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47章 困兽之斗,孤注一掷!

    “啊!”

    时御寒爆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吼声,一记左勾拳,砸在一个人脸上,又连续几个连环踢,放倒一片人,往船舷靠了过去。

    “不要让他靠近船舷!”文柳慧大喊。

    知子莫若父,时御寒是文柳慧一手带大的,亦母亦父,最是了解时御寒,一旦做出决定,就会义无反顾,让他靠近船舷,会跳水游回北极号。

    文柳慧了解时御寒的实力,带来的人不下两百,时御寒此时真正的以一敌百,一个拳头一个拳头的砸,如同困兽之斗,孤注一掷。

    文柳慧的人倒下了又爬起来,爬不起来的,有新的人顶上,很快把时御寒淹没。

    郑双被绑在船舷上面,仰望着天空,想到上次文柳慧离开时憎恨的眼神,有种感觉,这一次,她在劫难逃。

    如今,只能祈祷林月璇能够逃脱了。

    林月璇站在逃生口旁,想了很多,听到舱门被打开,却向舱门走过去,爬上去,立即被文柳慧的人架起来,抓住。

    或许她被抓改变不了什么,但她不能独自逃生,否则,接下来得日子她将会在自责中度过。

    看到林月璇被架着走出船舱的时候,郑双拼命挣扎起来,“你傻啊!”

    林月璇冲她笑了笑,很苦,“抱歉!”

    没能按照她说的做,在第一时间离开。

    冷漠如郑双,这个流血不流泪的女汉纸的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下来。

    或许,那次在海水天堂林月璇推开她时,她就有了泪意。

    “你傻啊!”郑双只是一遍遍的重复低喃,眼泪模糊了她的双眼。

    一开始只是奉时御寒之命保护林月璇,到了后来,她已经把林月璇当成是自己的姐妹。

    看见林月璇被架着走出船舱,文柳慧命令船长将大船靠到北极号边上,放下搭板,气势汹汹的上了北极号。

    “你也有今天!”文柳慧一巴掌扇在林月璇脸上。

    耳朵嗡嗡直响,林月璇费了好大一会儿才抬起头来,半边脸已经红肿得不成样子,一张口,有血迹从嘴角流出来,吐了出去,“你等今天等了很久了吧!”

    “临死了还嘴硬!”文柳慧又是巴掌甩下去,林月璇一整张脸肿得几乎看不出原来的样貌。。

    这一次,林月璇费了更大的劲儿才抬起头来,啐了文柳慧一口,“真是悲哀!”

    “你说什么!”文柳慧左右开弓,扇得林月璇直冒金星,却倔强的仰着头,怒瞪文柳慧。

    换做别人,或许她会说几句软话,把事情敷衍过去就算了。

    可对手是文柳慧。一心想要她的命,就算她把舌头说烂了,文柳慧也不会放过她,何必浪费精力,还不如在死之前说个痛快。

    此时林月璇只希望,以后表姐能够照顾好简丹,还有……偏过头,深深的看了一眼疯狂挥动拳头的时御寒,希望他以后能遇到一个好女孩,不要爱上仇人的女儿了,太辛苦了!

    回过头,冲文柳慧讽刺一笑,“我说你悲哀!全部的生活只有报仇,殊不知,你已经变成仇恨的仆人!”

    林月璇想起简丹的话,子子孙孙这样下去,世代不得安宁。

    仇恨,揣在心中那么累,却舍不得放下,不放下,就永远不会感受到活着的轻松。

    林月璇忽然有些理解简丹那一套生活理论了。

    “我绝对不会再给他们报仇的机会,我要把他们所有人都杀掉!”文柳慧疯狂的叫嚣。海风呼呼,忽然狂风大作,把她的面纱吹开,露出那张凹凸不平的脸。

    她索性把面纱摘下,走近林月璇,“看到了吗?这就是仇恨!”

    林月璇的心跳有些急促,心里不是滋味,死了的人可以永远安静的躺在地下,活着的人才会一辈子承受心理的折磨。

    其实文柳慧真的很可怜,不过,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一时间,所有刺激文柳慧的话,竟然说不出口。

    算了,当作是为母亲积点口德。

    林月璇果断的闭嘴,但文柳慧又不乐意了,扯着林月璇的长发,把她拉进她的脸,“看清楚,我要你死前跟我一个样!”

