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正文 第四章 审讯

    aldrich真的没有熬过这天的夜晚。

    心电监护仪上那根绿线由波浪变成了直线。裴鸥透过病房的窗户,看见医生和护士在病房里进进出出,他看见有着蓝色眼睛的医生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他看见他们把白布,轻轻覆上老人的面庞。

    aldrich教授一生未婚,也没有子女。纵然桃李满天下,真到走向人生终点的这一刻时,身边竟只有裴瑟这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学生。

    裴瑟在电话中细细嘱咐了教授的后事。

    他从赶来医院一直到教授离去,整整一天一夜都没有合眼休息过。但裴瑟并不困倦,只是觉得心中郁结的思绪不仅迟迟徘徊无法散去,还渗入到了他的五脏六腑。

    外面秋意正浓,阳光正暖。裴瑟却觉得自己好似身处冰天雪窖里,一阵接一阵的凉意直冲头顶。

    医院的冷气开的太足了些,他想。

    “arthur先生?”

    裴瑟回头,一个褐色碧眼头发的男人正看着他,手上抱着一个箱子。

    “我是aldrich教授的律师。”他自我介绍道,“教授告诉我,死后他的家产将全部捐献给慈善事业。但是这个箱子,他希望你可以收下它。”

    “谢谢。”裴瑟礼貌地接过箱子,友好地与律师道了别。下一秒眼睛就盯着这箱子,双眸暗如深流。

    手机铃突兀地响起。裴瑟拿起看见显示的名字,面部刚硬的轮廓瞬间变得柔和下来。

    “喂?”他接通了电话。

    声音温润如珠玉,好听的过分。

    “到s市了?见到裴鸥了么?”

    “阿瑟。”对面的人声音颤抖。

    裴瑟一凛,语气立即低沉了下来。

    “出什么事了?leo没有接到你么?”

    “leo被警察带走了。”裴泠的声音透着慌张,“他们说leo杀了人……”

    裴瑟望向远处的连成一片此起彼伏的山峦,与裴泠相比,他的声音冷静的可怕。

    “给久源打电话了么?”

    “嗯,他说他马上过来处理……阿瑟,我现在在警察局,leo不会有事吧?”

    警察局。裴瑟看了眼手表,“你别怕,leo不会有事的。”

    “阿泠,没事的,等我。”

    裴泠挂了电话,心稍稍定了。

    天花板上的白炽灯明晃晃地,直照的她头眼发晕。

    啪啪挞挞的脚步声传来,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出现在裴泠的视野里。他看了她一眼,点头打了个招呼,就匆匆朝里走去。

    “你好,我是陆久源,裴鸥先生的律师。”

    ……

    “认识她们么?”

    黄色灯光的昏暗和狭小空间的压抑是为了击溃人的神经,但审讯室里坐在不知沾染过多少罪恶的椅子上的裴鸥似乎毫不在意。他瞟了眼桌上摊开的照片,“都不认识。”

    “不认识?”他对面的陈亦笑了笑,“那这个呢?”

    他又拿出了一张照片,上面躺在血泊中的女人扭曲着她的姣好的五官,睁大的双眼直勾勾地,向看照片的人控诉她的骇人遭遇。

    裴鸥转了转眼,似是不忍直视。

    “这位你就不能说不认识了吧?她叫付嫣,工商局的一名秘书。”陈亦往前凑了凑,“也是你裴二少的情人,上个星期被发现死在了自己家里。”

    “她的死我已经听说了。但是警官,怎么这年头男女之间吃个饭碰个面就成情人了?”裴鸥笑道,“更何况,我和付小姐只是工作上的往来。对她的死,我也觉得很震惊。”

    “什么工作是需要你去付嫣家里谈的?”陈亦的笑带上了冷意。

    “你以为是我杀了她?”裴鸥冷哼,“警官,别说我没去过她家,就算去了,这杀人可不像桃色新闻,是能随便往人头上扣的。”

    “好,那我问你,付嫣死的那天晚上,你和她干什么去了?”

    “一起吃了顿饭,然后送了她回家。这有什么问题?”

    “仅此而已?”陈亦眯眼。

    “警官想问什么就问,亏心事我一样都没做,没什么是不能说的。”裴鸥扬起了下巴。

    “那天晚上,是你开车送付嫣回的家?”

    “对。”

    “付嫣为什么不开她自己的车回家?据我们所知,那天早晨付嫣是开车出门的。”

    “这件事,说来也巧。”裴鸥歪了歪头,“那天我们吃完饭,付嫣开她的车准备离开,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撞上了停车场的柱子,把车灯给撞坏了。”

    “付嫣说是因为她有些头晕,也不敢再开车了,我就对她说那我送她回去,顺便让她把车交给我,我帮她去修理。”

    “所以车修好后你又帮忙开回了她家?”

    “没错。”

    “送了车回去还不够,还要上楼?”

