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天下杀 048 魑魅魍魉,跳出来了

    乐哥儿被人带走的时机很巧——

    容颜是看着马车进了家门口才下的车,又换了别的马车出府的。

    李嬷嬷抱着乐哥儿进内院的那几步路偏就出事了。

    几名黑衣人仿佛是从天而降,而且对方是分工明确,有人迎上府中的侍卫,有人则直奔李嬷嬷怀里的乐哥儿。

    虽然府内护卫的身手不错,但高端的力量都跟在容颜,沈博宇的身边。

    再有就是府中几个主子身边隐着的暗卫。

    这样突然而至的骤袭,还真的一时间打了个府里护卫的手乱脚乱。

    等到后院的那些高端力量闻讯而至。

    对方,已然带着乐哥儿几个呼啸着扬长而去……

    容颜听着大管家的话,眉头皱的死死的,她怎么听着,那些暗卫好像专门就是针对乐哥儿来的?

    “别多想,先回去看看再说。”府中这个时侯肯定很乱,他和容颜得回去坐镇。

    容颜点点头,知道宛仪郡主只是晕了过去,她在心里多少松了口气。

    反正她这个娘稍一受到刺激就会晕的。

    至于她的身子骨……

    容颜摇摇头,也就那样了啊。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宛仪郡主的身子,前两年是真的亏的厉害。

    若不是她这几年费尽心思的给她调养,用药膳养着。

    怕是活不过四十的。

    如今,虽然是比之前略好了些,但想来也不会是长寿的。

    对于这一点,容颜是早就心里有数。

    安排了外头一些事情,又让人去和马婆子说了一声,容颜和沈博宇便急急的回了府。

    内院。宛仪郡主的屋子。

    看到自己的女儿,女婿回来,宛仪郡主总算是找到了主心骨儿。

    “颜儿,宇哥儿,你们两个可一定要把乐哥儿给找回来啊。”

    才几岁呀,话都不能完全说清楚。

    还是个孩子呢。

    不知道是哪个那般的狠心,竟是对一个孩子下了死手……

    安慰了宛仪郡主几句,看着她有些心神不定,容颜直接让李嬷嬷熬了安神汤喂她。

    待得宛仪郡主睡下,容颜走出了屋子,轻轻阂上门。

    转身,李嬷嬷已经一脸是泪的跪在她的面前。

    “老奴没能护住哥儿,害的哥儿被人劫了去,老奴该死,请小姐您罚老奴吧。”

    她一连几个头磕下去,声泪俱下。

    李嬷嬷是真的后悔。

    要是,之前出去时她把哥儿给哄了,拦下来。

    要是,在二门处下马车的时侯她再把乐哥儿抱紧一些……

    要是,她能再警惕一些,发现那个洒扫的婆子有问题……

    ……

    太多的要是,假如。

    让李嬷嬷心痛的如同有一把刀在搅。

    她的耳边到现在还回想着乐哥儿凄厉的哭喊。

    那个孩子从出生到现在都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呀,这才几岁?

    被那些穷凶极恶,魔鬼似的人掳了去。

    还能有什么好?

    越想越心痛,李嬷嬷是真的不想活了,“小姐,您,您把老奴拉出去杖毙,打死吧。”

    她竟然把小公子都没看好。

    她应该被重罚的。

    容颜叹气,伸手亲自去扶李嬷嬷,“嬷嬷,这件事情你无需自责,我已经仔细问过当时的情景,不是你的错。”

    二门口下车,李嬷嬷抱着个孩子自是不方便。

    有粗使婆子搬了凳子过来。

    李嬷嬷一边抱了乐哥儿一边踩了凳子下车,可惜她还没站稳呢,乐哥儿就被那男扮女装的婆子给抢了去。

    变故就是这么的突然。

    李嬷嬷又没受过什么特殊的培训,锻炼什么的。

    她能反应的过来什么?

