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43章 林月璇的反击

    卡座隔壁又传来林法蒂得意的说话声,“你不知道,当时整个助理办公室的人都被骂了,就只有我一个人被表扬了呢!”

    “嗯!嗯!只要我当上了时总裁夫人,以后好处少不了你的!”

    林月璇没了听下去的兴趣,成功的男人总会吸引无数女人,飞蛾扑火。

    林法蒂不会是第一个,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

    她就等着被时御寒利用吧!

    林家倒霉,她就开心。

    反正也没什么人,林月璇心情不错的提前结账下班。

    保镖开车送她去海水天堂,还有一段距离到达时,林月璇从窗子上看见蓝若妍坐在轮椅上,跟保安争执着什么。

    林月璇不关心,让保镖不予理会。

    谁知蓝若妍竟遥控着轮椅拦住她的车子面前,要不是保镖车技够高,及时踩了刹车,蓝若妍已经被撞飞出去。

    “你在车上等着!”郑双看不下去,拉开车门走下去,准备把蓝若妍拉开。

    傅立还真是执着,一直跟在蓝若妍身边,挡住郑双。

    “让开!”如同上次在医院一样,郑双喜欢一言不合便动手,直接开打。

    两人打了起来,没人看着蓝若妍,她操控着轮椅直接撞到林月璇坐的那辆车头,自己翻倒在地。

    神经病。

    林月璇道:“倒车,开过去。”

    她虽然可以出院,伤却没有完全好,没精力跟蓝若妍在这里发神经。

    保镖把车子倒出几米,拐了一个弯,就要开进庄园大门。

    大门忽然打开,时御寒驾着他的豪华法拉利敞篷往外面冲。

    两辆车差点撞在一起,千钧一发之际,法拉利在大门一个漂亮的漂移,避开林月璇的车子,停了下来,时御寒黑着脸打开车门,“怎么回事!”

    郑双和傅立一顿,停了下来,郑双觉得不解气,等傅立停下来时,又挥出一拳砸在傅立的脸上,把他的眼镜砸落在地上,摔碎了。

    傅立敢怒不敢言,只能忍着,阴狠的瞪了郑双一眼。

    郑双瞪了回去,有时御寒在,你能耐她如何!

    保安战战兢兢的跑到时御寒面前,“蓝小姐非要进去,时总有令,没您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入内,我们把蓝小姐拦下了,谁知她竟然拦了林小姐的车子,还自己撞了上去。”

    保安不是时御寒身边核心的人物,自然不知蓝若妍在时御寒心中的地位,只把她当作是一般想勾引时御寒的人物在处理。

    “你胡说!我又没脑抽,干嘛要自己撞上去,明明是他刹车不及时!”蓝若妍不服气的喊,“别因为她住在这里跟你们熟,你们就偏帮着她!”

    时御寒皱眉。看向翻在地上的蓝若妍,再看看坐在车子里的林月璇,有些头疼,走到车窗前说了句,“等我一下!”向蓝若妍走过去。

    见此,林月璇道,“开车!”

    保镖犹豫不决,时御寒要林月璇等。

    林月璇理解保镖的为难,二话不说,推门下车,走到时御寒的法拉利上,把车子开回海水天堂别墅区,懒得在这里辣眼睛。

    时御寒听到车子的启动声回头,法拉利只在夜色下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便消失在庄园的雾色中。

    握紧拳头:为什么又无视他!

    因为愤怒,抱起蓝若妍的动作有些大,蓝若妍痛呼,“寒哥哥,你弄疼若若了!”

    那娇滴滴的声音,听得郑双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恶作剧心起,单手捏着鼻子,学着蓝若妍的模样,“你弄疼人家了,啊!不要啊!”

    郑双本就不是一个爱开玩笑的人,学出来的声音生硬又冰冷,在这寂静的庄园大门显得格外突兀,所有人身体为之一震,太恐怖了!

