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风起云涌 089 教训成柔

    自从打定了主意,成柔在翟永面前便时时殷勤,似乎比慕容安意这个正经的女儿还要孝顺几分,翟永对成柔的懂事很满意,连带着府上的下人对成柔也越来越尊敬,一时间倒让成柔有种感觉,仿佛自己才是翟府的大小姐。

    不仅如此,成柔仿佛故意与慕容安意过不去,有慕容安意在场的地方,成柔便更殷勤了,极力与翟永亲近,仿佛她才是翟永的义女,而慕容安意是借住的人。

    “小姐,那个成柔太过分了。”这下连一向单纯良善的晚晴都看不过去了,可见成柔近期的举动已经挑战了慕容安意大小姐的权威。

    慕容安意却不在意的轻扯唇角,“别急,咱们若失了分寸岂不正中人家下怀,要知道血脉亲情不是外人能够轻易割断的。”慕容安意又何尝不知成柔想取她而代之的心。

    只不过她注定不会成功的,因为她并不知道十分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自己是父亲的亲生女儿。义女或许认谁都是认,但亲生女儿却不是认谁做都可以。成柔不知道这点,便从一开始就输了。

    她想取代自己,却不知自己与父亲的血脉亲情是与生俱来割舍不断的。

    晚晴听到慕容安意这么说,放心了许多。别人不知道,她可是知道小姐与老爷是亲父女,岂是那成柔说变就能改变的。

    “不过,她如此挑衅我,我也要给她点颜色看看,不然她还以为我是泥捏的。”慕容安意对于成柔的挑衅一开始是觉得可笑并不放在心上,可这不代表她能一而再再而三的恶心自己。

    这日,成柔打听到慕容安意去了练武场找翟永,便也收拾妥当去找翟永,手里还端着一小盅补汤。

    成柔到的时候慕容安意不知与翟永说了什么,翟永被逗的哈哈大笑。成柔看到这一幕,秋水眸子闪了闪,走上前去,“安意妹妹也在,真是好巧。”

    慕容安意笑着看向成柔,只不过笑意不达眼底,“是啊,好巧。”慕容安意清透的目光让成柔有一瞬的闪躲,还以为慕容安意看穿了什么。

    不过见慕容安意与往常无异的做派,成柔又觉得自己多心了,上前一步站到翟永的另一侧,“翟伯伯,这是我亲手做的补身汤,您趁热喝吧。”

    翟永笑着看向成柔,眼神是长辈对晚辈的疼爱,“这些事让厨房的人做就好,侄女身子弱,要多休息。”

    成柔腼腆的笑笑,“多谢翟伯伯关心,翟伯伯对柔儿就像亲生父亲一样,柔儿自然也要报答翟伯伯。”

    翟永欣慰的点头,似乎对成柔的熨帖十分满意,“以后不要再说什么报答,说起来还是你心细乖巧,不像意儿整天就会使张嘴哄人,却是个懒丫头。”

    翟永夸了自己贬了慕容安意让成柔十分高兴,有些得色的看着慕容安意,慕容安意轻笑了笑,对翟永道:“父亲,陛下赐的宅子也差不多该派人收拾一下了,人总要有个自己的家才是,早日收拾妥当也好早日让成夫人和成小姐有个安身立命之所。”

    慕容安意着意点出了自己的家几个字,说的成柔脸色一僵。陛下的抚恤赐下来,她和娘便再没有理由留在翟府了,她得想个办法才是。

    慕容安意轻嘲的看着成柔在那眼珠乱转,默不作声。

    翟永并不知道两人之间的波涛汹涌,听了慕容安意的话觉得她说的也有道理,便对成柔道:“侄女放心,我一定尽快让人将宅子收拾好。”

    成柔脸色一僵,却还要装作感恩戴德的样子谢过翟永。

    离开练武场,成柔才忐忑不安的挡在慕容安意面前,仿佛被慕容安意欺负了一般。

    “安意妹妹,你如此急着让我和娘搬出去,是姐姐哪里做的不对得罪了你吗?”

