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654章 照顾好别人之前,先照顾好自己

    “你说什么?”阿城瞪大了眼睛恐吓道。

    老人们看到阿城在凶那个中年妇女,气不过,其中一个老人,抓起一把麻将丢到了阿城的身上,气的身体都在发抖的说道:“你就是人渣。”

    “我弄不死你们,兄弟们,给我打。”阿城火道。

    炎景熙看着那些年轻人拿着棍棒朝着老年人走过去,跑上前,张开手,对着阿城说道:“你不过是要他们搬家,何必这么咄咄逼人,要是伤了人命,你负责的起吗?”

    “哟,严希敬还找了一个这么彪悍的女人啊,我今天就是要打这些胳膊往外拐的,你管得着吗?”阿城火道,拿起地上的椅子。

    “如果他们少了一根汗毛,我就让我的律师告你,你如果做一辈子牢,要那么多钱有什么用!”炎景熙厉声说道,犀利的眼睛瞪着阿城。

    “靠,你还想告我啊,今天不给你一点厉害瞧瞧,你就不知道,这里是我严城的地盘。”严城握着椅子朝着炎景熙的身上砸去。

    炎景熙毫不畏惧,死死的看着严城,等着他的椅子砸上来。

    她想过了,只要他砸上来,她就告的他去坐牢,这种人渣坐牢了,村民们才会有安稳日子过吧。

    椅子挥下来,眼前突然的出现一个阴影。

    严希敬伸手,捂住她的头,按在了他的怀中。

    椅子砸在了他的背上。

    严希敬闷哼一声,血从嘴角流出来。

    炎景熙抬头,诧异的看着他,眼眸顿住,心,猛地被收紧了,握住了严希敬的手臂。

    严希敬缓缓地回头,凌厉的目光看向严城,沉静,消杀,好像从地狱而来。

    严城看到严希敬嘴角流血了,也没有底气,主要是被他的眼神震慑道,对着手下说道:“我们先走。”

    严希敬看着严城走了,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看向炎景熙,沉声问道:“你没事吧?”

    炎景熙锁着严希敬,眼中弥漫上一层氤氲,睫毛微微颤抖着。

    严希敬以为她受伤了,眉头拧起来,眼中闪过担忧,口气加重了一些,“到底哪里伤着了?”

    炎景熙慢慢的收起拳头。

    伤着的是他吧。

    陆沐擎也是,自己受伤了,先问她有没有事。

    到最后的时候,他都是为了保护她,和歹徒同归于尽的从悬崖上摔下去。

    他为什么不问问她,宁愿自己死,还是宁愿看着他死?

    他们,从来都不问她的意愿,她想做什么,她需不需要被人来承担,就胡乱的替她做决定。

    连自己的安危都不顾,连自己都不爱,有什么资格问她有没有事?

    她讨厌这种为她受伤的,很讨厌,很讨厌。

    眼泪从她的眼睛里面流出来。

    炎景熙紧抿着嘴唇,吃到了自己咸咸的泪水,眼眸犀利而冷清,不客气的说道:“救人之前,先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自己能全身而退吗?如果不能做到,就不要先去救人,反正是被伤,我宁愿被伤,也不要欠别人。”

    炎景熙推开严希敬,径直朝着前面走过去。

    严希敬目光灼灼的俯视着她。

    “少爷,你没事吧。”中年妇女担忧的问道。

    “对啊,少爷,你没事吧?”老人们也都问道。

    严希敬看着炎景熙的背影,摇了摇头,沉声道:“我没事。”

    “快去张大夫那里看看吧?”中年妇女说道。

    还没有说完,就看到严希敬朝着炎景熙走去了。

    “小梅啊,快去跟张大夫说声,去看看少爷,我看少爷都吐血了,肯定很严重的。”老人们说道。

    “好,我立马就去。”小梅说道。

    *

    炎景熙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

    这里不熟悉,也不认识路,走着走着,累了,她蹲在田埂上,双手环膝,耷拉着头,看着地上青青的草。

    她还算善于审视和自省的人。

    她刚从不应该那么说严希敬的,毕竟,严希敬是救了她。

    她有点恩将仇报的感觉。

    可是,只要想到陆沐擎是为了救她死的,她就很不淡定。

    她宁愿死的是自己,也想要陆沐擎活着。

    陆沐擎活着,应该会比她做的更好的。

    想到陆沐擎,炎景熙觉得心里沉甸甸的都是水,压抑着,发泄不出来,转换成为泪水,静静地从眼睛里面流出来。

    严希敬站在她身旁,看着哭泣的炎景熙,眼眸深邃的如同泼上了一层水墨。

    手动了动,想放在炎景熙的小脑袋的,终究,皱了皱眉头,收回了手。

    炎景熙哭了一会,看到身旁有双昂贵的皮鞋,才意识到身边有人。

    她抬头看严希敬,脸上还挂着眼泪,帅气的擦了擦,站起来,解释了一句,“我不是为你哭的。”

    她确实不是为了他哭的,她是想起了陆沐擎。

    可是,这么解释一句,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炎景熙也意识到了,拧了拧眉头,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自己的呼吸和心境,看向严希敬,抱歉的说道:“刚从不是故意凶你的,你也是好心,谢谢你救了我。不过,我看到你吐血了,你真没事吗?”

