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092章 夜晚危机来临

    “嗯,喝了,你等急了?”

    姜沉鱼美眸轻抬,双颊酡红,看上去自然喝了不少酒。

    “等了两个小时,不过也没事。”闵力宏的表情很淡,看着少女极其美丽的脸庞和娇嫩欲滴的红唇,闵少都需要克制头脑里面的冲动,趁人之危……当然只是想想而已。

    “没事就好。”她又闭上了眼睛。

    “你没有别的可以说的?”他问道。

    “说什么?”她不解。

    “小煞星,我忽然后悔一件事情。”闵力宏忽然说道。

    “你后悔什么事情?”姜沉鱼清雅地一笑,长长的睫毛闪动,眨了眨眼睛。

    “都说男人女人的关系发生了本质的变化后,就像亚当和夏娃偷吃了禁果后,就开始不交心了,感觉好像你睡我睡的太早了,现在你已经不太珍惜我,连我的电话也不接了,真是有些伤人。”闵力宏充满磁性的话让她耳朵一热。

    什么是不珍惜他了?她今日在外面意外遇到了很多事情,没想到对方居然会这么说。

    她伸出手在他的胸膛上轻轻的戳了戳,“别胡说八道。”

    “你身上有烟味。”闵力宏说道。

    “有吗?”她身上的烟味也是其他人抽烟沾染上的。

    “吸二手烟对身体不好,你和其他男人是不是靠的太近了?”闵力宏微微的皱眉,有些不满。

    “嗯嗯,知道了。”她有些累,语气有些敷衍。

    “另外,我等你有些事情。”闵力宏认真的说道。

    “什么事情?很重要?”不重要就明天说。

    “当然重要,你现在满身的酒味,先洗澡再说。”说着他居然打横抱起她,迈开了修长的双腿,径直去了浴室的方向。

    “行了,我自己会洗。”姜沉鱼虽然心中满满的是吃惊,还是会伸手推他。上次是睡着了让他洗澡,这次她醒着就算了。

    “小煞星?你有力气?不头晕?不怕栽倒在水里?”闵力宏玩笑的说着。

    “……”她是有些头晕眼花的。

    “听话。”他从头到脚把她按在了浴缸内,她立刻感觉有些受到刺激,头脑清醒一些,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她衣服还没有脱?

    “小煞星,看我做什么?怎么?身上又是烟味又是酒味,还想洗个鸳鸯浴?你想的美。”他语气揶揄。

    姜沉鱼美眸眯起,感觉闵力宏似乎有些不爽。

    闵力宏优雅的拿出毛巾丢了过去,“如果每次都被你吃干抹尽,岂不是更不珍惜?替人洗澡是洗澡工做的事情,我还是矜持一些。”

    得了便宜卖乖,姜沉鱼漂亮的眸子飞扬,感觉脑子有些木木的,也脱掉身上一件湿漉漉的衣服,抬起玉臂朝着他丢过去,闵力宏连忙退了出去。

    姜沉鱼抬起头,靠在浴缸上,现在的确是浑身疲惫,身子没有太多的气力,每天都在各种忙碌着,现在连脚指头都使不上力气,当她脱掉了衣服低头一看,嘴角不由抽了抽,这个大男人居然给她准备了一堆花瓣,还真是有雅兴。

    闵力宏坐在外面的屋子里,手指在敲打着键盘,噼噼啪啪的声音不断传来,“小煞星,累了么?”

    “嗯,累了。”

    “今天你出去给牡丹园,还有盛唐诸多的公司做了采购,有小周帮忙难道还不够?接着还遇到了m市巨富们的公子,你沾染桃花的本领还不错,一个人应付那么多的人,难道不累?”

    姜沉鱼双腿一下子浮出水面,眯起了眼睛,“你怎么知道?”

    虽然她没什么需要特别隐瞒的地方,却不知道对方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

    闵力宏勾起嘴角,指尖晃了晃鼠标,“小煞星,我可没监视你,而是要告诉你一个最新技术,与你分享一下我最新的科技成果,价值两个亿的技术,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你是君子?”她微翘的长睫毛轻轻地扇动了几下。

    “难道不是?”闵力宏自诩是个君子。

    “你是……色狼。”姜沉鱼毫不客气的鄙夷。

    “色狼现在给你讲技术。”

    “技术?不懂。”