    林月璇承认自己怕死,更怕死前被文柳慧折磨,但她却倔强的瞪着她,“就算你毁了我的脸,你也得不到复仇的快乐,因为寒会恨你!”

    “哈哈哈!”文柳慧笑得十分张狂,带着骇人的恨意,“恨就恨吧!从他爱上你开始,他就不是我的儿子了!”

    林月璇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原本只想刺激文柳慧,却没想到,她的话竟然如此伤人。

    时御寒,你的童年过的究竟是怎样的生活!

    心口,被什么揪住了,很难受。

    她想回头看他一眼,文柳慧却扯着她的头发,稍微一动,便会疼得头皮都快掉了。

    文柳慧不再给林月璇说话的机会,把人狠狠往前一推,“动手!”

    林月璇不可抑止的颤抖起来,她是要烧死她?

    文柳慧的人把她捆起来,吊得高高的,再猛地扔进海里。

    林月璇明白了,文柳慧的女儿就是在云空海遇害的,她这是要用这种方式为她的女儿报仇!

    深深呼吸一口气,落入水中那一刻,林月璇听到时御寒撕心裂肺的嘶吼。

    文柳慧很有耐心,把林月璇浸入水中一段时间,又捞起来,林月璇大口大口的呼吸还没平复下来,她便再次把人放入水中,再捞起来,如此反复,林月璇脸色发紫,缺氧带来严重的晕厥,却又那么难受的晕不过去。

    “不!”时御寒看着浑身湿漉漉的林月璇,稍不留神,被文柳慧的人一脚踹在肚子上,一口气提不上来,另外一个人立即抓住他的手。

    一只手受制,动作迟钝很多,另一只手很快就被钳制住,接着有人搂住他的腰,有人抱住他的脚,把他牢牢钳制住,动弹不得,立即有人过来给他打了高剂量的镇静剂。

    时御寒双眼通红,如同发疯的野兽。趁着镇静剂没生效之前,疯了一般的挣扎,奋力嘶吼。

    “你不能杀她!我已经把整个时氏集团和所有产业都过户给她,遗嘱也帮她写好了,一旦她死了,时氏和所有产业都将裸捐出去,什么都会毁掉!”

    这是他留给林月璇最后的保命的东西,不到万不得已,他绝对不会说出来。

    “你胡说!”文柳慧不可置信的回头,却从时御寒血红的眼眸中看到了认真二字。

    怎么可能,一旦失去了经济支柱,她拿什么报仇!

    “你可以打电话给律师团!”时御寒挣扎着,镇静剂开始生效,他的力气也在一点点的剥离。

    此言一出,别说被绑着的郑双,就连意识开始模糊的林月璇都震惊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为何他不说,为何他要一个人默默的承受她的憎恨,却不解释一句。

    此时,林月璇忽然憎恨自己,为什么那时对时御寒那么尖锐,为什么要给他脸色!

    时御寒!你在背后究竟还做了多少!

    “那就让律师团的人过来,现在!马上,把时氏过户回来,把所有的财产都过户回来!”文柳慧发疯了似的大吼,她就不信,没有挽救的机会。

    “这件事我已经上报给王子,除非林月璇亲自签字,否则谁都没法更改,若不信,你也可以打电话给王子!”

    云空国跟英国类似,首相治国,女王监督首相,尽管没有实权,却拥有绝高的民心和威望,到了王子那里,时氏还真的要不回来了!

    文柳慧狂吼着冲到船舷边上,狠狠的踹到吊了上来的林月璇身上,“你怎么不去死!你怎么不去死!”

    林月璇只是大口大口的呼吸,一点也感觉不到疼了,双眼充血,湿漉漉的,分不清哪些是海水,哪些是泪水。

    此时此刻,她才真正明白季凌风那句话的意思:林月璇,你会后悔的!

    她真的后悔了,这个男人只为了保住她的命,宁可抛弃所有,甚至是血海深仇。而她却深深伤害了他!

    她何德何能,能拥有这个男人全部的爱,她何德何能啊!

