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42章 当局者迷

    不仅是林月璇,就连蓝若妍都紧张了起来。

    因为她清楚,年幼时救下时御寒的女孩,对他来说是最特殊和重要的存在。

    现在,她更想知道,究竟是年幼时的恩情重要,还是眼前的林月璇重要。

    走道里很安静,就连他们三人的呼吸声都是那么的清晰。

    时御寒沉默了许久,看不透他的想法,只能从他周身骇人的气息感觉出来,他现在的心情很糟糕。

    又过了一阵子,时御寒抬手想要把林月璇拥入怀中。

    林月璇却警觉的退后几步,逼视着他。

    看似不经意的退后,却在悄悄的靠近蓝若妍。

    “乖,先去处理伤口!”时御寒道,声音很温和,是林月璇认识他以来最无奈的温和。

    可林月璇却感觉到了蓝若妍对于他来说,真的很重要。

    “时御寒!”林月璇忽然窜起来,回身踹了蓝若妍一脚。

    好不容易被傅立扶起来的蓝若妍惨叫一声,又一次被踹翻,痛苦的捂着腿,哭得死去活来,好不可怜。

    “你太可恶了,别以为你是时总的女人就可以欺负若若!”傅立吼道。

    林月璇冷冷一哼,不拆穿,刚才傅立明明有机会阻止她,却没有行动,这样怂恿她和蓝若妍闹,究竟有何目的?

    “寒哥哥,我的腿是不是废了。”

    “寒哥哥,若若好疼!”

    蓝若妍在地上捂着腿翻滚着,时御寒步伐显得有些急,过去抱起蓝若妍回病房,傅立急急的去找了医生。

    林月璇用没有受伤的左手捂住右肩膀,默默的下了楼。

    骨伤科在三楼,季凌风在急救文柳慧,最好的骨伤科医生在急救蓝若妍,她只能到三楼来,自己找医生把伤口处理好。

    郑双默默的跟在林月璇身边,坐在三楼走廊的塑料椅子上,靠着墙,沉默的发着呆。

    “双姐姐,你谈过恋爱吗?”林月璇忽然问道。

    郑双摇摇头,她这样的身份,谁敢跟她谈恋爱。

    “那你有过喜欢的人吗?”

    郑双点头,那个少女不怀春?

    “双姐姐这么厉害,一定不用担心那个男人会欺负你吧。”林月璇像是自言自语,“嗯,也不用担心男人会有小三,一拳搞定!”

    郑双被林月璇有些犯傻的话逗得唇角扯了扯,性格使然,终究笑不出来。

    “其实我才是第三者吧,毕竟蓝若妍才是时御寒的未婚妻。”

    郑双不说话,林月璇也不给她说话的机会,“他们好就好了,为什么还要留我在身边,看他们秀恩爱?”

    “双姐姐,我很可笑吧。”

    林月说得乱七八糟,但郑双听出她的难过,忍不住拍了拍她的肩膀,组织起蹩脚的语言安慰,“其实时总从来没有说过蓝若妍是他的未婚妻,是夫人非要把这个名头给蓝若妍。你看时总对蓝若妍冷冰冰的态度就知道了。”

    是呀,看着冷冰冰,仇人就不会知道蓝若妍才是他最关心的人,就不会利用蓝若妍报复他,蓝若妍就会安全。

    看似冰冷,其实最情深!

    林月璇竟又说不出话来,明明决心好了,不管环境怎么恶劣,都不会虐待自己,可,这样坐在这里,与回到豪华的病房相比,形同于自虐。

    坐了很久,来来往往的医生、护士、病人,要么回到办公室,要么回到病房,还有欢欢喜喜来的家人,接病人出院的。

    只有她坐在冰凉的椅子上,不知身归何处。

    不想回到九楼,那里有时御寒的未婚妻和母亲,他们才是一家人。

    她是什么样的存在。无法确定。

    知道郑双不会放她走,她也不为难人,林月璇抱着手,蜷缩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

    时间退回十几分钟前。

    时御寒抱着蓝若妍回到病房,把他放在病床上,转身要走,被蓝若妍拉住他的手,“寒哥哥,若若怕疼,你可不可以陪若若?”

