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45章

    时御寒没有毁掉文姨的意思,关了几天,便把人放了回去。

    见状,大吼,“你们是不是要把时氏毁掉!”

    若在这里发生枪击案,时氏的股票肯定会下跌,紧跟着,一系列的后遗症接踵而来,时氏很可能会爆发危机。

    没钱,拿什么跟欧阳家和林家斗。

    闻言,文姨不敢轻举妄动,倒是文柳慧,对时御寒拳打脚踢,一通发泄之后,依旧执着于杀死里面的林月璇。

    红颜祸水,她不允许有这样的坏女人勾引她的儿子!

    “开枪!”文柳慧疯狂的大喊,搞的整个秘书室的人都害怕起来。

    这个身穿黑纱的女人是谁啊,进来就大呼小叫的,还开枪,不知云空国颁发了新的法律,禁止枪支吗?

    这时郑双已经归位,冲进去拖住文姨,卸掉她的手枪。

    “郑双!我要炒了你!你居然坏我好事!”文柳慧喊破了嗓子。

    奈何郑双就是不回应,一掌劈晕文姨,拖出办公室,惹来秘书处惊叫连连。

    秘书们纷纷猜测这个黑纱女人是谁,虽然看不清她的脸,但那双眼睛真的太恐怖了!时氏还能再呆下去吗?为了高薪,再观察观察吧。

    时御寒把文柳慧推到电梯口,按下地下一层的电梯,抱着文柳慧走了进去。

    “我不走!时御寒,你摸着良心说,若不是我的坚持,你能有今天吗?今天为了仇人的女儿,你敢这样对我!”

    一提到报仇,文柳慧就进入一个疯狂的状态,什么都听不进去。

    这样的状态已经持续很多年,时御寒亦无可奈何,只是沉默的听文柳慧叫骂踢打,发泄狂怒的情绪。

    到了地下一层,时御寒又抱着不停挣扎的文柳慧上了车,让任新开车,给文柳慧打了低剂量的镇静剂之后,送她回别墅。

    不是中心三环的烧焦的别墅,而是海边一座环境优美的别墅。

    这里面朝大海,种满了亚热带植物,绿树成荫,坐在别墅门前的椰子树下,喝着清凉的椰子汁,安静的聆听海浪拍击海岸的哗哗声,再烦躁的心情都会得到疏解。

    文柳慧受镇静剂的作用,安静了许多,却依旧抗拒这里的美景,“你放开我。我要回去!”

    时御寒强势的抱着母亲,“妈,报仇是我们唯一的目标,却不是我们唯一的生活。”

    极有耐心的,时御寒慢慢放开文柳慧,让她坐在椅子上,跪在她的面前,伏在她的膝盖上,“妈,还有一年,只要不出意外,我们的大仇就会得报,你有想过之后的生活吗?难道你想一辈子生活在黑暗里?”

    “妈,曾经我也像您这样,眼中只有报仇,看不见其他的,可认识了月月之后,我才发现,原来生活可以这么多姿多彩。”

    “想想就觉得开心,有一个人随时随处的牵挂你,你冷了,她会打电话提醒你穿衣服,你热了,她会为你做解暑的凉汤,她成为了你生活……”

    时御寒见文柳慧的心境逐渐平静下来,多说几句,转移她的注意力。

    说到一半,文柳慧却吼断他的话,“够了!你有了关心你的人,就可以不报仇了吗?你忘记你爸爸……”

    血淋淋的往事再次被文柳慧勾出,时御寒眼中有难受,但更多的是反感,深呼吸之后,他轻轻的抱住文柳慧,“妈,我没忘记,但这件事跟月月没关系啊!”

    文柳慧冷冷的盯着时御寒,看着他俊逸的脸庞,感觉时御寒真的变了。

    变得不再那么冷漠,甚至从来沉默寡言的他,为了那个女人,可以跟她说出那么多话来。

    她真真欢喜,儿女环膝,说的大抵就是这样,她第一次发现,原来儿子也可以这么亲近她。

    可她厌憎林月璇!

    他可以喜欢这个世界上任何女人,唯独不能喜欢仇人的女儿。

    这件事,她坚持到底。

    “你最好保护好你所谓的月月,别给我有机会!”

    丢下这句话,文柳慧站起来,去了停车场,“以后不要再带我来海边,我厌恶大海!”

    时御寒呼吸一滞,他的妹妹就是在云空海失踪的!

    所以文柳慧不曾走近海水天堂,那里有她和父亲最珍贵的回忆,那里近海!

    文柳慧走后,时御寒坐在地上,看着海面出神。

    这条荆棘路,何时才是尽头!

    ……

    林月璇在时御寒的办公室里待了很久,天黑了,不见时御寒回来,才回的海水天堂。

    见时御寒还未回来,便走进厨房。

    今天打了一场漂亮的仗,气昏了蓝若妍,气疯了文柳慧,心情好得不要不要的,一边切菜,一边哼起了小曲。

    时御寒回来,透过透明的玻璃,一眼就看到她的好心情,眉心微微的拧起。

    扔下公文包走进厨房,从背后轻轻的环住林月璇的腰身,“什么事情这么开心?”

