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50章 孩子没了,你要她怎么面对!

    凉风习习,结束一天的高温,烟城的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站在68楼的玻璃窗前,眺望这个城市,灯光如星芒,一串串,闪烁着发出璀璨的光辉。

    时御寒还在忙碌,林月璇又一次和郑双去了二楼餐厅,回去时,时御寒已经不在,办公桌上留下便利贴:有事,先回去,我忙完回来。

    ……

    烟城第一疗养院,季凌风一张俊脸黑得有些可怕,院长心惊胆战,不敢抬头,只有小丫头还在惊魂未定的叙述当时的突发事件。

    “我陪着夫人在草坪里晒太阳,忽然来了一男一女,男的四十多岁,看起来好凶啊,女的胖乎乎的,全身都带满了首饰,看见他们,夫人脸色就变了,似乎很害怕看见他们,我……我不知道他们会把夫人抢走,还带了那么多人来,我打不过他们,保安也不敢招惹他们,他们就把夫人带走了!呜呜呜,夫人会不会有事啊!”

    时御寒脸色阴沉,让院长找来当时的监控录像,一看到林成功,狠狠的剐了季凌风一眼,转身离开。

    他用最快的速度返回海水天堂,季凌风跟在后面。

    “寒!”

    林月璇在一楼和郑双说话,时御寒行色匆匆回来,正想过去帮他拿公文包,时御寒只留给她一个背影,留下林月璇错愕的看着空空的手指。

    “我很忙,等会儿!”

    说着头也不回的跑上二楼,走进他的书房里,拖动鼠标点点,疗养院门外最近的一个监控录像便出现在屏幕上。

    时御寒一路追踪,发现林成功的车子开回了林宅,立即喊上郑诚,奔向林宅。

    下一楼看见林月璇想跟他说什么,却不敢面对她,匆匆离开。

    把简丹留下来,是他的主意,若简丹出事,林月璇一定不会原谅他!

    他们之间好不容易平静下来,他不要失去!

    ……

    时御寒用最快的速度到达林家,开门的佣人看见时御寒,笑成菊花,“时总,请请请!”

    激动得大声嚷嚷,“夫人,时总来了!”

    赵冬梅不知道时家和林家的仇,觉得时御寒亲自上门来,肯定是为了林法蒂而来,喜滋滋的对着镜子抹了一下脸,确认没有妆容上的瑕疵,这才迎了出去。“哎哟,时总来了,蓬荜生辉啊,来来来,到大厅里来坐。”

    林成功把简丹带了回来,以后他们又重新拥有了控制林月璇的筹码,她的心情很好,看到时御寒,心情更是欢喜得如同过年。

    赵冬梅自动脑补为:林月璇用了什么手段把时御寒的财产抢占了,时御寒觉得林月璇厌恶,对比之下发现还是她的林法蒂好,就来找林法蒂了,不然,都这个点了,时御寒还到林家来?

    只能说赵冬梅的脑补能力强大!

    时御寒连说话都吝啬于赵冬梅,在佣人殷勤谄媚的目光中,来到大厅里,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来。

    不得不说,林宅的装修还是很豪华的,金色的主调处处彰显着气派和豪气,却掩饰不住主人的俗气!

    “时总啊,我去叫法蒂!”赵冬梅道。

    自动上次林法蒂从时氏回来。又被林成功骂了一顿之后,林法蒂得性子就变了。

    曾经张扬嚣张,不能安分下来,如今整天呆在家里,不出大门一步。

    赵冬梅觉得这样的女儿更有淑女风范,更有魅力,一定能打动时御寒的心。

    对于赵冬梅的自来熟,时御寒不予理会,他坐在这里,林成功就一定会来。

    郑诚恭谦的站在他的背后,警觉的四处打量一眼,收回目光,陪时御寒等着。

    季凌风沙发另一端坐下来,目色清冷,若这一次救不出简丹,把事情搞砸,以后他还有何脸面见时御寒!

    大约三分钟之后,林成功阴笑着从大厅入口走进来,“时总大驾光临,蓬荜生辉蓬荜生辉啊!”

    时御寒一动不动,完全没有站起来打招呼的意思,只是双眸微抬,斜扫了林成功一眼,“简夫人呢?”

    林成功嘴角的阴笑更浓了,“时总说什么,我不明白。”

    时御寒对外人很少有耐心的,直截了当,“你把简夫人从第一疗养院接出来,需要把录像公布出来吗?”

    林成功却笑得很无所谓,“公布吧,大家只会夸有爱心,前妻都能不计前嫌的照顾,说起来,到时还要谢谢时总的宣传呢!”

