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四卷 吾心归处是故乡 番外十一 佳佳(完)

    对于陆佳的调戏,程洲还真没有法子。就连他冷着脸,陆佳也是不怕,依旧笑嘻嘻地凑上来。程洲性子豁达,知道她爱玩爱闹,也不会真的同一个晚辈计较,久而久之,就习惯了她所谓的调戏。

    所以只能说,习惯是可怕的。

    这也是陆佳的算盘,她就是要用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慢慢将程洲这只她所看中的美味青蛙弄到她的碗里来。

    陆佳在天山上终究还是受了凉,等从天山上下来后当天晚上便开始发烧了。

    他们两个住在一个牧民的家中,以兄妹的名义暂时住在这边。

    程洲发现陆佳生病,还是因为陆佳一大早都没起来用早餐,他察觉到不对劲,直接推开房门,才看到了烧得脸颊通红的陆佳。

    程洲常年出行在外,对于一些基本生病的应对还是知道的。他拿出银子,请这家的老奶奶帮忙照看陆佳,时不时帮忙换一下额头上的湿毛巾,自己则是外出去买些药材回来。

    药买回来了以后,还得煎药。

    幸好陆佳十分省事,喂她药也是乖乖地吃下去,除了多了几分孩子气,需要人哄以外——喝一口得喂她吃一个蜜饯,其他一切都还好。程洲还是第一次哄人,哄得额头都渗出了冷汗,只觉得比杀敌还要心力交瘁。

    等喂完一碗药,准备让陆佳好好休息后,陆佳却扯住了程洲的袖子,不让他离开。

    程洲说道:“你好好睡一觉,我明天早上再来看你。”

    陆佳因为生病的缘故,嗓子有些喑哑,再加上脸色苍白,看上去更可怜了,“不行,我发烧时,一闭眼就会做噩梦,我一个人害怕。”

    程洲有些无奈,“我让老夫人陪你?”

    陆佳说道:“我不愿麻烦人家老人家,会打扰她休息。”她的手拉着他的袖子,明明困到了极点,却依旧不肯松开。

    程洲心中某个地方软了下来,妥协地叹了口气,“我不走,你快休息吧。”

    陆佳含含糊糊说道:“你同我说你这些年一些有趣的经历吧,我想听。”

    “你想听什么?”黑夜之中,他的声音犹如美酒,越发得香醇醉人。

    陆佳嘴角勾了勾,“说说你学艺的事情呗,或者刚入江湖时发生的一些有趣的事情。”只要是关于他的一切,她都很感兴趣的。很想知道是什么样的经历,铸成了他这么一个人。

    程洲随意坐在地上,剑摆在旁边,“那时候吗,我刚下山,一心想要除暴安良……”

    在他的说话声中,陆佳睡意越来越浓,眼皮越来越沉重,最后坠入了美梦之中。

    即使睡着时,她也能够感觉到他的陪伴,他的气息让她感到十分安心,甚至希望这样的时光能够持续下去。

    只可惜陆佳的身体从小就很好,就算是发烧,吃了药,睡了一觉就又重新活蹦乱跳的。让她想要多体会一下被程洲照顾的温馨感受都没有。

    她那叫一个恨铁不成钢——她这个不争气的身体!怎么就不懂得多生几天病呢!

    等离开了天山以后,程洲便开始返回京城。

    陆佳其实并不想那么早回去的,但是别看程洲在很多事情上都对她十分纵容,该强硬的时候,还是很强硬的。

    程洲直接说道:“趁这花还没凋谢,还是尽快送到京城的好。你义母一向喜欢这些,正好送给她。”

    陆佳心中突然微妙地不舒服了起来,该说是女子的直觉吗?她总觉得程洲对义母好的过头了。每次她义母生辰,他都会给她搜罗不少奇异的花草。而她的生辰,他根本就没记住过,更别提是精心准备礼物了。

    她好气啊!

    她不满说道:“从我小时候到现在,你都没有送过我一件生辰礼,你偏心!珠珠姐姐的生日你肯定每年都有准备礼物的吧?”

    陆佳才不会傻到直接问他说,你是不是暗恋我义母?那样只会让他们两人之间更没有发展的可能,因此她换了另一种委婉的形式抗议。

    程洲被她指责,一时也无语凝噎。

    他沉默了一下,说道:“那你今年生辰,我再送你礼物?”

    陆佳悲愤道:“我今年生辰早过了!你连我的日子都记不住!”

    对付无理取闹的女人,程洲还真没有什么经验。他以前遇到,直接跑就是。但是面前这姑娘,他还真不能丢下她就走。他忽的灵光一闪,“可是你也没给我送过生辰礼啊。”

    嗯,没错,所以他们扯平了!程洲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陆佳从善如流,“好!以后我每一年都会给你准备生辰礼,你也不许忘了我的!”