    “所以我给你先做了一个示范,这是军方特殊的技术,由我的硅谷团队开发,这是一种新型的窃听技术,我这些形容一下,如果我给你打手机不接,那么你的电话会自动出现通过卫星接通信号的情形,把你的周围环境监听起来,并且立刻显示给我,我会知道你现在做什么,说什么,接触到的人又是谁。”

    “这还不是监视?”姜沉鱼抽了抽嘴角。

    好一个军方技术,这是窥视人的隐私啊!看来以后,但凡闵力宏打的电话她必须接,要不就关机,否则真是毫无隐私可言。

    闵力宏的眼角微斜,给人一种睥睨的气势,“这是一种军方安全技术,更是我最近新研发的。可以用来监控与反监控,所以你第一次不接电话的时候,在我这里立刻会自动监听你周围的一切。”

    “不懂。”

    “这个仅限于我们发送过病毒的手机。”

    “你给我发送了病毒?”姜沉鱼美眸一眯。

    “嗯,发送了病毒。”

    “闵力宏,你是不是有些过分了?”她伸出手,抹了一把脸。

    闵力宏勾起嘴唇,“小煞星,不要误会,我打电话就是给你说这个事情的,但是你却没有接听电话。”所以这事情不怪他。

    “……”姜沉鱼总是觉着好像对方站在了道德一面,反而是自己在排斥着高科技的存在。

    “小煞星,如果你不喜欢可以不用,本少还没有监视女人的兴趣,而且电脑病毒那是寻常人叫的,在我们眼里其实就是一种程序漏洞,属于高科技的东西,寻常人永远不会懂。而且病毒也许是好的,就像是医院里的青霉素也是一种对人好的东西。”

    谈论起高科技,姜沉鱼的脑子的确是不够用,“怎么个好法?”

    闵力宏浅淡一笑,“如果说有绑匪绑架了你,我给你打电话没有办法接通,卫星就开始自动监听你手机的周围,哪怕你是关机状态也会被监听,除非对方抽掉电池或者毁坏手机。”

    姜沉鱼若有所思,“就像梁跷上次被绑架,如果打电话给他没有接通,就会自动监听?”

    监听了就知道了对方的情况,监听了就知道对方人员有多少人。

    “对。”

    “监听居然这么简单?”

    “是,监听旁人的隐私很容易,所以人们拥有手机不一定是件安全的事情。军方的窃听技术不是寻常人能了解的,这也是我们科研所喜欢研究的事情,有时候只要知道对方的手机号码就可以监听,但这需要很麻烦的设置,那些机器就像机房一样多和麻烦,所以科学是不断进步的,接通不了的电话可以用简单的方式来监听,也就是用你自己的手机来听,这是一种便携方式的监听。”

    闵力宏敲打着键盘,一边说道,“我今天是初次监听,没想到居然会有几个贵少争相给你花钱。”

    “……”姜沉鱼无语,如果她现在在闵力宏身旁,一定要打他一掌,谁让他随便监听的?

    “第二次,我想告诉你这件事,依然打不通,却听到你在酒楼和人谈生意,里面就包括那些阔少。”

    “至于第三次……”

    姜沉鱼想起了自己在等待海怪开车过来的时候,遇到了一个美男——白佳豪。

    当时白佳豪戴着墨镜,头上戴着帽子,居然看着她若有所思的一笑,对着她打了一个招呼,还说了一些奇奇怪怪的话,语气暧昧。暧昧到了姜沉鱼感觉这个男人的出名大概是因为他陪人上床,才做到这一步。

    这件事情本以为除了她知道,不会有其他的人知道。

    怎知道……

    闵力宏接着摆弄她的手机道:“小煞星,今天三次打电话想给说这件事情,但是你没有接听,你不会怪我监听吧?”

    “……”都自作主张了,她怎么怪?

    “小煞星,我给你一个新的手机卡,现在你的手机可以双卡双待,可用另外一个号给旁人发病毒,打电话,然后监听旁人,你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姜沉鱼咬牙切齿的说着。

    “喜欢?还是不喜欢?”他问道。

    “……”喜欢才怪。

    “不喜欢的话我可以删掉,以后可以不用,我会给与你充分的个人空间。”

    “先留着吧,我和你之间没有那么生分。”

    姜沉鱼并不喜欢被旁人监听的感觉,只是她与闵力宏之间似乎并没有什么隐私而言,她感觉高科技有时候比起卜算还要来得更直接。

    看在他今天似乎很郁闷的样子,姜沉鱼决定还是先不与他计较了,那么就让他先“君子”得志片刻。

    闵力宏勾起嘴角,似乎心情很好,“行,以后你给我打电话,也可以这样,如果我不接听,你会听到我周围的一切,也算是礼尚往来。”

