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55章 唯独你

    叶澜兮心跳得厉害,她垂着眼眸,回答得十分小心:“龙少霆,我承认……在龙老夫人的问题上,没有坦白是我不对……”

    小女人半掩的杏核眸,散发着迷离的光,落在龙少霆眼中,极美:“我问的……不是这个。”男人视线幽幽,勾唇,便绽放一抹迷人的笑:“别老是让我主动去问,主动一点儿,恩?”

    从进门到现在,小女人给了不少脸色,甚至,骂他骗子。

    他究竟骗她什么了?

    叶澜兮犹豫了一小会儿:“还有那个秦舒美……”

    听到那个名字,龙少霆的神色逐渐凝重,最后到幽深:“那个女人……跟你说了什么?”

    “你是不是因为她和我长得像,才选择和我……”叶澜兮的话只说了半句,心又开始痛了。

    “呵!”搬弄是非,这是秦舒美惯用的伎俩罢了,她最爱得不过是高贵地位和名分。

    五年过去了,一样都没有得到,而如今的龙家唯一执行大权落在自己手里。

    那个女人心里想的什么,龙少霆自然明白。

    只是这个傻女人,宁愿相信陌生人的话,都不信自己。

    男人皱着眉,真有一点儿不想搭理叶澜兮了。

    他侧过身,颀长身体倚在桌边,保持和小女人一个方向:“自然不是。”

    语气坚决,笃定。

    叶澜兮偏过头:“那你为什么只见了一面,就和我……表白?而且唐少都替你默认了。”

    “唐琪轩?”龙少霆嘴角直抽:“他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会知道我的想法?”

    此刻,龙少霆的桃花眼已经弯成了两道月牙。眸光从狭长的空间里射出。

    深邃,柔和。

    他望着叶澜兮一脸茫然的表情,仿佛回到了第一次见面的那个中午。

    唐轩棋,洪萧还有他,同时捕捉到那只像极了秦舒美的小猎物。

    洪萧扯扯薄厚适中的嘴唇:“少霆,老天让你放弃了一个秦舒美,却意外出现了一样的面孔。”

    唐轩棋也从上到下打量一番,挑了挑眼皮:“妈的,简直太像喽!”

    那时,小女孩儿四下张望着,似乎在等待着谁。白皙娇嫩的脸上,因为着急浮现淡淡的绯色。

    就连表情,也像极了秦舒美。

    “没兴趣。”龙少霆的目光却在下一秒钟,从小女孩儿的脸上,移开,放空。

    从捉奸在床的那一刻,秦舒美以及她的一切就已经从他的世界抹去。

    他龙少霆在感情的世界里,能接受错误,但,无法容忍恶意犯规!

    然而没过多久,小女孩儿打了电话出去,像是因为什么事吵起来,叶澜兮恼火的发起脾气,她将一个叶型的手环扔进了小水坑里。

    可不到几秒钟,她又跳进水坑寻找那个手链。

    一边找,一边哭。

    龙少霆颀长的双腿,一步一步迈开,他走近,弯腰,在水坑里精准的捞起那个手链,午后的日光很足,男人的动作很强势,他举起小女孩儿的皓腕,将手链套了上去。

    他们的距离很近,叶澜兮身上散发着迷人的清香,和秦舒美不同;

    她对爱情的执着,也和秦舒美不同。

    记忆一点一点收回,龙少霆也偏过头,轮廓分明的侧脸,完美,诱惑。

    墨黑的瞳孔里映着小女人的影子:“叶澜兮,与秦舒美更像的女人,我也见过……”大手覆盖在冰凉的小手上。男人一字一句:“唯独你,也只有你,入得了我的眼。”

    唯独她,也只有她……

    男人的语气永远那么淡那么冷,可于叶澜兮而言,却胜过山盟海誓,自己的心,也在一寸一寸软化。

    “妈咪,睿睿可以出来了么?”叶天睿小小的身体趴在卧室的门口,歪着小脑袋向外看。

    叶澜兮连忙抽回小手,她点点头,小家伙儿才蹦蹦达达的跑出来,直奔龙少霆怀里:“龙叔叔,你不想睿睿对不对?”

    男人满脸黑线:“怎么不想?”他的眼里,除了母子还有谁?

    男人雅致的大手,骨节清晰,落在叶天睿的的鼻子上揪了一把,算是惩罚。

    “那你从进来,就总是抱着妈咪。”原来小家伙儿什么都看见了。

    叶澜兮的脸,倏的红到耳根。

    男人抱着睿睿转了几圈,当作补偿:“回别墅后,天天抱睿睿!”

    “回别墅?”叶澜兮顿了几秒钟,转身走进卧室。

    “不想?”男人放下小家伙,转而,还是看她。

    叶澜兮低头,假装整理床单。

    和龙少霆在一起,是她最期盼的,又怎会不想?

