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卷二:乱世成殇 第八十二章 一次就好(全书完)

    就在我诧异的刹那,一直没说话的陈上玄忽然开口问道:“前方该不会就是主墓室了吧?”

    帝纯闻声摇头,说我们现在距离主墓室还有些距离,显然不是,随后直接带着我们穿过了这座大殿,朝着前方走去。

    进入了古格王墓这么久,主导者一直是帝纯,云琛就像来游玩的人似得,一手紧紧的拉着我,眼睛不断注视着周围所有的一切,让人有些捉摸不透,可从云琛的一举一动中,我又有种感觉,他似乎对古格王墓熟悉的不行?

    越过了大殿,帝纯一把推开了眼前的一扇大门,拎着我们就朝着前方走去,出乎意料的是,前方出现的,竟然是一墓室漆黑无比的实木棺材,棺材上全都染了一层灰,被一只只手臂粗的铁链给锁着。

    “看来,越过这棺材阵,就是古格王墓了。”

    帝纯的声音随即响起,我闻声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问道:“你怎么知道?”

    帝纯将地图拿到了我的面前,说古格王墓的风水已乱,按理说是不可能这么早出现棺材阵的,因为这棺材阵是进古格王墓穴最后一处关卡。

    我听后,没在说话,云琛却在这时幽幽问道:“既然都快到主墓穴了。沈家人还不出手阻挠,是不是有些不符合常理?”

    从云琛的话中,可以听出,帝纯表面色掌控主权,他则在暗地不知不觉把控了所有的一切。

    “是有些奇怪呢,也不知道沈家人要是发现了顾倾城不但泄密,身上还没有金蚕蛊会是怎样一副表情?”帝纯一脸嬉笑的接了云琛的话,这句话刚一说完,接着又道:“要不是有正事要办,我还真是想去看看。”

    我一听帝纯这话,顿时有些无语,他把人顾倾城和沈家耍的团团转还想去看戏?

    得亏我和他所处的阵营不是对立的,否则我真能被他挖个坑一不小心埋了。

    嬉笑片刻,帝纯的脸色猛地还上一脸警惕,死死的盯着前方这群棺材阵,像是在找寻什么突破口似得,不断的四处瞭望。

    反倒云琛,却是一脸清闲,甚至还慵懒的打了个哈气,整个人妖冶的不行,完全不像是进入了生死场的人。

    四处瞭望了之后,没发现什么,帝纯便开口让大家站在原地等等,说什么别这么早进去,一会啊,会有替死鬼帮我们探路。

    洛十五一听帝纯这话,顿时来了兴趣,问帝纯:“替死鬼?你说谁?”

    帝纯轻笑道:“你觉得,说的会是谁?”

    洛十五眉头一挑,回答道:“沈家人?”

    帝纯对她相视一笑。没在说话,站在原地等了没一会儿,身后猛地出现了一道道身影,仔细一看,可不就是神秘人带着李二丫,手里拖着个已经被打残了的顾倾城气汹汹的出吗?

    “金蚕蛊交出来!”

    神秘人一脸怒斥,随后猛地将顾倾城像垃圾似得朝着我们的方向一甩,帝纯像躲瘟疫似得猛地朝边上一躲,顾倾城瞬间落在了地上,后背猛地撞击在一旁的一根柱子上,呕出了一口鲜血,那本就苍白没有一丝血色,狼狈不堪的脸上,此时更是狼狈的不行。

    “啧啧,可真是不怜香惜玉啊。”

    帝纯的声音响起。随后看也不看一眼顾倾城,带着我们作势就想朝着棺材阵中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小声告诉我们道:“古格王墓大半被沈家人所控,他们却还没那能耐能进入主墓穴,所以我之前拿顾倾城转移他们的注意力,算好了时间到这棺材阵前,大家一会找准时机,能先通过这棺材阵就先过去,站在墓室门前等着。”

    若说之前觉得帝纯是个心机婊,那此时的我,更是觉得帝纯心机的不行,就在他话音落下的刹那,神秘人已经直接冲了过来,目标却不是帝纯,而是洛十五!