    “不告诉你!”林月璇心情好,不用装也能笑出来,继续切菜。

    “好东西要分享的,你是我未婚妻,有好事情,是不是该跟我分享分享?”时御寒拈了拈林月璇小腹处的衣扣。

    两人的姿势亲昵又暧昧。

    林月璇的心跳漏了一拍,既紧张时御寒是不是看出了什么,又觉得两人的姿势容易擦枪走火,手肘后顶。顶在他的小腹处,“走开!我要做饭!”

    她明显的回避让他眉心的皱纹更深,却不愿意拆穿。

    只要她还在就好,一切都来得及,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的。

    忽略心底那些推测,时御寒抱着林月璇不撒手,“你做你的,我抱我的!”

    “你抱着我怎么做!”林月璇菜刀往砧板上一剁,菜刀立在砧板上,她转身推开时御寒,见着他孩子气的样子,又放软语气,“先出去,等做好了我喊你!”

    “不!”时御寒不放手。

    心里略有不安,似乎这一放手,便会永远失去一般。

    林月璇无奈了,她何时见过这般不成熟的他,算了,抱就抱着,她拿起菜刀继续切菜。

    “我要点火!”

    “我要那个盘子,过去!”

    “我要洗手,这边!”

    这之后,时御寒就变成了林月璇的腿,只要她动动嘴,他就把人抱到她想去的地方。

    别墅里的佣人啧啧称奇,他们何时见过这么粘人的时总,年轻一点的女佣看向林月璇的眼光。变得不友善起来,更多的是嫉妒却无可奈何。

    晚上,时御寒不允许林月璇再出去工作,强行把人留在身边。

    今天文柳慧的话太狠,让他不得不把林月璇看得紧一点,唯恐一个不注意,文柳慧的人就得手了。

    这一次,时御寒下决心,不管文柳慧怎么威胁,他都不会再妥协。

    狠心的虐待林月璇,若再回到那样的日子,林月璇恨她,他也会崩溃!

    海水天堂的夕阳无限美好,他和小月的日子才开始。

    ……

    次日,时御寒拉着林月璇上了他的车。

    “你上班拉我干嘛!”林月璇不愿意,她可不想一天二十四小时面对时御寒,那她要怎么想办法离开?

    “你不是想工作吗?去时氏工作,我给你高新。”时御寒揉揉林月璇的脑袋,把人往车上推。

    “我不会做!”林月璇拒绝,她迟早要离开,时氏又不会日结工资,还是去做酒水推销比较好,随时都可以拿钱离开。

    昨天文柳慧狠戾的话还在时御寒耳边回响,他隐隐不安,不把林月璇放在视线范围内,他没法安心。

    “没事,我会教你。”时御寒关上车门,让司机开车。

    林月璇还能说什么,强势如时御寒,他想做什么,不会让其他人有反抗的机会。

    “那我要工资日结!”林月璇顺从,拉住时御寒的手,在他手心处挠了挠。

    时御寒恨得牙痒痒的,她的手因常年干粗活,有些粗糙,挠在手心处,似带电一般,有种痒痒的麻麻的感觉瞬间从手心处蔓延,传遍四肢百骸。

    要不是今天还有事,一定让司机掉头回去,狠狠的惩罚她!

    “别闹!”时御寒握住林月璇的手,不让她乱动,反过来在林月璇的手心处挠了几下。

    林月璇一僵,有些感觉那么清晰!

    难怪时御寒不许她乱动,原来,相互有感觉的两个人就是玩手指,都能玩出火来。

    不敢再乱动,抽回自己的手,拉开与时御寒之间的距离,靠着窗,看向外面。

    烟城的繁华是这个国家的骄傲,但烟城的治安也是这个国家的烦恼,外面不知发生了什么,有几个小青年正在打群架,路过的人淡然的看了一眼,快速离开。

    车子越行越远,景色很快换了一新,那条岔路是去林宅的必经之路。

    林月璇回头瞥一眼时御寒,决定找个时御寒不在的机会,打给九哥。

    车子开进地下停车场,时御寒带林月璇走总裁专用电梯。

    按理说,这部电梯只为时御寒等待,却停留在67楼。

    怎么回事?

    等了一会儿,电梯下来,电梯门打开,就见蓝若妍坐在轮椅上,傅立推着她走出来。

    “寒哥哥!”蓝若妍未语先落泪,楚楚可怜的哽咽几声之后,控诉时御寒,“寒哥哥,若若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冷落若若,难道为了这个女人你连若若都不要了吗?”

    时御寒沉默,蹙眉,拉着林月璇的手往电梯里走去。

    在时御寒看不见的角度,林月璇冲蓝若妍挑衅的扬眉。

    蓝若妍原本柔弱的脸,顿时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变化,变得狰狞起来,就连声音都变得尖细刺耳起来。

    “寒哥哥!这个女人是仇人的女儿!你不能把她留在身边,就算你不喜欢若若,也可以喜欢其他人,而不是仇人的女儿!”

