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66章 那个男人呢

    龙少霆不作回答,反倒伸出修长的手指,放在相框上弹琴了钢琴,最后笑容在唇边荡漾开来,仿佛欣赏很美好的事物一般。

    “到底是什么?”他越是这样,小女人的好奇心就越来越重,叶澜兮盯着空空的镜框里面,心里闪过无数想法。

    “龙太太,你似乎……还差我一张结婚照。”男人也仰视那大面积的空白处,眼中尽是无限期待。

    结婚照?

    “……”叶澜兮的小手不自觉放在唇边,捂住樱唇,原来,他准备这么大块的地方,是为了挂他们的照片。

    而且还是这么明显的地方!

    “怎么?”龙少霆从唇角抓住她的小手,放在自己胸口:“龙太太不愿意?”

    上次游乐场,她只不过是为了满足儿子的愿望,照张合影,就被龙少霆生硬的拒绝了。

    所以结婚,她对于每个女人都幻想拥有的结婚照,提都不敢提。

    你不是不喜欢照相么?”叶澜兮挑眉,看着男人。

    “嗯。”

    想到用闪光灯对着自己,龙少霆的眼中一闪而过的忧伤:“的确。”

    这些伤,是秦舒美给的。

    有那么一段时间,只要他看见闪光灯,就会想起那个捉奸在床的早上,或许是因为曾经付出的太多,才会被伤的更狠。

    背叛的痛,可以被时间冲淡,然而阴影,却是烙在心里一生抹之不去的痕迹。

    相机,他从此没再碰过,相片也从来不曾有过。

    “可是龙太太,龙先生现在有了你,动了想要和你一起拍的念头,嗯?”

    男人的声音清清淡淡,听不出起伏,落入叶澜兮的耳中,却饱含深情。

    “……好。”一缕发丝滑落在耳边,小女人将它们掖在耳后,露出一脸的娇羞,风情万种:“我想拍一张在薰衣草农场的。”

    “嗯?”男人蹙眉:“不介意那儿了?”

    “你喜欢的,我都心甘情愿接受。”叶澜兮撑起娇俏的下巴。撑起比今晚月华更美的脸蛋儿。

    或许,他们错过了五年的光景,再重逢时,他给她温暖,她也要为他改变。

    她要将婚礼会场,继续设置在那个充盈着紫色梦幻的薰衣草世界里。

    让幸福绽放在他为她建造的王国里。

    男人莞尔,露出倾倒众生的笑:“龙先生……很期待。”

    音落,他的目光又落到相框上面,那大片的空白,似乎已经被小女人的模样填的满满的。

    ……

    叶澜兮将婚礼会场最终还是定在了那片薰衣草农场,在紫色的花海中,她设计出一个叶型的舞台,作为举行仪式的地方。

    而嘉宾的座位,被设置在叶型台的周围,上面铺满了百合花瓣。

    龙少霆也为她请来了龙城最有名气的乐队,以及一些画作高手,照片已经不足以将他们的美好照射下来,反而亲手绘制的图画,更具人情味。

    会场布置已经接近尾声,已经是距离婚礼不过十天。

    只有那说好的结婚照,还悬着。

    一个无比明媚的早上,小女人身旁那坚实的臂膀早已经不见。

    她是被一阵闹铃声吵醒,叶澜兮蹙蹙小眉,上班的时间到了。

    洗漱之后,她背上小包,正准备离开,突然手机震动。

    低头瞄了一眼,漂亮的柳叶眉终于舒展,是龙少霆的电话。

    以超快的速度,叶澜兮接了起来:“老公……”

    那头的声音依旧性感,诱惑十足:“龙太太,吃过早餐后,我会派人接你去雅倩。”

    “雅倩”是龙城非常有名的婚纱摄影公司。

    “到那里,你先挑几件自己喜欢的婚纱……等老公开过了会,马上过去检查,恩?”然后,男人对着话筒轻轻亲了一口。

    声音很不笑,叶澜兮羞红了两颊,喃喃应了一声:“好。”

    半个小时后。

    “少夫人,雅倩已经到了。”

