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68章 我是野种么

    “呵!瞧给你吓的!”刀疤男将手中的刀又靠近一些:“不过家,目前你是回不去了。”

    叶天睿憋憋着小嘴,要哭。

    另一个男人伸手抢过刀,敲了一下刀疤男的脑袋:“行了行了,老大还没回来,咱们两个又不知道他到底是想要讹钱还是撕票,把孩子弄伤了,就没法交代了!”

    “切!”刀疤男讪讪的应了一句,抬头继续看小家伙,眼神依旧凶狠。

    叶天睿动了动眼珠子,小脚丫在地上蹦个不停:“叔叔,叔叔,睿睿要尿尿!”

    “哎呀哎呀……”到底两个男人都是没有孩子的,根本没有耐性,刀疤男挥挥手:“尿裤子吧!”

    “可是童子尿是很骚的哦!”叶天睿被绑的小手,在身前指了指小裤子:“睿睿尿了一点儿,是不是很骚。”

    “……”虽然味道还没有传过来,可小家伙的话,还是真恶心到了两个人:“脱,脱裤子,去那边尿!”

    叶天睿将捆在一起的小手递到男人面前:“叔叔,帮睿睿解开一下。”男人警惕的看了他一眼,迟迟没有动作,小家伙便皱皱眉:“放心,我的脚还绑住呢,再说你们两个大人不会连我一个小孩儿都看不住吧?”

    刀疤男想了想,用刀将小家伙手上额绳索割开。

    可下一秒,就看见叶天睿脱下裤子。就站在原地尿了起来,桌子前就出现了一小滩……

    “这个臭小子,你干什么往这里尿?”

    “叔叔对不起,睿睿没,没憋住!”叶天睿很无辜的瞪着桃花眼:“妈咪说了,小孩子不能憋尿。”

    “……”两个男人被这个绑来的小家伙堵得哑口无言,可不一会儿,尿骚味儿真就飘过来,味道很大,在不大的小黑屋里,到处都荡漾着,让两个男人胃里翻江倒海。

    他们捂住鼻子,小家伙儿突然又蹲下:“睿睿要拉粑粑!”

    “行了行了!”两个男人心照不宣的使了个眼色:“你,你自己在这里先拉。”音落,就都跑了出去。

    “我都没吃晚饭,哪有屎!”叶天睿狡猾的瞪了一眼门关闭的方向,快速提上小裤子,一蹦一蹦的来到了另一面,被订了木板的窗户上,上面有一条不小的空隙,刚好够小孩儿一个身位。

    他摸了摸咕咕直叫的小肚子,很想念妈咪做的好吃的,又缩了缩单薄的小身体,他也怀念爸爸的怀抱:“爸爸妈咪,睿睿要去找你们啦。”

    小家伙儿的小手扒上窗户,刚爬到一半儿,突然,毫无征兆的又开了,他紧张的回头。

    救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云毅然噙着笑意,正看着他爬窗户的样子:“想跑了?”

    “爸,爸爸……”叶澜兮和男人几年的婚姻,云毅然留给叶天睿的只有这么一个空洞的称呼。

    小家伙以前就害怕他,现在也是,叶天睿不再动作,停下来紧张的看着云毅然。

    “呵,还是到处找人叫爸爸!”男人看着他,笑得更加戏谑:“我可不是你的爸爸呦,你妈咪不是又给你找了个爸爸么?”

    “恩。”小家伙儿诚实的点点头:“睿睿有了新爸爸啦!”想到龙少霆,叶天睿的桃花眼眯成了一条自豪的弧度。

    “呵……你妈还真是厉害,给你这个野种,找了一个又一个爸爸!”云毅然走过去,捏住小家伙脸蛋儿上的肉肉,狠狠揪了一把:“但即使找再多,你也一辈子都是野种!”

    小家伙不太理解什么是野种的意思,但云毅然的态度让他知道,这个词不太友好,他撅起小嘴,愤怒的瞪着云毅然。

    云毅然很满意小男孩儿的表情,表情悠悠的又填了一句:“瞪我,你也根本不配拥有父亲。”

    话音刚落,“哇”的一声,叶天睿就伤心的哭了:“我有爸爸……我有……你再说,我就要我爸爸打你,他很厉害的!”

