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46章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时御寒阴沉沉的怒视闯进来的季凌风,怒吼,“你最好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季凌风站在门口,目瞪口呆,盯着时御寒果露的上身看了许久,又看了看穿着时御寒衬衫的林月璇,结结巴巴,“你……你们……”

    “出去!”两次被打搅好事,时总心情很糟糕,找不到发泄口,把季凌风当成炮灰。

    “切!又没看到什么!”季凌风摆摆手,“我来告诉你,不知蓝若妍跟欧阳诺说了什么,欧阳诺拒诊蓝若妍,把她从医院赶了出来,还有,欧阳诺下令,第一医院拒诊你时御寒的人,我觉得此时蹊跷,你自己小心一点。”

    这是他今早上班从助理口中听到的,这事在烟城闹得有点大,医生拒诊病人要遭人非议,欧阳诺为何这样做,蓝若妍说什么得罪了他?季凌风第一个想到内容有关于林月璇。

    “知道了!”时御寒搂着林月璇,眸色越发深沉,眸光微闪,宛如浩瀚的星河,深不见底,看不透,却绚丽夺目。

    “寒,我把季家所有的资金都调了过来。”季凌风严肃起来,还是那个清冷的季医生。

    “暂时先放着!”

    时御寒的心思,就连季凌风也看不透,话带到了,转身离开。

    两次被打扰,时御寒也没有了继续下去的心情,恰好电脑响起了一声尖锐的警报,时御寒坐回办公桌前,又开始了一轮死死盯着屏幕的过程。

    不过这一次,不是林月璇能看懂的股价走势图,而是无数她看不懂的字符,在屏幕上快速的闪动。

    林月璇找了个机会,上了洗手间,给九哥打电话。

    这一次,九哥还是说没船、没机会,但简丹过得很好。

    林月璇怀疑九哥在撒谎,一个专门帮人偷渡的老大,会半个月找不到船离开?

    但他让简丹跟她通了话,听起来,简丹过得很好,又让林月璇打消了疑虑。

    就这样过了两天,也不知时御寒用了什么手段,云空国关于他的丑闻,在一夜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时氏开始慢慢回到正轨上来。

    林月璇要离开的心也慢慢变得摇摆起来。

    走,还是不走?

    若要走,也要等简丹先离开,她才能安心,可简丹还没有机会离开。

    一犹豫,竟然又过了两天,时氏终于正式稳定下来,那些闹着要撤股的老头子又来了一次时氏,笑眯眯的表扬时御寒厉害,是个做掌舵人的好料。

    见风使舵的本领,就连墙头草都自叹不如!

    时氏危机一解决,时御寒的时间逐渐变得多了起来,没事跟林月璇说句话,日子平静得好像那些仇恨从未出现过。

    ……

    又过了两天,林月璇终于感觉到不对劲,九哥不可能这么久还找不到船离开,除非出事了。

    林月璇打电话试探性的问了九哥,他们在哪座小岛,九哥爽快的告知朗月岛。

    产生怀疑之后,林月璇对九哥的话半信半疑。

    当天就央求时御寒放她一天假,她要去朗月岛,去散散心。

    时御寒满口答应,“正好去度假,一起!”

    林月璇的心差点没跳出胸口来,有时御寒在,她要怎么跟母亲见面!

    可时御寒不给林月璇拒绝得机会,“我去联系船。”

    林月璇还能说什么,忽然说不去,只怕以时御寒的敏感度,能觉察出什么来。

    硬着头皮上吧。

    ……

    蓝若妍一想到腿伤的由来,就恨不得杀死林月璇。

    但现在时御寒把林月璇保护得太好,她的人几次出手都找不到机会,把照片给了文柳慧,文柳慧居然也失手了!

    越想越烦躁,急到夜不能寐,傅立提出要出海散散心,蓝若妍答应了。

    坐在游轮的甲板上,傅立老婆在她身旁不时说几个笑话,逗得她心情还不错。

    “咦,那不是时总得私人游轮北极号吗?”傅立老婆指着不远处一辆豪华游轮,惊叹,“好漂亮的游轮!”

    顺着傅立老婆的手指看去,蓝若妍一眼看出那是时御寒的私人游轮北极号。

    时氏搞商业活动有公司专门的游轮,时御寒的北极号就连文柳慧都不能上去。

    他的私人领地绝对不允许其他人存在!

    “傅嫂嫂,你去跟船长说,跟着北极号。”蓝若妍幻想着,她可以跟时御寒来一场意外的遇见。

    的确是很意外,当北极号靠上朗月岛的码头时,蓝若妍没看到时御寒,反而看到了林月璇,在郑双和八个保镖的保护下,派头十足登上朗月岛。

    她梦寐以求的海水天堂,时御寒拒绝她进入,说是为了保护她。

    她求了很久坐上北极号玩一玩,被时御寒拒绝,理由还是不要跟他走得太近,免得被仇人报复。

    可林月璇呢?住在海水天堂,乘的是北极号,她做梦都想有郑双那样的女中豪杰贴身保护她,时御寒就是不给,解释是郑双有其他任务!可偏偏就给了林月璇!

