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70章 你这是借车的态度么

    “人呢?”龙少霆微蹙的剑眉已经拧成一线。

    环视四周,怎一个乱字了得?

    “额……”女佣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将手指向了浴室:“两个小时了,不出来。”

    叶澜兮捂住小嘴儿:“太危险了!”

    女佣怯生生的回答了一句:“以三小姐的脾气……我,我们是谁都不敢问的。”

    话音刚落,男人已然走到了浴室门口,他敲了两声:“甜甜,开门。”

    没有回应。

    “龙甜,开门!”男人醇厚的嗓音中,夹杂着愠怒的嘶哑。

    依旧没有回应。

    “嘭!”的一声,龙少霆将钢化玻璃门撞开,玻璃片七零八碎,铺了一地。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高档的洗手台,龙甜就坐在上面。

    她的身子上面只裹了一层薄薄的纯白色浴巾,白脂般肌肤在昏黄的壁灯的掩映下格外妖娆,女人修长的双腿随意交叠在一起,手中还攥着一个红酒酒瓶,目光却依旧犀利,像个不可一世的女王。

    叶澜兮深呼吸,这就是龙甜。

    “下来!”见她没事,龙少霆松了口气,喝令了一声。

    龙甜看了一地的玻璃碎片,红唇勾起:“哥来抱我……”

    龙少霆踏过去,一把将她夹在臂弯处,然后大步这回卧室,成一道抛物线形状,把龙甜扔到了床上。

    整个过程,男人黑着脸,动作还很粗暴,叶澜兮抿了抿唇,他是气到不轻。

    可龙甜却不怕。狼狈的落到床上后,她立刻又翻了个身,摆出个侧卧的造型,不亏是影星。

    到处都是pose。

    她的目光扫过整个房间,这才发现叶澜兮正站在最后面,灯光下,小女人依旧纯美得不成样子。

    “还形影不离的。”

    “……”龙少霆看向叶澜兮的时候,眼中的怒气才一点一点淡化。

    “别岔开话题,昨晚去哪里了?”

    男人走到床边,俯身。居高临下。

    “……随便逛逛。”龙甜的神色有一瞬间的闪躲。

    “哥要实话!”龙少霆的皓齿已经咬住下唇的唇瓣。

    “……”龙甜垂眸:“你出去,我要和她说!”说着,尖俏的指尖就指向叶澜兮,目光也一瞬不瞬的。

    “……”见男人沉默,龙甜又补了一句:“不然,我是不会说的!”

    “老公,你先出去吧!”叶澜兮扯唇微笑,那笑容无害:“正好,我也有事情和龙甜说。”

    龙少霆的身体还是纹丝不动,龙甜不高兴了,她故意冲男人勾了勾唇,迫使男人凑近一些,她附着龙少霆的耳边说:“若不出去,你不但不会知道我昨晚做了什么,更惨的是,你亲儿子的事也会让叶澜兮知道。”

    “你试试!”男人的一双桃花眼眯紧十分,眼中除了威胁,还有恐惧。

    “那你就出去吧!”

    龙甜不再看他,从床上跳下来。

    龙少霆想了想,终于长腿迈动,走向门口,在门关闭的前一秒钟,他还是警告了一句:“管好你的嘴!”

    “……”叶澜兮莫名其妙的看着这对看上去互相关心对方,却又个性太强谁也不肯服软的兄妹,此刻更像是,冤家。

    门,应声关闭后。

    龙甜已经走到了有衣柜的那面墙,当着叶澜兮的面,大大方方的扯开浴巾,然后将胸衣。内裤,连衣裙和丝袜一样一样找出来,穿好。

    叶澜兮的视线却定格在她胸前和锁骨附近。

    全是印痕。

    叶澜兮已经不是那个初尝人事的小丫头,这些印记是什么,她自然看得清楚。

    她紧张的瞪圆了杏眸:“你昨晚到底去哪里了?和谁在一起?你们做了什么?”