    “你再说一遍!”时御寒看向蓝若妍,阴沉的眸中看不出任何情绪。

    但了解时御寒的林月璇感觉出,此时他身上有种狠戾的气息,仿佛只要蓝若妍再多说一句,他便会把蓝若妍毁掉。

    曾经时御寒怎么对蓝若妍她不知,但出事之前,时御寒对蓝若妍一直呵护有加,是什么时候,时御寒的态度开始改变了?

    林月璇不动声色的打量在场的几个人,傅立斯文的站着,看不出异样,蓝若妍似乎有些慌张,脸上神色掩饰得很好,但是指尖的轻颤出卖了她,任新眼色冷漠,似乎过去跟蓝若妍有过矛盾,此时有些幸灾乐祸,却又不敢表现出来。

    时御寒不比林月璇迟钝,疑惑:蓝若妍到底在害怕什么?

    似乎从他找上林月璇开始,她的性格就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有个不可思议的念头在心底产生,却不露痕迹的继续冷声道,“若若,你不小了,不能再任性了!”

    昨天指责她胡闹,今天又说她任性,再这样下去,时御寒迟早会怀疑什么,只要他去查,当年的真相就一定会浮出水面!

    她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这样顶撞时御寒不是办法,蓝若妍慢慢的冷静下来,柔声道,“寒哥哥,若若只是关心你,若你因此觉得若若胡闹,那若若回去就是了。”

    “嗯!以后不要再来!”时御寒道。

    蓝若妍差点摔下轮椅,刚才她上68楼被保安拦在电梯里,现在时御寒又让她不要再来时氏,时御寒要彻底不跟她见面了吗?

    曾经时御寒和仇人斗得最凶的时候,她也被禁止出别墅,但这一次,蓝若妍感觉到,时御寒并非单纯的想保护她,才限制她的活动范围。

    这一次,蓝若妍乖乖的,“我知道了,我以后不会再针对她,只是寒哥哥你自己小心。”

    很委屈的语气,很深情却无奈的叹息,很容易激起男人的保护欲。

    不得不说,蓝若妍有两把刷子。

    林月璇的心思几经流转,收回视线,抱着时御寒的手臂,故意说得有点大声,“寒。以后不要再跟她见面了,我吃醋。”

    “好!”

    走了几步的蓝若妍咬牙,握着电动轮椅遥控器的手紧紧握起,力气之大,遥控器变了形。

    这下,真的只能靠傅立把她推回去了。

    电梯内,时御寒深邃的眸光闪了闪,有种伤痛转瞬即逝。

    把林月璇紧紧抱入怀,好似轻一点,她就会不翼而飞。

    林月璇顿时感觉到气氛都变得凝重起来,轻轻的推了推时御寒,“寒,你怎么了?”

    心虚,时御寒那么精明,应该是看出什么了吧。

    不过,只要她死不承认,就算看出什么,时御寒也没有证据能证明她的心里活动。

    “寒?”时御寒低喃,听不出喜怒。

    “是呀,以前你不是最喜欢我这样叫你吗?”林月璇低着头,不让时御寒看到她闪烁的眼光。

    “那你要记得这样叫我一辈子。”时御寒终究只是把林月璇抱紧,却没有再问。

    他害怕,再问下去,他会受不了她态度转变的真相。

    ……

    一连三天,林月璇都跟着时御寒去时氏,美其名曰上班,其实就是帮时御寒把文件分发下去。让下面的秘书做。

    更多的是坐在时御寒办公室的沙发上,看着窗外发呆。

    自那天打了林法蒂起,林月璇没再看见林法蒂出现在时氏。

    听说时御寒让人给林法蒂寄了一份律师函,状告林法蒂违约,要她赔偿公司的损失。

    林成功还真的为此赔了时御寒一笔钱,平息此事。

    林月璇百无聊赖的看着外面的天空,手机突兀的响起来,一看来电,是个陌生的电话,不想接,又担心万一是九哥怎么办?

    心里惴惴的点开接听键,“喂!”

    “月月!”手机那头传来林成功阴险的声音,林月璇手一抖,差点把手机扔出去,却很快镇定下来,简丹不在林家了,不管林成功说什么,都不用害怕。

    但这个所谓的父亲是她整个童年的恶梦,记忆里依旧有残存的恐惧,林月璇下意识的要挂断电话,手机又传来林成功的声音,“乖女儿,谢谢你给我的底价,做好这一单,爸爸一定会好好待你们母女俩的。”

    “你说什么底价?我听不懂你说什么。”

    “乖女儿,是不是时御寒在你身边不方便说话啊,没关系,我们出来见一面吧,就在时氏对面的迪亚咖啡,三点钟,不见不散!”

    林月璇下意识要拒绝,林成功又说,“我有关于你母亲年轻时的资料,事关当年简家的破产案。”

    什么!

    林月璇整个人被雷劈了一般。

    当年简丹之所以被林成功当成弃子虐待,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当时简家正好破产,外公外婆突发心脏病死亡,舅舅、舅母也飞机失事,没人给简丹撑腰。

    事隔多年,林成功忽然提起这件事,林月璇决定走一走。

    要怎么才能说服时御寒,她离开一会儿呢?

