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48章 她来了,带时御寒回家!

    文柳慧步步紧逼,把林月璇逼到墙角。

    目光略散,林月璇手一闪,把认证书藏到窗帘下面,就算文柳慧把她抓住,也不可能拿到这份认证书。

    皇家金牌律师已经怒得喷火,电话一个接着一个的打出去,那架势,非要给文柳慧一个教训不可!

    文柳慧不顾一切的要拿认证书,在时氏闹起来,分明是要把时氏往死里拖。

    林月璇就想不明白了,一个人为了仇恨,为何就能那么狠心,甚至毁掉儿子所有努力也在所不惜!

    “你真把时御寒当成是你的儿子吗?”林月璇问,一个灵活的转身,爬上会议室的桌子,躲到那些股东的身后。

    文柳慧紧跟着过来,不说话。

    那些股东“花容失色”,又成功的晕了两个,林月璇没有连累他们的意思,想到上次他们逼宫时御寒,不过想恶作剧罢了,这么不经吓。

    快速的往会议室门口跑去,这次不同于上次,这一次,非跑不可,落在文柳慧手里,她完蛋时氏也要完蛋!

    时氏对面就是警局,皇家律师已报警,只要能撑到警察过来,就不会有事了。

    郑双跟在林月璇后面,这个节骨眼上,林月璇千万不能出事。

    按下一楼的电梯,林月璇才出电梯口,便迎面遇上文柳慧的人,好在郑双跟了出来,打了起来。

    一楼是个大型商场,人来人往,看到这边的动静,惊吓得尖叫着纷纷往外涌。

    人群拥挤,警察进不来,林月璇也出不去,文柳慧的人很快全部到达一楼,郑诚也带着人跟了下来。

    时氏的安全措施做得很到位,保安室监视到这边的乱像,立即把一楼一整块玻璃幕墙敲碎,成为紧急逃生口,大量的人往逃生口挤出去,林月璇也顺势挤了出去。

    才出去,便遇到跑过来的警察,终于安全了。

    跑到警察中间,林月璇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这才感觉到身上的伤疼得要命。

    刚才能跑下来,真是奇迹啊!

    郑双站在林月璇后面,警戒着。

    警察很快把文柳慧的人控制住,但文柳慧在一部分人的掩护下,坐车离开。

    郑双早就安排好的人跟了上去。

    一个财产认证书就能把文柳慧逼出来,看来这一步做对了。

    林月璇在郑双的搀扶下,回到67楼,取回那份财产认证书,帮助郑诚把所有律师送走,股东该送医院的送医院。该送回家的送回家,忙碌了许久,累得几乎虚脱。

    ……

    天黑时分,跟踪文柳慧的人传来消息,文柳慧把时御寒带到了临城。

    临城曾经是林月璇的恶梦,可听说时御寒在临城,她立即站了起来,“马上去临城!”

    动作有些大,扯动了伤口,疼得林月璇呲牙咧嘴。

    “你乖乖在家里等着就好,这些打斗的事情交给我们!”郑双把人劝住,按在沙发上。

    “我一定要去!”林月璇目光如炬,坚定不移,在水晶灯的折射下,倒影出熠熠的光芒。

    她要时御寒离开文柳慧时,第一个看到她。

    他那么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她,她也不能缩在家里,等他把所有事情摆平。

    郑双劝不动林月璇,跟任新商量之后,留郑诚坐镇时氏,她和任新带人去临城。

    任新经常往返于临城和烟城之间,对临城很熟悉,轻而易举找到文柳慧所在的地方。

    这是一座贫民窟,一座座铁皮房子、水泥瓦房子错综复杂的挤在一起,路很小,最宽的地方能两辆车同时通过,最窄的地方只能两个人并行。

    到了贫民窟入口,任新联系派出去的人,率先下车,向其中一个小巷子口走去。

    “你在车子上等待,等会儿听到动静,就立即开车接应。”郑双道,这是她唯一能够说服林月璇的理由。

    “好!”林月璇也想去,但自己身体未好,去了只是增添麻烦。

    等待是漫长的,也是难熬的,林月璇坐在驾驶座上,左左右右的瞄,恨不能长出一双x光眼,看穿巷子里的情景。

    贫民窟的夜,有着人口密集的喧嚣。

    越是等待,越是焦急。仿佛有一把火在心口上烤,烧得她越发的心急火燎。

    怎么还不出来啊!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啊!

