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三卷群魔乱舞鬼门开 184颜恒子之死

    184

    “那现在不好处理,总不能直等下去,没有军粮的情况下,支撑七天已是极限……”

    “所以宁国皇帝一定会攻击,我们就趁机从他的背后接近,与爷爷来个两面夹击,再强行冲破幽影军与爷爷的军队汇合……”楚容珍当下双眼发亮,这是她一直等着机会。

    宁国皇帝没有攻击肯定是等对方粮食的时候再一举攻下……而那个时候,也是防备意识最弱的时候……

    非墨挑眉,“从中间冲破了幽影军的防线与颜恒子的军队汇合之后,将他们逼到东侧……”

    “那里有什么?”楚容珍下意识轻问。

    非墨玩味的看着她,随即幽幽一笑,“可以把幽影军轰飞到月亮上的好东西!”

    楚容珍双眼一亮,“你把火药运过来了?”

    横了她一眼,非墨轻轻点头,“这里到京城又不远,七天的时候足够运送一批火药进来,对方幽影军可是有火药的军队,你难不成想赤手空拳找死?”

    伸手在非墨的脸上亲了一口,楚容珍嘿嘿一笑,“谢谢夫君,一直以来都思考着解决之道,完全忘了可以将他们一网打尽的办法,还是夫君想得周到……”

    “行了,别贫了,快点吃!”

    就像是楚容珍想的那样,七日之后,一直没有动作的宁国皇帝终于开始了攻击……

    而且,攻势十分的猛烈。

    颜恒子这边士兵士气十分的低落,与幽影国相比相的可不是一点半点。

    颜恒子坐在高处静静的看着远处第一方防护的战斗,目光微沉,冷凝。

    淮阴侯那边还需要时间,这里的动乱应该引起了华国人的注意,可是他们不会相帮,可会冷眼看着他与宁国军队斗得你死我活之后再坐收渔翁之利……

    这次,或许还真的会栽在这里。

    只希望小玉儿不要反应过来一切,不然她看到这一幕真的会悲伤的……

    微微仰着头,颜恒子眼中划过一抹叹息……他的棋子全部浮出水面,龙真的棋子全部放到台面之下,该收拾的华国与楚国会慢慢收拾,说实话他的任务完全完成……虽然看不到龙真旧部全灭的一幕有些可惜……

    依旧,还是有些淡淡的不甘。

    “来人!”

    “王爷!”有一个侍卫走了过来,弯腰,行礼。

    “再去多立几个营寨,以备不时之需!”颜恒子想了一下,最终决定以防万一。

    “是!”侍卫弯腰……

    然而,就在这时,弯腰的侍卫从怀里摸出一把匕首进幐颜恒子刺了过去……颜恒子当下大力一挥,内力完全释不出来的时候他眉头紧凝,对方的匕首直直的刺入他的腹部……

    “来人啊,刺客!”颜恒子身边的侍卫见状,立马冲了过来将他护在身后,将那士兵强压在地用力错开他的下巴,避勉他自杀。

    颜恒子伸手拔下腹部的匕首,痛得他微微皱眉,伸手按住他流血不止的腹部,目光在一瞬间冰寒,“本王差点都忘了,那可是龙真旧部……在本王的身边埋下棋子也并不奇怪……看来,还真是大意了……”

    “王爷,您没事吧?军医,军医……”侍卫神情紧张,连忙伸手扶着颜恒子……

    颜恒子身体微微摇晃之后才慢慢的站稳,一手捂着腹部额间渗出大量的冷汗,他的唇角也开始慢慢的出现中毒反应……

    一阵头昏目眩……十分勉强才撑住了身体……

    被侍卫扶到了大帐之中,军医过来把脉之后……

    是中毒了。

    而且毒素不明,他无法解!

    颜恒子伸手挥了挥,侧坐在书桌前,目光,看向了一边沉默不语的颜林,冷淡道:“看到老夫落到现在这个下场,开心么?”