    原本蓝若妍制造出来的娇弱形象瞬间被破坏。

    时御寒皱眉,把蓝若妍放到轮椅上。

    “寒哥哥!”蓝若妍眼睛红红的,“她欺负若若。”

    “我一没揍你,二没骂你,就叫欺负你了,那你还真是好欺负!”郑双爽了,冷飕飕的回了一句,走近之前林月璇坐的那辆车,把保镖拉下来,开着车,扬长而去。

    她一走,蓝若妍嘤嘤嘤哭了出来,“寒哥哥,若若做错了什么,她怎么可以这样欺负若若。”

    时御寒却连人带车把蓝若妍和轮椅搬上她的车子,“夜深了,回去吧!”

    “寒哥哥!我可不可以也住在海水天堂,这里环境好,腿也好得快呢!”蓝若妍继续撒娇,“寒哥哥,你就答应吧!”

    时御寒却像是没听到一般,对傅立道,“还不把蓝小姐送回去,把你调回来是让你帮着点蓝小姐的,不是让你陪她胡闹的!”

    傅立失去了眼镜的保护,神色显得有些不安,喏喏的应了句,“知道了时总!”

    上了蓝若妍的车子,吩咐保镖开车。

    “寒哥哥!若若不是胡闹!”蓝若妍怎么舍得死心,双手拉着车门就要跳下来。

    她就不信,一旦她从车子摔下去,时御寒会不心疼。

    可时御寒不给她这个机会,在她未跳车前,就已经堵在车窗前,把人塞了回去。

    “以后蓝小姐再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你们就去非洲!”

    保镖哪里还敢停留,发动车子飙了出去。

    时御寒看着空荡荡的大门,头疼的找保安要来一辆电瓶车,回了海水天堂别墅区。

    ……

    房间里,林月璇窝在沙发上,旁边坐着郑双。

    郑上难得话多,跟林月璇说起了刚才她顶蓝若妍的话,说得眉飞色舞,整个人都明朗了许多。

    “你不知道,我早就看蓝若妍不顺眼了,明明强壮得什么都会做,却老是装作小白花的样子,看着就虚伪!”

    “看你高兴的,我以为你要做一辈子的高冷女神了呢!”林月璇失笑,郑双的性格跟她很合得来。

    不过,若郑双知道以前她也是一个这么虚伪的女人,会不会还对她这么真诚呢?

    “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高冷女神回家之后。卸下防备,都是高冷女神经!”

    “噗——”

    两个女生笑成一团。

    时御寒推门而入的手僵住,抬起的脚停在半空,保持着金鸡独立的姿势继续听里面的女生说话。

    他很久没听过林月璇开心的笑声了。

    “双姐姐,我要是拥有像你这样一身功夫,我一定不会处处逢场作戏,到处伏低做小,谁敢欺负我我就把人揍得她爹妈都不认识!”林月璇有些感慨。

    “你别想天真了,你来之前,我照样有一身功夫,照样被蓝若妍陷害,问题是时总还相信蓝若妍,不相信我!照样过得憋屈。”

    郑双开始吐槽过去被蓝若妍陷害的事情,虽然都是一些上不得台面的小事,但任谁被冤枉了都会生气。

    郑双不善表达,更不善伪装,被冤枉了只能靠哥哥郑成出面解决,再后来,她就一直在外面,眼不见心不烦。

    “双姐姐!”林月璇靠近一点,抱着郑双。

    其实以前她也过了很多这样的日子,每次林法蒂做了坏事,都是她背黑锅。

    不过她也很坏,每次都在暗中等待机会,只要有机会就把林法蒂往死里整。

    “我说你要抱抱时总去,我是留给我日后的老公抱的。”郑双嫌弃的推开林月璇。

    她听到门口有脚步声,这个点,除了时御寒,还有谁敢在门口偷听,她可不想被时御寒嫉妒,当成炮灰。

    林月璇也不计较,在这清冷的别墅里,能有一个说话的人,她就满足了。

    “天色不早了,我要回去睡了!”郑双打了一个呵欠,折腾了一天,她真的累了。

    路过房间门口时,不忘低声提醒时御寒了一句,“好好待月月,其实她很容易心软的。”

    时御寒不说话,关上房门,却只看到林月璇冷却下来的脸,看都不看他一眼,起身去了阳台。

    时御寒顿时来气了,刚才对着郑双说的那么开心,对着他就冷着脸!

