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正文 第149章你在摸哪里?

    就当没有看见?

    尹穆清不由的嗤笑了起来,怒眉道:“阁下说的不会太简单了么?两日后归还,就算你不会伤这孩子分毫,可是,你知不知道这两天之中,孩子的娘亲会受怎么的煎熬?或许因为孩子突然失踪,一时想不开,而寻了短见也说不定,到那个时候,你又该如何?”

    楼卿如蹙眉道:“这为小妇人要两日后才会醒来!且不会对身子造成任何伤害,如此,小姐还不能行个方便么?”

    所以,言下之意便是,尹穆清所说的可能,不可能会发生。

    但是,尹穆清还是不赞同的开口:“孩子的母亲两日后才会醒,那么孩子的爹爹呢?府中其他下人呢?丢了孩子,是府中侍卫保护不周,你可知,因为你的这一举动,会有多少做侍卫做奴才的会被牵连?还是说,你迷倒了孩子的娘亲,还能迷倒所有的人?”

    楼卿如一愣,不由的蹙了眉头,父亲的作法,他虽然也不赞同,毕竟,偷抱别人家的孩子并非是长久之计。但是,为了母亲,他也只能这么做!

    但是,他从来没有考虑这些。毕竟,从来没有人会在乎做奴才的性命如何的,世道如此,尊贵卑贱,等级分明,卖身为奴的,生死都不由自己,又有谁会在乎那些卑贱之躯?

    楼卿如看了一眼手里的孩子,那小娃完全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正逼着眸子呼呼大睡。

    这会儿,他仿佛下了什么决心一般,蹙眉道:“小姐,对不住了,比起一些奴才的命,在下觉得,母亲的安危更重要,所以……”

    楼卿如眸光一凛,手一扬,一股白色的烟雾立马朝尹穆清的放下撒了过去。

    尹穆清一惊,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后退了几步。

    而这会儿,黑暗之中,她突然听见几根银针飞驰而来的声音,她瞬间一惊,耳朵微动,足尖轻点,几个后空翻后,躲开了那银针。

    唰唰唰几声,无数根银针整齐的钉在了门框之上,再看屋中,哪里还有那黑衣人的存在?

    尹穆清一惊,连忙朝外跑去:“该死!”

    竟然让他给跑了,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那孩子就让他抱走么?

    然,正在她愤怒之时,身后突然传来砰地一声巨响,转而就是闷哼之声,尹穆清转身一看,便见身后的房顶上滚下一个黑影,那身影正朝她砸了过来,吓得她后退了几步。

    “噗……”楼卿如重重的摔在地上,直接一口鲜血喷涌而出,面巾早就不知何处,露出一张精致俊美,却苍白极致,冷汗淋漓的脸。

    “楼大哥?”随着黑衣人而来的,是一抹碧色的倩影,尹穆清觉得自己面容和善,怎么也不像坏人,没想到对面的人像是吃了炮仗一般,挥着扇子就朝她面门上拍来。

    那扇子是用玄铁做的扇骨,锋利至极,银光一闪,便朝她的脖子划了过来。

    我去!

    好家伙!

    尹穆清不由的暗骂了一声,身形一闪,避开一击,玉手一抬,扣住对放的手腕,挥手便一掌拍在对方的胸口。

    本以为用这样的武器之人,功夫应该不赖,没想到,对方完全是一只纸老虎,她这一掌用了五成功力,便将对方打倒在地,直接压在了那男人的身上。

    “额……”身下的男人痛呼了一声。

    “楼大哥,楼大哥你没事吧?”叶瑾妍听到这一声痛呼,吓坏了,手忙脚乱的从楼卿如身上爬起来,因为尹穆清的一掌,她唇边也有几丝血线。

    看着楼卿如苍白的面容,还有唇边的血迹,叶瑾妍顿时眼眶一红,紧紧的握住扇子,转身朝尹穆清道:“我要杀了你!”

    然,她刚想动,手腕便被楼卿如拽住:“你……你不是她的对手,何必……以卵击石?”

    叶瑾妍咬着牙,果然不动了,只能恨恨的看着尹穆清,眼刀嗖嗖的往尹穆清身上扎!

    楼卿如捂着胸口,也拧眉看向尹穆清,只感觉自己出门不利,竟然遇到了高手。

    尹穆清不知为何,看着楼卿如,心间揪了一下,疼的厉害。

    突如其来的心悸让她脸色瞬间变的苍白,但是这种心悸又是转眼即逝,让她觉得那只是错觉。

    尹穆清抬眸,便看见房顶上站着一个人,黑衣墨发,神秘高贵,不是萧璟斓是谁?