    慕容安意看着成柔几乎泫然而泣的模样,嗤笑了一声,“成小姐,这里又没别人,你何必装作这副样子,我这个人喜欢直来直往,不喜欢这种调调。”

    成柔一脸无辜的看着慕容安意,“安意妹妹说什么,我不懂。”

    慕容安意无所谓的笑笑,“不懂也没关系,你只要记住敢算计我的人没有好下场。”

    成柔脸色陡变,仿佛受到极大的惊吓一般,“安意妹妹你为何要如此说,我从未…”

    慕容安意不耐的打断成柔的话,“有些事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你何必非要演戏,将自己变成别人眼里的小丑。”

    成柔看着慕容安意离去的身影,手紧紧握成拳,良久才恢复娇弱的模样转身向另一个方向去。

    成柔回到房间,将自己关在房里,思索着怎么才能逃离离开翟府的命运。哪怕拖上一段时日也好。

    最后,终于被她想到办法。

    ……*……*……

    成柔歉意的看着翟永,“翟伯伯,抱歉,只是母亲她说毕竟是要住一辈子的地方,自然马虎不得,柔儿也无法逆母亲的意。”

    翟永见成柔一副为难的样子,心瞬间软了,“无妨,成夫人说的也有道理,我会让他们按照成夫人的意思置办。”

    “多谢翟伯伯。”成柔满脸感激不尽,看的翟永心底的怜悯层层冒了出来,她们孤儿寡母的,自己既然答应了多照应她们,自然要说话算话。

    成柔见目的达到,心里松了一口气,照这个标准置办起来,没个两三月是完不成的,她还有很多时间可以筹划。

    慕容安意听说了这件事之后,意味不明的笑了笑,倒是秋月忍不住啐道:“真不要脸,老爷出银子替她们打点一切,她们竟然还诸多要求,真是不知所谓。”

    慕容安意笑着摇摇头,“她们的目的哪里是宅子,不过是个拖字诀。没想到成柔为了赖在翟府可谓是绞尽脑汁。”

    慕容安意这么一说,秋月也反应过来,有些义愤填膺的道:“那咱们就任由她们赖在翟府吗?就没有办法将她们赶出去吗?”

    慕容安意无奈的摊摊手,“父亲可怜她们,我能有什么办法。不过早先我只想将她们赶出去,并没想大动干戈,如今天堂有路她不走,地狱无门她闯进来,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我慕容安意的家可不是那么好借住的。”

    秋月听了有些兴奋,“小姐,你要怎么对付成柔,我能做些什么?”

    慕容安意伸出食指在秋月面前晃了晃,笑的千娇百媚,“不用,你们跟在我身后看戏就是了。”她要亲自出手教训一下成柔,让她知道死皮赖脸是有代价的。

    京城六皇子府

    “六哥,上次是我不够谨慎着了人家的道了,我…”齐宣有些紧张的看着齐澈,仿佛怕他怪罪的样子。

    齐澈略显阴柔的细长眸子拉的更长了些,“为兄知道,上次的事也不能全怪你,以后谨慎些就是了,不久就是你和南弦月大婚的日子,这段时间你尽量少出门,别再惹出岔子来。”

    齐宣懊恼的点头,“我知道了。”

    齐澈又交待,“南家在西荣很有权势,要是能通过南弦月搭上南家,得到南家的支持,对我们有利无害。”

    齐宣郑重的应承,“六哥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翟府

    自从那日被慕容安意挑破用心后,成柔便将如何取代慕容安意成为翟永义女的事提上了日程。

    她思来想去,首先得让翟永觉得慕容安意是个嚣张跋扈粗鄙无礼的人从而厌弃她,然后自己再趁机显示自己温柔善解人意的一面,让翟永有所对比,逐渐喜爱她而讨厌慕容安意。

    制定了计划,便是实施了。成柔相信以慕容安意的性子,想要激怒她并不难,只要让她在翟永面前露出嚣张跋扈心狠手辣的一面,翟永一定会对她失望。

    于是乎……

    这天,慕容安意与成柔狭路相逢。

    “安意妹妹请留步。”成柔叫住了对自己视若无睹的慕容安意。

    慕容安意转过头,“成小姐有事?”

