里写着治疗女性下阴出血等症状。

    徐应嘉一愣。手机还在响。她掏出来一看。是湛白的另一个号码打来的。

    徐应嘉接通,手机中传来湛白的声音:“到家了吗?”

    徐应嘉一手拿着手机。另一手去看医院诊断书,她随口回道:“是我。瑶瑶在洗手间。”

    诊断书打开,徐应嘉先是看到诊断的项目,跟女性私密处有关,再往后看……

    “她怎么样了?”

    处女膜撕裂……徐应嘉吃惊的看着诊断书最后一行,脑子都懵了。

    湛白没听到声音,不由得道:“喂?你在听吗?”

    徐应嘉很慌,拿着手机的手指一紧,她慢半拍回道:“我在听,你刚刚说什么?”

    湛白道:“我问路瑶怎么样了,你不是说她新闻没成嘛。”

    徐应嘉大脑一片空白,所有的意识都被处女膜撕裂几个字所占据。微张着唇瓣,她却只能‘嗯’了一声。

    湛白说:“你怎么了?”

    徐应嘉盯着浴室房门,几秒之后才道:“没事儿,我先挂了,等会儿再说。”

    说罢,不待湛白说什么,徐应嘉已经挂断了。她起身走到浴室门口,二话不说打开|房门。

    路瑶正从马桶上站起身,裤子还没提上。徐应嘉一眼就看到她内裤上面的卫生巾,眼睛一瞪,她恍惚的问:“瑶瑶,你怎么了?”

    路瑶没想到徐应嘉会突然进来,她看了她一眼,随即别开视线,提上裤子,出声回道:“我没怎么。”

    徐应嘉直直的盯着她,声音不大,却是强忍恐惧:“为什么你的医院诊断书上会写处女膜撕裂?”

    路瑶心底咯噔一下,不过只是转瞬间,她便释然了。

    “你看见了。”路瑶淡然道。

    徐应嘉眉头一簇,忍不住激动的说:“你到底干嘛去了?怎么会弄成这样?”

    路瑶道:“你想哪儿去了,我就是去拍个新闻,中途爬了树又被人追,不知道是哪儿抻着了,所以才会撕裂。”

    徐应嘉依旧眉头紧锁,看着路瑶的目光中充满探寻和迟疑。

    路瑶见状,反问道:“你不信?”

    徐应嘉吓得直接哭了,她哽咽着说:“瑶瑶,你可千万别吓我,到底出什么事儿了?”

    路瑶赶紧走到徐应嘉面前,一边帮她擦眼泪一边道:“真的,我没骗你,真的是意外撕裂,可能是我不小心抻着了。”

    徐应嘉哭着道:“真的?”

    “我发誓。”

    “不是纪贯新对你做什么了吧?”徐应嘉看着路瑶,莫名的想到了纪贯新。

    路瑶脸色微变,随即蹙眉回道:“你想什么呢。”

    徐应嘉说:“瑶瑶,要是纪贯新敢逼你怎么样,你一定要跟我们说,千万不要自己扛着,我见不得你受这么大的委屈。”

    徐应嘉一边说一边飙泪,路瑶抽出纸巾帮她擦拭,出声哄着:“你别哭,本来我心里没这么难受,你一哭我都想一块儿哭了。”

    徐应嘉哽咽着道:“那可是处女膜啊,怎么能不哭?”

    路瑶道:“意外嘛,我也不想的,可没了就没了,我能怎么办?”

    徐应嘉道:“你说好好一黄花大闺女,你连个正经恋爱都没谈过,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破处了,以后你要是有了男朋友和老公,这事儿还说不清楚了呢。”

    路瑶一下子想到纪贯新在医院跟她说的那番话。她有片刻的走神,随即出声回道:“这年头不是处的多了去了,我要是因为这个嫁不出去,那才真是奇了怪了。”

    徐应嘉说:“闹心就是这事儿你有嘴也说不清楚,要是真的跟谁睡过也算不亏,现在这样多冤呐。”

    路瑶被徐应嘉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样子搞得哭笑不得,她出声说:“别哭了,待会儿让阿姨听见不好解释,不知道的还以为多大的事儿呢。”

    徐应嘉红眼看着路瑶:“你觉得这不算大事儿?”

    路瑶回的理所应当:“我是意外嘛,又不是被人给怎么样了,一层膜而已,无所谓。”

    徐应嘉说:“万一你以后的男朋友和老公介意呢?”