    本来以为很难的事情,结果因为时御寒有事出去,放她半天自由而轻松搞定。

    林月璇以为这只是一个凑巧,却不知,一场阴谋向她笼罩而来。

    ……

    下午三点,迪亚咖啡。

    林月璇带着黑色墨镜,郑双坐在隔壁桌子,保镖则守在咖啡厅外头。

    这样林成功肯定不会来,但林月璇也没有办法,郑双不跟着,她根本没发出时氏一步。

    果然,坐了几分钟,林成功的电话打来。“你出去,洗手间!”

    林月璇照做,郑双照常跟着。

    林法蒂等在洗手间,看见林月璇,眼中有不甘,有种恨不得冲上来跟林月璇打一架的狠意,却在看看郑双之后强忍着,走到洗手台边上,把手放到水龙头下。

    “真是落后,连个感应都没有。”

    林法蒂甩甩手,看似不经意的动作,林月璇却看看她掌心握着一个u盘。

    这么大的动作,想必郑双也看到了。

    林月璇索性摊开来说,“林成功让你拿什么东西,拿出来吧!”

    林法蒂也干脆把u盘狠狠的甩到林月璇身上,狠狠的哼一声,“你最好保证时总能护你一辈子!”

    “总比有的人,还没得到时总得保护就滚蛋要好!”林月璇不介意,拿起u盘,离开洗手间,留下气得眼睛都凸出来的林法蒂,看着她慢慢离开的背影,张牙舞爪。

    “她给你什么?”郑双问。

    她愿意保护林月璇,却也不会背叛时御寒。

    “听说是我外公外婆当年破产的真相。”林月璇把u盘随意的放在指尖,内心却十分激动。

    二十年前的真相啊!

    若当年外公外婆还在,她们娘俩也不会过得这么苦,表姐更不会变成孤儿,远走风华国那么多年。

    “林成功的话你也信?”郑双有种不好的预感。

    “看情况吧。”林月璇没有正面回答。

    电脑是随便找秘书室的秘书借的,看着屏幕上一页一页的翻开的账本,上面一笔笔的交易,林月璇心潮澎湃,难道这就是二十年前的真相!

    可她看不懂那些账单,想了想,传给简素心,她是简家的人,就算当时还小,也应该知道当年的一些事情。

    做好这些,林月璇便回到总裁办公室,安静的看向外面的天空,等待简素心的回应。

    可能从小缺乏自由吧,她真的很喜欢坐看远方的天空,常常一看就是半天,脑子放空,也只有这个时候,才会感觉身上的压力被卸下,轻松一些。

    大约天黑之际,时御寒回来,黑着脸。

    任新紧张的跟在后面,郑诚深深的看了林月璇一眼,毕恭毕敬的站在办公桌前面。

    忽然进来几个人,个个神色严肃,把办公室的气氛都搞紧张起来。

    林月璇抬眼看了一阵,又回头看向天空,耳朵里传来三个人的对话。

    时御寒:“找!给我把这个奸细找出来!”

    任新:“这个范围都很小。只有市场发展部经理室和预算部经理室、再加上我们几个知道。”

    “不敢范围有多小,都给我找出来!”时御寒显得很生气。

    “其实能接触底价的除了这些人,还有一个人。”郑诚看向林月璇。

    时御寒猛地一掌拍在办公桌上,“不是她!”

    “时总,我没说是她,但也不能排除她被人利用了,之前那么多次,我们的底价从来没有被泄露过,她一来……”

    “我说了不是她就不是她!”时御寒显然听不得郑诚再往下说,吼断他。

    郑诚噤声,办公室又安静下来,气氛依旧凝重。

    林月璇听懂了,时御寒他们在竞投什么项目,估计底价被泄露了,怀疑是她。

    站起来,目光坦诚的看向郑诚,“不是我!”

    “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说什么?”郑诚道。

    “我又不是傻子。”这么浅显的话都听不出来。

    郑诚不说话,时御寒把林月璇拉到身边,让她坐在他的腿上,轻轻的拥着她,低声道,“我相信你。”

    短短四个字,却使得林月璇平静的心波澜怒翻。

    从小到大,每次有点什么事,大家都相信林法蒂是无辜的,怀疑她才是罪魁祸首,质疑的目光。侮辱性的责骂,她早就习惯了。

    忽然有人说:我相信你!

    她从来没有听过的四个字,竟是那么的悦耳动听。

    林月璇不知说什么好,又重复了一遍,“不是我!”

    “嗯!我知道!”他把下巴抵在她肩膀上,热热的呼吸吹在她耳旁。

    此时,林月璇感到特别的温暖,冰冷了十几年的心房,因为他一句话,再次被阳光照亮。

    这句话,就算是那么温暖的诺哥哥都没说过!