    程洲见总算将她哄过来了,心中不由松口气,“好,那就这样说定了。”

    陆佳眼睛眯了眯,忽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在程洲脸颊处亲了一口,声音那叫一个响亮。

    程洲对陆佳压根没有提防,加上陆佳行动太快,导致直接被偷袭成功。

    脸颊上柔软的触感和萦绕着他的淡淡馨香,让他的心跳如擂,他指着陆佳,“你,你……”

    陆佳见他被刺激得连话都说不清楚,眼底荡漾着浅浅的笑意,面上却依旧无辜的样子,“我想起今年你生辰也过了,所以特地补给你的生辰礼啊!”

    她扬了扬眉,说道:“这个礼物不喜欢吗?那就再来一个!”

    说罢,她飞快地在程洲右边脸颊亲了一口。先前她亲的是左边,现在亲右边,一边一个刚刚好!

    程洲接连两次被袭击,总算是回过神来。

    他憋了半天,也只憋出一句,“你毕竟是个姑娘……以后还是别随便做这样的举动,不好。”

    陆佳乖乖点头,“嗯,我不随便对人做。”她只对他做!

    程洲总觉得哪里不对的样子,但是又想不出不对的地方。

    陆佳则是有些惋惜:早知道他那么呆,都没避开,她就应该直接亲嘴的,真是失算了!

    ……

    因为成功占了程洲便宜的缘故,陆佳心情十分不错,即使要返回京城,也丝毫无损她的好心情。为了避免将某人给吓跑,接下来的日子她倒是乖巧了许多,不再对程洲动手动脚的,最多也就是语言上沾点便宜,调戏他罢了。

    程洲在松了口气的同时,又微妙的有些不习惯。

    等他们返回京城时,已经十一月了。

    当听到京城的流言时,程洲有种拔腿就跑的冲动。

    为什么全京城都已经认定他是陆佳的生父?

    他忽的想起了在苏家的时候,陆佳可是众目睽睽之下喊他爹的,只感觉头疼欲裂。不知道他现在澄清还来得及吗?

    陆佳咳嗽了一声,说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澄清的!”

    她还想邀请程洲去她家住,只是公主府的下人已经将她请了回去。很显然,她这一路惹事太多,她娘也坐不住了。

    程洲……根本信不过她的话,总觉得这丫头只会将事情越弄越乱。他干脆去云夕那边,找她寻求帮助。在程洲眼中,云夕姐姐是天下第一等的聪明人,云深都只能排在她后面。

    云夕知道他一路的遭遇后,笑得前俯后仰的。笑过以后,云夕也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了。佳佳这孩子,虽然活泼调皮了点,但也就是在熟人面前才这样,平时更不曾见她这样调戏一个男的。

    只怕佳佳是真的喜欢上程洲了。她觉得自己有必要找个机会同佳佳说一下这事。倘若佳佳是真心的,那么她也不会做所谓棒打鸳鸯的事情,但若佳佳只是觉得好玩的话,那么她就得阻止了。虽然佳佳是她的义女,但程洲本身也是她的好友,云夕不想看到两人最后闹得不可收拾。

    另一边,佳佳回到家后,便听到她娘不咸不淡的声音,“你这一趟出去,可真是风光呀,还给自己找了个爹。”

    佳佳不由抖了下身子,然后就扑上去撒娇了,“娘,我好想你啊。”

    陆翊染冷酷无情地将女儿推开,“是吗?我倒是看不出来。”

    “托你的福,你娘我和程洲几百年前的事情又被翻出来了。”对于外面人怎么说,她倒是无所谓,反正那些人也不敢在她面前大放厥词。可是某人却开始吃起了醋,这几天都阴阳怪气的。

    都是年少无知惹的祸啊!

    陆翊染忍不住瞪了始作俑者一眼。

    陆佳闻言,大吃一惊,“娘,你以前真和他有一腿吗?”她忽然想起她和她娘在审美上的确蛮一致的,喜欢上同一个人是很正常的。

    陆翊染道:“只是看他生得好所以调戏了一下而已,你想哪里去了?”

    陆佳长长吐出一口气,“那就好。”

    陆翊染磨牙道:“你爹这几天正和我闹脾气呢,你给我快点解决好这件事。”

    陆佳忽的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娘想要澄清这流言是吗?我这边有一个很不错的法子,我和程洲直接成亲就可以了!我们两个都成亲了,他总不可能是我爹吧!”

    知女莫若母,陆翊染听女儿这欢喜的声音,哪里不明白她的那点小心思,“你看上他了?”

    陆佳难得羞涩了起来,“别用看上这词,我可不是随便玩玩的,我在很认真地喜欢他呢。”

    她喜欢一个人,便坦坦荡荡的。

    换做是别的母亲,还真会因为尴尬而阻止。母女两都看上一个男的,说出来也太好笑了点。但陆翊染则不然,她反而笑了,“眼光不错,程洲是比京城里那些毛孩子好。”

    陆佳得了娘亲的允许,越发地开心,“我争取在过年前拿下他!”