    听到她没有回话,闵力宏接着道:“不喜欢,随时可以取消。”

    水温很热,大概泡了十五分钟,闵力宏就提醒她出来,她从浴缸内慢慢的站起身子。旁边放着的是白色的浴袍,贴身内衣,地上是女士拖鞋,他准备的倒是很周全,姜沉鱼弯起嘴角微微一笑。

    待到她出来,准备换睡裙的时候。

    “稍等。”闵力宏站在一旁凝视着她的举动。

    就在姜沉鱼以为他想要做别的什么事情,男子已拿出吹风机,一面给她轻轻的吹着头发,一面平平淡淡的说着,语气里并没有丝毫波澜,“把头发弄干净,不然没个样子,怎么见人?”

    “见人?见什么人?”姜沉鱼轻轻的眨了眨眼睛。

    泡了个热水澡,她身上已经酒气散去了三成,似乎少了疲惫感。

    “一会儿就知道了。”

    她轻声问道:“今天晚上我们就在这里?不去牡丹园?”

    如今,牡丹园里的灵气可以给她蕴养筋脉,让她的身体变得更好,体质更佳。

    不过那园子里现在住着两个老住户——鹰王与闫伯康,那两个人已经把牡丹园的两间房子订成了私人长期住的,有时间就会过去吸收一下灵气,姜沉鱼心中觉着这两个人是要赖到这里了,甚至有种当养老院的想法。

    不过好在两个老人喜欢下棋,平日里在牡丹园里下棋,倒是其乐融融。

    “牡丹园先不去了。”闵力宏抚摩了一下她的头发,接着道:“今天晚上有正事。”

    “什么正事?”姜沉鱼侧着头,奇怪的问道。

    “韩大夫,我请他帮忙看看你的身体,算是复查。”

    “韩大夫也过来了?”姜沉鱼心里有些惊讶。

    “嗯,在客厅里看电视,你拾掇拾掇,然而我们一起过去。”

    原来院子里面有其他人,姜沉鱼微微舒了口气,幸好自己没有喝太多,否则脑袋一热,一定会做出出格的举动,虽然这些举动也仅限于闵力宏,但是她还是很郁闷,话说姜沉鱼忽然发现自己的酒品似乎太不好了,甚至可以说是一塌糊涂,对此姜沉鱼表示深深的反省,毕竟她人活两世都是没有沾过酒的,尤其是高档的名酒,管不住自己的嘴,看来以后还要给自己配一些醒酒丸。

    “小怪兽,把你的手机给我看看。”姜沉鱼忽然说道。

    “行,你喜欢就看。”闵力宏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任由她摆弄。

    “我已经收拾好了。”但见姜沉鱼换好了衣服,旋即跟着闵力宏去了客厅。

    客厅内,韩大夫穿着白色的夹克衫,一如既往的斯斯文文,面前放着灵茶,罐装的。

    看到了二人,韩大夫举起了手中的茶罐,微笑点头道:“闵力宏,这茶不错。”

    “喜欢就拿去一箱子。”闵力宏不会泡茶,直接用别的打发眼前人。

    “市面上到处都卖的,你就用这个打发我?”韩大夫抿嘴,一脸郁闷。

    “爱要不要?”闵力宏冷冷的瞥了一眼韩大夫。

    “唉,重色轻友。枉费我自己开车过来,油钱还是自己掏的。”韩大夫哀其不幸。

    “行,人就在这里了,你帮她看看究竟身子怎样了?”

    “姜小姐,麻烦你把手伸出来给我。”韩大夫语气柔和。

    姜沉鱼缓缓的伸出手,他也伸出手替她把脉,看着那修长纤细漂亮的指尖,柔若无骨的手腕,韩大夫觉着要是能被那样柔嫩的小手抚摩着,怕是浑身的骨头都要变得酥软舒服吧?如果被这样的红酥手撸一把,就是整个人也能感觉到轻飘飘的!闵力宏真是好福气。

    韩大夫胡思乱想道:如果不是自己是大夫的话,恐怕闵力宏也根本不让自己碰她。

    过了片刻,韩大夫的眼睛微微睁大,吸了口气道:“咦——”

    “怎么了?”闵力宏抬起头,眯起眸子问道。

    “奇了。”韩大夫似老学究一样在下巴上抚了抚。

    “什么奇了?好好说话。”

    韩大夫抬眼道;“闵老大是这样的,上次把脉感觉她的筋脉很弱,十年半载的都恢复不了,这次居然回复了七八成。”

    “恢复了七八成?真的?”闵力宏心中一喜。

    “真,当然真的,我的水平还能有错?”