    “都怪老奴的,怪老奴的——”

    知道她一心自责,容颜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安慰她,“你放心吧,我和沈博宇一定会把乐哥儿找回来的。”顿了下,她又用宛仪郡主去转移李嬷嬷的注意力,“嬷嬷,我娘这几天怕是会病倒,如今府里乱的紧,我也不敢轻易的信任谁,嬷嬷和张嬷嬷便是我最相信的人了,嬷嬷哪怕是为了让我安心去找乐哥儿呢,就在后院帮着我好生的照顾,服侍我娘可好?”

    果然,她这话一出口,李嬷嬷立马就点了头。

    “好好,您尽管去,服侍夫人本就是老奴的职责。”

    容颜又劝慰她几句,便让白芷亲自把李嬷嬷送回了宛仪郡主的院子。

    坐在椅子上,容颜脸色冷的如同外头的冰碴子。

    对方到底是哪一路的?

    她深吸了口气,觉得自己终究还是不能坐以待毙,她披了大氅向外走,因为起的急,又心忧乐哥儿,竟是连风领和手炉都忘了,这让跟在后头的山茶和玉竹两人急的直跺脚,一个捧了手炉赶紧递到容颜的手里,“小姐您得带着这个。”

    “小姐,外头风大,您系上风领。”

    不然的话,要是让小姐这样去了前头,姑爷看到非得拿眼把她们给冻死不可。

    前院,沈博宇的书房里一片的凝重。

    龙一几个旦凡是在城中的都被他给召了回来。

    个个一身怒气之余,都带了几分的自责,惭愧。

    最后,龙一带头上前请罪,“是属下失职,请主子责罚。”

    的确是失职。

    沈博宇点了点头,看向下面的几人,“龙一龙二各罚五十鞭,余者,三十。”顿了下,他又加上一句,“戴罪立功,限你们两天内把乐哥儿找回来,不然,都给我滚回去重训。”

    这话,说的包括龙一在内的人都抽了抽嘴角。

    回去重新锻炼,那些苦痛倒也不是受不得,可他们这些人的老脸,往哪放?

    几个人互看一眼,都在心里发了狠——

    一定要在期限之内把那伙人给找出来。

    哪怕,要把土固城给翻个遍。

    挖地三尺!

    容颜站在门外静静的听了两句,默默的想了想,转身回了她和沈博宇居住的院子。

    自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捣鼓了半天,她把几个瓷瓶儿递给山茶,“去,给龙一他们几个送过去。”

    她可以不怪李嬷嬷。

    但家里头出事,身为护卫,护卫头领的龙一几个,的确是失职。

    所以,她不会阻止沈博宇罚他们。

    不过她会在事后给他们送去亲自调制的药膏。

    对外伤,淤青等极为的有效。

    最为重要的是这药止痛。

    而且,没有半点的副作用……

    山茶过去的时侯龙一几个正被人搀着往屋子里走呢,一个个哎哎哟哟的,看习惯了他们平日人前的凝重,肃杀,或是板着脸装深沉,这乍看龙一等人个个一身狼狈的模样,山茶丫头表示自己觉得很开心——

    这一伙人,终于被打下了神坛!

    嗯,怎么看怎么就觉得有那么几分的欢快捏?

    山茶站在那里瞪大了眼,红扑扑苹果似的小脸上全是笑意,这让龙一几个人很是无语。

    这丫头,你说你幸灾乐祸也悠着点儿吧?

    当着他们这些人的面幸灾乐祸,是不是有些傻大胆了?

    不过想到这丫头素来就是这个性子,几人也不以为意,龙一对着要来扶他的人摇摇头,朝着山茶微微一笑。

    “可是夫人有什么吩咐吗?”

    山茶呀了一声,这会才想起自己不该偷着乐的。

    而且,最主要的是,好像,刚才被这几个人给逮了个正着?

    不过这丫头向来是个胆儿肥的,心里碎碎念,他们肯定不会知道自己心里想法的。

    嗯,肯定不会知道的。

    看着她小脸上来回变幻的表情,龙二几个都抬头望天,抽起了嘴角。

    难怪夫人把她留在了身边啊。

    有这么个丫头在身边,那简直就是一个开心果。

    活宝有木有?