    时御寒正要甩开手,瞥见蓝若妍可怜兮兮的小眼神,犹豫了一下,终是在病床前坐下来,“打好石膏我就走。”

    “谢谢寒哥哥!”

    简单的一句话,蓝若妍却像是得到了什么稀世宝贝一般,欣喜若狂。

    她自小就知道看人眼色,不比林月璇差,更知道怎么利用自己天真无辜的脸去迷惑他人,得到自己想要的。

    时御寒留下来,蓝若妍故作羞涩,不时抬头看一眼时御寒,又担心时御寒会生气一般,只看一眼便低下头。

    这般小心翼翼的模样,很能激起他人的保护欲。

    时御寒想起了十四岁那年的事来。

    他被林成功抓住,绑着扔到角落里,那个小女孩,也是这般小心翼翼的瞄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再小心的瞄他一眼,然后低下头,如此反复了几次,才鼓起勇气跟他说话。

    她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像是甜美的棉花糖,她说:那哥哥,你不要瞪我,我唱歌给你听好不好。

    她小脸儿脏兮兮的,在暗淡的光线下,露出一双乌黑闪亮的大眼睛,澄澈又灵动,带着小女孩独有的天真,唱起了那首萤火虫。

    她说:萤火虫虽然很渺小,却照亮了黑夜,妈妈说,我就是她的萤火虫,照亮了她黑暗的人生,所以说,哥哥,萤火虫最好听啦。

    那时,小女孩那双黑亮的大眼睛,就像是一盏明灯,照进了他的心房。

    她说她是孤儿,没有爸爸,妈妈身体不好。

    那时,他的父亲离开了,妈妈也被大火烧伤,身体也十分虚弱。

    相同的身世让他觉得小女孩格外亲切。

    他告诉她,他叫做时御寒。

    她歪着头,想了很久,问:我可以叫你寒哥哥吗?

    他很喜欢她瓮声瓮气的叫他:寒哥哥。

    再然后,他听到有人叫她:ruoruo.

    (第16章有提到烟城若若和月月同音,其实是七月这边方言若和月同音)

    然后小女孩离开了,他一个人被扔在角落里。以为会就此死去,可不久后,她又回来了,拿来热腾腾的包子,喂他吃。

    等他吃完包子,她又问他:寒哥哥,是不是外面的坏人把你抓住的?

    他点头,她眼中闪过狡黠的光芒,凑到他耳边说:寒哥哥,我刚才整了林法蒂姐弟俩,坏人把他们带医院了,不在家哟,我带你出去吧,以后不要再来这里,坏人会打你的。

    她拿着不知哪里来的大剪刀,艰难的把绑住他的绳子剪断,带着他走出那座昏暗的小院子。

    他身上,只有一个破手表,就给了她。

    再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他遇到蓝若妍,看见了她手腕上那个破手表,听到有人叫她:ruoruo。

    蓝若妍惊喜的说:当年救下的男孩就是你啊!寒哥哥,你长大了更帅!

    她还说:母亲身体不好,林家不再要她做事,失去工作没有收入,不久后母亲就离世了。

    再然后,他理所当然的把蓝若妍留下,照顾她。

    她真的很善良,在路上看见乞丐,总会扔下一些钱,还会定期去孤儿院看孩子。

    一开始,她不用他的钱,后来有一次,一座孤儿院被迫拆迁,她才厚着脸皮找他帮忙,那之后,他给了她一张副卡,从来不问她把钱用到哪里去。

    可,这善良的女孩是什么时候开始变了?

