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41章 他的后悔

    那样华丽的声线,那样清冷的音质,却又带着他独特的温柔方式!

    除了时御寒,林月璇想不出还有谁能说出!

    都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郑双不服气的把门推开,却见时御寒错愕的看着站在门前的林月璇。

    霎时间,林月璇顿感五官闭塞,听不到看不到,唯一的念头就是离开这里,走得远远的。

    走得匆忙,迎面撞上匆匆赶过来的季凌风,把季凌风手里的医疗档案撞翻在地,胳膊的伤口撞裂了,有血腥味在空气里飘散,她却什么都没感觉到似的,埋头的向前冲。

    “月月!”郑双追了出去。

    季凌风瞟了一眼林月璇消失的方向,回头,又看了看匆匆追出来的时御寒,幸灾乐祸,“祝你好运!”

    病房里,蓝若妍手握成拳,盯着时御寒消失的病房门口,久久不移开视线。

    郑双!

    坏她好事者,通通清除!

    事情回到二十分钟前,时御寒听郑双说蓝若妍过来找林月璇麻烦,还提到打了一架。

    他了解蓝若妍的性格,再联系郑双的性格,知道蓝若妍肯定出了亏,担心她又跑到文柳慧面前乱说,造成文柳慧对林月璇更大的偏见,便匆匆赶去她的病房,谁知,听保镖说她被气昏了,只能等待医生把人救醒。

    结果蓝若妍一醒来就拉着他撒娇。

    若换做别人,早就被他扔到太平洋去了。

    但蓝若妍例外,很小的时候,蓝若妍救过他一命,半年前被算计时,蓝若妍又奋不顾身再救他一次,两次救命之恩,纵使他再不喜欢蓝若妍的性格,也做不到视而不见。

    因为蓝若妍的救命之恩,他对她有着对旁人不一样的温柔,也因为救命之恩,文柳慧死活要他把蓝若妍当成是未婚妻。

    在林月璇出现前,蓝若妍是他生命中很重要的一个存在,才会有了设计林月璇的事情。

    谁能预测命运,他竟然爱上了林月璇,爱上一个仇人的女儿,还那么的紧张她!

    就在他劝说蓝若妍不要再对自己抱有想法时,蓝若妍忽然拿出一个录音,播放给他听,还小声说,“寒哥哥,若若做梦都渴望听到你这样的声音!你告诉若若,若若还有机会能听到吗?”

    他正要说蓝若妍何苦呢,郑双就推门而入,再然后,林月璇脸色苍白的转身离去。

    ……

    林月璇跑下楼梯。才走了几步,便被一双大手拉住,拉到一个办公室内,大门关上。

    正要叫出声,被欧阳诺捂住嘴巴,“月月,是诺哥哥!”

    林月璇转过头来,才几天不见,欧阳诺清瘦了很多,清雅细致的面颊看起来有些暗淡,眼部有一圈厚重的黑眼圈,尤其是那圆滑的下巴,削尖了很多,被青黑的胡渣牢牢占据,衣服穿在身上空荡荡的,曾经意气风发、翩翩温和的欧阳家二少爷,看起来竟老了十岁。

    想起那天欧阳谦的话,林月璇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嗓子发哑,“诺哥哥!”

    林月璇把欧阳诺当成最亲的亲人。最亲的哥哥,不想再吝啬他一个拥抱,艰难的抬起双手。

    欧阳诺小心翼翼的越过林月璇的肩膀,抱着她,不停的用手拍她的后背,“对不起,都怪诺哥哥没用,没能把你带出去。”

    “不,诺哥哥……”林月璇竟说不出话来,若非为她,欧阳诺也不会对欧阳谦做出放弃欧阳家的承诺。

    她终究是拖累了他!

    感觉到林月璇的愧疚,欧阳诺轻轻的放开林月璇,扶她到办公室的椅子上坐下来,“渴了吗?”