    颜林的眼中露出一抹痛苦……

    这是他的父亲,他怎么可能会开心?

    颜恒子他就没有指望会从颜林的口中听到什么,所以自顾自的说着,“你以前不是一直问老夫为什么这样待你们么?反正老夫的时间也到了,告诉你也无妨……林儿,你不是老夫的儿子,老夫的儿子早在更早更早的几十年前就死了……久到老夫都忘记他们长什么样了……”

    此时的颜恒子面上露出一抹疲惫,还有着淡淡的解脱,“所以别怪老夫会如此狠心,你我不过是互相利用罢了,没有老夫你早就死在了乞丐堆里,但不可否认被老夫收养也是你的不幸……”

    颜林低着头,神情悲伤,死死的咬唇。

    他想过很多很多次,每次被折磨的时候他就想,他会不会不是父亲的儿子……因为天下有几个父亲会这么对自己亲生子的?

    想过很多次之后没想到还真成了事实……

    “不觉得意外吗?”颜恒子微微挑眉。

    “习惯了!”颜林十分直白的摇头。

    心,早就麻木了……哪里还会有半分的惊讶?

    颜恒子倒是有些意外,微微勾起唇,伸手,从怀里摸出一样东西放到他的面前,是一本册子。

    “这个是老夫埋在这个大陆的势力,棋子……里面也相对的记录了龙真所埋下的棋子……”

    这简直就像是交待后事一样……

    颜林一直没有说话,过了很久,他才看着这些东西语气有些激动,“什么意思?你认为你还有资格交待这些身后事?肆儿因为你而死,悦儿离间因为你而死,珏儿痛苦挣扎早就对世间一切绝望……唯有玉儿……”

    “老夫交待的身后也包括小玉儿……你不想看到小玉儿最终因为仇恨而走上老夫同样的路吧?复仇就是一条永远止尽的轮回……看看老夫这些年经历的一切就能知道……所以这一切必须结束,绝不能让小玉儿接着老夫的路走下去……”

    颜林原本还想说的狠话最后咽了回去……因为他同样也不想自己的女儿走上他这条路……

    简直就是一条自我毁灭之路……

    看着眼前的册子,颜林死死咬牙之后最终收了起来,他恨父亲,可是不能让小玉儿也走上跟他一模一样的路……

    否则大家都会一起痛苦。

    “希望小玉儿没有反应过来一切,如果她发现老夫并没有去紫云城的话肯定会回头来找……所以绝不能让她看到老夫死在宁国人的手里……否则这个仇恨的轮回又会继续下去……”

    这也是为何宁国皇帝出现之时他是那么的生气,本来他可以死在与司壮的战场上,他的身体早就到了极限……大忌快到之时死在战场也不能死在任何人的手中……否则小玉儿会恨……

    本该是这样的,可是这个宁国皇帝出现了……生生的打破了他所有的谋划……

    现在,必须结束掉!

    颜恒子看向了颜林的表情,眼中,依旧淡淡的不喜……因为太容易动摇……

    太容易被感情束缚……他与小玉儿同样都容易被感情束缚,可是两人却完全不一样。

    小玉儿会容易被感情束缚,可是她却会越来越坚强。

    而这个颜林不一样,虽然容易被感表束缚,可是只会越来越懦弱……

    颜恒子从书桌上摸着一把长剑,放到了颜林的面前,目光认真,“杀了老夫!”

    颜林瞪着抬头,眼中露出震惊的神色。

    好像没有听清楚,又好像是震惊过度……他怔了。

    颜恒子把手中长剑扔到了颜林的手中,目光冰寒的盯着他,一字一名道:“不想小玉儿步上与老夫一样的轮回的话,就由你来动手,杀了老夫!”