    他忘记了,他何时不冷着一张脸!

    大步走到阳台上,看着林月璇略显苍白的脸色,时御寒的怒火奇迹般的熄灭了,轻轻的把林月璇从吊篮上抱起。

    “放开!”林月璇又踢又打,拼命挣扎。

    但时御寒就像是一堵墙似的,无法撼动,抱着她轻松的走回来,把她轻轻放在沙发上。

    “说什么这么好笑,也说给我听听。”

    林月璇错愕了好久,才反应过来。

    所以他只是想跟她说话,不是想跟她啪啪?

    是她会错意了?

    不想啪啪就好,既然要离开,还是不要发生关系的好!

    林月璇道:“说怎么整你的未婚妻,你也要听?”

    时御寒的脸色寒了下来,她说话就不能平和一点吗?非要这么尖锐才舒服?

    “不想好好说就做点其他事情吧!”说着扣住林月璇的后脑勺,啃了过来。

    林月璇暗骂自己笨,惹怒这个家伙对自己没好处啊!

    但从心底抗拒跟他好好说话!

    林月璇抱着发狠了的心理,一口咬住时御寒的唇,他吃痛,放开他,目光迸射出骇人的狠意来,就像是一匹发现绵羊的狼,带着志在必得的狠绝。

    “小月!”

    然面对林月璇倔强的眼光,时御寒最终无奈的软下态度来。

    “我们好好的好吗?”

    “不好!”

    林月璇想也不想就拒绝。

    “就一定要这样吗……我错了!”

    林月璇浑身一僵,他这是在认错吗?

    高高在上的他,只会强迫她的他,真的会从口中说出错字吗?

    林月璇不可置信的盯着时御寒的眼,却见他幽深的瞳仁,一片黑亮的水光中有她的倒影。

    “我真的知道错了,小月,若能重来,我一定会早早的忤逆了母亲,不让她伤害你,你知道吗?那天在树林里。我以为要失去你了,我……”

    想起那天,时御寒依旧会感到心口有些许慌悸。

    幸好一切他没有失去。

    “那天你没有阻止你母亲!”林月璇平静的说出事实。

    激动过了,悸动过了,剩下的只想离开他,好好过日子。

    “对不起!”时御寒把林月拥入怀中。

    怀中的她是那么的小巧,才受伤短短几天,又瘦了一圈。

    时御寒拥着林月璇,一连说了几遍对不起,林月璇却始终沉默着。

    只是,淡淡灯光下,那双乌黑的瞳仁,泛着异样的水光。

    只有爱过的人才能体会,离开是两个多么难以出口的字眼,哪怕一心想着离开,林月璇不得不承认,她的心再次悸动了。

    不过,这一点的悸动不足以改变她离开的决心。

    “你不喜欢若若,我不让她出现就是了。”时御寒又说,“我会好好保护你。不让母亲伤害你,你想出去,带着郑双和保镖,你想接母亲回来……”

    “不可能!”林月璇忽然尖锐的吼叫。

    简丹是她的底线,她好不容易才把简丹带出林家,绝对不能出了虎口再入狼窝,一旦简丹落在文柳慧手中,绝无活路。

    “我只是提议,难道你不想跟母亲一起过吗?”