    林月璇点点头,其实一点也不渴,不过是找不到话题。

    愧疚的话,说多了自己都觉得虚伪。

    欧阳诺给林月璇倒了一杯水,想到她肩膀受了伤,细心的准备了一根吸管,放在林月璇面前的办公桌上。

    “谢谢诺哥哥!”林月璇低头吸了一口。

    千言万语,话到嘴边却只剩下一个谢谢。

    “傻丫头!”欧阳诺宠溺的看着林月璇,“诺哥哥本来就不喜欢管理家族生意,跟大哥交换条件,既能换来你的平安,又能摆脱欧阳家,有什么不好的。”

    话虽如此,但林月璇依旧是放不下,有一个人为你做出这么大的牺牲,换做谁都会感动。

    但她的心早丢了,给不了欧阳诺想要的!

    她跟欧阳夫人之间有交易,答应过以后不再纠缠欧阳诺,却违背了说过的话。

    林月璇坐了一会儿就起身,“诺哥哥,你先忙,我回去了。”

    就算逃不掉,她也不想再连累诺哥哥了,这一次是欧阳家的继承权,下一次,诺哥哥还要为她失去什么!

    “月月!”欧阳诺知道她和欧阳夫人之间的交易,却完全没有怪她的意思,“有事可以来找诺哥哥,以后诺哥哥就是这家医院的副院长了。”

    林月璇一愣,明白过来,只怕他和欧阳谦达成了什么协议,这是他能从欧阳家里拿到的唯一的东西,而以后,他真的只是名义上的欧阳家二少爷了。

    “诺哥哥!”林月璇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怎么,不恭喜恭喜诺哥哥,不仅是副院长哟,诺哥哥还有这家医院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在这家医院拥有绝对的说话权!”

    林月璇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恭喜”这两个字的,只知道欠欧阳诺的,这辈子都还不起,那就下辈子做牛做马再还。

    麻木的打开办公室的门口,走了出去。

    撞到个人,虽然肩膀疼得差点死去,却还是麻木的说了一声“对不起”,绕过那个人继续走。

    时御寒的手紧紧握成拳头,手背青筋乍起,看着林月璇撞到他却失魂落魄绕了过去。甚至连他是谁都没有察觉!

    他便怒意骤起,妒火滔天,差点没控制住拉了林月璇。

    他为她放弃了所有的坚持,甚至违背了自己曾经许下的林家家破人亡的誓言,只为留她在身边。

    而她却为另一个男人魂不守舍,对他视而不见!

    时御寒了解自己的脾气,若真的拉下她,只怕把他在林月璇心中最后一点好也拉断了。

    时御寒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的脾气,走进办公室,扬起下巴,阴冷的睨着欧阳诺。

    欧阳诺亦冷冷的回视时御寒,两个同样高大,却因某些原因都消瘦了的大男人,四目相对,碰撞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火花。

    “以后不要再来招惹她!”时御寒警告。

    欧阳诺却无所畏惧的反击回去,“这句话应该回给你!”

    “她已经是我的!”时御寒有些得意的继续挑衅。

    欧阳诺早就告诉自己不要在意,可听到时御寒的挑衅,心口还是被狠狠堵了一下。

    然想到月月无时不刻的期望逃离,又笑得不屑,“你认为得到她的人,就一定能得到她的心,时御寒,没人告诉你,得不到心,只能把人禁锢在身边才是最可悲的!”

    三言两语,却戳中了时御寒最痛的地方,时御寒怒不可遏,宛如发狂的雄狮挥动着拳头砸向欧阳诺。

    欧阳诺反手回击,但从小就在欧阳家锦衣玉食,又岂是从小在道上混的时御寒的对手,几个回合下来,被时御寒完虐。

    “你有什么能力跟我争?”

    “我无需跟你争,在月月的心里,我的位置永远都摆在那里,是你怎么想比都比不上的。”

    欧阳诺眼睛、唇角,到处都是淤青,疼得说话都有些困难,还是说了一大串,用自己的难过,让时御寒难受。

    看着时御寒发疯发狂,他的难受的心总算得到了一点点的疏解。

    “啊!”时御寒一拳头砸在办公桌上,厚实的实木办工作被砸出一个大窟窿,木屑插入他的手指上,有血流了出来,他却毫无知觉似的大吼,“够了!”