    最可笑的是,他单手提着襁褓,似乎根本就没有孩子需要抱着的这种意识。

    萧璟斓飞身下了屋顶,看了一眼地上的楼卿如,确定自己那一掌,让这人再无还手之力后,他才走到尹穆清身边,缓缓出声:“没事吧?”

    尹穆清摇了摇头,道:“没事!”

    然后,伸手接过萧璟斓手里的孩子,抱在自己的怀中,然后开口道:“阿斓,你这样,会伤到孩子的。”

    萧璟斓瞬间蹙眉:“不中用,连猫儿都比他强!”

    他很轻好吧?若是这样还能弄伤,这样不中用的东西,长大后也没有多大的出息!

    很明显,璟王殿下是完全没有理会,不仅是这个孩子要轻轻的抱,所有的孩子,都要轻轻的呵护的,否则,一不小心,那小婴儿脆弱的骨头不就伤到!

    尹穆清没有理会他,走到楼卿如面前,问道:“解药呢?”

    楼卿如肺腑都被萧璟斓的内力震碎了,胸臆间的血气止不住的向喉间上窜,唇角的血迹蜿蜒而下,很是凄惨。

    不得不说,从小到大,楼卿如都没有受过这么严重的伤。

    这会儿,他突然看见荣华居那边传来了暗号,他面色更是一白,虚弱道:“衣……衣襟之中,绿色药瓶。”

    听此,尹穆清蹲下,伸手就要去拿,但是,她刚有这么举动,身后传来阴测测的声音:“尹穆清,你胆子肥了?”

    萧璟斓面色都黑了,这女人,在做什么?当着他的面就要去摸其他男人?简直就是岂有此理!

    尹穆清是习惯了,前世搜个男人的身那是家常便饭,所以,完全就没有意识到,在身后的男人眼里,这个举动有多么的惊世骇俗。

    她立马缩了手,转身笑了笑:“我的王,您来!”

    萧璟斓嗤了嗤:“宋勒!”

    暗处,宋勒闪身而出:“是,王!”

    尹穆清让至一边,宋勒刚想走近,叶瑾妍就像护小鸡一样将楼卿如护在身后:“你们不许动他!我来!”

    说罢,叶瑾妍红着脸,转身看向楼卿如,小心翼翼的道:“楼大哥,身在江湖,身不由己,你放心,本公子不是那种轻薄的小人,肯定会对你负责了!”

    比起她,楼大哥肯定不会被陌生人摸吧?她这般深明大义,楼大哥一定会对她感恩戴德,然后以身相许的!

    说罢,不顾楼卿如瞪大的双眸,径直将小手伸进楼卿如的衣襟之内,掏呀掏……

    咦?怎么没有?

    不过,楼大哥的肌肤真的是好滑好紧,好有触感呀,叶瑾妍摸着摸着,就觉得面红耳赤,口干舌燥!

    然,正在她忘乎所以的时候,一声咬牙切齿的声音响起:“叶!瑾!妍!咳咳……你……你往哪里摸?”

    这女人,还是女人么?这是女人嘛?

    有见过放东西,贴着自己肌肤放的么?

    她她她……肯定是故意的,真真儿是不知羞!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气到,楼卿如面红耳赤,因为愤怒,一口鲜血便又涌了出来。

    “啊,楼大哥,你没事吧?你别吓我呀?”

    不得不说,尹穆清和萧璟斓等人看着也是挺无语的,这个黑衣男子算是找了一个猪队友么?还是一个光明正大就敢调戏男人的女子!

    尹穆清看的脸都红了!

    萧璟斓朝宋勒使了一个眼神,宋勒立即上前,在楼卿如的衣襟之中掏了掏,果然掏出了几个药罐,拿出了那绿色的药瓶,问道:“是这个?”

    叶瑾妍见此,面上露出几分尴尬,抵着头,都不敢看楼卿如。

    “咳咳……”楼卿如擦了一下唇边的血迹,点了点头:“取……取半碗水,滴三滴,于指尖沾取,洒在脸上,一盏茶的功夫,便……便可醒来!”

    “王?”宋勒转身示意,要不要相信。

    萧璟斓点了点头:“照他说的做!”