    “龙少霆吗?”云毅然提到这个名字,就咬牙切齿,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出现,叶澜兮和叶家还会继续受他控制,媛媛也不会这么惨!

    一想到从监狱里假释回来后,第一眼看到米媛的样子,他的心一阵又一阵的揪痛。

    多日不见,他的媛媛身体更加瘦弱,脸上又填了许多新伤,这一切都是因为叶澜兮,叶锦辰还有龙少霆!

    他们毁了自己珍惜的人,那么现在,他也要摧毁掉他们最珍视的。

    眼前的小男孩儿,不正是叶澜兮的心头宝儿么?

    他阔步走过去,俯身,一把揪住小男孩儿的衣领。将叶天睿的身体提到了半空中:“孩子,怪,只能怪你是叶澜兮的儿子!”

    音落,手一松,叶天睿的身体被扔在了地上。

    “……唔。”后脑先着地,睿睿痛得哭不出声来,只觉得头昏昏沉沉的,很麻木。

    云毅然还觉得不过瘾,将受伤的小睿睿残忍的提过头顶……

    这时候,小木屋周围传来一阵磅礴的脚步声,在云毅然的手还没有松开时。

    门,被龙少霆一脚踢开。

    他颀长的身影有片刻的停留,看到叶天睿半淹的双目也本能的看向他时,男人的心,被撕裂了!

    “滚!”他两步跨到云毅然面前,一脚将男人踹到,稳稳接住叶天睿的身体。

    叶澜兮从后面的人群里冲了出来,她跑过去,跪在地上,从龙少霆的手中接过儿子的身体,看见些许鲜红的液体从叶天睿的口中流出,还有遍布在额头上,脸颊上,手上的擦伤,小女人的身体不受控制在抽动:“睿睿,睿睿,是妈咪来晚了……”

    叶天睿看见妈咪,终于抛去了所有的恐惧,嚎啕大哭起来。

    这时候,白楚楚和洪萧肩并肩走过来,看见叶天睿还有力气哭,洪萧才舒了一口气:“不错,找到的还算及时。”

    白楚楚无比柔美的脸颊抬起,水一般的眸子注视他:“谢谢你的及时……”

    眼中虽然只是感动,可洪萧还是满意的笑。

    至少现在,白楚楚这女人开始正视他,这就足够了……

    “……”叶锦辰扫视一圈,视线刚好落在白楚楚和洪萧四目相对的瞬间,却又不着痕迹的离开。

    “进去!”提着刚刚找到米媛,又将米诺一脚踹进了小黑屋里。

    手一松,米媛的身体就落到了地上,骨瘦如柴的躯体,疼的缩成一团。

    云毅然从地上爬起来,冲着叶锦辰嘶喊:“谁也不准欺负媛媛!”

    “好啊,暂时可以不对付这个将死的蛇蝎女人,但是云毅然,我们的帐,现在算!”叶澜兮起身,将叶天睿抱给龙少霆:“老公……”

    龙少霆自然知道,小女人要做什么,一只手接过睿睿,另一只手便立刻抓住叶澜兮的小手:“不许过去。”

    他不能让她再受到任何伤害。

    “放心,我不会有事的。”语气很笃定,也很坚决。

    说完,叶澜兮一步一步走向云毅然,瘦小的身体因为愤怒还有些抖。却绝不再是畏惧。

    现在对云毅然,她除了恨,只有愤怒。

    两颊,爬上恼怒的绯色;她的小手,也握成了拳头。

    在云毅然面前站定,叶澜兮突然跳起来,对着男人的脸颊甩了一拳,这一拳,她用了全力,将男人的脸打向了一边,丝毫不留情的,接着是第二拳,第三拳……

    五拳过后,云毅然的嘴角。鲜血渗出,他已经站不起来,瘫倒在地上干笑:“呵呵呵……真不知道我的前妻居然有这么大的力气。”

    “云毅然,这五拳是我替老叶我妈我哥我的睿睿还有我自己,送给你的!”

