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正文 第七十章 中计

    “你说过我会打败他的!”

    把手机拿得离耳朵远了一些,如果可以的话,宋昱飞真不愿直面电话那头气急败坏的声音。

    “我只同意提供给你贷款资金,是你自己能力不行,还要全怪到我头上来?”宋昱飞冷笑。

    “如果不是你一开始暗示我裴瑟的资金链有问题,我至于会从这方面下手结果失败被他反攻么?”裴鸥冷声道,“我和你暗地的交易也被姑姑知道了,你就告诉我,这事儿该怎么处理?”

    还真是个受不起打击的少爷。宋昱飞心里冷哼一声,道:“c%26g确定要和你大哥签合同了?”

    “八九不离十了。现在姑姑对他的牵制也没了,你就说,这事儿你给我怎么处理。”

    “你急什么,合同不还是没签么。”宋昱飞道,“c%26g对国内市场的考察应该还要持续一段时间,我会想办法的。”

    “宋昱飞……”裴鸥慢悠悠地道,“我可是把这个翻身的项目全压在你身上了。现在大哥已经和我撕破脸了,姑姑也对我心生间隙,你可不能再过河拆桥啊。”

    “我知道,你就放心吧。”

    挂了电话,裴鸥的脸色没有一丝恼意,反而勾起嘴角缓缓绽开了一个满意的笑。

    “搞定了?”

    窗边一个背对着裴鸥的男人坐在椅子上转了个圈来看他,似笑非笑。

    “搞定了,大哥。”裴鸥走过去,靠在办工桌旁,道:“宋昱飞现在应该把事情都报备给他爸了,不出所料,他不久后就会彻底地把我这个不成事的小累赘给抛弃了。”

    “宋家父子果然对我不放心,”裴瑟冷冷一笑,“还专门调查了我的财务状况。”

    “可惜他们不知道,这个弱点是大哥故意安排给他们看的。”裴鸥很是得意,“果不其然,他们立马就上钩了。”

    “那么这一步也算将将完成了。”裴瑟垂下眼眸,“警局那边有什么消息?”

    “与许院长的儿子有纠纷的那个人已经被警察给逮着了,只是现在还没有发出消息正式公告。”裴鸥道,“大哥,我们需要插手么?”

    “不用。”裴瑟眼色暗沉,“顾远然是一个正义感非常强的人。他知道了舒白的经历必定会对他产生同情,许院长的儿子毫无疑问地有刑事责任,包括包庇他的许院长,这回肯定是跑不了了。此事如果被爆出,许院长的声誉一定会一落千丈,他背后的那个人绝不可能为了这种小角色就暴露了自己的狼心羊衣。对这种没有用的人,他过不久就会找个理由抛弃了。到时候怎么对付许院长,还不是由我们说了算?”

    裴鸥点点头,“这样一来,久源的仇姑且就算报了。”

    “还不够。”裴瑟淡淡地道,“付嫣的那本日记,你处理好了么?”

    裴鸥的不动声色地转了转眼珠,道:“我已经让人匿名送到顾远然手上了。”

    “没有引起他的怀疑吧?”

    “……我的动作很小心,绝对不会犯上一次的错误了。”

    “很好。”裴瑟又转动扶手椅背向了裴鸥,轻轻地道:“那么下一步,就该走别的棋了。”

    ……

    “顾队,晚上局里的庆功宴你来么?”

    坐在椅子上沉思的顾远然抬起头,皱着眉抬头问:“庆功宴?”

    陈亦摸了摸鼻头,“这段日子兄弟们也一直忙里忙外的没消停过,这回好不容易抓到了罪犯,总得放松放松,犒劳一下大伙吧?”

    “……我知道了,你看着办吧。”

    “那你来么?”

    “我就不去了。”顾远然摇摇头,“这次抓到了舒白,还有许多的报告以及对媒体的新闻稿等着我去写,我就不浪费这个时间了。”

    “我知道了。”陈亦道,“对了顾队,关于你说的……向公众隐瞒方慕柏重新出现一事。”

    顾远然沉静地看向他,“有什么问题么?”

    “我知道你是不想引起市民的恐慌……但越是这种情况,我们不是越应该告诉他们实情,让他们小心堤防么?”

    “这件事目前为止只不过是舒白的一面之词,除此之外就没有方慕柏重新出现的证据了。在所有事情没弄清楚情况下就贸然告知公众,你怎么知道这就不是舒白想给我们造成不必要恐慌的目的了?”

    “那秦瑶的尸体……”

    “陈亦,”顾远然打断他,强调道:“那只是一具尸体,说明不了任何问题。”

    陈亦沉默了许久。

    “我知道了,”陈亦重新开口道,“虽然我不知道你有什么打算……但是顾队,我相信你。”

    顾远然站起身来,拍了拍他的肩头。

    “对了,”顾远然问,“秦瑶身上的死亡特征,除了你我,辛博小伍还有那时发现尸体的人,还有其他人知道么?”

