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39章 身边躺着一个他,却相互是仇人

    林月璇躲在置物箱里,呼吸都凝滞了,保安会怎么说!

    “回时总,车上有一只小老鼠!”

    说话间,一只小老鼠蹿出车厢,往庄园的方向蹿去。

    时御寒眉峰紧拧,真的只是这样?

    摆摆手,让小货车开出庄园。

    听到小货车稳稳开动的声音,林月璇仿佛重获新生,整个人都虚脱了,靠着置物箱,狠狠的吸了几口气,才慢慢的平复慌乱的心跳。

    置物箱空气十分浑浊,林月璇本能的去掀置物箱的盖子,却打不开。

    又顶了几下,还是打不开。

    她平稳的心跳再次激烈起来,丽萨果然有问题,却又很快冷静下来。

    还好一开始她就不信任丽萨,趁着丽萨不注意时,在厨房里摸了一把小水果刀,藏在袖子里。

    海水天堂的东西都是世界顶尖的,哪怕是一把普通的水果刀,在黑暗之中闪着晶亮的锋芒。

    刀刃很锋利,林月璇轻松的滑开塑料制成的置物箱,钻了出来。

    车厢是最常见的铁皮车厢,只能从外面打开。

    车厢内光线很暗,不过林月璇早已适应,盘算着怎样才能打开铁皮制作的车厢。

    试了几次,徒劳无功,林月璇决定不浪费这个力气。

    车子一直在行驶,很久以后,才听到刹车的声音,林月璇握紧了水果刀,躲到车门后面。

    ……

    时御寒回到海水天堂别墅区,直上二楼,没看到林月璇,找来管家。

    林月璇平时大部分时间都呆在房间里,管家也没有注意。

    立即发动佣人去找,结果找了一圈,整个庄园都找不到林月璇的身影。

    时御寒暴躁的把玻璃茶几踹翻,回到二楼,打开另一个房间的门口,走了进去。

    这是一个空间很大的书房,摆放着两个大书架,还有几个液晶屏,连着一个主机。

    时御寒坐到办工桌前拖动鼠标,其中一个屏幕上,赫然出现刚才小货车驶出庄园的画面,一路点击跟踪,居然变成了整个烟城的摄像头路段实时监控!

    时御寒拨通任新的手机,“林月璇被带走,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要给我把她带回来!”

    接着把路线图发给任新,起身离去。

    因为走得急,不小心踢到了办公椅,烦躁的一脚把办公椅踢开,椅子撞到墙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

    林月璇听着门外框框的打开门的声音,举起水果刀。

    她无意杀人,但这个姿势比较有安全感。

    在小哥打开车门的瞬间,林月璇想都不想,刀子刺了出去,单手揪住小哥的短发,刀子便抵在他的脖子上,“不许动!”

    林月璇的手在抖,说话时牙齿都在不停的哆嗦,“带我离开这里。”

    小哥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你以为你能走出这里?”

    林月璇往外看去,强光射着眼睛,适应了好一会儿。这才看清小货车的周围,站着十几个身高体大的保镖,一个个看着她,露出不屑和猥琐的笑。

    她就知道直觉没错,丽萨很可能是一个坑,但她为了出来,义无反顾了。

    揪住小哥得手用力一拉,把小哥拉得更近,“你们都别过来,否则我杀了她!”

    只是拿着刀的手在哆嗦,那些保镖非但没有忌惮,反而笑得更大声。

    yin荡的笑声在耳边回响,林月璇一咬牙,用力一刺,小哥的脖子立即被刺破,渗出一个小血珠。

    “你!”小哥忽然抬手捏住林月璇的手腕,一个翻身,便夺走了她的水果刀,同时把她的双手反剪到背后。

    林月璇觉得手差点被他拧断,疼到没知觉。

    但她不后悔自己冲动,在海水天堂那个地方,不借助外力,她一辈子都别想出来。

    “杀了我吧!”林月璇颤抖着。语气却十分强硬。

    “你放心,没人敢不杀你!”小哥笑得十分猥琐,卸掉了林月璇的两条胳膊。

    胳膊处传来的疼,刺激得林月璇差点没晕厥过去,一双胳膊软软的吊着。

    小哥得手滑过她的脸,“难怪时总宁可忤逆夫人也要留下你,啧啧,这皮肤,真滑!”