    五年,那荒唐的五年,他为这个畜生般的男人,差一点儿断送了她一生的幸福……

    叶澜兮仰起头,将含在眼眶中那委屈的泪水憋了回去。

    为这个男人,不值!

    “你现在风光了?可以随便玩我了……哈哈!”云毅然笑得咬牙切齿,眼中各种挑衅。

    “玩?”

    叶澜兮扯唇浅笑,笑得极其讽刺:“云毅然,我本来是想玩死你的!”说着,她的视线落到地上,米媛的身上。

    那女人看着她,满眼都是恐惧。

    叶澜兮嘴角的讽刺不断扩张,最后她薄唇轻启:“但对于你这种男人,死已经不算什么惩罚了,如果让你知道最信任的枕边人是怎样一步一步把你玩弄于鼓掌之中的时候,我想这是对你最好的惩罚。”

    “媛媛?”云毅然的目光落到米媛身上:“她是不可能骗我的!”

    一只录音笔,被叶锦辰扔过来,审问凶手时候,他们确实留了一手。

    米媛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眸中的惊恐放大到极致,血丝布满整个眼睛:“这,这是什么……”

    “你的,一切。”此时此刻,叶澜兮面对这个病入膏肓的女人已经不带一丁点儿感情。

    因为她知道。米媛的心,也无可救药了。

    “不!”米媛无法动弹,还是不住的对着云毅然摇头:“无论里面是什么,都不要相信,毅然!”

    云毅然抹了把嘴角,挺拔的俊美高高皱起,米媛的反应让他的大手,情不自禁伸向那只录音笔……

    点开,在地下室里几个人的对话,全部播放出来。

    【……她觉得云少那方面不行……玩大了……害怕云少知道后不要她了……嫉妒正牌女友的你……嫁祸叶家……】

    而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把视线集中在他的身上。

    不出意料的,只是几分钟时间里,他们看见云毅然的表情,从震惊。到痛苦,最后变成嘲讽。

    他应该是在嘲笑他自己!

    叶澜兮再次走进他,第一次居高临下,注视男人。

    目光中,却没有胜利者的凌厉。

    在米媛精心设计的谎言里,他们每一个人,都不是胜利者。

    “这就是你一心念着的女人。”

    虚伪,自私,却又让他甘心堕落。

    毁了自己,也毁了他……

    “……媛媛。”云毅然的表情一点一点变冷:“这里面男人说的可都是真的?”

    “请,请相信……”米媛的声音细弱蚊虫,没了力气,更没了底气。

    云毅然生硬的打断她:“你的腿!你的肚子到底是怎么搞的,我要你亲口告诉我!”

    “……”

    没有回答,就是最好的答案;米媛的沉默,也是给云毅然最沉重的打击。

    他生生念念的女人,他宠到骨子里的女人,他为了米媛背弃良心,做了太多事,他都知道,可是他并不在乎。

    因为爱,他愿意毁天灭地。

    也因为,他的眼里,他的心里之容得下一个米媛。

    “呵呵……呵呵……”

    男人瘫坐在地上,将录音笔摔倒了地上,七零八落的碎片,就是他此刻的心,每笑一声,他的眼底就冷一分,最后化作冰霜,刺向米媛。

    一旁的米诺急忙站起来,跑到姐姐身边,还禁不住小声对米媛说:“姐!你快点儿向姐夫承认错误,不然咱们家的房子还有地被收回去怎么办……”

    “毅然……”米媛依旧看向他:“我保证以后不撒谎了。”

    换来的是,男人无动于衷。

    外面警笛声再次响起,云毅然也没有任何反应,他的世界已经塌陷了。

    “云先生,我们以你服刑期间与云宏源一起涉嫌假释,并且策划绑架伤害幼童的罪名,逮捕你!”