    她安静的窝在他怀中,眼中有复杂拉扯着,更多的是回味。

    任新欣慰得眼眶红红的,无声无息的退了出去,郑诚见状,还能说什么。

    任新关上办公室的门口,饶有深意的看了郑诚,“我们哥俩好久没坐在一起喝两杯了,三楼去。”

    郑诚挣扎了许久,点头。

    三楼,时氏大厦娱乐水吧私人雅间。

    任新要了两杯咖啡,没错,是咖啡,等会儿还要去办事,不能喝酒。

    郑诚接过,小抿一口,又苦又涩。

    任新拍了拍郑诚的肩膀,“你很久没看见傅立了吧!”

    郑诚点头,不知该说什么。

    “时总真的很难,别变成第二个傅立。”任新道。

    “我……”

    “别担心,有时总在,双双不会有事。”任新顿了顿,艰难的说道,“我们几个的命都是时总救回来的,别让时总失望。”

    话说到这个份上,任新也就开门见山,“夫人找过你了?用双双来威胁你了?你是不相信时总呢?还是不相信双双?又或者,你已经忘记了当初追随时总的初衷?”

    郑诚摇摇头,又一口苦咖啡入口,似乎回忆起了过去,脸上有苦涩,有欢喜。

    “曾经,我一度认为,时总除了报仇不会再有第二种想法,我甚至担心报仇之后,时总没有了寄托,也就失去了活下去的动力,变成行尸走肉。”

    任新也在回忆,回忆过去的日子,像是说给郑诚听,又是自言自语,“直到林小姐出现了,时总才像是一个真正有生命的人,会笑。有欢乐,有愤怒,有各种表情。”

    郑诚看着任新,陷入沉思。

    ……

    烟城头条:城北地王竞标,林氏以两万美元的微弱优势胜了时氏,造成了时氏入驻烟城三年来,第一次在大项目竞投中输给林氏。时氏股票小幅度下跌,林氏有小幅度上涨。

    这个的消息传遍烟城大街小巷,乃至整个云空国,举国瞩目,作为云空国一流家族,时氏居然输给了二流家族林氏,这代表着时氏开始走下坡路了吗?

    有媒体大肆宣扬,小道每天都所谓的独家报道,加上网络的快途径传播,一时间,总裁办的电话被打爆了,很多合作商、股东纷纷打电话来质问时御寒怎么回事。

    林月璇坐在窗前也失去了看风景的心情,回头看手指翻飞在键盘上敲个不停的时御寒。

    他双眼通红,布满了血丝,就连俊逸无边的容颜都染上几分憔悴之色。

    心底,竟然升腾了些许疼惜来。

    她不知道时家和林家过去那些深仇大恨有多深,但从文柳慧的疯狂多少能猜出,此仇不共戴天。

    他的少年时期究竟是怎样熬过来的?又付出了多少努力才重建了今天的时氏,是否也像她一样,为了生存,强颜欢笑。趋炎附势?

    思绪飘远,林月璇想得越多,就越心疼这个男人。

    想到昨天他说相信她的那四个字,竟然产生了一种留下来陪他的想法。

    可以吗?

    若是平时,感觉到她的视线,时御寒一定会抬起头来,冲她淡淡一笑。

    可今天,林月璇注视他许久,他依旧低着头,盯着屏幕,没有觉察到她的视线。

    林月璇看了看时间,下楼到时氏餐厅要了午餐。

    不管她是否留下,这顿午饭,她都要先照顾好他。

    不知不觉,原本假意对他好只为报复文柳慧和蓝若妍,此时,竟然生出就这样一辈子好下去的念头。

    林月璇被这样的念头吓了一跳,捧着餐盘退回餐厅。

    “怎么了?”这段时间来,除了在海水天堂的别墅和总裁办,郑双都跟林月璇形影不离。

    “没!没什么。”林月璇敷衍过去。

    “上去吧,放心,时总相信你。”

    “嗯!”

    ……

    蓝若妍的别墅里。

    蓝若妍坐在豪华的藤椅上,她面前藤条编制的小几上,摆放着一大堆的照片,都是林法蒂和林月璇那天在迪亚咖啡碰面的,角度拍摄得很好,全程都只有林法蒂和林月璇两个人,不见郑双,其中几张林法蒂和林月璇手里拿着u盘的,画面格外清晰,还做了放大处理。

    蓝若妍把照片的顺序调整了一下,变成了林月璇手里拿着u盘,不多时,u盘到了林法蒂手上。

    把照片交给傅立,“傅立哥哥,你帮我把照片寄出去吧!”

    说着用打火机把底片烧毁,赤红色火苗的摇曳,映出一张狞笑的脸。

    ……

    林月璇捧着餐盘,按下总裁专属天梯。

    奇怪的是,她们下来时,电梯在二楼,这会儿怎么到了地下一层?还处于上升状态。

    这部电梯是时御寒专属没错,但偶尔,任新和郑诚,甚至蓝若妍也可以乘坐。

    林月璇没多想,站着等电梯上来。

    就在电梯门打开的瞬间,林月璇的脸部都僵硬了,文柳慧怎么又来了。

    还是郑双反应过来,道声“夫人”,便拉着林月璇往餐厅走去。

    “站住!”文柳慧走出电梯,文姨立即暗示随身跟着的保镖跟上林月璇。

    郑双充耳不闻,仗着餐厅人多,拉林月璇到一张餐桌上坐下来,手放在桌子底下。点开时御寒的号码。

    文姨拉着文柳慧在两人面前坐下来,一脸阴险,“郑双!别以为你有点本事就张狂,干这一行的,出个意外是常事。”

    红果果的威胁!

