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七百零九章 早知道的人,早难受

    路瑶跟简贝贝的关系是不曾好过,这么多年路瑶对她也是能忍则忍,能避则避。可今天这样的场合。麦家辉他爸还躺在床上吸氧。简贝贝如此疯狗似的模样,着实令路瑶心烦,所以即便她不想吵。还是忍不住往回顶了一句:“我乐意跟谁在一起就跟谁在一起。这是我的自由,用不着你在这儿跟我指手画脚!”

    简贝贝一听这话。更是眼睛圆瞪,恶狠狠的看着路瑶说:“你到底有没有良心?!”

    简程励怎么会好端端的突然酒驾出车祸?这事儿十有八|九都是因为路瑶跟纪贯新在一起惹的祸。

    简贝贝如今看着路瑶。就跟看到一只出了墙的红杏似的,而且这只‘红杏’还在怪简家的院墙矮。

    路瑶心烦的很。大庭广众之下跟简贝贝站这儿吵架。她觉得没面子。

    不想再搭理简贝贝,路瑶转身欲走,简贝贝下意识的伸手抓住她的手臂。两人正要拉扯。只听得另一个男声传来:“瑶瑶?”

    路瑶抬眼一看。从不远处病房里面走出来的人,是齐继。

    齐继瞧见一脸愤怒的简贝贝。赶忙走过来把她拉开,然后眉头轻蹙。压低声音说:“干什么呢?”

    ‘家丑’不可外扬,简贝贝总不能说她在替简程励清理门户吧?哑巴吃黄连,她唯有怒视着路瑶,一副恨不得将她拆骨食肉的凶狠模样。

    齐继对路瑶也存着偏心,望着她的目光中满是担忧和心疼,出声问:“没事儿吧?”

    路瑶摇摇头,脸红也不知道几分是气的,几分是丢人丢的。

    “来看程励怎么不进去?他正好醒着无聊呢。”齐继以为路瑶是过来看简程励的。

    简贝贝怒极反笑,冷声道:“人家现在腕儿大着呢,傍上了纪贯新,可不是来看我哥的。”

    齐继闻言,不由得一愣,眼中有惊愕,也有一闪而逝的落寞。

    不过很快的,他便出声打圆场:“贝贝,别瞎说,昨晚你七哥守夜,瑶瑶来看过你哥了。”

    简贝贝确实不知道这事儿,瞥了眼路瑶,心中虽有理亏,可嘴上却不饶人:“例行公事吗?那应该赶在我爸来的时候再看,不然没人知道她这份儿‘心’了。”

    齐继蹙眉说:“贝贝,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都是一家人……”

    简贝贝嗤笑一声:“可得了吧,她把没把自己当我们家的人,她自己心里最清楚,我哥跟我爸也是傻,一腔热血全都洒在狗……”

    狗身上。这三个字简贝贝已经秃噜出一半,可忽然看到路瑶身后走过来的男人,她眼中闪过一抹惧怕,愣是生生的给吞了下去。

    齐继也看向路瑶身后,路瑶转身一看,竟然是纪贯新。

    纪贯新穿着件咖色衬衫,胸口处的口袋是倒过来的,下身的休闲裤也是成套的,有点机车风。原本今天跟路瑶出门,他心情是很好的,没成想突然出了这样的事儿,此时他眼眶发红,更衬着脸色有些白,虽然没什么生气的表情,可绕是谁都能感觉到他周身的气压很低。

    简贝贝没怎么跟纪贯新打过交道,唯一的一次,她被他用手指着,叫她以后别惹路瑶。

    之前看到那么多人过来,简贝贝都不曾害怕,因为她打心里面知道,那些人不会对她怎么样。可是纪贯新不同,她就是怕他,总觉得这样的人,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就算在这医院走廊里面打她一顿,估计也不是不可能。

    纪贯新来到路瑶身边,看着她略微发红的眼睛,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头,随即看向对面的齐继跟简贝贝,出声道:“简程励住几号病房?”

    简贝贝的一颗心瞬间吊了起来,说不出的紧张和惶恐。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嚣张气焰,她本能看向身旁的齐继。

    齐继见路瑶跟纪贯新并肩而立,以及他刚刚那个不言而喻的宠溺举动,心底伤心了一下,他面儿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是直言回道:“1303.”

    纪贯新说:“我跟瑶瑶下去买点儿东西,待会儿上来看他。”

    说完,他拉着路瑶的手,转身往另一头走去。

    路上,路瑶侧头问他:“你怎么出来了?”

    纪贯新明显情绪低落,就连声音都没有了往日里的活力,只是低声回道:“医生说要休息。”

    路瑶闻言,垂下视线,过了几秒,她才开口回了句:“你也别太伤心了,毕竟生老病死,天灾**,都是我们不能避免的。”

    “嗯。”纪贯新应了一声,伸手按下电梯按钮,随即侧头看着她道:“你刚才怎么哭了?”