    所有的所有,她想拥有的东西,都给了林月璇!

    蓝若妍把放在身边的轮椅狠狠的推出去,把轮椅当成是林月璇般狠狠发泄怒气。

    轮椅撞在船舷上弾了回来,蓝若妍手脚并用的滚到一边,才没有被弾回来的轮椅撞到,不过打着石膏的腿撞到船舷上,差点撞碎,又要重新经历一次打石膏的痛苦!

    “林月璇!”

    都是林月璇!

    她一辈子不出现多好!那样她就可以霸占着寒哥哥过一辈子!

    林月璇,你为什么还要出现。

    蓝若妍发疯了一般的叫嚷,“打电话给傅立哥哥,说我等不了那么久了,我要立即报仇!”

    “若若!”傅立嫂嫂耐心的劝解蓝若妍,“等了那么久也等过来了,不急一时,我们要的是一击即中,不能着急。”

    “可是我真的受不了!林月璇凭什么能够拥有这一切,这一切都应该是我的!”蓝若妍狠狠的盯着走上码头的蓝若妍,拉着傅立嫂嫂的手,“嫂嫂,你一定要帮我!”

    “嗯!我和傅立都是站在你这边的。还有夫人,她一定会帮你的,你要耐心!”

    蓝若妍这才平静了一些,觉察刚才过激了,深深呼吸,死死盯着林月璇,似乎要用目光把林月璇杀掉。

    林月璇感觉背后有一道阴寒的冷气,回头,却什么也没发现。

    难道是自己错觉了?

    或许时太紧张导致了错觉吧。

    林月璇没有多想,调集起所有脑细胞,思考等会儿要怎么才能支开时御寒,见到简丹。

    “在想什么?”时御寒从北极号上走下来,自然而然的牵着林月璇的手。

    他的动作太自然了,有种水到渠成的美感,就像是多年的夫妻,很随意的把她的手指拉入掌中,十指相扣。

    林月璇有些不自然,记忆里,这是时御寒第一次牵着她的手,就算他们曾经好过,以时御寒霸道的性格,也喜欢搂着她的腰,而不是牵着她的手。

    一圈涟漪在心湖荡漾,这代表着他们的关系开始走向平和了吗?

    “我在想去哪里比较好玩。”林月璇随意扯了一个谎。

    眼光四散,到处瞄,她刚才在游轮上,借上洗手间的机会打电话给九哥,说要到朗月岛来见一面,并隐晦的说了身边有人,不方便。

    九哥倒也爽快,直接说了在兰花坳等着,让林月璇过去,他带简丹在哪儿等着。

    “要不去兰花坳?”时御寒说出一个地址。

    林月璇的心提了起来,她和九哥就约在兰花坳,因为那里开满了兰花,容易找。

    是有意?不,是巧合!林月璇安慰自己,努力保持着面上的镇定,船到桥头自然直,说不定到了兰花坳就有机会了。

    “嗯!”

    再反观时御寒,面色淡然,保持着不疾不徐的步伐,牵着她的手,很有耐心。

    这一点也不像他平时雷厉风行的作风,越是不急不忙,林月璇越是心慌。

    “你今天怎么有时间陪我出来?”她小心的探问,就担心时御寒知道什么!

    “时氏稳定下来,我也没什么事了。”

    他的脚步已经够慢了,却还在放缓脚步,林月璇感觉就像在沸水中煎熬,“其实我自己出来也可以的,你不用这样。”

    “陪未婚妻出来散心天经地义!”

    林月璇,“……”

    从他口中说出的未婚妻三个字那么自然,好像这就是真的一样。可……他们真的有未来吗?

    爱过,恨过,累了,放弃了,没有勇气了!

    林月璇低下头,说不出话来,跟着时御寒的脚步慢慢走。

    “你好像很不开心,是朗月岛不好玩?”时御寒捏了捏她的手,柔若无骨,放在手心里,很舒服。

    “不是,我在想兰花坳是什么样的?”林月璇笑得有些牵强。

    希望等会儿九哥机灵一点。

    朗月岛只是一个小岛,培养出一大片兰花不容易,因为这样的不容易,使得岛上开出的兰花格外美丽,吸引大量游客到这里来玩。

    除了看兰花,还有海钓、潜水等娱乐项目,林月璇眼前一亮,时氏有项目在岛上,可以利用公务把时御寒支开啊!

    “寒!你要不要去岛上微服私访呢?”林月璇好笑,搞得好像皇帝一样。

    不过,回头看时御寒,身穿黑色绣金线暗纹衬衫,没有打领带,略显休闲的把上面两颗金质扣子解开,露出一小片麦色肌肤和锁骨端,肌理分明,泛着健康的诱惑。

    被黑色衬衫包裹着的身材,肩宽臀窄,最完美的比例,哪怕走得慢,也有种龙行虎步的威严感,俨然外出巡游的皇帝。

    惹来周围游客频频回头。

    “那些项目自然有部门经理跟进,我什么事都操心,岂不是要累死。”时御寒没有离开的意思。

    “已经来了,就去看看吧!”越是接近兰花坳,林月璇越紧张。

    千万不要碰到啊!