    抱着长剑,颜林神色惊慌,“不……”

    “这场战争必败,老夫绝不能死在他人的手里,如果是你下手的话,小玉儿虽会伤心可是依旧会原谅你……颜林,你逃避了八年让珏儿背负了痛苦,你也是时候尽尽做父亲的义务了!”

    面对颜恒子那渗人的逼迫,颜林红了眼眶不停的摇头,“为什么要让我做这些……为什么……”

    “因为这是义务,老夫有义务为妻儿子女复仇,有尽务爱护自己最宠爱的孙女,所以老夫不能死你以外的任何人手里……老夫背负你们的憎恨活到现在,只不过是为了尽当初身为人父,身为人夫的义务……现在也到了你该选择的时候,要么依旧逃避让小玉儿走上与老夫一模一样的路,要么杀了老夫背负对小玉儿的愧疚活着……”

    这是一个极为两难的题。

    对于颜林来说,他没有勇气杀死自己的父亲,哪怕不是样生的,哪怕给了他无尽的苦痛……弄得现在妻亡子散……他可以憎,可以恨,唯独不能杀……

    这是为人子的基本!

    一边是父亲,一边是女儿……这是十分两难的选择……

    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吵,声音也越来越大……幽影军冲破一道又一道的防线……很快就要接近这里……

    颜恒子将手中的玉佩放到了桌子上,“老夫死后,将这玉佩送给非墨,算是老夫的一点心意!”

    算是交待了所有的遗言之后,颜恒子微微闭上了双眼,静静的等着……

    颜林慢慢的抽出了长剑,眼中,泪水不断的滑落……颤抖着双手对准了颜恒子,慢慢举起长剑……

    而颜恒子就这么闭着双眼……

    高举着长剑狠狠的挥下……

    砰的一声,手中的长剑被颜林扔到了地上,颜恒子睁开双眼,猛得一把扯进颜林的衣服怒斥,“没用的东西,连老夫的头不敢砍?”

    颜林痛苦的跪在地方,摇头。

    他下不不手,他是真的下不了手……

    颜恒子十分暴怒的站起了身体,一脚踢到了颜林的身上,颜林一屁股倒在地上的同时他的身体一个趔趄……一手撑着书桌支撑着身体……

    “父亲……”

    “滚!”颜恒子十分生气的挥开颜林想要扶住他的动作,恨铁不成钢的盯着颜林,一把拿起桌前的长剑指着颜林,“没用的东西,遇事只会逃避……”

    这时,军帐外面战火漫延……幽影军破开了所有的营寨冲到了颜恒子所在地最后一道,怒瞪了颜林一眼,颜恒子立马冲了出去查看情况……

    唯有颜林一人跪在原地,神情悲伤……绝望……

    他已经完全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看着自己颤抖的双手,颜林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帐外,幽影军完全将他逼到了绝境,于战火之中,宁国皇帝坐在马上白衣飘飞,十分的优雅从容,勾唇,“好久不见了!”

    颜恒子目光紧盯着宁国皇帝,突然,他诡异一笑,挥手,“开门!”

    士兵听着他的话,微愣之后找开了寨门……宁国皇帝等人却完全不敢进去了……

    总觉得有什么埋伏似的……

    “放弃抵抗了?”宁国皇帝冷笑。

    颜恒子却是十分诡异的抿紧了唇,双手背后,“本王早就备好了酒水,就看小娃你敢不敢进来了!”

    说完,颜恒子离开了高处,回到了帐中,冷淡的了扫了一眼跪在的颜林,“老夫打开了最后一道防线,死局已定,没用的东西,要走要留随你的便!”