    他机械性的伸出双手,看着冰凉的手铐再次捆住双手,心却踏实了许多。

    起身。被警察推出去的时候,被策划故意伤害罪进行逮捕的米诺跑上前,厚颜无耻的又抓住他的手腕:“姐夫,看在姐姐的份上救救我……”

    云毅然冷漠的转过头:“我不是你姐夫。”从始至终,视线没有一刻落在米媛身上。

    毅然,米诺……米媛趴在地上,单薄的身体毫无力气,呼唤声也越来越弱。

    她没有犯罪,撒谎不算罪,可她的谎言最终葬送了她生命中最爱的两个男人。

    警笛声渐远,叶澜兮望着她的身影,久久失神。

    龙少霆刚刚将叶天睿安置到车中,走过来揽住她的肩膀:“还想要去救她?”

    叶澜兮沉默,她不想做无情之人,可对于米媛,她做不到原谅。

    她相信每一个被她设计过的人,也不会原谅。

    “走吧!”

    两个字,风轻云淡,她反手将男人的臂弯挽住,和龙少霆一起走上车。

    回到龙宅,龙少霆为睿睿请来了最好的医生,做了最全面的检查,还好只是轻微脑震荡,和皮外伤。

    小家伙儿需要好好的在家里调养一段时间,龙少霆又请来了两个最专业的护工。

    看着病床上,叶天睿沉沉的入睡,叶澜兮这才舒了口气。

    “别打扰睿睿,我们都出去。”龙少霆走到房间门口,他的身边还站着叶锦辰。

    小女人起身,来到哥哥面前,头低到不能再低:“哥,都是因为我认错了男人,才会让你和爸妈,还有叶家遭受这些变故。”

    心中的悔意,就像是眼中流不完的泪,风干了,还会落下。

    “傻丫头,怪也要怪你,你的真命天子出来的太晚!”叶锦辰玩笑,将视线投向龙少霆英气逼人的脸上。

    “哥……”叶澜兮也瞟过一眼龙少霆,脸颊便绯红一片。

    叶锦辰一挑眉,发现一男一女彼此对视,貌似就他是多余的那个:“以后好好在这儿和龙少过日子。”

    “嗯。”应了一声,叶澜兮看见哥哥转身:“哥,别回慕家了,叶家的别墅空了很久,这是你的钥匙,我一直保管……”

    小女人从裤兜里掏出一串钥匙:“既然你回来了,这宅子也算是有人情味儿了。”

    “……”叶锦辰看着钥匙,明晃晃的很耀眼,他接过去时,一道颀长的身影刚好停在身后。

    正是慕逸扬。

    上楼有些耗气,男人的脸色依旧没什么血色,却带着让人怜惜的帅气,他双手插兜,目光从叶澜兮和龙少霆身上扫过一遍。最后放在叶锦辰身上:“听说前几天你受伤了,还要吧?”

    叶锦辰受伤就在慕逸扬的别墅里,他怎么会不知道,这么久不问,却偏偏现在过来,嘘寒问暖,还真是虚情假意!

    叶澜兮扯了扯嘴角:“慕总裁,来的可真是时候。”

    “谢谢夸奖。”慕逸扬冲着小女人挑了挑眉,然后意料之中的瞄了一眼龙少霆渐渐变黑的脸色,他扯唇轻笑。

    “我还好。”叶锦辰看着他,便应了一句,然后将手里的钥匙放回到小女人的手中。

    “今天不早了,你早点儿回房休息,明天还要照顾睿睿。”

    云毅然被除,叶家暂时安稳,慕逸扬此刻过来,自然是害怕他动了回叶家的心思,他怎会不知?

    “你又要跟他走?”叶澜兮歪着头:“哥,你为什么还要跟慕逸扬走?对他的一句承诺就这么重要?”她看着慕逸扬俊秀飞扬的脸,越发别扭。

    “……”叶锦辰抿唇不语,却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慕逸扬,然后头都不回的和慕逸扬一起离开。

    “哥……”三番两次的被拒绝,叶澜兮真心丧气。

    低下头,小女人将手中的钥匙又揣回兜里。

    仰起头时,发现龙少霆已经从房间里面走到了门口:“这次怎么不追出去?”

