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31章 败给了天真

    脑子里乱糟糟的,门口被人大力撞开,巨大声响把她从思绪中拉回来,却见时御寒满身寒气而来。

    他高大的身形在这间小小的出租屋里显得越发魁梧形硕,仿若从地狱里来的死神,目光森然带着骇人的杀气,每走一步,都像是踩在她的心口上,在心口上留下一个带血的伤痕。  “时总……”

    林月璇试图扯出完美的笑容跟他解释,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不用推测她也能明白怎么一回事。

    蓝若妍是时御寒的未婚妻,她接近她不是巧合,时御寒的出现更不是偶然。

    蓝若妍早就算计好了,就等着时御寒误以为她对蓝若妍做出了什么不利的事情,然后利用时御寒的手把她弄死。

    呵呵……

    她果然还是败给了自己的天真,她还是不够心狠手辣,早知道就该把蓝若妍丢在公交车站,不要心存一丝丝的怜悯。

    不过,人家有心算计,即使不把人带回来,蓝若妍也会用其他的办法弄死她。

    林月璇终于想起了为何蓝若妍会眼熟,她只在时御寒的别墅里见过她一个背影!

    那时她被时御寒紧紧抱着,保护得天衣无缝。

    难怪时御寒不让她去海水天堂,原来她回来了。

    正牌货回来,谁都恨不得把冒牌货扔掉。

    林月璇闭上眼睛,等待时御寒的暴风骤雨。

    恶梦成真!

    时御寒掐住林月璇的脖子,声冷如冰,“你竟敢伤她!”

    蓝若妍如同惊弓之鸟般扑到时御寒怀中,哭哭啼啼,“寒哥哥,你终于来了,谢天谢地,若若还以为一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

    若若?

    情到深处自然做时,他喊了“ruoruo”,原来是这个若若。

    早就知道这样的结果,林月璇还是感到心口像是被人狠狠的捅了一刀,疼得难以复加。

    她甚至想,就这样被时御寒掐死也不是坏事,她活在这个世界太艰难了。

    人家都说前世今生,难道前世她做了什么杀人放火大逆不道的坏事,这辈子要来偿还才会投胎到林家,才会遇上时御寒这个恶魔?

    “月月,不管什么环境下都不应该放弃生存,心存信念,我们总会活到梦想实现的那一天。”

    林月璇被掐得窒息,缺氧带来的后果是耳朵嗡嗡作响,唯听见母亲曾经教导她的话,一遍一遍在耳中回旋。

    不管在什么样的困难下,都不应放弃,至少要放手一搏。

    林月璇开始挣扎起来,然在蓝若妍面前力大如牛的她,此时在时御寒面前不值一提,努力了许久,仍然无法撼动时御寒掐住她脖子的手半分。

    脑部缺氧导致她什么都听不到,迷迷糊糊的想睡过去,却睡不着,肺部像要爆炸了一般,难受到不想再坚持。

    “哼!”

    时御寒终于放开林月璇,横抱起蓝若妍走了出去。

    任新叹了一口气走了进来,这个平日里帮时御寒处理常事精明的汉子杵着,竟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

    直到时御寒忽然转过头来,吼道,“任新送她去医院,我要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任新如同听到特赦令一般,抱起林月璇就跑。

    ……

    林月璇本能的呼吸着新鲜空气,脑袋炸疼,过了许久才晕晕乎乎的醒来,意识开始回笼。

    活着的感觉真好!

    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医院里最常见的白色,环视一周,病房里只有任新,林月璇冲他甜甜一笑。

    她还说不出话来。

    任新目光复杂,终究只是叹了一口气,凑到林月璇耳边小声说道,“林小姐,你逃吧!”

    逃得越远越好,不要再出现在时总面前。

    不知怎么的,他老担心时总下手没个轻重,掐死林月璇,最后后悔的是自己。

    林月璇苦笑,她一直都在逃,但逃走谈何容易。

    若没有蓝若妍的出现,她还能按部就班后天就离开,可是蓝若妍的算计打破了她的步奏,引来了时御寒,她还能如愿逃走吗?

    至少计划要推迟,看任新的小心翼翼就知道门外有人守着,时御寒估计又要囚禁她了。

    “我没有想要害蓝若妍。”林月璇不知怎么想的,跟任新解释。

    在时御寒身边的人中,只有任新对她最好,满腹委屈无从说,忽然的,就想对任新倒苦水。

    “我知道,但林小姐,时总他……您别怪时总。”任新欲解释,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病房里只剩下沉默,许久,林月璇道,“任先生,能帮我去出租屋把手机拿来吗?”