    “哎呦喂!”将最后一个扣子扣好,龙甜转过身,就对她笑着说:“还没过婚礼,就已经开始以我嫂子自居了,这么一连串的问题,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呢!”

    “你……你是不是因为云毅然的事受了刺激,糟蹋自己!”叶澜兮走过去,扣住龙甜的肩膀:“你为了他不值得,知道么?他没爱过我,同样也没有对你动过心,对我们只有伤害,你难道还要为了他继续摧毁自己?”

    “……”笑容,在龙甜的唇角撕裂,破碎:“不用你管!”

    “龙甜,我和他从小就认识,曾经为了嫁给他跑去酒店准备烛光晚餐,可是等来的是毁了我五年和家破人亡的命运,而幕后黑手,就是云毅然。你和他不过认识几个月,还不是被骗得遍体鳞伤!”叶澜兮越说越气愤,却留不下一滴眼泪。

    她知道为了这个男人,做什么都不值得!

    “……”

    龙甜咬住唇瓣,一句话不说。

    叶澜兮一点一点恢复理智,语气也变得语重心长:“除了米媛,他没对任何女人有过分毫真心……”

    “别说了,你出去,你给我出去……”龙甜甩开叶澜兮的小手,用力将小女人推了出去。

    将门上了好几道锁,然后趴在床上,哭了。

    “混蛋云毅然,混蛋!”

    直到昨天,她还对那个男人存有幻想,听说他被假释回到云家,龙甜就坐了提前一趟班机赶回来,换回的结果,是云毅然不知悔改。继续作死。

    她龙甜究竟哪里不好,因为这个男人背上小三的骂名;当红的时候,被换了角色;现在就连去经纪公司赶通告,都没有;甚至昨天晚上还……

    “……”叶澜兮被隔绝在门板之外,听到身后来自男人沉重的喘息声。

    偏过头,便看见龙少霆冷硬的面孔上面附着的冰霜:“关于昨晚,她怎么解释?”

    “……”事关女孩子的贞洁,叶澜兮自然不会多嘴:“龙甜说,她昨晚去了朋友家。”

    “嗯。”男人应了一声,视线落到她姣好的面容上。她神色中的闪躲,龙少霆自然看出来,却没有再多问什么:“留她自己在房间里反省,明天开始要忙婚礼的事情,我们先回去。”

    说着,男人已然迈步,往下就走,他的脚步很急,叶澜兮抿了抿唇,对这个妹妹,龙少霆应该很无奈吧……

    感觉到那强有力的脚步声已经到达楼下,叶澜兮又将小脑袋贴在门板上:“龙甜,我一直不讨厌你,因为在云毅然的问题上,我始终觉得,你值得更好的男人。”

    音落,便是转身。

    而房间里的女人眼泪却更加汹涌。

    ……

    平静的度过了一整天,到婚礼当天的凌晨四点钟,叶澜兮就被拉起来梳妆打扮,而陪在她身边的。是伴娘唐果,还有白楚楚,黄慧英,白姨。

    “睿睿呢?”

    她望了一眼门外,不见龙天睿的身影。

    唐果勾着红唇轻笑:“不是说过很多遍了么,我那混蛋哥和洪萧带着呢!这么漂亮的新娘子,竟还紧张……”

    她的目光一直落在镜中叶澜兮的身上,鹅蛋小脸儿上皮肤如凝脂般白嫩,修长的睫毛动情的抖动着,杏眸微垂。带着无比羞涩的柔美。

    而如玉般纯白的婚纱,又让小女人看起来十分圣洁端庄。

    白楚楚走过来,将小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别紧张,你和龙少很不容易才在一起,婚礼不过是个形式。嗯?”