    忽然,大船那边,蓝若妍坐在轮椅上,被傅立老婆推了出来,越过两条船之间的搭板,上了北极号,冲文柳慧轻声说了一句,“阿姨,死罪可免,活罪可不能逃。”

    夜色中,她就像是一条毒蛇,声音很轻,明明那么温柔,却令在场所有人不寒而栗。

    “哈哈哈!还是我的若若深得我心!”文柳慧如同看见了希望,眼中迸射出疯狂的寒光,指挥手下,“把人给我吊起来!”

    “阿姨,你忍受那么多年的痛苦,就让这些人也体会体会你经历过得痛苦吧!”蓝若妍遥控着轮椅来到文柳慧身边。

    “还是若若最懂我的心!”文柳慧让人到厨房把煤气灶拿出来,点火,把锅铲放到火上烤。

    隔着船舷,时御寒绝望的看着林月璇,她衣衫凌乱,手腕被绳子勒出两道血痕,那苍白的面容看起来那么弱小,处于深深恐惧中,却有着她林月璇式的倔强,绝不求饶。

    林月璇闭上眼睛,感官却越发的能感受到煤气灶上的火温,近在咫尺,仿佛要把她焚烧。

    却在这时,空中传来尖锐的警报声,紧跟着直升机的轰鸣声由远而近,掩盖住海面上快艇的马达声。

    二三十艘快艇把北极号和大船包围起来,郑诚和任新带头,带了很多人登上北极号,和文柳慧的人对峙起来。

    直升机上,毕玉全副武装。站在门口处,只等飞行员驾机靠近。

    外围,两方人马在对峙,打成一团,文柳慧却依旧神色狰狞,认真的炙烤着锅铲,看着锅铲在火中一点点的发烫变成红色,丑陋的脸狞笑着拿着锅铲靠近林月璇。

    不要!

    时御寒却连坐起来的力气也没有,只能趴着,眼睁睁的看着文柳慧靠近林月璇,喉咙干哑得发不出声音。

    “林月璇,要怪就怪你生在林家,要怪就怪你跟我女儿同龄!”文柳慧满脸狰狞,如同地狱里爬出来的厉鬼,眼看着抬手就能把烧红的锅铲烫到林月璇脸上。

    却在这时,全副武装的毕玉忽然从天而降,单手执军用匕首割断吊着林月璇的绳子,单手卷起林月璇,随着直升机的升高,把林月璇卷到高空。

    直升机里的人把两人往上拉,很快上来直升机。

    毕玉脱下头套,问道。“你感觉怎样了?”

    看着就令人心疼。

    “没事!”林月璇咳了几声,海水呛到肺里了,恐怕接下来有一段时间要呆在医院里。

    “还说没事,别说话,我送你去医院。”

    林月璇回头,夜色氤氲,只能大概看出一个轮廓,时御寒趴在大船上,周围到处都是打斗,郑双等人已经获救。

    “你……”回过头来,林月璇很意外,很久不见的合租者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毕玉从一个箱子里拿出一块大毯子,让其他人转过身去,把林月璇手腕上的绳子连同衣服一起剪开,扔掉,把毯子裹在林月璇身上。

    “有疑惑等你休息好了,我再告诉你。”

    林月璇闭上眼睛,再次醒来,看着熟悉的第一医院的vip病房天花板,竟然有种亲切感。

    见鬼了的亲切感!

    手腕被厚厚的纱布包扎着,浑身都疼,勉强撑着坐起来,肺气上涌,呛得她忍不住咳了几声。

    “怎样了?”

    咳嗽声响起,欧阳诺就推开门跑进来,着急的模样,令林月璇有几分难受。

    兜兜转转,她还是又遇到了他,又要牵连他了!

    “没事。”林月璇又咳了几声。

    欧阳诺拿着听筒就要放在林月璇的胸口处,毕玉的声音便传了进来,“你干什么!”

    她手里还捧着一碗冒着热气的清粥,狠狠瞪欧阳诺,“你要干什么!”

    欧阳诺的手僵硬在半空中,他不就是想给林月璇检查检查,听听心肺,怎么看在毕玉眼里就成了要干什么了?