    路瑶眼泪又想往上涌,她轻声回道:“想起我爷爷了,他当时也是这个病,去的很快。”

    纪贯新心疼她,伸手揉了揉她的头顶,反过来哄她:“好了,别哭了,我们尽人事听天命。”

    电梯门打开,两人走进去,纪贯新不想让她想起不好的回忆,所以主动换了个话题:“待会儿去看看简程励,有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不能说的?”

    其实路瑶最不想的,就是让纪贯新跟简程励碰面,可早晚都得有这一天,既然赶上了,她也没什么好说的。

    “没什么不能说的,别吵架就行。”

    路瑶话音落下,纪贯新忍不住勾唇一笑:“我跟他有什么好吵的?”

    路瑶说:“你们俩以前见面也不是没吵过。”

    纪贯新笑着回道:“现在他怎么也算我半个大舅子,我就算不看僧面也得看着你这张佛面,再说他都这样了,我还跟他吵什么吵?”

    路瑶垂着视线没出声,纪贯新拉着她的手,跟她一块儿下楼,在医院门前的商店买了鲜花,果篮和一些营养品。

    在此期间,路瑶一直暗自在做心理防建。没事儿的,没事儿的,挺过了这一关,从今往后她跟简程励之间真的就堂堂正正了。

    八年时间,路瑶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带着男朋友去见简程励。如今这一天真的来了,她却发现没有预想中的那么难,最起码当她跟纪贯新敲门踏入简程励病房的那一刻,她心里并未有太多的伤心,顶多也就是一丝丝的别扭。

    也许这就是暗恋的好处,无论何时开始,何时结束,从来都只是一个人说了算。

    病房之中,简程励依旧一成不变的躺靠在病床上,右腿打着石膏被半吊在空中。

    齐继不知道去了哪儿,屋中只剩简贝贝坐在沙发上翻杂志。

    简程励已经听说纪贯新要跟路瑶一块儿过来了,可当真看着两人提着东西走进来的时候,他的心还是不可抑制的刺痛了一下。

    纪贯新看向穿着病号服的简程励,主动勾起唇角,淡笑着说:“身体怎么样?”

    简程励也勾起唇角,淡笑着回道:“还行,命大,没死了。”

    纪贯新把东西放到一旁的桌子上,闻言,他转头看了简程励一眼,笑道:“我看人很准,一般能作的人,命都挺大的。”

    简程励面不改色,出声回道:“是么,没想到你还会看面相。”

    纪贯新坐在沙发上,顺着他的话茬往下说:“我第一眼见你的时候,就知道咱俩以后一定会沾亲带故,这不,应验了。”

    说着,纪贯新看了眼身边的路瑶,眼中的宠溺之色挡都挡不住。

    简程励也看向路瑶,路瑶低着头装作整理东西的样子,脸色发红,有尴尬也有紧张。

    面上带着笑,简程励眼底深处却是一片深沉暗涌的汪洋,乍看之下是平静,可这平静底下,隐藏的很可能是风雨欲来的巨浪。

    “你跟瑶瑶还好吗?”简程励问。

    纪贯新抬手拉住身边路瑶的手,笑着回道:“你问哪方面?”

    简程励就但笑不语了。

    路瑶到底是如坐针毡,进门这么半天连句话都说不出来。

    实在是坐不住了,她从沙发上站起身,纪贯新轻声问:“干嘛?”

    路瑶顺手拿起桌上的百合,出声回道:“换个花。”

    花瓶在简程励的床头边,里面插着一束简贝贝买回来的香槟玫瑰。路瑶一路目不斜视的走过去,她能感觉到简程励在看她,可她实在想不出跟他说什么,干脆硬着头皮不说话好了。

    这是这两天以来,路瑶距离简程励最近的一次。她站在简程励身旁,拿起床头柜处的花瓶,简程励扫了她一眼,这一眼,恰好看见她衣领背后隐匿的一抹红痕。

    吻痕……

    知道她跟纪贯新在一起,可简程励一直在心中骗自己,只是刚刚在一起谈恋爱而已。

    骤然看到她身上的痕迹,他几乎是下意识的紧握成拳。

    路瑶拿了花瓶之后很快走开,完全没有发现简程励的异样。

    简贝贝本打算万一简程励跟他们吵起来的话,她在,也好帮个忙。可是一看这气氛,简程励什么都没说。

    她也找了个借口,跟着路瑶一块儿出去了。

    转眼间,病房中只剩下纪贯新跟简程励两个人。

    路瑶走后,纪贯新看向简程励,他淡笑着说:“警察局那边应该已经派人联系你了吧,你现在不方便出院,可以叫公司的人替你做个新闻出来。“

    简程励侧头看向沙发上的纪贯新,唇瓣开启,出声道:“瑶瑶让你帮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