    “嗯。”叶澜兮虽然嘴上应和着,可心却平静不下来。

    仪式上本应该由娘家爸带着女儿走过红毯的环节,由于叶金群腿脚神志都还不行,没法过来。

    十多米长的红毯只能她自己走过去,真是太紧张了。

    “小兮啊,别怕……”她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见母亲黄慧英今天的情绪很好,正冲着她露出久违的笑容,心里终于有了一点儿安慰。

    还好……有母亲在。

    正在这时,一个女佣跑过来:“少夫人,婚礼就要开始了,司仪让你立刻赶过去。”

    唐果将一束鲜花递到她面前:“龙太太,出发了。”

    叶澜兮接过花束,另一只小手抓住唐果的手,一步一步走向结婚露天会场。

    淡紫色的世界,就像是龙少霆为她打造的梦幻王国。

    神秘,美丽,令人目酣神醉……

    “下面,有请我们的新娘走向神圣的婚礼殿堂。”

    唐果立刻退到她身后。

    深呼一口气,叶澜兮一只小手拉起超长的婚纱裙摆,正准备独自走过红毯时,而另一小手上却突然多了一双温暖的大手,叶锦辰身穿着黑色西服,偏过头冲着她微笑:“哥……”

    “就由哥代替父亲,陪你走完这一程。”男人的声音很轻很柔,带着无比的呵护:“挽住哥哥的臂弯。”

    叶澜兮抿住小唇。小手已然挽住叶锦辰的手臂:“……谢谢哥。”

    庄严的结婚进行曲想起,小女人正视前方,在彩排中走过无数次的红毯上,腿仍然有些紧张到发抖。

    “我们美丽的新娘叶澜兮小姐正在亲人的陪伴下,带着幸福的微笑,一步步走向她最心爰的白马壬孑——新郎龙少霆先生。”

    司仪话音刚落,叶澜兮在视线停止的地方,看见了一天未见的龙少霆。

    他穿着那件纯白礼服,挺拔,英俊,神采飞扬……

    男人的表情很庄严,却看不出半点儿紧张,在注意到叶澜兮因为紧张而发抖的娇躯时,他微微扯动嘴角,给小女人一个微笑。

    此时此刻,对叶澜兮来说,时间仿佛静止一般定格在那个很合适宜的微笑上。

    龙少霆就是这样,永远会在她需要时,给她最贴心的安慰。

    脚下的步子仿佛也没有那么紧张了,反而更加坚定。有力,她一步一步走向龙少霆,走向她宿命的男人……

    男人从叶锦辰手中接过那包裹在白色手套中的小手,他们彼此也交换戒指了。

    仪式就在龙少霆捧起她的小脸儿当众印下那幽深幽深的一吻后告一段落。

    婚礼后的酒会,是在当晚举行。

    应邀出席的宾客,齐聚一堂,叶澜兮换了一身古典的红色修身旗袍,和男人挨桌还礼。

    从始至终,那双温暖的大手就紧紧攥住她的小手,给她温暖。给她安全。

    “来,见见咱爸。”龙少霆带着她走向正中间的一桌。

    “咱爸?”

    叶澜兮微微蹙眉,她从来不曾听男人提过他父亲的事情。

    “嗯,他刚从外国特意赶回来的。”说着,他们就已经走到了一个男人面前。

    这个男人虽然和龙少霆长得很像,五官英气十足,可遍布的银丝让他看上去更像一位历经沧桑的老人,堆积在眼角的皱纹甚至和坐在身边的龙老夫人显得年龄相当。

    龙少霆不过二十八岁,可是他的父亲居然这么老了?

    正狐疑着,龙少霆醇厚的声音传进耳畔:“爸,这是叶澜兮,我的妻子。”

    接着他大手一摊,将她引荐给龙跃明,然后冲着叶澜兮挑了挑眉:“快叫爸!”

    “……爸爸!”