    一阵咸腥的风夹杂着兰花香迎面扑过来,林月璇的心跳更是快得不正常。

    还好风声掩饰了她的心跳声。

    “好像小月很不喜欢我陪着你!”时御寒忽然问。

    经历过那么多危险的、紧张得场合,林月璇都没有这么紧张过,只要涉及到母亲,她就不由自主的紧张,唯恐失去。

    闻言,林月璇差点就吓出心脏病来,面上却保持着淡笑,天真无辜,“怎么会,我这不是担心你的股东会骂我狐狸精吗?”

    “你本来就是!”时御寒道,不然他怎会会沦陷在一个仇人女儿的手里。

    “胡说!没有自制力的男人总喜欢把罪名推到女人身!”

    时御寒忽然极富情深的回头,凝视着她浅笑嫣然的脸,却细心的发现她眼中的不自然。

    最终收起了逗她的心思,要去就去吧,不看一眼母亲她一定无法安心。

    时御寒是担心的,若有一天,林月璇发现在简丹未能离开这件事上,他是幕后推手,会不会再次跟他翻脸?

    黑眸深深,流光微闪,就算是翻脸,他也要把她留在身边!

    这就是他时御寒式的爱情!

    “我还真有点事要去办,你跟郑双去玩吧!”时御寒放开林月璇的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她的脑袋。

    海水有些大,吹得她的头发有些凌乱,一脸懵然,长发随风飘扬,衣袂飘飘,这样的她有种别样的美丽。

    林月璇在心里欢呼雀跃,幸运女神是如此的眷顾于她,时御寒终于开离开了!

    “双双姐!”林月璇又头疼了,有郑双在,跟有时御寒在有什么区别!

    “双双姐,你不想出去玩一天吗?”

    “不想!”

    林月璇绞尽脑汁没能把郑双支开,直到走到兰花坳,远远看见九哥站在兰花丛中,向她招手。

    “咦,我的朋友耶!”林月璇故作惊喜。

    郑双差点就笑出来,傻傻被蒙在鼓里的林月璇太可爱了,她以为时御寒有事离开,殊不知时御寒早就交代了她,等会儿故意离开一点,让她安心跟简丹说几句话。

    郑双忽然发现,时御寒还真的挺悲哀的,想留一个女人都要使尽手段,还小心翼翼。

    世仇,各种阻力,若相爱的两个人都需要想他们这样辛苦,那她宁可一辈子不要恋爱。

    “你注意点,我上一趟洗手间,有事打给我!”郑双道,快速离开。

    “九哥!”林月璇不浪费时间,快步跑过去,“我妈妈在哪里?”

    再不抓紧时间,恐怕好运气过时了,就没机会了!

    九哥带着林月璇走了十几米远,一座茅草篷下,简丹坐在轮椅上,身边站着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皮肤黝黑,看起来十分朴实。

    九哥解释,“我一个大男人不方便照顾你妈妈,就找了这么一个小丫头,人挺老实的。”

    “谢谢你!钱我会努力多给的。”人家为她做到这个份上了,林月璇除了感激,还有什么话说。

    “妈!”林月璇激动得扑过去,伏在简丹的膝盖上。

    简丹也十分激动,眼眶有些红,“月月,你怎么来了?”

    “妈!”林月璇抬起头来,简丹比从林家出来时。气色看起来好了很多,脸色红润,就连那凹陷下去的眼睛,也逐渐有了精神,显得年轻了许多。

    林月璇忍下泪意,抱着简丹,“我想你了!”

    “傻孩子!”简丹揉了揉林月璇的脑袋,很开心。

    “妈!”林月璇问,“你过得还好吗?”

    “你不是看出来了吗?妈妈过得很好,都不想去风华国了!”

    林月璇一个激灵,母亲的话中有话!

    “这里还是太危险,不去风华国我不安心!”

    “傻孩子,有什么不安心的,去哪里不一样是过!”简丹活了大半辈子,什么苦没吃过,临老了,很看得开。

    何况,有些事情,她虽然没有证据证明什么,心里却明亮着呢。

    “可是……”

    “好了好了,你以为云空国边界是你家,来去自由啊!”简丹没好气道。

    看得出离开林家之后,她的性格也开朗了很多。

    林家真的是一个折磨人的地方。

    “月月,妈妈在云空国生活了一辈子,其实也会害怕去了风华国不习惯。”简丹娓娓道来,“别看云空国和风华国只有一山之隔,可越过风云山。风华国那边的气候就冷很多,妈妈的腿可能会不适应。”

    林月璇听明白了,简丹极力的表达只有一个意思:她不想去风华国。

    “只要我躲起来,一辈子不跟林家的人见面,就没事了。”简丹玩笑道,“月月不会是担心养不起妈妈吧?要不明天就让九哥回去,反正他也不缺你这份工资。”

    “妈——”林月璇还想说什么,却被简丹打断,“不仅是我不走,表姐过一段时间也要回来。”

    林月璇被简丹的话震到了,简素心要回来!上次打电话时,简素心没说,何事让她忽然决定回来。

    “月月,是你把简家当年的事情告诉素心吧!”简丹难得用严肃的语气跟林月璇说话,甚至很严厉的责怪林月璇,“表姐在风华国平静了十几年,你却忽然把线索给她,让她为仇恨回来,你觉得她会开心吗?”