    “你出去!”欧阳诺这才把听筒放在林月璇胸口处,“恢复得很好,没有痰,不过还需要好好养着。”

    “这些话根本不需要专业医生也能说出来好不好!”毕玉走过来,单手把听筒拿来,塞到欧阳诺的白大褂口袋里,看着欧阳诺接近林月璇,就心里不舒服。

    “你出去!”欧阳诺很没有绅士风度的指着门口,“回去!”

    “我来陪月月。关你什么事。”毕玉在病床边坐下来,舀了一勺清粥,吹了吹,“来,吃一点。”

    林月璇眼神在这两人之间来回扫射,满眼八卦。

    “你们……”

    “我跟她没关系!”欧阳诺立即否决。

    毕玉吃吃的笑了,“月月也没说我们有关系,你那么急着否认干什么,还是说,否认便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

    “毕玉你要不要脸!”欧阳诺气急,瞪她。

    毕玉把勺子放到碗里,单手捏了捏晒成小麦色的脸颊,“这不是脸是什么,请欧阳医生用专业知识给我解释解释。”

    欧阳诺说不过毕玉,狠狠的瞪她,回头看向林月璇,道,“月月以后不要跟这种人在一起,免得把你带坏了!”

    “我这种人怎么了怎么了?吃你的饭了还是花你的钱了?又或者抢你女朋友了,你有什么资格说我!”毕玉炸毛起来的样子气势很足,也把欧阳诺说得哑口无言。

    最后,只能狠狠的瞪她,甩袖离去,“月月,等这种人不在的时候我再来看你!”

    “诺哥哥拜拜。”

    这下,欧阳诺彻底没话,月月就那么不想见他!

    欧阳诺一走,林月璇赶紧问,“小玉,时御寒怎样了?”

    毕玉叹息一声,“我离开了,不过听说被他麻抓了回去,后来怎样我也不知道了。”

    她一直在医院里陪着林月璇。

    “你怎么会突然出现?”林月璇有很多疑惑。

    毕玉舀了一勺清粥放到林月璇嘴边,“说来话长,你一边吃,我一边告诉你。”

    林月璇握住勺子,捧过碗,“我自己来!”

    被人伺候着吃粥,还真习惯。

    “那天我回来,听到蓝若妍让欧阳诺跟她合作害你,我就特别留意了这个人,意外偷听到她和文柳慧的电话,知道他们要去海上谋害你。我就去了。”

    重点不是这样的,重点是毕玉那一身英姿飒爽的功夫!她又是怎么监听到蓝若妍的电话?

    “我是毕家的人,毕家世代从军。”毕玉能说的只有这么多了。

    林月璇也知道她有自己的规矩,没有继续追问,转而问道,“郑双他们怎样了?”

    “郑诚把人救了回去,只有时御寒一个人被文柳慧带走。”毕玉迟疑了一下,问道,“你很爱时御寒?”

    林月璇毫不犹豫的点头,“很爱很爱!”

    若有机会,她想亲口跟他说。

    “那我就放心了!”

    “啊!”林月璇一头黑线,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吓她一跳,结果她突然来了一句无厘头。

    毕玉解释,“我喜欢欧阳诺,但你是我好姐妹,若你也喜欢欧阳诺,那我就不好下手了,可你不喜欢他,那……”

    门外,欧阳诺靠着墙,闭上眼睛。心口微疼。

    明明早就知道答案了,为何还会心疼,不过,只要她开心就好,疼着疼着就习惯了。

    毕玉又在病房里陪林月璇说了好一会儿话,林月璇知道了很多事情,原来毕玉是军警世家毕家的孩子,文化课上得不怎样,却整天喜欢往部队里钻,最后只考上一个三流大学,成为了她的同学。

    因为还是很喜欢往部队跑,就成了林月璇看见的那样,合租的小房子里经常只有她一个人住。

    “你为什么会救我?”林月璇不信只因为单纯的同学关系和合租者关系。

    “你居然不知道!”毕玉惊讶的站起来。

    “我该知道什么?”林月璇更好奇了,她知道了还问什么。

    “哦,你大概忘记了,开学那天,你伸手拉我一把,避免了一场车祸,救命之恩啊。”