    时御寒沉浸在回忆里,忽略了打石膏时,蓝若妍痛苦的惨叫。

    蓝若妍一边惨叫,一边盯着时御寒看,看着他恍惚失神,完全不留心于她,她目中的阴毒一闪而过,继续卖力的惨叫。

    等石膏打好了,时御寒站起来便走。

    蓝若妍不再留,停止惨叫,双手握成拳,“傅立哥哥,我想傅嫂嫂了,让她来陪我吧,你帮我做一件事。”

    傅立给林成功打了一个电话……

    ……

    时御寒被季凌风拉去把伤口重新包扎好,回到林月璇的病房,却只感受到一室冰凉。

    林月璇不在。

    有郑双在,他不担心林月璇会走。

    给郑双打了电话,得知林月璇在三楼,时御寒进了下三楼的电梯。

    电梯门才打开,远远便看见走廊的塑料椅子上,林月璇蜷缩在一起,长发散乱的垂在胸前,闭着眼睛,脸色十分苍白。

    心口,被什么扯了一下,微疼。

    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艰难的弯腰去抱她。

    她却像是受惊的兔子,忽地跳起来,跳离他的拥抱,为此,差点摔下椅子。

    她的反应,像是一把刀捅在他心口上,很疼!

    原来,在她心里,他已经成为了恶梦一般的存在。

    她怎么可以把他当成恶梦!

    时御寒终是忍住怒火,温柔道,“回去吧!”

    “回去?”林月璇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抿唇冷笑,“我没有家。”

    从小就知道林家是狼窝。

    曾经,以为她和时御寒居住的小公寓会是他们的家,可,那儿终究只是生命中短暂的停留。

    海水天堂也好,豪华病房也好,都不是她的归处。

    只有母亲在的地方。才是她最向往的家。

    “以后,有我的地方就是你的家!”

    他说,但林月璇冷笑。

    那冷笑,比起以前的媚笑更让时御寒发怒,却无可奈何,更多的是心疼。

    是他生生把一个能屈能伸,却从未真正折腰的女孩逼成这个样子。

    路是他走的,她会抗绝他,也是他造成的。

    他恨自己没能早早忤逆文柳慧意思,却不得不承认,那时的他,还没有忤逆文柳慧的能力,如今在时氏的绝对说话权,也是他想要把林月璇留在身边的努力结果。

    再者,他没有意识到林月璇会决然离开。

    他是那么的自信,夹缝求存的林月璇最好的选择是抱住自己这根粗大腿。

    可惜,天意难测,人心难算,他算不到林月璇那圆滑的性格下,有着一颗绝戾的心。

    就像现在,她依旧是冷笑。“时总未免太搞笑了,有你的地方是你未婚妻的家,是你母亲的家。”

    蓝若妍也好,文柳慧也罢,谁爱折腾就折腾吧,时御寒站在谁那边,又真正的在保护谁,她都不想猜了,心悸也好,难过也罢,都不重要了!

    时御寒竟无言以对,烦躁的拧了拧眉,又抿唇看着林月璇,最后还是强势的把林月璇拥入怀中,“我再说一次:从今以后,有我的地方就是你家!你想要什么?”

    “这话未免说得可笑,我想踹死蓝若妍,你会给吗?我报复暗杀我的人,尤其是文柳慧,你能帮我吗?”

    林月璇字字珠玑,没有一句不戳时御寒的心。

    他做不到,却不愿意放开林月璇的手,“我以后不会再让你受委屈了。”

    “呵呵……”她不挣扎,乖乖的让他搂着,“时御寒,在你身边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委屈!”

    时御寒大力的掐住林月璇的肩膀,有血腥味飘出,他摇着她的肩膀大吼:“我就那么让你感到委屈,那是谁!谁才让你感到幸福!是欧阳诺?我要弄死他!”

    林月璇的肩膀要废掉了一般,疼到极致,不会痛了,为欧阳诺解释,“诺哥哥只是哥哥,你别乱来。”

    可,越解释越让时御寒愤怒。

    郑双看不下去了,过去拉时御寒的手,“时总!放手,月月的肩膀会废掉!”