    林月璇脖子的都伸长了,还是不见巷子里出来人,偶尔有一两个陌生的面孔,大概是本地居民,借着昏暗的路灯光,好奇的伸脖子打量停在巷子口的车子。

    厚厚的贴膜下,林月璇依旧心焦,要不是长年累月忍气吞声养成的忍耐脾性,估计她早就熬不住下车来回走动了。

    但她只是手指点点,有一下没一下的在方向盘上点着,节奏有些急促。

    听着那些急促的节奏,她的心更加着急,然后手指点在方向盘上的节奏越发加快,恶性循环,急得她背后出了一层厚厚的虚汗,也不见巷子口有动静。

    林月璇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去的,只知道二十分钟以后,郑双出来了,纤细的身体上,背着软体动物一般的时御寒。

    只见他神情涣散,四肢无力,就连脑袋都立不起来,看到车子里的林月璇,血红的瞳仁中,有水光轻泛。

    林月璇的心跳到嗓子眼上了,着急,却冷静的回头,把后座车门打开。

    郑双的背后,打斗声一路不断,黑衣人、他们带来的人,陆陆续续的追了出来,任新受了伤,浑身是血,林月璇模糊的看到,追着他打的黑衣人拿着钢管,砸在他背上,然后就看见任新的身形佝偻躬了下去。

    再然后,没有然后了,郑双把时御寒扔到后座上,自己也挤了上来,“开车!”

    不用郑双提醒。林月璇就已经点火,发动车子,原地拐弯时撞到了前面的车子,林月璇却顾不上,开着车子就跑。

    要是被文柳慧的人追上,那今天他们的牺牲就白费了!

    郑双有些气喘,“月月,接下来你一定不能让他们追上来。”

    他们这样,算是正式跟文柳慧翻脸了,一旦时御寒有事,以文柳慧报复心强的性格,他们迟早会不知自己是怎么死的,可不把时御寒抢回去,文柳慧迟早也会把他们弄死。

    暗骂云空国的官方无作为,治安乱成这个鬼样,也不见有人出来管一管。

    却还是谨慎的回头,看没有车子追上来,这才松了一口气,却没有放下心来。

    早期文柳慧就是在临城起家的,临城是她的地盘,只要不出临城,他们就没有脱离危险。

    林月璇恍然大悟,难怪时御寒会带她来临城,虐待她,就是要作戏给文柳慧看,让文柳慧误以为时御寒真的在报仇,而暂时放弃动她的念头!

    郑双是天生的冒险家,打开手机,连接了一个号码,手机很快传来清晰的临城各路段路况清晰图。

    “下一个路口左转!”

    她要尽可能的避开车流量大的路段,尽快走出临城。

    只是,回头看了一眼车窗外倒退的风景,不知道任新他们怎样了。

    林月璇心里很沉重,却没有时间多想,两只眼睛如同扫射器一般,死死的盯着前面的路,争取用最快的速度把车子开出去。

    车子表面是最普通的大众,可内芯都是经过改装的,堪比赛车,排量很大,提速也快,车速很快提到一百码。

    糟糕!

    “双姐姐!”林月璇的声音都变了,“刹车失灵了!”

    “该死!”郑双骂了一句,他们之中果然有内奸!

    林月璇松开油门,尽可能的控制方向,希望车子能自然停下来,却惊悚的发现,喷油泵根本没有停止供油!

    也就是说,就算她松开油门,车子也会一直开下去,无法停下来!