    “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冤冤相报何时了,素心回来找当年的仇人报仇,等以后,仇人的孩子又回来找你们报仇,反反复复,世代不得安宁,这是你们想要的吗?”

    林月璇许久说不出话来,她只想着有线索何不找出真相,却没想到把简素心拉回复仇的痛苦地狱!

    “妈,我知错了!”

    “月月,不管以后如何,都记得保持一颗平静的心。”

    林月璇不喜欢阳奉阴违,却不同意简丹这句话,心想就是因为所谓的平常心你毁在林家一辈子。

    不过,她不愿意看到简丹失望,便点头,“我知道了妈!”

    母女俩又说了好长一段时间的话,又回到去不去风华国这个问题上来,简素心不在风华国,简丹一个人去,林月璇不放心,可留在云空国,林月璇还是不放心。

    简丹对女儿的关心感到欣慰又无奈,“月月,祸福有命,不管我在哪里你都不放心,那你能把我带在身边吗?”

    林月璇沉默了。

    “这样吧,我留在云空国,去找一个人迹罕至的小岛隐居起来,你需要支付的生活费低,又没人能找到我!”

    九哥适时插了一句话,“其实我觉得夫人的话没错,若林家的人有心要害你们,你们躲到风华国也于事无补,说句难听的。时总对你那么好,你完全可以求助时总,让他帮你保护夫人。”

    林月璇疑惑的抬头,用审视的目光看了九哥许久,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却说不上来。

    恰在这时,郑双的电话到了,“月月,我找不到你!”

    郑双拿着手机,看向一直在她视线范围之内的林月璇,觉得有必要提醒她快点做出决定,反正决定怎样都是白搭,时御寒是不会让简丹出云空国的。

    “你在哪里,我过来找你!”林月璇挂了电话。

    九哥又说道,“我认识一个朋友,住在朗月岛附近的一个小岛上,若信得过我,我帮你介绍,以后夫人可以住在那里,只要你们不嫌弃那里无聊就好。”

    对于简丹来说,被拘禁在林家十几年,行动不便,还有什么无聊承受不来,不等林月璇考虑,便答应下来,“我同意。”

    “先住到表姐回来再说吧!”林月璇还能反对吗?自己造的孽,早知道就不要执着于当年的真相,表姐也不会决定回来。

    她不知的是,就算简素心不回来,时御寒也会想办法阻止简丹离开云空国。

    既然决定了,林月璇叮嘱简丹几句,便离开,去找郑双。

    若林月璇稍微留心一点,就会察觉,其实她跟简丹见面有好长时间了,以郑双的谨慎,上个洗手间不可能花那么长时间。

    但沉浸在见到母亲的幸福中,她的警惕性也降低了,完全没有注意到,兰花坳高处,傅立嫂嫂拿着望远镜,把刚才林月璇和简丹在一起的场景看个清清楚楚。

    见到母亲,林月璇便没有了在岛上逗留的心情,问了郑双,“我们回去吧!”

    “等等时总,他还有事情要处理。”郑双拉着林月璇到岛上著名的景点去转。

    ……

    一座很别雅的两层小别墅,别墅门前有一个用篱笆围成的小院子,小院子里种满了兰花,清香扑鼻。

    时御寒走进这里,简丹就坐在兰花从中,九哥毕恭毕敬的跟时御寒问好,便把空间留给两人。

    “阿姨!”时御寒很有礼貌的走到简丹面前,微微弯腰,表达自己的尊敬。

    “你来了!”简丹语气淡淡。听不出什么情绪,好像一早就知道时御寒会出现一般。

    但时御寒是心理高手,一下子能听出其中的无奈,道,“阿姨放心,有我在,不会让月月受委屈的。”

    其实说这句话时,时御寒有些心虚,谁让他曾经虐待过林月璇!

    这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感觉到这种情绪,原来是这样的。

    大概这就是典型的第一次面见丈母娘的心理吧。

    “我放不放心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说得出做得到。”简丹依旧情绪淡淡,那双饱经风霜的眼,似温和,又似别有深意。

    时御寒内心震动却很大,后来他有去调查林月璇童年的经历,知道她整个童年都是在林家的虐待中长大的。

    曾经,他一度以为这一切都是简丹的懦弱造成的,现在看来,这个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老了很多的妇女,绝非一个简单的人。

    她虽然过着凄苦的生活,却有着一颗纯净的心,一种令人心安的沉静,那是一种对生活的态度,也是岁月的沉淀,更是一种隐藏起来的睿智。

    时御寒忽然明白了,为何在林家那样扭曲的教育下。林月璇依旧根正苗红,拥有一个健康的心理。

    这位母亲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真是一位伟大的母亲!

