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命中注定的相遇 135 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晏涵逸伤了我的人,我这个做大哥的如果不帮属下讨回公道,那我还做什么大哥?”

    宁泽涛说着,庭院的大门打开,立刻出现一群群西装革履的魁梧大汉,站在道路的两边,神情严肃,看向宁泽涛的目光很是恭敬。

    “山鹰,带苏经理去场子逛逛,让她了解一下得罪我们的后果。”

    宁泽涛将苏静楠一个人扔在了庭院里,自顾自的离开了。

    “苏经理,这边请。”

    山鹰面无表情,只是单纯的执行宁泽涛布置的任务。

    苏静楠一眼将这里的布局构造全都记到了脑子里。这里布置的还算是精致,虽然年代有些久远,但是,却透着一股古朴的味道。

    向宁泽涛那样的人,竟然会喜欢这种返璞归真的风格,还真的是让人震惊。

    他那种暴戾暗黑的人,应该喜欢奢华宫廷风才对,这才更他的风格相配。

    这么古色古香的庭院给这种人住,简直白瞎了这院子了。

    “苏经理,这边请。”山鹰推开楠木大门,走进之后,这里跟外面简直就是两外一个世界。

    大厅中央聚集着众多赌博的人,喧闹异常,跟庭院的幽静,形成鲜明的反差。

    苏静楠跟在山鹰的身后,看着一群群沉迷在赌博的世界里,无法自拔的人,依然十分镇定。

    黑道经营赌场,这是极其正常的事情,当然,宁家经营的生意不仅仅只有赌。

    可是,在经过长长的走廊,下到负一层之后,一声声痛苦的尖叫不停的传来。

    苏静楠变了脸色,这些人究竟承正在经历怎样的痛苦,居然会发出这种撕心裂肺的吼叫。

    山鹰在第一个房间前停了下来,“这个男人欠了我们赌场三十万,今天已经是最后的期限。”

    “对于欠债不还的人,道上的规矩,必须留下身上的一个物件做纪念。

    苏静楠看着一人被压在桌面上,锋利的匕首就在他的手边,只要对方一个用力,他的手指就不保了。

    “求求你们,再宽限我几天,我还钱,我一定会还钱的!”他用力向后抽着手臂,但是,却怎么样也动不了。

    “钱,你当然要还,你也不打听打听,不管是黑道还是白道,有谁敢欠着我们老大的钱不还?”男人一把拔起插在桌面上的匕首。

    “欠钱不还,总要给你张长记性!”说着猛地用力按下。

    “啊——”

    被砍得男人一声尖叫,长长的无名指已经跟他的手掌分开。

    苏静楠吓得浑身一颤,小脸变得煞白起来。即便是隔着门,她都能够闻到那浓浓的血腥味。

    山鹰好似没有看到她的变化,继续向前走着。

    “你们相信我,我真的不知道这妞儿是二把手的女人,是她先勾引我的,我也是受害者。”

    男人已经是鼻涕眼泪一脸,看上去真的很不男人。

    “一个巴掌拍不响,不管原因是什么,敢动我们二爷的女人,结果只有一个!”

    说着那人猛地一刀,直接废了他做男人的根本!

    这回男人连喊都喊不出来,已经瘫软在地上,直接昏了过去。

    “我没有背叛二爷!真的!这是个男人强迫我的,是他强迫我的,我真的没有背叛二爷!”

    身段妖娆的的女人,看到如此血腥的一幕,已经吓得两腿发软,除了求饶,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了。

    “臭娘们!你以为我们会相信你说的话吗?”那人一个巴掌挥了过去。

    “敢给我们二爷带绿帽子,你应该会知道后果是什么!”说着他挥了挥手,八个壮汉走了进来。

    那人一把抓住女人的长发,“你不是喜欢男人吗,二爷就送你一沓,让你一次爽个够!”