    “不想!”林月璇回答太快,反而失了真。

    心口突突突的跳,不管如何,她都不能让母亲落在这些人手里。

    明天就联系九哥,想办法改道去风华国,不能再等了。

    “不想就算了。”时御寒想了想,拿出一张卡,“没有密码,没有上限。”

    听说她出去工作了,时御寒理所当然认为她缺钱。

    “你还是留给你的未婚妻吧!”林月璇没有接,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蓝若妍没有工作,用的都是时御寒的钱,买凶害她要钱,这些钱都是从时御寒这里出地!

    换一种说法:就算时御寒什么都没做,也是帮凶!

    心情越发糟糕起来,既然蓝若妍做得绝,她也绝不能让蓝若妍好过。

    怎么才能让蓝若妍好过呢?

    林月璇心思活络起来:蓝若妍最在乎的是时御寒,那她是不是可以当着蓝若妍的面跟时御寒秀恩爱,气死蓝若妍。

    如醍醐灌顶一般,林月璇还想到,只怕当着文柳慧的面跟时御寒秀恩爱,那滋味,更酸爽!

    人生如戏,又不是没跟时御寒虚与委蛇过。

    说不定时御寒会因此放松警惕,给她离开的机会!

    她了解时御寒的性格,一味的跟他对着干,到头来吃亏的只会是自己。若能迷惑时御寒,换来离开之前的好日子,何乐不为。

    林月璇的心情峰回路转,变得舒畅起来,开始思考要怎样才能迷惑时御寒。

    时御寒被林月璇一句话刺激得心肝肺都疼,这个女人越来越喜欢跟他作对了!

    正要发作。林月璇忽然接过他手里的卡,冲他一笑,“你这是想要赚钱养家,我花钱败家?”

    这一句“赚钱养家,花钱败家”大大的取悦了他,不由自主的,脑中浮现出一个画面:她在家洗手羹汤,他忙完公司的事情回来,总能看到她甜美的笑脸,温馨又幸福。

    唇角翘起,唇边的笑意在一点点的扩大,冷硬的线条,棱角分明的俊脸一点点的柔和下来,如同阳光下的美景,温暖绚丽。

    林月璇不是外貌者协会,却总能轻易在他的笑容里迷失自己。

    好一会儿,她被他轻轻的拥入怀中。

    “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若若只来过一次,从没有在这里住过,至于母亲……她应该不会住进来,实在不行,我们再建一座海水天堂。”

    他很温柔,仿佛重逢以后的痛苦不曾存在,他们又回到了过去,那段甜蜜的时光。

    他为她虚构的家也很温暖,林月璇告诉自己:一切都是演戏,她要守好自己的心。

    面上,依旧保持着淡笑,“嗯,你以后不能再辜负我!”

    “不会!我会好好待你!”

    她的心忽然乱跳起来,曾经那么期待他的承诺,却只等来心碎,而今,她不再需要,他却说会好好待她。

    心里复杂至极,五味杂陈,酸甜苦辣,什么滋味都有,最后化作一个轻轻的靠在他胸膛的动作,轻喃。“嗯!”

    时御寒温柔的搂住她的腰身,让她靠得更舒服一些,许久,窗外的星星往西沉了沉,一记温热的吻印在她额头上,“好好休息吧!”

    不想做点什么,就想这样一直拥抱着她,早上醒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她。

    ……

    次日,林月璇早早醒来,起床为时御寒做了早餐。

    装作什么失忆一般,做了他最喜欢吃的虾饺,烤了牛肉,热了牛奶。

    时御寒下楼,闻到食物的香气,一整天的心情有了一个好的开端。

    毫不吝啬的给了林月璇一个微笑,“这些事以后让佣人做就好。”

    “我喜欢!”她却扬唇一笑。

    时御寒有种错觉,总觉得林月璇的笑不达意,回想昨晚她态度的忽然转变,总觉得缺少了什么。却找不出少了什么。

    他告诉自己:或许是之前一段时间,林月璇太恨他了,一直都那么尖锐,忽然变回了过去的她,温和下来,他有些适应不过来,产生了错觉。

    明显牵强的理由,却选择忽略过去。

    “你不喜欢吗?”林月璇忽然凑近时御寒。

    时御寒回过神来,忙不迭的点头,他期待的不就是这样,两个人在一起,吃一顿家常饭都是温馨的。

    “喜欢还不坐下来。”林月璇给时御寒盛饭,习惯性的为他添菜,习惯性的一边吃,一边盯他看。

    为什么忽然不恨他了?