    “不去!”小女人闷闷的应了一声。

    以叶锦辰的性格,他若想走,是谁也留不住的,迈着小步子。叶澜兮蹭到了男人的身边,趴在他的胸口说:“还是老公好。”

    “哦?”龙少霆弯唇,他承认,的确被小女人的这句话给愉悦了。

    至少在大舅哥和老公谁好的问题上,他算是漂亮的赢了一仗。

    “说说看,老公哪里好?”男人俯身,无比醇厚,又不失磁性的声音贴着她的耳畔传来。

    “额……”叶澜兮禁不住扶额,她只不过是生了哥哥的气,才打一个比方而已,龙少霆居然还当真问起来。

    “说……”动听的声音,又托着长长的尾音,带着宠溺,还带着胁迫。

    叶澜兮撅起嘴唇:“老公,好的地方太多了……”

    因为男人的好,太多,让她说不清更道不明白。

    龙少霆的笑意,在整个俊脸上无限蔓延开来,他挑动剑眉,从走廊边的落地窗,看到夜深了……

    于是大手悄然伸进小女人的一个部位:“这长夜漫漫,我们回自己的房间,你可以尽情将老公的好,说来听……嗯?”

    “……”接着,小女人就红着脸被某男抱进了卧室。

    从开始忙碌婚礼,到现在,他们真的有太久没亲密过。

    这天夜里,月光格外皎洁,房间内,更是一片旖旎。

    结束后,小女人就看到男人将一个用过的tt扔到了垃圾桶里,然后清洗身体。

    从他们领证后,每一次这个男人无论是不是周期,都会用。

    “老公,那个东西……我们可以不用么?”

    卧室的光线很暗,男人的刘海刚好遮在前额,她看不清龙少霆的表情,却可以听清楚从男人口中吐出的两个字:

    “不行。”

    话音刚落,龙少霆就走进了浴室。

    叶澜兮咬着嘴唇,孤独的坐起身。

    她的心,也有些失落。

    他们是合法夫妻,难道龙少霆是不想和她拥有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孩子么?

    小女人就在月夜华光照射的地方将小小的身躯蜷缩成一团。

    直到浴室的水声停止。龙少霆从里面走出来时,她将头偏向落地窗边那个垃圾桶的方向。

    “不去洗下吗?”男人走过来,在她的身边站定。

    “洗……你是嫌我脏么?”叶澜兮依旧没有看他,目光放空,因为她不是第一次,因为她……生过一个孩子?

    龙少霆的表情在一瞬间停止,最后破碎:“你怎么会这么想?”

    他的声音很沉,心也跟着低落,他坐到床边的位置上,将小女人的身体环住:“到底怎么了,恩?”

    音落,他将视线伸向,叶澜兮的目光始终落在的地方:“我带那个让你不舒服么?”

    “没有。”

    龙少霆板正她的小脑袋,让小女人正视自己:“龙太太。不要一直让我猜你的心,告诉龙先生到底是那个东西的问题,还是我?恩?”

    叶澜兮咬着嘴唇,半天才吐出几个字:“龙先生,我只是想跟你有个孩子……”

    即便过去在云家的五年,她从来没有这么迫切的想和一个男人拥有孩子,拥有一个爱情的结晶,可是对龙少霆,重逢不过几个月,这种念头就越来越重。

    可他偏偏每次都要带那个东西,像是无情的拒绝……

    “傻!”龙少霆将大手环到她身后,将她护在怀中:“龙先生有说过不想要孩子么?恩?”男人的大手勾起她娇俏的下巴:“龙太太,作为一个爱护妻子的男人,自然不愿意听别人说起自己老婆的时候,提一些奉子成婚之类的话,我要让龙城人都知道,我龙少霆娶你,就因为我爱你。”

    龙先生娶她,只是因为他爱她……

    叶澜兮咀嚼着男人说的每一个字,最后心里的埋怨消失殆尽。

    原来,这场婚姻龙少霆想给她的,是平等,是尊重。

    “你懂了吗?”龙少霆的大手滑至她的后脑,葱长的手指穿过缕缕青丝,用力一扥,叶澜兮就被迫将脸蛋儿仰得更高:“恩?”