    “不够!时御寒,你太自以为是了,你以为,只要你想要的东西,就一定会得到,可月月不是你眼中的东西,她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是一个比平常女生更需要呵护的存在。时御寒,你真的爱月月吗,你确定那不是独占欲作祟吗?”

    “砰——”办公桌上又被时御寒砸出另外一个大窟窿。

    “你砸吧,下一次我换一个钢的。”

    走到办公室门口,正要请示时御寒是追回林月璇,还是放她走的保镖听到欧阳诺这句话,莫名的喜感,差点就笑出来。

    但他们觉得,以时御寒的脾气,就算换成一个钢的,他也照砸不误,不过改用椅子砸而已。

    “时总,林小姐出了医院,郑双跟着,我们要不要……”两个保镖硬着头皮问。

    时御寒转身就跑,却被欧阳诺喊住,“时御寒!月月这二十年活得太不容易了,希望你对她好一点!”

    太不容易了?

    时御寒猛地想起那次去林家,林月璇对赵冬梅的讨好,还有林家佣人对林月璇的态度,最后又想到自己对待她的方式,心口仿佛有一把小刀,凌迟着他。

    暗暗在心里下了一个决心,追了出去。

    ……

    第一医院一号住院大楼九楼走廊,文柳慧全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

    因为她的奇装异服,惹来不少人的频频回头,议论纷纷。

    文柳慧心中的仇恨再次发酵,若非林家、欧阳家。她怎么会变成这个鬼样子!

    远远看见一堆保镖在门口守着,文柳慧找到了蓝若妍的病房。

    “阿姨!”蓝若妍如同受了天大的委屈,扑向文柳慧的怀中,嘤嘤哭泣。

    她知道文柳慧失去了一个女儿,便格外喜欢跟她撒娇,让她有种看到了女儿的错觉。

    这样,文柳慧就一定会支持她到底。

    一向疯狂的文柳慧心疼的替蓝若妍擦眼泪,宠溺的责备,“好了,别哭了,那么大一个人了还哭,也不怕被人家笑话。”

    “有阿姨和寒哥哥在,谁还敢笑话若若。”蓝若妍又撒娇的蹭了蹭文柳慧的掌心,把文柳慧哄得心都软了。

    “阿姨,我没事,你先去看寒哥哥吧,他就在隔壁。”

    蓝若雅适时的表现出关心时御寒,又一次惹来了文柳慧的心疼,“傻孩子,我等会过来陪你说话啊!”

    “谢谢阿姨!”蓝若妍应了一声。讨巧又乖顺。

    心里,却恨不得文柳慧快点出去,最好遇见林月璇,看见林月璇和时御寒住在一个房间里,那戏,才叫做精彩。

    有文柳慧,还怕林月璇不死?

    只可惜蓝若妍没看到好戏,文柳慧到了隔壁病房,一个人没看见,便折回来陪蓝若妍,聊起了一些家常事。

    “阿姨,寒哥哥为什么会受伤?今天怎么没看见文姨啊?”蓝若妍话有点多,她语气中充满了好奇和关心,就像是无辜的孩子问最天真的问题,但每一个问题都能深深刺激文柳慧的心。

    文柳慧所有的心思都围着时御寒算计,算来算去,却察觉不到,终日打鹰被雀啄了眼,她被蓝若妍当成棋子。

    说到文姨,文柳慧就一肚子气,气冲冲的赶来兴师问罪,要时御寒归还文姨,结果时御寒没找到,她反而在这里陪了蓝若妍,但她喜欢蓝若妍,也喜欢和她呆在一起。

    蓝若妍把录音放给文柳慧听,“阿姨,您听听,这是寒哥哥对我的承诺,我真的太开心了,寒哥哥终于愿意承认我是他的未婚妻了哟!”