    是龙家,她的确回不起……

    她不愿成为破坏龙少霆和龙老夫人关系的罪人。

    她的每一个表情,都逃不过男人的眼睛:“在担心?”

    “……”叶澜兮没有否认,他们之间终究阻隔太多。

    龙少霆修长的身体倚在床头:“叶澜兮,相信我龙少霆的能力吗?”

    “恩。”这一次,小女人没再犹豫,她点头点的很用力。

    男人刚刚收敛的表情再次生动起来,他走近叶澜兮,长臂环住她纤细的腰肢:“跟我回家,我保证,给你最完美的解决方式。”

    叶澜兮的小手也搭在他的手臂上:“我还有东西……”

    “不必。”龙少霆的目光从这个简陋的出租房四壁,一扫而过,没什么好需要的。

    他的女人,只需要最好的。

    下一秒,男人的上臂一紧,将她整个人悬在半空,龙少霆走出卧室。而另一只手牵着叶天睿,带着他们母子,一起离开。

    “哎,龙少霆,你干嘛?”

    再次回到龙家别墅里,似乎里面热闹了许多,龙少霆着意多安排了一些佣人。

    刚踏进大门。

    “少爷,少夫人好。”

    佣人齐齐站成两排,叶澜兮被突如其来的称呼震惊了。

    双腿还没着地的她,将小脸窝进男人的胸口:“别让他们乱叫,我。我不是。”

    矫情的小女人不安分的在怀中动,让他有些痒,全身上下哪都痒!

    龙少霆将薄唇贴近她的耳垂,吐着温热的气体:“我说是,你就是。”

    说完,他吩咐管家带睿睿玩,自己便继续抱着叶澜兮走向卧室的方向。

    门刚关闭。

    他就把小女人抛向大床上,叶澜兮感觉身体腾空,整个人就成抛物线一般落到床垫上。

    “龙少霆,你……”

    叶澜兮还没反应过来,男人的身体就压了过来:“你,你,你……”

    好多天没见,他真是想得不行了,如果没有这段分离,龙少霆并不知道叶澜兮在他的心里究竟有多重!

    他的唇,火热火热,就亲了上去。

    这是他们第二次接吻,也是分开后的第一次,男人太过用力,撕咬着小女人的唇瓣,将思念在口中释放。

    “嘶……”叶澜兮被咬的生疼。痛得叫出声来,身体也在拼命扭动。

    龙少霆大手压制她不安分的肩膀:“别动……乖。”语气似乎又温柔了许多。

    这一吻,许久才停止。

    叶澜兮还感觉到天旋地转,男人的动作已经停止,可是眼神却十分炙热,他恨不得望穿小女人的身体。

    但最后,还是停了下来。

    龙少霆深呼吸:“今晚放过你。”

    叶澜兮这才深深透了一口气,谁知男人无比嘶哑的声音又传了过来:“明天就去领证,带证上岗……”

    男人的双臂支撑在床垫上,依旧将她困住,尤其是那激荡在唇角的笑,无比邪恶。

    “额……”叶澜兮只觉得自己的脸,滚烫滚烫!

    她仿佛看见了一只禽兽,正对着自己,虎视眈眈……

    “你娶我,龙老夫人会怎么样?”叶澜兮还是把最最担心的事情说出去。

    男人表现得相当淡定,他深邃的眸光转向别处,像是在盘算着什么:“也许一会儿,好消息就来了。”

    “一会儿?”叶澜兮懵了:“你是什么时候出手的?”

    她并不记得从出租屋到龙宅,可以有任何时间让龙少霆处理这件棘手的事情。

    “去出租房之前。”

    男人的话音刚落,叶澜兮才恍然,原来在找自己之前。龙少霆就把已经方方面面都想好了。

    这便是他想娶她的决心……

    果然,不到两分钟的功夫,叶澜兮的电话就响了起来,低头一看,那号码正是当时龙老夫人给她发送短消息时候用的。

    “还不接?”

    男人神色悠然,像是对龙老夫人的决定,势在必得。

    叶澜兮犹豫了片刻,还是接了起来:“……喂,龙老夫人?”

    “叶小姐。”

    出乎意料的,龙老夫人的声音有些紧张,叶澜兮也咽了口唾沫。屏住呼吸等待答案。

    “叶小姐,少霆他……哎,这个孩子以后就交给你了……”老夫人叹了口气。

    “额?”叶澜兮不知道如何回答,只是怔怔的在那里听。

    老夫人又顿了顿:“叶小姐,希望明天,你们就去领证,尽快给我抱个重孙子!好让龙家后继有人……”

    不过几十秒的通话,让叶澜兮愣了很久,龙老夫人居然态度大变,不但同意他们领证,还让他们……生孩子。

    直叫人红脸!