    山茶把手里的瓷瓶儿递过去,一脸乖巧的笑,“龙一大哥,龙二大哥,这是主子亲自给你们调配的药膏,主子说,涂了他们外伤好的快,而且,会止痛哦。”她扬扬手里的瓷瓶儿,朝着几个人手里塞过去,“夫人说,一人一瓶,每天三次涂,要你们记得,伤口不可以沾水啊,不然药效会打折,伤口好的慢哦。”

    “多谢夫人。”

    “多谢夫人。”

    龙一他们倒是心里真的感激,也很高兴——

    没有人不会喜欢被重视的。

    他们为了容颜的弟弟受伤,之前在书房时,龙一等人就晓得容颜在外头站过的。

    可后来,她就那么悄无声息的走了……

    虽然几个人不会在心里有想法——

    毕竟,罚他们的是自家主子。

    且,他们也的确是失职。

    但容颜却直接回屋亲自调了药膏,还让贴身丫头亲自送过来。

    又叮嘱了他们这些那些的。

    便是龙一在心里暗赞容颜会收买人心,但却也不得不对她更加的敬重两分!

    所以说,可别看这小小的一瓶药膏。

    礼轻,情意重!

    换句话可以说,只要你送对了礼物,哪怕是不值钱的,只要收礼的主人家开心了。

    这就是你的成功!

    后院,容颜自是不知道自己随手之举,竟然为她凭空赢得龙一等人的心。

    不过她就是知道也不会在意的。

    对她好的人,她自会倍加的珍惜,珍之,重之。

    可若是对她不好的人……

    容颜呵呵两声,表示她小心眼的很,平生最爱,记仇!

    到了晚上,龙一等人已经陆续从外头传进来些许的线索,可惜对方狡猾的很。

    每每找到点什么,等到龙一等人赶过去,人家再次转移。

    这样闹腾了大半夜,容颜最先撑不住,在沈博宇的怀里沉沉的睡了过去。

    灯影下,沈博宇看着她哪怕是睡着也是紧紧的拧着眉头,脸上带着几分的倦怠,心疼极了,看着怀中的佳人儿,低头,轻轻在她光洁如玉的额头上落下浅浅一吻,他起身,抱着她走到书房后头单独僻出来的休息室,动作轻柔的把容颜放在榻上,他帮着她盖好被子,看着她睁了睁眼,看到是他,嘴唇蠕动两下,哼唧两声翻了个身,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丫头,对他倒是挺放心的呀。

    就不怕自己一时忍不住把她在这里给吃了?

    不过转而一想,他早就把人给吃了,也就不外乎什么吃不吃的事。

    看到她睡的有些不稳,沈博宇的手轻轻拍着。

    似是哄孩子一般。

    好半响,直至容颜的呼吸渐渐稳下来,沈博宇方再次仔细的帮她掖了掖被角,转身走了出去。

    外头,龙一已经在侯着他。

    看到他出来,恭敬的上前行礼,“爷,已经能确定,是王府里的人。”

    能被龙一称为王府的,自然是只有一个。

    平西王府。

    沈博宇坐在椅子上,听着他的话面色平静,却是咔嚓一声,把手边的狼豪笔给折断。

    “是……他的人?”

    龙一略略迟疑,摇摇头,“以着属下看,这事儿,万不一定是王爷的意思……”

    “有话就说。”

    “属下和龙二追踪对方时,发现了二少爷身侧的一名护卫……”

    沈博轩?

    他是活腻歪了吧?

    眼中杀气一闪,他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用所有的力量,把乐哥儿找回来。”

    沈博宇坐在椅子上真心觉得自己有些没想明白。

    他这个同父义母的弟弟,是怎么想的?

    捉了乐哥儿做什么,要挟他吗?

    夜色一点点的深下去。

    夜,一点点的消逝。

    天,慢慢的亮起来。

    容颜这一觉睡的极沉,极是安稳,踏实,睁开眼已经是天光大亮。

    她怔了下,几乎是瞬间想起昨个儿的事情。

    乐哥儿!