    洛十五被吓了一跳,直接和神秘人扭打在了一起,可这神秘人也不知道是打了鸡血还是吃了春药,招招狠烈不说,几招过去,洛十五便有些招架不住,瞬间从半空落了下来,要不是容寻眼疾手快接住了她,她估计真能直接掉进棺材阵中。

    打斗起来的瞬间,被迷了心智的李二丫还有神秘人带来的随从,直接和我们打成了一团,这神秘人很厉害,功夫和帝纯几乎不相上下,甚至帝纯与他打斗都有些吃力,拉上了陈上玄,这才勉强压过一头。

    而这李二丫也不知道是怎么的,就抓准了我似得,直接一个突进到了我的身旁,拔剑就想杀我,若不是云琛的反应极快,直接为我挡下这一剑,我估计整个脑袋都被割了下来。

    可先前的李二丫虽然不差,却也没这么厉害啊?

    神秘人带来的人很多,打斗的刹那,瞬间把我们围着个水泄不通,显然是不想放过我们,而帝纯非但没因为对方人多势众而有什么害怕,反倒一边打,一边伸手将神秘人带来的随从狠狠一抛,丢进了棺材阵中。

    被丢进去的随从,落在棺材上的刹那,棺材里的尸体瞬间诈尸,抱着这位可怜的随从直接躺回棺材里,棺材瞬间合上,一切不过三秒钟的时间,要是不仔细看,估计都看不见人被丢到哪儿去了。

    见到这棺材阵能“吃人”我瞬间有些汗颜,拔起腰间别着的无心,直接和他们扭打在了一起,也不知道打了多久,神秘人带来的随从被帝纯丢进了棺材阵中不少,几乎是接连古格王墓穴那一路的棺材都被丢了一位随从进去,这些棺材里虽然还有尸体,可上面的铁链却已经断裂,要是我没猜错的花,每副抱尸的棺材都不会在诈尸了,而帝纯这招,竟然是拿活人铺路,难怪说会有小白鼠给我们探路了。

    越打,场面越有些激烈,帝纯在铺完这条路之后更是不断挑衅神秘人,显然是想将她头上带着的帽檐扯下,却每次都被神秘人躲了开来。

    虽然李二丫不断追着我打,不过好在云琛站在一旁为我保驾护航,倒是让我省了不少力,可就在这时,我的脖间猛地一凉,竟是有一只纤细冰冷的大手死死的扣着我的喉咙,我的呼吸瞬间一紧,咬着牙回头一看,发现扣着我的人,竟然是我妈!

    见到我妈的刹那,我浑身不由得一颤,直接脱口而出一句:“妈……”

    可她的面容却和李二丫如出一辙,像是被人迷了心智受了蛊惑似得,一脸生硬根本不予答复。

    不知道我妈是什么时候从冰棺材里破冰而出的,可就在这时神秘人的声音猛地响起:“都别动!”

    话音响起的刹那,大家猛地一愣,齐齐抬起头看向了她,云琛在她声音响起的刹那,猛地回头似乎是想看我,在发现我被我妈扣着喉咙的刹那,显然吃惊的不行,久久吐不出一句话来。

    “想要沈桃之的命就拿三盏古灯和金蚕来换!”

    神秘人的声音再次响起,随即直接出现在了我的身旁,一脸嚣张,几乎是笃定了大家根本不会弃我于不顾。

    “你……”

    我气的想要开口骂他,喉咙却再次被人紧锁,卡着根本吐不出一个字来。

    我被扣着虽狼狈,可大家却表现的出奇淡定,没人开口应下神秘人这话。

    神秘人顿时一愣,似乎有些没有想到,随即招收,将李二丫和一干随从都唤到自己身旁,正想将我从沈遇凝的手中拽出,却猛地发现,沈遇凝将我拽的很紧,她根本动弹不得。

    “把沈桃之先给我。”

    不由得,神秘人直接开口,对沈遇凝下了命令。沈遇凝被她蛊惑了心神,紧扣着我的手缓缓松开,眼瞧着就要将我放入神秘人的手中,却反手打出一道寒光,直接将神秘人给击飞,随后一把把我朝着身后的棺材阵中抛去道:“你们先进去,用金蚕蛊的血开墓门,把三盏古灯放在古格王棺材的顶端和左右侧!做完这些马上跑,别回头!”

