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 记忆

    突然,石洞内金光大作,绚烂的光芒是揣在段封怀里的仙灵镜所发出的。

    段封第一时间就被这异象惊住了,他感觉放在胸口处的仙灵镜温度越来越高,现在已经有了灼烧的刺痛感了,他急忙由怀中掏出仙灵镜,拿在左手中仔细看着。

    突然仙灵镜中一道强光射出,光线正好直射进段封的双目,这道光与之前的光芒完全不同,这光更明亮尖锐,只见段封整个人一下就定住了,他眼神变得空洞且毫无神采,只是直直地看向前方。

    此时,仙灵镜中发出嗡嗡的声音,段封如同个木偶般,被那嗡嗡声控制着,慢慢的站了起来,毫无意识的向何靖屏的方向而去。

    何靖屏并未睡着,而是一直在想着心事,对方身上刚刚发生的一切,她都看在了眼里,现在她感觉到了强烈的危险气息向自己笼罩了过来。

    “段公子,你做什么?”何靖屏就算再心思单纯,也是有本能的自我保护意识。

    “你不要过来,你退后!”何靖屏大声的喊着。

    但对方似乎根本就没有一点意识,还是向她面前逼近着。

    何靖屏已经没有后退的余地了,身后就是石壁,她被吓得全身发抖。

    段封将何靖屏逼至石壁处后,右手的手指慢慢抬起,如同一个傀儡一样,机械而生硬。

    何靖屏发现对方的手摸着自己的脸,下一刻就将她按到了石壁上,猛地将她的外衣扯了去。

    何靖屏被吓得除了浑身发抖,牙齿不停的打颤,其它的反应都忘了。

    她心里极度的恐惧,知道自己身处危险之中,但对方的力量她根本就反抗不过,很快,她身上的衣服就都被扔在了地上。

    最后段封将她按在了坚硬的岩石地上,整个身体就压了上去。

    “啊!”凄厉的惨叫声传出,何靖屏知道自己的纯真被一个男人夺去了。

    她除了哭就是疯狂的踢打,但对方毫无放开她的意思。

    而段封手中的仙灵镜,竟在这时,化出一道强光,强光竟直接射入了何靖屏的体内。

    她身体一点力气都没了,终于在那极度猛烈的身体撞击中晕厥了过去。

    当何靖屏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山洞中的岩石上,她急忙去摸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还在。

    但不可告人之处的钝痛使她肯定,那不是一场梦,是真实发生在自己身上的。

    她除了哭完全没有别的办法。

    看来那段封将自己糟蹋后,人就逃走了,全然不顾自己的死活。

    她十分痛恨那个人面兽心的禽兽,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泪水不停的向下流淌着。

    她在山洞中躺了整整一天,身上的钝痛感才稍稍缓解了些,走出山洞,她两腿发软,虚弱无力,想到那个禽兽对她所做的恶行,何靖屏又哭了起来。

    想到父亲、哥哥极有可能已不在人世,自己又遭遇了这种悲惨,她完全不想活下去了,想去自杀,结束生命。

    慢慢的走到了一处悬崖之上,闭着眼睛,就向下跳,但她却发现自己没死成,因为当她跳下时,有一股力量将她的身体托起了,而最后竟是轻轻的落在了地面。

    何靖屏一下就慌了,近些时日在她身边发生了很多怪事,都是她前十八年没有碰到过的,看见了可以踏空飞行的人,有身生双翼的妖,想自杀却没有死成的事实,都令她觉得这个世界,已经不是她认识的世界了。

    她不想活了,一心只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寻死,最后她又回到了小时候经常与柳儿一起玩耍的碧水湾,双目一闭,就跃入了深水中。

    这次,她是被人救起的,救他的就是那个身生双翼的冷冽男子,此时他的双翼已经隐去,因此何靖屏并未见到那双巨大的黑翅膀。

    “何姑娘,你为何如此想不开,非要寻死呢?”

    男子把何靖屏抱到岸边一处阳光充足的草地上,双眼看着何靖屏柔声问道。

    何靖屏一句话都不想说,只是闭着眼睛流着眼泪。

    “何姑娘,我叫苍鹏,其实在半年前我就与你认识了,只是你当时昏迷不醒,所以你对我没有印象了。”

    苍鹏想提到半年前的事,是希望何靖屏对自己撤去防范的心理。

    他是在附近搜索时,发现的何靖屏,远远的就见到对方失魂落魄的行走着,他在何靖屏身后跟了很久,见她跳水寻死,才现身出来将她救下。

    苍鹏认为是何靖屏见家人惨死才不想活的,而这些又与自己有关系,所以他也不知道如何劝说对方,最后他决定把何靖屏送到他兄长何彪身边。

    半年前,苍鹏在清水城见到何靖屏后,就对其一见钟情了,但由于自己的身份,他也只能将想法埋在心底,后来何家半路遭难,更让他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了,他知道何靖屏对自己肯定是深恶痛疾的。