    说着猛地已推,直接让她推到了八个壮汉的中间。

    “兄弟们这次送货都十分辛苦,这是二爷犒劳你们的,别把人弄死了,随便玩!爱怎么玩,就怎么玩!”

    女人的尖叫淹没在男人兴奋的低吼中。

    苏静楠看着眼前这一幕幕,只感觉胃里有东西不停地向上涌着,她一手扶着墙壁,才勉强站立着。

    这里是天堂,也是地狱。

    山鹰看着她轻颤的身子,惨白的小脸,不禁放慢了脚步,很是体贴的没有再逼着苏静楠参观房间里的酷刑。

    但是,已经见识过那般残忍的情况,即便不是亲眼目睹,单单就是这惨痛的呼喊声,对于苏静楠来说,已经是一种折磨。

    山鹰在通道的最后一个房间前停了下来。

    “这是在赌博中抽老千的,被兄弟们抓到,道上的规矩,断一条手臂。”

    “我错了,我错了!放过我,我再也不敢了!饶过我这一次!”

    男人已经被大的鼻青脸肿,跪在地上,不停地求饶。

    可是,站在他对面的施行者,只是冷漠的看着他。

    之后就是一连串电锯的声音传来。

    “不要——啊——”

    苏静楠眼睁睁的看着男人的手臂被锯掉,眼前一片血腥,被砍断的手臂沾满了鲜红,手指竟然还会动。

    她那苍白的脸色已经接近透明状,双腿就像是长在地面上一样,根本不听使唤。

    血腥,暴戾,残忍。

    这就是黑道。

    而她现在孤身一人,待在他们的地盘,没有任何依靠。

    苏静楠的脑子里下意识的想到的晏涵逸,她第一次这么期盼着他能在她的身边,能够带她离开这个没有任何秩序,充满血腥暴力的地方。

    可是,这个地方,手机没有半点信号,她根本联系不到晏涵逸。

    可是,即便是能够联系到他,此时此刻,他正在h市出差,也不可能在第一时间赶回来。

    “苏经理,现在你知道我的规矩了吗?”宁泽涛突然从电梯里走过出来,很是满意苏静楠那恐惧的表情。

    他换了一件外套,同样是红色系,但是这件更加贴近血液的颜色。

    苏静楠的脑子里顿时出现刚刚男人被锯掉胳膊的时候,那一屋子的血迹。

    靠着墙壁的身子,下意识的后退几步。

    明知道在这个危险的男人面前,露出再多的恐惧也没有任何的作用,但是她就是没有办法控制心中下意识的恐慌。

    “你想做什么?”

    苏静楠用力咬了一下舌尖,突来的疼痛让她从恐惧中走了出来,集中精神应对宁泽涛。

    宁泽涛很是享受她明明很害怕,但是强撑着应对他的神情。

    他慢慢向苏静楠走去,“山鹰,告诉苏经理,上了我们的人,惩罚是什么?”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山鹰恭敬的站在一边,挺着笔直的身躯,瞥了苏静楠一眼,补充道,“洪濑被晏涵逸断了四肢。”

    苏静楠两条腿下意识的后退了半步,看向站在她面前的宁泽涛。

    “所以呢?宁先生敌不过晏涵逸,就趁着他不在滨海,报复到我的身上?”

    轻柔的声音透着浓烈的嘲讽,苍白的小脸上挂着淡然的微笑。

    就连一向冷漠的山鹰都不禁钦佩苏静楠的胆量,年纪不大,胆子不小。

    他跟在先生身边这么多年了,还从来没有遇到敢用这种口气跟先生说话的人。

    宁泽涛一脸的邪笑,向着苏静楠走来。

    她的背后就是墙壁,她除了挺直了身躯,站在原地之外,其他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我承认,你很聪明,知道在现在的情况下,用什么样的方法对你来说最为有利。”

    宁泽涛来到她的跟前,单手放在墙壁上,将苏静楠困在他和墙壁之间。他轻轻俯下身子,凑近她的耳边。

    看着她小巧圆润的耳垂儿,不禁笑了起来,连语气都少了些许的危险。

    “你觉得这么显而易见的激将法,我会中计吗?”

