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49章 时御寒开始怀疑蓝若妍

    时御寒拳头握紧,薄唇微抿,半天不说一句话。

    林月璇担心的抱住他的手臂,陪着他沉默。

    选择她,以后手底下的兄弟谁还敢跟他做事,像他这样道上的人,做事最倚重的是兄弟义气。

    若选择兄弟们,或许他将会失去她。

    她是自私的,希望时御寒选择她,可她又不想时御寒为难。

    一时间,三人间的气氛变得凝重起来,就连郑诚说话都小心起来,“要不让双双代替林小姐去,他们身形差不多,画个妆,再……”

    “我自己去!”林月璇打断郑诚的话,她不能让郑双替她冒险。

    “你不能去!”时御寒握住林月璇的手,力气有些大,林月璇的手臂隐隐发疼。

    “我必须去!”她想自私,但她不能毁掉时御寒。

    “我自有办法!”时御寒回头与林月璇对视,神色认真。

    林月璇只当他在安慰她,点头,任由他拉着手往医院停车场走去,上了车,让郑诚把车子开回海水天堂。

    一路上,林月璇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若隐若现的杀气,紧紧倚靠在他胸前,不说话。

    任新从十五岁就开始跟随着他,有十一个年头了,做事的时候,他们是上下属,没事时,他们是兄弟。

    说要放弃,绝无可能!

    这一次,就连林月璇都想不通了,文柳慧不是最执着于报仇吗?弄得母子俩两败俱伤,她要怎么报仇!

    回到海水天堂,时御寒让郑双守着林月璇,不让她出海水天堂半步,特殊情况除外。

    特殊情况指的是——有人攻击海水天堂。

    “寒,你不能这样!”她想帮他。

    对于时御寒来说,她有这份心意就足够了,“我们是母子,她不会真的拿我怎么样,放心,我不会有事的!再说,我还有办法!”

    他怀疑这件事根本就不是文柳慧做出来的!

    以文柳慧的性子,会直接把这些人毒打一顿,让他们受到教训之后,便把人放回来,而不是挑拨他和兄弟们之间的感情,对他们报仇不利。

    “可……”

    “乖……安心等我回来,我们还要好好的过日子呢!”时御寒头也不回的离开。

    林月璇要追出去,被郑双拦住,“月月,你还是听时总的把,以夫人的脾气,见到你,只怕会更糟。”

    郑双说的是事实,林月璇作罢。只能祈祷时御寒把人平安的带回来。

    ……

    临城贫民窟。

    文柳慧躺在床上,那双没有办法闭合的眼睛突兀的睁着,若非精密的仪器显示证明,她现在陷入深度睡眠之中,旁人都以为她是醒着的。

    配合着她那张鬼脸,就连一向大胆的蓝若妍都感到恐惧在蔓延。

    看了一眼之后,蓝若妍便退开,看向傅立老婆,“接下来你一定要表演好一点!”

    傅立老婆点点头,“放心!”

    然后当着蓝若妍的面打开衣柜,换上文柳慧的黑纱,戴上黑超,穿上平时文柳慧的高跟鞋,整个人往那儿一站,还真有几分文柳慧的样子。

    “哈哈哈哈,我要你们都为我女儿陪葬!”傅立老婆忽然笑出声来,那声音,阴森恐怖,沙哑粗粝,跟平时文柳慧说话的声音一模一样!

    蓝若妍这才露出笑意,“还是傅立嫂嫂厉害,这一次,千万不能让林月璇逃走了!”

    “放心!”傅立老婆道,发出的却是文柳慧的声音。

    上次,蓝若妍录下的模仿时御寒声音的,便是她的杰作!

    蓝若妍不知道傅立老婆为何会帮她,但有一点,她知道,文柳慧不肯配合的事情,只有她帮忙,才能挽回全局。

    那天时御寒在大船上说的话太让她震惊了,也让她生气,为了一个林月璇,他居然做到那一步。

    这段时间,时御寒一直让人调查她当年的事情,只要再过一段时间,他一定会把当年的事情查出来。

    而她,绝不能坐以待毙,一定要想办法在这时御寒查出来之前,把林月璇弄死!