    那些保镖们立即附和着笑出声来,“我说你小子,要上就快上,别磨叽,上完了好轮到我们!”

    路是自己选的,就算是跪着也要走下去。

    林月璇不后悔什么,紧张到极致,心反而平静下来。

    眼角余光偷偷的瞄了一眼小哥单手把玩的水果刀,算算自己脖子与水果刀之间的距离,撞了上去。

    “林小姐!”

    “碰——”

    “啊!”

    任新带着人赶来,看到林月璇往刀子上撞的一幕,差点没有吓出心脏病来,万一林小姐死了,回去他没法交差!

    当机立断,开枪打到小哥的手上,刀子落地,再命令带来的人跟那些保镖火拼。

    林月璇没撞到刀子上,反而撞倒了小哥,艰难的站起来,往小货车方向跑。

    两条胳膊使不上力,情急之下,她把鞋子甩掉,用脚趾头去勾车门,把车门打开,又用脚趾头去拧钥匙,点火,发动车子开出去。

    再不跑,等任新回过神来,她就是想走也走不了!

    胳膊使不出力,她没法控制方向盘,只能用脚趾头去蹭方向盘,所以速度很慢。

    小货车这样缓缓向前滑动了几十米,一辆黑金法拉利横在面前,林月璇急忙踩下刹车,脚趾灵活的撬开车门,跑了出去。

    才跑了几步,被人从后面拦腰圈住,接着被时御寒扛到肩膀上。

    “你放开我!”

    林月璇拼命的挣扎,却挣不脱时御寒的束缚,胳膊疼到极致,麻木了。

    时御寒不说话,把林月璇往黑金法拉利上一塞,跳上驾驶座踩下油门。

    中控没锁,林月璇也打不开车门,抬脚对着时御寒的肩膀就踹了一脚。

    “放我离开!”

    时御寒充耳不闻,血腥味在车厢狭小的空间里蔓延开来。

    林月璇不解气,又连连踹了几脚,还是不解气,还想踹,车子剧烈的颠簸起来。

    再看时御寒单手捂住胸口,单手稳住方向盘,脸色有些痛苦。

    林月璇有些心惊,这家伙不会把车开翻吧。

    但自己的胳膊被卸掉,就算时御寒把车子开到天上去,她也只能看着!

    算了,为了她的小命,林月璇觉得还是不要再踹时御寒了,他死了不可惜,别把自己搭进去。

    别看她刚才有勇气撞刀子,那是形势所逼,平时。她比谁都惜命。

    林月璇不说话,气氛很快安静下来,时御寒驾驶着车子终于回到海水天堂。

    车子才停好,时御寒就打开车门把林月璇往下拖。

    “啊!”被卸掉的胳膊很疼,林月璇忍不住痛呼出声。

    既然豁出去了,她也没必要在时御寒面前保持笑脸。

    听到林月璇的痛苦,时御寒眉心微拧,却是拖得更狠了。

    疼吗?

    要疼一起疼!

    林月璇忍住不掉眼泪,她以后再也不会在时御寒面前示弱了。

    时御寒动作越发粗鲁,直到把林月璇拖到大厅,把人往前一推,推倒在沙发上。

    然后打给季凌风,“限你在二十分钟到达海水天堂!”

    电话那头,季凌风从被窝里跳了出来,把手机摔到墙上,“草!你以为你是我老子啊!还随叫随到!”

    却还是快速的穿上衣服赶往海水天堂。

    时御寒把林月璇摔到沙发上,便坐在另一张沙发上,沉默的闭上眼睛。

    林月璇看过去,正好能看到他长长的睫毛底下,一圈厚厚的青紫,那是长时间没有休息好造成的。

    不知怎么的,季凌风冲她大吼的声音又一次在脑中回响,林月璇皱眉,季凌风究竟想说什么。

    什么叫做林成功犯下滔天大罪,什么叫做她是最没有资格恨时御寒的人?

    林月璇的心思转动很快,看季凌风的意思,林成功曾经对时御寒做过什么。

    不过这跟她有什么关系,林成功是林成功,她是她!就算他们之间有仇恨,没必要把仇恨之火燃烧到她身上来吧!