    从榻上爬起来,她趿了鞋子向外走,“沈博宇,沈——”门口,听到动静的沈博宇走了进来,扶着她在一侧的椅子上落坐,亲手帮她整理衣衫,一边轻轻的责怪,“那么急做什么,看看你,衣裳都不穿好就想出去?这里可是我的书房,万一有外人在呢?”

    容颜讪笑,“那外,我忘了——”

    由着他给自己整理衣衫,容颜却是迫不及待的看向他,“可有乐哥儿的消息?乐哥儿他是不是被找回来了?”

    抬头,望入容颜那双黑黝黝似点墨般的眸子。

    沈博宇叹了口气,“我让白芷几个进来帮你洗漱,然后,用过早饭,我再和你说详细的情形。”

    看着沈博宇避重就轻的话,容颜便知道乐哥儿的事儿还没解决。

    也是,那些人经过这般的周秘计划来劫持乐哥儿,要是就让龙一他们大半个晚上都给解决掉。

    倒是有些好笑了。

    她可怜的乐哥儿,也不知道那孩子如今怎样。

    怕是要被吓死了吧?

    容颜心头一沉,她眼巴巴,甚至是带几分祈求的看向沈博宇,“乐哥儿一定会没事的,是不是?”

    这大概就是人的一种祈求肯定和安慰,鼓励的心理了。

    容颜是真的担心乐哥儿出事。

    那个孩子虽然不是她亲生的弟弟,但却是她一手接生的。

    并且,是她劝着宛仪郡主收养了他。

    若是因为自己的事情而害得他丢了命,容颜觉得自己会一辈子难安。

    “别担心,我和你保证,乐哥儿好好的。”

    容颜看着他平静,稳定,温暖的眸子,一颗心奇异般的踏实了下来。

    她点点头,“那成,我这就去梳洗,一会咱们用早饭。”

    早饭是两碗粥,几碟糕点,虾饺,包子。

    容颜有些食不知味的和了些小米粥,吃了一个包子便落了箸,她眼巴巴的瞅着沈博宇,“我吃饱了,你可以说了吧?”

    “我还没吃饱呢,娘子。”

    容颜嘟嘴,“你可以一边产一边吃呀。”

    沈博宇知道她的急切,也不和她兜圈子,三两口把面前的粥喝完,手里的包子吞下腹,拿了帕子拭了嘴角,他接过丫头的茶漱了口,方看向容颜道,“对方不会要乐哥儿命的。”最起码的,现在他们还要留着乐哥儿以备后用,所以,吃些苦是肯定的,但生命危险嘛,应该不会有滴。

    容颜看着他的眸子半响没出声。

    最后,她突然直接道,“是不是长安城里头的人动的手?”

    “是,要是我的人查的没错,应该是沈博轩。”

    “哦,你弟弟。”

    沈博宇黑脸,“我娘只生了我一个。”

    “可是你爹生了你们好几个。”容颜知道自己不该在这会儿牵怒沈博宇,但一听有可能是沈博轩,想着乐哥儿才多大呢,两三岁的一个孩子呢,那些人个个杀人不眨眼,再加上奔波劳累之苦,她的乐哥儿何时曾受过这般的痛楚?想到这里,她就是尽力压着自己的怒气,也看面前的沈博宇有两分的不顺眼,撇了下嘴,她索性直接赶人,“你先出去,别让我看到你啊。”

    “……”

    知道容颜心情不好,沈博宇也不会就以为她当真是这么想的,便一脸宠溺的点点头,“成,我刚好去找卫绍强说点事儿,陪你吃过早饭就走。倒是你,一会就和白芷她们几个回屋,外头,”他顿了下,抬眸,眼底全是忧色,“外头有些乱,我不放心。”

    “嗯,你放心吧,我不出去的。”

    她是担心乐哥儿不假,却不会自己去添乱。

    外头那些人万一被逼的急了,想要来个挺而走险什么的,自己出府。

    不是自动送上门儿?