    时御寒差点就问出来,却忍住了,不管为什么,只要她还给他机会,他愿意给她一个世界。

    一顿早餐,两个人,两种心思,一个算计着离开,一个算计着如何再开始。

    早餐过后,时御寒去时氏,林月璇联系了九哥。

    “九哥,能不能想办法尽快带我妈离开,我担心迟则生变。”

    电话那边,九哥也显得有些着急,“我也想尽快离开,有多少大生意等着我去做,你以为我有时间整天花在你娘俩身上啊,但现在查得太严了,根本没法离开!”

    林月璇皱眉,“风云山呢?你有没有走过风云山!”

    “我说月月,你才是干这一行的吧!什么路线你都知道,只听说从风华国那边偷渡过来,没听说从云空国越境过去的。”

    “九哥就说能不能成!”

    九哥给出的答案却是否定的,干这一行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地盘,那边不是他的地盘。走不出去,不过可以试着联系一下那边的人。

    林月璇的心里隐隐不安,却无可奈何。

    出了林家,起码迈出第一步了,她安慰着自己,再找机会吧。

    中午时分,林月璇做了午餐,装上饭盒,找来郑双,“带我去时氏。”

    郑双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昨晚还对时御寒爱答不理的林月璇,今天忽然说要去给时御寒送饭!

    郑双抬手摸了林月璇的脑门,没发烧。

    “去不去啊!”林月璇没好气的拍开郑双的手,“不去也得去!”

    第一次发现林月璇用调皮的语气跟她说话,郑双感觉新鲜,取笑了几句,喊上保镖,去往时氏。

    时氏大厦坐落在烟城中心,一座68层的高楼,乃是烟城地标性的建筑。

    有郑双的带领,林月璇轻松来到68楼。

    一层楼,时御寒的办公室面积占了一半,还有一半是他十个秘书的办事处,去时御寒的办公室,先经过秘书的办事处。

    冤家路窄,才走过办事处,就见蓝若妍坐在轮椅上,手里捧着一个饭盒,对着时御寒办公室紧闭的大门翘首以盼。

    林月璇唇角勾出一抹冷笑,走到蓝若妍身边,阴阳怪气道,“哟,哪家餐厅买的?”

    蓝若妍正对着时御寒的办公室满心期待,忽闻林月璇的声音,脸色惊变,差点把手里的饭盒摔了出去,不过却很快冷静下来。

    她跟时御寒十个秘书的关系不错,不能毁掉在他们心中的印象。

    在时御寒面前,她最大的武器就是柔弱,就算那次在x村被时御寒发现了,她也可以用文柳慧的命令掩饰过去。

    其他几次暗杀,时御寒都没有证据,也不会联想到她身上,只要她还是那个柔弱善良的蓝若妍,她就还有机会。

    “林小姐说笑了,这是我给寒哥哥做的。”蓝若妍娇羞的低下头。

    郑双如同吃了苍蝇一般,恶心得差点吐出来,太会装了!

    “真是精神可嘉,就是不知道你家的灶台在哪里买的,这么矮?改天介绍我买一个,放到海水天堂去,以后可以坐着给时御寒做饭!”

    “你!”蓝若妍的脸色不是一般的难看!

    林月璇这是在炫耀她住在海水天堂吗!谁人不知道海水天堂是时御寒的住所!还质疑她的饭菜不是亲手做的!

    看着蓝若妍难受,林月璇心里就大爽,“我叫做林月璇,蓝小姐的记性真差!”

    “你!”蓝若妍只是狠狠的瞪林月璇,却说不出话来。

    倒是秘书处,有一个尖锐的声音尖叫起来,“林月璇,你怎么在这里!”