    到了那一天。就算时御寒查处当年的事,也挽回不了!

    时御寒让她不痛快了,她也要让所有人不痛快!

    ……

    这是贫民窟里最大的一座院子,任新等人被绑在十字架上,在烈日炎炎下暴晒,很多人的嘴唇都干裂了,血珠顺着嘴唇滑落下来,染红了下巴。他们的身上是昨晚打斗留下的痕迹,血液凝结,血迹变成褐色,有些人的伤口已经发炎,再暴晒下去,只怕会有性命之忧。

    昨晚警员来过,把一部分人带走,但临城是文柳慧的老巢,狡兔三窟,还有一部分被绑在这里,警员没有找到。

    蓝若妍坐在房间里,静等时御寒到来,眼看着十二点就要到了。却没有半点动静。

    时御寒去了哪儿呢?

    ……

    临城属于时御寒的别墅内,他对着笔记本,和一个俊朗的男子对话。

    “毅泽,事成之后,我给你云空国黑势力的分布图,你一直想治理云空国治安,这事值得。”

    俊朗男子气质和时御寒差不多,脸色冷冰冰的,有种生人勿近的威严,“这事归首相府管,我只是一个没有实权的王子。”

    “你就说你还想要什么吧!别跟我说你没有实权,女王说话我还信!”时御寒斜眼一瞥,交友不慎,帮他摆平一件事情,还带那么多条件!

    “那你跟我妈咪去说吧!”萧毅泽看起来漠不关心,实则正在算计利益最大化。

    时御寒终于服软,“你不是一直想入股时氏?”

    “好说好说!”萧毅泽很满意。

    “时氏还是我做主!”那些老头该下课了!

    “成交!”

    ……

    就在蓝若妍和傅立老婆坐等时御寒出现时,临城警方忽然把整个贫民窟包围起来,说贫民窟有杀人嫌疑犯,亮出搜捕令,挨家挨户的搜查。

    等搜到了文柳慧所在的院子时。把任新等人解救出去。

    能调动整个临城所有警方的人,怎么可能只是一个没有实权的王子。

    反正时御寒不信,等任新等人被解救出来,他便着手把时氏股票走低的消息放出去,加上时氏易主一个没有任何管理经验的女人,引起时氏剧烈动荡,时氏的股票很快就下跌,一跌再跌,一发不可收拾,然后在老头子找上门来时,时御寒再次理直气壮的收购了这些老头的股份。

    当然,这些钱来自于云空国的王子萧毅泽。

    这些都是后话,时御寒把人救出后,直接安排专车送回烟城,而他,只身往贫民窟而去。

    他太了解文柳慧了,这次的时间绝对不是文柳慧做出来的,那会是谁?

    他需要亲自去调查真相。

    ……

    蓝若妍不甘心的撤离贫民窟,想不通:警察已经来了一次,为何还再来。

    但再不甘心,还是在傅立老婆的劝说下离开,否则,她迟早会暴露。

    等时御寒到达贫民窟时,文柳慧恰好醒过来。

    看见时御寒带着人不悦的走进来,她的心情也烦躁起来。

    “你还回来干什么?”

    “你下令让我选择林月璇和兄弟们?你应该知道这样做的后果,若你不想报仇的话!”时御寒试探的语气。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文柳慧脑袋有些晕眩,感觉睡了很久,文姨也不见踪影。

    “我说,你下令让我在林月璇和兄弟们之间做选择,挑拨离间。”时御寒重复一遍。

    文柳慧明白了,“这就是你来的目的?”