    林月璇没有印象,她手快,偶尔看见谁需要帮助,拉人一把的事情做多了。

    毕玉看林月璇的样子就知道她忘记了。感触的坐下来,“你拉了我之后,说了一句以后小心点,就走了,开学之后,我一看,同班同学啊,热情的上去,结果你把我忘了。”

    毕玉回想起来,那时想怎么会有那么拽的人啊!后来才知道,林月璇并没有把随手一拉的事情放在心上,更没有仗着救命之恩要她什么。

    再后来,她慢慢接触林月璇,就成为了好朋友。

    毕业之后,她又去了部队,就那么偶然,才回城一次,就听到蓝若妍和欧阳诺的对话,恰好是关于林月璇的,又恰好的,派人监听了蓝若妍的电话,听到了这个阴谋及时赶过去。

    人生无处不狗血啊!

    “你放心,这件事烟城警方已经介入调查,文柳慧以后不敢那么嚣张了。”

    林月璇点头,希望如此,一个被仇恨牢牢控制的女人,还有什么做不出来!

    知道林月璇要休息,毕玉说了一会儿话,就离开了,临走之前,留下联系方式。

    病房里安静下来,一个人躺在病床上,林月璇的心绪开始飘飞。

    时御寒怎样了,文柳慧会不会打他?

    以文柳慧的性格和上次的经历看,文柳慧一定会下狠手,毒打时御寒一顿。

    一想到他后背上的瘀伤,林月璇的心仿佛被一只看不见的大手拉扯着,疼。

    她在第一医院,郑双他们知道吗?他们又怎样了?

    想到郑双他们,林月璇再也无法安心的躺在病床上,掀开被子坐起来,下了床,趿了病人专用的一次性拖鞋,全身都疼,却顾不上,忍疼拉开门口。

    “你去哪里?”走廊里,毕玉和欧阳诺在说什么,毕玉一脸得意,欧阳诺黑着脸,见到林月璇,毕玉赶紧过来扶着林月璇,“想要什么我帮你。”

    “我能自己来!”林月璇敷衍着,挣开毕玉的手,“躺着累,我就想走走。”

    “想去哪里我送你。”最终,欧阳诺无奈的叹息,“走吧!”

    “啊?”林月璇下意识拒绝,“我真的只是走走。”

    “我要去海水天堂,你要不要去?”欧阳诺道,晃了晃手中的车钥匙。

    林月璇笑了,眼中隐隐含着泪光,“诺哥哥。”

    她要离开,他无条件帮忙,她要回来,他还是无条件的支持。

    人生中,能拥有一位这样的哥哥,她还能说什么,再说谢谢,只会亵渎欧阳诺对她的真心。

    尽管她没法回应什么!

    欧阳诺舒了一口气,不拒绝就好,就怕她有心理负担,拒绝了他,那才是对他最大的打击。

    我的爱情,与你无关,我只要站在能看见你的角落,看着你幸福,我就开心,你若难过,随时回头,我还在原地!

    欧阳诺看了一眼毕玉,说得有些大声,“她受着伤,你就不知道抱着她啊!”

    毕玉一愣,随即大声的顶了回去,“我抱不抱关你什么事,你想抱可以自己抱啊,我找一张轮椅来不行啊!”

    她是毕家的小姐,尽管喜欢欧阳诺,却有自己的骄傲,该妥协的妥协,却绝对不会奴颜婢膝的讨好。

    毕玉还真找来一张轮椅,把林月璇抱轮椅上,推着下了楼,坐上欧阳诺的车子,开往海水天堂。

    “你不是要上班吗?整天不务正业,还警员,你是怎么保卫我们云空国人民安全的。”

    到了海水天堂的门口,欧阳诺见毕玉还有跟着的意思,不满的嘟囔。

    毕玉我行我素,把林月璇从车上抱下来,“关你什么事?本小姐现在需要保护月月的安全。”

    欧阳诺顿时无话可说。

    云空国是个小国,即使毕家不在烟城,但那几家人彼此都认识,欧阳家和毕家交情很好,他和毕玉从小就认识,很清楚毕玉的能力,加上毕家背后的势力,有毕玉贴身保护林月璇,他也可以放心了。

    毕玉推着林月璇到保安室,林月璇让保安找辆电瓶车,送他们回海水天堂员工宿舍区。

    找到郑双,她受了轻伤,手上还缠着绷带,见到林月璇,喜极而泣,过来拥抱她,“月月!”