    路瑶说:“我总觉得相信我的人不用我说,不信我的我说再多也没用。”

    徐应嘉不知道该作何表情,因为路瑶实在是太过淡定,淡定的让她恍惚觉得,没了处女膜的是自己而不是她。

    出了浴室,没多久湛白的电话再次打来。路瑶接通,湛白问:“出什么事儿了?”

    路瑶道:“没事儿啊。”

    湛白说:“没事儿刚才嘉嘉怎么突然挂电话?”

    路瑶看了眼坐在床边抹眼泪的徐应嘉,淡定的回道:“我刚才着急叫她帮我拿东西。”

    湛白道:“你们两个千万别有事儿瞒我。”

    路瑶道:“没什么好瞒你的,你别胡思乱想了。”

    安抚了湛白几句,路瑶挂断电话,徐应嘉说:“他可担心你了,这两天一直在给我打电话,生怕你出什么事儿。”

    路瑶说:“你别把这事儿告诉他,省的他多心。”

    徐应嘉说:“那你这次的新闻没做成,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路瑶道:“继续跟下一个。”

    徐应嘉皱眉:“你这出去一趟处女膜都给弄没了,还想再试?”

    路瑶道:“你别总提醒我,我刚忘。”

    徐应嘉道:“你这是为了简程励什么都能豁的出去,值吗?”

    路瑶沉默了,她垂着视线不知道在想什么,徐应嘉恨铁不成钢:“不是我说,十年了,如果简程励喜欢你的话,你俩早就成了,而不是你无数次眼睁睁看着他身边的女人换了一茬又一茬,你能做的只是背地里掉眼泪。这次也是,如果简程励不跟管菀在一起,会被管菀大半夜的告到警察局去?说白了他是色|欲熏心鬼迷心窍,只有你还眼巴巴的到处想办法救他,要是我,我早一脚把他踢得远远的!”

    路瑶低着头,轻声道:“可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

    徐应嘉说:“谁不是眼睁睁看着的?简家人不比你有办法有门路,怎么样了?还不是耗在这里一点动静都没有?”

    硬的说完之后,徐应嘉又软下口吻,谆谆说道:“瑶瑶,你别这么固执了,爱一个人不是你这样的。你背地里对简程励掏心掏肺,可是这么多年他连你喜欢他这事儿都不知道,你为什么不说,因为你心里明镜儿似的,简程励不爱你,你就算说了也是剃头挑子一头热,结果只能让你们两个越走越远。既然明知道的事情,为什么还要一条道走到黑呢?”

    类似的话,从前徐应嘉不是没有说过,只是路瑶一根筋,很多道理她都懂,可是她做不到。人毕竟不是机器,不能活的机械不犯错,她也做不到趋利避害。事实上她是个十足的感性派,任性妄为,明知道会受伤,可还是忍着疼不愿意放手。

    不过今天也不知怎么了,路瑶听了徐应嘉的话,只觉得心里面有什么东西在逐渐流失,那是她对简程励近八年的执着和盲目的爱恋。

    也许是她今天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虽然嘴上说着无所谓,可心底毕竟不好受。徐应嘉又提起了管菀,如果简程励不跟管菀在一起,也不会被纪贯新有机可乘。

    她这头爱的飞蛾扑火,而简程励那头错的无药可救。

    这样对比下来,她的爱还真是廉价。

    只是一瞬间,路瑶脑袋一空,声音已经先于意识发出,她说:“我想帮简程励,不仅因为我喜欢他,更因为他是我家人。如果这次他能好好出来……”

    路瑶停住,徐应嘉一眨不眨的看着她。

    许是十秒,也许是更久,路瑶垂着视线,轻声道:“我就放弃。”

    放弃对他的爱,放弃对他不敢言说的感情,从此不再偷偷摸摸的喜欢他。

    不就是换个人爱嘛,没有多难,再难改的习惯,只要下定决心,也总会有改掉的那一刻。

    此话一出,徐应嘉惊了,她瞪大眼睛看着路瑶问:“你说真的?”

    路瑶‘嗯’了一声。

    徐应嘉知道路瑶平时说话有多算数,以往简程励再怎么伤她的心,她都没说过放弃,而如今她终于坦言要放手了。

    徐应嘉激动地拉住路瑶的手,看着她道:“你可算是想开了。”

    要放弃简程励了,只要想一想,心还是会很疼。路瑶抿着好看的唇瓣,眼泪浮上眼眶。不知道为什么,在这样的时候,她会突然想到纪贯新曾说过的那句话,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

    难不成真的是做错了?所以报应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