    苏静楠极力的后仰着,那温热的呼吸让她心惊,她努力压制着心中的恐慌。

    “我只是陈述了一个事实而已。还是说,宁先生现在连事实都不愿意相信,只喜欢自欺欺人。”

    那倔强的目光勾起了宁泽涛的兴趣,只见他猛地用力一堆,原本宽大的墙壁被他推开。

    失去了支撑点的苏静楠猛地向后倾倒,身手敏捷的宁泽涛单手拦住她的细腰,避免了她跟地面来一个亲密接触。

    原本站在走廊的两人顿时进入一间屋子。

    屋子跟刚刚那些刑室是同样的规格,只是多平的地方,只放了一张巨大型号的床,墙壁上贴满了镜子,整个房间很是诡异。

    苏静楠来不及观察屋子的内部构造,站稳之后,立刻从宁泽涛的怀抱里逃了出来。

    充实的感觉顿时消失,看着空空的双臂,宁泽涛皱着眉头,“离开晏涵逸的身边,跟着我,洪濑的事情可以一笔勾销。”

    苏静楠后背靠着房门,看着镜子中无数个自己,心中越发的慌乱起来。

    “洪濑的事情你不是应该找晏涵逸吗?他的手脚又不是我弄断的。难道堂堂宁家的老大,下面的人出了事情,你就只能针对我一个女孩儿?”

    宁泽涛的神情看不出喜怒,“晏涵逸交了一个小女朋友,而且宝贝的不得了。他那么在乎你,你受了伤,他会更疼!”

    “像晏涵逸那种人,就算是我在他的身上打出几个窟窿来,他都未必会吭上一声。想要报复他,就要对付他最在意的人。”

    宁泽涛来到苏静楠的跟前,“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要不要离开晏涵逸的身边,跟着我?这是你唯一生存下去的机会。”

    “不要!”苏静楠连考虑都没有考虑,直接拒绝。

    “很好,我就喜欢你这股倔强,我可还没有尝过晏涵逸的女人是什么滋味。这么好的机会,我可不会放过。”

    说着他低头吻了上来,苏静楠几乎是下意识的,反手就是一巴掌。

    只听啪的一声,整个房间里的空气都凝结了。

    “多少年了,还没有人敢这么对我!”宁泽涛反手抓住苏静楠的胳膊,直接将人扔到了大床上。

    苏静楠只觉得脑袋嗡嗡直响,眼前一片朦胧,什么都看不清。可是她还是立刻挣扎着起身。

    宁泽涛怎么可能会给她这个机会,常年游走在生死边缘的他,几乎没怎么用力,就控制住了她。

    不知道他按了什么开关床上突然升起四个机关,将她分开的四肢稳稳的固定在了大床上。

    苏静楠死命的挣扎着,“你放开我!你混蛋!快点放开我!”

    宁泽涛脱下他血红色的外套,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看着不管挣扎着的苏静楠,勾起一抹残忍的笑容。

    “我给过你机会,只是你自己没有珍惜而已。”

    说着他直接一个一个的接着苏静楠衬衫上的衣扣。

    苏静楠极力稳住恐慌不已的情绪,“宁泽涛,你堂堂宁家的老大,稳坐整个黑道第一把交椅,难道你就只能用这种方式强迫女人吗?”

    宁泽涛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下,“我只在意结果,至于过程,不重要。”

    *

    公路上,一辆辆suv急速飞驰着。

    一边的蝎子坐在副驾驶上,检查着武器装备。

    慕禹舒已经将速度飙到了极致。五分钟前,他接到晏涵逸的电话,不惜一切代价,围攻宁家别院。

    “晏涵逸,究竟怎么回事,静楠怎么会落到宁泽涛那个疯子的手里?”