    很多话,激动得说不出来。

    “没事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林月璇安慰道。

    “你都这样了,还说没事,以前也不见你伤得这么重,夫人真的很过分!”郑双不是个话多的女孩,能埋怨一个人,可见这次她真的怒了。

    这一次,也算是时御寒正式和文柳慧闹翻。

    林月璇难过的低下头,她讨厌文柳慧没错,可从时御寒的角度看,文柳慧时他唯一的亲人,最难过的应该是他!若非为了他,他们母子应该是齐心一致对外的。

    时御寒!

    想到他可能会在哪里角落里,被文柳慧毒打,她的心。又一次难受起来。

    见着林月璇的神色,欧阳诺也不好受,便说道,“虽然我现在什么势力也没有,但能帮上忙的尽量,比如救治伤员,第一医院会比其他医院好多。”

    “谢谢欧阳二少爷。”郑双道,还真的有很多伤员。

    这一次,敌人没出动,自己却内斗起来,还惊动了警方,估计文柳慧和时御寒有一些麻烦。

    毕竟这事影响太大,官方不可能无作为。

    “月月你以后有什么打算?”郑双期待的看向林月璇。

    “我留在这里吧。”时至今日,她再没有勇气说离开。

    郑双显得很开心,“说好了!”

    “说好了!”林月璇笑,回头看向毕玉,“既然我安全回家了……”

    第一次,把这里当成家,很温暖。

    “喂喂喂,我把你送回家,你不会连一杯茶都吝啬给我吧!”毕玉道,她正好趁此机会好好观察海水天堂别墅内的构造和防护。在林月璇看不到的角度里,她眼中的愧色一闪而过。

    “看我,都忘了!”林月璇笑着让女佣把她推回海水天堂别墅里,郑双同行。

    “哇!”毕玉很惊喜的左看看右瞧瞧,“海水天堂别墅在世界豪宅上排名前十,果然名不虚传!”

    “我可以去这里看看吗?”毕玉在一楼转了一圈,满满惊喜的样子,却引起了郑双的注意。

    欧阳诺则嫌弃的把毕玉拉回来,“好歹也是毕家走出来的,也不嫌闹笑话!”

    毕玉甩来欧阳诺,“我毕家走出来的怎么了,毕家别墅又没有这里那么豪华,装修方式也别具一格,我欣赏欣赏不可以啊!”

    林月璇笑了笑,“诺哥哥,你这是与有荣焉?”

    毕玉冲林月璇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上道啊!

    欧阳诺垂下眼睑,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不再阻止毕玉。

    “月月,楼上一定更漂亮吧!”毕玉又说道。

    “毕玉!你别过分!”欧阳诺及时阻止,给毕玉使了一个眼色,一个警员要去一个道上的家里看看。人家不把你赶出去就是给林月璇面子了!

    毕玉不以为然,“我问问而已,又没说上去看。”

    “我以为你连最基本的礼貌都还给家长了。”

    毕玉笑嘻嘻的凑上去,“你做我家长认领吗?”

    看着两人斗气斗嘴,林月璇忽然笑了,能像他们这样,肆无忌惮的吵架拌嘴,都是一种幸福。

    只可惜,幸福在个人心中的定义不同,感悟也不同,唯有失去过的人才能体会,能在一起相爱,哪怕只是坐在一起,看最无聊的八点档,也是一种幸福。

    郑双不动声色的朝管家使了一个眼神,让他看着点毕玉,便坐在林月璇身边。

    “现在时氏群龙无首,我担心那些老头子又要闹起来。”郑双说出自己的担心,今早上任新伤还没好,就匆匆的赶去时氏大厦。

    “有任新在,不会出大问题。”林月璇说得很没有底气,上次她就见识了那些老头子的厉害。“实在不行让季医生帮忙吧!”

