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747章:番外 情深意动,原来像火一般热烈20

    他的吻并不强势,相反,温柔,缠绵,像是拥有魔法一般,能迷惑人的意志,蛊惑人的神经。

    林水芸僵直的站立着,不知所措。

    推开他,显得太矫情,他帮她那么多。

    不推开他,又觉得会不会让他误会。

    在她彷徨之间,秦逸火松开了她的嘴唇,深幽的眼睛像是宇宙般浩瀚,问道:“讨厌我吻你吗?”

    林水芸心跳跳的更快了,垂下了眼眸,长长的睫毛像是羽扇一般轻颤着。

    说讨厌吧,刚才没推开他。

    说不讨厌吧,像是给他进一步的暗示。

    做人难啊。

    “我要出去看看我哥了。”林水芸跳过这个话题。

    秦逸火握住她的手臂,目光灼灼的望着她的眼眸,强势的命令道:“回答。”

    他不喜欢模棱两可的态度,不喜欢捉摸不到的感觉。

    林水芸扭了扭手臂,挣脱不开来,望向他深邃的眼睛。

    他有着与生俱来的压迫感,好像高高在上的君王,唯舞独尊,他想要你回答,就不会让你糊弄,不想要你走,就没有人能从他眼皮之下溜走。

    林水芸觉得她在他的面前,一点士气都没有,脱口道:“不讨厌。”

    秦逸火微微扬起笑容。

    他的笑容很淡,足以潋滟了他的容颜,和他平时的严肃刻板不同,足以颠倒众生。

    “可以放开我了。”林水芸提醒道。

    他没有放开,另一手搂住了林水芸的腰,转身,把她抵在水池上面,俯身,再次吻住了她的嘴唇。

    比刚才的猛烈,闭着眼睛,红舌沿着她嘴唇的轮廓勾勒,滚烫的气息都落在她的脸上,渐渐地深入,挑起她的舌尖,强迫她和他纠缠。

    林水芸紧张的握住了拳头。

    她都妈妈桑了,怎么还能像个不懂世事的小女孩一样。

    他们这样是不对的,会顺理成章的出事的。

    林水芸伸手,抵着他的胸膛。

    指尖刚好是他心脏的位置,咚,咚,咚的,让她的手指都跟着颤抖。

    不知道过了多久,对她来说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一般。

    秦逸火松开了她,俯视着她嫣红的嘴唇,慢慢的,视线落在了她闪烁的眼眸上面。

    “以前,不管你做了什么,我都可以不计较,不在乎,但是从今天开始,你做了什么,说了什么,我都会计较,《在水他方》的工作不要去做了,我会养你,你有其他要求尽管提。”秦逸火沉声说道。

    林水芸脑子劈过一道闪电,出大事了。

    她不去《在水他方》工作怎么靠近桑迪。

    之前是任务观点,没那么强的使命感,现在,知道桑迪是灭门的仇人,她必须一步步靠近桑迪,把桑迪绳之以法。

    “那个,我想你误会了,我……”

    “闭嘴。”秦逸火沉声道,打断了她的话。

    林水芸知道,其实秦逸火明白的,他那么聪明的人,她点到即止就可以了。

    “我去看我哥了啊。”林水芸笑嘻嘻的说道,从秦逸火的身前一穿,到他身后去了,逃似的走出厨房。

    门外,所有人战战兢兢的站着,左弩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脸色很差的盯着林水芸。

    他看到秦逸火,汇报道:“老爷子身体好转了,现在已经休息下了。”

    “嗯。”秦逸火应了一声。

    “秦董。”茵姐把烫伤药膏递给秦逸火。

    秦逸火并不接,淡薄的说道:“已经没事了。”

    他看向林水芸,目光讳莫如深。

    林水芸觉得局促,走到林越面前,压低声音说道:“哥,我们回去了。”

    林越目光锁着秦逸火,表达道:“我想在你身边工作。”

    林水芸一顿,打了林越的手臂一下,“你说什么呢?谁要你工作了。”

    林越的个子很高,低头看着林水芸,柔声说道:“芸儿,我不想让你太辛苦。”

    “我不辛苦,哥,你乖了,你只要天天在家里等我回来就可以了。”林水芸着急的说道。

    林越的手,放在林水芸的头上,怜惜的说道:“芸儿乖,以后哥哥养你。”

    林水芸把他的手拿下来,撒娇道:“哥的心意芸儿明白了呢,芸儿很感动,我们回家吧,好不好?”