    “好。”叶澜兮走下座驾,抬头仰望。

    璀璨的阳光下,雅倩大厦高耸入云。从落地橱窗。就可以看见样式各异又价格不菲的婚纱。

    龙城,有多少少女的梦想,就是可以在雅倩照上一套婚纱照,纪念自己的青春。

    曾几何时,她曾想过和云毅然在这里留影,然而时过境迁,一切都不一样了……

    “龙太太,里面请。”

    龙少霆早就和这里打好招呼,她刚一踏进大门,服务员就热情的将她请到了贵宾区,并且把所有高档价位的婚纱照片都递到叶澜兮面前:“龙太太,您可以看下有没有喜欢的款式。”

    叶澜兮目光流转,划过一张张精致的图片,审视过一套套款式各异的婚纱。

    最后选定了其中几条。

    “这几套纯白色。我要试穿比较一下。”

    “好的。”没过多久,服务员便将几款备选款式都拿出来。

    其中一条时抹胸裸背,长摆拖地的款式,在几件婚纱中,格外引人注目。

    婚纱最外层,是天然珍珠串成的图案。

    很高贵,却不失淡雅。

    如果站在龙少霆那样优雅的男人身边,应该会增色不少吧!

    小女人想着想着,葱指便不受控制的伸过去,挑出最独特的一款。

    “龙夫人真有眼光,这可是限量版呢!”服务员见她挑选的是最贵的一款,乐得合不拢嘴,大把的提成简直就在招手!

    从更衣室出来,小女人转了个圈,超大裙摆在翩然起舞,她满意的盯着镜中的自己。

    突然镜面的某处角落,一个孱弱的身躯闯入了视线。

    眼前的女人,瘦骨嶙峋,五官都有些突出来,但即便这样,叶澜兮还是一眼认出,这是米媛。

    那个被云毅然捧在掌心的女人。

    此刻,米媛正坐在轮椅上满眼噙着怒火,和雅倩的员工理论:“这就是龙城最大的影楼么,连照片都修不好,把,把我弄得这么丑……”

    她的气息依旧很弱,一句话说完,就已经喘起粗气。

    “米小姐,以你现在的样貌,我们已经是尽力而为,如果再修的话,恐怕就失真太严重。”员工一面解释,复杂的目光一面瞟过米媛身上。

    瘦成鬼了,怎么修成天仙!

    “……”叶澜兮心中冷笑,没再打算理会这个女人,仅仅上次语音的事情,就已经让她认清了米媛这种女人,虚伪阴险的真面目。

    虽然米媛已经病入膏肓,可她不是白莲花,也根本不会再去同情这样的女人。

    收回目光,叶澜兮又在落地镜前,展开裙摆。

    “龙夫人,您对这件限量版婚纱可还喜欢?”

    叶澜兮点点头:“恩,就这件吧!”

    服务员看出她对这件价值连城的婚纱尤其满意,一大笔提成就要到手,她的心里乐开了花,禁不住向周围的小姐妹招手:“快来看看,龙夫人真是漂亮极了。”

    米媛也顺着声音望了过去。

    下一秒,目光定格在叶澜兮的身上,心里五味杂陈。

    雪白的婚纱将小女人白玉般的肌肤映衬得无比纯洁,尤其抹胸的部位,是若隐若现的性感,长裙拖地,占据了周围面积不小的地方,叶澜兮亭亭玉立的样子。就像是这里的女王。

    诱惑又不失优雅。

    却讽刺了米媛的眼睛,她的胸口压抑得喘不过来。

    枯槁般的小手,紧紧攥着。

    起身,她遥控轮椅一点一点走近叶澜兮。

    真想不到,被云毅然控制五年的叶澜兮,如今混的风生水起!

    “叶澜兮……”

    闻声,叶澜兮转身,目光波澜不惊的瞟过她:“有什么事,米媛?”

    呵!不想理会她,这个女人居然又过来招惹自己了……

    “你要结婚了?”米媛的视线一直盯着那件绣满珍珠宝石的贵重的婚纱,表情一寸一寸变冷。

    “恩。”叶澜兮应了一声,又开始照镜子,这一次,她故意对着镜子撑起下巴。表现得更加自信。

    余光扫过,米媛的脸色果然更加难看。

    “叶澜兮,恭喜你终于找到了一个愿意为你买婚纱的男人。”

    女人的语气很酸,更多的是轻蔑。

    “谢谢。”叶澜兮顿了顿,才道:“祝福米小姐也有一天能找到。”

    “你!”米媛胸口剧烈起伏,被气到不轻,她咬着苍白的嘴唇一字一句:“真不知道,龙先生怎么对一个二手货这么喜欢?”