    裴鸥勾唇,“我去还车钥匙。因为打她电话没人接,按门铃也没人应,我就走了。”

    陈亦思忖,他已经联系过了餐厅和修车厂,裴鸥说的基本属实,但他没有表露出任何情绪。

    “那你送了付嫣回去之后呢,又去了哪?”

    裴鸥沉默了下,“当然是回自己家咯。”

    “回自己家?”陈亦冷笑,“裴先生什么时候搬的家?”

    裴鸥抬眼看他,“你什么意思?”

    “监控录像显示,你的车在付嫣进大门后确实离开了。但是,”陈亦的笑越来越大,“十分钟后,从大门进来了一个带着黑色眼镜和鸭舌帽的男人。”

    “那个男人的行动流畅自然,就好像他本来就是那个小区的住户一样。但令人吃惊的是,竟然没有一个摄像头拍到他的脸。”

    “他进了付嫣住的那栋楼,坐电梯上了付嫣住的那一层。裴先生,你怎么看?”

    “听起来,不过是一个凑巧没被摄像头拍到脸,又凑巧和付嫣住同一层的普通人罢了。”裴鸥挑眉,“有什么问题么?”

    “他不是住户,因为四十分钟后他又离开了。”陈亦盯着他,“裴先生,你确定要这样和我绕下去么?”

    “那个人的身形和你相差无几。我拿你的照片去和门口的保安对比过,他认出了你。”

    “你说你没去过她家,但你去还车钥匙的时候,明显对她家的环境很熟悉。”

    “你很聪明,特意换了衣服戴了帽子,知道怎样做才能不引起人注意,更是完美地避开了所有的监控。但正是因为太过完美,反而暴露了你的伪装。”

    “裴先生,现在你能不能告诉我,你送完付嫣开车离开后,为什么又特地换了装扮去而复返?”

    两人对视着,裴鸥的眼神如一潭死水,空气安静得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和心跳。

    “就算我去了付嫣住的那层楼,那么警官,你有证据证明我进了她的家,更甚是,杀了她么?”

    “你先回答我,为什么你又特意换了装去而复返?”陈亦没有理他的反问,紧紧地逼问着。

    裴鸥嘴角勾起一抹轻佻的笑,突然将脸凑到陈亦面前。“因为也许,正如你说的。”他用的气声,陈亦盯着裴鸥深不见底的眼,一时竟晃了神。

    “我们是情人啊,警官。”

    门啪地一声被推开,进来的小警员目瞪口呆地看着面目贴近的两人,“副…副队……”

    裴鸥嗤地笑了,往后退开。

    陈亦面露尴尬,不自然地咳了一声。

    “那个……”小警员偷瞄了一下两人,开口道,“裴先生的私人律师来了。他说,如果没有证据的话,他要保释裴先生。”

    陈亦无视小警员,他再次看向裴鸥,冷哼:“情人?隔着门板偷欢的情人?”

    裴鸥故作惊讶地看了他一眼,“没想到,你比你看上去有情趣多了。”他笑得玩味,“你猜对了,我还真在走廊上一直站着呢。”

    小警员憋笑,陈亦面目铁青。

    他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心里的一股火咽了回去,面色不善地对小警员说:“带他去办手续。”

    裴鸥从善如流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路过陈亦身边的时候又出了声,让陈亦脸色更加难看。

    “谢谢警官请我到这儿作客,”裴鸥轻笑,姿态优雅,仿佛刚参加完一场宴会。“不过恐怕我是没机会回报你的招待了,只能祝警官找到真凶,早日破案。”

    陈亦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拳头握得死紧。

    他现在是没有证据。

    不过裴鸥,你狐狸尾巴都露出来了,还怕没有把你扒皮剔骨的一天吗?

    ……

    裴鸥跟着陆久源办好了保释的手续,春风得意地走出警察局,却一下子愣住了。

    裴泠站在他面前,嘴唇起白,双眼泛红,就那么直直地望着他。

    裴鸥一下子慌了,大步上前将她搂在怀里,“怎么了,我这不是没事出来了么。”

    “你别哭啊,大哥要是知道你为我这点破事哭了,回来指不定怎么整我呢。”

    他去看陆久源,陆久源转头当没看见,意思是你惹出来的事你自己搞定。

    “我才没哭。”裴泠闷闷的声音从他臂膀里传来。

    “我就是怕你真出什么事,再也回不来了。”

    裴鸥连忙柔声安慰着:“怎么会回不来呢?没多大点事,都是误会。”

    “你看,我不好好在这呢。”

    夜色低垂,华灯初上。裴鸥拥着她,心底软的一塌糊涂。

    陆久源在心里默默嘲笑了一番裴鸥的矫情做作,勾了嘴角正想说话,却突然瞥见了远处一个挺拔的身影。

    裴鸥也注意到了。

    顾远然一袭黑衣,正定定地看着他们,面无表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弃女为谋:总裁的复仇妻(百度最新章节)  弃女为谋:总裁的复仇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