    说完,拿起一边的东西放到了身上,还摸出一个药瓶拿出一颗药丸吞了下去,原本青紫的脸才好了一些……

    随后,他走了出去……

    宁国皇帝眼中有些戒备,一时不敢行动,倒是一边的乌大声道:“管他有没有陷阱,现在他的人马反正没有多少,大不了再杀就是!陛下,属下带人进去杀他个遍甲不留……”

    正要冲进去的时候,宁国皇帝伸手拦下,骑着马,最终走了进去……

    颜恒子身后的士兵不过一万,而且还是伤残士兵……

    宁国皇帝慢慢的走向了颜恒子,坐在马上居高临下,冷笑:“看来你真是穷图莫路了。”

    “嗯,确实呢!”颜恒子十分从容的点头,被逼到无路可走本就正常,所有的心力放到了大陆埋下的棋子上面,所以忽略了这支军队是他的失误……

    算了……反正已经足够了……

    华国与楚国联盟,对付宁国与焰国不是难事……

    他铺下的一条让龙真走向地狱的黄泉已经完成,哪怕死也无憾了……

    就让他在黄泉舒舒服服的笑看这一切吧!

    伸手,坐在地上拿着酒杯淡淡喝了一口,远不如茶水……偶尔喝一次也别有风味……

    宁国皇帝下马,走到颜恒子的面前,“所以你现在又在玩什么把戏?”

    “最后一杯酒,本王怎么也要细细品尝一下,小娃该不会这么小气不允吧?”颜恒子的语气轻松,隐隐的,还着一丝愉悦。

    “朕就敬你一杯,算是践行!”伸手拿起了杯子,宁国皇帝冲着他扬扬手,喝了一口。

    颜恒子哈哈一笑,一口仰尽,扔下了手中的酒杯……

    “在本王身边安插的棋子还真不少,本王赢了天下棋局却输给了你……不过,也不冤!”从怀里拿出一个火折子,吹了吹,抬头幽幽诡笑,“本王说过你不该来这里,一个无用的东西没有勇气来结束一切,那么就让本王亲手结束一切……”

    手中的火折直接到身后,士兵闪开……大量的火油就被引燃……

    宁国皇帝迅速后退,从腰间拔出了长剑,想也不想的就朝着颜恒子刺了过去……

    如果以前他能躲开,可是内力完全消失了,有人对他下了化功散……

    长剑刺入他的肩上,颜恒子连躲都没有躲……

    “父亲!”

    颜林听到动静跑出来的时候,看着眼前一幕,瞳孔紧缩……

    拿起长剑就朝着宁国皇帝方向刺了过去,将颜恒子护在了身后……

    “你来做什么?滚!”颜恒子双眼含怒,直接斥责。

    “对于父亲来说我确实是没用的东西,可是对于儿子来说,父亲还是父亲……虽然恨,虽然憎,可是还是汉有眼睁睁看着你死在别人的手上……”

    回头,颜林十分悲伤微笑,眼中,是生无可恋。

    颜恒子瞪大了双眼,扯开颜林一巴掌就甩了过去,“滚!来人,带走!”

    原本没有任何反抗的颜恒子扯着颜林立马逃离,随着他的动停开始,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在宁国皇帝附近,火药瞬间爆炸……巨大的火焰吞噬了幽影军……

    原本十分整齐的军队在一瞬间变得混乱……人数太多引起的混乱自伤的情况很多……就比如现在,混乱的幽影军误伤了自己人……

    砰砰砰……砰砰……

    颜恒子将手中所有的火药全部埋在了最后的地方,这里他为自己设计的沉眠之处……

    如果颜林有胆子将他的头砍下的话一切好说……最后的最后,大家一起友好的手拉着手下地狱!

    带着颜林快速逃离,冲到了城防之上将颜林甩了出去,在漫天的巨石砸落的瞬间,颜林摔落下面的一瞬间,他看到了颜恒子的笑容……

    那是松了一口气的笑容……

    “父亲!”颜林心神俱裂的一声大怒,回答他的不过是一阵又一阵的爆炸声,还有士兵们的惨叫声……

    漫天黄沙起舞,火焰升天,巨大的火柱在空中升起,将周围的草木,石头,全部吸到了一起来……漫上天际的火龙卷带着逼人的气势拒绝着所有人的接近,只要再敢走近一步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颜林坐在在心神俱裂看着一幕,痛苦大吼:“父亲!”

