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六百六十一章 跑了

    明白账谁都会算,给纪贯新当女朋友,那不是摆明了羊入虎口呢嘛。只是眼下这样的时刻。路瑶总不能豁出去跟纪贯新叫板到底吧?

    人还是要识时务的好,最起码先把燃眉之急给解决了。

    听到路瑶答应当他女朋友,纪贯新心底竟是意外的松了口气。好在她没跟他唱反调。不然他保不齐要发飙的。

    心底高兴了,连带着脸上的笑容也多了几分。

    纪贯新忽然俯下身朝着路瑶胸前咬了一口。路瑶惊呼出声,忙道:“纪贯新!”

    纪贯新道:“咱们现在关系都定了。做什么都是理所应当的吧?”

    路瑶闻言,美眸陡然一瞪。那样子像是在说:你耍我?

    纪贯新见状。眼底满是促狭,他就是乐意逗她。

    两人四目相对,路瑶拿他没辙。就算他现在强上了她。她也奈他不何。

    紧抿着唇瓣。她又气又委屈,眼眶很快就红了。纪贯新怕再把她给逗哭了。赶紧出声哄道:“逗你玩呢,别哭。我不碰你。”

    路瑶注视着纪贯新那张顽劣的脸,他露在空气中的胸口上纹着半只天使翅膀,可人却是彻头彻尾的恶魔。

    数秒之后,路瑶闷声道:“拿走。”

    纪贯新眸子微挑:“什么拿走?”

    路瑶蹙眉,瞪了眼他仍旧抓在她胸上的手。纪贯新后知后觉,怪不得手感这么充盈。

    笑了一下,他故意捏了一把才拿开:“不好意思,忘了。”

    他人还罩在她身前,路瑶觉得心里负担太大,所以低声说:“你起来。”

    说实话,纪贯新是真的不想起来。他身下的欲|望正昂扬,这功夫叫他鸣金收兵,那不是自损身体呢嘛。

    所以他人未动,只是双目炯炯有神的看着身下的路瑶,商量着道:“亲爱的,我不碰你,你给我点儿好处呗?”

    路瑶闻言,顿时满眼警惕。她轻蹙着眉头,低声说:“你想干什么?”

    纪贯新没说话,只是过去拉她的手,路瑶想躲,可又怕惹得他不高兴,所以只得僵直着手臂任由他拉起。

    他拽着她的手直奔自己跨下,路瑶看出他的意图,忙往后抽手,皱眉说:“纪贯新,你出尔反尔。”

    纪贯新喉结上下一翻,声音低沉沙哑:“你把我勾的欲|火难平,难不成让我这么出去?”

    路瑶说:“谁勾你了?”

    纪贯新很快回道:“就你,不然它自己硬的?”

    路瑶想要反驳,可一口气顶上来,愣是憋得一个字都没说出来。纪贯新这么厚脸皮的人,她怎么吵得过他。

    纪贯新见路瑶憋着嘴不说话,一副气鼓鼓的样子,他低声软磨硬泡,说:“瑶瑶,你看我这样子,一点都不心疼吗?”

    路瑶别开视线不看他,眼不见心不烦。

    纪贯新继续说:“男人这股火上来,不灭不行,不然会伤身的。”

    路瑶还是不说话。

    纪贯新下身胀的发疼,路瑶软玉温香在怀,他看得见却吃不下,这不是干气猴呢嘛。

    实在是忍不住,纪贯新下身一沉,把急于找寻出路的滚烫往路瑶腿上磨蹭了几下。

    “啊……”路瑶被他烫的一激灵,本能伸手去推他的肩膀,整个人都不好了。

    纪贯新扣着她的手臂,眼中的迷乱已经快要淹没理智,他沉声道:“我不进去。”

    路瑶很快回道:“不行。”

    不行也得行!

    纪贯新快让她给折磨疯了,伸手压下她不安的上身,他在她腿上快速摩擦。两人身体紧密的结合在一起,外人看定是会以为纪贯新进去了,可他强忍着,到底是没进去。

    路瑶起初还在反抗,可后来见纪贯新真的没有要强上的意思,而且他身体绷得很紧,紧到她抓着他的手臂,感觉抠到了石头上面。

    他是真的想要,路瑶从他难耐的表情和近乎迷乱的眼神中就能看得出来。

    这一刻,她不确定自己心里到底是害怕多一点,还是心软多一点,总之,她没有再出声阻止纪贯新。

    纪贯新憋了好半天,这会儿又明知道路瑶不肯让他进,所以他故意加快速度,提早在她腿间释放了出来。

    在他得到满足的那几秒,他动情的俯身吻|住路瑶的唇。路瑶脸红心跳,身上一层薄汗,到底还是叫他得了逞。

    不能真上,真亲也是好的。

    纪贯新在路瑶唇齿间找平衡,用高超的吻技来取悦她。

    路瑶不知不觉中就着了道,由最初的走神陷入到失神,随即便沉沦在他的吻中。

    轻重适宜的啃噬与耳鬓厮磨,纪贯新将深吻发挥到极致,路瑶毕竟是个初经人事的生瓜蛋子,禁不得他如此老道的挑拨。他吻得她意乱情迷,正从脖颈慢慢往胸口处滑的时候,放在床边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这声音如一记警钟,让本是闭着眼睛享受的路瑶瞬间清醒过来。

    纪贯新原本不想理会,他还想继续,可路瑶却伸出手臂挡在胸前,不让他继续了。

    扰人的手机依旧在响,路瑶恍惚听到纪贯新很低的声音咒骂了一句。他抬起头来,从被单下面摸出手机,看了眼屏幕上的来电显,两秒之后,他接通。

    “喂!”纪贯新蹙着眉头,没好气。

    手机中传来张耽青的声音,他问:“在哪儿呢?”