    “你应该查一查,谁是你身边的奸细。”时御寒很严肃,文柳慧的态度已经很明确的告诉他,这件事不是她。

    显然,他们母子俩身边都有奸细。

    他已经有充足的证据证明,他身边的奸细是傅立,却想通过他查清谁是背后的黑手,才一直没有动傅立。

    谁是文柳慧身边的奸细呢?

    他需要给文柳慧提个醒,让她警惕身边的人。

    “我自然知道,倒是你,什么时候把时氏要回来,把林月璇杀掉!”

    时御寒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妈,我不会杀小月。”

    “那你最好看好了她!”文柳慧很容易发怒,冲着时御寒吼,“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你给我滚!”

    时御寒依旧只是叹息,离开临城,回到海水天堂,去看了先行一步回到海水天堂的任新,看他伤势无大碍之后,才回别墅区。

    林月璇坐在房间的阳台上,眺望远方。

    听到身后的门口有动静便回头,看了时御寒一眼,乌黑瞳仁忽然以亮,站起来,脚步明快的飞奔过去,“你回来了!”

    “嗯!”

    “任新他们没事吧!”

    “还好!”

    林月璇伸手环住时御寒精壮的腰身,“你妈妈……”

    “没事,这件事不是她做的,我在想,谁有这个本事,能在她眼皮子底下做出来。”时御寒也环住林月璇的腰,在她额头上印上一吻,把事情始末告知林月璇,撇去他与王子认识这件事。

    “我也这样怀疑。”林月璇也把自己的想法跟时御寒说了说,交换意见之后,林月璇忽然想到一个人,“你说会不会是蓝若妍?”

    时御寒摇摇头,“若若不是那样的人。”

    林月璇因为时御寒安全回来的好心情沉了下来,“那天在北极号,她说的话那么恶毒,难道你还以为她还是当年那个单纯善良的小女孩?”

    关于蓝若妍的事情,林月璇听过时御寒的解释,知道当年她曾经救了她。

    可身在林家,林月璇比谁都能知道,一个人变坏有多快,只在瞬间。

    时御寒沉默许久,抬手揉了揉林月璇被海风吹乱的长发,“自从你出现之后。若若就没有安全感!她只是针对你,从来没有做出背叛我们的事情,更没有伤害过其他人。”

    林月璇松开环着他腰身的手,拍开他的手,很是吃味,“若若!若若,好!你的若若是好人,就我是坏人!”

    推开他,有些生气的走到沙发上坐下来,把头转向一边,不理他。

    时御寒有些好笑的走过来坐在林月璇身边,圈住她的腰身,面对着她,“生气了?”

    林月璇再次把脸扭开,生气谈不上,就是不爽。

    哪个女人的男票心对另外一个女人好,哪怕他们之间的关系很单纯,这个女人也会感到不爽。

    尤其是这个男人心中的另外一个女人,还三番四次的想杀她!

    “吃醋了?”时御寒捧住林月璇的脸,让她看着他。

    “没有!”林月璇口是心非。

    “我已经尽量不见若若了。你想想这几次见面时我对她的态度?”时御寒耐心很好,解释道。

    林月璇当然知道,否则她早就真的不理他了,但心里就是不爽。

    时御寒啄了啄她的唇,放开,“我保证,只要有证据证明你说的,若若害你,我绝不会手软。”

    林月璇被他捧着脸,动弹不得,只能任由他为所欲为的吻上她的唇。

    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房间里的气温也逐渐攀升,时御寒的手开始不安分起来。

    林月璇却推开他,“我拿不出证据,是不是你就一辈子保护她?”