    四周,吓了一跳的幽影军一时半会儿没有回过神来,等他们回过神来之后目光紧盯着颜林后背,瞬间就将他包围了起来……

    颜林没有任何反抗,泪如雨下……

    没有跟宁国皇帝走进去的幽影军们将颜林围了起来,高扬着手,举起了长剑……做势就要砍下……

    眼看颜林就要死在幽影军的剑下之时,一支又一支的长箭射了过来……幽影军接二成三的倒了下去……

    颜林僵硬的回头,眼中,一团比烈火更炙热的火团在千军万马之中奔腾而来……她坐在马上,手中拿着一柄长弓,手中的飞快的射出一支又一支十分确往前的长箭……

    如同亡灵一般从地狱归来的鬼面军队……衬得她如同地狱妖魔一样渗人……

    可是,他却觉得如神女般……

    小玉儿……

    楚容珍与非墨冲在最前面直接冲破了幽影军,她完全没有想到爷爷没有按照她的计划行动,她这边一有行动的话就可以马上配合着行动……可是她这边独自攻击之后,他却没有了音讯、

    心中,有了不好的感觉……

    所以非墨让她直接冲入山谷最好,或许是一个十分困难的战争,但是冲入山谷才知道颜恒子发生了什么时候事情。

    万一出了意外的话……

    果然,出了意外……

    远远的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那是她的父亲将要被幽影军斩杀于军中的时候……她想也不想的救下……

    还好,来得及。

    追风带着她来到了颜林的身边,她翻身下马,“父亲,你没事吧?”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看着这陌生的脸,颜林眼中的泪水怎么也忍不住,瞬间滑落……

    颤抖着伸手,“小玉儿……”

    楚容珍伸手握住他的手,眉目间有一丝急躁,“嗯,是我,现在不说这个,爷爷呢!”

    颜林张嘴,想要说什么的时候想到了颜恒子的话,此时,他后悔了……

    或许他杀了父亲比较好,因为小玉儿真的来了……万一她真的如父亲那般……

    他不敢再想下去……

    楚容珍得不到答案,声音立马加重了几分,“父亲,爷爷在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震耳欲聋的炸裂声还在响起,楚容珍瞬间回头,看着上方最后一道防线之中燃起的烈焰也不断传来的惨叫声……她扔下了颜林,立马朝着最上面而去……

    颜林立马握住她的头,冲着她摇头……

    不可以,不能去,不能让她看一切……

    楚容珍咬唇,“怎么了?”

    “不要去!”颜林痛苦的做出了选择,可是,已经迟了。

    楚容珍冷静的拂开他的手,头也不回的朝着最上方颜恒子所在地方而去……非墨,龙煞军则是直接斩杀着现在的幽影军……十万对上十万……胜负还未知……

    楚容珍带着凤魅还有这几天集结而来的凤卫用着极为高超的轻功越过了龙煞军与幽影军的头顶,一个个飞身上了最上方颜恒子的所在……

    幽影军瞪大双眼盯着轻功十分高超的凤卫,想要阻挡却没有任何办法……

    集结而来的凤卫五千人,全部飞身闪到了最上方,最后,楚容珍到达最上方看着眼前的一幕时,瞳孔一阵紧缩,失声高吼,“爷爷!”

    颜恒子跪在地上被宁国皇帝一剑刺中了身体,颜恒子与宁国皇帝身上都有着大量的鲜血……颜恒子身上的鲜血更重,隐隐的还能看到他一条腿被硬生生弄断……伤口处,如碗口大小的伤口不停的留着鲜血……

    楚容珍瞳孔一缩,在来不及思考的情况下她的身体直接冲了过去……一掌拍向了宁国皇帝……

    乌见状,伸手……

    双方掌对掌,楚容珍在急怒之下释出的十成的内力,急怒到了失去理智的她……不再有任何保留。

    乌被她一掌拍得后退了好几步……最后才稳勉强稳住身体……

    而楚容珍只是后退半步将颜恒子抱起,随即,她的凤卫全部出现,让她护在了身后……

    “爷爷……爷爷……”楚容珍急到不停的掉着眼泪……可是颜恒子却瞪大了双眼,神情恼怒,“你怎么在这里?滚!”