    纪贯新要燥了,如果不是这个电话,说不定他能把路瑶给哄迷糊了。现在好了,到嘴边的鸭子飞了。

    不答反问,纪贯新说:“干嘛?”

    张耽青道:“这么大的火气,吃枪药了?还是春|梦做一半让我给吵醒了?”

    纪贯新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忙着呢。”

    “呦,忙什么呢?往常这时间你不是刚起嘛。”

    纪贯新跟张耽青说话的空挡,路瑶拉过被单挡着自己的身体,作势从床上爬起。

    纪贯新抓着她的手腕,看着她,做了个口型,问:去哪儿?

    路瑶看了眼自己的大腿上,那里还留着纪贯新的宝贝,她要去洗澡。

    纪贯新见状,松开她的手腕,笑道:“去吧。”

    他无意间就说出声音来,手机中的张耽青闻言,问道:“你跟谁说话呢?”

    纪贯新看着路瑶裹着被单进了浴室,他转而靠坐在床头边,心情不错的说:“没谁。”

    张耽青道:“没谁?我怎么觉得你今天阴阳怪气的呢。”

    纪贯新说:“你觉没觉得你今天特别讨人厌?”

    张耽青笑道:“没觉得,我多招人喜欢啊。”

    纪贯新道:“滚一边去,到底有事儿没事儿,没事儿我挂了。”

    张耽青道:“出来啊,闲得无聊总得找点儿事儿做。”

    纪贯新说:“我一会儿还有事儿,等忙完了找你吧。”

    张耽青闻言,像是忽然抓到了什么把柄似的,提高声音说:“你丫绝对藏人了,说吧,跟谁在一起呢?”

    纪贯新想到路瑶,心底高兴得很,嘴上却说:“我约了子衿,待会儿去找她。”

    张耽青立马失望的‘切’了一声,没说几句就悻悻的挂断电话。梁子衿梁子衿,这些年就没换过人,没新意。

    放下手机,纪贯新看了眼浴室方向,里面已经传来水声,他跨步下床,走到浴室门口,二话不说,伸手便去推门。

    结果门没推动,路瑶竟是把门从里面给反锁上了。

    路瑶站在花洒下面,听见动静,也看到门把手给压下去,她眼睛一瞪,心底紧张。

    门外纪贯新的声音传来:“还没洗完吗?”

    路瑶关上花洒,抽过架子上的浴巾快速擦着身体。衣服还在外面,她只得穿了件浴袍去开门。

    门口纪贯新不着一物的戳在那里,像个雕塑似的。路瑶没想到他会一丝不挂,就算对自己的身材很自信,也犯不着这么明目张胆。

    她不想看也全都看见了,咻的别开视线,她羞的眉头直蹙。

    纪贯新见状,笑着迈步走进来,出声道:“我也洗个澡。”

    路瑶出了浴室,顺手带上房门。主卧偌大的床上,她看到黑色的透纱小裙子搭在床尾,文胸掉在地上,可是内裤怎么都找不见,后来找了五分钟才在枕头下面翻到。

    眼睛盯着浴室房门,路瑶快速换着衣服。

    穿内裤的时候,她抬起一条腿,整条腿又酸又软,大腿根处撕扯一样的疼。尤其是身下,像是被撑开了一半,涨疼涨疼的。

    内衣裤穿好,路瑶拿过小裙子往身上套,结果去拉拉链的时候,发觉拉链头不见了。眼看着纪贯新随时都可能洗完出来,路瑶不敢在此久留,情急之下,她抓过纪贯新的衬衫套在外面,就这样混搭着跑出酒店客房。

    人刚一出门,走廊两侧差不多长短,路瑶正想着该往哪边走的时候,恰好隔壁房间的房门也打开了,一身暗蓝色衬衫和黑色休闲西裤的乔治笙打里面走出来。

    抬眼看到三米外的路瑶,路瑶也看到他,她眼底闪过一抹惊愕和后怕,而乔治笙则迈步走过来,淡笑着说:“路小姐一个人?”

    路瑶害怕乔治笙,强忍着心底的恐惧,她轻轻点头,努力微笑:“是啊。”

    乔治笙说:“纪先生还没醒?”

    “嗯,他还要睡会儿。”

    “也是,早上四五点才睡,是要多休息会儿。”

    乔治笙看着路瑶,忽然意味深长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