    “法医和林止萱,”陈亦道,“法医要验尸,他当然是清楚的;林止萱是我告诉她的,毕竟她曾经也是受害者,让她堤防一些也好……啊对了,还有裴宥博士。”

    顾远然一顿,“你也告诉他了?”

    “……有什么问题吗?”陈亦有些吃惊,“他研究犯罪心理,知道死者身上的伤口形状也利于他的分析……有哪里不对吗?”

    顾远然静默了一会。

    “我知道了。”他说,“没什么,你说了就说了吧,只是这件事你就不要再告诉其他人了。”

    “了解,我也会分别通知他们,不要把这些事宣扬出去的。”陈亦连忙说道。

    顾远然点点头,“行,那你就去忙你的庆功宴吧。”

    陈亦走后,顾远然又窝回了他的椅子,重重把头埋进手掌里。

    当知道秦瑶的死亡特征时,当从舒白的嘴里再一次听见了那个名字时,顾远然仿佛看见十二年前的噩梦再次向他袭来,随时随地的预备着将他撕裂。

    顾远然是希望能亲手逮捕他的。但他更希望他能永远消失,永远不要把悲痛再带回这座城市。

    这座城市里因为方慕柏而身心俱损的人已经太多了,实在不需要为了满足他的私欲而付出更多的代价。

    顾远然想起了自己,想起了刚刚还在和他悲愤诉苦的林止萱,然后,又想起了林夕言。

    林夕言,言言——

    顾远然猛然想起了什么。一个女人的脸庞出现在他的脑海——顾远然飞快地起身在桌上的一片狼藉翻找着什么东西。纸张触碰的声音过了很久才停止,当顾远然重新坐回椅子上的时候,他的手里拿着一本日记。

    自从接触案件以来,顾远然总觉得自己置身于一个无比巨大的阴谋里,而他每一个看似出自自我意识的行动,说不定也是暗中被人牵着鼻子走的结果。

    这种被控制的感觉实在太糟了。

    但顾远然觉得现在自己是无法看透的。他从舒白的嘴里姑且算是印证了裴鸥的清白,可他和付嫣的关系顾远然发誓迟早也要弄个明白。

    被人算计就算计吧,走到最后,他总会知道真相的最初是什么样子。

    顾远然不再犹豫,翻开了那本日记。

    ……

    裴鸥从办公室里出来,拐弯就又进了一个小办公室。

    “你怎么来了?”裴泠有些吃惊地看他,“事情解决好了?”

    “反正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接下来会如何发展就看这世上到底会不会有因果报应了。”裴鸥在她身边坐下,“大哥今天不是免了你的假么,你怎么不好好在家里休息?”

    “我哪有那么娇弱?”裴泠瞪了他一眼,口气又软下来,“我跟阿瑟说,公司里的工作完不成的话会拖他的后腿,于是死活赖着来了。”

    “这是真正的理由?”

    “呵,只是其中一个。”裴泠道,“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有事要和你说。”

    “和我?”裴鸥微微睁大眼,“有事为什么不在家里和我说,非要跑公司里来?”

    “家里有阿瑟在,反而有些不方便。”裴泠道,“上次我和你说过,离间顾远然和他父亲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裴鸥顿了顿,“我以为你只是说说闹着玩,你还真有这个打算?”

    裴泠冷笑了一声,“如果他真的喜欢上了我,挑拨他和他父亲的关系不就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了么?”

    “你准备怎么做?”裴鸥问。

    “啊,这个嘛。”裴泠道,“当然还需要你的配合了。”

    她凑到裴鸥的耳旁嘀嘀咕咕了一阵,裴鸥听完立即皱眉道:“这主意能行么?”

    “怎么不行?”裴泠莞尔一笑,“他不是说我和他初恋情人长得像么?不好好利用一下,那还真是可惜这张脸了。”

    “我让你和他接近的目的,应该只是到把日记转交给他,并且在日记暴露之后让别人无法追查到我们身上就到此为止了。”裴鸥皱着眉看她,“再贸然深入下去,我怕会对我们本来的计划造成什么影响。”

    “顾远然这个人,不过就是个自以为有一身不大不小的本事,凭着一腔热血武断正义的愣头青罢了。”裴泠慢条斯理地悠悠开口道,“只要我假装不经意地让他知道了自己父亲的所作所为,那也不用怎么挑拨就能让他们父子反目了。而所谓地让他喜欢上我,不过是为了在最后留一张保护我们的底牌罢了。”

    “他不是你想象中那么好对付的,阿泠。”裴鸥说。

    “我知道。”裴泠嫣然一笑,“这样才更有趣,更有挑战性了,不是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弃女为谋:总裁的复仇妻(百度最新章节)  弃女为谋:总裁的复仇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