    是林法蒂!

    林成功为她准备了违约金,但她坚持要来时氏上班。林成功又不愿意说出当年的肮脏事,只告诉她时御寒和林家有仇,结果这位大小姐居然说:没事,我会用自己的真诚打动时总,让他放下两家的仇恨,化干戈为玉帛。

    林成功气个半死,把林法蒂关在家里,后来在赵冬梅的帮助下,跑了出来,一直呆在时氏大厦没有回去。

    时氏大厦本就是集商城、酒店、娱乐、办公为一体的商业大厦,一到五十楼都是时氏的商业产业,只要有钱,呆个一辈子不出去,生活都不成问题。

    有赵冬梅的帮助,林法蒂发誓,不拿下时御寒,不出时氏。

    “你能在这里,我为什么就不能在这里?”林月璇扯唇冷笑,笑林法蒂天真,殊不知很快就回大祸临头。以后林家倒霉,她有一份功劳。

    “我是时总的特别助理,你算什么东西,一个三流大学毕业的。”林法蒂踏着十公分的高跟鞋,噔噔噔走到林月璇面前,高傲的扬着下巴,用眼角余光斜视林月璇,化着很浓的妆容都掩饰不了她满脸的尖酸。

    林月璇只是淡然一笑,“帝国经济学院的高材生又怎样,只要时总愿意,别说三流大学,就算我是乞丐,照样可以站姿这里。”

    这些人一个二个争的不就是时御寒,搬出时御寒,分分钟能把这些人气死。

    多年的夹缝求存生活,她学会的不仅仅是左右逢源,还有一张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凌厉嘴巴。

    尤其猜测人心,她一直做的很好。

    除了时御寒。

    林法蒂果然更生气了,连声音都拔高了几个调。“时总怎么可能邀请你来,一定是你跟谁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才能站在这里的!”

    “那也得有资本,不是什么人都能做交易的,就像……”林月璇用同样轻蔑的语气还击过去,斜睨着林法蒂,“就像是你这样不人不鬼,不敢以真面目示人,不化妆不敢出门的,就连交易的资格都没有!”

    “林月璇!我要杀了你!”林法蒂抡起巴掌,长长的指甲往林月璇脸上招呼。

    郑双轻松截住林法蒂,这一巴掌下去,她的职业生涯也就到头了。

    “你是谁!知道我是谁吗?给我让开!”林法蒂当这里是林氏,嚣张不可一世。

    郑双却紧紧的钳制住她的手,不让她动弹半分。

    林月璇拉开郑双,“让我来!”

    这么多年来,在林家受到的屈辱够多了,如今简丹逃了,她不再受制于林家,没必要再受林法蒂的窝囊气。

    林月璇走到郑双面前。林法蒂第二巴掌就抡了过来,林月璇却比林法蒂更快,左手截住林法蒂,右手一巴掌扇了出去。

    响亮的巴掌声响起,林法蒂不可置信的捂住半边脸,不肯相信自己挨了林月璇一巴掌。

    “贱人!你敢打我!我要回去告诉父亲,让他把你抓起来,饿你十天八天,再把你卖去夜总会!”明面上,这是林法蒂第一次在林月璇手里吃亏。

    若她知道过去很多次倒霉都是林月璇背地里做的小动作,只怕更受不了。

    只可惜,她不知道。

    林月璇神色淡漠的站在林法蒂面前,“这一巴掌,是为过去你欺负我妈的。”

    抬手,不等林法蒂反应过来,又一巴掌打在她另一半脸上,“这一巴掌,为我自己的!”