    林月璇果断的单手控制方向,拿出手机,报警。

    这个时候,唯有警方出面,才才可能把道路疏通,把能把伤亡降到最低。

    郑双也觉察到异常,警戒车子外部意外时,同时打了几个电话。

    好在晚上的临城,车流量也小了很多,但车子在临城的街道上横冲直撞,还是出了一些小意外,险些撞到了其他车子,惹来一阵谩骂声,还有热血青年开着车子追着他们跑,誓要把他们拦下来赔礼道歉,赔偿撞坏他们车子的损失。

    但林月璇都躲险险的躲了过去。

    看了一眼油表,林月璇的心哇凉哇凉的,为了这次行动,他们把每一辆车的油都加满。

    烧光燃油自动熄灭的希望渺茫,而今,林月璇已经想好了跳车地点。

    临城被一条河流贯穿,环江路有一处平坦的地方,林月璇计划把车子开到江中,再跳到江里,利用水流减低惯性带来的摩擦,避免受伤,不然以现在这里的速度下去,他们迟早出事。

    “双姐姐,等会儿我把车子开带江里去,你记得跳出去啊!”

    郑双会意,“你自己小心一点!”

    警方的动作太慢了,报警过去几分钟,还没有动静,只能靠自己。

    林月璇控制着车子。在车流中左闪右突,大约十分钟后,来到江边。

    “打开车门!”

    林月璇边喊的同时,把驾驶座的车门打开。

    “一二三!”

    车子撞在江边大理石制作的护栏上,撞断护栏冲了出去。

    与此同时,林月璇跳了出去,郑双也拖着时御寒跳了出去。

    落水的那一瞬间,林月璇的心也落了地,游到岸上就安全了。

    但他们想的太天真了,才游到岸上,林月璇的脑袋就被冰冷的东西顶着。

    抬头,是文姨那张阴鸷的脸。

    “想不到吧!”

    郑双拖着时御寒从另一个地方上了岸,见状,把时御寒放在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一直没出手的沙漠之鹰,扣动扳机。

    文姨手腕受伤,指挥另外两个人已经来不及,郑双毫不留情的射伤他们的膝盖。

    林月璇趁机脱离文姨的控制,向郑双跌跌撞撞的跑过去,蹲在时御寒身前,拉着时御寒往背上甩。

    看郑双背时御寒轻轻松松的。但她背起来就不是那么一回事。

    他180以上的身高,强壮如斯,少说也有一百二三,压得她腰都直不起来,腿脚哆嗦着往前跑。

    时御寒动了动嘴巴,却说不出话来,他的声音哑了。

    “你带时总先走,我断后!”郑双蹙眉,文姨带了七八个人过来,还有几个尾巴,不解决掉,很难甩掉。

    “小心!”

    林月璇背着时御寒,吃奶的力都使出来了,手腕还受着伤,时御寒往下滑,她咬牙,憋劲儿往上一抛,结果控制不住力道,时御寒重心靠前,她差点把时御寒摔了出去,自己也踉跄着差点摔跤,好在控制住了。

    “小心!”时御寒情急之下,喊出声音来,但是那声音哑哑的,只在喉咙底打转,若非两人靠得近,林月璇根本就听不出来。

    “没事!你放心!”林月璇安慰时御寒,继续往前迈动沉重的双腿。

    她是拼了命的往前跑,但那速度,跟平时的走没有区别!

    时御寒从未如此懊恼过,恨不能马上下地背着她跑,但他坐起来的能力都没有,别妄图说走路奔跑!

    靠着强大的意志力,强撑着趴在林月璇瘦弱的肩膀上,时御寒鼻子一酸,一滴落从眼眶处滑落。

    男儿有泪不轻弹!

    记事以来,他从未哭过,可感受到她那汗湿的后背,那不稳的呼吸,抑制不住的,眼泪就湿了眼眶。

    记忆里,文柳慧说:你要报仇。你活下来的意义就只是报仇!你要不停的努力,你要变强,你要承受常人不能承受之痛苦!