    “废掉就废掉!免得整天想着跟别人跑!”时御寒发了狠的让林月璇疼。

    眼睛逐渐有了润意,但林月璇倔强的任由时御寒摇着,不做声,不流泪。

    “时总!”郑双惊恐的发现林月璇意识在剥离。下手极狠,一掌劈在时御寒手臂上,“月月受不了!”

    时御寒这才发现林月璇有异,顾不上腹部的伤,抱起林月璇往九楼跑。

    ……

    季凌风跳起来就骂时御寒,“时御寒,老子挖你祖坟了还是日你老祖了,能不能让我休息一会儿!”

    这未婚妻、母亲、林月璇三人轮流下来,他就是陀螺也会转坏啊!

    骂归骂,他还是认命的跑进病房,给林月璇检查。

    伤口来来回回的折腾,有些发炎的迹象。

    季凌风把林月璇的衣服拉下一点,感觉如芒在背,回头便见时御寒恶狠狠的盯着他的后背。

    “你自己来!”季凌风扔下纱布,不干了。

    有这样的吗?医生眼中病人无男女,他容易吗?很久没有休息了!

    时御寒还真的捡起纱布,“怎么做?”

    受伤多次,对于这样的伤口,他多少有点经验,季凌风简单说几句之后,时御寒帮助林月璇把伤口处理好。

    “小心一点,伤口不能再裂开一次,否则发炎起来很麻烦。”季凌风提醒之后,又去给林月璇安排ct。

    一些列检查做下来,天色已黑,时御寒一口气都没歇,文柳慧就在隔壁病房发火。

    时御寒费了好大劲儿才把文柳慧哄好,回到林月璇的病房中,林月璇已经醒来,看向他的眼神不喜不悲,仿佛只是一个陌生人。

    时御寒握拳,退出病房,交代郑双好好照顾林月璇。

    他担心自己再多停留一会儿,看着林月璇那没有感情的眼睛,就会生气得把林月璇掐死。

    ……

    时御寒走后,林月璇便给九哥打电话。

    九哥:“最近查得严,我们还在岛上,没有机会出去,不过你放心,你妈妈很好,你跟她说几句。”

    简丹:“月月,妈很好。就是有些不习惯天天吃海鲜……你什么时候来?”

    林月璇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机会,“妈,我还有一些事情没处理好,有机会你就跟九哥先去风华国,我把事情处理好就来。”

    说了几句,得知简丹一切很好,便挂了电话,她担心自己再多说几句,就忍不住想哭。

    不过她告诉自己:比起曾经在林家的日子,起码现在的母亲足够自由,有了欢乐,暂时出不去不要紧,就当作是旅游吧。

    心里有希望,才不会觉得眼下的日子难过。

    想到母亲,想到以后的好日子,林月璇低落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

    回想自己和时御寒之间,虽然曾经爱过恨过,走到今天这一步,真的不可能了。

    就算真如季凌风所说,时御寒当初对她心狠。只是因为文柳慧的人在监视,在报复,可那又怎样,那些事情对她的伤害是真的。

    而且,时御寒会连保护一个女人的能力都没有,多半夹杂着对仇人女儿报复的心理吧。

    至少树林里的事情,是她这辈子最深的恶梦。

    海水天堂,他为她挡枪,她感动过,也怀疑过。

    到了现在,冷静下来,她只想离开。

    不愿意再看到时御寒的难过而难过,更不愿意卷入他们之间的仇恨之中!

    所有恩怨情仇都相忘于江湖……

    ……

    林宅。

    林成功坐在沙发上,林法蒂恭恭敬敬的站着。

    “等会儿你去一趟欧阳家,把这个交给欧阳诺,让他帮忙转交林月璇。”林成功把一个录音交给林法蒂。

    他去过几次,都被时御寒的保镖拦住,眼下,能靠近林月璇的只有欧阳诺。

    一开始时御寒强势回归烟城,林成功还不知时御寒就是当年逃走的孩子,是看到时御寒的真人之后,他才猜想到的,只可惜现在的他已经不是过去他想动手就动手的孩子。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林成功十分清楚,想要毁掉时御寒,家里唯一有机会的是林月璇。

    林成功很恼怒简丹把林月璇教育得跟她一样软弱,从来不会争取,只想着过简单的生活。

    不过,想要林月璇恨时御寒,也不是不可能的,这个世界上能激起林月璇恨意的,只有简丹一个人!