    “……”叶澜兮怔愣,她没有想过,米媛说话这么冲,甚至毫无底线。

    这时,周围的几个工作人员也开始窃窃私语:“我的天,原来龙夫人是二婚……”

    “是啊,看她年纪轻轻,居然嫁过一次。”

    “可惜了龙先生,听说是很纯的钻石单身汉呢!”

    ……

    听到这些声音,米媛才舒心的呼出一口气,挑着一双深陷的凤眸,看着叶澜兮得意的扯了扯唇:“真是不好意思龙太太,我只是不小心……不小心说了实话。”

    “……”叶澜兮还她一个白眼,这种女人多看一眼都会让她反胃。

    一颗丑恶的心,比一张恐怖的脸更可怕。

    “没事,如果不是米小姐插足,我也不会发现自己曾经所托非人,还是要多感谢感谢你。”叶澜兮将小脸扬得更高。

    “你……”米媛狠狠的用手敲了一下轮椅扶手,这五年,她一直都被云毅然宠着,即便那个男人入狱之后。也交代过手下要对她关照有加。

    如今被叶澜兮堵得哑口无言,心里别说多气。

    最难以启齿的隐私,被周围人听到,她惨白的脸上,爬上两块愠怒的红色。

    叶澜兮捕捉到她表情的变化,也没有多想,她只是没有想到一个重病缠身的人,居然会划着轮椅一步一步接近她……

    米媛的一只小手已经伸向小女人的背后,婚纱的拉链就在那里。

    她轻轻一拉。

    “唔……”

    叶澜兮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裙子就全部掉落下来,因为是抹胸设计,她根本没带胸衣,整个身体毫无遮掩全部暴露出来。

    贵宾区的环境很优雅,因为有落地窗设计。透过硕大的窗口,里面的人可以欣赏外面的风景,自然,外面的也可以关注里面的……一切。

    落地窗窗明几净,根本没有配窗帘,此刻的叶澜兮就像是一道再不可错过的风景,全身上下只有一条内裤遮挡。

    她连忙蹲下身子,双臂环住胸口。

    “龙,龙夫人……”几个还沉浸在豪门八卦中的服务员,顿时慌了,手忙脚乱的开始找东西。

    “呵呵呵呵……”米媛在轮椅上放声大笑,带着得逞的嘚瑟。

    突然,一个身影快速的从几个女人身边穿过。

    叶锦辰伟岸的身躯就像一座大山,挡在叶澜兮的前面,也挡住了外面人的视线。

    他脱下外衣,盖在叶澜兮的身上,然后扣住妹妹还在颤抖的肩膀:“没事了,小兮。”

    “哥……”

    叶澜兮感激的看着叶锦辰,眼泪连成了线。

    “还不给少夫人把婚纱重新穿好?”叶锦辰杏眸微微一横,刚才还不知所措的几个服务员,立刻跑过去,扶着叶澜兮走向更衣室。

    偌大的贵宾区,就只剩下两个人。

    叶锦辰走向女人,居高临下,看了一眼米媛,用两只纤细的手指揪起她的下巴。

    这女人,他知道,也……还算了解。

    “米小姐,许久不见了!”

    “……”看见他,米媛全身都在战栗,声音也在颤抖:“你,你居然还活着……”

    “托你和云少的福……没死成!”男人的话拖着长长的尾音,最后一字一顿,让米媛更加感到恐惧。

    尤其是叶锦辰加大了手指的力度,让女人疼的撕心裂肺。

    “叶哥哥……我……”

    “我和米小姐不熟,别叫我哥……”叶锦辰的目光一秒比一秒凌厉起来:“我叶锦辰也不会有这么蛇蝎心肠的妹妹。”

    “我,我不是那种女人……”米媛目光不断闪躲。

    叶锦辰的俊脸在下一秒就凑过去,将她的下巴勾住,与自己对视:“那你在心虚什么?”

    “……”米媛从他的眼里,看到的是愤怒,更多的,是恨!