    有了容颜的保证,沈博宇放了心,陪着她用罢早饭,看着白芷几人陪了容颜回内院。

    因为有了之前乐哥儿的事,沈博宇现在是连容颜回后院都不放心呐。

    目送她们一行人在院门处消失。

    沈博宇转身向院外行去。

    他的身后,跟着眉眼凝重的龙一,“主子,这事儿,怕是有些不好办。”

    他也没想到出手的竟然会是王府的人。

    而且,看样子二公子还掺合在了里面的。

    龙一的话才说罢,沈博宇犀利的眸子已经朝着他扫了过去。

    “不管是谁,我只要乐哥儿平安。”

    语气平淡,轻描淡写的。

    可是那股子压在后头的狠冽,冰碴子般的冷,看的龙一全身寒毛孔都竖了起来。

    赶紧低头,“是,主子。”心里却是清楚,主子这次,和二公子,怕是再没半点缓合的余地!

    顿了下,他又在心里叹,何止是和二公子之间?

    经过了这一回,自家主子对那个王府,怕是再没半点的情份了吧?

    卫绍强也是一晚没睡。

    沈博宇找到他的时侯,正带着心腹属下在盯着城门几处。

    看到沈博宇出现,他一怔,接着就咧了大嘴笑,“公子。”

    沈博宇在人前用的自是陈姓。

    所以,容颜是陈夫人。

    但对于深知她们两人底细的卫绍强,这个陈字儿,他喊不出来呀。

    最后,索性变通一下,直称,公子。

    “情况如何,可有什么线索?”

    卫绍强知道沈博宇担心,直接摇头,“几条线索追下去,都是对方使的晃眼法儿。”说到这里,他眼底多了抹凝重,迟疑,“我担心,对方已经出了城——”

    “他们出不了城的。”

    真当他沈博宇身边的人都是吃素的啊。

    打从出事那一刻起,土固城的四处城门都被他的人在暗中盯住。

    大人不管,旦凡是有孩子跟着出入的,除非完全确定不是乐哥儿,否则,绝不可能走出土固城城门十步!

    所以,他们一定还在城里头。

    不过这些他没必要和卫绍强说罢了。

    看着卫绍强通红的双眼,知道他也是真的尽了心,沈博宇眸光微闪,“这次的事情,多谢。”

    “您,严重。”顿了下,卫绍强一脸的凝重,“乐哥儿那个孩子我也见过,很喜欢,再说,现在不止是乐哥儿一个孩子出事,还有好几个的……”顿了下,他双眸灼灼,语气坚定,铿锵有声,“我身为土固城的守卫者,坚决不容这种魑魅魍魉,鬼魅之辈!”

    “嗯。”对于卫绍强,沈博宇的眼底又多两分的好感,这人,值得一用!

    各方的人马因着乐哥儿一个两岁多的孩子迅速的动了起来。

    这一点,就是连对乐哥儿动手的那批黑衣人都不禁暗自骂了几句粗话。

    他们不过是劫了个孩子罢了。

    怎么就全城总动员了啊。

    知道世子的人手不错,但同是王府出身,多少能知道对方的一些特征,手段。

    所以,他们尽力的避开。

    可是没想到的是,卫绍强和另外的一批人手却是疯子一样的缠上了他们。

    再加上龙一等人的手段……

    躲在一间地下暗室的一伙黑衣人也是满脸的苦菜色。

    恨不得把卫绍强抽过来揍上一顿。

    你说我们抢的又不是你家的孩子,不是你儿子不是你孙子的。

    你像个疯子似的缠上来做甚?

    可惜他们也只是在心里恶狠狠的骂几句,当务之急,是如何出城。

    正在想着,密室外有脚步声响起。

    几名黑衣人互看一眼,一身杀机的看向门口,“谁?”

    “自己人。”

    密室只能从里面打开,几名黑衣人一听声音,放了心。

    看着从外头闪身而入的黑衣人,“情形如何?”

    “不大好办。”一身灰色粗布打扮的中年男子才从外头进来,听到同伙的话,犀利的眼神在不远处暗室一角的地下,晕迷不醒的孩童身上扫过,皱了下眉,“带着他,咱们半成的把握都没有。”

    他是说出城……

    可不带着这孩子出城,他们费了这牛牛二虎的劲儿,弄出来这些风波,作甚?