    这声音……

    是我妈的。

    我闻声,直接愣在了棺材上,我妈她不是被人迷了心智吗?怎么会……

    云琛他们的反应极快,在沈遇凝话音响起的刹那,直接冲了过来,一手揽起我,将我带到了墓门的边上。而我妈却在这时,以一己之力死死的抵挡住神秘人的身影,神秘人气的浑身阴气沸腾,显然是动了真格,甚至直接对着沈遇凝破口大骂:“婊子!你竟敢碍我的事!”

    沈遇凝一脸淡定,站在棺材阵前为我们抵抗神秘人,站在神秘人身旁的李二丫更是在这时,猛地出击,从背后给了神秘人极狠一招,神秘人瞬间被打飞数米,头顶上的帽檐掉落了下来……

    我就是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神秘人的真容,竟然是孟荫?

    而沈遇凝更是在这时,对孟荫道:“沈孟荫,到现在你还执迷不悟吗?”

    沈孟荫似乎受了重伤。却还是咬着牙从地上爬起,一脸阴狠的对着沈遇凝道:“呵,你是沈家大小姐,高贵无比,我不过是个陪护旁支,怎配沈这个姓?”

    话音刚落,沈遇凝正想说些什么,沈孟荫却猛地将目光一转,看向了我们这儿,见到洛十五已经用金蚕蛊的血打开了墓门的刹那,不顾一切的朝着我们冲来,沈遇凝冲上前阻挠,被她一把推开,暴戾的不行!

    “不要逼我!”

    闻声,我担忧的回头看了一眼沈遇凝。她却给我投了个让我别担心的表情,让我们快点把三盏古灯放在棺椁上面。

    我几乎是被云琛拖着进的古格王墓墓室之中,整个人直接傻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我被拖进墓穴的刹那,沈孟荫竟直接逃离了我妈的束缚,朝着我们冲了过来,浑身裹着黑气,怨气滔天不说,面容狰狞的犹如恶魔般渗人。

    我就是无论如何都想不到,沈孟荫竟然是沈家人,而且还是在幕后的主谋,她……

    装的可不比帝纯浅呐!

    “把灯给我!”

    沈孟荫狂吼道,整个人就像魔化了一般,越来越不像人,源源不断的魔气,从她的身体里溢出,大家的动作都很快,在她进来的刹那,直接将三盏灯放在了古格王的棺材之上,可她见状,却冷哼道:“你们真以为点亮了三盏灯,就能破解诅咒吗?七大家族只来了六个,一日不集齐,一日无法破解诅咒。”

    她一边说着,一边朝着古格王的棺材冲去,一脸狂笑道,可云琛却在她话音落下的刹那,开口笑问:“噢?是嘛?”

    云琛的声音响起,沈孟荫的动作顿时一顿,皱着眉头,回头看了一眼云琛,似乎有些疑惑,可云琛却在这时,一脸慵懒道:“七大家族真的没有集齐吗?还是你们忘了,云家?”

    闻声,所有人看着云琛的目光都有些奇怪,我看着这样的云琛,更是觉得有些陌生,可云琛却在这时,松开了我的手,我的心底顿时一空,想上前拉住他,他却走的极快,直接走到了古格王的棺材前,再次问道:“洛家,沈家。帝家为掌灯,陈家,简家,容家为护灯,云家……”

    云琛的话,忽然停了下来,在沈孟荫发愣的刹那,直接将古格王的棺椁打了开来,打开的刹那,古格王尸体的阵容顿时显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我整个人直接慌了,总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即将要失去,我想要冲上前紧紧拥住云琛,脚下却重如千金,根本动弹不得。

    这古格王的尸体……

    为什么和云琛长得一模一样?

    就在我疑惑的刹那,云琛的声音,骤然响起:“云家为王!”