    难道他全都知道了?

    叶锦辰对着她笑,笑容里不带一点儿温度:“即使你不说,你的秘密……我全都知道。”

    两年前,意外从死神手中逃出来,苏醒后,叶锦辰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调查叶家衰落和自己被害的真相。

    如今,云毅然虽然已经伏法,可扣在老叶头上的那顶“指使轮奸”的帽子依旧还在。

    而这样的罪名,他绝对不能让父亲承担,更不能继续让叶家承担。

    最近,除了帮助慕逸扬做事,他也有调查当年的事情……

    “……你,你查出什么了?”米媛惊恐的瞪圆了眼睛,眸光颤抖得厉害。

    越想越害怕,即便明天就是末日,她也不希望自己的秘密被人知道,尤其是……毅然。

    叶锦辰对她的表情十分满意,他慢悠悠的说:“我调查出,你当年你……”

    “别,别说了!”话刚出口,米媛就捂住耳朵,她太害怕了:“我求你,不要说出去,不要告诉毅然,我求你了……”

    “我凭什么要帮你,别忘了,你和云毅然是怎么害我的!”叶锦辰眼底透着一片寒霜,瞬间就可以将她冰冻。

    米媛偷偷瞄了一眼更衣室的方向。叶澜兮已经又拖着长长的婚纱走出来了。

    她小心翼翼的对男人说:“我发誓以后不再招惹你们,我是,我是快要死的人了……”接着,又摆出一副可怜楚楚的样子。

    “哥!”这时,叶澜兮已然站在叶锦辰的身后,她居然看见哥哥在与米媛说话:“你们……”

    “我,我要走了。”不等叶澜兮说完,米媛就已经遥控轮椅,往外就走,到门口处,她又回头,用恳求的目光对叶锦辰说:“求你了……别告诉他。”

    叶澜兮问:“她也有求得着哥的地方?”

    “……”叶锦辰抿了抿唇,半晌才挤出三个字:“不知道。”

    他是真的不知道,刚刚苏醒一个多月,要去调查几年前的事情谈何容易,刚才不过是试探性的提了一下,想不到米媛居然紧张成那个样子。

    一句求他,意有所指。

    难道……这个女人真有对不起云毅然的地方?

    杏眸眯成一条直线,他迈开颀长的双腿,准备要走,手臂就被叶澜兮一把抓住,纤细的手指在男人的皮肤上弹起钢琴,她缠住了他:“哥,你又要离开小兮么?今天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哥哥是不是在暗中保护我?”

    “……”一连串的问题,让俊颜上的表情,有些许停顿:“别多想,哥哥刚好路过。”

    “我才不信!”叶澜兮托着长裙又绕到男人前面:“哥哥,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暗中保护我,却又不肯回叶家,我相信你绝对不止是为了报答慕逸扬的救命之恩!”

    被迫,那浓黑的双眉之间,皱起一道很深的痕迹,叶锦辰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沉声回了一句:“哥哥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他将叶澜兮的小手从手臂上放了下来:“乖,去找你应该找的男人!”

    “可是龙少霆还在工作,你就不能陪小兮一会儿么?”

    叶锦辰神色动了动,这丫头明显就是在撒娇。

    老公不在是真,想让他留下来陪着她也是真!

    男人掏出手机,对叶澜兮问道:“你男人的电话号码是多少?”

    叶澜兮极不情愿的念了一串数字。

    叶锦辰随机就编辑一条短消息【你若再不来雅倩,我便把小兮带走了。】

    落款署名是——叶锦辰。

    接着,他一面把手机上的短信内容在小女人的面前晃了晃,一面又对叶澜兮说:“不出十分钟,他就来了,小兮要乖,恩?”

    音落,男人大步流星的走出电子门。

    这一次叶澜兮没有哭,没有去追,只是站在原地看着叶锦辰的背影,喃喃自语:“哥哥……”

    三番几次相逢又分开之后,她已经知道,叶锦辰想跑,她是追不回来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龙少霆颀长的身影便出现在门口,叶澜兮看过去,男人正气喘吁吁。

    “老公,你干嘛跑这么快?”