    曾经救过他命的蓝若妍说:寒哥哥,以后你就是若若的依靠,你一定要照顾好若若,千万不能倒下哟。

    手下殷切的眼神,都希望他像天神一般,牢牢的守护着他们这一方天地。

    只有林月璇会用最微弱的声音,却是最坚定的语气说:没事,放心!

    昨天才受伤还没痊愈,明明她已是强弩之弓,却依旧用自己的方式安慰他:放心!

    就像当初,她用自己独特的温柔,闯进他的心。

    不经意的,她来了,故无反顾的,他爱了。

    幸好他未曾放弃她!

    哪怕经受今天这样地狱式的磨练,他依旧拉她一起。

    用余生的时间,尽自己最大的力量,许她风平浪静!

    林月璇唯一的念头就是拼命跑,往前跑,没有注意到时御寒此时复杂又幸福的心境,只感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落在肩膀上,很烫。

    不远处,尖锐的警笛终于由远而近,林月璇终于看到了希望。

    往大马路上跑去,路过绿化带时,坚持不住了,脚一软,连同时御寒一起摔在草地上。

    时御寒的体重压在身上不是一两次,可还是第一次觉得他这么重,却舍不得推来!

    一辆宝马在林月璇身边停了下来,毕玉英姿飒飒的走了下来,“我说月月,这就是你不对了,行动了也不叫上我。”

    欧阳诺从车子上下来,默默的抱起时御寒,塞到车子里,像是撒气似的,把他摔到后座上。

    “诺哥哥!”林月璇已经不知道自己欠了欧阳诺多少,总之这辈子还不完了,来生做牛做马的话说得太虚假。她发誓,以后,除了离开时御寒,只要欧阳诺提出的,她都会尽量做到!

    “上车!”欧阳诺冲林月璇淡淡一笑,何时何地,他都是那个温柔的邻家大哥哥。

    看着欧阳诺那灿烂的笑容,毕玉眼中的受伤一闪而过,坐到副驾驶座上。

    “等等郑双吧!”林月璇有些担心,文姨带了七八个人来,郑双一个女孩子,能敌得过吗?

    “放心,我们去接应她!”欧阳诺启动车子往回开。

    只要月月在乎的,他都一并放在心上。

    车子往回开了几米,郑双便往这边跑过来,衣衫凌乱,显得有些狼狈。

    “这边!”林月璇摇下车玻喊道。

    郑双往这边跑过来,看了毕玉一眼,上了车。

    “现在去哪里?”林月璇问。

    把时御寒带出来了,但带来的人都没有跟着回来,这些事。她需要有经验的郑双来做决定。

    “哎哎哎,这边正宗的警员在这里,你们就不知道交给警察吗?”毕玉没好气的回头。

    云空国到底乱成什么样子,才会让这些人有问题只想着私下里解决,从未想过警察。

    “啊!”林月璇一愣,有些不自在,“我们报警有二十分钟了,你们才来。”

    言下之意,等你们来,人家早就散场了。

    毕玉乖乖闭嘴,心想着回去让哥哥上报,该严厉整顿整顿云空国的治安了。

    p大一个小国,连个治安都整顿不好,上面的人也可以下课里。

    但心里话毕玉不敢随意发表出来,万一被有心人传出去,爸爸和哥哥在上面做事会被人穿小鞋。

    “剩下的事情交给警察吧,夫人应该不会太过乱来,我们先送时总回去!”郑双决定道。

    “去第一医院!”欧阳诺道,巴巴的样子,哪里还有当初恶狠狠让助理拒诊时御寒的人的架势。

    毕玉神色暗了下来,只要关于林月璇的事。哪怕情敌,他都那么上心。

    却装作没事的样子,回头冲林月璇笑了笑,“有烟城第一把刀在,你们就放心吧!”