    “现在这不是重点,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绝对不能让楠楠出事!我二十分钟后会到宁家别院!”

    晏涵逸正坐在直升飞机上。

    他握着手枪的右手不停地颤抖着,宁泽涛那种人就是彻头彻尾的疯子,没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出来的!

    他不敢想象,苏静楠会面对什么事情!

    她现在是不是在害怕,是不是吓哭了,是不是在期盼着他来救她?

    晏涵逸握住右手那颤抖的手腕,深邃的眼眸散发着暴戾的光芒,宁泽涛——

    *

    “二冬和胖子为了帮夫人引开记者,没跟他们在一起,而王老吉和洋葱被宁家的人困住了。”

    蝎子轻声解释着,“晏总得到的消息比我早,我这边刚想汇报,就接到晏总的命令。”

    慕禹舒也绷着一张脸,“宁家是有备而来!黑道的头又怎么样,今天就让他宁泽涛知道,敢动我们的人,没有什么好下场!”

    *

    好似练习了无数次,那一个个珍珠扣在宁泽涛灵活的手指下,没任任何抵抗力。

    米白色的衬衫下,是白皙如瓷一般的肌肤,搭配黑色的蕾丝,看的宁泽涛忽然睁大了双眸,眼底藏满了欲念。

    那修长的手指抚着她那樱红的双唇,沿着脖颈一路向下,留恋在那性感的锁骨处。

    手上的粗茧让苏静楠浑身颤栗起来,此时此刻,她已经失去了理智,只能凭借着不能挣扎着。

    而胸前的起伏对宁泽涛来说,更是诱惑十足。

    他一个大力,黑色蕾丝立刻香消玉殒,眼前这般美景,让他直接附上了那诱人的娇躯,在她的身上留下暧昧不已的痕迹。

    “你放开我,你这个卑鄙小人!”苏静楠的语中已经带着哭腔,白皙的手腕因为挣扎,渗出一道道血痕。

    可是她却像是感觉不到疼一样,尽全力挣扎着!

    但是,就算是这样,苏静楠依然无法阻止宁泽涛得到的她。

    只听刺啦一声,她的短裤也被撕裂。

    这个声音直接击碎了她心里最后一道防线,“晏涵逸!救我!晏涵逸——”

    “这里是我的地盘,你喊谁都没有用,今天你只能躺在我的身下,任我发泄!”

    宁泽涛的双眸跳跃着兴奋的光芒,那浓烈额欲望毫不掩饰,恨不得立刻就将苏静楠吃入腹中。

    他再次吻上了她的双唇,苏静楠狠狠咬了一口,嘴里立刻充满了血腥。

    只听啪的一声,宁泽涛甩了她一记耳光,“我会让你外来的某一天都只能挡在这张床上,供我玩乐!”

    宁泽涛一手捏住苏静楠的下巴。

    “你最好期望着你的身体可以迷住我,否则,等待你的将是我手下的那群兄弟们,他们可没有我这么温柔。”

    苏静楠的脑中突然出现刚刚被八个壮汉轮流侵犯的女人,心中升起了一股绝望。

    正当宁泽涛脱衣服的时候,只听砰地一声,苏静楠分不清楚,但是宁泽涛知道,那是枪声。

    紧接着是一连串急切的敲门声,“先生,有人闯入!”

    宁泽涛直接套上风衣,拿出了手上的枪,“没想到你这么受欢迎,竟然有人为了你不要命,敢到我的底盘撒野!”

    “不要高兴的太早,除非晏涵逸亲自过来,不然,想在我的手上将人劫走,没有那么容易!”

    宁泽涛毫不留情的击碎了苏静楠心中的希望。

    他打开房门,就看到混乱不已的走廊,整个院子的人几乎全部出动,但是,仍旧让人闯了进来,可想而知,对方的力量有多么的强悍!

    “先生,先离开这里,对方伸手敏捷,合作密切,而且人人配枪,不是善茬儿!”