    林月璇胡思乱想着,时间悄悄的流逝。

    见季凌风还不来,时御寒猛地站起来,摸出手机,又一个电话催了过去。

    结果提示关机,时御寒整个人显得十分烦躁,把手机摔了出去。

    “你这是要谋杀好基友啊,我死了以后谁给你治伤!”季凌风进来就冷冷的瞪时御寒,一点玩笑的意思都没有。

    可林月璇能听出,他跟时御寒说的话,不过是好基友之间最普通的玩笑。

    “没死就过来给她把手接上去。”时御寒说着转身上了二楼。

    这一刻,林月璇不知自己是怎么想的,又该怎么想。

    不怪她多想,时御寒烦躁的原因很可能跟她有关,可,过去的记忆太痛苦!

    她才产生这样的想法,就狠狠的遏制回去。

    时御寒怎么可能会为了她的胳膊烦躁!不就是卸掉两条胳膊吗?更残忍的事情他都做过。

    他若有心,就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把手抬起来!”季凌风打着哈欠,没精打采的。

    “季医生觉得我的胳膊能抬起来,你还用跑一趟吗?”林月璇道,脸色苍白。

    不说还好,转移注意力,一说到胳膊,关节疼痛难耐。

    季凌风这才注意到林月璇的胳膊耷拉着,眼疾手快的抬手卡擦擦两声,把林月璇的胳膊接了回去。

    胳膊终于能使力的感觉简直太好了,林月璇兴奋的活动活动胳膊,不忘跟季凌风说:“谢谢季医生!”

    “得了吧,真要谢我以后就不要出庄园,不要给时御寒惹麻烦!”季凌风打了和呵欠,把林月璇拉开,就在沙发上躺了下来,闭上眼睛,好像八百年没有睡过觉似的,继续补眠。

    林月璇很感激季凌风,但在这件事上,她觉得有必要为自己辩解一下,“季医生,我知道你和时御寒是好朋友,但你不能偏袒他,明明是他把我软禁在这里的,而不是我一定要赖在这里不可,你怎么就不问问他?要不是因为他,我这胳膊用得着受这个罪吗?你又需要跑跑一趟吗?”

    季凌风起床气很严重,好不容易才克制下来,赶到这里,还被林月璇质问一通,脾气顿时上来了,“你就不问问他为什么要把你安顿在这里!”

    “是软禁,不是安顿!”林月璇有些激动,如果这样也叫做安顿的话,那她只能呵呵了!

    季凌风在这件事情上很坚持,蹭的站起来,居高临下,冷冷的睨视着林月璇,“林月璇,以前我好劝寒对你温柔一点,好一点,毕竟整件事情你是无辜的,可现在我收回这句话,看看你把寒折腾成什么样了,你受伤受罪,那是你活该!”

    换做以前。林月璇一定会笑脸相迎,甚至会为了讨好季凌风,而说出言不由衷的话,可现在,被卸掉胳膊的疼,加上被抓回来,心情十分糟糕,再面对季凌风十分偏袒的指责,她有些生气,仰起头,反击回去,“季医生,我谢谢你,因为你曾经救了我,又救过我的母亲。

    季医生,你失去过尊严吗,失去过自由吗?你有被人虐待到体无完肤吗?若没有,请不要在我和时御寒之间的事情上,随意的指责我!”

    “你知道吗?我和他之间,弱势的那个一直是我!受伤的也是我!”

    季凌风一愣,许久没再说话。

    曾经他认识的林月璇,虽然圆滑狡诈,却温柔善良。哪像现在这里,浑身竖起了利刺,就像一只炸毛的刺猬,看谁不顺眼扎谁。

    可你知道吗,失去身体上的自由不算是失去,失去精神上的自由,那才叫做彻底的失去!

    你可知,你认为囚禁了你自由的男人,甘心为你画地为牢,把自己一辈子都锁了进去!

    可有些事,时御寒不说,他也不会说。

    算了,季凌风又躺下,决定用沉默表示:好男不跟女斗。

    林月璇也不是不依不饶之人,季凌风不说话,她也没必要跟一个外人理论她和时御寒之间的事。

    但季凌风的话她记下了,什么叫做她把时御寒折腾成什么样了?

    时御寒明明好好的!

    可,又想起在车子上时御寒捂住胸口的镜头,林月璇的眉心微微的聚拢,时御寒到底怎么了,她不就是咬了他一口,用得着这么夸张?

    就算是她咬的,那也是他活该!

