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六百八十六章为她‘昏庸’一回

    纪贯新听见路瑶跟管菀在吵什么了,因为简程励的事儿。

    其实最近他一直都在后悔这件事情,他跟路瑶的缘分早在三年前就是定下的。如果再见面。不是因为简程励,那他们之间的路会不会好走一些?

    可也正是因为简程励的事情,才会让他们两个的人生轨迹重新交|合在一起。

    这还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纪贯新看着路瑶满是愤怒和恨意的目光。他不生气。只是……心疼。

    忽然将她揽到怀里,纪贯新抱着路瑶。下巴抵着她的头顶,轻声道:“不生气。不生气了,这事儿是我做的不好。我跟你道歉。”

    纪贯新是真的见不得路瑶用这样的目光盯着他看。这样会让他觉得无地自容。

    原来伤她心的人,是他。

    路瑶伸手推着纪贯新的腰,纪贯新怕自己一撒手。她立马扭身就走。所以他紧紧地环着她。低声道:“瑶瑶。你别生气,我跟你道歉还不行吗?”

    路瑶紧抿着漂亮的唇瓣。将所有酸涩都止于唇瓣之内。

    喉咙疼的像是被人大力扼住一般,别说她现在哽的说不出来话。就算是能说,她也不想跟他说。

    他以为他是谁?

    就算权利在大,就算在他的底盘和领域里,他可以一手遮天,可这并不代表他可以为所欲为,可以胡乱将一种让人不齿的罪名强加在某个人的头上。

    他以为一句对不起就完事儿了?

    路瑶咬紧牙关,一声不吭,可双手却从未停止去推纪贯新的腰。她急于跟他划清界限,这让纪贯新害怕之余,难免迁怒到管菀身上。没事儿来这地儿瞎得瑟什么?本来路瑶今天还好好的,真是出门没看黄历,丧气!

    可这些话纪贯新也不敢跟路瑶说,他只得一迭声的哄着:“好了好了,别倔了,我都跟你道歉了,你说你想怎么着,我都依你。”

    路瑶实在是推不开纪贯新,也不想在公众场合下跟他吵架,她只是松了手上的力气,闷声道:“松手。”

    纪贯新揽着她,故意低声撒娇:“我不松手,我一松手你走了呢?”

    路瑶闭上眼睛,硬生生将所有的眼泪和愤怒的目光压了下去。

    过了会儿,她低声说:“你剪完头了吗?剪完了,我们回去。”

    纪贯新心中很是吃惊,一时间叫不准路瑶到底是几个意思。

    抱了她一会儿,见她也没什么反应,到底是纪贯新自己往后退了一步。他垂目看向她,路瑶依旧绷着一张脸,可眼神中已经没有之前的那种彻骨恨意了。

    纪贯新不会傻到以为路瑶原谅她了,他大抵猜到,以她的性子是不会跟他在公共场合吵架的。

    所以他拉着她的手,出声说:“我剪完了,我们回家。”

    纪贯新就这样牵着路瑶的手,两人从咖啡厅里面走出去,在经过三层客厅的时候,不远处站着一帮店员,众人看见两人牵手下楼,都没敢贸然的说什么。当然,今天这件事情,也绝对不会打他们这儿传出去。

    一路出了理发店,来到街边停着的银白色跑车前。纪贯新给路瑶打开副驾车门,直到她坐进去,他这才松了口气,还怕她出门就翻脸不认人的。

    也不用去逛街了,纪贯新开车直奔景辰一品。

    两人一路无言,好几次纪贯新都试图说点什么,可是余光瞥见路瑶那张愣是看不出心里想什么的脸,他都觉得莫名的害怕。

    这么多年,让他害怕的女人还真不多,路瑶有幸成为其中一个。

    车子停到家门口,两人一左一右下了车,路瑶没等纪贯新,她一个人迈步往前走。纪贯新腿长,几步就跟上来。与她并肩而行的时候,他厚着脸皮去牵她的手。

    路瑶立马把手闪开,纪贯新也就顺势道:“还生气呢?我都跟你说对不起了。”

    路瑶淡淡道:“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你没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儿。”

    纪贯新一听,马上反应过来,他眸子微挑,带着试探性的口吻,问:“那你是让我跟简程励去说对不起了?”

    路瑶沉默,纪贯新当她是默认。

    几秒之后,他出声说:“我承认,简程励的事儿是我故意要让他吃点苦头,可我又没丧心病狂,难道真的逼他吸毒?不过是给他个教训,让他知道一下‘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的道理。”

    路瑶下意识的回道:“我知道,可你扣了这么一个吸毒的大帽子给他,让所有人都瞧不起他,这跟真的吸毒有什么两样?而且当初他爆陈友伦和周梦怡的料,在你这边看是毁了一桩婚,可从外人的眼里看,这是陈友伦‘罪’有应得,谁让他劈腿的?他们两个走不到一起,是感情出了问题,不是新闻报不报的问题。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你不要用私人的感情去看公事,我觉得简程励没有做错什么,他唯一做错的就是没有你权势大,要任你摆布!”