    这是她心中的疙瘩,不问,她会不舒服。

    决定留下来那一刻,很容易,但留下来之后,他们之间还有很多问题。

    且不说林家和时家之间的仇恨,就眼下所说得蓝若妍,就膈应了他们。

    “月月,其实我已经开始在查若若了,我会给你一个交代!”时御寒捧着她的脸,吻上她的唇,有些含糊不清。

    但林月璇却听清了,在查,说明时御寒已经开始怀疑蓝若妍,是站在她这边的。

    心底那一点不爽,也随之消散。

    “接吻的时候分心,是抗议我这个未来老公不够努力吗?”时御寒狠狠的啃噬,把人放倒在沙发上。

    ……

    林成功的电话,林月璇犹豫了很久,才接起。

    “有事吗?”林月璇显得很冷淡,上次林成功意图陷害她,要不是时御寒相信她,时氏可以盗窃商业机密起诉她。

    那现在的她,已经在牢里过着悲惨的生活了。

    能把女儿陷害到如斯地步,不配做父亲。

    “乖女儿果然过得风光了,连爸爸都不认了。怎么,以为时氏现在你名下,就是你的了,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别怪我没提醒你,跟时御寒那种人在一起,什么时候死的都不知道。”林成功装作语重心长的样子,“月月,回来吧,回到爸爸身边,爸爸保证以后一定会好好的对你,不让你受委屈了。”

    听到这样的话,林月璇只觉得恶心。

    上次林成功也这样说,结果却是陷害她的开始。

    后来任新拿回文柳慧砸在时御寒身上那些照片给她看,看着那些按照顺序排好的照片,要不是自己是当事人,要不是郑双就在现场,就连她都会怀疑,是她把u盘给了林法蒂!

    思前想后,林成功那个电话太莫名其妙,她能想到的只有林成功。

    林月璇猜想:林成功以为这样时御寒就会起诉她,造成她四面楚歌的绝境,他林成功再以一个父亲的身份出面,帮她挽回这件事,再然后,把她卖个更高的价钱。

    林月璇只是猜对了一部分,没有猜到全部。

    林成功还确实有这样的想法,所以才会在蓝若妍提出合作之后,满口答应。

    见电话那头,林月璇不说话了,林成功还以为林月璇在考虑,便继续添油加醋,“月月啊,虽然平时我们之间有些磕磕碰碰,但牙齿和舌头还有咬到的时候呢,一家人之间,就不要计较这些了,回来吧,只有家人才是不离不弃的。”

    “哦?”林月璇玩味的拉长声音,做出在考虑的样子。

    林成功大喜,“是的。把你母亲也一起接回来,我们大家好好的过日子!”

    “做你的春秋大梦!”林月璇说着把手机挂了。

    挂上电话,心情却好不起来。

    以林成功的死性,这次不成,说不定下一次他就要到时氏大厦去闹了。

    说什么来什么!

    清晨,时御寒带着林月璇一起去时氏,处理这次的股票下跌事件。

    才到办公室,就听秘书之一敲门,进来说道,“林总,外面有一位自称您父亲的男人,说要见您!”

    乍被称呼林总,林月璇吓一跳,半天才回过神来,就见时御寒笑得好有深意,脸一红,又想到外面的人十有八九是林成功,努力的正色道,“打发了!”

    林成功曾经是她的恶梦之一,她不想见到他!

    时御寒注视着林月璇。唇角弯弯,眉眼含笑,等秘书出去之后,笑道,“林总?”

    “你就别取笑我了!”林月璇斜他一眼,“你赶紧找个时间把时氏要回去吧,别出了什么乱子。”

    他把林月璇拉到怀中,坐在身上,“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在谁名下有那么重要吗?”

    “我觉得很不安,这些不是我应得的!”林月璇挣扎着,离开他的怀抱,“现在是上班时间,注意点!”

    时御寒的手空了,有些失落,虽然她留下来了,却还是把彼此分得那么清楚,不肯接受他的财产!

    算了,能留下来就是成功了一步。慢慢来。

    “我很注意了,等秘书走了才抱你的!”转移话题,说得要多无辜就有多无辜,那模样,让林月璇又好气又好笑,合着你还想当着秘书亲热啊!

    也不害臊!