    能听到儿子温柔的声音,虽然是在录音里,但文柳慧依旧露出柔和了许多的神情,过了一会儿,又觉得哪里不对,“真的是寒?”

    蓝若妍娇羞的低下头,如同一个活在幸福中的小女人。

    许久,抬起头来,“那阿姨可不可以不要生寒哥哥的气,他真的只是在利用那个女人而已。”

    她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有担心时御寒的小心翼翼,有企盼文柳慧的殷切。

    见此,文柳慧开心的笑了。

    她认为:这个世界上的女人,不是冲着时御寒的钱包而来,就是冲着他的男色而来,只有蓝若妍才会奋不顾身的为时御寒,一心一意,毫无保留。

    文柳慧暗下决心,一定不要因为林月璇让蓝若妍伤心,更何况,她一定要林月璇成为复仇路上的第一场献祭!

    ……

    林月璇跑下住院大楼,出了医院大门,见无人阻拦,心思活络起来。

    若这样可以离开烟城,那伤口慢慢好,不用住院也可以吧。

    拦下一辆出租车往城南而去,等上了出租车,她才想到现在的自己身无分文。

    现在下车不可能的了,实在不行,跟师傅要账号,转账吧。

    出租车才走了几百米,被一辆酷炫的劳斯莱斯横拦住,后座车门打开,时御寒满面阴沉的下了车,拉开出租车门,把林月璇拉了下来。

    他的动作十分粗鲁,把她的伤口都扯疼了。

    他却冷漠的丢下一句话,拖着她往他的车上去。

    “告诉所有烟城出租车师傅,以后不载这个人!”

    出租车师傅在风中凌乱,本想发怒,却在触及时御寒阴寒的眼神之后,蔫了下来,木讷的点头,把车开走。

    “你放开我!”林月璇疼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拼命挣扎,却徒劳无功。

    每一次跑出来,她都心怀希望,但每一次命运女神都没有眷顾她,希望成空,被时御寒粗蛮的拖回去。

    时御寒的身材很高大。低头恰好看到林月璇眼中的湿润,一愣。

    她在难过?

    难过为何不哭出来?

    不是说女人喜欢哭,想哭就哭出来吗?

    他以前也不是没见过林月璇哭得样子。

    欧阳诺的话又在耳边自动重播,时御寒放轻了手中的动作,“好了,你自己走。”

    林月璇吃惊的抬起头,时御寒的眼依旧那么深沉,令人看不穿,可她明显感觉到他的语气比起以前,缓和了许多。

    脑子里乱糟糟的,他以前的狠戾,她的难过和绝望;他不顾危险的挡枪,她的心悸;再然后,他在蓝若妍房间里说出的那些话。

    悸动、绝望!再悸动!再绝望!

    她的情绪如同一个不知疲倦的大转盘,来回拉扯着,如同无数双地狱鬼手撕扯着她的心,林月璇一阵天旋地转,情绪悲愤到极点,捂住脑袋,奋力嘶吼。“不要再说了!”

    时御寒心里不是滋味,却坚定不移的抱住林月璇上了车。

    开车的是郑双,时御寒抱着林月璇坐在后座上,轻轻的握住她的手,把她的手从脑袋上拿开,又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脑袋,“好了,别难过。”

    林月璇身体一僵,他这是在安慰她?

    下意识的阻止自己凌乱的思想,又听到他轻轻的在耳畔说,“那些不是我说的,是若若找人模仿我的声音说的,你听到的只是录音,是若若逼我许下承诺的录音。”

    顿了顿,又解释道,“若若一直都喜欢我,想嫁给我,因此心里有些偏激,其实她很善良的,她救过我两次,我不能忘恩负义。”

    林月璇不说话,蓝若妍善良?

    呵呵!

    蓝若妍救过他就算是善良?

    那这份善良还真是廉价!