    “不然老婆被别的男人抢走了怎么办?”要不是叶锦辰发了那么一条威胁性短信,他也不至于放下手头所有的事情跑出来。

    许久,男人终于站定。

    鹰隼般的目光扫射整个大厅,从唇齿间挤出几个字:“那个男人呢?”

    “……哥哥走了。”提到叶锦辰,叶澜兮有些失望:“你别生气,他是不放心我再出事,才会发那种短信,故意引你过来的。”

    男人的桃花眼紧迫的眯起:“你……怎么了?”

    旁边的服务员,立刻走上前,低下头:“真对不起,刚才是我们的疏忽,导致一位小姐对龙太太出言不逊,还让龙太太差点儿,差点儿……”

    服务员不敢说,停顿了很久。

    “继续说。”

    果然出事了,龙少霆的眼眸光线凄厉了几分。

    服务员更加害怕,目光小心翼翼的飘到叶澜兮身上,嘴唇闭紧,一个字不敢再说。

    叶澜兮挽住他的手臂:“刚才我就是遇见米媛了,她偷袭,将我的衣服拽下来,我差点儿裸奔……是哥哥及时出现,他们也都没有反应过来,不应该怪他们的。”说着,目光投向屋外另外几个女人站着的地方。

    “怪我了。”龙少霆深呼吸,他并没有想过,选婚纱也会有意外发生:“是我疏忽。”

    音落,他又全身上下仔仔细细打量一遍小女人,终于放下心来:“还好,龙太太没事。”

    抿了抿唇:“自然,也要谢谢大舅哥对龙太太的关注。”

    “……”叶澜兮嘴角直抽,呵呵,嫉妒的时候就叫别的男人,好的时候又成大舅哥了。

    直到现在,龙少霆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大手拉住小女人的小,来到了沙发前,他独自落座,大手用力,迫使小女人在他面前转了一个圈。

    叶澜兮还没有全部竖起的长发,闲散的随着身体的旋转,也飞舞起来。

    精致的五官,和谐一体。

    曼妙的身子,更显魅惑。

    整个人,都美好的不可方物。

    “很美。”

    男人在夸婚纱,看的却是她,叶澜兮心脏怦怦乱跳,她羞涩的低下头:“龙先生,不准备选一身西装么?”

    “提议不错。”龙少霆依旧拉着她,一起走,走进男士结婚礼服区域:“龙太太来帮我挑,嗯?”

    “……我又不会挑。”叶澜兮嘟嘟着小嘴儿。

    “龙太太……”男人说话的语气有些酸:“难道连自己男人的尺寸都不记得了?”

    尺寸?

    小女人的嘴巴撅得更厉害了:“我,我又没量过!”

    “用手!”男人抓起她的小手,从自己的锁骨开始,一寸一寸的往下量,直至……叶澜兮输的一下,脸就变得通红:“流氓。”

    转身,她便随便选了一件礼服,塞到男人怀里:“快去试试!”

    “相信龙太太的眼光。”

    叶澜兮捂住脸蛋儿,这个男人,真是越来越会说情话了!

    男人进了更衣室,很快就换好,走出来。

    这是一身纯白西装,版型很新,很难驾驭,只有骨架,有身高,更要有颜值的人才可以穿出感觉。

    然而,龙少霆一样不少。

    “怎么这么帅!”小女人踮起脚尖,撒娇似的,在男人帅到人神共愤的俊脸上掐了一下。下一刻就被男人反客为主,锁在怀中,狠狠地“惩罚”了一下。

    薄唇抵住她水嫩的唇瓣,男人吻得很深,很用力。

    周围还站着几个服务员“强行围观”,叶澜兮想推开他,却用不上半点儿力气。

    刚才那几个议论纷纷的女人们纷纷别过头,可根本挡不住内心的羡慕嫉妒恨!

    “龙先生根本就不在乎龙太太的身份吗!”

    “就是就是,管她一婚二婚,有龙先生这种宠爱,死也值了!”

    “我看那个米小姐就是嫉妒,故意找茬侮辱龙太太!”