    难道只是吓唬吓唬他们吗?

    几人眼中凝重闪过,最后,带着杀机的眼神都落在不醒人事的乐哥儿身上。

    很明显的,他们是想着杀了。

    却有其中一人突然开了口,“二公子说过的,要活口……”知道眼前这些人或者不会十分的忠心沈博轩,他在心里转了转念头,立马把沈博轩和他说的另外几句话说了出来,“这个孩子,容颜她们都很重视,咱们也曾经见过,宛仪郡主是真的把他当成亲生儿子看的,留着他,会对王爷有益的。”

    “你闭嘴,带着他,咱们怎么出城?”

    “是啊,外头查孩子查的紧,世子的人……不是善碴呐。”

    龙一那几个肯定心里都憋着股子邪火呢。

    他们这几个人,还真的没啥胆量敢和龙一他们正式对上!

    最有话语权的一名黑衣人皱眉想了下,一锤定音,“先看看,尽量把这孩子弄出去。不然的话……”后头的话他虽然是没有出声,但是他看了眼乐哥儿,抬手做了个往下砍的动作,几人都闭了嘴,就是连之前说一定要把乐哥儿带回去的黑衣人都不再出声——

    尽管主子的吩咐重要。

    但是,一来吧,他是真的命令不了这些人。

    二来,主子的吩咐再重要,但他要是让他丢了命……

    他摇摇头,尽量让自己不显眼,退到了暗室的一角。

    暗室内,几名黑衣人暗自嘀咕了一番,最后,仍是那个领头的开了口,“离开这里。”

    “啊,去哪?”

    沈博轩的暗卫有些不解,不过他开了口,没人理他。

    他也只好抬脚跟上。

    乐哥儿早就被人给抱在了怀里,小小的人儿,双眼紧闭,脸色潮红,额头上渗出一层的细汗。

    一看就不是什么正常的好现象。

    连着几番的闪转腾挪,最后,一行黑衣人在西北角的一处民宅停下。

    几个拐弯,不见了身影6

    而之前他们停身的院子,密室门口,龙一黑着脸,气的一掌拍碎了木门。

    这次,又被他们给逃了!

    他一咬牙,“给我仔细搜,挖地三尺。”他倒是要看看这群人能躲到什么地方去!

    沈博宇是在一刻钟后接到的消息。

    此刻,他正和卫绍强在一起商量事情,听到属下的回话,他看了眼卫绍强。

    “他们还在城内。”

    “可是也说不定他们先把孩子给送了出去——”

    是不确定有这个因素。

    但沈博宇更偏向于后头一个,那就是乐哥儿还在城内。

    不过现在不是猜测的时侯,他再次仔细看了眼土固城的建筑面积,最后,落在一角。

    手指在一处范围轻轻滑了几下,最后,他的指尖指向一处。

    “这里,龙一,你带人亲自去搜这一片。”

    又是新一轮的较量,再次,开始。

    龙一接令,亲自带人去搜,他看着不远处的一排民房,眼底深邃,看不出半点的情绪。

    他就不信这些人当真能飞天,遁地!

    ……

    宛仪郡主在屋子里坐立不安,急的团团转。

    “你说,他们会把乐哥儿怎么样?”

    李嬷嬷心里充满了自责,可这会她得帮着小姐安抚夫人……

    这么想着的时侯,她就上前去搀了宛仪郡主,温声的劝着,“您别担心,有小姐,有姑爷在,不会有事的。”顿了下,她扶了宛仪郡主落坐,帮着她捧了杯安神茶,服侍着她用下,“夫人放心吧,咱们的小公子是个有福的,吉人天佑呢,肯定能化除遇吉的。”

    “嗯嗯,我也是这样想。”

    可是,她认定了乐哥儿一定能回来,颜儿一定能把他救回来是一回事儿。

    乐哥儿被人掳走,又是另外一回事呀。

    还是个两岁的孩子呢。

    坐在椅子上,脸上的泪滴滴嗒嗒的落了下来。

    看的李嬷嬷几个那叫一个心疼。

    劝解的,重新打了水,帮着宛仪郡主梳妆的……

    看着这一屋子的乱,门口的张嬷嬷心里叹了口气——

    要是乐哥儿不能安全归来。

    今年的这个年,怕是要难过喽。

    过几天就是大年夜了,看看这府里头的气氛。

    哪有半点的喜庆,欢喜和年味儿?