    白费了……

    楚容珍抱着颜恒子那干瘦的身体,十分十分的轻……泪水如雨的她露出一抹苦涩的表情,“真是笨蛋,明知道我会回来,干嘛不与我一起里外夹击?明明知道我会回来,也知道我会等到七日之后再行动,为什么……”

    颜恒子唇角不停的渗出了鲜血,被弄断的左腿也不停的流失着血液,他重咳一声,“你当老夫是神?怎么可能事事都猜得到?要是老夫是乐氏一族的人就好了,就不会把这宁国幽影军给算漏……”

    “爷爷很厉害,虽然输了小局,可是却赢了天下之局,不是吗?”楚容珍伸手替颜恒子擦着唇角的鲜血,坚强的笑着。

    笑中含泪……

    颜恒子欣慰了看着她,伸手,血手抚在她的脸上,“小玉儿,我的事情就这么结束吧,不要恨也不要怨,就让老夫带着一切恩愿离开……”

    “不行!”楚容珍摇头,紧紧的搂着颜恒子,“我不会允许您死的,绝不会允许……”

    “小玉儿……”

    宁国皇帝透过凤卫看到了楚容珍的存在,到现在,他才终于明白颜恒子说他不该来是什么意思了。

    原来,说的是她!

    楚容珍的凤卫走了过来将颜恒子抱在手里,简单的包扎之后楚容珍才站了起来,目光,紧盯着宁国皇帝,目光冷锐,“宁臣洛,从你对他动手开始看来就已经做好了被人憎恨的心理准备了?”

    宁国皇帝复杂的看着她那冷静到了诡异的模样,冰寒反击,“朕不惧任何人的憎恨,毁了朕的夙愿,他只能以死谢罪!”

    楚容珍偏头,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挥手:“舒儿,动手!”

    最上方,舒儿带着一队赢族人开始行动了,这是她的带来华国京城的一部分的赢族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舒儿带着赢族人爬上了绝壁,爬上了最高的制敌点……

    漫天的粉尘飘散而下……与火焰接触之后散发出更大的火势,还带着白色的烟雾……

    同时,从肆月商会运过来的火药不仅仅就于陷阱,舒儿等人臂力十分大的赢族人就等于是投掷车……从最上方朝下面有目标的扔,远比投掷车的命中率还要高……

    一系列攻击之后舒儿带着赢族人飞快的飞檐走壁,转移到了新的高处……

    新的一轮攻击开始……

    楚容珍与凤卫带着颜恒子快带离开,凤卫拦下了幽影军之后并不打算硬抗……

    楚容珍与凤卫从高处跳了起来,与幽影军战斗在一起的非墨见状,立马整军,“撤!”

    十分快的速度瞬间撤退,颜林只觉得眼前有一道光闪过,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他被人拉上了马背……

    宁国皇帝等人出从火海之中冲了出来,火药的爆炸让他与幽影军都露出了一丝狼狈,紧盯着逃离的龙煞军,他不甘的握紧了双手,“追,一定要杀了颜恒子!”

    “是!”