    不过这些话她可不敢说出来,谁知道时御寒会不会哪天脑抽了想起这茬,在秘书面前宣誓主权。

    尽管他俩同进同出,关系显而易见,大家也心照不宣,但在别人面前亲热,她可没有那个脸。

    额,开撕的时候,也没见月月你没什么不敢说的!

    “以后上班时间不许这样了!”林月璇退后几步,走到办公桌对面,然后在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保持距离。

    时御寒戏谑的说道,“还没结婚就管家了,管家婆!”

    “不可以啊!不可以啊!”林月璇索性撒泼耍赖,“所以你给我快点干活!”

    “遵命!”时御寒一本正经正了正神色,却逗得林月璇忍俊不禁。

    这家伙的性格开朗了许多,这样很好。

    时御寒开始处理时氏的事情,这几天被文柳慧囚禁,虽然有任新在,还是堆积了很多文件,需要等他签字。

    一直忙碌到中午,桌子上堆积如山的文件才消灭了一半。

    见时御寒还在忙碌,林月璇默默的起身,轻手轻脚得打开门,走了出去。

    郑双立即迎上来,“要去二楼吗?”

    “走吧!”

    二楼是对外开放的餐厅,时氏员工可凭借工作证打九折,林月璇吃饱了给时御寒打包一个上去。

    很想和他一起吃饭,却明了,真一起吃饭,最后会变成时御寒吃她,工作真的不能堆了。

    林月璇暗暗吐槽,小声嘀咕,“资本家,一个员工能剥两层皮。”

    郑双一听。乐了,“还真有你的,敢这样说时总,不过你不知道吧,那边——”

    郑双指了指餐厅的另外一头,“那边的东西很便宜,打九折之后,员工能花很少的钱就吃到实惠的一餐。”

    “那边很便宜?”林月璇像是看见了宝石一般,眼睛闪亮闪亮的,“你怎么不早说!”

    害得她花了几百块,想想那些钱,就肉疼啊!

    母亲要养,还要请人照顾她,工资那么低,林月璇越想越肉疼!

    “我说月月,现在你好歹也是时氏的主人了,别这么小气嘛。”郑双笑她。

    林月璇一听这个就头疼,“我能不做吗?”

    总觉得占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不踏实。

    “女儿不做,父亲帮你做怎样?”林成功忽然从人群中闪了出来。他的身后还跟着赵冬梅。

    埋汰人这种事情,赵冬梅最在行,把赵冬梅带来,关键时刻用。

    “父亲说什么?女儿听不懂。”林月璇下意识的摆起最甜美的笑容,走近林成功。

    近身的郑双很轻易的察觉,其实现在林月璇的手是发抖的。

    看来林成功对她的摧残太深,导致了她对他的恐惧根深蒂固。

    林月璇努力的强压深深的恐惧感,走到林成功面前,甜甜的喊了一句,“爸爸!”

    虽然她恨不得拿一把刀捅到他脸上,但她有分寸。

    这里是时氏,不管她之前几次和林成功说话的态度有多强硬,这会儿,一定要忍住,用点耐心跟他周旋,绝对不能给他抹黑时氏的机会。

    但若林成功执意抹黑时氏,她也不介意用强硬的态度开撕!

    对于林月璇的态度,林成功显然早就料准了会是这样,笑眯眯的伸出手来,就像是一个慈父关心女儿那样,让林月璇去挽住他的手。

    这之前只是林法蒂的专利,林月璇迟疑一下,还是笑着挽住林成功的手,“爸爸吃过了吧!我待会儿有工作,不能陪您了,你让后妈陪您逛一逛吧!”

    内心的直白是:快点滚蛋吧!

    但多年在林家练就的一张笑脸,基本功绝对扎实,绝对不会在脸上露出破绽,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这一对父女有多父慈子孝。

    只有林月璇和林成功都明白,他们都恨不得把对方拉出去,狠狠的教训一顿。

    “还是不逛了,最近经济不景气,林氏……”

    不等林成功说完,林月璇就打断他,“爸爸!这种事情!”