    “我要杀了你!”林法蒂终于回过神来,张牙舞爪向林月璇扑过来。

    林月璇抬脚冲林法蒂踹过去,不过林法蒂不是蓝若妍。不会乖乖坐着动不了,让她踹,林法蒂到底是被林成功从小培养出来的,学过几年的跆拳道,抓住林月璇的腿,就要把人拉出去。

    林月璇也不示弱,另一条腿顺着林法蒂的力道跳了起来,准备踢林法蒂的脸。

    郑双无言的跳起,一个漂亮的回旋踢把林法蒂踢翻在地,同时接住身形不稳的林月璇。

    居然还有人敢在时氏大厦闹事,其他秘书纷纷去喊保安,但保安上来见到站在电梯门口的八个保镖,立马就怂了。

    于是,秘书傻眼了,有人眼尖认出来,惊叫,“那不是林小姐吗?”

    “总裁大人到处秀恩爱的那个林小姐!”

    “天啊!难怪我觉得眼熟呢!”

    “真人比杂志上好看多了!”

    秘书室乱成一团,大家都无心工作,纷纷猜测林月璇和时御寒、与蓝若妍之间的关系。

    毕竟蓝若妍经常出入总裁办,而林月璇只出现在杂志上。

    至于林法蒂,所有秘书选择性忽略。

    谁让她是空降下来的,又在她们面前以林家大小姐自居,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

    谁自虐了才会喜欢她!

    保安不出面,林法蒂孤军奋斗,被郑双修理了一顿好的,躺在地上口申口今。

    蓝若妍出门也是带保镖的,只可惜为了表现自己的亲和力,她把保镖扔在67楼了,这会儿看郑双修理完了林法蒂,虎视眈眈的盯着她看,心里发毛。

    到底跟在时御寒身边几年,又做出绝狠之事,蓝若妍胆子不小,瞪着郑双,不动声色的操控轮椅往办公室门口靠近。

    林月璇看见了,索性环着胸,冷冷的睨视着她,站着不动。

    不期待,便不会受伤。

    若时御寒站在蓝若妍那边,代表着她决心离开是对的,若站在她这边,那么,她选择态度软化下来就对了,那么,蓝若妍,你的苦日子开始了!

    蓝若妍拼命的敲门,不多时,任新从里面打开门,看到一地狼藉,有些许的吃惊,随即恢复淡然,“蓝小姐来了,等会儿,我去告诉时总,林小姐请!”

    林月璇默默为任新点赞,虽然他把蓝若妍放在前面,却直接把她林月璇请进去,显而易见的把她在时御寒心中的位置摆在靠前的位置。

    蓝若妍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回头狠狠的瞪林月璇,“别以为任新糊涂你就可以得瑟了,我随时都可以自由出入寒哥哥的办公室。”

    “又没人说你不可以进去。”林月璇轻飘飘的顶了回去,“是你,不知对自己的厨艺没自信,还是对自己的样貌没自信,不敢进去。”

    “你!”蓝若妍气结,找不出更好的反击,只能咬牙切齿的说,“你才对自己的样貌没自信!”

    “没关系,时御寒对我的样貌有自信就好了,否则怎么会拉着我上杂志秀恩爱,而不是你。”

    本来事情本质不是这样的,也能被林月璇曲解,拿出来气蓝若妍,就连林月璇都觉得自己强悍,曾经的伤痛都可以利用。

    为了报复,无所不用其极,说起来,这一点,她和时御寒还真相似。

    明知林月璇说的本质不是这样,但蓝若妍还是被气个半死,当初时御寒提出要个她找一个替身时,她只想着自己的安全,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为今天这个样子。

    若能够重来,她一定选择再找一个替身,而不是林月璇。

    她算来算去,却忽略了人的感情是最难算计的!

    “你不要脸!我才是寒哥哥的未婚妻。”蓝若妍依旧说不出话来,这些事只有他们核心的人才知道,不能公然在秘书面前说。

    林月璇却浅笑着挑衅的说道,“我不要脸?要脸有用吗?要时御寒才是正经事吧!

    再有,时御寒有在媒体面前承认过你吗?你去问问,谁在杂志上看见过你,哪一次在时御寒身边的人不是我?如果我没记错,半年前,时御寒还在公开承认我就是他的未婚妻!