    林月璇这样想着,管家蹭蹭蹭的从楼梯上跑下来,气喘吁吁的喊道,“季医生!不好了!时爷发烧了!”

    季凌风闻言跳起来,恶狠狠的瞪了林月璇一眼,身形矫捷,快速冲上二楼。

    那一眼,瞪得林月璇的心脏砰砰砰剧烈跳动起来。

    她的心很乱,不知道怎么的,就是安静不下来。

    鬼使神差的,手轻脚软的往楼上走去。

    大约是房间的门口没关,隔音很好的房间里竟然传出季凌风气急败坏的声音,“你说你这是何苦呢,不就是一个女人吗?你看老子,天下女人千千万,老子挨个看,你吊死在一棵树上就算了,就对你这棵树好一点……”

    “闭嘴!”

    时御寒的声音竟然有些疲弱!

    天知道刚才他扛着她上车,又拖她回来时,是那么的生龙活虎,怎么会虚弱!

    林月璇觉得自己一定是太疼了,太累了,出现了幻觉。

    等她走到房间时,季凌风恰好出来。还是对她说了一句话,“对他好一点!”

    林月璇不回答,对他好一点?下辈子吧!

    走进房间,把声音弄得很大声,觉得不够,索性把房间里当作摆设用得家庭影院打开,音量调到最大。

    本以为时御寒会暴起,谁知他只是闭着眼睛,眉头深深的锁起,仿佛遇到了什么解不开的难题,深陷在自己的思绪中,毫不为之所动。

    林月璇本想折腾得时御寒不愉快,却没想到,见他无动于衷的样子,反而自己不愉快了。

    又烦躁的把家庭影院关上,走到阳台,在吊篮上坐了下来,抬头看向远处的天空,有几只小海雀在父母的带领下,歪歪斜斜的学着试飞。

    多美好的一家子,多自由的姿势,林月璇低下头,闭上眼……

    ……

    烟城中心三环的别墅里,二楼。

    富丽堂皇的二楼居然有这么一个房间,房间唯一的窗子用厚厚的窗帘盖住,里面的光线暗淡,只有窗帘破了一个小孔透进来一点点微弱的光。

    借着这微弱的光,能看到房间站着两个人,被铁链绑在十字架上。

    文柳慧蒙着面,双眼突兀,手拿鞭子,狠狠的打在这两个人身上。

    可站着的两个人却一声不吭,不管文柳慧下手多狠,都一动不动的站着。

    文姨(文柳慧的管家)走进来,抱住文柳慧,“小姐,别激动,快了,这些人很快就会得到报应的!”

    文柳慧却把文姨甩开,“不!我要把他们碎尸万段!”

    文姨无奈的把灯打开,又过去抱住文柳慧,“是,他们会被碎尸万段的,小姐不要因为这些贱人伤了自己。”

    灯光绰绰,这才看清,被绑着的是林成功和欧阳铎。不过都是跟真人一模一样的塑料雕像,却早已在鞭子的摧残下,破败不堪。

    在文姨的安慰下,文柳慧的情绪终于慢慢稳定下来。

    却在这时,一个小助理走了过来,“夫人,计划失败,时总把林月璇带回去了!”

    文柳慧如同炮弹一般猛地跳起来,一鞭子打在小助理身上,咬着牙,“你再说一遍!”

    小助理一个瑟缩,“计划失败,时总把林月璇带……”

    “滚!”文柳慧拿起鞭子,疯狂的抽打在塑像上,直到脱力才慢慢的坐了下来,“文姨,你说我是不是该去海水天堂!”

    “若小姐受得了,那便去!”

    ……

    林月璇在阳台上发呆的看着天空,许久,似乎听到房间里隐约传来微弱的声音。

    “水……”

    时御寒发着烧,会感到渴是正常。

    林月璇不动,若真的渴死他,那最好。以后再也没人囚禁她。

    如此坐着不动,又陆陆续续听到几声虚弱的声音,林月璇开始坐不住了。

    她十分讨厌这样的自己,明明决定好了,再相见便是仇人,可听到他虚弱的喊声,心口还是忍不住的纠紧,仿佛被什么抓挠着,十分不好受。

    算了,就算是过路的路人,她也能送一口水。

    林月璇走到房间外,冲楼下喊了一声:“管家!你家时总要喝水!”