    说完还故意左右看了一眼,见有一两个人往这边看,放开林成功,拍了拍胸口,小声说道,“爸爸,舆论!舆论!”

    隐晦的告诉他,你一个林氏董事长在这里宣传林氏经济不景气,你想让林氏股票下跌就继续吧!

    林成功恨恨的咬牙,差点就顾此失彼了!

    他本想说林氏经济不景气,你一个做女儿的,总该意思意思,时氏给林氏一两个工程也好。

    只是,阴险毒辣得林成功也有脑抽的时候,竟然忘记了,时御寒那么恨她,林月璇亦是如此,怎么会给他好处。

    回头,狠狠的剜了赵冬梅一眼,都是这段时间,时氏易主的新闻太厉害,赵冬梅老是吹枕边风,说最好趁机在林月璇身上捞一点,不然过了这村就没有那个店了。

    城北工程把时氏拿下,得意如他,竟然忘记了最重要的事情!

    林成功恨当年没能在第一时间把时御寒杀死。而是想利用他让文柳慧吐出那笔财产,最后落得时御寒逃跑,远走他乡,飞黄腾达之后,再次回来。

    现在的他,想要对付时御寒,还得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甚至,他还担心时御寒对他动手。

    成也萧何败萧何,都怪这次城北工程拿下了,使得他得意了!

    认识到好处是绝对捞不到,林成功的心沉了下来,林月璇和时御寒,谁都别想好过!

    林成功虚伪的笑道,“月月啊,你去吧,认真的讨好时总,以后多给点爸爸城北那样的标底啊!”

    林月璇的笑容瞬间龟裂,本以为能不闹大就尽量小范围解决,林成功这话杀伤力太大,一旦挑拨离间成功,别是她,就是时御寒都有些麻烦。

    给脸不要脸!

    反正简丹不在林家,林月璇的笑容一点点冷了下来,唇角抿成一条凛冽的直线,就连声音都瞬间落入冰点,“林总,说话可是要负责的,这事我有证人,证明是林法蒂把u盘给我的,你不用在这里挑拨离间,也别以为拿下工程就万事大吉,到手的鸭子都会飞,何宽只是一个开始,施工一半的工程都有可能易主,何况,你还没签约!”

    林成功虚伪的笑容也瞬间冷却,握着拳头,完全没想到林月璇的态度会这么硬。

    这边的餐厅来的都是时氏高层,或有点经济能力的外部公司经理。平日里不喜欢八卦的人都围过来,饶有兴味的看着这父女俩开撕。

    林成功见软的不行,便来硬的,“人家说女儿是爸爸的小棉袄,我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一个反骨的女儿,不帮爸爸反而帮一个外人!”

    “这就要问爸爸你了,都说你做初一,我做十五,有了你初一的模范,我才能做出十五的模样来,上梁不正下梁歪,爸爸你出卖女儿,难道还要女儿孝顺你?”

    林月璇终于不再收敛自己锋利的爪子,伶牙俐齿,对林成功展开攻击。

    林成功这会儿连掐死林月璇的心都有了,却记得她是他最后的底牌,只能让她或者受折磨,却不能让她死了!

    况且,活着受折磨比死了一了百了更痛苦!

    林成功掐了赵冬梅一把,赵冬梅会意,立即发挥自己泼妇骂街的本领来,嚎啕大哭,“哎哟,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养出这么一个反骨的女儿来,三番四次把林家的标底透露给时氏,让一个老牌家族屡屡败在一个新住民手里,这是要逼死我们老两口啊!”

    那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糗样,就连林成功都看不下去了,狠掐她一把,示意她适可而止,别太过了丢了面子!

    赵冬梅还真说停止就能停止,抹了抹眼角处的眼泪,上前就要拉住林月璇的手“月月,你就跟妈回去吧,以后不要这样做了,我们还是一家人!”