    林成功的眼里充满了算计。

    “要不我去第一医院,看能不能亲自把这个交到林月璇手里。”

    林法蒂心思转得很快:接近林月璇,就有机会接近时御寒,若能接近时御寒,凭着她的姿色和智慧,还用担心以后没有好日子过吗?

    林成功不知林法蒂的想法,他要的只是把东西送到林月璇手里,便没有反对。

    ……

    林法蒂来到第一医院九楼,才走出电梯就保镖拦住,“站住!”

    “我是来找我姐姐的!”林法蒂脚步一顿。抬头挺胸,撩了撩染成金黄色的长发,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她叫做林月璇,听说她受伤住院,作为妹妹,不见着人,我心里不安啊!”

    保镖只是冷漠麻木的,“任何人不得见林小姐,请回!”

    林法蒂不死心,“可我真的很想念我的姐姐,这位哥哥,你们也有亲人吧,知道那种想念亲人的滋味吗?我和姐姐从小就感情很好,求你们通融通融。”

    保镖不为所动,“请回,想知道情况,你还是给林小姐打电话吧!”

    林法蒂在心里嘀咕:要是林月璇还接她电话,她用得着跑这里吗?自从简丹逃跑之后,林月璇就再也不接林家任何电话。

    为此,林成功到处找简丹,却始终找不到人影。

    要是能接近林月璇,她早就把林月璇拖回去软禁起来了!

    林法蒂笑了笑,“那我打电话给姐姐,要是她出来接我,你们能不能通融?”

    她的表现一丝破绽也没有,在不知情的保镖眼里看来,的确是一个想念姐姐的小女孩,不过任务在身,他们绝不能放林法蒂进去,只松口了,“只要时林小姐带你进去,我们会考虑考虑。”

    “谢谢大哥,我这就下去给姐姐打电话!”林法蒂那化着浓浓烟熏妆的眼睛眨了眨,眼珠子咕噜一转,下楼掉头去欧阳家。

    欧阳夫人看到林法蒂,格外热情,急忙把欧阳诺拖出来,“法蒂来找你,等会儿好好跟人家说话。”

    尽管欧阳诺表态不会继承欧阳家,但有她在,加上欧阳家最终花落谁家还得看欧阳铎的决定,她一直不死心。

    若能得林法蒂相助,那以后欧阳铎把欧阳家传给欧阳诺的机会更大。

    欧阳诺神色淡淡的,随意打了招呼就坐在一旁看向窗外,把林法蒂晾在一边。

    小时候,林法蒂挺粘欧阳诺的,可惜,三年前,烟城住进来一个时御寒,以雷霆之势占据烟城第一家族位置之后,她就开始冷淡欧阳诺,一心想着找机会勾搭时御寒,可惜三年过去了,她还是没能勾搭上时御寒,甚至几次见面都能在宴会上,远远的瞻观他绝美的容颜,而无法靠近。

    想到接下来还要靠欧阳诺才能接近林月璇,进而接近时御寒,林法蒂对欧阳诺又热络起来。

    “诺哥哥!”林法蒂露出甜甜的微笑。

    林法蒂心里很生气,她才是林家正牌小姐,欧阳诺却总是对她冷冷淡淡的,唯独对林月璇那个贱人温柔细致。她哪一点比不上林月璇了!