    “季医生来是来了,名不正言不顺啊!”郑双道。

    其实她从来不过问时氏的事情,这次听郑诚多说了几句,才会担心,毕竟时氏是他们兄妹俩的家,总不能看着家被毁了。

    “这……”

    见两人谈起时氏的事情,欧阳诺便提出离开,心里不是滋味。

    想必月月已经铁了心要留在时御寒身边了吧,否则怎么会关心他公司的事情。

    毕玉见差不多了,跟林月璇道别,“我去追欧阳诺了,下次来找你玩。”

    “再见!”

    等两人离开,郑双又个林月璇谈起时氏的事情,“现在时氏在你名下,你有权管理。”

    林月璇心口一紧,想起来昨晚在船上,时御寒撕心裂肺的吼声,难过,却又有种前所未有的幸福感。

    “月月!”郑双喊醒走神的林月璇,“要不你去?”

    上次林月璇怼那些老头的画面还在脑中清晰的回放,她感觉林月璇掌舵时氏,那就好玩了。

    郑双没有接触过公司管理,玩心重,觉得那样就是厉害。

    可林月璇知道,管理一个公司,尤其是时氏这样在云空国数一数二的大公司,不是吵一架就完事那么简单。

    “我们去把时御寒接回来吧!”林月璇道,她想他了,想念他那宽厚的胸膛,想念他那温热的气息。

    “月月!”郑双十分严肃,“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她们甚至不知道文柳慧把时御寒带到了哪里,怎么带?

    “双姐姐,我想把他带回来!”可她没有能力。

    “我知道了,我让下面的人去查夫人把时总带到什么地方去了,再说吧!”

    就算知道时御寒被文柳慧带到什么地方,还需要有能力把人带出来才行。

    身体没有完全好,林月璇累了,上了二楼,回到他们的房间里。

    被子里有他身上淡淡的男人味,林月璇贪恋的抱着被子,把自己卷在被子里。

    身体很累,却睡不着。

    ……

    在林月璇和郑双调查时御寒去向时,林成功也在派人调查简丹的下落。

    不仅是林成功,文柳慧也派人调查简丹的下落。两方人马在朗月岛上相遇,打了起来。

    简丹已经被九哥转移到朗月岛附近一个小岛上,有时御寒的人照顾着。

    九哥已经离开,只有那个小丫头还在照顾简丹。

    朗月岛上的动静闹得不大,传到九哥耳朵里时,时御寒还是没有下落,他又不敢请示林月璇,只能找到季凌风,问他这件事怎么处理。

    季凌风让他把简丹带到他家,季家的地盘虽然比不上林家、欧阳家,却也算是有点名气,能挡一时。

    ……

    下午醒来,林月璇就被郑双和任新拖去时氏。

    会议室在67楼,上了67楼,郑诚已经在等待,“林小姐请!”

    把会议室门打开,林月璇这才看清,会议室里坐着上次那八个老头,还有几个她不认识的人。

    猜测这些人要干嘛的同时,林月璇的心思活络很快,难道这些人是来逼宫的?那她要怎么应对,要怎么帮助时御寒度过这样难关。

    事情不对,时御寒昨晚才被文柳慧带走,这些人不可能那么快得到消息,除非有人把消息放出去,是谁?

    林月璇努力的回想着昨天在船上的人,仔细分析起来。

    文柳慧最大的依仗是时氏,不可能放任这些老头子抢权。

    蓝若妍?她若喜欢时御寒,便不会出卖他,若为了时御寒的钱,更不可能会出卖时御寒。

    郑双他们更不会背叛时御寒,林月璇的思绪定格在一张脸上——推蓝若妍的那个女人!

    思考间,郑诚把林月璇带到会议室主座旁,“林小姐请!”

    上次郑诚在总裁办公室还对她颇有微词,态度怎么会转变得那么快?

    林月璇的大脑如同开动的机器,高速运转起来,问题一个接着一个在脑中演示。

    “诸位,大家都是老熟人了,这几位是我时氏的股东x先生x先生…这几位是我时氏律师顾问x律师x律师…这几位是皇家律师团的金牌律师x律师x律师…”

    郑诚一连介绍下来,林月璇忽然明白了,这是要正式把时氏过户给她。

    她有一种窃取了别人财产的羞耻感,时氏不是她的,不能要!

