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正文 第九十九章 验血

    裴宅里,哄着床上的女子陷入沉睡后,裴瑟轻手轻脚地退出了房间。

    裴鸥站在他背后,大气都不敢出。

    “他们终于还是见面了。”

    月光下,裴瑟站在落地窗边,身形隐隐约约地闪现在轻帘窗纱之后,落寞不已。

    裴鸥忍不住上前。

    “大哥,既然你这么担心,不如直接去问问她……”

    “问她什么?”裴瑟转过身,面无表情。“问她还记不记得顾远然?还是问她半夜梦魇时会偶尔梦到过去的痛么?”

    “……”

    “那些过去,我最不愿意她想起。既然她自己选择了忘记,那我也一定会遵守和她的约定,对她忘记的事情只字不提。”

    “你们做过这样的约定?”裴鸥说。“怪不得你还这么冷静。”

    “她本来就有些怀疑自己的身份。我反应越大,她怀疑越深。其实只不过是正常接触而已,没必要草木皆兵。”

    “大哥……”

    “leo.”裴瑟骤然看他,“你的那些小动作,也该适可而止了。”

    裴鸥的心狠狠一颤。

    “你以为我不知道,裴宥为什么会突然邀请顾远然来和她见面。”他凑近裴鸥的耳旁,声音低沉轻缓,“这其中肯定也少不了你的功劳吧。”

    “……”

    “过去的事我不想追究了。从这一刻开始,事情沿着我的想法走,再有不要有任何差错。”

    “我知道的,大哥。”裴鸥紧张地咽了口口水。“我保证,在阿泠做完dna鉴定后,她不会和顾远然再有任何的来往。”

    “去联系乔笙。我们需要她的帮忙。”

    “你特意提到了乔笙的医院,顾远然肯定察觉到了什么。”

    “就算我不提它,顾远然也会把阿泠送到那家医院去的。”裴瑟笑了笑。

    “为什么?”

    “上次我陪阿泠去体检的时候,就曾经碰到过他。在他心里,我们和那家医院之间必定有点什么。选择了那家医院,引诱我们动手脚,他就可以坐实阿泠的身份了。”

    “可是,我们不是应该隐瞒她的身份么?”裴鸥有些迷糊了。

    “是应该对所有人隐瞒,除了顾远然。”裴瑟眯眼,“虽然我们最早的计划是放弃了,但是为了更好的保护她,把顾远然拿来做挡箭牌也不赖。”

    这男人竟和他的女人想一块去了,裴鸥有些哭笑不得。

    “所以你干脆顺着顾远然的意,主动提出把阿泠送到第三民院去?”

    “这样他心里更确定我们是心里有鬼了吧?”裴瑟长叹一口气,“只要最后的鉴定结果不确定,除了顾远然,没人会相信她是林夕言。而这,正是我想要的。”

    裴鸥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这能做到么?”

    “当然能。”裴瑟笑着说,“我做了这么多年的准备,就是为了在面对任何情况时都万无一失。”

    “万一乔笙没成功,或者他们想重新做一次鉴定怎么办?”裴鸥忍不住道。

    “那也没关系。”裴瑟说。

    “毕竟她的身体里,流的是我的血。”

    ………………

    窗外不知何时下起了大雨。这是这个月的,下的第三次雨。

    “我现在真是有些怕下雨了。”陈亦扒在窗台上道。

    “为什么?”裴宥问。

    “感觉每次下雨天都会出事啊。”陈亦感叹道,“秦瑶在一个雨夜里失踪了,她的尸体又在另一个雨夜里被发现了。杀害她的人还在逍遥法外,最近真是不太平。”

    “顾队决定向公众宣布的方慕柏卷土重来了么?”于小鱼问。

    “啊,已经在联系媒体了。”陈亦说道,“原本还固执地认为凶手另有他人,看过白思思的尸体后,他终于还是妥协了。”

    “也不能说是妥协吧?”裴宥道,“作为一个刑警的原则,始终保持客观冷静的头脑,这并不是他的错。”

    “他的理念一直是,比起不顾一起地追捕犯人,保护活着的人更重要。”陈亦说,“所以这次才会这么轻易地被你说服了啊。”

    “虽然和以前不太一样了,但还是一个正直又固执的人啊。”裴宥道。

    “以前?”于小鱼一脸懵懂,“你以前就认识顾队么?”

    “不认识。”裴宥笑了笑,“只是听别人说起过而已。”

    “听谁说的?”

    “记得不太清了。”他说,“因为真的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

    酒店里,姜世筠从浴室里只腰间裹了浴巾就走了出来,脖颈还在冒着热水冲刷过后的热气。

    手机有一条未读短信,发信人是裴鸥。

    男人的心头一跳,若无其事放下不去看它。

    他拿起毛巾擦拭湿漉漉的头发,手机又是一阵轻颤。

    姜世筠叹口气,认命似点开了信息。

    眼角却闪过若有若无的宠溺。

    “后天晚上,在酒店大堂等我。”裴鸥道。

    “到底看见了没有?”