    但面上却是一点也不在意的样子,依旧笑着说,“诺哥哥,我爸爸有很重要的话要跟姐姐说,你可不可以带我去找姐姐。”

    若在以前,欧阳诺一定二话不说带林法蒂去,可经过上次帮助林月璇逃跑之后,他便认识了林成功的虚伪,心想林成功找林月璇能有什么好事,一定不是好事,他不能答应。

    “你爸爸有什么话要对月月说,不能当面说吗?非要你转告。”

    被质疑的林法蒂努力垂下眼睑,让自己看起来难过的样子,“诺哥哥,你是不知道,姐姐和大妈对我们一直有些误会,她现在都不接我们的电话,爸爸听说她受伤了,想看看她现在还好吗?爸爸说,不管姐姐喜不喜欢林家,林家的大门随时为她打开。希望她在外面受了委屈能回来。”

    欧阳诺怀疑的看林法蒂,没有说话。

    他母亲就是欧阳家的第二任夫人,是后妈,平时怎么对欧阳谦的,他都心里有数,林家也差不多,林法蒂再解释,他都不会相信。

    “你的话我会帮你带到。”欧阳诺说完又转头看向天空。

    林法蒂气得差点跳起来,却只能装作乖巧的说,“谢谢诺哥哥。”

    站了一会儿,欧阳诺有些不耐烦,“你先回去!”

    “我想见姐姐!”林法蒂坚决不回去,回去怎么有机会见到时御寒!

    “那你去见啊!”欧阳诺一心送客,态度十分恶劣恶劣。

    林法蒂眼睛红了红,终于忍了下来,为了时御寒,她忍了!

    “时总派人守着门口,我进不去,诺哥哥……”

    欧阳诺起身,出了门。

    林法蒂追了出去,赶在欧阳诺上车之前拦住他。“我可以搭诺哥哥的顺风车吗?”

    “下去!”欧阳诺推开林法蒂,开着车扬长而去。

    林法蒂一跺脚,一咬牙,开着自己的车追了出去。

    欧阳诺开着车子转了几圈,才开往第一医院。

    林成功在打什么主意他不知,但绝对不会有好事,他还是先去给林月璇提个醒。

    先去了自己的办公室,换上医生工作的白大褂,才上九楼。

    林法蒂跟在后面被拦住,反应很快,解释,“我是欧阳医生的助理!”

    “小姐你蒙我们呢,刚才你说来找林小姐,现在说是欧阳医生的助理,你就说你想混进去干嘛!”保镖都是时御寒精挑细选的,格斗能力非凡,智商、记忆力也不差。

    林法蒂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却丝毫不见慌乱,笑得恰到好处,“林月璇是我姐姐,我也是欧阳医生的助理。不过这几天在放假,一直没来医院罢了,这不才来医院就听说姐姐在住院,惊吓得自己是主治医师助理的身份都忘记了。”

    反正欧阳诺已经走进去,也没人知道她是不是他的助理。

    保镖依旧不让过去,几个回合下来,林法蒂着急了,“你们不能这样对我姐姐,我姐姐一个人在里面,需要我这个亲妹妹相陪!快放我进去!”

    她着急的往里面冲,跟保镖拉扯间,时御寒从文柳慧病房里走出来,“太吵了!”

    “时总!”保镖脸色都变了,唯恐被责罚,“我们马上把她带下去!”

    林法蒂一听说时御寒,眼睛都亮了,匆忙之中不忘用手抚了抚长发,挤出得体的笑容,喊道:“时总!我是林月璇的妹妹,我想见我姐姐!”

    时御寒冷寒的眸光射过来,就是那个欺负林月璇的妹妹?冷喝。“把人给我带过来!”

    一整层九楼都被时御寒包下,豪华的病房变成了临时办公室。

    林法蒂被保镖带着往病房走,窃喜,一边走一边偷偷的补妆。

    到了病房里,保镖退出去守门,只有时御寒和林法蒂。

    时御寒懒懒的坐到豪华病房的沙发上,冷冷睨着林法蒂。

    见此,林法蒂内心是狂喜的,独处啊!

    她终于有机会跟时御寒独处了!