    季凌风第一次见到这般不要脸的,冷哼一声,却不敢轻易说话,唯时御寒马首是瞻。

    到了这里,绝不能把事情搞砸了!

    时御寒双眸泛冷,不明情绪的斜睨着林成功,许久,换了一个姿势,继续盯着他,仿佛要从他脸上看出一个洞来。

    林成功也算是风里来雨里去,久经沙场的老人。什么场面没见过,被一个年轮只有他一半的小伙子盯着,一开始无所谓,甚至还觉得时御寒故弄玄虚,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林成功渐渐感到不自在,时御寒的目光就像是带着刀子,在一刀一刀的剐着他的肉,再后来,他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就连背脊都在发麻。

    时御寒不说话,季凌风自然不会傻到插嘴,郑诚做好了随时打电话的准备,让等候在外面的兄弟们攻进来,就是抢,也要把人抢出去。

    之前郑诚对林月璇还有小许意见,不给林月璇脸色,也是看在时御寒的面子上,可经历了林月璇危急之下推开郑双的事,他就改变了看法,尤其经历过那次临城抢人,瘦弱的林月璇背着时御寒走了很远的路。之后,他就决心这辈子女主非淋月璇莫属。

    能共富贵的人,遍地都是,能同生死的,却佳人难寻。

    林成功的笑容僵在嘴边,浑身不舒服,却又不愿意承认,多年不见,原来高瘦的少年,已经成长到他仰望的角度。

    不过,有句话叫做姜还是老的辣,他就不信,当年时御寒的老子都被他弄死了,时御寒还能把他怎么样。

    这样不断的给自己洗脑,终于压下一些不舒服,在另外一张沙发下坐下,与时御寒对视。

    本来要以这样的方式反击回去,谁知才跟时御寒对上眼,林成功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压迫感向他袭来。

    时御寒竟然强大到如斯地步!

    仅仅用气场就能碾压他!

    林成功能在烟城商界屹立多年不倒,绝对有自己的手段,见气场压不住时御寒,反而被时御寒压制住,立即打破这样的局势,干咳了两声,“时总深更半夜前来,不会是来喝茶的吧!”

    “把简夫人交出来!”时御寒寡言寡语,依旧盯着林成功。

    这一下,就连季凌风都看不出时御寒想要干嘛,换做时御寒以往的风格,三更半夜带人摸入林宅,把人偷出去也不是没可能的。

    “哈哈哈,时总莫不是梦游了吧,我这儿只有林夫人,没有简夫人!”林成功笑着打哈哈。

    却暗道时御寒好快的速度,他才回来一会儿,他就带人来了,他是怎么找来的?

    疗养院里有录像,但他没想到,时御寒早就把整个交通网黑了,只要他想,随时都可以监控烟城的交通情况。

    这也是为了对林家和欧阳家动手时做准备!

    “简丹!”时御寒惜字如金,换了个姿势,慵懒又悠闲的模样,仿若高高在上的帝王,睥睨着他的天下,而林成功,只是他的臣民。

    意识到自己有这样的想法,林成功急忙的刹住,什么帝王,都是错觉,他林成功也是这个世界的佼佼者,能杀得了老子,绝对能胜过儿子!

    靠着不断的心理暗示,林成功终于稳下心来,冲时御寒挤眉弄眼,坏笑,“时总认识我的前妻?看不出时总还有这嗜好。”

    对于林成功故意的曲解,时御寒脸上的神色未变,淡淡的冷漠中透着令人心颤的威压。

    赵冬梅拉着林法蒂出来,听了一半,再脑残也想通了,时御寒半夜前来,为简丹而来。

    又是林月璇那个賤人!

    赵冬梅为林法蒂打抱不平,放着她这么优秀的女儿不要,反而要那个賤人!

    “时总可能不知道吧,月璇那丫头十四岁就爬了欧阳诺的床,被欧阳诺玩烂之后,又找了一个地产大亨,不知被玩了几手才到时总手里,就连她那残废的妈都不安分,离婚了还勾引我老公,这样的母女……”

    “闭嘴!”时御寒的脸色越发阴沉下来,看赵冬梅的目光如同实质性的利剑,能把赵冬梅戳穿。

    若非没有打女人的嗜好,他一定会给赵冬梅两个耳刮子,居然敢诋毁小月!

    小月的第一次给了他,她是否清白,他最清楚!

    好厉害的年轻人!

    赵冬梅感到背后一阵寒凉,一惊,竟说不出话来!

    就连推销林法蒂都忘记了,拉着林法蒂的手退后了两步。

    林成功脸色也难看起来,用眼刀狠刮了赵冬梅一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时御寒是来要简丹的,你这样一说,不就是在道义上占不到理了!