    明知这不是追赶的好机会,可是他却无法忍受颜恒子还活着的事实,只要确认他死亡之后就会立马停兵,然而现在却不能让他活着离开……

    身后,幽影军全力追赶了过来,双方的速度都十分的快……非墨骑在队伍的最前面,带领着龙煞军将整个军队带领着朝一边逃去……

    最后,到达了目的地他才停了下来,那里,早就有一座简易的山寨……

    楚容珍将颜恒子连忙带到后面,非墨领军,静候着宁国皇帝的到来。

    楚容珍小心的将颜恒子扶到了床上,看着他残破不堪的身体忍不住的心酸。

    颜恒子伸手,轻轻替她抚去了脸上的泪水,“哎……老夫的心血真的被你们这些不成气的东西全毁了……”

    “对不起!”楚容珍低头。

    “小玉儿,你很优秀,所以抬起头来!”颜恒子语气认真看着她,微微一笑,露出一个楚容珍从未见过的笑容。

    颜恒子喘着粗气神情带着奇异的血色,好像,是回光返照一般……

    “小玉儿,老夫估计是挺不过这关了,不过看到你真的安好也就安心了……这东西你拿着,册子给你,玉佩送给非墨……”

    双手紧紧的握住楚容珍的手,颜恒子费力的仰起头,眼睛瞪大,原本恐怖的脸此时显得格外的惊悚,但是楚容珍却完全不在意的看着,好像透过这个裂破模样的老人看到小时候那个严肃又认真的爷爷……

    那个让任何人都惧怕的爷爷……

    伸手擦着眼泪,楚容珍乖巧的接下了颜恒子原本要交给颜林的东西,看也不看那东西一眼,目光,一直紧盯着颜恒子。

    眼中,痛苦的泪水怎么也停不下……

    血手抚摸着楚容珍的脸,拭掉她的泪止,颜恒子的声音温柔,“老夫这一生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是带去苦痛的魔鬼,被人憎恶恨,被人惧怕,唯独只有你一人愿意亲近成了老夫干渴心灵的唯一温暖……简直就好像是太阳一样的温暖……小时候的你可是很可爱哟,小小的,内内的,毫无防备对着老夫这个沾满血腥的人露出十分温暖的笑容……”

    颜恒子的眼中露出一抹怀念,想到那个让他改变一生的笑容,他露出了柔和的表情。

    微微闭着双眼,细细的回忆着……

    “在老夫杀了当时的龙真圣王之后想要毁掉宁国与间接导致一切的焰国,刚刚把棋子投下去不久正准备开始行动的时候,一次意外,老夫去雪族还妻子的遗物之时得知了你的存在……当时就想着把你带走弄得天下大乱把龙真所有人都引到你的身边,再将他们一网打尽……所以我用尽精力的培养你,想要把你培养成十分有用的棋子……不是杀手,而是谋者……杀人不眨眼的谋者……”

    颜恒子闭着双眼低低笑了几声,“可是无论老夫如何的培养你,你眼底那温暖的笑容怎么也无法消失……明明都堕入了黑暗,可是却依旧光明圣洁,照耀得老夫那原本干枯的心反而急躁了起来……”

    “当年我爱上宗旭,爷爷表面上是抛弃了我不再见我,也不准父母亲去皇宫见我……可是,您却派了鬼噬教我蛊毒,让我在皇宫的生存活下来……因为您教会了我权谋却没有教过男女的争风吃醋……所以才会派他来了的吧?”

    楚容珍接着颜恒子的话一边哭一边轻问,神情哀伤又痛苦。

    以前,她以为爷爷真的如别人说的那样是真的疯了……可是现在一层一层的真相剥开才明白,爷爷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一开始的执念。

    妻儿子女的仇怨……这就是他一辈子的执念!

    “你太没用了,被一个无能的男人骗……老夫心里十分的生气……”终使生气,可是却十分的心疼。

    早知道教会她一切就好了,她就不用遭遇这一轮回……

    握着颜恒子的手放在她的额间,楚容珍低下了头,头就靠在颜恒子的手上,低低轻泣着。

    “嗯,是我太没用了!”