    半个时辰后,昏昏沉沉的何靖屏被一陌生男子送回了何家。

    何彪是被苍鹏从他父亲苍化隆手中救出来的,而当时何靖屏的父亲何万年已经身亡了。

    知道父亲已不在人世,兄妹两又抱头痛哭了很久。

    何靖屏也努力的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一点点的忘掉。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的过着,又渐渐的恢复了正常。

    何靖屏刻意的不去想那日的一幕,精神也一天天的变好了。

    直到有一日,发生的一件事,又打破了何靖屏已经平静了的生活。

    何靖屏刚刚吃过饭,就觉胃里翻腾着,呕吐感越来越强烈。

    当她知道自己有孕在身时,一下就愣住了,不想再记起的噩梦再次又出现了,她强烈要求立刻把孩子打掉。

    但由于她身体一直虚弱,大夫建议先不要打胎了,一定要好好补补身体,不然胎还没打下,何靖屏性命就会不保。

    但她的肚子却一天天的隆起了,何靖屏竟然在某一天,感觉到肚子里微微动了一下。

    何靖屏想着,如果自己死了,那么这个还没见过人世的小生命也一定就跟着死去了,她突然想活了,想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养大,教他说话教他走路。

    何彪也发现何靖屏想留下肚子里的孩子,并且听大夫说,为了胎儿能在她肚子里健康成长,每天都强迫自己喝下油腻的各种肉汤,为的就是补充营养,能让胎儿在肚子里茁壮成长。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何靖屏的肚子已经明显的显露出来了,远远的就能看到她鼓鼓的肚子。

    这一日,柳儿搀扶着何靖屏在花园里散步,突然一个人影就由天而降,一眨眼就落到了二人的身前。

    柳儿一眼就认出了来人,因为这人就是一年前,在清水城曾经救过小姐的那个冷傲的男子。

    男子一见大着肚子的何靖屏就是一惊,他完全没想到,半年多未见,对方就成了这幅模样。

    “何小姐,你这么快就嫁了人?”苍鹏诧异道。

    “这个孩子是我自己的,他没有爹,只有娘!”何靖屏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说这话,但她就是想到便说了出来。

    才说完,就觉得不妥,自己怎么能跟一个只有数面之缘的人说这样的话呢?

    “此话怎讲?”苍鹏一下子就愣住了。

    “恩公,我们小姐是遇上负心人了,你还是不要提起她的伤心事了。”

    柳儿对苍鹏的印象极好,当初若不是苍鹏突然出现,搭救了她二人,之后的遭遇是无法设想的。

    苍鹏就是再木讷,也听明白里面的意思了,他双眉紧锁的思考了片刻,郑重道:“何姑娘,若这孩子没有父亲,我愿意成为他的父亲,把他当成自己亲生孩子看待!”

    何靖屏听后也是一怔,她没想到,对方会说这样的话,但她心里还是不能接受父亲的死与那人有关的事实,所以道:“苍公子,谢过你的好意了,但父亲在天之灵,如果知道我与他的仇人有瓜葛,必定会说我不忠不孝的!”

    苍鹏被何靖屏噎得没有一句可以反驳的话了,最后他只道:“何姑娘,我知道我怎么解释你都不会相信的,但你父亲的死,确实不是苍鹏所为,如果当时被我撞上,就是豁出一条命,我也会护你父亲平安的!”

    何靖屏见苍鹏如此动情,也有些感动,但必定父亲与何家五十余口的死,都是苍鹏身后的势力所为,她说什么也不会原谅眼前之人的。

    “苍公子还是请回吧,我也乏了,要去休息了,你我以后最好还是不要相见的好,以免想起很多令人不悦的往事!”

    说着,何靖屏迈步就朝自己的卧房走去。

    之后,苍鹏会经常出现在何府内,出现在何靖屏的视线内。

    开始时,何靖屏每次都会把他挖苦得下不来台,但他一直忍耐着,而且他每次来,总拿来些亲自选购的物件。

    比如小孩子穿的衣服、鞋帽,玩的玩具,这些东西都不值什么钱,但一看就知道是精心挑选的。

    慢慢的,何靖屏也不再冷言冷语了,她也知道苍鹏对自己是真心的,她甚至在考虑,孩子出生后真的需要个父亲,苍鹏确实是个合适的人选。

    只是父亲的死让她始终无法介怀,而苍鹏也知道是这个缘由,他也从来都不要求什么,只是一直在何靖屏身边默默地帮助着她。

    近些天,又逢暴雨不断的季节,何靖屏由于胎动明显已经有要生的征兆了,但大雨倾盆,道路被冲断,去请接生婆的人迟迟未归。

    就在这大雨倾盆的时候,苍鹏竟然还来了,他知道何靖屏最近有生产的可能,不放心才冒着大雨赶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许你三世情缘(百度最新章节)  许你三世情缘(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