    只是瞬间,云琛将这三盏灯柔和成了一盏,沈孟荫见了,这才猛地反应过来,冲上前,就想抢,直接和云琛打斗在了一起,可棺椁里古格王的尸体却在这时凭空燃烧了起来,闪出星星焰火,耀眼的不行。

    云琛的躯体随着古格王尸体的燃烧,便的越来越淡,手里的招式却丝毫不减,招招阴狠。似乎想将孟荫斩杀于此。

    可这孟荫身上也不知道有什么东西,源源不断的魔气不断四溢,四肢更是猛地变得越来越粗壮,看上去,就像一个怪物一样。

    “快走!”

    云琛的声音在这时,忽然响起,我的呼吸顿时一紧,发现那三盏被柔和成一盏的灯正源源不断的吸食着云琛体内的力量,而云琛此举像是在为我们拖住沈孟荫似得……

    周围不断响起各种“砰砰砰”的声音,像是这间墓穴即将崩塌了一般,震耳欲聋,周围尘土四溅,更有柱子不断倒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谁能告诉我!

    我站在原地,几乎就要发疯,可容寻却在这时,眼疾手快的拽着我,似乎是想把我拽走,我猛地想要推开他,他却把我拽的更紧了,我直接拔出无心,才冲到云琛身旁问他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容寻却直接打晕了我。

    在打晕我之前,我见到了帝纯飞出去想要抢夺古灯的身影,还有云琛那淡的仿佛就要消逝了的影子……

    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这么一回事?

    我在内心不断歇斯底里的嘶吼,可却已经进入了沉睡。

    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回到了北京,从洛十五的口中得知,我昏迷了一个星期,可他们却对古格王墓发生的一切,只字不提,无论我做出怎样过激的举动,都闭口不谈,美曰其名是想让我好好养病。

    沈遇凝在古格王墓坍塌之后,失去了踪影,帝纯自最后一刹那,跑到云琛身旁争夺古灯之后,也再没出现过,他有没离开古格王墓,我不知道,可云琛却不见了。

    就像消失了一般,我根本找寻不到他任何踪影,要不是我腰间别着的那枚无心,和云琛开棺前塞在我手心里的那根红绳,我真的会以为。曾经的一切,是不是南柯一梦?

    直至康复出院,洛十五这才告诉我,沈家是被容家所灭,仅剩一只嫡系和一只旁支苟延残喘躲在古格王墓之中,等待报仇的机会,却不曾想,沈孟荫天资聪颖,却有私心,不甘沦为旁支遁入魔道,窥视神灯之力,布下了大局。

    而沈遇凝之所以离开,则是因为沈家因容家所覆灭的心结并未解开吧?

    “那……云琛呢?”

    我深吸一口气,忍下即将流出的眼泪,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

    洛十五闻声。深吸一口气,缓缓对我吐出一句:“云琛死了。”

    “怎么可能?”听到这话的刹那,我猛地从床上站起,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双手死死的扣在洛十五的肩上。

    洛十五一脸不忍,似乎不想将背后的事告诉我,却又不忍心瞒下,这才狠狠一咬牙告诉我。

    她说,云琛在三盏灯点亮的时候,已经恢复了记忆,却让大家瞒着我,因为三盏神灯一旦亮起,如若不破解诅咒,那所有人即会成为神灯的走狗,以魂点灯,最后唤醒棺椁之中的古格王。

    七大家族其实根本不是什么偶然进入古格王朝的奇人异事,而是古格王朝遗留下的臣子,云琛是君,是最后一代古格王,却被人以秘术杀死,困入棺中千年。

    三盏古灯有神秘力量全都是假的,不过是古格王为了复生的幌子,却不曾想,云琛在人世经历千年冷暖,忽然发现,千年心愿,却不及爱人安康。

    他是一个宁负天下人,也不愿让天下人负他的人。

    如今,却因害怕负我,而以一己之力。将三盏已亮的古灯熄灭,换取我们所有人的安康。

    这代价……

    却是他肉身尽毁,魂飞魄散!

    “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我听完洛十五的话,整个人已经疯了,不断晃着洛十五问道,可洛十五却轻笑,一脸讥讽的看着回我道:“帝纯的终身志向,便是在破解诅咒后,将三盏古灯收入摩下,却不曾想被云琛千年所下之计狠狠摆了一道,成天拿着一盏已经成了废品的破灯傻笑,你说这怎么可能?”