    “时总!”林法蒂捏着嗓子,细声细语,看似随意的撩了撩长发,摆出一个妩媚的姿势。

    时御寒皱眉,谄媚的样子跟过去的林月璇倒是有几分相似,不过,林月璇那是被逼无奈的笑容,眼中总是多出许多沧桑,而林法蒂,从头到尾透着一股子骚气,令人心生厌恶。

    但是,他正好需要这样的谄媚。

    报复林家的一个计划到了最关键的时刻,若能利用林法蒂,将会事半功倍。

    林法蒂一心想着征服时御寒,时御寒不说话,她还以为时御寒默许了她的行为,胆子便大了起来,试探的问道,“时总,我想留下来陪姐姐,可以吗?”

    时御寒还是沉默,看在林法蒂眼中,便是一种默认的态度,胆子,也就更大。

    踩着细细的高跟鞋,慢慢向时御寒坐着的沙发靠近。

    她对自己的魅力太有自信了,以至于忽略了时御寒唇角出的嘲讽,走到沙发边上,见时御寒还没有出声制止,便在他身边距离一个人的位置坐了下来。

    “时总!”

    林法蒂试探着,向时御寒挪动一点点位置。

    时御寒还是坐着不动,也不制止。

    林法蒂又靠近一点,如此反复,眼看着她和时御寒之间的距离只有二十公分,停了下来。

    二十公分,留了一点距离,但若要干点什么,也很方便。

    时御寒收敛眼中的厌恶,忽然出声,“听说林小姐是帝国经济学院的高材生?”

    林法蒂正沉浸在自己得逞的兴奋中,冷不防时御寒忽然问她,愣了一下,答道:“是的时总!”

    “林小姐一定是林总的得力助手?”

    听说时总性格极冷,从不主动跟人说话,林法蒂的心跳再次加速,时总这是对她一见钟情了吗?

    “能帮助父亲是做女儿的福分!”林法蒂又道,“父亲常说,现在多帮帮家里的公司,打下基础,以后嫁了人就能帮助丈夫。”

    时御寒不屑:还没嫁人就想着插手人家的公司,也就只有林家才教出这样奇葩的女儿。

    面上,依旧是冷漠无表情,“谁娶了林小姐一定很有福气。”

    林法蒂一激动,差点就说:那时总愿不愿意娶我!

    却还没有脑残到第一次见面就问出这样的话,低头,似乎很羞涩,“时总说笑了!”

    “我很认真!”

    “啊?”

    时御寒看着林法蒂,“林小姐愿意到我的时氏来工作吗?我缺一个助理,很欣赏林小姐的才能!”

    林法蒂很惊喜,却故作矜持,“我在林氏还有一些事物,得回去问了父亲才能答复。”

    等她回去问了林成功,只怕也知道林家和时家的仇恨了,到时候,林法蒂能为谁用还是未知数。

    “没关系,林小姐慢慢问,我下午先去面试那一千个求职者,说不定……”时御寒放缓语速。

    拿捏人心,林法蒂只是小儿科。

    “时总,还是我来吧!”林法蒂果然上当,想也不想便打断时御寒。

    “那你去准备准备,下午来上班!”

    林法蒂一点准备也没有,“时总……”

    “我这儿不收闲人,若林小姐没有时间,就别耽误的时间……”

    “有有有!我有时间!”林法蒂急忙答应下来,如此大好接近时御寒的机会,她岂容错过。

    鱼儿上钩,时御寒失去了耐心,“我先走了!”