    山鹰警惕的看着四周,劝说道。

    宁泽涛沉着一张脸,“你去通知兄弟们撤。”

    “那先生呢?”山鹰不放心的追问道。

    “我去带上苏静楠。”宁泽涛转身会到房间。

    山鹰很想说,不要带着那个女人了,撤退本来就要花时间,带着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女人,只能拖后腿。

    可是,宁泽涛做的决定,没有任何人可以反驳,这是宁家的规矩!

    山鹰立刻去准备撤退。

    秦佑恒找准机会,猛地推开房门,冲了进去!

    宁泽涛刚想解开锁住苏静楠四肢的金属环,就遭遇了袭击。

    瞥见被这般羞耻的姿势困在大床上的苏静楠,秦佑恒顿时失去了理智,不管不顾的就是一顿攻击。

    但是,宁泽涛可是混黑的,过着刀头舔血的生活,他的身手是用来拼命的。

    秦佑恒那点手上功夫子他的面前根本不够看,没用几下,就被宁泽涛打趴下了。

    “我还真的是小看秦总了,你竟然敢带着人闯进我的地方,你当宁家别院是你家后花园吗?”

    说着宁泽涛对着他的小腹就是一拳。

    秦佑恒挣扎着站了起来,“我也小看宁先生了,竟然连晏涵逸的人都敢动,你是不是觉得宁家这些日子过得太安稳了?”

    宁泽涛转过头来,对着他的脸就是一拳。

    秦佑恒弯腰躲过的同时,一脚扫向他的大腿。

    谁知宁泽涛一跃而起,一腿踢到他的嘴角,鲜血顺着他的嘴角而下。

    秦佑恒再次倒地不起,耳边嗡嗡直响,眼前天旋地转,一片模糊。

    可是即便是如此,秦佑恒还是挣扎,试图站起来,他一定要救下苏静楠!必须要救下她!

    “宁泽涛,你可以离开,但是不能把她带走!”秦佑恒一手困住他的小腿,阻止他向苏静楠走去。

    “你哪里来的自信,竟然敢要求我?”宁泽涛朝着他的肩膀用力的踢去。

    可是,秦佑恒坚持不放手。即便整个肩膀已经麻痹,他仍旧紧紧得包住宁泽涛的小腿,阻止他上前。

    苏静楠狠狠的咬着嘴唇,嘴里全都是血,顺着嘴角流下。

    她知道,秦佑恒打不过宁泽涛,可是,她却无法开口让,让他离开。刚刚的绝望太过刻骨,她不想放弃获救的希望。

    她看向躺在地上,固执的抱着宁泽涛的小腿,咬牙承受着一次次袭击的秦佑恒,眼前一片朦胧。

    感受到苏静楠的目光,秦佑恒竭尽全力露出了一个微笑,不要怕,我不会留你一个人!绝对不会!

    苏静楠眼中的雾气瞬间汇聚成泪水,流了出来。

    仿佛回到了多面前那个黑夜,在那茂密的丛林里,她紧紧我这秦佑恒的手,“不要怕,我不会留你一个人,我们一定可以走出去!”

    那个时候,在那么危险的情况下,他们都能够逃出去,这次也一定可以!

    苏静楠对着他点了点头。

    宁泽涛却不耐烦的拔出了手枪,对着他的手臂就是一枪,砰地一声,整个房间瞬间安静了下来。

    同时也击碎了苏静楠心里刚刚升起的希望。

    “如果你再不放手,下一枪就是你的心脏!”宁泽涛阴狠的看着他。

    “我不会放手的!”秦佑恒执拗的看着他,虚弱的声音标志着他的力量在流失。

    “秦佑恒,你放手吧!”苏静楠一开口,嘴里的鲜血顺着嘴角留下。

    秦佑恒没有回答,但是却固执的不放手。

    “我不会出事!你放手!听到没有!这疯子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苏静楠焦急的吼道,她没有办法眼睁睁的看着秦佑恒死在她的面前。