    “我知道了。”

    简丹只是淡淡的点头,接下来是冗长的沉默。

    商场谈判不算,时御寒跟老人相处的经历为零,不知要说什么,也不知要怎么做,只是恭谦的站着。

    许久,还是简单打破沉默,“仇恨是最毁人心的东西。”

    时御寒心里一个咯噔,心脏骤缩,有种简丹在交代遗言的感觉。  “阿姨!”在商场上谈判时,言辞犀利的时总,竟然有种无词可用的窘迫。

    “冤冤相报何时了,孩子,别让月月和素心查出当年简家的真相。”

    时御寒瞳仁紧缩,这话什么意思,简家出事的真相难道跟时家有关?

    简丹从轮椅上掏出一个录音笔,“若真的阻止不了那一天的到来,把这个交给月月,在这之前,希望你不要偷听,也希望你们一辈子都用不着!”

    接过录音笔,时御寒的手竟然有些抖,仿佛这是稀世珍宝,稍有不慎,就会破碎。

    “你走吧,月月其实是个很容易心软的孩子。”

    说着,简丹转动着轮椅离开兰花丛。

    时御寒握着录音笔,反反复复的回味着简丹的话,很久,才转身离去。

    ……

    林月璇兴致缺缺的玩了一个圈,被郑双拉到朗月岛南边。

    这里是著名的海钓场,无数海钓爱好者坐在这里,大多数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和年大叔,或盯着海面,或低声谈论着什么,生活得无忧无虑,很悠闲。

    林月璇一下子被感染了,阴郁的心情顿时烟消云散,兴趣盎然的走到海钓场一个租渔具的小店,租了两套渔具,“要是钓到鱼,今晚我给你做好吃的。”

    郑双心想时总不扒了我的皮才怪,冰着脸陪林玉璇随意找了一块地方坐下来。

    只是,两人相互对视着发怵了,这鱼饵要怎么钩?这钓竿要怎么甩?

    “双姐姐,你是全能的,你来吧!”林月璇嘿嘿一笑,把这个光荣的任务交给郑双。

    郑双对着一堆鱼饵和钓竿皱眉,让她把人体解剖了再把组织钩上去还差不多,钩那些不知神马东东的鱼饵,她得琢磨琢磨。

    “两位美女,需要帮忙吗?”一位看起来长相不错的青年走过来,彬彬有礼。

    有美女的地方从来不缺乏眼球。林月璇招牌式的笑容十分甜美,而郑双是典型的冰美人,两人组合,十分养眼。

    “谢……”林月璇正要把钓竿递过去,说谢谢,时御寒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赶在青年之前夺过鱼竿,把脸凑到林月璇面前,在她脸上印上一记亲吻,蜻蜓点水式的,点到即止,又放开林月璇,说得很温柔,“这样的工作还是交给老公我吧!”

    郑双,“……”

    她要不要找个借口溜走,站着这儿很辣眼睛啊!

    林月璇,“……”

    幼不幼稚啊!

    青年也不尴尬,很绅士的冲郑双笑了笑,“这位美丽的小姐,需要帮忙吗?”

    换做平时,郑双一定拒绝,这会儿正好找个借口溜走,点头,拿起她的鱼竿率先走在前面。

    青年看了眼林月璇,识趣的跟在后面。

    林月璇看过去,还能看见郑双走到岸边,上了一条小船。独自离开。

    摇摇头,郑双太冷了,这样下去,还真的难找对象。

    “你也想划船出去?”时御寒问。

    海钓就要划船出去才好玩,大多数年轻的海钓爱好者都会选择划船出海,只有那些年纪大一点的才留在岸边。

    林月璇点头,“看起来很好玩的样子。”

    时御寒拉着林月璇的手,往岸边走去。

    花十美元就能租到一条小木船,时御寒熟练的划动船桨,把小船划了出去。

    海面距离百米的地方,蓝若妍坐在小木船上,带着大大的宽檐帽,遮住大半张脸,远远看到时御寒和林月璇上了小船,嫉妒得双眼喷火。

    “傅嫂嫂啊,寒哥哥不上班,居然陪这个女人来这里玩耍,你说要是阿姨知道了,会怎么?”

    她的声音、眼色都满含阴毒,整个人看上去阴森森的。

    傅立老婆阴笑着,附和蓝若妍,“不知道,应该会很精彩吧!”

    “刚才那个女人查得怎样了?听说她的母亲就是个残废,要是我们把消息告诉林成功……”

    “一定会很精彩!”

    ……

    林月璇盯着海面上的浮子看了许久,没动静,便失去了耐心,索性靠着船舷。仰着头,看向天空中的海鸥。

    “海钓需要耐心!”时御寒扔下船桨,任由小船随浪而飘。

    “我不是没耐心,盯着浮子看久了眼睛受不了。”林月璇又瞟了浮子一眼,没动静。

    海面上风平浪静的,海风徐徐,带着水湿的味道,吹拂在脸上,很舒服惬意。

    “在想什么?”时御寒把林月璇抱起来,让她靠在他的身上。

    “今天你很奇怪,老是问我在想什么?”