    车子重回医院,时御寒想了想,艰难的把林月璇抱下车。

    “时总!”郑双有些看不下去了,现在知道温柔,早干嘛去了,不过看在时御寒受伤的份上,她决定帮他一把,“还是我来吧,你的伤口又要裂开了。”

    郑双故意咬着伤口两个字,希望能引来林月璇的动容。

    林月璇却只是眸光微闪,挣扎着下了地,“我自己走。”

    挣扎间碰到时御寒的伤口,他眉峰紧拧,想抱住林月璇,却只能无奈的放手。

    如同欧阳诺所说,这个世界上,很多东西不是他想要救能得到的。

    明明只是一间很小的事情,时御寒却感觉到力不从心,心里一阵恐慌。

    林月璇真的是他得不到的特殊吗?

    林月璇很乖巧。一路走回vip病房。

    走不掉,她便乖乖回来治疗,先把身体养好,再想办法离开。

    才打开病房门口,就被一股力气夹住她的肩膀大力的往后拖,紧接着,一柄匕首飞射出来,擦着她的肩膀飞了出去,钉在病房的木门上,闪着寒光。

    时御寒把林月璇拖出房间后交给郑双,“她在你在!”

    林月璇被郑双接住,肩膀疼得像是要废掉一般。

    时御寒腹部受伤,动作有些迟钝。

    里面的人身手利索的手执匕首向他挥动过来,劈到一半,看清是时御寒,急忙把匕首收了回去,毕恭毕敬的弯腰,“时总!”

    “回去,跟夫人说以后不要再打林月璇的主意。”时御寒没有为难来人,只是漠然的摆摆手。

    “既然决定了,为何不亲自来跟我说!”文柳慧从蓝若妍的病房里走出来,双眼血红,显然愤怒到极点,恨恨的瞪着时御寒,仿佛他才是她最恨的仇人!

    她穿着高跟鞋,一步一个声音的走到时御寒身边,一巴掌扇在他脸上,“你就是这样报仇的?”

    林月璇皱眉,从季凌风的话中猜出时御寒和林家有仇,却还是第一次从文柳慧口中确认。

    林月璇知道,很多年前林成功为了赚钱,做了很多肮脏的事情,包括母亲的家族,当时走向没落也有林成功在幕后推手。

    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才让文柳慧如此执着的要她的命?

    林月璇耳朵都竖起来。

    文柳慧扇了时御寒一巴掌不解气,又是一巴掌扇在他另一半脸上,“你忘记了,你父亲……”

    若在以往,时御寒一定会默不作声,承受着文柳慧的怒火。

    可今天,时御寒一改常态,迎着文柳慧愤怒的目光直视她,“妈,十几年前的事跟小月没有关系!”

    双颊逐渐臃肿起来,可他骨子里的优雅使得他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的狼狈,他冷然的眸中有着令人震撼的倔强。

    这是林月璇第一次看见时御寒低头,想起过去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他,居然也会低头,还是为了她!

    她心不可抑止的震动起来。

    “当年的我们又跟他们有什么关系,他们又何曾想过放过我们,还不是照样家破人亡!”说到过去的事情,文柳慧始终平静不下来,情绪狂暴,粗粝的声音就像是从地狱里发出的一般,凄厉而狂躁。

    “妈,我从来没有忤逆过您,这件事,我坚持,我不想孤独终老!”时御寒带着示弱的意味走到文柳慧身边。挽住她的手臂。

    却被文柳慧奋力甩开,“若非她的父亲,我何须孤独终老!不必说了,每每看见她,我就想起御锦,可怜她才两岁,就被他们浸在云空海里,要不是她的父亲,御锦现在也该这么大了!”

    时御锦是时御寒的亲妹妹。

    文柳慧边哭边吼,“他毁了我的女儿,我也要杀掉她的女儿!”

    原来,这就是文柳慧执着于杀死林月璇的原因!

    林月璇听得不寒而栗,也想明白了丽萨会救她出去,就是要避开时御寒的眼线杀死她!

    “妈!”时御寒再次过去挽住文柳慧的手,“求您了!”

    林月璇浑身一震,求!

    这是怎样一个字!