    严希敬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我不会有事的。”

    炎景熙眼眸沉了沉。

    这句话,陆沐擎也跟她承诺过,想送她走的时候,他一遍又一遍的说着,“我不会有事的,我不会有事的。”

    结果呢?

    去了黑林,他再也没有回来。

    炎景熙又有些冲动了,嗤笑一声,“你如何确定自己不会有事?你以为你是神还是以为你是铜墙铁壁?

    不会有事?

    你是不会有事,有事的是你留下来的情人,他们如何会没事。

    严先生,你太自负了,说这句话的时候,还是想想你得亲人。

    不要轻易承诺,因为你做不到的时候,会给你亲人带来更大的伤痛。”

    炎景熙说完,径直往前走。

    她只是生气,不想让人看到她的脆弱。

    可是,她就这样瞎走,是要去哪里啊?

    炎景熙走了三步,停下脚步,转身,看向严希敬。

    严希敬若有所思的站着,眼神深邃中笼罩上忧郁,又仿佛是背上,黑的如同黑曜石,沉的不见底。

    炎景熙抿了抿嘴唇。

    她现在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实在,不应该对陌生人生气和大呼小叫的。

    她没权利去抨击别人的人生和性格。

    “对不起啊,我脾气比较冲。”炎景熙道歉道。

    “说的挺有道理。我确实不应该随意承诺,失信于人。”严希敬好脾气的说道。

    “你也是好意。”炎景熙反而不好意思了,转移话题道:“对了,我看这里的村民不想搬出去,这里不是盛世的地吗?还是其中有隐情呢?”

    “这里的产业之前属于严家,严家的产业在四年前由严城接手,他在四年前,卖给了蓝天集团,蓝天集团又卖给了盛世集团。”严希敬简单的说道。

    “也就是说,这些村民真的只是寄居在这里,随时,都会被赶走?”炎景熙拧眉问道。

    “嗯。”严希敬沉沉的应了一声。

    “他们有保障吗?分到钱了吗?”炎景熙担忧的问道。

    “没有。”严希敬淡淡的说道。

    “那不是老无所依,要是被开发商接手后,他们会去哪里?”炎景熙问道。

    严希敬没有说话,转身,离开田埂。

    炎景熙跟在他的后面,心里沉沉的,压着很多疑问,问道:“你也姓严,他们喊你少爷,你跟严城是兄弟的关系吗?”

    严希敬停下脚步,没有回头,只是沉声道:“明天早上我带你上山,看过后,送你走,这个地方不要再来了,如果你是用来建酒店,是不可能拍到这块地皮的。”

    炎景熙跟在严希敬的后面,觉得他这句话说的太武断了,她出的钱多,肯定能拍到这块地皮的。

    只是,拍到了呢,这些老人,她又该怎么安排呢?

    两个人之间再也没有说话。

    炎景熙看向天空的夕阳,印染了红霞,红霞下,是绿油油的天地,非常的漂亮。

    炎景熙脑子闪过一个注意,开口道:“如果,我有办法,不让这些老人居无定所呢?”

    严希敬回头,看向炎景熙。

    “我可以在附近建一所老人院的,把他们接进去养老。”炎景熙继续说道。

    严希敬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转过身,继续走。

    炎景熙总觉得,这个男人,深不可测。

    关键是,她一点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回去后,

    吃晚饭的时候,家里十几口人吃饭,炎景熙没有看到严希敬。

    张妈坐到了炎景熙的旁边,说道:“张大夫来给少爷看病了,我晚点把饭给少爷端去。”小说最新章节阅读,请在百度或⒊⒍0上搜:我的\书城网

    炎景熙看了一圈,狐疑的问道:“严先生的父母呢?”

    “老爷夫人,都去世了。”张妈叹了一口气说道。

    “严先生和那个严城,是兄弟吗?”炎景熙又问道,因为严希敬没有回答,她觉得挺奇怪的。

    “算是堂兄弟吧,严先生的父亲是严城父亲的弟弟,老太爷在的时候,因为严先生父亲跟老太爷内斗,严先生父亲主张把土地分给村民,结果,老太爷把土地都留给了严城的父亲。严先生的父亲也不知道得了什么怪病,在严先生五岁的时候,就病逝了。老太爷看这孤儿寡母可怜,就把主房给了严先生。”张妈解释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分手再说我爱你(百度最新章节)  分手再说我爱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