    郑双有自己的骄傲,反击回去,“是吗?那就要看夫人舍得拿多少人的命来拼了。”

    此言一出,站在文柳慧身后的保镖脸色都变了。

    林月璇亦淡然的坐下来,这里是时氏餐厅,有很多外人来这里用餐,不是总裁办,只有那几个人,消息不会外泄,除非文柳慧真的想毁掉时氏,否则不会在这里乱来。

    那头,时御寒的手机终于接通,郑双当着文柳慧的面拿到耳边接听,“我在二楼餐厅,陪你妈妈这种事情,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郑双很生气,这什么事啊,保护一个人,没遇到外面的危险,却三番四次被自己人谋害。

    看不见文柳慧的脸,却能凭感觉她黑纱下面的脸色很难看。

    林月璇默默的为郑双点赞。

    她为时御寒感动没错,但对这个几次想杀害她的女人,她做不到大方原谅。杀人犯法的事她做不出来,也找不到证据报案,打击报复做点小动作,这种事她常做。

    “我们走!”文柳慧生气的带着她的人离开,她来是找时御寒说正事的,遇上林月璇是凑巧,没有毁灭她的机会,她不会在这里耗着。

    林月璇暂时不想去总裁办,索性和郑双留在餐厅。

    文柳慧气冲冲的带着人冲进电梯,却撞上从上面下来的时御寒,怒火冲天,抬手就给了时御寒一巴掌。

    “上去!”

    时御寒却按了地下一层的按键,“妈!别生气!”

    “杀了那个女人我就不生气!”文柳慧扯下面纱,把一沓照片摔在时御寒脸上,“时御寒,非要那个女人把时氏毁掉你才开心吗?”

    时御寒担心文柳慧情绪不受控,给了任新一个暗示,弯腰捡起照片,看了看,这件事郑双跟他报备过,完全没有问题。

    究竟是谁在背后唆使母亲?他解释道,“这件事郑上也知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是林法蒂拿了u盘给林月璇。”

    文柳慧一心要林月璇死,根本就听不进去,“你就是被那个女人迷惑了!”

    时御寒轻轻的抱住文柳慧,让她把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妈,怎么会,儿子已经长大,做事有分寸。”

    换做以前,他绝对不会跟文柳慧解释这些,一想到文柳慧始终无法打消除掉林月璇的念头,便耐心的跟她解释。

    然就是这些解释,等同于在文柳慧的怒火上倒了一瓶油,她情绪再度失控,“时御寒!为了那个贱人你竟然做到这个份上,你不配做我的儿子!”

    推开时御寒,拳打脚踢,仿佛时御寒是她的仇人,而不是儿子,她的手被烧得没有一寸好的皮肤,长长的指甲抓破了时御寒的脸。

    时御寒却早就习惯,默默的承受着,等她的怒火打消了一点点,他果露在外面的脸、手背,已经青一块紫一块,没有一处好的皮肤。

    他轻轻的把文柳慧拥入怀中,“妈,我不会忘记报仇,但这跟小月没有冲突!”

    他软化的态度却只是文柳慧怒火喷发的催化剂,她冲着他又是一顿拳打脚踢。

    时御寒被打得蹲在地上,任由文柳慧发泄怒火。

    电梯停留在地下一层很久。

    ……

    林月璇坐了很久才回到总裁办,差点以为自己走错了。

    “你怎么了?”一张脸。没有一块好的皮肤。

    “走路不小心撞的。”时御寒头也不抬,死死的盯着屏幕。

    那是时氏的股价走势图,林月璇能看懂一点,知道现在时氏的形势有多严峻。

    “我……”不由自主的,她生出帮他一把的心,却有心无力,时氏总裁走路会撞墙,月亮从西边出来都没人相信。

    “你先去休息一会,等忙完了陪你。”时御寒还是没抬头。

    林月璇问,“你吃午饭了吗?”

    “没!”

    林月璇让秘书去二楼买一份午餐,顺便去时氏对面的药店买一些消肿祛瘀的药水回来。

    时御寒这样,让她想起了小时候的自己,稍微做得让林成功不满意,就是一顿毒打,身上青青紫紫的,旧痕加新伤。

    等待秘书回来的时间,林月璇拿出手机点开新闻,时氏的新闻满天飞,几乎都是负面的。

    有爆时御寒有虐倾向的,有爆时御寒跟某个名媛在一起,利用了名媛之后又甩掉人家,是个负心汉等等。

    甚至有人指责时御寒能快速在烟城窜起来,是做了见不得人的事。

    能在云空国一流家族、甚至是二流家族排名上的家族,多少都会有见不得人的事,大家都心知肚明。

    不过没人会蠢到爆出来,牵扯所有。

    林月璇皱眉,毁掉时御寒同时把所有大家族拉下水。不是林成功的风格,他绝对不会让林家变成众矢之的。

    那是谁?谁在背后操控着舆论?