    林月璇也冲她笑了笑,但愿吧。

    车子平稳的行驶在路上,但林月璇却隐隐感到不安。

    ……

    季凌风从时氏大厦走出来,他居住的别墅管家来了电话,让他快点回去。

    他们别墅周围来了很多陌生人,有意无意的往他别墅里瞄。

    季凌风急冲冲的赶了回去,果然看见不下十个黑衣人在来回走动,不时的抬头观察一眼他别墅里的情况。

    还好他早就做好了准备,让一个身材和简丹差不多的女下属坐在轮椅上,代替简丹。

    真正的简丹已经被他秘密藏起来,藏到烟城第一疗养院去了。

    入夜,季家别墅被人强行闯入,把替身“简丹”带走,季凌风拦都拦不住。

    打电话问了陪在疗养院那边的人,才安心下来。

    ……

    林家,林成功阴沉沉的盯着被打晕带回来的“简丹”,气狠狠的踹了面前的茶几一脚,茶几翻了个底朝天,茶几上的杯子稀里哗啦的摔碎一地。

    “她不是简丹!”

    下面的人低着头,不敢说话。

    林成功气急败坏的又踹了一脚掀翻的茶几,“再去给我查,季凌风能偷梁换柱,说明他和简丹一定有联系,你们给我二十四小时不停的盯梢,直到把简丹找到为止!”

    赵冬梅捧着一盘字切好的芒果走进来,见没地方放芒果,便随意的放在沙发上,温柔的笑道,“老公不要生气,迟早会找到的,吃点芒果消消火。”

    然后给那些手下一个眼神,让他们退出去。

    等手下退出去,客厅里只剩下她和林成功,赵冬梅便往林成功的身边坐了下来,用过于丰满就是肥胖的身体去蹭林成功,“老公,消火的方式很多,你要不要帮忙。”

    林成功正在气头上。哪里有心情跟她做,把人推开,“走开!”

    赵冬梅也不恼,依旧往上凑,“老公,不就是一个賤人吗?有什么好生气的,我帮你找回来就是了!”

    “你?”林成功怀疑的看向赵冬梅。

    “老公你这样惦记着那个賤人,我吃醋呢!”赵冬梅顾左右而言其他。

    “你就说你怎么帮我找吧!”林成功完全不在乎,在他眼中,只有儿子才是衣钵,女人也好,女儿也罢,都是辅助工具。

    “老公你忘了,我哥哥是警员,查一个人的踪迹手到擒来!”说到自己娘家,赵冬梅扬起下巴,格外骄傲,却忍不住往林成功身上蹭。

    林成功那阴鸷的眼闪出精光,“还是老婆最好!”

    “那是!是老公你个没良心的这么久都没有发现。”

    “委屈夫人了!”林成功抱起赵冬梅,两人滚到一起。

    ……

    欧阳诺直接把车子开到第一医院,正准备开进去,便看见欧阳夫人带着几名保镖,怒气冲冲的站在医院门口保安室的旁边,看见欧阳诺的车子过来,踩着高跟鞋,猛地跑到门口正中央,大有你想进去就从我身上碾过去的决心。

    欧阳诺及时踩下刹车,打开车门,“妈!这么晚了你怎么在这里?”

    林月璇感到难受,她已经不知第几次连累诺哥哥了!

    “我怎么在这里,还不是你不懂事,让我··操碎了心!”欧阳夫人嗔瞪自己儿子,又冲车子高声嚷嚷,“你个不要脸的狐狸精,拖累我儿子不够,还想害死我儿子啊!”

    林月璇更难过了,这种事,就连郑双都不知怎么帮林月璇说一句话,气氛有些尴尬。

    时御寒艰难的抓了抓手指,连握紧拳头都做不到,眼中的难过难以抑制的流露出来。

    却在这时,毕玉下车。走到欧阳夫人身边,甜甜的喊了一句,“阿姨!”