    于世人眼里,他是怎样一个高不可及的存在,他那样尊贵不凡,仿佛世间没有什么事情可以令他折腰,可他说:求!

    为了劝说文柳慧不杀她!

    从时御寒的话和文柳慧的强势中不难听出。曾经的时御寒不曾违背过文柳慧的意愿。

    可为了她,他竟然违背了文柳慧的意思,还说出这个时间最有损男儿尊严的一个字!

    她不知怎么面对自己的心。

    有温热的液体从眼眶出滑落,林月璇把脑袋搭在郑双的肩膀上。

    蓝若妍坐在轮椅上,被傅立推了出来,听到时御寒的这个字,再看林月璇的反应,差点从轮椅上翻下来。

    可恶!

    她费尽心思却始终无法让时御寒侧目半分,她机关算尽让林月璇误会,却被时御寒一个字化解!

    她双手紧紧的抓住轮子,手背上的青筋鼓起,脸色发白,用了极大的力气才压住冲出去的冲动。

    她告诉自己,来日方长,只要有林家和时家的仇恨在,只要有文柳慧在,她一定会笑到最后!

    傅立茶色眼镜下,有得逞的光闪过。

    躲在走道拐角处的欧阳诺面色苦然,心里不是滋味,时御寒终于开窍了。终于想要挽回月月了吗?月月,恭喜你,终于等到了想要的,以后诺哥哥在你心里的位置也会一点点被挤出去吧。不过,诺哥哥依然替你开心。

    文柳慧则不可置信的盯着时御寒,气得浑身发抖,指着时御寒,就连说话都哆嗦,“时御寒!你敢再说一遍!”

    郑双则借着林月璇靠在她肩膀上的机会,轻轻把林月璇保护在怀中,防止有人偷袭。

    作为时御寒身边最得力的女助手,对时家和林家之间的恩怨她有所耳闻,但了解得不深,只知道,林月璇是她保护了那么多人之中,唯一一个反过来用身体保护她的人,唯一一个她真正决心撇开职业道德,也必须保护的人。

    也正因为郑双的举动,保护林月璇躲过文柳慧保镖的忽然袭击。

    郑双一脚把保镖踹倒在地上,时御寒便漠视文柳慧的指责。走到保镖身边,一脚踩在他的手骨上,把他的手骨踩断。

    “今天,我把话撂在这里,跟林月璇过不去就是跟我时御寒过不去!”

    回头,温柔的握住文柳慧颤抖的双手,把她轻轻的拥入怀中,轻声道,“妈,我不会忘记我们的仇恨,但这一切跟小月没有关系,小月也恨林成功,不会站在我们的对立面……”

    文柳慧却狠狠把时御寒推开,“不管她站在哪一边,你都不能跟她在一起,若若才是你的未婚妻,才是我时家唯一的媳妇!”

    “妈!”时御寒还是耐心的靠近文柳慧,试图说服她,“我很感激若若,但报答她的方式有很多种。而不是给她一个没有感情的婚姻!”

    文柳慧却退后一步,拒绝时御寒的靠近,指着林月璇,“我不管!她必须为我的女儿陪葬!”

    “妈!”时御寒很受伤,就连声音也冷硬了起来,“若小月死了,我会用最快的速度报仇,然后跟随她,活于世间,我曾辜负了她,黄泉路上,我不会让她孤单一个人!”

    “什么!”文柳慧再次用手指着时御寒,声音发颤,“你居然为了一个仇人的女儿……你……”

    “夫人!”

    “妈!”

    “阿姨!”

    宽阔的vip病房走道里,一阵兵荒马乱,时御寒用最快的速度抱起昏迷的文柳慧走进一间病房,保镖去叫医生的,守着门口的。

    傅立茶色眼镜下,那阴沉的眼光有种报仇了的快感,凑到蓝若妍耳边低声道,“现在时总顾及不上,机会很好!”

    蓝若妍双眼闪着阴狠的冷光,看向其中一个保镖,后者把手伸向西装口袋。

    “砰——”

    “小心!”