    她的任务是把林月璇在时氏的名声搞臭,就像过去那样,利用自己女人的优势,什么话都敢说,让林月璇在时氏呆不下去,最后乖乖回到林家,最最后把她卖掉。

    “你跟他是一家人,我不是!你是后妈!”林月璇巧妙的躲开赵冬梅肥胖的手,退到郑双身边,“俗话说,家丑不外扬,有你们一上来就说自己女儿不是的家长吗?想拐卖妇女也不看看地儿,这儿是时氏,不是闹市!亲妈绝对不会在这里闹!”

    “这不是你不肯回家,逼不得已吗?”赵冬梅得了林成功的暗示,上前几步,又一次去拉林月璇的手。

    郑双反应极快的把她的手一掌拍开,还故意加重力道,疼得赵冬梅立即捂着手跳了起来,“哎哟。疼死我了!疼死我了!”

    林成功嫌弃的瞥了赵冬梅一眼,又飞快的把视线转移到林月璇身上。

    林月璇站直了,任由他打量着,反正她不怕!

    赵冬梅还在哭嚎,“哎哟。女儿打妈妈了!”

    她没有林成功心计重,只知道把林月璇的名声败坏了。看以后谁还敢娶她,还可以衬托她的亲生女儿高贵优雅。

    有对比,才有美感。

    “是后妈!后妈!”林月璇很大声的强调。

    豪门的后妈。

    围观的人看向赵冬梅的眼神,透着终于明白了什么的了然感,虽然没有议论,那目光却让林成功如芒在背,异常难受。

    能来时氏贵族餐厅吃饭的,都有一定的社会地位,认识他的也不下少数。

    这样在广庭大众之下,还真算他出丑了!

    林成功算计林月璇不成,反而出了丑,气狠狠的拉着还在嚎哭的赵冬梅,愤恨的离去。

    他离开前那阴毒的回望一眼,让林月璇产生一种不好的预感,却说不上,想了很久,自己没有把柄落在林成功手上,才慢慢的压下心底的不安,回到68楼。

    时御寒还在忙碌,林月璇不得不打断他。“先吃午饭!”

    “放在那里!”时御寒头也不抬。

    林月璇过去,等他处理好一份文件,正要抬手拿另一份,便抓住他的手,“先吃饭!”

    他有胃病,吃饭要正常。

    时御寒嬉笑道,“月月,现在大白天呢!”

    林月璇听出话中的含义,没好气的瞪她,“吃饭!”

    脑子里就不能有点正常的颜色吗?

    她瞪他的样子,似嗔非嗔,似笑非笑,水润的嫩唇微微的嘟起,似是颜色艳丽的果冻,q弾滑润,他的呼吸一滞,体内某种兴奋在抬头。

    现在时间不对!

    时御寒强迫自己转移视线,好遗憾啊!

    林月璇帮时御寒把精致的饭盒打开,饭菜摆好来,便安静的坐在他身边。

    等时御寒吃饱了,又利索的收拾茶几,说道,“刚才林成功来找我了!”

    时御寒眸色一凛,却沉默的坐着,等林月璇的下文。

    “他脑抽了还是脑残了,居然想从时氏捞油水!”林月璇想起刚才林成功的样子,就恶心,幸好之前就吃过午饭,否则,今天的午饭都吃不下去了。

    “以后这种事情交给任新处理就好了!”时御寒大掌轻轻的在她后背上拍了拍,为她顺毛。

    林月璇顺势靠在他怀中,“你会一直都相信我的对吧!”

    “一辈子!”时御寒毫不犹豫的回答。

    林月璇笑了,唇角勾勒出一个漂亮的弧度。

    居高临下,她的唇线是那样的充满了蛊惑,时御寒喉咙一紧,狠狠的攫住她的唇。

    最关键时刻,还是停了下来,起身走到办公桌前面,回头,哼了一声,“晚上回去收拾你!”