    林月璇留了一个心。

    秘书动作很快把午餐送上来,还有药水。

    林月璇道声谢谢,捧着午餐走到时御寒的办公桌前。

    “先吃饭吧!”人是铁饭是钢,再好的身体也得养着,何况,她记得以前时御寒的胃病就很严重。

    说起来都是同病相怜的人。

    “嗯!”时御寒说着,手指敲打键盘,没有停下的意思。

    林月璇终究心软了,拿着勺子舀了一勺,送到时御寒嘴边。

    时御寒一愣,张嘴吃了进去。

    屏幕闪烁,映着他那略显浮肿的眼睑,有莹莹的水光。

    这就是他坚持把林月璇留在身边的原因!

    从来没人会为他细心到这一步!

    饭后,林月璇饭盒扔进垃圾桶里,又收拾好办公桌,再拿来药水,细细的涂抹的他的伤处。

    后颈处有明显的瘀伤,林月璇咬牙,探手到他胸前,把扣子解开,把他黑色的衬衫拉下一点。

    这是一个完整的高跟鞋的痕印,可以看出文柳慧下手时有多狠。

    林月璇把消肿的药水倒在手里,抹到他的瘀痕处,轻轻的揉着,直到掌心发热。

    期间,时御寒一直保持着盯着电脑屏幕看的姿势。键盘被敲的噼里啪啦直响。

    林月璇不放心,又把他的衬衫脱掉,还有几处明显的瘀痕,都是高跟鞋尖留下的。

    心道怎么就有那么狠心的妈妈。

    她无比庆幸拥有简丹那样的妈妈,虽然软弱了一点,却给了她满满的母爱,以至于在那样扭曲的家庭环境中长大,没有扭曲自己的性格,没有走失自己的心。

    她的手心在他后背或轻或重的涂抹着,他忽然转过身来,把林月璇紧紧搂在怀中,把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鼻音很重,近似呜咽,“不要离开我!”

    “好!”林月璇想也不想,便答应下来。

    至于有几分敷衍,又有几分真诚,就连她自己都弄不明白。

    “不要离开我!”为了获得安全感似的,时御寒又说了一遍。

    “好!”这一次,林月璇回答得更爽脆。

    “记住你的话,千万不要离开我,否则就算是追遍全球,我也要把你抓回来,打断你的腿,让你一辈子都跑不了!”时御寒忽然捧起林月璇的脸,让她直视他的眼睛。

    林月璇的心不可抑止的狂跳起来:他是不是看出了什么。

    但她不承认,“不会,我会一辈子在你身边。”

    他攫住她的唇,吻了上去。

    林月璇顺从的任由他予取予求。

    时御寒像是发泄似的,狠狠的啃噬着她的唇,手开始不安分起来,扯了扯她的裙子的吊带,却在这时。

    “砰!——”

    办公室的门口竟然被踢开,一群老头子怒气冲冲的闯了进来,郑双匆匆的跑了进来。

    这些都是时氏的大股东,围着秘书问长问短,谁都始料不及他们会突然闯进来,才被这些人得逞。

    而此时,时御寒还保持着手放在林月璇裙子里的姿势,见状,以电闪雷鸣的速度把衬衫盖在林月璇身上,在把人拥在怀中,满脸怒意的扫视那些老头子。

    “出去!”

    很久没有听到时御寒的河东狮吼,林月璇只感到耳膜都快被震破了,办公室高价的防弹玻璃震得匡匡作响。

    “时御寒!”老头子个个怒容满面,纷纷指指点点起来。

    “时氏现在到了危急关头,你居然在办公室里白日宣淫!”

    “我看那些报道说轻了,你更离谱!”

    “我们怎么会把总裁位置交到这么一个不靠谱的人手中。”

    时御寒仔细检查了林月璇,没有走光,把她脑袋按在他怀中,这才缓缓抬起头来,眸色森冷,“说完了?”

    “你这是什么态度!我们是股东!”说得好像老子就是上帝似的。

    但说这话时,躲在时御寒怀中的林月璇明显感到老头子火气不足。

    “你们也说了。你们是股东,而不是祖宗,我做什么不需要你们干涉,不想呆在时氏的,可以滚蛋!”

    时御寒很嚣张,就一个态度,要么闭嘴,要么滚蛋。

    老头子一大把年纪了,从未被人这般轻视过,气得眼睛直翻白,但也有两个目露怯色,悄悄的往后退了。

    郑双抱歉的看向时御寒,这件事她有责任,是她疏忽了,若这些人是敌人,只怕林月璇已经遭遇危险了。

    林月璇躲在时御寒怀中,不忘观察这些老头。

    八个老头,其中两个胆怯的退后几步,四个很生气,却没有足够的胆量跟时御寒叫板,只有两个仗着自己股份多,上前走了几步,用一副长辈教训晚辈的语气吼,“退股就退股,立马召开股东大会!”