    宋勒照做,尹穆清将孩子抱了放在小妇人身边,在门外观察了一下,见那妇人悠悠的醒了过来,他们这才离去。

    宋勒看了一眼地上的楼卿如,请示道:“王,这人该如何处置?”

    “押入大牢,按偷盗处置!”

    “是!”

    “你们敢?”叶瑾妍顿时就怒了,从地上站起,怒道:“你们知道本公子是谁么?你们知道楼大哥是什么身份么?胆敢对他不敬,小心你们的项上人头!”

    又是身份?说真的,要拼什么,没人能拼的过尹穆清了。

    亲爹是墨翎帝王,乃公主之尊,金枝玉叶。

    养父是暨墨大将军,乃将门之女,同样尊贵。

    最重要的是,夫君还是暨墨手握重权的璟王,谁敢和她比?

    当然,她也不屑和这小姑娘比,怕说出来,吓死她!

    尹穆清笑了笑道:“连自己是男是女都不知道的疯丫头,我需要知道你们的身份么?夜闯民宅,乃强盗贼子所为,按照暨墨律法,轻则没收其财物,重则剁其手脚,现在在暨墨京都,身份再贵重,大的过暨墨律法?”

    “你……”叶瑾妍是偷偷跑出来的。这里又是暨墨,自然不敢惹事,所以,她咬了咬牙,没有反驳!

    等着瞧,爹爹就在暨墨,皇上也在暨墨,他们怎么可能不护着她?等他们知道。她被人欺负了,一定会被她报仇!

    楼卿如神情有些恍惚,但是听到萧璟斓这么说,也以为自己听错了,他堂堂墨翎太傅之子,河洛公子之子,竟然要按偷盗处置?

    解药给了,孩子还了,不是应该放他们走了么?

    也不知客栈那里是出了什么事,难道是母亲又不好了?

    楼卿如咬牙,想从地上站起,但是,五脏六腑都受了损,根本没有站起,他不仅皱眉,干脆放弃。

    罢了罢了,押入大牢就押入大牢,反正有父亲在,他自会照顾母亲。

    他现在很是疑惑,为什么,尹穆清会知道他在这里,他们好像守株待兔一般,等着他自投罗网!

    宋勒招了招手,闪出两个黑衣人,直接将楼卿如和叶瑾妍带走。

    萧璟斓和尹穆清则踏夜而去。

    这府邸再次归于平静,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阿斓,你怎么将他打入天牢了?那男子身受重伤,天牢阴暗湿冷,若是……”

    “尹、穆、清!”尹穆清不过是随口一说,却不想萧璟斓的面色一下就黑透了,咬牙切齿道:“你在关心他?那个刚见一次面的野男人?”

    “额!”尹穆清心肝一颤,顿感无语,这是哪跟哪?她看了一眼萧璟斓,却见他一脸铁青,丝毫不像开玩笑的样子,她嘴角又是一抽:“什么野男人?我不过是随口一说,你又在乱吃什么飞醋?”

    “哼!”萧璟斓冷哼一声,凉凉的开口:“刚刚,你想趁机摸他,敢说你没有?”

    尹穆清额上滑下两根黑线,甚是无语,这也可以?她还不曾开口,便又听某人哼哼唧唧的开口:“哼哼,本王乃天下第一美男子,却从来没有见你主动想要摸一摸,看一看,也不知你这女人是眼瞎了,还是审美不好。还是说,女人都是你这般,吃着碗里看着锅里,没有得到的,才是最好的?死女人,辱了本王的清白,不负责就算了,如今本王身心都交给了你,你……便开始嫌弃本王了?”

    “得得得……”尹穆清顿时打住,踮脚,便吻了吻某个唧唧歪歪的唇,将他的抱怨全部堵了回去。她都怀疑,若是她不阻止,是不是他还能像深闺怨妇那般,挤出两地眼泪给她看!

    这男人,吃起醋来,真的是有点让她哭笑不得!

    怎么会幼稚至此?

    以前,就听同事说,男人普遍成熟晚,如今看来,还真的是这样。

    “好了,正经点好不好?装模作样的给谁看呢?也不怕小九月笑话你!”

    这个安抚,某王便是很满意,但是,面上还是没有表露出来自己内心的窃喜,哼哼唧唧道:“他懂什么?”

    在自己的女人面前,根本不用带面子,也不用考虑尊严的好不好?怎么又用怎么来!

    这不,唇边柔软温香的触感还在,有这般福利,无耻点怎么了?耍点赖又怎么了?

    萧璟斓表示自己没有错!