    毕玉长得本就甜美,收敛起平日里的大大咧咧,这会儿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乖巧的小媳妇一般,挽着欧阳夫人的手,“阿姨别生气,我知错了,大不了我以后不拉着诺跟我出去玩就是了。”

    那一个“诺”字,说得格外酥软,仿佛两人之间有什么甜蜜的联系。

    欧阳夫人回头,一双精明的眼睛仿佛x光机,在毕玉身上来回打量了很多眼,温和下来,“是小玉啊,你难得来烟城,小诺陪你出去玩是应该的。”

    “阿姨真好,那我们先进去了?”毕玉又冲欧阳夫人甜甜一笑。

    “等等!”欧阳夫人语重心长道,“小玉啊,不是阿姨说你,以后不要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来往,免得你妈妈担心!”

    她说话很有艺术,既骂了林月璇,又不得罪毕玉说她品行不良,而是把家长拉出来说。

    她以为毕玉一定会乖乖听话,结果毕玉说,“阿姨,没有不三不四的人啊,你是不是看错了,时氏的总裁和总裁夫人,怎么会不三不四呢?”

    趁机帮林月璇澄清,这下,不仅让欧阳夫人打消念头,也趁机告诫欧阳诺:林月璇是时御寒的,你就别肖想了!

    闻言,欧阳夫人的脸色这才好一点,但从很久以前,赵冬梅就在这个圈子里散步林月璇是个坏女孩的谣言,这个圈子里的贵妇人对林月璇的印象都坏透了,让她一下子对林月璇改观,不可能。

    更不可能觉得林月璇有了时御寒就会安分,还是不满意的哼了一声,“时总,好心提醒你一句,这样的女人玩玩就好,别玩过火了那天脑袋上绿……”帽子。

    “妈!”欧阳诺听不下去了,打断欧阳夫人,这什么话!

    他不喜欢听到林月璇的坏话。

    “怎么了怎么了,你看看你,就被那个狐狸精迷得连尊敬长辈都忘记了,我说错了吗?”欧阳夫人喋喋不休。

    时御寒动不了,说不出,感觉胸口有种情绪要爆炸了!

    “没事!”林月璇感觉斜躺在后座上的时御寒情绪有些激动,安抚的抚摸了他的脑袋,让他感受自己的平静,“习惯了!”

    短短五个字,却让时御寒心如刀绞。

    她从小就是这样过来的吗,以至于习惯了,便不会去计较!太憋屈了!

    感受到时御寒更激动的情绪,林月璇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后背,“真的没事,你觉得我不是那样的人就好,没有关系的人。说什么不重要。”

    时御寒的情绪这才慢慢的平复下来,她只关心他的态度,眼中只有他,欧阳诺,靠边去!

    车子外,毕玉眼眼看母子俩的战火一触即发,赶紧挽住欧阳夫人的手,“阿姨,时夫人和时总怎样都是时家的事,我们作为外人,嚼舌根子不好。诺不喜欢,那就不说呗,反正他们怎样,也与我们不相干,影响不到我们是不是。”

    欧阳诺瞪毕玉,什么叫做不相干!

    欧阳夫人心里好受了一点,却还是不放心,“怎么就影响不到了,万一那女的又回头来找小诺!”

    “阿姨,你难道看不出我和诺……”毕玉故作娇羞的低下头,“我们正在交往啦。”

    “真的!”欧阳夫人看起来很开心。

    欧阳诺则狠狠的瞪毕玉。看向林月璇,试图用眼神解释。

    昏暗路灯下,却只模糊的看见林月璇对着时御寒说什么,神情是那么温柔,充满了爱惜。

    黯然的别过视线,月月开心就好。

    欧阳夫人见状,又开始不放心了,“不对劲啊!”

    “哎呀阿姨,诺有点不好意思呢,给我们年轻人一点空间?”毕玉冲欧阳夫人眨眨眼,“下次我带我妈妈一起来,再上门拜访?”

    又拉欧阳诺的手,给他一个眼神:配合一点,演一场戏啊!

    欧阳诺不情愿的把毕玉的手甩掉,动作才起,便停了下来,让欧阳夫人误会也好,以后才不会找月月的麻烦!