    至于管家听没听到,那就是时御寒的命了。

    林月璇退回阳台上,继续发呆,却怎么也持续不下去。

    耳朵总会不由自主的竖起来,探听门外是否有脚步声。

    管家怎么还不上来?

    林月璇着急的往门口看过去,却又很快回过神来:他死了关她什么事!刚才怎么就鬼上身了,去喊了管家。

    收回视线,强迫自己看向天空。

    上来的不是管家,而是季凌风。

    时御寒喝了水,睡得舒服一些,不再喊水喝。

    房间里又恢复了安静,只有远处传来海浪拍打着海岸发出的哗哗声,很安逸。

    季凌风走向阳台,忍不住吼了林月璇,“就没见过你这么狠心的女人!”

    “现在不是见到了吗!”林月璇回敬回去。

    “你!”季凌风叹了一口气,“寒他有自己的难处。”

    “那我呢!我就活该被他虐待!”林月璇心情不好。

    谁老是无缘无故被指责都会心情糟糕!

    “若寒真的要虐待你,你以为你还能活到今天?想想临城地牢里的叛徒!”

    “我不是叛徒!”林月璇十分坚定,不是她的锅她不背。

    可季凌风的话什么意思?谁想杀她?

    “我知道你不是叛徒,可……”季凌风欲言又止,到嘴的话终是改成了,“总之,我希望你能够跟寒好好的相处。”

    还好好相处?太阳从西边出来再说。

    林月璇嗤之以鼻。

    季凌风性子本就冷,不会对一件事情过于纠结,要不是时御寒是他最好的兄弟,这些话他都不会说,见此,转身离开房间。

    林月璇不傻,大约能理解季凌风说的:因为林成功对时御寒犯下罪行,时御寒才会虐待她。

    可季凌风就没想过:她何其无辜,为什么要为林成功背负仇恨的报复。

    冤有头债有主,时御寒要报复找林成功啊,虐待她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算什么!

    现在想来,原来时御寒早就算计好了,借仇人之手报仇,又能保护蓝若妍。一箭双雕!

    果然是最深沉又狠辣的算计!

    明知道这一切,明明决心不要再为这个男人流泪,却还是不由自主的感到心口被什么抓住一般,揪得发疼。

    回头,时御寒安静的躺在床上,因为发烧,唇很干,脸色发白,配合那绝美的五官,看起来竟有几分病态的美,很容易令人心生怜惜。

    不!

    林月璇,不想万劫不复,就要狠心!

    不要再为这个男人心软一点点了!

    林月璇坐在吊篮闪,蜷缩起来,如同婴儿在母体里的方式,紧紧抱着手脚,看向远方的天空,不知今夕何夕。

    ……

    时御寒醒来,已经是傍晚。

    站起来有些头重脚轻,便看见阳台上,那个女人安静的呆着,被海风谁乱的长发飘散在面颊上,可能是长时间吹风的缘故,脸色有些苍白。

    就这么恨他,宁可在外面吹风也不要跟他呆在一个房间里吗?

    时御寒无名火冒了起来,过去就要抱起林月璇,准备把她扔到床上。

    只是,触及到她冰凉的手指,时御寒的动作迟疑了一下,慢慢的放缓动作,轻柔了许多,轻轻的把林月璇放在床上,转身离开房间,来到大厅。

    “把丽萨给我带过来!”

    时御寒丢下这句话,往监控室那边走去。

    监控室方便有一个小暗室,管家很快把丽萨带进来。

    丽萨的手被管家反剪着,面色有些痛苦,更多的是不服。

    “时爷,您不该这样对待我!”丽萨道。

    时御寒看着丽萨,幽深的瞳仁中有戾气翻涌,话语似疑问,似讽刺,“哦?那你认为我应该怎么对待你?”

    “时总不应该留着那个女人!”丽萨迎着时御寒的目光对视她,却发现他眼中的杀意滚滚,慌乱缩回目光,不敢再看他的眼。

    “你是母亲身边的人吧。”时御寒道,毫无起伏的声音,听不出他什么情绪。

    “是!”

    “那你该回母亲身边去!”