    我的脸色猛地煞白,浑身疼痛的就像有谁将我的骨髓打碎,站在原地久久不曾动弹。

    眼睛好涩,好想哭,却发现自己连一滴眼泪都无法挤出……

    只是瞬间,我忽然狂笑出了声,洛十五见着这样的我,没在多说什么,离开了病房,留我一个人站在原地。

    我在她走之后,蹲下身子,紧紧的抱着自己,眼泪再也止不住的从泪腺之中溢出……

    此时的我和云琛,可不就映衬了那首诗吗?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

    我是怎么离开医院的,我已经忘记了,好像所有人都劝我,要看开一点,可我却只能看见他们说话时的唇动,根本听不见他们说的任何声音。

    我就像一缕游荡在世间的孤魂,没有方向,没有归途,渴望有一把手,将我脱出,渴望有一个港湾,能够让我依靠,可他却已经不在了……

    肉身尽毁。魂飞魄散。

    再也没有人会无时无刻的出现在我身旁,没有任何言语,却让我知道,他在。

    也再也没有人,能在我害怕的时候,给我一个臂膀。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这么过去了,大家的生活照旧,可我的云琛,却没了。

    有人说,你越是爱一个人,当他离开你的时候,你越是发现自己的时间已经空了,习惯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你习惯的人和事。一旦在某一天悄然逝去,你会陷入一个怪圈里死循环,似乎每一天,都是一个轮回,仿佛永无尽头,除了让自己涂伤尸骨的痛处之外,再去其他。

    可也有人说,人是要向前看的,别让自己困在一个死循环里。

    却没有人告诉我,我的云琛在哪里。

    我不要大家的劝解,也不要大家的同情,我只要云琛……

    忘了是第几个无眠的夜,我被一场秋风唤醒,睁开眼睛,望着窗外。总幻想着云琛会忽然出现,将我带出这无尽的牢笼,可每一次,却宛如梦一场。

    我深吸着气,强迫自己入眠,却不断反复的梦到自己和云琛站在白玉寺的门外,白玉寺上的金顶透出一抹抹窥视的目光,看的我心惊肉颤。

    为什么会梦到这一幕,我不知道,可冥冥中却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让我去白玉寺。

    只是瞬间,我再次睁开了眼,从床上爬起,套上一身衣服,想要不顾一切的去找云琛,却看到一抹一闪而过的黑影。

    这次的黑影,没有带头套,脸上挂着一抹我熟悉无比的笑容,一脸亲切的望着我,递给了我一封信,便消失在我的视线之中。

    黑袍子下裹着的女人很小巧,却是我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人,我更是想不到,竟然连王婆婆也被炼成了活死人。

    而她却一直在背地里帮我……

    眼泪,再次止不住,从眼眶之中落下,我将信封打开,里面有一张字条,上面写了一段话,让我瞬间泪流不止。

    “白玉寺金顶。云琛残魂一抹。”

    此刻,我终于悟了,难怪我在第一次进入白玉寺之时,会感觉金顶上有一抹目光盯着我看,虽然阴邪,诡异,却熟悉无比。

    可云琛的残魂,为什么会出现在哪里?

    由不得我多想,我订了最早一班飞机,直接朝着藏区里奔去,到了无人区的时候,已经是深夜,白玉寺在月光的照耀下,十分耀眼,让人只看一眼,便难以别开眼睛。

    我深吸着气,浑身发抖的朝着白玉寺里走去,却在打开寺庙的刹那发现,这庙很空,里面没有人,寺庙上的金顶却像是有一道熟悉的目光,在盯着我看。

    这目光真的好像云琛看我时的样子,是啊,他这么谨慎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在自己没有任何记忆的时候,不给自己留下一条后路?

    我猛地朝着金顶上奔去,不顾一切的奔去,在推开门的刹那,我见到了一抹绝尘的身影,发染霜白,站在窗边,面容苍白,似乎听到我开门的声音,缓缓回头,对我扯出一抹笑容:“你终于来了,你知不知道,我等你很久了。”

    我含泪点头,猛地朝着云琛的方向奔去,瞬间,泪流不止。

    一次就好,我带你去看天荒地老。

    全书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引魂灯(百度最新章节)  引魂灯(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