    “好了,贫嘴!”尹穆清嗔了一句。

    ……

    荣华居,楼逸宸推门而入,却见穆挽清和两个黑衣人打在一起。

    不得不说,穆挽清武功很好,内力很强,虽然因为之前假死落下病根,神经错乱了一些,但是,武功是一点都没有落下。

    是以,等他开门进去的时候,便见一黑衣人被穆挽清打飞,直接朝他的面门飞来。

    楼逸宸面色一沉,广袖一扬,直接将那人扇飞在地。

    然,看到那黑衣人衣襟上的曼陀罗标志时,楼逸宸面色瞬间一白。

    竟然是天下第一山庄的人么?

    天下第一山庄,自从多年前他选择了离开,再没有踏足过,这个时候,庄主应该是他唯一的孩儿,楼雪胤才对。

    这次刺杀,究竟是谁的命令?

    是阿胤么?

    他竟然知道他来了暨墨?所以,这次是针对他的?

    毕竟,阿胤没有什么理由,会对挽清出手才对!

    楼逸宸想要将这些人瞒着,都不可能了。穆挽清看了一眼地上的人,面色白的下人,她颤抖着声音道:“阿宸,是天下第一山庄的人,一定是织梦姐姐误会了,你不用管我了,我一个人可以的。”

    穆挽清不想欠楼逸宸的人情,所以,这些年,几乎每天都在让他回天下第一山庄。即便他们有从小长大的情分,可是,不管怎么说,他已经娶妻生子,有自己的家,不能再和以前一样,对她事事关心!

    楼逸宸心里一刺,只觉得心里疼的发慌,织梦么?他已经辜负了,如今,已经再无法回头了。

    他上前搂着穆挽清的肩,轻声道:“小挽儿你莫急,等你安顿好了,我自然要回去,这些人是不是天下第一山庄的人,还说不清,所以,你先不要着急。”

    穆挽清看着楼逸宸,点了点头,她眸光微闪,随即开口道:“不知为何,我总觉得自己头痛,可能是伤害还没有好的缘故,阿宸,你扶我去坐一会儿可以吗?”

    “好!”她不再赶他走,他自然高兴。楼逸宸走到穆挽清身边,扶了她的手,而,就在他伸手握住她的手的时候,面前的女子却素手一扬,封住了他胸前的几处筋脉,他的身子瞬间僵硬在那里,再也动弹不了,楼逸宸大惊:“小挽儿,你这是什么意思?”

    “阿宸,我欠你已经够多了,不能再连累你,现在,我们就此别过吧!”说吧,穆挽清拿了桌案上的包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客栈。

    楼逸宸大惊失色,她这个状态,身边怎能离了人?

    “小挽儿,莫要胡闹,快回来!”想要冲破穴道,但是这是穆挽清独特的解穴手法,就算再高深的内力,都不可能强行冲破。

    “来人!”叫了一声没人答应,楼逸宸后悔没有多带两个人。

    穆挽清出了雅间,外面也有人打斗,而那些人看见她出来,立即朝她围了过来。元修见穆挽清出来,立即蹙眉道:“夫人,您快进去,这里危险!”

    穆挽清这会儿自然意识到这些人都是针对她的,立即绕道,闪身下楼。

    那下人也连忙跟了上去。

    元修大惊,没过多久,却见穆挽清又回来了,身后并无那些追兵。

    元修感慨,夫人的轻功天下绝顶,果然不假。

    “你是谁?以前怎么没有看见过你?”穆挽清疑惑。

    元修是楼雪胤离开后才培养的侍卫,所以穆挽清自然不认识。

    元修也不知穆挽清之前的身份,只知道因为夫人的病,所以记不得人!

    而且主子吩咐,不要和夫人说话,否则说多错多,会刺激夫人。

    是以,元修躬身行礼,却没有开口。

    穆挽清蹙了蹙眉后,再不纠结这事,只道:“你现在雇一辆软轿,将阿宸送回天下第一山庄!务必让人保护他的安全。”

    “那您?”不明白为什么要送去天下第一山庄,但是夫人的意思,他们还是不要忤逆了。

    “别说这么多,不一会儿,那些人肯定会发现我又回来了,我和阿宸在一起,只会更加不利,所以,你们先走!”

    “是!”

    元修进屋,穆挽清才走到隔壁房间,阿宸说,孩子在隔壁房间的,奶娘抱下去喝奶了,小宝宝在尹府,小贝贝跟着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百度最新章节)  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