    你这个所谓的未婚妻是自封的,还是得了幻想症,幻想出来的?若是后者,那还真可怜,想男人想到发疯!”

    如今想起来,公开承认她是未婚妻,是她感到最甜蜜的事情,虽然没有公开名字,只是记者拿着她模糊的照片问时御寒,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时,他深情的说:那是我的未婚妻。

    如今回想,不知那时他的话有几分真?但能打击到蓝若妍,真假都不重要了。

    “你乱说……”蓝若妍慌了,就是因为那件事,她才会感到心慌,感到一切事情没有按照她预测的发展。

    然后她就算计林月璇,让时御寒误认为林月璇背叛了他,再假装再救了时御寒一次,以为从此自己在时御寒心里的地位就回稳固了。

    谁知林月璇竟然再次出现,而这一次,时御寒竟然直接把人带回了海水天堂!

    这让她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

    在时御寒身边待久了的人都知道,海水天堂是时御寒唯一的家,一个从未把女人带回家的男人,把一个曾经心动的女人带回家意味着什么。

    林月璇不知很多事情,但蓝若妍清楚得很。

    代表着时御寒很想跟林月璇过一辈子!

    于是她便开始了绞尽脑汁的算计,只可惜,几次算计没能把林月璇从时御寒身边赶走。反而让时御寒觉察出什么,更坚定了把林月璇留在身边的决心,对她的态度也越来越冷淡,甚至停用了她的卡。

    “乱说?”林月璇仿佛听到了笑话,笑得满脸讽刺,“那你慌什么。”

    有底气的人不会慌。

    她是个怪胎,从小被林家的环境培养出来了,就算没有底气,她也不慌。

    因为谎言太多,一旦慌乱一点,很可能换来一顿毒打,为了避免一顿打,她每天都会对着镜子练习表情,直到再也看不出破绽,再后来,她说谎能做到脸不红心不跳,就连测谎仪都测不出来。

    “啊!你就是乱说!你就是乱说!”蓝若妍受不了,反击的话说不出来,却不甘心,怒火攻心。气急之下只能大吼大叫的发泄自己的情绪。

    任新愣住了:眼前这位还是之前他想保护,却无能为力的柔弱女孩吗?

    这毒舌的功力,这战斗力,堪称逆天!

    秘书室的女秘书也都惊呆了:这是之前那个经常出入总裁办的温柔女孩?疯子吧,装得再像,终究只是个冒牌货,上不得台面,看人家正牌的,出手就是保镖一堆,女保镖贴身保护,还淡定如斯,气质淡定得没法说。

    看来想要抱大腿也要选对大腿啊,别傻乎乎的抱错了面条腿。

    感受到来自秘书们的异样眼光,蓝若妍崩溃了,情急之下,装作晕了过去。

    任新知道蓝若妍的特殊,有些担心,准备送蓝若妍去医院。

    林月璇却坏坏一笑,“任特助,去医院太慢,别没送到人就出意外了,对晕厥我有一套偏方,百试百灵,让我来试试。”

    装晕的蓝若妍心里一个咯噔,让林月璇来准没好事,她能立即醒过来吗?

    但林月璇不给她这个机会,动作极快的走到轮椅边上,左右掐住她的人中,右手装作抱她的样子,狠狠的掐了她的后背。

    她用了死力掐,疼得蓝若妍直接翻起来,吼,“林月璇,你究竟想怎样,抢人家的未婚夫就那么有成就感吗!”

    “原来蓝小姐没晕啊!”林月璇退开一步,“没晕装什么装,什么素质,什么事情都要装!”

    “你!”蓝若妍正要说什么,时御寒忽然站在办公室门口,双拳紧握,阴沉沉的视线在她们几个身上来回扫。

    “寒哥哥,你可要为若若做主啊!”蓝若妍哭哭啼啼,一着急,从轮椅上摔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百度最新章节)  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