    “……恩。”

    只回答一个字,粉嫩小嘴儿就被狠狠的堵住。

    ……

    第二天,叶澜兮起的很早。她赶去叶天睿的房间时,护工正在喂小家伙吃饭。

    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早餐,一口没动。

    “怎么回事?”

    叶澜兮皱了皱眉,护工连忙解释,她的表情很为难:“少夫人,昨天晚上小少爷说他想你了,我们就带他去你和少爷的卧室……他趴在门口听了很久,回来之后就不说话,到现在也不肯吃任何东西。”

    “……”叶澜兮回想着昨晚,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啊!

    “既然睿睿想妈咪了,妈咪就来喽!”她看了一眼依靠在床边的小家伙儿,此刻,叶天睿正望向窗外。

    医生交代,叶天睿最近两天不可以见强光。所以窗帘明明挡着,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

    “辛苦你们,我自己来吧!”

    护工全部离开后,叶澜兮就走到叶天睿的病床前,他捧起小男孩儿的脑袋,唤了一声:“睿睿?”

    她的神色便有了一瞬间的停顿,叶天睿漂亮的桃花眸中的眼神很空洞,目光更加呆滞……

    “睿睿,你是怎么了?”叶澜兮连忙将手,放在小男孩儿的额头上,身上。

    没有发烫,也没有颤抖,更不像生病。

    可他依旧不说话,薄唇闭得紧紧的。

    “你到底怎么回事,你再不和妈咪说,妈咪现在就带你去医院打针!”

    叶天睿从小就害怕打针,这是他除了见云毅然,唯一害怕的东西。

    听到这个,小家伙儿果然神色中有了生机。

    他缓缓地将目光转向叶澜兮:“妈咪,我是野种对吗?”

    “……”叶澜兮的手,瞬间僵在半空中:“睿睿怎么这么说自己?”

    “云……坏蛋爸爸管我叫……野种,他说他不是我的爸爸,龙叔叔也不是……说我根本就不配有爸爸。”说完,小男孩儿咬住薄唇,泪水就在眼眶中不停聚集,最后滑落下来。

    儿子的眼泪簌簌而下,仿佛潮湿了叶澜兮的心。

    她的睿睿已经开始懂事了,他懂得了孤独,也懂得了羞耻……

    叶澜兮纤细的手指抹去小男孩儿脸上的泪:“睿睿还有妈咪,睿睿不是野种,你知道么?”

    小家伙儿像是没有听见一般,还沉浸在痛苦中无法自拔:“可是别的小朋友都有亲爸爸,都有亲妈咪,他们都和自己的爸爸一个姓,我却只能随妈咪的姓!睿睿为什么只有妈咪……”

    “……妈咪已经给睿睿找到了一个好爸爸啊,睿睿不是已经改口叫他爸爸了么?”叶澜兮牵强的扯出笑容,安慰叶天睿。

    可换来的,依旧是小男孩儿许久的沉默。

    “龙爸爸对你不好吗?”叶澜兮的小手滑至儿子小小的肩膀,扣住。

    “妈咪,婚礼之后,你们是不是会再要一个弟弟?”

    “……”叶澜兮怔愣,原来昨晚她和龙少霆提到要孩子的事情,睿睿听见了……

    “那弟弟会和爸爸一样,姓龙,对吗?”

    面对睿睿一连串儿的提问,叶澜兮突然发现自己竟无言以对。

    身世,是睿睿迟早都要面对和正视的问题。

    事实也正如此。

    她最终点了点头:“是的。”

    可话音刚落,小家伙儿就一把抱住了她,眼泪流的更加汹涌:“妈咪,睿睿好怕,以后你和爸爸有了自己的孩子,会不再疼睿睿,当睿睿是野种……呜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只是没想到,还能嫁给你(百度最新章节)  只是没想到,还能嫁给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