    不知是不是错觉,林月璇感觉今天每一个人都很奇怪,就连简丹都有些奇怪。

    不过她又说不出哪里奇怪了。

    “我想多多的了解你。”时御寒把林月璇扳向他,让她看着他的眼睛,“你呢,有没有想过多多了解我?”

    “我已经很了解你了!”所以才会想着离开。

    时御寒饶有兴味,“那你说说我是一个怎样的人?”

    “你!”林月璇把脸转到一边,“算了,免得说了你生气。”

    “我不生气,你说。”

    林月还是不说话,从何说起?

    最初觉得他很温柔,虽然不体贴,却能给她安全感,后来,一切都变了,她又觉得他很恐怖,本来以为恨透他,再相见就是仇人时,又发现事情那么复杂,他们竟然变成了仇人,为了打消文柳慧杀死她的念头,他才会那么残暴的对待她,再后来,他又忽然变回了温柔的他。

    这一变一变的,就像是人格分裂似的,她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时御寒,你为什么会喜欢我?”

    林月璇转过头来,注视着他的眼睛。

    “若我能知道,就不会喜欢你了!”他没有逃避,而是迎着她的眼光,深深的凝视着她。

    周围是湛蓝的海水,清澈纯净,海水反射阳光,映着他的脸,俊美纯粹,仿佛天地间只有他们两个。

    不经意间,两颗心靠拢了许多,两张同样高颜值的脸庞也渐渐靠近。

    这一吻,意乱情迷,这一吻,好似有什么东西悄悄改变。

    忽然,林月璇把时御寒推开,“鱼!”

    她感觉拖动钓竿,却不知道怎么收钓竿。笨手笨脚的甩了几下。

    “呵呵……”时御寒低声笑了出来。

    平时林月璇做家务手脚很灵活,就连说话的表情都是灵活多变,还是第一次见到她笨手笨脚的样子,感觉很新鲜,又说不出的可爱。

    “笑什么笑,你做什么事情,第一次就能做得很好吗?”林月璇嗔瞪过去,那略带撒娇的表情,看在时御寒眼中,更有一种别样的魅力。

    凑近林月璇,在她耳边吹了一口气,低声道,“我的第一次笨不笨,你不是最清楚?”

    他的声音低沉又富有磁性,唇就贴着她的耳垂,暧昧又令人心跳加速,林月璇一下子就想起了他们的第一次,这家伙的确天才,第一次没让她很疼,却终生难忘!

    她脸皮厚没错,跟人撒泼吵架也什么都能说出来,但真正到了做的时候,她却很害羞。

    一朵红云漂浮在她脸上,林月璇地下头,声音细若蚊蝇,“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

    时御寒又笑了,比起以往不同,林月璇最多只听到他低声的笑,这一次,爽朗的笑声在随着海风飘到很远很远。

    以至于飘到蓝若妍的耳朵里,她抓狂的抢过傅立老婆手里的船桨,拼命的乱划,她担心不发泄出去,她会发狂的直接掏枪射击林月璇。

    寒哥哥从来没有对她笑过,为什么可以对那个女人笑!

    林月璇靠着船舷,呆呆的看着时御寒的笑容,不得不说,板着脸的他如同运筹帷幄的帝王,而露出笑容的他,比起平时的冷硬,多出许多柔和来,像是飘逸隽秀的谪仙,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温暖感,很令人怦然心动!

    林月璇看得痴迷,时御寒却已经把鱼线收起来,好家伙,好大一条浅海石斑。

    “回去给我做清蒸石斑吧!”时御寒道,上次林月璇做了一条,还没吃就被她掀翻了,着实可惜。

    可惜的不是石斑,而是她的手艺,看在眼里,却吃不到嘴里,多浪费!

    “嗯!”

    风和日丽。时御寒把鱼线重新扔入海水里,见小木船被海浪推回岸边,又划动船桨,把小船划出去一点。

    “其实海水天堂那边也可以钓鱼。”时御寒忽然说道,“以后一个人无聊就去玩吧!”

    “我还想多活几年!”林月璇想起那次的鳄鱼事件就心有余悸。

    “那次之后,我就把鳄鱼杀了,改天把鳄鱼皮做的鞋子拿回来,你看看喜不喜欢。”

    “啊?”林月璇平静的心再起波澜。

    她都不知道!

    很多事她不知道,是不是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时御寒做得更多?

    念及此,她的鼻子有些酸。

    以前,她不是很能体会季凌风说的那句:你会后悔的。

    哪怕那次时御寒为她挡枪,心悸之后,她只是觉得两个人之间互不相欠。

    可如今,明明只是一句简单的话,却让她生出了一种就这样下去的想法。

    在危急情况下做出的最本能的反应为她挡子弹,在平时,在别人看不见的暗地里,做了很多事,还是因为她。

    怎么让她不心动,何况,她一直这么爱着这个男人。

    哪怕深爱曾经变成痛恨!

    “寒!”林月璇猛地抱住时御寒的腰身,把船桨扔开,把脑袋埋在他胸膛里。

    “傻瓜!”他只是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给我一点时间。”

    “嗯!”