    带毕夫人来?这不是见家长商议婚事的节奏吗?欧阳夫人总算放心下来,又不放心的看了车子一眼,这才严肃的对欧阳诺说道,“好好对小玉!”

    欧阳夫人喜欢毕玉,是因为毕家在云空国的势力!欧阳诺心知肚明,却没有再说什么,点了点头,算是答应。

    心情却十分糟糕!

    欧阳夫人总算带着人让开,欧阳诺把车子开进医院,立即安排了专家,给时御寒注射解除镇静剂的药剂。

    之后就是等待,等待时御寒身上的镇静剂解除。

    看着林月璇疲惫不堪的身体,和熬红的眼睛,欧阳诺默默的退出病房,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他的办公室里有一个独立的休息室,平时欧阳诺不回家,就在这个休息室里住。

    进去时,毕玉正躺在床上,只脱下外套,穿里面的常服,大刺刺的躺着,睡得正香。

    欧阳诺脸色阴沉下来,上前就把毕玉拖起来,拖到地上,“出去!”

    毕玉做了一个梦,梦到欧阳诺温柔的对她说:我们交往吧!

    她正要点头答应,就被忽如其来的怪兽嘶吼打断,正要发火,睁眼就看见满脸阴沉的欧阳诺站在他面前,而她,正躺在地下,p股有些疼!

    一下子就火了,“你是不是男人啊!”

    就算不喜欢她睡了他的床,起码也该抱她到沙发上去吧,把她拖到地下,有没有绅士风度啊!

    “你再说一遍!”欧阳诺的话都是冰冷的,跟在林月璇面前时温润的邻家大哥判若两人。

    毕玉有些受伤,却掩饰得很好,没心没肺的嘀咕,“说就说,你不是男人,不就是睡了你的床吗?又不是睡了你,那么小气!”

    毕玉挺直腰杆,站到欧阳诺面前,瞪他。

    被打搅了好梦的她,带着三份睡眼惺忪,翦眸水汪汪的,短碎发有些乱,脸蛋儿红红的,红唇微微嘟起来,如同露中熟透了的红樱桃,水润透亮,散发出诱人的光泽。

    不知怎么的,欧阳诺脱口而出,“你就那么希望我睡你?如你所愿!”

    抬手就扣住毕玉的腰。

    毕玉虽然调皮,但身为毕家唯一的女儿,有自己的骄傲和矜持,若欧阳诺只一时兴起想玩玩,那她不奉陪!

    借着欧阳诺的力道,拉过他的手臂,一个过肩摔,把他摔到床上,眼神也冷了下来,“欧阳诺,我喜欢你没错,但我不会为此失去自我到当作你泻火的工具,想跟我睡没问题,等你喜欢上我的那一天!”

    说着,不看错愕的欧阳诺,转身,扬长而去。

    临走前,还不忘帮欧阳诺关上大门。

    临晨三点的街头静悄悄的,没有车辆,只有环卫工人在清扫大街,与孤单的路灯作伴。

    毕玉从医院里走出来,拎着包走到医院对面的酒店,开了一个房间,却睡意全无,来来回回的想着刚才欧阳诺的态度。

    明明那么厌恶她,为何还会在瞬间产生想跟她来一炮的想法。

    是有那么一点点喜欢她了吗?毕玉的心情跟着明悦起来。

    可一想到他眼中的冰冷,她的心情也跟着冷却下来,或许,这只是每一个男人都存在暂时性冲动吧!

    翻来覆去,直到天亮。

    ……

    第一医院vip病房,空气里散发着淡淡的康乃馨的香气,时御寒动了动手指,终于可以顺利的翻身坐起来,但因为趴着太久,身体还是有些酸软,脑子有些发昏。

    林月璇捧着一碗清粥从外面走进来,看见时御寒坐着,惊喜的把粥放到病房里的小桌子上,过来拿了一个枕头垫在时御寒的后背,“感觉怎样?”