    成柔拎着一个食盒对慕容安意笑的明媚,“安意妹妹也是去看翟伯伯的吗?好巧,我们一起吧。”

    慕容安意看着成柔笑的意味深长,“好啊。”

    成柔只觉得慕容安意的笑容让人脊背生寒,但一想到自己的计划,又坚定了神色,她努力朝慕容安意露出甜美的笑容,笑容中还有一点势在必得。

    快到练武场的时候,成柔突然停了脚步,看向慕容安意,“安意妹妹,我突然手酸,你能不能替我提一下食盒?”说着将手臂前伸。

    慕容安意微微一笑,“好啊!”然而她的手刚要碰到食盒,成柔却突然松了手,热汤洒了一地,还有一些溅到成柔的脚面上,裙摆上。

    好在慕容安意躲的快,才没有被溅到,成柔红了秋水眸子看向慕容安意,“安意妹妹这是何意,我真的没有跟你争什么的意思,你为何要这么对我?”

    慕容安意杏眸微眯,这是在这等着她呢!

    果然,成柔刚说完,翟永便从练武场过来,见食盒翻倒在地,而成柔红着眼眶,沉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成柔心里得意,冷眼看着慕容安意,等着她为自己辩解,不过辩解也没用,谁也不能证明是她先松了手。

    却不料慕容安意什么话都没说,慢慢踱到成柔面前,在翟永的目光下一个耳光刮在成柔脸上。

    “如父亲所见,我在欺负成小姐。”慕容安意语气平淡,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翟永脸色有些不好看,“意儿,你这是干什么?”

    慕容安意不置可否,“父亲,我是什么人您应该知道。成小姐既然想说是我不满她打翻她的食盒,我自然要配合她,做出跟她过不去的样子。父亲,如果我没做却担了罪名,我会觉得冤枉,所以还不如索性落实了。父亲若想罚我,我等着就是。”

    慕容安意说完不等翟永反应过来便领着秋月回自己院子去了,只留给翟永一个挺直的背影。

    翟永看着那道纤细的背影,眼中闪过无奈,这孩子,性子可是一点不像婉儿,半点亏也吃不得。

    成柔没想到慕容安意会当着翟永的面打人,一时愣住,捂着被打的脸眼泪在眼圈打转。

    翟永歉意的看向成柔,“侄女,意儿都是被我惯坏了,等我晚些好好教训她,让她给你登门道歉。”

    成柔见翟永似乎无奈多于生气的样子,一时弄不清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只好应下,“安意妹妹可能心情不好,我明白。”

    翟永又安慰了成柔几句,成柔满面委屈的回了院子。而翟永看向成柔的背影眼神有些复杂。

    成柔这孩子温柔贤淑,心细如尘,他真的很喜欢,原本想着等汀儿回来向成夫人提亲,可眼下看她和意儿好像矛盾不浅。而且意儿的为人他还是了解的,虽古灵精怪,花招百出,却不是主动找麻烦的人。

    翟永心想,看来汀儿与成柔的婚事还是要再考虑看看。

    慕容安意潇洒的回到院子,秋月眼冒粉色泡泡的看着慕容安意,满脸崇拜,“小姐刚才简直太厉害了,给成柔吓的都傻了。”

    “小姐做了什么?”晚晴也一脸八卦。

    待听说慕容安意竟然当着翟永的面给了成柔一耳光,晚晴也崇拜的看着慕容安意。

    接收到两个丫头崇拜的目光,慕容安意心里因为成柔的那点恶心便消失不见了,直到翟永出现在写意院。

    “我就知道父亲会来,您是来兴师问罪的?”慕容安意歪着脑袋看向翟永,模样十分俏皮可爱。

    翟永一看心立马软成一汪春水,哪里还忍心说重话,再说慕容安意还是自己和心爱女子的孩子。

    便只好叹息一声,“你啊,是不是该跟父亲说说是怎么回事?”