    “时爷!”丽萨急了,若是以这样任务失败的形势回去,夫人会扒了她的皮。

    “那你是谁的人?”时御寒忽然看向丽萨,目光如同实质性的长剑,逼视着她。

    丽萨脖子一凉,似乎嗅到了死亡的气息,却硬着脖子不服气,“时总不能那样对我,会寒了很多人的心。”

    “你是你,别拿自己与其他人相提并论!”时御寒失去了最后的耐心,“你到底是谁的人?”

    丽萨再不服气也只能低头,“我是时爷的人!”

    “那你以后知道怎样做了?”

    “丽萨明白了!”

    出了暗室,时御寒眼色清明而清冷,又恢复了高冷总裁范儿,看着海水天堂别墅的方向,眼中多了许多看不明白的复杂情绪。

    回到大厅时,任新已经带人回来复命,身上有轻微的擦伤。

    大厅不是说话的地儿,两人又走近书房。

    “时总,林小姐看起来胆小又柔弱,怎么敢那么决绝,竟敢撞向二毛的刀子。只要再晚去一分钟,林小姐……”

    任新正要把接下来火拼的经过告知时御寒,却见时御寒飞快的跑出书房,往他和林月璇住的房间里去。

    任新摇摇头,既然相爱,何必在乎,既然想保护,又怎么舍得伤害!

    不过这是时总得事,他能做到的除了祝福就是拼命保护两人。

    ……

    林月璇睁开眼睛,外面的天色有些暗沉,华灯初上,有一颗星星孤零零的挂在天边一角。

    这就是海水天堂视角最好的房间,白天,能在房间里面沐浴阳光,也可以拉下高科技窗帘,把白天变成黑夜,晚上,抬头便能欣赏满天星光。或与相爱的人相拥而眠,一起躺在床上看日出,看星落,看着月华匀匀的撒在身上,做着爱人之间最爱的事情,那一定是最浪漫的一件事。

    只可惜。身边躺着一个他,却相互是仇人!

    思绪恍惚着,门被人大力推开,又大力的关上,发出令人心惊肉跳的巨大声响。

    林月璇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却见时御寒匆匆的跑了回来,猛地扑到她的身上,炽热的吻便堵了过来。

    林月璇使出浑身力量推开时御寒,“你发什么疯!”

    她就那么用仇恨的、恶狠狠的眼神瞪着他!

    触及到她的眼神,时御寒一愣,胸口的伤又剧烈的疼了起来。

    在他选择自私的留她在身边时,他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可他不后悔,若再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他依旧会用最残忍的方式把她留在身边!

    哪怕再经历过一次像昨天那样的恐惧,他也毫不犹豫。

    他以为在树林里,她被那些保镖给弄脏了。

    所以回来之后,他不敢碰她,不是嫌弃她脏,而是害怕她因为他的索要,想起树林里的事情,勾起她的噩梦。

    可,任新说。她那么毅然决然的撞向刀子,一心求死!

    他便知,她看似世故的表面下,有着怎样一颗刚烈的心。

    那个世人皆不愿挂在嘴上的“死”字,是那么尖锐的刺入他的心。

    比起昨天在树林里翻找那些尸体,还要深刻的刺激着他的心,让他第一次这么鲜明的感觉到,原来,还有他算计不到的东西!

    一开始,他是利用了林月璇,打算一箭双雕,既不用脏了自己的手,又能报仇。

    可随着他们相处的加深,对这个女孩的认识加深,他发现自己竟然爱上了这个谎话连篇的女孩。

    她会给他最平常却是最温暖的关心,他有很严重的胃病,连蓝若妍和母亲都不知,是这个女孩,细心的照顾着他的胃,在他们相处的半年时间里,后来五个月,他的胃病没有再犯。

    她的防备心很深,可她却总是那么轻易的相信他。毫无保留的把心事告诉他。

    那时的他,也喜欢在背后做点手脚,看着她为林家的倒霉而欢乐,他想:既能博得这个女孩一笑,又能报复林家,他何乐不为。

    甚至,他特别喜欢她说起林成功时仇恨的眼神,那样他会有一种错觉:他们有共同的敌人,就是最好的盟友。

    只可惜,物是人非,那天晚上,她约了他,她却失约,他被仇人暗算,是蓝若妍挺身而出救了她。

    那次事情闹的很大,他和她的事情终究传入了母亲的耳朵里。

    母亲疯狂的要他发誓:不会爱上仇人的女儿,要他杀掉林月璇,作为复仇路上第一场献祭。

    那时,他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以为那一夜就是林月璇的算计,听从了母亲的安排。

    再见她,他那么狠心的对她,以为找到了报复的快感。却发现,虐在她身上,疼的是他的心。

    可后来任新调查发现,那一夜其实只是一个局,不知谁做的局,把他也算计了进去。

    他才发现,原来,这个女孩没有背叛他。

    可他却停不下来,海水天堂到处都是文柳慧的人,他甚至担心自己一个眼神温柔下来,都会传到文柳慧耳朵里,一旦文柳慧出手,林月璇必死无疑,就像是那天树林里的命令一样,文柳慧会让林月璇死得再也不想投胎为人。