    与此地不远处的院子里。

    容颜再也撑不住,抬脚向外走,院子里,龙十三几人飞身而至。

    “主子——”

    容颜看他们一眼,没责怪他们不去帮着找人。

    乐哥儿重要,她,在龙十三和沈博宇的眼里,更重要。

    这个道理她懂。

    只是这一刻,她身上的气势还是犀利了两分,“要么,你们跟着我,要么,给我打哪来回哪去,就在暗处给我守着这屋子吧。”

    龙十三,“……”

    容颜的决定,龙十三等人自是不敢置疑。

    在感觉到她的坚持之后,龙十三几个果断的隐在暗处,随她而去。

    白芷几女是真真的如临大敌。

    一个个的小脸儿紧绷,走在容颜前后左右,看那架式,真真是恨不得把她给装到袖子里带着。

    容颜看着她们几个老母鸡护小鸡般的护犊子样儿,心里即是欣慰,又心酸。

    这几个丫头,跟着她也着实是难为了她们。

    这一刻,她在心中暗自下了决定,过了这一波儿的事儿,定要快速给她们找个好人家。

    都嫁了吧。

    省得跟着她过这些朝不保夕的日子。

    容颜走到半路,龙十三突然闪身而现,“主子——”

    “是不是发现乐哥儿的踪影了?”这些暗卫很少这样在街上现身,除非是有重要的事情……

    如今最重要的,不就是找到乐哥儿吗?

    谁知龙十三却是摇头,“主子,不是小公子,是,是您之前让人跟着的那位丘嬷嬷……”

    丘嬷嬷?

    “她怎么了?”竟然在这个时侯添乱!

    可下一刻,容颜的眼神就犀利了起来,“是不是有人和她接触?”

    容颜的心头跳动的有些厉害,双眸灼灼的看向龙十三。

    之前她一直用尽了法子想要诱哄出丘嬷嬷身后的人。

    可惜这个女人虽然不怎么精明,但嘴却如同蚌壳,更好像是被人上了几层的锁。

    任她着了人在一侧的旁敲侧击的,她就是一句话不吐!

    没办法,她只能把这个女人弄了个闲差丢在另一处的院子里。

    她可不想在自己的家里留下这么一颗炸弹。

    还是不定时,不受自己控制的。

    容颜表示自己还没活够,真心是不想死呐。

    龙十三也能猜到自家主子的心思,他心里何尝不是这个想法?

    不过,现在还不能这样说,免得让主子空欢喜一场。

    斟酌了下词儿,他开口道,“虽然没看到什么人和她接触,但是,从来不出门的她从后门出去了。而且,行色匆忙。”

    “可有人跟上去?”

    “已经派了个兄弟跟上去,但要是她当真是去和那些人接头的,怕是一个人做不了什么的。”

    容颜不过是略略一想,便径自作了决定,“你派个人去和沈博宇说,然后,你在前面带路,咱们过去看看。”

    或者她和十三的判定都错了。

    但是,这种特殊时侯,她宁可谨慎些,再谨慎些。

    也绝不能放过半个的疑点。

    更何况丘嬷嬷本身就有很大的嫌疑?

    “可是——”

    “怎么,我的话,你反对?”

    就这么轻轻一眼,轻轻一句话,龙十三立马收声,干净利落的转身去吩咐人给沈博宇传话,又暗中叮嘱他,务必赶紧去找人,主子要是过去真的碰到那些黑衣人,遇到了危险,他们这些人都会被公子给剥皮抽筋的好不好?

    当然,他们死不足惜。

    怕的却是他们死了,也不能护得主子周全!