    郑双凑近林月璇耳边说道,“一旦你放弃。时氏将会裸捐出去,失去时氏这把保护伞,以后时总就危险了!”

    林月璇只能硬着头皮,准备签字正式接受时氏。

    那八个股东看向她的眼神都是阴嗖嗖的,很不服气,她一个小丫头片子,能干什么。

    林月璇是心虚的,可听到郑双的提醒后,挺直了背脊,坚决不让自己看起来怯懦,眼睛眯了眯,让自己的眼神看起来尽可能的犀利一点。

    暗骂郑双兄妹俩坑死她了,不早点说。

    郑双冷漠的把脸看向别处,早说林月璇一定不会来。

    他们也是没有办法了,完全找不到文柳慧把时御寒带去了哪儿,这样做,或许能把文柳慧逼出来。

    曾经相依为命的母子,走到今天这一步,真是唏嘘,却又道不出谁对谁错,只能叹命运太曲折。

    郑诚和任新不愧是时御寒最得力的助手,三言两语把所有事情都搞定。只等林月璇签字,便可以正式掌舵时氏。

    林月璇看着摆在前面的私人财产认证书,迟迟无法落笔签下名字。

    “签啊!想想时总,他付出了那么多,只让你帮他掌管一下公司而已,若觉得心虚,以后等时总回来还给她就是了!”郑诚小声道。

    林月璇一咬牙,笔尖落在雪白的纸上,写下林字,月字写了一半,会议室门口忽然被人从外面大力踹来。

    “住手!”文柳慧蒙着黑纱,身后跟着文姨,再后面,便是一队满脸横肉的黑衣保镖。

    虽然看不清她的脸,林月璇却能感受到此时的她,怒意滔天,仿佛恨不能把她焚烧了一般。

    郑诚和任新对视一眼,相互做出一个手势,任新悄悄往后退。

    林月璇加快了写月字的速度,时氏是时御寒所有的心血,绝对不能落在文柳慧手里。

    她一定会不惜代价,哪怕是毁了时氏。也要报仇。

    璇字写了一半,文柳慧已经冲到林月璇面前,郑诚及时拦住。

    林月璇最后一笔落成,林月璇三个字在财产认证书上落下。

    自此,时氏正式落在她名下。

    “我要杀了你!”文柳慧发疯了一般踢打着郑诚,向林月璇这边冲来。

    郑诚不能还手,步步后退,最后在文柳慧快要接近林月璇时,才出手把文柳慧抱住。

    文柳慧的人大肆冲过来,开始攻击郑诚,郑诚不得不放开文柳慧,郑双过去帮哥哥,会议室里立即乱套起来。

    皇家金牌律师何时见过这般乱象,个个脸色铁青,有人开始拿出手机,把这一切拍下来,准备当作证据,可文柳慧一点也不在乎,依旧步步紧逼,逼近林月璇。

    “你这个该死的女人!”文柳慧狞笑着,把手伸向财产认证书。

    林月璇赶紧把财产认证书藏到身后,同时灵活的退开一步。

    但会议室太小。她能退到哪里去?

    皇家金牌律师完全愤怒了,太不像话了,目无法纪啊,回去一定要跟参议院反应反应,云空国的治安太差了。

    其中一名金牌律师,看起来年纪有些大,一身正气凛然,拍桌而起,“太不像话了!给我住手!”

    “哈哈哈……”文柳慧是疯狂的,只要看见了林月璇,她就会想起女儿,就会满心眼里只有仇恨,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复仇!

    “谁都别停下来,把林月璇给我抓回去!”文柳慧的嘶哑得声音,阴森森的。

    金牌律师又拍了一下桌子,也不怕手疼,大吼,“我看谁敢!”

    他是金牌律师的首席,身后立即有律师掏出手机报警。

    完全无视法律,公然上门滋事,以云空国的法律,可以拘禁文柳慧了。

    但文柳慧根本就不怕,继续靠近林月璇,手伸得很长,手背上焦黑的皮肤触目惊心,配合着她桀桀的狞笑声,给人一种地狱厉鬼肆虐的恐怖感。

    在场有两个年纪大一点的老头当场昏死过去,还有时氏律师被波及,被误伤,现场乱成一团,一片狼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百度最新章节)  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