    “我好怕怕!”林月璇笑着把饭盒拿去洗手间清洗。

    时御寒看了眼她的背影,打开一份文件,快速浏览起来。

    有她陪着工作,就连办公室里的空气都是新鲜充满香气的。

    ……

    林成功在时氏出丑了,把赵冬梅拉上车,开出一段距离后,找了一个停车位,把车子停下来。

    见赵冬梅还捂着手在口申口今,十分不耐烦的吼道,“哭哭哭就知道哭,一点用也没有!”

    “老公,你看我的手都肿了!”赵冬梅把红肿的手背放到林成功面前,努力的勾起他的怜惜。

    可惜失败了,林成功一心放在林月璇身上,希望能拥有掌控林月璇的筹码,更加的不耐烦,“你的手去看医生,我看了有什么用!”

    “老公——”赵冬梅努力的表示委屈。

    林成功却视而不见,“你上次不是说你哥哥寻找简丹轻而易举,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消息!”

    “烟城这么多人口,需要一点时间嘛!”赵冬梅的声音小了许多,也不哭了,就担心林成功会给她脸色。

    “说起来还不是没用!”林成功甩下一句话,发动车子。

    却在这时,赵冬梅的手机响起来,“是哥哥来电!”

    赵冬梅欢喜的接听电话,“哥——真的?太好了!回头请哥哥吃饭!”

    挂掉电话,赵冬梅得意忘形,回手抱着林成功亲了一把,“亲爱的!”

    林成功急忙刹车,差点撞在路边的绿化带上,空气里都是轮胎摩擦泊油路发出的胶臭味,“你发什么疯!”

    “简丹找到了!”赵冬梅晃了晃手机,“刚才哥哥来电说简丹找到了!”

    林成功的脸色这才稍微缓和一点点,语气却依旧不耐烦,“那你还不快点说在哪里?”

    “烟城第一的疗养院!”赵冬梅邀功似的,把脸凑了过去,“老公,奖励一个!”

    林成功敷衍的亲了一口,把人推开。开动车子往第一疗养院而去。

    ……

    蓝若妍所在的别墅里。

    蓝若妍坐在轮椅上,越想越觉得胸口气不顺。

    林月璇和时御寒成双对得出入时氏,她去只能坐在轮椅上,哪里也不能去!

    “傅立哥哥,我感觉这几天寒哥哥有派人监视我!”蓝若妍最喜欢跟傅立说话,因为每次傅立夫妻俩都站在她这边,还会竭尽全力得帮助她。

    “时总这几天本来就派了人来监视你,所以你最好不要外出,这几天乖乖的呆在家里。”

    “可是我还想去阿姨那里。”蓝若妍努了努嘴巴,用撒娇的语气跟傅立说道,完全不担心傅立老婆会吃醋。

    事实上,傅立老婆从来没有吃醋过,甚至还会帮她劝说傅立支持她。

    这也是蓝若妍最喜欢跟这夫妻俩粘在一起得原因之一。

    “等过几天吧!”傅立很有耐心的劝说蓝若妍,“你太心急了,在背后怂恿夫人可以,怎么可以当着时总的面说要惩罚林月璇的话呢,这不是损害自己在时总面前的形象吗?”

    这样一说,蓝若妍更生气了,“寒哥哥居然把时氏都给了她,她怎么那么不要脸,居然还真敢收下啊!”

    傅立换了一副新眼镜,却还是茶色的,阴沉沉的看了蓝若妍一会儿,道,“这就是林月璇的本事了,不过,我们也可以利用这件事做点文章。”

    “怎么个做法?”

    “时氏因为主人换成了林月璇,股票在下跌,我们可以利用股东会把林月璇赶下台。”

    “说得容易,要怎么赶啊?听说上次那个贱人还把股东骂了一顿呢!”

    “这事交给傅立哥哥!”

    蓝若妍笑了,傅立夫妻俩也对视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百度最新章节)  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