    任性又专制,像个小孩子一样。

    姜世筠无奈的摇摇头,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敲打着。

    “知道了,裴二少爷。”

    他站起身来,月光下颀长健壮的躯体,哪还有半点在裴鸥面前唯唯诺诺的样子。

    世上多数人时刻都在伪装。

    能让他们卸下防备的,本来也只有四面为墙的绝密空间,和霓虹灯无法照耀到的背地暗角。

    …………

    裴泠在裴鸥的陪同下来到了第三人民医院。

    她和顾远然约好今天在这里,做一个dna鉴定。

    顾远然站在医院大门口高高的台阶上,长身如玉。

    只有他一个人,不知静静地等待了多久。

    裴泠看着他,恍惚中有些错觉,仿佛如果她不来,他就会在那一直等下去。

    秋日的s市渐日趋冷,裴泠身上裹着一件驼色系腰风衣。小小的身躯被包裹地严严实实,看上去仍然在不算凉的微风中不堪一击。

    顾远然也到底有些明白,这女人的身子弱大概从头到尾是最不值得怀疑的。

    “我就不进去了。”裴鸥说道。

    裴泠不解地回过头看他。

    “里面不只一个警察,我身份敏感,进去恐怕有些不太好。”裴鸥看了顾远然一眼,“你就跟着他去吧。我跟在你旁边,就算结果出来了他也不会相信。”

    裴泠不太想追究从来不假于色的裴鸥突如其来的一百八十度转变。她左右看了一下,没有瞧见那天在局里年过半百的男人。

    “我一个人怎么做?”她走上台阶,问那个男人。“dna鉴定需要两个人的数据做对比吧。”

    “林局的样本已经提前送了过来。”顾远然道,“他太忙,实在抽不开身。”

    裴泠站着没动。

    “真是奇怪。”她说道,“你不是说我可能会是他的女儿么?我怎么感觉从一开始,全世界只有你一个人在期待那个女孩回来一样。”

    顾远然身体微微有些发僵。

    裴泠假装没有注意到。

    “他想过来见你的,但实在太忙。”顾远然又重复了一遍,“你希望他能过来?”

    “无所谓啊。”裴泠笑了笑,“反正都是不怎么认识的人,见不见都一样。只是我一个人要来医院受罪,心里不平罢了。”

    裴泠不喜欢医院,顾远然大概知道了。

    “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他说道。

    裴鸥目送了两人进去。

    周围有人在暗地里监视自己,他知道,但他浑然不在意。

    他随手拿起了手机,确认短信发送完毕之后,嘴角抹着笑意回到了车里。

    …………

    “会疼么?”

    顾远然转头去看,只看见女人别扭地把脸扭到一边去。

    “你怕疼?”

    “说疼你就会放我走?”裴泠不满地说。

    顾远然轻轻笑了笑,弯下腰,蹲在她的身旁。

    “只是在指尖用针扎取一点血而已,就像体检的某道程序一样,忍一下好么?”

    “不好。”裴泠说,“我想回去了,公司里还有工作要做呢。”

    “你不说我都忘了。”顾远然说,“你整天白日里乱跑,明明秘书是正职,却无所顾忌地去开自己的餐厅,真不知道之前是靠什么过的日子。”

    说话这么细致温柔,简直都不像她认识的顾远然。

    医生拿了盛满了器具的铁质托盘过来,看着上面的取血针酒精和纱布,裴泠的脸上写满不高兴。

    可她还是按照白大褂天使的吩咐伸出手了来。

    顾远然一直盯着她看。

    他发现不知从何时起,看着这张脸上出现哪怕是骄纵的表情,他都不会觉得不习惯,反而是觉得有些可爱了。

    发现了他的视线,裴泠突然笑得妩媚又暧昧。

    “顾警官,”碍于旁人,她掂着气说话,如缠丝般细细麻痹了顾远然的心,“我是靠什么过日子的,你不是很清楚么?”

    顾远然的笑连着心一起沉了下去。

    “你非得要这样说话?”他说。

    “我……啊!”

    一针轻蛰,白皙的指尖上冒出血滴,医生迅速地将血珠吸入采血针里,点点滴滴地浸染在纱布上,如一朵朵雪林里的花。

    顾远然看着医生将纱布密封好装入信封袋里,微微舒了口气。

    指尖疼的轻轻麻麻,裴泠将止血的棉花用力的捏紧,不知在泄愤还是泄力。

    “好了。”顾远然说,“接下来取一些你的口腔内膜和发丝,过几天等待鉴定结果出来就可以了。”

    “顾警官。”裴泠突然问道,“如果鉴定结果出来我真是那个林夕言,你准备拿我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弃女为谋:总裁的复仇妻(百度最新章节)  弃女为谋:总裁的复仇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