    林月璇不知时御寒的一点时间是指什么,要做什么事情,但现在的她愿意相信她。

    风吹动着小船。一点点的靠近海岸,时御寒又把小船划出去。

    偷得浮生半日闲。

    找一个风景秀丽的地方,和心爱的人晒晒太阳,钓钓鱼,忘掉所有的仇恨,卸下所有的压力和烦恼。

    时御寒忽然发现,他找到了存活于世的意义。

    郑双的小船一直在时御寒和林月璇不远处,以防意外,他们的外围,还有一群保镖化妆成海钓者盯梢着。

    这样风平浪静的度过了半天,换来的就是傍晚十分,上了朗月岛,又辗转回到北极号上,林月璇拉着郑双问了几次,“我晒黑了没有?”

    郑双超级无语,平日里也不见林月璇抹个护肤品什么的,她以为林月璇不在乎。

    “其实我觉得黑白不重要,重要的是时总喜不喜欢。”

    林月璇白她一眼,也懒得问,找到北北极号的厨房,在厨师的帮助下,开始处理今天的收获,几条大石斑,还有一些虾蟹之类的,又在岛上买了很多的海鲜。

    在林家丫鬟式的培养下,林月璇的厨艺很好,很快就做了一大桌子海鲜。

    还没上桌,郑双就躲在厨房偷吃。

    “我说,你好歹注意点形象啊!”林月璇瞪她,善意的。

    “我再注意形象,等会儿就吃不到了,我说月月,娶到你一定是时总的福气,做得一手好吃的。”郑双很没形象的抓起一只大龙虾,剥开虾壳吃得津津有味。

    “那是自然!”时御寒从外面走了进来。

    划了一天的小船,他也饿了,凭什么郑双可以在这里偷吃,他却只能在外面等。

    都说爱情能让人又聋又瞎,还能拉低智商。

    时御寒完全没有觉察,有这样想法的他很孩子气。

    郑双又抓了一只大龙虾溜之大吉。

    时御寒看着做好的一桌子菜,一想到等会儿会有一大群人品尝林月璇的手艺,便觉得浑身不舒服。

    “做完这个不做了!”

    时御寒略带怒意的声音在厨房里突兀的响起,吓得林月璇差点把锅铲摔了,“发什么神经!”

    “你是未来总裁夫人,不是厨子!北极号上有专门的厨师!”时御寒几乎是吼的。

    被林月璇赶出去的厨师背脊一凉,感觉阴风阵阵,赶紧往厨房里跑。

    “夫人,还是我们来做吧,您和时总在外面等着吃就好!”

    他们可是时总高薪请来的,哪有坐着等吃的道理,为了这份工作,还是赶紧勤快点。

    夫人……很陌生的称呼,却感觉不错。

    “你们把这些都搬到甲板上!”时御寒指挥厨师,把林月璇做的菜全部都端出去。拉着林月璇在船头的甲板上坐了下来。

    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

    虽然不是江面上,但斜阳红霞,铺撒在海面上,宝蓝的海水和红色的余晖交相辉映,天海一线间,晚霞多姿,金光闪烁,一副绝美的残阳海景浑然天成,美轮美奂,看得人心都醉了。

    美景在目,美食入口,美人在侧,人生一大美事。

    “好美!”

    却不知,他口中的美指的是人还是景。

    “你不能再吃了!”林月璇抢过时御寒手里剥好的龙虾,“小心胃疼。”

    时御寒却抢过去,一口咬入口中,吧唧几下吞了下去,还意犹未尽,“你做的,绝对不给他们吃!”

    林月璇,“……”

    她该自恋的自豪一下,是她使得这位精明睿智的大总裁变得弱智呢,还是该提醒一下,这位大总裁,你刚才的样子好幼稚。

    然林月璇的阻拦完全无效,时御寒还是把她做的一桌子海鲜吃个精光,甚至吃撑了,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不过,从外表上看,他一脸享受,完全没有吃撑了的自觉,只能从他坐着不动的形象上感觉出来。

    林月璇发誓,以后绝对不会再做这么多菜,免得那天把人吃撑死了。

    林月璇把椅子拉到时御寒旁边,比肩而坐,帮他轻轻的揉揉肚子。

    “你确定要这样勾引我吗?”

    林月璇的手一顿,这样也算勾引,时总你的自制力真弱!

    “你确定你还能行?”

    男人最不能质疑,尤其是情事方面,时御寒猛地站起来,把林月璇打横抱起。

    猝不及防,林月璇紧紧勾住时御寒的脖子,防止自己摔下去。

    “放我下来!”林月璇从来没有出过海,难得欣赏到这样的夕阳美景,看了夕阳,还想看星星,可不想一整晚陪时御寒做双人运动。

    “亲我一下我就放不下来!”