    “老夫欠下了很多的血债,你无须还,所以老夫的死不用怪任何人……当年你姑姑嫁给赢族王时老夫主意,国为赢族王后是龙真的棋子,用来拢络赢族的龙真皇族公主,所以直到现在赢仪都在追寻着凶手……肆儿的死也是老夫的债,虽然是他一时心软受伤再也无法使用轻功,说到底如果不是老夫派他去也不会发生一切……天波族表面上是炎帝最忠诚的守护者,早就投降了龙真……那个叫凤隐的小娃娃是天波族的余孽,也天波族故意送到楚国四卫的棋子……小玉儿,楚国四卫并不如你想象的那般忠诚……早就已经被插入了数不清的龙真棋子了……你自己要小心……”

    颜恒子不停的说着,说着他从未说出过口的秘密……

    “而那些棋子不仅仅是前几任龙真圣王下的,现在任的龙真圣王龙臣洛才是最大的幕后之手,他从小就离开龙真到了大陆,四处行走的同时完成了龙真先袓们一代又一代布下的局……要不是老夫一心憎恨着他们,否则也不会发现这局棋……呵呵,活该,最终还是老夫赢了……”

    颜恒子吐出了几口鲜血,神情有些溃散,淡淡的说着:“本来老夫的目的就是得到楚国与华国,只是没有想到楚国的棋子会被你拔掉……楚国与华国两国联盟,对付宁国与焰国不难……这两个让人憎恨的国家怎么看都不顺眼……真想将他们从历史上抹掉……连同老夫的存在一起抹掉……”

    楚容珍:“……”

    她只能静静的听着,因为她无能为力……爷爷中毒之后又服了烈性之毒,强行延长的了自己的性命的同时又身受了重伤……内力被废……

    药石无医!

    低头,她掩下痛苦的神情,静静的听着……

    “不过哪怕现在得不到楚国与华国,相信你们也会结盟……龙真重要棋子全被老夫放到了台面,要是这样你们还对付不了就干脆挖个洞自己死掉算了……咳咳咳……咳咳……你的父亲真的很懦弱,要是他动手的话,结果就会完全不同……”

    楚容珍抬眸,红肿着双眼,“爷爷想让父亲杀了您么?这样,我就不会去憎恨父亲……或许,您打算让宁国皇帝与您一起沉睡,这样,我就无人可恨……”

    她明白……正因为明白,所以才悲伤。

    所以才忍不住想要哭泣……

    “果然你很聪明呢……老夫不怎么喜欢看你哭泣……小玉儿,对不起,当时没有去救你……”

    “爷爷不用对不起,如果能救我的话你一定救了,可是您的脸就显示了一切,你当时自保都很麻烦,更别说救我了……”

    听着楚容珍的话,颜恒子瞳孔十分缓慢的轻轻一转,黑仁扩散好像已经不知道她在哪里说话,也不知道她此时正在哪里看着他……没有了感觉,只能听到一些飘渺的声音……

    “女人不会比任何人差……好好保护自己的亲人……别再像老夫一样一时大意失去整个世界……毁了他人一个又一个小世界的同时却什么也挽回不了……那么……从……一……开……始……就保……护……好……”

    最终,颜恒子的手柔了下来,无力的垂在身边……

    楚容珍瞪大双眼看着这个安详失去气息的老人,猛得趴到了他的身上:“爷爷……”

    悲凄的声音如同失去母兽的幼兽一样……悲伤,痛苦……一声一声撕心裂肺的哭泣与外面战火连天的撕杀声汇成了战场上的一首极为哀泣之歌……

    “爷爷……”楚容珍趴到了颜恒子的尸体旁,把脸埋在了他的怀里,跪在地上痛苦着……十分悲伤的痛苦着……

    四周,空气窒息又令人心酸疼痛……特别是楚容珍身边的颜林,痛苦的看着没有了气息的颜恒子,颤抖伸手想要安抚楚容珍的情绪,刚抬手才发现,他也泪流满面……

    他连安抚的资格都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摄政王绝宠之惑国煞妃(百度最新章节)  摄政王绝宠之惑国煞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