    龙跃明拄着拐杖站艰难的起身,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小女人,最后绽出满意的笑容。

    龙跃明并没有叶澜兮想象中,豪门掌门人的那种凌厉,甚至他的表现似乎对于儿子结婚这件事,十分的迫切。

    龙跃明:“少霆啊,你给龙家找了个这么漂亮的媳妇,得尽快抱孙子才行!”

    “额……”叶澜兮听到,脸倏地一下就红透了。

    “别光顾着脸红,龙家就指着你传宗接代呢!”龙老夫人顿时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架势:“少霆也有28了,龙家这一脉……”她看了一眼龙跃明,叹了口气:“也该添枝散叶了……”

    老夫人的话只说了一半,叶澜兮顿时就有了一种紧迫感,她娇涩的挽住男人的手臂:“老公……”

    龙少霆勾唇:“听奶奶的就是。”

    “明天开始,你们就回老宅住,奶奶一定要好好看着你们!”老夫人意有所指的一句话,让小女人彻底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额……”叶澜兮扶额,可怜兮兮的看着男人:“新家还没搬进去呢?就回老宅啊……”

    正在这时,一个极富磁性的男声传了过来:“我看叶小姐是应该乖乖留在老宅,让老人放心……”

    小女人错愕,回头时看见慕逸扬正端着酒杯对她微笑,唇瓣依旧很苍白。

    叶澜兮抿住嘴唇,她并没有请公司的人,难道是龙少霆请来的?

    她偏头又注视了一会而龙少霆,男人也耸耸肩膀,看来并没有人邀请他。

    “慕总你……”

    话未说完,就看见龙甜也走了过来。

    依旧是烈焰红唇,明眸皓齿,她的身上穿着一条修身超长晚礼服,脚下则踩着恨天高,将本就修长的身体凸显得更加高挑。

    一天未见,龙甜似乎看起来没有那么憔悴了,她勾着红唇,神秘的说:“哥,嫂子,慕先生可是我今晚的男伴儿!”

    话音刚落,龙少霆就将龙甜扯到一边:“哥有要求带男伴儿过来参加晚宴么?”

    他的声音低沉,明显带着不悦之感。

    哥!你妹妹我现在事业受挫,很多通告都被取消了,慕先生可是我们经纪公司的老板。

    “……嗯。”男人闷哼了一声,上次让蓝浩调查慕逸扬这个人的时候,确实听说他还有一家经纪公司,只是没想到居然这么凑巧,他妹妹在慕逸扬手下,他女人也归这个男人管……

    男人不禁剑眉蹙起。

    还真是……巧!

    “哥,慕总今天可是主动提出要来参加你的婚礼,这不也算给我龙甜面子?”

    呵!居然还是主动参加……

    龙少霆的目光飘过俊弱的男人脸部。捕捉到慕逸扬的目光刚好落在叶澜兮的身上。

    他双眉间的痕迹不断加深,带着前所未有的紧迫感。

    “那龙某要欢迎慕先生的大驾光临了!”

    雅致的大手从身旁女佣的手中接过一杯酒,男人在慕逸扬面前一饮而尽。

    慕逸扬转移视线,苍白的脸上扯出尴尬的笑容,拿着酒杯,他也只是意思意思。

    “怎么?慕先生不肯喝么?”龙少霆将空空的酒杯举高,又问了一次。

    语气强势,凌人!

    “……”慕逸扬嘴角的尴尬在不断蔓延,不要小看这杯酒,喝下去,他的半条命就没了。

    可是不喝龙少霆的酒……便是不给全城最有地位男人的面子。

    “……谢谢龙少。”他扬起皓腕,将杯中的酒全部喝光。

    下一秒,“咳咳……”咳嗽不止。

    “少霆,快点儿去送这位先生去休息一下。”龙跃明看了一眼慕逸扬,长相很清秀,就是身体太弱了,比他们这些年过半百的人还弱。

    慕逸扬的目光从龙少霆身上猛然落在龙跃明的身上,变得有些凌厉。

    许久,他将目光收回:“咳咳,谢谢……龙董事长。”

    声音仿佛附着冰霜。瞬间可以将人冰冻。

    龙甜嘟起了红唇:“哥,你什么意思么?慕总可是我老板,刚一来,就被你灌坏了!”