    “不放!我说过,不会留你一个人!”秦佑恒看着那黑洞洞的枪口,却没有半分的恐惧。

    “好一对儿痴情人,苏静楠,你还真有能耐,这边跟晏涵逸谈恋爱,竟然还可以让秦总为你牺牲性命。”

    说着,宁泽涛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可是怎么办?我这个人最见不到有情人终成眷属。”

    说着他的枪直接对准秦佑恒的心脏,“秦总,再见了。相信我,苏静楠会永远记住你的。”

    “不要——”苏静楠猛烈的挣扎着,手腕和脚踝已经被锋利的金属环割伤,鲜红的血液在洁白的床单上尤为的刺眼。

    秦佑恒闭上了双眼,只听碰的一声,预期的疼痛没有到来,秦佑恒睁开了双眼,去发现他被宁泽涛控制在手里。

    那锋利的匕首正抵在他的脖子上。

    晏涵逸手中握着枪,突然出现在房间里,刚刚拿枪是他开的,刚好打中宁泽涛的手腕,子弹直接穿了过去。

    “你不是在h市出差吗?”宁泽涛沉着脸,看着同样浑身散发这嗜血气息的晏涵逸。

    “宁泽涛,谁给你的胆子,连我的人你也敢动?”

    看着大床上,近乎赤裸的苏静楠,看着她四肢还有嘴角的斑斑血迹,晏涵逸已经快疯了。

    宁泽涛忽然笑了起来,“当然是有人给了我足够的利益,不然我怎么敢到你的身上?”

    “把人放了,我可以留你一条命!”

    晏涵逸一脸警惕的盯着他,宁泽涛可以爬到宁家老大的位置,绝对不是寻常的对手。

    “我说晏涵逸,你怎么不安牌理出牌?这个时候你不会是应该问,究竟是谁指示我这么做的么?”

    宁泽涛很是疑惑的问道。

    “不要再拖延时间了,你的人已经不再了,现在整个别院,只有你一人可以自由活动的人了。”

    晏涵逸一眼就看出了他的计划,“想活着离开就放人!”

    这个时候,慕禹舒冲了进来,身上沾了淡淡的血迹,看样子没有受重伤,但是多多少少也挂了彩。

    “你去看看静楠,我看着他。”

    晏涵逸直接冲到床边,那鲜红的血迹触目惊心。

    他已经不敢下手。生怕弄疼了她,只能将自己的外套披在她的身上,“没事了,没事了,我带你离开,我们去医院。”

    苏静楠摇着头,眼中不停得流着泪水,手臂不停的挣扎着,“救他,一定要就他!”

    “好!好!好!我不会让他出事!我保证,你不要动!”

    晏涵逸连忙答应下来,他不敢刺激她,担心她一个激动,再次伤到自己,弄得伤上加伤。

    “宁泽涛——机关!”

    其实,晏涵逸有很多可以打开金属环的方法,可是,任何一种他都不敢保证,不伤到苏静楠分毫。

    看着她手腕脚踝上的血迹,即便他身边,她依然颤抖的身子,这样的她,他怎么舍得再让她受伤分毫。

    “想要机关?”宁泽涛的脸上再次绽放着充满邪气的笑容。

    “也不是不可以,刚刚你是用哪只手开枪打的我,现在就对着哪只手腕开枪!”

    “不行!晏涵逸,你不……”慕禹舒反对的话还没有说完,只听砰的一一声枪响。

    一颗子弹直接传过了晏涵逸的手腕,他连想都没有想,好像子弹根本没有打在他的手腕上一样。

    对于晏涵逸而言,只要苏静楠没事,只要她不再受伤,他愿意拿所有来换!