    “很好!”他总算能发出一点声音,但喉咙还是很疼,像是被火烤一样,却想跟她说说话。

    “先喝一杯水!”林月璇走到饮水机前,帮时御寒倒了一杯水。

    vip病房虽然贵,却贵在有它的好,这里家居用具一应俱全,跟在家里一样方便。

    时御寒接过水杯子一饮而尽,还意犹未尽。

    喉咙终于舒服一些了!

    太久没喝水了,他的身体急需补充水分。

    林月璇又给他倒了小半杯水,“先休息一会儿,不能多喝了。”

    短短两天,他整个人就瘦了一圈,胡渣密密匝匝的侵占了下巴,双眼血红,深深凹陷了下去,就连穿在身上的衣服都宽了一个号!

    林月璇心疼的捧起清粥,喂到时御寒嘴边,“先吃点补充能量。”

    时御寒嫌弃的看着碗里清淡得一点油腥气味儿都没有的粥,幽怨的皱眉,“我要吃肉!”

    “诺哥哥说,你两天没吃东西了,要吃清淡一点。”林月璇自然而然的想起医生的叮嘱。

    时御寒的眉峰拧得更紧了,诺哥哥诺哥哥,“你就不能不提他吗?”

    林月璇看出时御寒不开心,呵呵一笑,“还真不能,这次、包括前天,多亏了诺哥哥,不然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话虽如此,但身为占有欲极强的雄性动物来说,时御寒最见不得欧阳诺看林月璇的眼神。

    那么温柔干嘛!

    是想跟他比谁才是对林月璇更好的吗!

    “哼!”时御寒就是不爽,“上次他还差点把你带走,让我这一辈子都见不着你了呢!”

    说到上次,依旧是林月璇的伤,更是一场恶梦。

    想到树林里的十几个黑衣人,时御寒也识趣的闭嘴。暗骂自己提起小月的伤心事干嘛。

    “对不起!”自然的道歉,自然的抬手握住林月璇的手,像是做错事的孩子,带着点撒娇的意味,“是我没能好好的保护你!”

    知道时御寒狠心的缘由,知道他所做的一切,林月璇早就释然,只是偶尔想起,还觉得心有余悸罢了。

    把话题转移开,“先喝点粥吧!”

    “你喂我!”时御寒鼻音重重的,像是撒娇的孩子。

    林月璇哭笑不得,你是时氏的总裁兼最大股东,不是孩子!

    却很自然的舀了一勺粥,喂到时御寒嘴边,扯了湿巾帮他擦干净嘴角。

    “还要吗?”

    时御寒摇头,这样的清粥吃一次已经是恐怖事件,他再也不要吃粥了!

    “能站起来吗?诺哥哥说镇静剂剂量太重,加上你两天没进食,身体会有一些虚弱。”

    林月璇没说完,时御寒已经掀开被子站了起来。

    欧阳诺绝对是公报私仇,什么叫做虚弱!

    时御寒努力的站直来,身架子摆得正正的,向林月璇展示:他并不虚弱!

    林月璇只是莞尔一笑,“真是幼稚!”

    时御寒瞪她,林月璇依旧笑得很开心,完全不怕时御寒会生气。

    时御寒无奈,女人果然不能宠,现在知道他爱她,财产也到手了,他就一点威严也没有了。

    却是宠溺得抬手牵住林月璇的手,往外走去,“我们出去走走。”

    多运动运动,有利于身体机能的恢复。

    才走出病房门口,就遇见匆匆赶过来的郑诚,“时总,出事了!”

    林月璇心里一个咯噔,任新他们——

    “说!”时御寒脸色和声音一样冷。

    若非林月璇了解他,都要怀疑刚才跟她撒娇的,另有其人了。

    “任新他们被夫人抓起来,要您十二点之前赶到临城!”

    时御寒眼眸冷而深,看不穿他的想法,林月璇也只能从他周身逐渐降低的气压感觉出来,现在的他很生气!

    郑诚又接着说道,“夫人要你把林月璇带去,让你选择,是要兄弟还是要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百度最新章节)  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