    他明知这样做会把她的心越推越远,却不得不残忍的把她的人禁锢在身边。

    若在自己身边都无法保护她,那他更无法保证,还有什么能阻挡文柳慧复仇的决心。

    他总是自以为是,以为她在眼皮子底下,就不会出事。

    所以他以为,只要保镖暂时没追上林月璇,他就还有机会调人过来,保护她。

    天知道昨天在树林里,他翻找着那些尸体时,内心有多崩溃。

    他以为她死了,有种想把全世界都拉来给她陪葬的疯狂,却在听说她活着,还跟简丹通了电话之后,感觉又重新拥有了全世界。

    可她却用仇恨的眼神瞪他!

    比起之前她用任何恶毒的语言诅咒他,还让他难受,胸口伤口,钝痛到几乎无法呼吸。

    但他不会放开她,除了担心不在眼皮子底下会被文柳慧报复,还担心他会永远失去她。

    只有人在身边,他才感到世界上还有如此一个鲜活的她!

    时御寒直视林月璇的眼,把他的强势和占有欲毫不掩饰的展示出来,长臂紧紧的扣住她的腰身,再次堵住她的唇。

    林月璇想说“我很脏”的机会都没有,就这样被他吻到手脚发软,浑身脱力。

    想到昨晚在树林里,她差点被弓虽爆,昨天,他像过去一样想要她,却停了下来,明显嫌弃她脏的样子,她的眼泪毫无预兆的流了出来,气喘吁吁的说,“你不嫌我脏吗?那十几个男人上了我。”

    “还有力气说话,那我们再来一场!”

    再次堵住她的唇,永无知足的啃噬起来。

    他恨极了她那明显自嘲的语气,他恨极了她用脏这个字来形容自己。

    若她脏,那他呢,他是推手,是把她弄脏的人,也应该由他的身体来把她洗干净!

    何况,她的第一个男人是他,他要她最后一个男人也是他!

    一场情事,如同末世来临,做得昏天暗地……

    谁说男人为性而爱,女人为爱而性。

    她明明不爱了,却依旧对他的身体有感觉,甚至在她说她脏之后,他依旧勇往直前,似乎不嫌弃她的样子,竟让她心底有一丝窃喜。

    她嫌弃这样的自己!

    决心好的恨呢?竟然又一次迷失在他的霸道的温柔里。

    ……

    次日醒来,时御寒已经不再身边。

    睁开眼睛,身边多出一个陌生女人,她站得笔直,眼神凛冽,一看就是训练有素出来的。

    见到林月璇醒来,郑双尽量让自己敛下眼眸,让自己看起来温和一点,“你醒了,我叫郑双,有什么需要跟我说。”

    看到林月璇眼中的懵然,又解释,“我是时总派来贴身保护你的。”

    林月璇凭着自己看脸色看人的经验,知道这是一个不善于表达的姑娘,冲她温和一笑,“你好,我……”

    她没什么需要的,且这里是海水天堂,是时御寒的地盘,需要什么贴身保护,分明是派来监视她,防止她逃跑的。

    但人家也只是按照任务行事,她没必要为难人家。

    林月璇不说话,起身走进浴室。

    酸软得好像被拆掉又重组的身体在提示她,昨晚她有多犯贱!

    泡在热水许久,林月璇才感到有点精神,却不愿意起来。

    多了一个郑双,以后她要怎么逃出去,生活从此只有在这里做吃等死?等着时御寒什么时候兽欲狂发,承受他的疯狂?

    她不要过这样的生活!