    欧阳诺站在无人注意的拐角处,把一切看得清清楚楚,冲了出来。

    郑双把林月璇扑倒在地上,躲过子弹。

    欧阳诺心有余悸,急急跑过去,那郑双拉开,“怎么样,哪里受伤了?”

    林月璇的肩膀撞到地上,疼得问候了蓝若妍的大爷八百遍。

    时御寒的保镖已经把那个动手的保镖制服,押了下去,时御寒从病房里走出来,亲自卸掉那个保镖的胳膊,走了回来。

    林月璇已经在郑双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忍着疼,向蓝若妍走过去。

    “小月!”时御寒紧张的从后面圈住她的腰身。

    “放手!”林月璇也不挣扎,只是冷冷的仰着头,盯着时御寒那略显疲惫的双眼。

    “小月,这次只是一个误会,那个保镖是我母亲的人。”时御寒圈住不放。

    在他的记忆里,哪怕遭受再大的屈辱,林月璇招牌式的笑容都会挂在唇边,虽然他很讨厌她为了生活讨好别人,但不得不说,那些笑容,照亮了他阴暗的人生。

    可,她一而再的用冷漠的眼神盯着他看,仿佛他只是一个不认识的路人,使得他的心里一阵慌乱,总觉什么都改变了,他即将抓不住留不住她!

    “误会?”林月璇仿佛听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呵呵笑了出来。

    那低哑的笑声,却听得时御寒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欧阳诺的心都快要揪出来了,本以为只有一个文柳慧,谁知她和时御寒之间还夹着一个蓝若妍!月月,真的能得到她想要的吗!

    欧阳诺站到时御寒和林月璇身边,宣誓一般的冷声道,“林月璇是我欧阳诺的妹妹,我欧阳家就是她的娘家!”

    “住口!”欧阳夫人忽然从拐角处冲出来,尖锐的声音震得走道都在摇晃,“诺诺!你别任性!”

    事情发展愈演愈烈,一个疯狂的文柳慧,再出来一个情绪失控的欧阳夫人,林月璇觉得今天一定是彗星撞地球的日子!

    “你个贱人!”欧阳夫人丝毫不顾豪门贵妇的礼仪,上来就冲林月璇扬起了巴掌,然面对时御寒杀人的目光,她的巴掌举在半空,久久不敢落下去,只能不解气的叫骂,“你说过以后不会再纠缠诺诺的,你个贱人,你出尔反尔!”

    “欧阳夫人……我……”对于欧阳诺,林月璇始终有种难以原谅自己的愧疚,所以做好了被欧阳夫人打的准备。

    如果骂能够让欧阳夫人解气,那就让她多骂几句吧,是她欠了诺哥哥的。

    但时御寒却不允许,他的女人,只能被他欺负!

    用杀人的目光扫射欧阳夫人,不给林月璇解释的机会,冷哼,“你的儿子不要脸的纠缠我的女人,你来得正好,把你没用的儿子带回去好好教育,我的女人,有我这么优秀的男人足够了!”

    “你……”欧阳夫人被时御寒的毒舌惊呆了,竟无言以对。

    她的儿子那么优秀,怎么会没用,但相比于时御寒,确实是时御寒占了上风!

    可欧阳诺怎么会纠缠林月璇,明明是林月璇纠缠她的儿子!

    只可惜,在时御寒骇人的气势之下,欧阳夫人愣是不敢说出口。

    林月璇不悦的喝道,“时御寒,你别过分!”

    “呵呵……”时御寒搂紧了林月璇,这个女人,总有能让他生气到发狂的本事。

    她那么在乎欧阳诺,就不能吝啬她一个眼神吗?

    他后悔了,若时光能倒流,他一定不会为了所谓掩饰而狠心的对待林月璇,他会早早的跟文柳慧摊牌,让她不要仇视林月璇,他会一如既往的温柔对待她,让她不会只想着逃离!

    只可惜,他猪油蒙了心,伤害了她,让她的眼神始终那么的冷漠!