    叶澜兮既羞又好奇:“龙少霆,你是怎么做到的?”

    龙少霆一个翻身,就仰面躺在床上:“一张照片,一张纸。”

    从总裁办公室出来后,他在赶往叶澜兮住处途中,通知蓝浩给龙老夫人邮寄了一张叶澜兮的照片,和一个输精管结扎手术同意书。

    龙老夫人是极聪明的女人,宝贝孙子想做什么她自然明白,只是龙少霆高明之处在于,把选择权交给了老夫人。

    要么让他和叶澜兮结婚,要么让他做结扎手术。

    即使她再不喜欢叶澜兮,也总比龙家断子绝孙后继无人的决定好。

    果然。老夫人的选择,就在男人的掌控中。

    叶澜兮欣喜,抿着凌唇看龙少霆,这个男人总是那么睿智,可惜轻轻松松搞定许多事情。

    “事情解决得……可还满意?”龙少霆翘着眼角,看她。

    “恩。”叶澜兮重重点头,终于坚定了决心,她又想了想:“龙少霆,明天我想先去医院,看看我爸和我妈,行么?”

    龙老夫人虽不情愿,但还是同意她们结婚。

    而叶家……

    如今虽然已经大不如前,父母却是她最亲的人,她也希望得到他们的祝福……

    “应该的。”男人摸着她的头,一脸宠溺:“明天领证前,先带你去医院。”

    第二天早上,叶澜兮醒来时,已经7:50。叶天睿早已经被送去幼儿园。

    和龙少霆约在八点楼下集合,叶澜兮连忙跳下床,走进浴室。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在敲门,叶澜兮整理好衣服,打开时,龙少霆就站在门外。

    今天的他,穿着一身红色西装,和从前那些淡雅的白,低调的黑很不一样。

    招摇,诱惑,却又喜庆。

    足以证明他对领证这件事的重视程度。

    男人看了一眼叶澜兮身上那条朴素的白裙,桃花眼中略过淡淡的不悦:“换这件衣服。”

    命令了一声,龙少霆伸出长臂,将一件鲜红色的连衣长裙递到她面前。

    还是一套情侣装……

    叶澜兮一脸的害羞和甜蜜,能够嫁给这个男人。就是她最大的幸福。

    当她再次打开浴室门的时候,红色的薄纱长裙裙摆随风飞扬,惊艳了龙少霆的眼睛。

    “可以吗?”

    小女人还转了一个圈。

    男人并没有舍得收回目光:“你从来,都美。”说着,他伸出一只大手,将女人捞进怀中,动情处,更说了动情的话:“今晚让我看遍你的美,恩?”

    在他的挑逗下,小女人似乎失去了反抗力,任由他一路牵着走出别墅。

    到达医院时刚好八点十五分。距离民政局开门还有一小段时间,龙少霆心有些急,牵着叶澜兮大步走向病房。

    刚走到拐角,迎面也走过来一男一女,其中的男人,是云毅然。

    叶澜兮倒吸一口冷气,不是冤家不聚头。

    云毅然看到叶澜兮的小手还被握在在龙少霆的掌心,目光变得凄厉了许多。

    前些日子,还以为她被甩得很惨,如今居然手都牵了!

    “真巧!”云毅然招呼打得……咬牙切齿。

    叶澜兮的眸光却云淡风轻,从男人的身上一扫而过。最后落在紧紧依偎在他身边的女人身上。

    米媛,她的高中同学。

    上学的时候,米媛是那种比较招摇的女生,嫉妒又心强,叶澜兮跟她关系不算好,唯一的一次焦急,也就是十八岁生日那次,自己请了全班的同学,米媛也在其中。

    至于云毅然和米媛什么时候好上的,她还真不知道:“遇到你们一起,也很巧……”

    米媛神色有些闪躲:“他是来陪我看病……咳咳……”

    “不用解释。他的事现在与我无关。”叶澜兮的视线很快又从她身上移开,伸向身后的男人,龙少霆保持着优雅,扯唇只冲着她宠溺的微笑。

    这是米媛第一次看见现场版的龙少霆,英俊帅气,这些赞美都不足以形容这个男人,甚至太单薄。

    狭长的凤眸眯紧,米媛的胸口好痛。

    叶澜兮的身边,为什么总有那样优秀的男人,她凭什么总是好命!

    她越是气,咳得越厉害:“咳咳咳”身体实在太虚弱了。看得云毅然心好疼:“媛媛,来,休息一下。”

    “恩。”他们就好像老夫老妻一样,一起坐在了长凳上。

    对云毅然,叶澜兮已经不愿意再花任何心思,因此,好奇心并没有让她停下来。

    “走吧!”她挽起男人的手臂,刚迈开脚步,突然听见父亲病房的主管护师,向她跑过来:“叶小姐,你的父亲好像有些有知觉了,手指动的厉害。”

    “真的!”叶澜兮的所有神经都兴奋起来,她连忙拉着龙少霆,跑向叶金群的病房。

    身后,长椅上。

    一男一女,两个人的表情一个比一个更差。

    尤其是米媛,满脸的惊恐:“毅然,咳咳……为什么那个老混蛋要活过来?而我却要死了……咳咳!”