    纪贯新一眨不眨看着面前,朝着自己愤怒到近乎瞪圆了眼睛的路瑶。这是她第一次跟他说这样多的话吧?

    却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简程励。

    这一瞬间,纪贯新心里说不出是愤怒还是什么,好似愤怒的大火一股脑冲上了头顶,却还没等他发飙,就已经尽数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深深地后悔和一些自责。

    他这人做什么向来只凭自己喜欢,从前跟简程励没交情,简程励又坑了他身边的人,所以以纪贯新的性格,他觉得怎么对简程励,都是简程励自找的。

    但是如今关系不同了,简程励好歹也算路瑶半个哥哥,那就算他半个大舅子了吧?

    亲手设计把大舅子给坑了……纪贯新自己都觉得说不过去。

    原地站了片刻,纪贯新薄唇开启,出声说:“你打给简程励。”

    路瑶盯着纪贯新看,满眼的防备和警惕。

    纪贯新眉头微蹙,有些不耐烦的道:“你怕什么?他是你哥,你不让我跟他道歉嘛。你把电话给他打过去,我跟他道歉。”

    不就是说声抱歉嘛,其实他跟路瑶之间也就是这点屁事儿呗。纪贯新想着一句对不起就能解决他跟路瑶之间的所有矛盾。

    大丈夫能屈能伸,与其成天在这儿担惊受怕看着路瑶的脸色过日子,他还不如一次性的把脸全都给豁出去,也算是一劳永逸了。

    纪贯新心里头在打着如意小算盘,可路瑶却不敢让他跟简程励通话,因为她心里还有鬼呢。

    她一声不吭,只是垂下视线。

    纪贯新道:“打啊,你打过去,我现在就跟他道歉。”

    路瑶眉头轻蹙,低声说:“不用了。”

    纪贯新说:“怎么不用?我跟他道个歉,你也好原谅我,省的成天欺负我,给我脸色看。”

    路瑶心底徒生一股无力感,那感觉像是一只无形的大手,拽着她直往深渊里面坠。

    她明知自己跟简程励已再无可能,也不再奢望还能继续喜欢他。可如今纪贯新只是想给简程励打个电话而已,她却不愿意。

    也许是心底深处,依旧存留着掩耳盗铃的想法。总觉得她不说,纪贯新不说,简程励就什么都不会知道。

    她总爱当着纪贯新的面儿出神,纪贯新眉心微蹙,忍不住说了一句:“你想什么呢?”

    路瑶忙收回奔走的思绪,低声回道:“没什么,事情已经发生了,道不道歉意义都不大。你不想道歉,我也不想逼你。”

    纪贯新说:“我现在想道歉,没有简程励的手机号,要不你告诉我,我自己打给他。”

    越想越觉得,只是一个电话的事儿,纪贯新还想着快刀斩乱麻呢。

    路瑶却说:“算了,上楼吧。”

    她转身往单元门口走,纪贯新越发的捉摸不透她,只得跟着她一块儿上楼。

    进屋之后,路瑶问:“你饿了吗?”

    纪贯新不答反问:“你呢?”

    路瑶说:“你饿了我给你做饭。”

    话是好话,可一点感情都没有,漂亮的脸上也是面无表情。

    纪贯新忍不住伸手拉过她,将她往自己身前拽。他垂目睨着她说:“瑶瑶,别生气了好不好?我都承认自己做错了,也要给简程励道歉,你还想让我怎么样?”

    路瑶轻声回道:“我没想让你怎么样,之前在外面是我冲动了,不好意思。”

    她的道歉,纯粹是觉得纪贯新有头有脸,她让他丢人了,所以她要道歉。

    可纪贯新听不得她道歉,心里面揪的难受。这一刻他终于知道特别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宁可自己受委屈,都不乐意看对方心里难过。

    将她拉到怀里,他抱着她,伸手抚着她的后脑和脖颈,像是哄小孩子似的,低声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简程励那事儿,是我做的不对,我先给你道歉,回头等看见你哥,我再跟他道声歉。你要是还不满意呢,我马上找人去做个新闻,帮简程励澄清一下就好了,就说身体检查的数据拿错了,简程励没吸毒,是个误会,你说好不好?”

    纪贯新为了哄她,也算是‘昏庸无道’了一把。路瑶之前那么生气都忍着没哭,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她却在纪贯新的怀中,掉了眼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