    龙少霆扯了扯嘴唇,不过三分之一被红酒,这病娇男还……真是,娇气。

    “……”不知过了多久,慕逸扬终于不咳了,可面色更显惨淡,头又开始晕了……

    “龙小姐,恐怕今天晚上慕某要先回去了。”

    音落,他走到会场的一边,拿出手机,便给叶锦辰发送一条短消息【请叶少帮忙,把我送回去。】

    龙甜见他身体很虚弱,便跟了过去:“慕总不用麻烦别人了,甜甜把你送回去不就行了!她从小皮包里掏出一把闪亮的保时捷钥匙。

    “不必,龙小姐还是继续留下来陪家人,比较好。”说着,他的目光又飘飘悠悠的在龙跃明附近绕了一圈,最后离开。

    “那怎么好意思呢!”龙甜嘟起粉唇:“毕竟来的时候,慕总也是搭甜甜的车来的,我自然应该送你回去!何必叫人来接……”

    龙大小姐的性子上来,还真是犟。

    她挽住慕逸扬的手臂,仗着自己穿着恨天高和男人的个子几乎相当的优势,架起慕逸扬就走。

    慕逸扬的头越来越晕,自从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他滴酒不沾已经很多年了。

    只能任由龙甜掺扶着,往外就走。

    虽然他的身体不好,但是块头却不小。毕竟是个男人,把他掺扶到大门口的时候,龙甜禁不住椅住门框,喘气粗气。

    “慕总也真是的,身体不好还要喝那么多!还需要别的小姐来送……”一个清爽的声音传过来,龙甜猛地抬起头,透过暮色下仅有的月光,她看清楚了男人的脸。

    残留在嘴角的笑容破碎开来。

    叶锦辰正双手插着裤兜,和似醒非醒的慕逸扬说着话,视线却一瞬不瞬,盯着龙甜看。

    表情很冷,很淡。

    “……”龙甜立刻瞪了他一眼:“既然慕总有人送了,甜甜就先失陪了。”

    说完,转身准备离开。

    小手离开慕逸扬的手臂,晕头转向的男人重心不稳差点儿倒在地上,又被叶锦辰一把拉住。

    而叶锦辰的另一只手居然也拽住了龙甜的手腕:“叶某今晚没开车,龙小姐的车可否借一下?”

    龙甜一路被大力的男人拖拽着,走到保时捷前:“喂!你干什么?你这是借车的态度么?”

    她甩开男人的大手,站在车前叉腰:“本小姐不借!”

    下一秒,手中的钥匙就被男人抢了过去。后车门已经被叶锦辰打开,男人将基本失去意识的慕逸扬掺扶进去:“喂!还我车钥匙!”龙甜立刻追上去,身子刚前倾准备去抢钥匙,就感觉男人身手敏捷的绕到了她身后,大手向里一推,她也进了车里。

    叶锦辰将车门“嘭”的一声关上,很快又绕到了驾驶位,坐好。

    “喂!这是本小姐的车,而且没有经过本小姐同意,你就敢拉我上车控制我人生自由!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打电话报警,你抢劫绑架!”眼看着车子就要被启动,龙甜慌了,她伸出粉拳砸向前排的男人:“喂,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

    “我不叫喂……”叶锦辰突然偏过头,刚毅的侧脸轮廓分明,他一字一句道:“叶锦辰。”

    “呵!”龙甜双手环在胸前,一脸不屑:“本小姐从来不记名字。”

    “既然这样……”下一刻,男人的表情变得邪恶,薄唇勾起一道显而易见的弧度:“那说我是前晚的男人,你总记得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只是没想到,还能嫁给你(百度最新章节)  只是没想到,还能嫁给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