    原来,龙少霆只是为了要告诉她,一切流言蜚语。都与他们的爱情无关……

    叶澜兮放下手臂,任由男人的唇舌如何攻城略地,也不再挣扎。

    不知过了多久。

    当一吻结束,两个人都气喘吁吁。

    一道光线突然射过来,龙少霆本能的看过去,才发现是一个男人。

    男人看向他们的方向,眼中含着笑,那笑容没有恶意,反倒带着浓浓的情义。

    男人似乎注意到龙少霆也正在看自己,伸出两只葱长的手指,别在唇边,示意他不要告诉小女人。

    “嘟嘟嘟嘟……”龙少霆低头,看见手机上多了一条短消息

    “照顾好小兮,叶锦辰。”

    “怎么了?”叶澜兮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这条短消息:“哥……”

    明明很感动,她却难过的想哭:“龙少霆,我想我哥,我觉得他根本不只是为了报恩才不回叶家的……”

    “……”龙少霆顿了顿,许久才给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他不会舍得真正离开龙太太的。”

    目光再投向落地窗的方向,叶锦辰早已经消失不见……

    男人眉头深深皱起,他大步走向楼梯口,拨通了蓝浩的电话:“暗中关注叶锦辰的动静。”

    那头。

    叶锦辰双手插在西服裤兜里,漫无目的的沿着路边走。

    总是感觉拥挤的人群中,总有一双眼睛盯住自己。

    回头,却空无一人。

    身后不远处,一个隐蔽的角落,米媛又探出头向他的方向看了一眼。

    在店里,叶锦辰说他知道了自己的秘密……

    这个男人居然真的知道了!

    米媛真是越想越怕,颤抖的小手,立刻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喂?米诺啊,叶锦辰果真知道当年的事情了,怎么办啊……咳咳?”

    那头也十分震惊:“叶锦辰居然还活着?明明当年咱们怂恿云毅然把他埋了的……”

    “如果叶锦辰跑去监狱真的告诉毅然,我,就完了……”身体本来就很虚弱,可更虚的是心,米媛枯槁的手指紧紧攥住手机硬壳:“我死了没什么关系,可毅然若知道我当年……的事情,他万一生气,将云家资助咱们,咱们家的钱都收回去……可怎么办!”

    “别急……”米诺顿了顿:“我当然不会让他活着……去找云毅然!”

    “……”米媛抿了抿干涩的唇:“他那么厉害,哪。哪里还有机会?”

    “能对付他第一次,就一定可以有第二次机会!好歹这些年,你弟弟我也不是白混的,等我消息好了!”米诺随机挂断了电话。

    ……

    暮色渐起,墨黑的天空只有一轮皎洁的月。

    除了慕家别墅,周围的一切都是黑的。

    点开所有的电灯。

    这是慕逸扬的习惯,从叶锦辰第一次为这个男人做事开始,慕逸扬就警告过他,在任何地点任何房间。

    灯,都不可以关闭。

    即便是在别墅的院子里,地灯也足够明亮。

    叶锦辰徜徉在草地上,百无聊赖,却不想身后已经悄悄聚集了几道身影。

    米诺手里拿着一个巨大的袋子,分别和左右示意了一下。便对准叶锦辰的头部套了过去。

    地灯强烈的光线,投射到地上的几个影子,很分明。

    叶锦辰在关注到的第一时间,立刻一个侧身,让米诺扑了个空。

    “……”叶锦辰看见在他手中的袋子,和后面五个男人手中的工具,心下一惊,看来这些人是有意致他死地。

    棱角分明的轮廓,又冷硬了几分。

    起身,叶锦辰速度极快的闪向一边,对面站着的几个男人怔愣住,看得出这个男人是有功夫的。

    迟疑了一会儿,米诺还是对同伙横了横眉,冷声命令道:“都特么给我上!”

    这一嗓子下来,叶锦辰就认出了,米诺正是几个人的头头。

    他从几个人的中间穿过去,期间,有个男人冲着他的背部砍下一刀。

    刺骨的疼痛,让他狠狠皱眉,但还是迅速的移动到米诺身后,用手臂锁住他的喉咙。

    “唔……唔……”米诺挣扎了两下,却越挣扎越紧,直到气息不通,他便不敢再动了。

    “说,是谁派你们来的?”米诺自然不会说,到底是配合默契的兄弟,他悄悄冲着几个男人挑了挑眉,他们便又绕到了叶锦辰的身后,将他们围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只是没想到,还能嫁给你(百度最新章节)  只是没想到,还能嫁给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