    “时总,我想去看我姐姐!”林法蒂假惺惺道。

    其实能做时御寒的助理,能每一天都见到时御寒,见不见林月璇已经无所谓了,但林法蒂想做出姐妹情深的样子,给时御寒留一个好印象,顺便把录音交给林月璇。

    “小月她睡着了,你先回去吧!”时御寒敷衍道。

    林法蒂咬牙,兴冲冲的回去换了一身衣服,去时氏报道。

    等林成功晚上从公司回来,为时已晚,林法蒂已经跟时氏签了工作合约。

    大发雷霆的把林法蒂臭骂一顿,林成功开始准备林法蒂毁约的钱。

    至于十几年前的事,能瞒就瞒。

    云空国虽然乱,却也不是完全没有法律的社会,那些事被捅出来,有了证据,他林成功就玩完了,即使没有证据,对林家的股价也会产生负面影响。

    知道的人越少,传出去的几率就越小。

    ……

    说到法律,不知是不是最近云空国发生的枪战有点多,总统忽然下命令管制枪支,弄得云空国的乱像更乱了。

    那东西,没钱的人玩不起,有钱人不服管制,依旧我行我素,整个云空国鸡飞狗跳的。

    林月璇听说这个消息,大呼总统万岁,几次差点死在枪口下的经历,让她十分厌恶枪支。

    不过林月璇敢肯定,时御寒的人肯定不会乖乖全部把枪支上交云空国,该小心的她还得小心。

    欧阳诺提醒林月璇林成功可能在算计什么之后,林月璇便被时御寒转到了第二医院。

    第一医院是欧阳家的,季凌风只拥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第二医院则是季家来的,季家拥有百分之六十的股份。

    为此,时御寒让季凌风去第二医院,美其名曰:回去管理你的产业。

    在季凌风的照顾下,五天后。林月璇出了院,搬回海水天堂。

    令她意外的是,时御寒不再囚禁她,只要她每次出门都带上郑双和八个保镖,她想什么时候出门都可以。

    林月璇不问,但郑双知道:文柳慧从不踏足海水天堂的惯例被打破,以后文柳慧可能回随时出现在海水天堂。

    那时御寒借海水天堂躲开文柳慧谋害林月璇的计划,也就没有意义了。

    能出去,林月璇第一件事就是想着出去工作,赚钱。

    九哥带母亲呆在岛上已经有一段时间,她需要支付更多的钱,才能保证九哥不会把母亲扔在小岛上。

    风华国那边的收入虽然逐步稳升,但她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多赚钱,做好打长期战的准备。

    最初郑双以为林月璇只是去酒吧玩玩,解解闷,结果看着她穿上酒水推销员的服装,差点想把林月璇拎回去!

    林月璇却冲她淡然一笑,“这位小姐,要来点什么?来点美容的酒水吧!”

    郑双哭笑不得,却喜欢林月璇这样乐观的性格。不管走到哪里,都记得让自己放松。

    “月月,仅此一天,明天不能再来了,这里太乱了,万一时总的仇家一直在留意你,那就麻烦了。”

    对于郑双的叮嘱,林月璇只是轻松的笑了笑,“双姐姐,你也未免太紧张了吧,这段时间事情闹得很大,就算是时御寒的仇家,也应该知道了我是一个过气了的小三,人家最关心的还是他的未婚妻!”

    “以后不许这样说自己,你又不是不知道,时总对于蓝若妍只是报恩。”

    “可那跟我有什么关系,蓝若妍救了他,又不是救了我!”林月璇撇下郑双,走向一张桌子,开始推销酒水。

    郑双无奈的跟在后面,和八个保镖各人占据一个角落,让林月璇活动在他们的保护范围之内。

    可能是最近云空国管制太严,受影响,酒吧的生意有些惨淡,伤感的音乐下,酒吧气氛显得有些安静。

    林月璇推销了几个小单之后,便找了一个卡座坐下来,休息休息。

    忽然,卡座隔壁传来熟悉的声音。

    “你不知道,当时时总看我的眼神都是温柔的。”

    “是呀,谁不说时总是云空国最冷的男人,可我觉得那是片面,他只是对不喜欢的人冷漠,对喜欢的人很温柔的!”

    “时总还请我去他的公司上班呢,总之,时总对我很温柔很温柔!”

    那是林法蒂的声音,化成灰林月璇也分辨得出。

    林法蒂居然去了时氏,时御寒什么意思,为了报仇,什么人都能利用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百度最新章节)  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