    林月璇,“……”

    时御寒真的变了,变得她完全不认识了。

    曾经面对她除了冷冰冰就只有冷冰冰,如今会软和,还会跟她说笑话,甚至会跟她耍赖。

    这样的他是陌生的,却是让她惊喜的。

    林月璇双手勾着时御寒的脖子,努力伸直脖子,却只够到他的下巴。

    时御寒把她往上抛了抛,让她够着他的唇。

    林月璇在他唇上点了一下,“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

    他却追逐不放,攫住她的唇,加深了这个吻。

    晚霞不甘心的在天边闪过一道霞光,逐渐黯淡下去,天色慢慢暗下来,来往于烟城和朗月岛的船只发出或大或小的轰鸣声,依旧忙碌,一艘大船跟在北极号后面,不近不远的跟着。

    林月璇靠在时御寒怀中,等待星星的出现。

    就在这个时候,时御寒的手机响了,是文柳慧的,“时御寒,我在你对面的大船上,你快点来,我被林成功的人盯住了!”

    时御寒皱眉,文柳慧跟踪他?

    却快速的带人放下北极号的小艇,他只剩下文柳慧这个唯一的血亲了。

    等他上了大船,文柳慧的人忽然拿枪指着他。

    时御寒暗道不好,一个漂亮的转身,一个回旋腿,扫倒了几个文柳慧的人。

    但这一次文柳慧有备而来,才倒下几个,从船舱里呼啦啦跑出几十个人。把他围住,一圈又一圈。

    “妈!”时御寒愤怒的大吼,“你算计我!”

    “谁挡我复仇的路,我就放倒谁,你也不例外!”文柳慧狰狞的眼睛里只有报仇的恨,指挥下属,“把时总请进去!”

    时御寒反抗,但这一次文柳慧铁了心要把他留下来,下了死命令,只要不死,随便那些手下怎么下手。

    时御寒带来的保镖很快就被放倒,被捆在栏杆上。

    与此同时,文柳慧指挥着手下放下几艘小艇,快速的向北极号包围过去。

    郑双最敏感,小艇还未靠近就觉察有异。

    指挥船长加快行进的速度,下命令剩下的人阻止这些小艇靠近,不计代价,同时报警,不过烟城这地方,警察有用的话,也不会这么乱了,聊胜于无吧。

    同时快速打电话跟郑诚求助,让他多带点人过来。

    知道林月璇会游泳,便把林月璇带到舱底,给她穿上一套潜水设备,背上氧气瓶以防万一。

    “时御寒怎样了?”

    如此大的阵仗,林月璇不傻,知道出事了。

    “没事,怎么说都是夫人的亲生儿子,最多是打一顿关起来,过几天就会放出来了!”郑双说的很自然,好像这样的事情也很自然的发生。

    林月璇却心疼起来,前几天她还帮时御寒上过药,就是文柳慧下的手。

    都是天涯沦落人,她被渣爹打,他被亲妈打。

    过去的事过去了,现在,哪怕知道文柳慧不会放过他们,他也要光明正大的护着她。

    林月璇做了一个决定,若这次能逃过一劫,她就安心的留在他身边吧!

    “等会儿听到船舱上面有声音,你就拉着这个逃生门,潜到水底去,他们一时半会也找不到你。”至于以后郑双不敢说。

    “那你呢?”

    “没事,我们也算是夫人的势力,夫人最多把我们也抓起来,打一顿,毕竟是母子,一损俱损。”郑双说得轻松,但林月璇感觉这件事没这么轻松。

    “要是我出去呢?”林月璇艰难的说出口。

    其实她很怕死,所以才会在过去那么吃力的讨好别人。

    可若用那么多人的性命来换取她一个人的命,她良心难安。

    “你疯了!”郑双惊呼,“就算你出去了。夫人也会狠狠的教训我们,因为我们只听命于时总。而不是她。你出不出去没有意义,你出去反而会送了命,我们也不会免于惩罚!”

    因为文柳慧已经被复仇蒙蔽了眼睛,始终觉得林成功的女儿跟她女儿同龄,她女儿没了,林成功也不配拥有女儿,却从没想过林月璇的无辜。

    对于一个被仇恨蒙蔽双眼的人,你能跟她说道理吗?她听得进去吗?

    林月璇沉默,郑双拍了拍她的肩膀,“不要轻言放弃,你还有母亲,还有时总,他们会崩溃的!”

    “你也要小心!”

    郑双很快上了甲板,北极号的人跟文柳慧的人打成一团,因为最近云空国的禁枪令,很多枪支都被收缴了,枪支不多,也不会真正的杀了自己人,便都赤手空拳的打起来,也为林月璇赢得一点时间。

    可最终寡不敌众,郑双等人还是被文柳慧的人控制住,被绑在船舷的栏杆上,动弹不得。

    再看大船上,时御寒被文柳慧的人层层叠叠的包围,出手快准狠的放倒一个又一个,但文柳慧的人前仆后继,一个接着一个上,试图耗光他的体力。

    文柳慧下下令大船靠近北极号,时御寒眼睁睁看着郑双等人陆续被钳制,被绑起来,却依旧被文柳慧的人缠住,无法出手帮助他们。

    文柳慧蓄谋多年,这些人只听她的,就算他现在是时氏的掌舵人,也没有用!

    时御寒双眼通红,暗骂自己大意,出手更狠了。

    “搜!”文柳慧忽然大吼,“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时御寒知道,她说的是林月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百度最新章节)  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