    慕容安意摊摊手,“就是您看到的那样,我嚣张跋扈仗势欺人。”

    翟永不满的敲了一记在她头上,“好了,不许胡闹。”

    慕容安意定定的看着翟永的眼睛,“父亲,我说了您就会相信吗?”慕容安意知道人们都愿意相信所谓的眼见为实,就是不知道翟永愿不愿意信她的耳听为虚。

    翟永看着慕容安意明明淡然却有些紧缩的眸子,慈爱的笑笑,“自然,父亲不信意儿信谁,何况就算为父信不过你,也该信的过你娘。”

    慕容安意心里很高兴,嘴上却显出不屑,“切,原来是因为我娘啊!”

    不过到底还是跟翟永如实道来,“父亲身为男子,自然不明白内院女子的心思。成柔一心想取代我成为父亲的义女,自然要先让父亲厌弃了我。所以我就给她点颜色瞧瞧。”

    翟永虽承诺会相信慕容安意,却还是提出了疑问,“她为何非要成为为父的义女?”

    慕容安意看着翟永疑惑的眼睛平淡道:“人心不足蛇吞象,父亲为她们求的已经够小户人家丰衣足食几辈子了,可对比真正的官宦人家却还是差得远。尤其是成柔想要成为皇子妃,没个过的去的身份怎么可以!”

    “皇子妃?”翟永这回真是惊讶到了,没想到成柔有这么大的野心,就连他的意儿他都没想过将她嫁给皇子,之所以会赐婚萧冷,也是当时的情势所逼,毕竟丞相夫人比一个外邦太子侧妃靠谱的多。

    “意儿,你这话是真的吗?”事关皇室,翟永不得不谨慎一问。

    慕容安意慎重的点点头,“嗯。”至于成柔相中的是谁慕容安意没有对翟永说,她知道翟永一向不喜参与到皇室的内斗中,但齐夙是她来到这异世的第一个朋友,她不会疏远他。

    不可否认,翟永听了慕容安意的话十分震惊,他知道这样的大事,若慕容安意没有证据,绝不会无的放矢,一时间心情有些复杂。

    “我知道父亲重情,所以父亲还是如同往常一般就好,至于成柔自然有女儿替您盯着,也免得您为难。不过…”

    “不过什么?”翟永从善如流的问。

    “不过父亲可得给我行个方便,下次我再欺负人的时候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行了。”

    翟永可气的在她头上敲了一下,“难道这次父亲没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若非如此,早罚你去跪祠堂了。”

    慕容安意不置可否,“父亲要是罚我跪祠堂,我就搬出去不在这里住了。”

    翟永一听沉了脸色,“这话不准再说,知道你这丫头不缺银子,难道父亲就缺养女儿的那点银子?”

    慕容安意见翟永认真了,忙笑着道:“知道父亲舍不得我,只要您让我在府上过的舒心,我自然不会出去。”

    翟永气的乐了,“你现在是不舒心了?那你倒说说,要怎样才舒心?”

    慕容安意帅气的一甩头,“我要跟螃蟹一样,在府上横着走,谁敢让我不痛快,哼哼…”慕容安意那副我很大爷的样子,逗乐了翟永。

    开过玩笑,翟永又想起正事,“看来那宅子要尽快收拾妥当。”

    翟永心想只要人不在他们府上,一些事情自然和他们没关系,至于其他,她们有困难他会尽最大的努力帮忙也算对得起良心。

    成柔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一番算计,非但没有让翟永厌弃了慕容安意,反倒让翟永对她产生了戒心,想让她们母女尽快搬出翟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穷山恶水出刁妻(百度最新章节)  穷山恶水出刁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