    林越眉头拧起,眼中闪过一道暗沉,看向秦逸火,“我真的很想跟着秦先生工作。”

    秦逸火深幽的看着林越,扭头,对着左弩说道:“给他安排一份适合的工作。”

    林水芸以为秦逸火说的适合工作是做小黑,一入这行,每天提心吊胆,担心受怕,踏着别人的尸体才能往上爬,不然,只能做被别人踏的尸体。

    “林越,我生气了。”林水芸提高分贝的说道。

    林越看向林水芸,打量着她的脸色。

    “哥。”林水芸甜甜的喊道,语气中带着撒娇,带着抱怨,带着请求,可怜兮兮的望着林越。

    林越喉结滚动着,最终,点了点头。

    林水芸扬起嘴角,笑了,“我们回家吧,芸儿都饿了,还没有吃哥哥做的好吃的呢。”

    “嗯。”林越应道。

    林水芸搂住了林越的手臂,脑袋靠在林越的手臂上面,娇滴滴的像是个长不大的小女孩。

    秦逸火的脸色冷了一些。

    她从来没有对他这样,对着他的时候,笑容也没这么真诚和灿烂,只是公式化的笑而以。

    林水芸对着秦逸火恭敬的颔首,“谢谢秦先生,我们先走了。”

    左弩看着林水芸和她哥哥真的走了,着急,喊道:“老大。”

    秦逸火望着林水芸的背影,没有说话。

    *

    车上

    林水芸的手机响起来,她看是宋靳轼的,想了一下,接听。

    “在哪里?”宋靳轼开门见山的问道。

    “我刚好要打电话给您呢,没想到您就打过来了。”林水芸明媚的说道。

    宋靳轼勾了勾唇角,以为她是要请他出去吃饭了,靠在墙上,像是施舍一般的态度,高傲的说道:“说吧,什么事?”

    “我觉得领导你还是少联系我为好,要是一不小心你嗝屁了,作为你经常联系的女人,我指不定被你牵连,咱们点到为止就好啊。”林水芸笑嘻嘻的说道。

    “什么意思?”宋靳轼拧眉,不悦的问道:“你是过河拆桥?”

    “我桥都过了,还留着给其他人追我吗?无敌,是多么孤单寂寞的旅行。哈哈,我挂了啊。”林水芸笑着说道。

    “那说好的请我吃饭呢?”宋靳轼又问道。

    “领导,那不过是客道话,不要放在心上啊。我真的要挂了,在开车呢。”林水芸伸长脖子看向前面。

    这个点,开始堵车了。

    “林水芸,你这点信用也没有吗?”宋靳轼生气了,脸色铁青,眯起眼睛。

    他身边的手下大气都不敢喘。

    不过,没有信用的林水芸把电话给挂了。

    宋靳轼嗤笑一声,她哪里来的胆量,敢挂他的电话。

    宋靳轼气恼,随手把手机砸到了地上。

    “老大。”宋靳轼的手下立马把手机捡起来。

    手机没坏。

    他递给宋靳轼。

    宋靳轼给林水芸继续打电话过去。

    滴滴滴滴。

    林水芸把他给拉黑了。

    宋靳轼全身燃起了吃人般的火焰,似乎可以吞噬掉一切。

    他给陈警司打电话过去,命令道:“把林水芸调到我身边工作。”

    “这个,芸妞她不乐意的话,可能会辞职的。”陈警司面有难色的说道。

    “那就看你怎么做了,是否升职,我一句话的事。”宋靳轼厉声道。

    “我竭尽所能。”陈警司承诺道。

    *

    芸妞找到哥哥了,心情好了,跟着音乐,哼着小调,手指点着方向盘,滴滴答答的前进。

    “芸儿,你是警察的卧底吗?”林越问道,打量着林水芸的脸色。

    林水芸微微一顿,诧异的看向林越。

    以前林越是六岁孩子的智商,她在他的面前不用掩饰,他也看不出来什么。

    但是手术后,林水芸感觉到林越的智商在恢复。

    恢复的速度有些惊人。

    “哥,记得保密啊,不然,你就没有芸儿了。”林水芸没有否定。

    林越点头,微微扬了扬嘴角,看向前方,眼中没有了以前的清明,变得几分晦暗。

    林水芸带着林越从电梯里面出来。

    她看到守在她门口浩浩荡荡的人,心中咯噔一下,好像是宋靳轼的。

    “哥,你在楼下等我。”林水芸说道,像是想到什么,抬头看向林越,霸道的说道:“不许再走掉了。”

    林越深沉的看着林水芸,点了点头。

    林水芸像往常一样去捏林越白净的脸蛋,手还没有碰到他的脸,林越握住了她的手腕,几分疏离,不让她捏。

    林水芸心中有些怪异的感觉。

    林越智商渐渐恢复中,但是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似乎也在改变中。

    这种改变太快,她还不能适应。

    林越俯身,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后,进了电梯,按了一楼。

    电梯的门在林水芸的面前关上。

    林水芸愣了好一会,敲了一下自己的头。

    哥恢复智商是好事情,她刚才在胡思乱想什么。

    林水芸转身,推门进去。

    宋靳轼坐在沙发上,修长的手指夹着烟,烟雾从他的鼻息里出来,迷蒙了他那张魅惑的脸蛋,变得危险十足,透过烟雾,那双狭长的眼睛眯了起来,迸射出如同刀芒一样锋锐的光,扫着她的脸。

    宋靳轼现在在生气中,后果很严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分手再说我爱你(百度最新章节)  分手再说我爱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