    她知道,即使囚禁了她,时御寒也不会阻止她联系外面。

    原因不得而知,但能利用的一切因素她都不会放过。

    任新终是不敢待太久,答应着退出病房。

    林月璇感觉很疲惫,沉沉的闭上眼睛,又是一场噩梦的开始,但梦醒之后,总要面对现实,努力争取是唯一的办法。

    ……

    任新很快把林月璇的手机带来,看了手机上的日期,林月先发现自己竟然昏睡了一天一夜。

    距离她和母亲约定的时间只有两天一夜,给简丹打了电话,说计划很可能有变,以接到她电话为准。

    给简丹打了电话之后,林月璇又给简素心打了电话,告知一些情况,然后开始想办法从医院离开。

    林月璇下了床往外走,才拉开门,就被时御寒的保镖拦住,“林小姐请回!”

    至少没骂她滚回去,算给了面子。

    林月璇阿q精神的想着,退回病房,走到窗户前往下看,这里是十楼,纵使给她一百个胆子也不敢从排水管爬下去。

    最后她把主意打到了任新身上,任新希望她离开,那任新会帮助她吗?

    还是任新只是时御寒派来试探她的?

    林月璇脑子有些晕乎乎的,总感到有什么关键遗漏了,却想不出遗漏了什么。

    后遗症太严重,她老是想昏昏欲睡,连病房门什么时候被推开了都不知道。

    欧阳诺身穿洁净白大褂,静静的站在病床前,深情凝视昏睡中的林月璇,短短几日不见,她又瘦了。

    苍白的面容,细眉紧紧拧成一团,睡着了都不安稳,不安心!

    她那么小,蜷缩在病床上,看起来只有小小一团,令人忍不住抱起来,细心的放入怀中好好呵护。

    可欧阳诺没有动手,只是站着,口罩上方那双深邃的眼眸潋滟出柔情的水光,宠溺得仿佛能把人吸进去。

    但林月璇看不到。

    她睡得很不安稳,总能梦到时御寒单手抱着蓝若妍,单手掐住她的脖子,她连反抗的力气都使不出,就那样挣扎着被时御寒掐死。

    “月月!”欧阳诺轻轻的在病床前坐下,又轻轻的把手放到她的眉心处,试图帮她抹平那一道皱眉。

    林月璇快要窒息之际,一双暖暖的大手把她拉开了,脱离了时御寒的魔爪。

    她缓缓睁开眼睛,意识渐渐清晰。

    “你醒了?”欧阳诺拉下口罩,露出那俊美温柔的脸庞。

    “诺哥哥!”林月璇露出浅浅的笑容。

    能再次遇见诺哥哥,真好!

    “嘘——别说话,好好休息,等会儿我给你带点粥。”欧阳诺自己就是医生,深知林月璇的身体该怎样调理。

    “没事,你忘记了月月是打不死的小强,身体棒着呢!”林月璇还想卷起袖子露一露那不存在的肌肉。

    不小心牵动了打点滴的针头,疼得倒吸一口气。

    欧阳诺轻轻的按住针头,帮林月璇把针头重新调整,关切的问道,“疼不疼?”

    林月璇摇头,“不疼!”

    被人关心着的滋味真好,怎么会疼呢?

    她真的太冷了,迫切需要一丝丝温暖,哪怕这温暖不属于自己。

    诺哥哥,原谅我自私,祸害你半天就好。

    要是欧阳诺知道林月璇的想法,只怕会说:不怕祸害,欢迎祸害一辈子。

    他回来了,在母亲的帮助下开始接触欧阳家的公司,取得了一点点实权,但想要站稳还需要一点时间。

    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告诉她林月璇受伤住院,他才通过院长处打扮成医生来到这里的。

    哦不,他本来就是医生,无需打扮,以后他就是这家医院的挂名医生。

    “傻丫头,笨笨的,老是照顾不好自己。”欧阳诺的声音里充满了宠溺,温柔得似是要把全世界都捧到她面前。

    “哪有,月月很聪明的好不好,诺哥哥你不能欺负病号!”林月璇小小的撒娇了一下。

    她是真的把欧阳诺当作自己的亲哥哥,只是,给不了承诺,便不要给人希望,觉得自己的撒娇过了界,林月璇开始转移话题,“诺哥哥,你不是在临城当医生吗?怎么会在这里。”

    她担心一旦贪心了诺哥哥的温暖,就再也不想回到冰冷世界了。

    诺哥哥那么好,她不能拉他下水。

    “因为以后诺哥哥就是这家医院的医生了。”欧阳诺拿起桌子上一个苹果,认真的削皮。

    他削得很专注,好似手里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林月璇心口隐隐作疼,毅然做出决定,“诺哥哥没事还是不要再来了,免得被我男朋友误会!”

    伤人的话也伤己,伤的还是她最信任的诺哥哥。

    “月月!”欧阳诺无奈,“你还是离开时御寒吧,他不适合你!”

    林月璇摇摇头,“诺哥哥,你应该知道,有些事情一旦开始便没法结束。”

    她和时御寒之间,不是她想说结束就能结束的。

    “月月,我可以帮你!”欧阳诺显得有些急切,把苹果放在桌柜上。

    门外传来哒哒哒浩浩荡荡的脚步声,他下意识想到上次在临城,时御寒出现时也是这样,带着一帮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百度最新章节)  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