    “那很好。”闵力宏满意的点了点头,“走,我们出来说话。”

    “好,我们出去。”韩大夫知道闵力宏又要问一些关于男女之间的事情。

    “姜小姐,我们出去谈论男人的事情,你坐坐。”韩大夫微笑。

    “嗯。”姜沉鱼摆弄着手机,微笑。

    两人站在了院内,韩大夫立刻起身勾住闵力宏的肩膀,轻笑一声,低低道:“恭喜你,闵老大,你家的皇后现在的筋脉基本已经好了,既然筋脉好了,气血就足了,气血足了就会怀孕,所以……恭喜你要当爹了。”

    闵力宏斜睨他一眼,“韩大夫,什么叫恭喜我要当爹了?”

    韩大夫微笑,“口误,口误,我也是替自家兄弟高兴,一时口无遮拦,总之以后没有后顾之忧,不会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不过她还小,反正你记得把我送给的那些都用上,安全第一。”

    “我还没有……呃……”闵力宏面容一红,凑到他前面低声道,“我还没有开始全套。”

    “嗯,我知道,你说了进行到三分之一。”韩大夫一脸笑意深深。

    “现在二分之一。”

    “行啊!闵老大,你是器大活不好,别让人妒忌了,但是措施还是要做的。”

    闵力宏颔首,“不管怎样,你不愧是我闵力宏在军队里的老友,我很感谢你当初告诉我她身体不好的事情,让我知道她无法怀孕,所以防患于未然,现在她身体变好,你也是功不可没。”

    韩大夫得意的笑了起来,呲着牙笑,“身为一个大夫,当然要以病患为重,而且我是你的老朋友,也要以你的利益为重,没想到我反对你们在一起,你居然对她一往情深,这种感情真是让我敬佩。”

    闵力宏张了张嘴唇,有些难以启齿的模样,韩大夫道:“你要问什么?”

    韩大夫深知,闵力宏虽然是科技精英,但是在某些方面简直空白的可怜。

    这世上人无完人,总会有些不能解决的问题。

    每逢这个时候,韩大夫觉着自己膨胀感油然而起。

    闵力宏表情又酷又帅,“那个我有些心理问题咨询。”

    韩大夫道:“你说。”

    “都说男女之间身体靠近了,灵魂就会远离,我和她之间虽然一开始发生了提前的意外,似乎小姑娘对我有些冷冷淡淡,我和她怎样保持更亲密的关系?”闵力宏想起了她身旁觊觎她的男人,心情总是有些郁闷。并非是他不自信,而是他想要获得更多的答案。

    韩大夫没想到闵力宏居然会有这么有意思的一面,连忙道:“这个你真是问对人了。”

    “哦?”

    “女人总是对自己的第一个男人有很深的感情,所以你已经成功了一大半。”

    “所以……”

    “依照本人的经验来说,所以要提升自己的床上功夫,女人都喜欢这个。”韩大夫厚颜无耻的说着,却遭遇到了闵力宏鄙夷的目光。

    “我觉着自己是无师自通的……”闵力宏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男人都是无师自通的,以为比的就是身体素质与持久性,那我可以告诉你,从医学角度来看,用二分之一的时候女人怎样会更满意,在这里面有不为人知的技巧。”

    “你说。”听到了这些,闵力宏倒是有些兴趣。

    韩大夫立刻侃侃而谈,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正暴露出他风度翩翩下衣冠禽兽的本质。

    待到韩大夫一脸猥琐的回来,闵力宏一脸深沉,姜沉鱼目光却看向闵力宏,她的声音也如同她气质一般,冷冷淡淡的,“既然韩大夫说我好了,那我的身体大概真的没有太多问题。”

    韩大夫笑了笑,“那是当然了,以后你们二人可以白头偕老,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在他看来,这个外表冷淡而且较弱的女孩子,不知在她的身上蕴含了多么大的能量,在他看来这个女孩子似乎不像以前看到的那么简单,毕竟闵老大绝对不会喜欢肤浅的女性。

    韩大夫看了二人几眼,总是觉着两个人相处的模式似乎与正常不太一样。

    闵力宏的笑容惑人,“承你吉言。”

    韩大夫接着道:“今晚我先住着,明天我就回去,如果有什么需要咨询的,到时候可以找我。”

    二人再次回到屋中,却看到姜沉鱼一言不发。

    闵力宏道:“怎么了,小煞星?”