    泡到水冷,皮肤起了很多苍白的皱纹,林月璇还躺在浴池里,一动不动的发呆。

    郑双感觉不对劲,冲了进来,强行把她带出浴室,又让佣人准备食物,在阳台上摆了一个小桌子。

    林月璇不会虐待自己,浴池里泡着不过是懒得动罢了,可口的食物摆在眼前,她把五脏庙填饱,又懒洋洋的坐在吊篮上看远处的天空。

    她真的越来越看着远方发呆了,因为远方的某处小岛上,有母亲在等待。

    如今,她只希望九哥能顺利把母亲带出去,有表姐在,母亲依旧能过好下半辈子,而她,只能再找机会行动了。

    有了这一次的教训,她不会再轻易相信任何人,包括这个郑双。

    ……

    文柳慧把全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还带着一副大大的墨镜,看起来像是阿拉伯裹头巾的妇女,虽然看不清脸庞,却婀娜多姿。

    自然,那是不认识的情况下。

    海水天堂的人传来消息,时御寒一大早就出去了,她要趁着时御寒不在的这个机会把林月璇解决掉。

    十几年没有踏进,甚至是靠近海水天堂,文柳慧坐在车子上,久久迈不开步子。

    “小姐!”文姨搀扶着文柳慧,“公司那边的人来信说,少爷可能很快就回来。”

    “那就给他找点事做,别损伤时氏就行。”文柳慧的声音沙沙的,粗粝中带着不近人情的冷漠。

    文姨交代下去,又靠着文柳慧坐着,“若夫人不想进去,那就让我去吧!”

    文姨从小就跟在文柳慧身边,说是主仆,不如说是姐妹俩,当年的一些意外,文姨离开去为文柳慧办事,逃过了那场灾难。

    她懂文柳慧的心情,海水天堂是时御寒父亲最得意的设计,最后却死在了这里。她可以每天面对别墅。提醒自己报仇,却不敢走进这里,唯恐触景伤情。

    有一些人,灾难发生在自己身上可以坦然面对,发生在爱人身上,却瞬息崩溃。  文柳慧一旦走进这里想起了过去,很可能会支持不下去,最后选择自尽追随时御寒的父亲而去。

    这是谁都无法接受的,就连文柳慧自己害怕,所以十几年来,她不曾踏足这里。

    却为了仇恨再次回到这里,进?还是不进?

    文姨打开车门下了车,文柳慧才回过神来,终是没有追出去。

    她还是胆怯。

    文姨带着一行保镖气势汹汹的冲进庄园大门,门卫室立即把情况告知海水天堂别墅的管家。

    管家一听,还得了,赶紧给时御寒打电话,结果,整个海水天堂的信号都被干扰了,电话打不出去!

    文柳慧铁了心要林月璇的命,自然把干扰信号的工具都带来,文姨带人进来,她留在门口也好。正好堵住林月璇,防止她逃跑。

    管家只能找郑双商量,“小郑,你快想想办法!”

    郑双依旧淡定,“把所有的人都调集过来守住别墅大门,再把别墅大门关起来?”

    她就不信了,文柳慧海敢火拼不成。

    就算文柳慧不顾母子翻脸的后果火拼,也得有这个本事才行。

    海水天堂的设计防火防盗防爆,没有一吨tnt炸药炸不开,若文柳慧真能把一吨tnt拉来,造成那么大的动静,时御寒也该知道了。

    所以郑双一点也不担心,却忽略了,文柳慧在海水天堂安排的人。

    在文姨的人被挡在门外的时候,有人从里面把门打开,母子两方的人马乱了起来,相互用枪指着对方。

    “你们什么意思?”管家自小看着时御寒长大,自然向着时御寒。

    而文姨自小跟着文柳慧长大,理所当然的向着文柳慧,“我们只要林月璇,管家你让开!”

    “时爷有令,任何人不得带走林月璇,恕难从命!”管家到底是跟着时御寒见过大场面的人,心里着急,面前却保持着淡定的模样。

    文姨也不着急,冲别墅里其中一个女佣使了一个眼色,后者身形矫捷的跑上二楼。

    管家大惊,他知道文柳慧有派人在别墅里,却不知道具体是哪一位,觉得文柳慧是时御寒的母亲,总不会害自己的儿子,而去时御寒采取了放任的态度,他便没有追查。

    结果到了关键时刻,居然就是他的没有调查害了自己。

    眼看着女佣消失在楼梯尽头,上了二楼,管家的心都揪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百度最新章节)  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