    ……

    陆佳还没找程洲,程洲就已经找上了她,说道:“我们还是尽快澄清流言的好。”

    陆佳笑眯眯地瞅着他,看得程洲感觉自己想像是被豹子盯上的兔子一样,清脆的嗓音带着几分的蛊惑,“其实我们两个只要成亲了,流言就会不攻自破。”

    她想了想,想要拿下程洲,还是得用掉手段,比如说下一记猛药,否则程洲只怕会一直将她当做晚辈来看待。他先前纵容她,也只是因为她是晚辈,偏偏陆佳不想当她晚辈。

    程洲差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你在说笑吧?”

    陆佳说道:“我没说笑啊,我是认真的!我喜欢你,也想要同你在一起。你有喜欢的人吗?”

    若说喜欢的话,在他初入江湖的时候,他曾经喜欢她的。喜欢她从容的浅笑,外柔内刚的姿态。在知道她同云深两情相悦以后,他便将这份感情压在了心底深处。

    若是在十年之前,陆佳询问他这个问题,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告诉自己是那人是杜云夕。

    只是今日……那抹身影似乎已经渐渐淡了。

    “那你喜欢我吗?”陆佳眨着眼,用亮闪闪的眼神看着他。

    面对那双期待的眼神,程洲发现自己很难说不喜欢,毕竟陆佳本身就是个讨人喜欢的小姑娘。

    他这一迟疑,陆佳已经扑了上去,直接啄了一下他的嘴唇,说道:“既然不反对,我就当你默认了。当我的驸马,总比当我爹要好吧。”

    在她扑上来的时候,程洲能够看到她那双明亮的眼睛中盛满的炙热的感情,就像是一团火一样,要将他整个人燃烧。

    在那一瞬间,程洲脑海中的念头不是推开她,而是——嘴唇好软。

    完蛋了。他好像是真的有点喜欢这个小姑娘。或许是在她恶作剧地偷袭他时,或许是她撒娇着不让他离开时。

    他隐隐想道。

    下一秒,陆佳直接笑得软了弯了腰,“呀,接吻的时候,别忘了呼吸啊,你这是打算憋死自己不成?”

    “你果然不行,还是需要我多教教你啊。”她的声音充满了让人气得牙痒痒的洋洋得意。

    是男人都无法被人说不行,程洲眼力酝酿着危险的风暴,第一次主动吻了回去。

    陆佳心道:义母诚不欺我,激将法果然对程洲十分有用!计划通!

    ……

    另一边,云夕和陆翊染坐在高处的亭子中,这个高度恰好能够将整个公主府收进眼中。

    云夕慢条斯理地泡茶,陆翊染手中则拿着一个简陋的望远镜,不时地啧啧啧。显而易见,这两人直接使用望远镜来偷窥佳佳和程洲的进展,一点也没有自己行为很厚颜无耻的自觉。

    陆翊染看完后,将望远镜放桌上一放,不满道:“这程洲也太不行了吧,居然这么快就被拿下,他好歹也给我支撑到年后吧。”

    “我还以为佳佳得吃好一番苦头,谁知道居然亲几下,他就从了?”

    当年她都追了他好几天,程洲却只知道躲着她。想到这里,她顿时心里不平衡了起来。

    云夕斜睨了她一眼,同自己的女儿争风吃醋,她还真是好意思。

    她喝了一口茶水,放下杯子,“佳佳那么可爱,程洲喜欢她也是正常的。好了,愿赌服输,你也该给赌注了吧。”

    陆翊染有些郁闷地将自己新得的一块玉佩给了出去。

    倘若陆佳知道自己的两个长辈直接拿自己和程洲的感情进展开赌了起来,一定会炸毛的。

    云夕把玩着这玉佩,笑眯眯说道:“前两天佳佳找我要了几种催情又不伤身体的药物。我觉得,为了避免夜长梦多,避免程洲反悔,她很有可能这几天就将这药给用上。”

    霸王硬上弓这种事,佳佳绝对做得出来的。从这点来看,她还真的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陆翊染的眼皮跳了跳,别告诉她,她明年就要当外婆了,她还没做好这个心理准备呢。

    她咬牙切齿地站起来,说道:“走,咱们去写信!”

    “写给谁?”

    “该写信给程洲他师傅了,总不能等孩子都生出来了,两人才成亲吧。”

    云夕笑着跟在她身后,“说的也是,总是佳佳主动也不好,也该程洲主动一回了。”

    她不由看向了陆翊染的肚子,只怕公主府这段时间很快就要双喜临门了。

    ------题外话------

    袁恩还打算写一个番外,以现代人的目光看这个朝代的人。但是之前酝酿了半天,都酝酿不出合适的,只能先作罢。番外就先到这边了,感谢陪我一路走来的读者,给你们一个大大的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花开富贵之农家贵女(百度最新章节)  花开富贵之农家贵女(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