    回过头,他一脸的凝重,“主子,一会若是真的遇到危险,您绝对得听属下的。”

    容颜扫他一眼,点头,“好——”

    离此有小半个时辰的路程。

    丘嬷嬷面色惊恐的停在一个胡同口。

    她在这里已经徘徊了有一柱香的工夫,好几次想进去,脚在地下动了动,又停了下来。

    可想着一发狠扭头回去……

    她的脑海里浮起的是几岁大的儿子一脸是泪,满脸惨白,瞪着惊恐大眼冲着她挥手,求救的一幕。

    这些人,是真的在她的心头剜了一块肉啊。

    最后,她闭了下眼,脸上现出一抹豁出去的神色,抬脚进了胡同。

    她走进去没多久,不远处的暗角,闪出龙十三的人。

    他站在胡同口看了两眼,眉头皱了下,有些犹豫。

    跟进去,还是,守在原地?

    不过是念头转了一下,他抬手在一侧的墙壁上落下一个记号,也跟着抬脚走了进去。

    容颜等人赶到的时侯已经是三刻钟过后。

    “你可没看错,当真是这里?”

    容颜看着空空如也的胡同,皱眉看向龙十三。

    “主子放心吧,那盯梢的人机灵的紧,一路留下的暗记清晰可辩,不会错的。”

    龙十三满脸的笃定,“小姐别看这里什么人都没有,属下敢打保票,那家伙一定在这里留有记号的。”话不还曾说罢,他抬手一侧身侧的墙角,“主子看,在这里,方向则是这里面的胡同……”龙十三的话还没说完呢,容颜已经抬脚向里走,却被十三闪身拦在她的在前,“主子,您不能走属下的前面。”

    要是当直有什么危险,他在前面也能挡上一挡的。

    容颜知道他的心思,默了默,无声的退后几步。

    几个人脚步放轻,向着胡同内走去。

    一步,两步,三步……

    几乎在与此同时。

    得到十三派去的人传的话,沈博宇的脸当时就黑了。

    这个十三!

    皮痒了是吧?

    看他是个稳重的,这才把他留在颜儿身边护卫。

    没想到……

    他想到要是丘嬷嬷当真和那些人去会面,容颜的处境怕就是很不妙。

    想到这里,沈博宇直接推开面前的地图,各传消息,修长的身子站起来,扭头朝外走。

    ——他得亲眼看着容颜平安才成!

    身后,卫绍强睁大了眼,“哎,沈博宇,这里你不管啦?”

    这么多的东西,他一个人处理不来好不好?

    “你自己来。我有事——”丢下这么一句话,沈博宇的人已经是运了轻功,纵身,如飞急驰。

    颜儿,千万不能出事……

    胡同最里面的一间独门小院。

    丘嬷嬷一脸的惊惧,后背上全是冷汗,冷风嗖嗖的往身上灌。

    她却是犹不自知似的,哆嗦着身子看向对面的一人。

    “你,你是谁,为什么有我儿子的荷包?”

    “我是谁你不必知道,也不用知道,你就知道,你儿子的生死现在掌控在我们的手里就成。”

    黑衣人的话听的丘嬷嬷瞪大了眼,她抖着手指向对方,“你,你,你想让我做什么?”

    “之前,让你接近她们,成功打入对方的内部,你并没有做到。”

    被对方这么冷冷的一个眼神朝着她扫过来,丘嬷嬷只能壮着胆子干笑了两下,“那那那个,我现在已经留在了府里的,真的,还还有,小姐,小姐心肠好,过段时间肯定会把我调回主院的,肯定会的。”不知道这话是在哄黑衣人,还是为了在说给自己听,她一连重复了两遍,听的那黑衣人眉头皱了起来,最后,他极是不耐烦的打断她,“行了,那些事儿先不提,我找你来,是有件事情让你去做。”

    “什,什么事,您您您请说——”

    丘嬷嬷觉得自己的舌头在打结,话都说不利落。

    明知道对方没把她当成人看。

    明知道对方说的这件事情不是什么好事儿,也肯定很危诠。

    可她,不敢反抗。

    比昨天晚,嗯,明天我继续更早。嘻嘻。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奉子成婚之王爷求休妻(百度最新章节)  奉子成婚之王爷求休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