    “晏总就是晏总,行动就是果决!”宁泽涛眯着双眼,直接按了兜里的按钮。

    原本控制着苏静楠四肢的金属环立刻打开,然后缩到了床上的暗格里。

    晏涵逸小心翼翼的扶着苏静楠坐了起来,帮着她穿上了衣服。

    不断的安慰着她,“都过去了,没事了!不要害怕。”

    苏静楠看着他不断流血的手腕,满眼的担心,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张开了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先让慕禹舒送你去医院,好不好?”晏涵逸小心翼翼的问道。

    苏静楠摇了摇头,看着已经快要失去意识的秦佑恒,宁泽涛就是一个疯子,他可能会真的杀了秦佑恒。

    “好,那你再这里等我,一会儿我们一起离开。”晏涵逸顺着她的意思,没有反对她的决定。

    整个过程,他始终轻声细语,生怕声音大一点会刺激到苏静楠。她心中的想法,他清楚的很。

    “宁泽涛,说吧,要怎么样你才会放人。”晏涵逸重新走到宁泽涛的对面。

    “很简单,将枪里的子弹全部退掉,然后放到地上,把你的车钥匙给我。”

    宁泽涛沉声说道。

    “可以,但是,你要先放人!”晏涵逸看着意识已经开始涣散的秦佑恒,皱着眉头说道。

    “你按照我说的话去做,我自然会放人。”

    宁泽涛握着匕首的手腕紧紧贴着秦佑恒的脖子,一道血迹立场出现。

    晏涵逸看了慕禹舒一眼,慕禹舒立刻会意,亲自去安排。

    这边只剩下受了同样的伤的宁泽涛和晏涵逸。

    “我说晏总,你为什么一定要救这小子。”说着宁泽涛微微用力,秦佑恒的脖子上再次出现了一道血痕。

    “刚刚你是没有看到他跟苏静楠两个人你侬我侬,依依不舍的场景,如果他不在了,你不是少了一个情敌吗?”

    “少给我废话!你应该庆幸,你现在手里还有一个人质,否则,你现在已经到阎王殿报道了!”

    晏涵逸浑身散发着浓浓的戾气,深邃的双眸闪着暴戾的光芒,恨不得直接结束宁泽涛的生命。

    “晏总还真的是伟大,连自己的情敌都救。”宁泽涛继续说道。

    “按照这个逻辑,我们也没有必要如此对峙,我也没有对苏静楠做什么。你也没有必要带着这么多人将我的地方搅得一团乱!”

    “今天之后,这里就会消失。如果秦佑恒没事,你还能保住一条命,如果他有什么意外,那你就跟这座院子陪葬吧!”

    晏涵逸那弑杀的气息比宁泽涛这个混黑的还要重。

    “不要那么激动,现在就我们两个人,我看秦佑恒已经快不行了,你的人貌似准备我需要的东西还需要一段时间。不如我把条件改改吧。”

    宁泽涛很是善解人意的说道。

    晏涵逸深邃的眸子越发的幽深了,“你是故意支开我的人?”

    “聪明。”宁泽涛退后两步,“只要你朝自己的身上开上两枪,我就立刻将秦佑恒交给你,这个交易怎么样?”

    “你觉得我可能会这么蠢,答应这样的条件吗?”晏涵逸沉声问道。

    宁泽涛漫不经心的笑着,“晏总可是要认真仔细考虑。秦佑恒流的血可不少。”

    “在此之前我们交过手,被我打趴下很多次,内出血是肯定有的。再这样下去,我可不保证他还能见到明天的太阳。”

    晏涵逸低头沉思着,这个距离,如果想要宁泽涛的命不难,但是,想要保证秦佑恒的安全几乎是不可能。

    可是,一旦两枪下去,这人不放人,楠楠还在这里,很有可能会发生危险。

    “想好了吗?秦佑恒的呼吸可是已经越来越弱了,再这样下去,可能都支撑不到去医院。”

    宁泽涛这疯子的声音再次响起。催促着晏涵逸尽快做选择。

    坐在床上苏静楠紧紧的盯着这边,距离太远,她只能隐约听这边的谈话,但是却清了宁泽涛的条件。

    一边是因为就她而重伤昏迷,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的秦佑恒,另一边是她法律上的老公,是她喜欢的人。

    两人站在天平的两端,在现在的情况下,让她选择一个,对她而言,实在是太困难了!