    “我希望他死,希望他死……”她的身体越来越软,声音也越来越无力,最后倒在云毅然的怀中。

    “媛媛!”云毅然抱起米媛,大步走向电梯,目光却一直恼火的盯住叶澜兮父亲的病房。

    米媛又晕过去,回到别墅,她的卧室里已经乱做一团,主治医生已经不建议手术,肿瘤全身扩散,她的时日真的不多了。

    疼痛的时候,只能注射药物缓解。

    曾经俏丽可人的小脸儿,如今形如枯槁。

    云毅然的心,痛得无以复加。

    米媛晕厥前的话也不断在耳边响起,刺激他每一根敏感的神经,叶金群居然要醒过来,可是他的媛媛却要不行了!

    大手锤向墙壁,骨节处立刻出现了鲜明的淤斑:“叶金群,如果米媛有三长两短,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身旁的助理连忙劝说:“总裁,现在叶家有龙家的支,你可不要再感情用事了……”

    “闭嘴!我的事,轮不到任何人操心!”云毅然大声喝止他,眼中仿佛燃起熊熊的烈火。

    “……”

    目送男人走进米媛的卧室,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心中慢慢滋生,助理无奈的摇摇头:“居然为了一个不检点的女人,毁了云氏。”

    ……

    而此刻,叶金群的病房中。

    “医生,我爸爸是不是快好了?”叶澜兮单薄的身体抖得厉害,她太激动了。

    等了五年!她最爱的老叶终于醒过来了。

    “我不敢保证什么,不过希望叶小姐,最近几天还是时刻守在这里比较好。”医生给叶金群全身又做了次检查,确实有苏醒迹象。

    叶澜兮看了一眼龙少霆,然后低下头:“我这几天可能走不开……”

    “……”男人胸口感觉闷得厉害,这女人的意思是,要放他鸽子了!

    一旁黄慧英激动的说:“你们还是去登记,结婚登记是大事,我,我在这里看老叶就行!”

    叶澜兮看了一眼她妈,刚才好消息一传出,似乎她的眼珠子的颜色又有些发红。

    这种精神上的疾病,不能受任何刺激。

    “不然,让白姨帮忙照顾一下,我找时间跟你去民政局,怎么样?”

    话刚出口,叶澜兮就捂住小嘴儿,她居然对男人说找时间去登记?

    那可是终生大事,更何况是和……龙少霆。

    头低到不能再低,她根本不敢看男人的脸。一定比碳白不到哪里去!

    “算了。”龙少霆嘴角抽了抽:“今天登记看来不适合,毕竟……爸的身体更重要。”

    爸?

    这男人居然已经以“叶”家的女婿身份自居了!

    叶澜兮错愕,不由得张大了嘴巴,半天才回过神来:“哦,好,谢谢你……”

    龙少霆大度的扯扯嘴唇,一个有远虑的男人会用行动告诉自己心爱的女人,他尊重她一切的决定。

    可惜,这身扬着喜气的西装,算是白穿了!

    ……

    九点钟,登记失败的男人。就赶去了龙氏集团上班。

    而叶澜兮让白姨去照顾黄慧英休息,自己就守在老叶的病床边,一直到中午。

    明媚的阳光,透过玻璃散落在病房的每一个角落,十分温暖。

    叶澜兮拿着小木梳,为叶金群一遍一遍梳理头发。

    光线很足,足以让她看见在叶金群两鬓处滋生出来的白发,和眼角深陷的皱纹。

    老叶为叶家操碎了心,老了也累了。

    如今五年过去,她也没法帮助老叶守住最后一点儿家业。

    “小兮没用,没有保护好你,没有保护好家……”

    叶澜兮模糊了双眼,那泪,在阳光下风干又流出。

    可床上那个全身插满管子的男人,依旧没有醒过来。

    “叶小姐,12:00了,开水房的热水已经开始供应。”

    小护士经过病房时,顺便通知了叶澜兮一声。

    “好的。”

    她拿起水瓶,便走出病房。

    刚走十几步,突然发现身后总有黑影在晃。

    她回头,黑影迅速窜进黑暗里,接连几次都是这样,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她来不及去热水房,就立刻折回病房。

    刚好看见病床上叶金群的头部被一大块阴影笼罩,一个高大的身体就站在病床旁边。

    叶澜兮几步跑过去:“你是谁?要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只是没想到,还能嫁给你(百度最新章节)  只是没想到,还能嫁给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