    这个时候,时氏风雨飘摇,若召开股东大会。加上股东退股,只怕时氏的处境会更艰难。

    林月璇抬起头来,拉了拉身上的黑衬衫,缓缓从时御寒怀中站起来。

    时御寒摸不准林月璇要干什么,拉着她的手,正要说些什么,林月璇却拍了拍他的手,示意他安心。

    时御寒的心情变得复杂起来,林月璇这是要保护他跟老头子干架?

    尽管他不需要保护,可这种被保护的滋味,令他冷硬的心,变得柔软下来。

    林月璇果决的走到老头子面前,先是冲这些人淡淡一笑,然后说道,“诸位老伯,你们口口声声指责时总,可曾想过,你们年轻时也干过同样的事情,别说你们没冲动过。”

    时御寒,“……”

    一直知道林月璇彪悍,脸皮厚,可亲耳听到她跟一群老头子说年轻时的冲动,这种感受,让他想生气,又生不起她的气来,哭笑不得。

    老头子惊呆了,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姑娘居然跟他们说年轻时的冲动。这姑娘脸皮咋就那么厚啊!

    “你们没话说吧,那就是都干过,那你们有什么资格指责我家时总?还是现在你们不行了,看不得年轻人恩爱?典型的嫉妒?”林月璇越说越露骨,但每一句都噎得老头子说不出话来。

    只有冲在前面的两个老头指着林月璇,“你”了半天,却还是指着林月璇,找不到反驳的语言。

    林月璇那灵动的大眼睛狡黠一转,呵呵的笑了出来,“我什么?想说我不要脸吗?你们要脸?不知道非礼勿视吗?你们要脸!怎么赚钱的时候不表扬时总,到了有点破事的时候,就个个跟豺狼虎豹似的,纷纷赶上来揪着不放?说白了,还是要钱不要脸。自己都不要脸,有什么资格指责别人不要脸?”

    这一套一套的“理论”出来,别说老头子一愣一愣的,就连时御寒都惊呆了!

    小丫头在他的压迫下,除了那段时间脾气很尖锐,说话很冲,其他时间都是很温顺的,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小绵羊大发神威,把吃的盐比他们吃的米还多的老头说得哑口无言!

    郑双见识过林月璇的伶牙俐齿,这会儿淡然的靠着办公室的门口,心想等会儿找林月璇开口跟时御寒求情,免于这次失职的惩罚。

    “你这是什么歪理!是我们在说你们的事,怎么绕到我们头上了!”冲在前面的其中一个老头回过神来,底气不足的虚吼着。

    “怎么不是你们的事,难道你们来这里不是为了你们的钱包!”林月璇掐着腰,抬头挺胸,一副市井泼皮的架势,中气十足的与这些老头对峙。

    时御寒有种把林月璇拥入怀中狠狠宠爱的冲动,却更感兴趣林月璇会怎么打发这些老头,津津有味的看着。

    “我们是为了钱包,但是你们……”

    “我们怎么了?我们是偷你们钱了还是砸你们家了?吃饱了就在家里多陪陪孙子,别没事找事,外人恨不得时氏倒闭,说些风言风语,你们是时氏的股东,不支持时总,还想看着别人搞垮时氏啊!”

    本来没有道理的事,到了林月璇口中,总能扳出那么几分歪理来,让这些老头还真没法子反驳。

    八个老头面面相窥,一副有口难言的滑稽模样,郑双就差没笑出来,为时御寒开心,也为林月璇喝彩。

    “没事都散了吧,时氏会度过这个难关的。”林月璇指着办公室门口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老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们不是来兴师问罪的吗,说好的股东大会呢,说好了把时御寒赶下台?

    怎么被一个小姑娘三言两语给打发了?

    不想走,外面郑双已经叫来保镖和保安,不走估计就要难看了。

    就在八人要出去时。时御寒忽然站起来,“想撤股的随时都可以来找我谈!”

    有老头动了心,立即回头,却在面对时御寒那张森然的冷脸时,脖子一缩,退了回去。

    时御寒不是没想过这些老头撤股,他收购,正式把时氏所有股份掌控在自己手里,但眼下不是好时候,一个不走心,他要花很大精力才能控制。

    可时氏走上坡路时,这些人是绝对舍不得退股的。

    等老头撤出办公室,不等郑双投来求助的眼神,林月璇便说道,“今天都怪你,这事怨不了双姐姐。”

    郑双投来感激的眼神,退出去,关上门。

    办公室里只剩下林月璇和时御寒,时御寒赤果着上身,离开办公桌,把林月璇抱起,再走回办公椅上坐下来,把林月璇放在腿上。

    “哪来那么多歪理?”

    “那是正理,不是歪理。”林月璇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靠着,别看她刚才很潇洒的样子,其实也会紧张。

    但时御寒没有阻止她,反而纵容她的胡闹,让她有种继续说下去的安心感。

    “刚才做的也是正事?”时御寒目色深深,凝视着林月璇。

    被一个赤果着上身的男人这么直白的盯着,林月璇会意,退出时御寒的怀抱,“你去工作!”

    “这也是工作的一种!”时御寒却拉着林月璇不放。

    “门没关!”

    话音落,办公室门口再次被人从外面踢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百度最新章节)  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