    她不想秦佑恒出事,同样不想晏涵逸受伤!可是这个时候,不论怎么做,都无法两全。

    晏涵逸看着已经失去意识的秦佑恒,再想到之前对苏静楠的承诺,如果今天秦佑恒真的在这里出了事情,楠楠应该会内疚一辈子。

    想到这里,晏涵逸果断的拿起枪,对着自己右肩膀连续扣动扳机。

    苏静楠瞪圆了双眼,然后也不管身上的伤,朝着晏涵逸跑了过来。

    宁泽涛直接将怀里的秦佑恒推向晏涵逸,然后脚下的地板突然裂开,直接掉到了地板下面,消失在房间里。

    晏涵逸稳稳的接住了秦佑恒,“你怎么样?”

    “你怎么样?”苏静楠看着他肩膀不断流出的血液,担心的问道。

    她想要帮他处理伤口,可是伸出手来,却不知道从何下手,她从来都没有处理过枪伤。

    “你别动!我没事!我答应过你,不会让秦佑恒出事!现在你放心了,我们去医院,好不好?”

    晏涵逸微微一笑,眸中闪着温柔的光芒,那宠溺的眼神就像是哄着生病不愿意去医院打针的孩子。

    这点枪伤晏涵逸还真的没有放在心上,在他眼里,只要苏静楠平安无事就好,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

    苏静楠不停的流着眼泪,拼命的点着头,却手不出一句话来。

    只是因为她的一句话,他就答应了宁泽涛那疯子的条件,对着自己开了两枪。

    虽然不致命,但是如果不及时处理,很有可能失血过多,造成休克。

    “我听到了枪响,怎么了?”

    慕禹舒一路狂奔,再次回到了屋子里,可是却不见宁泽涛的身影,只见到深受重伤的晏涵逸,还有昏迷不醒的秦佑恒。

    “这里的后续交给蝎子,你亲自送他去医院,一定要快,绝对不能让他出事!”

    慕禹舒什么也没有问,直接带着让将秦佑恒抬了出去。

    苏静楠脸色惨白,“你也必须去医院。”

    “我知道,我们一起去。”

    晏涵逸勾唇淡笑,好像那三枪打在他的身上,半点知觉都没有一样。丝毫不见他疼痛的表情。

    苏静楠站了起来,脚踝传来尖锐的痛苦,原本苍白的容颜因为微皱的眉头,看上去越发的虚弱。

    晏涵逸将她拦腰抱起,他不忍心看着她忍痛的模样。

    “你放我下来,我可以自己走。”苏静楠担心他手腕和肩膀上的伤,也不敢挣扎。

    “这样比较快。”即便是受了伤,晏涵逸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你可以随便找一个人扶着我。”

    “我担心他们会弄疼你。”

    “可是你的肩膀和手腕……”苏静楠看着他的很色衬衫已经被浸湿了大半,越发的担心起来。

    “我没事。”就算是手腕断掉,他也不会将苏静楠交给其他人,从现在起,他不会让她离开他的视线!

    一刻都不行。

    “宁泽涛就让他这么逃走了吗?”苏静楠咬着嘴唇,身上不停的颤抖着。

    双手紧紧的抓着晏涵逸的衣袖,以此来增加安全感。

    “怎么可能?不论是宁泽涛,还是幕后黑手,我都不会放过!”

    晏涵逸的眼底升起残暴的气息。

    “你已经知道幕后黑手是谁了吗”

    ------题外话------

    依旧牙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暖妻之老公抗议无效(百度最新章节)  暖妻之老公抗议无效(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