    姜沉鱼冷笑了一声,“你倒是信得过他,几分之几都给旁人说的清楚。”

    “你怎么知道?”闵力宏迅速挑眉。

    “看看你的手机。”姜沉鱼昂起了雪白的下颔。

    闵力宏低头,扶了扶额,发现自己的手机居然被她调成了静音,刚才对方竟打过来一次电话,刚才自己与韩大夫说的话都听到了,还真是作茧自缚。

    姜沉鱼拿起身旁的靠垫,猛地一下就往闵力宏的身上打了下去。

    闵力宏皱眉,无奈的笑了一下,“好了,小煞星,那个……我知道错了。”

    姜沉鱼抬起玉足朝着他蹬去,“你真知道错了?”

    闵力宏立刻握住了她的脚踝,知道她面皮薄,男人之间的对话往往都是这么直白,他与韩大夫已算是君子谈话了,很多男人在这个问题上甚至是非常的热衷,所以男人的猥琐是没有下限的,可惜姜沉鱼同学也是个纯白的女生,“小煞星,很抱歉,我是从来没有经验,而且他是军医,有职业操守,也有很靠谱的医术,又是军队里的心理医生,会对我们做一些心理疏导,前面我觉着心理有些问题,所以就……时常咨询他各种问题。”

    “……”姜沉鱼没想到他居然也有心理问题。

    “喜欢你的事情,憋着难受,就咨询他了。”

    “……”姜沉鱼眉眼已经舒展了一些。

    “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那个韩大夫真是一派胡言,你居然听信他的,所以我很生气。”

    “这样吧,以后多试几次,我们就慢慢摸索出经验了。”

    “你的脑子里能不能没个正形?”

    “行了,以后别问他那些乱七八糟的问题,该问的可以问,不该问的别问……”

    闵力宏缓缓道:“放心,我知道哪些该听,哪些不该听,只有在你的面前我才会言听计从。”

    “贫嘴。”姜沉鱼轻轻舒了口气,却道:“小怪兽,你现在可以查到罗隽的手机号吗?”

    “当然可以。”闵力宏道:“你有什么事情?”

    姜沉鱼缓缓道:“从现在开始,我想监控罗氏集团罗隽,看看他究竟有什么计划?”

    ……

    吕大师手腕轻轻一抖,指尖一抬,一面暗红色的铜镜飞射而出,哐当一下落在了地上。

    那铜镜一直转动着,直到来到了东面的方向,无声无息地停在那里,竖立着,仿佛在空气中立起,罗隽和秘书都悚然动容。

    这奇妙的手法,居然拿捏到如此炉火纯青!

    很快,第二面铜镜也从吕大师的手中急射而出,很快就落在了另一个方位。

    顷刻之间,在吕大师指尖如风的手法下,七面小铜镜都已在屋子中滚动整齐,吕大师捏了个诀,嘴里喃喃有声,似乎他正在念诵一断诡异的泰国语言的咒法。手里拿着最大的那面铜镜,沉吟了片刻,最终将铜镜置在园子里偏右的位置。

    罗隽看得目不斜视,全神贯注,虽然他不认得这些阵法,但吕大师出手的方位很熟悉,这无疑是北斗七星的类型,七个小的对应的正是天空北斗七星,大的则是北极星,而吕大师目前修习的,乃是最正宗的泰国降头师术法。

    这些铜镜也非简单的铜镜,都是法器,一旦布置到阵法里,若论威力绝对不亚于张大师布置的赤蛇阵,毕竟泰国的邪术与正宗传承不同,多是害人的法子。

    这时候罗隽忽然手机响起,他低头看了一眼,接通了电话,但是里面却没有任何声音。

    罗隽索性挂掉电话,不消一会儿,手机再次打来相同的电话号码,罗隽一言不发,没有理会。

    殊不知,就在铃声停止的这一刻,他周围的话语全部都被人监听了去。

    罗隽小心翼翼道:“吕大师,朝着这几个方向排放污物,就会令周围的风水败坏不成?这北斗七星阵居然有这样的效果?”

    ------题外话------

    这几天一直存稿箱发稿中,太不喜欢超强度的工作了,很疲惫,存到现在才存了一部分,每天发7000字也很多了。有亲说字少了,但是希望亲体谅,身体已经是极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贵女相师(百度最新章节)  贵女相师(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