    倒是欧阳诺,把眼中的受伤藏得很好,冲林月璇挥挥手,笑道,“月月,麻麻喊我回去吃饭,诺哥哥先回去了。拜拜!”

    “拜拜!”肩膀疼,被时御寒搂着,林月璇连挥手都做不到。

    欧阳夫人咬牙切齿的瞪了林月璇一眼,这才跟着欧阳诺的脚步走了。

    现场又只剩下蓝若妍、傅立、郑双和保镖,气氛有些怪异。

    林月璇没忘记蓝若妍对她做了什么,狠狠的踩了时御寒的脚背一脚,“放开。”

    拖鞋踩在时御寒的脚背上。一点知觉也没有。

    时御寒索性把下巴抵在林月璇的头顶上,“不放!”

    语气中竟带着耍赖的意味、

    “也不怕你妈妈出来看看你这样,被气死!”林月璇态度冷漠。

    能感动她的终究只有时御寒而已,至于文柳慧和蓝若妍,别指望她心存好感。

    谁会对一个三番四次想杀害自己的人,存在好感!

    何况,她只是感到,却不会再深陷进去,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来一次就够了,她不想再受伤。

    不爱则无伤,只有远离,才会逐渐淡忘,才会忘记曾经的悸动。

    时御寒本就紧拧得眉峰锁得更紧了!

    现在的林月璇变得好尖锐,就像是一只刺猬,看谁不顺眼就扎谁!

    可一想到过去的虐待,想到文柳慧几次想要林月璇的命,他竟说不出话来。

    “放手!”林月璇艰难的用手肘去顶时御寒的腹部,时御寒吃痛,手一松。林月璇趁机跑出他的怀抱,径直冲向蓝若妍。

    她能把蓝若妍踹翻一次,就能踹翻两次!

    带着强烈的目的,林月璇一脚把蓝若妍踹翻,这一次,她直接把蓝若妍腿部的石膏踢碎。

    傅立想扑救已经来不及,只能用最快的速度把蓝若妍抱起,放到轮椅上,指责林月璇,“林小姐,虽然你是时总身边最特殊的女人,但你也不能这样对若若,不管怎样,她都是时总身边最重要的女人!”

    好一个最特殊和最重要!

    林月璇二话不说,抬起脚,却被时御寒搂住,“小月!”

    “放手!”林月璇拼命挣扎,牵扯到伤口,疼!

    之前撞到季凌风伤口就已经裂开,这会儿,鲜红的血液已经浸湿她白色的病号服,看起来触目惊心。

    时御寒腹部的伤口之前也被林月璇撞裂,这会儿再被林月璇用手肘一顶,更是疼得他感觉五脏六腑都要碎裂了,却依旧抱住林月璇,“乖,先去处理伤口。”

    这算是在哄她吗?

    还乖,把她当作是几岁的孩子吗?

    从小缺失父爱,若在重逢之后,他能说出这样温柔的话来,她一定会感恩戴德,庆幸生命里曾经出现这样一个他。

    只可惜,时过境迁,她的心境发生了变化,即使不恨了,即使感动了,却不会再为他的话委屈自己。

    “想让我去处理伤口也行,先让我出气。”林月璇瞥了蓝若妍一眼,抬目,挑衅的和时御寒对视。

    “她救了我,看在我的面子上,算了?”时御寒难得低声下气。

    却让林月璇更生气!

    她永远都不会忘记那天晚上,他狠戾的眼,掐着她的脖子说她不配!

    傅立说得没错,她是特殊的存在,而蓝若妍是最重要的存在!

    他可以为了她求文柳慧,却也能为了蓝若妍对她低声下气!

    最特殊输给了最重要!

    那这样的最特殊还算什么特殊!

    “你的面子在我这里一文不值!时御寒,今天,你让开得让开,不让开也要让开!今天,有她没我!有我没她!”

    林月璇说完,盯着时御寒有些紧张,竟然还会期待时御寒选择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百度最新章节)  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