    不过,本来气氛凝滞的大厅被赵冬梅这一破坏,原本的气场发生了变化,林成功终于可以松了一口气。

    心底下,算计起来。

    看时御寒的样子。不把简丹交出去,他绝不离开林家,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何不再利用简丹要一些东西?

    “时总能给出什么条件?”林成功又一次把阴笑挂在嘴边。

    时御寒:“林总就说想要什么吧!”

    “我要你离开烟城,把你的时氏也撤出烟城,绝不回来报仇!”林成功道。

    若时御寒答应下来,简丹在不在手里都无所谓了。

    他利用简单控制林月璇,不就是担心时御寒报复?说来说去,林成功心底深处,还是会害怕!

    “成交!”时御寒毫不犹豫,那深沉的眸色没有星点变化,仿佛早就想到林成功会提出这样的条件。

    郑诚想说点什么,欲言又止,他们自认识以来,时御寒就在谋划报复林家,十年了,岂能说放弃就放弃!

    就连季凌风都想说时御寒几句,却忍住了,时御寒有自己的打算,他还是别帮倒忙。

    经过上次的时氏助理一事,林法蒂知道两家有仇,可不清楚当年的仇恨有多深。以为不过是商场的矛盾而已。

    要不是林成功下了强制命令,再出去找时御寒就把她卖给地产大亨,她早就出门了找时御寒了!

    本就控制不住喜欢时御寒,这会儿看见时御寒帝王一半斜靠在沙发上,魅力十足,更是移不开目光,双眼冒泡。

    她从来没见过有哪个男人像时御寒这般,拥有强大的男人魅力,被赵冬梅拉来,内心欢喜了好大一阵子,然时御寒连眼角余光都不给她一个,心情灰暗下来,可听林成功说,要交换条件,眼前一亮,利用简丹倒是一个好办法!

    “妈,你跟爸爸说,让他在条件里加上我,我要跟着时总离开烟城,说不定以后还能在其他地方帮上林家的忙呢!”

    “还是我的女儿聪明!”赵冬梅笑得满脸发亮,走到林成功身边,小声的转述林法蒂的话。

    林成功闻言气得脸色铁青,“你懂什么,带法蒂回去!”

    他的法蒂嫁给欧阳家还能稳固两家的联盟,跟着时御寒,什么都捞不到,还会被利用。

    只有赵冬梅这种没有眼光的妇人才会极力撮合林法蒂和时御寒。

    林成功犹豫了,要不要把当年的事情告诉赵冬梅,杜绝她以后做傻事。

    可,林成功的想法打住,那件事情,欧阳铎也没告诉欧阳夫人,他也要瞒住!

    “老公……”赵冬梅拖着油腻腻得声音撒娇,试图说服林成功。

    却被林成功一瞪,一吼,“回去!”吓得赶紧拉着林法蒂上了楼。

    客厅里又一次只剩下林成功、时御寒和季凌风、郑诚四个人。

    林成功一看不对,时御寒有三个人,而他只有单枪匹马,太势单力薄,气势上输了,就打电话,让下属进来。

    十几个身高马大的黑衣人走进来,对时御寒等人形成包围之势。

    时御寒却只是淡扫一眼,收回视线。“想不到林总那么怕死!做过亏心事的人,双手染满了鲜血,果然怕那些冤魂回来索命。”

    郑诚:“……”

    鬼才相信时总相信鬼神之说,不过看着林成功脸色苍白下来的样子,的确很解气。

    “难道时总不怕?”林成功道,“我们这样的人,有几个是干净的?别说时总干净!”

    “肮脏的人看别人总会觉得肮脏!”时御寒语气淡淡,实则在算计,任新得手了没有。

    没错,他在来之前就和任新约定好了,就连郑诚和季凌风都不知道,他把林成功的注意力都吸引到大厅这里来,任新从后门摸进去,把简丹带走。

    没想到林成功撑了那么久,才把得力的保镖叫进来,任新动作再快,也需要几分钟。

    想到这里,时御寒心里有些烦躁,外面有一条复杂的巷子直通林宅的后门,还是当年蓝若妍带他走,他才知道的。

    救命之恩不能忘,可蓝若妍却一再针对林月璇,这也是他不能容忍的。

    面对林成功,时御寒快速的把烦躁沉入心底,面上看不出有异,交叠着腿,睨视着林成功。

    林成功不愧是老奸巨猾,被时御寒说肮脏,也不恼,“时总打算什么时候撤出烟城?”

    “不急!”时御寒似乎很耐心,“我很想听听当年你是怎么得手的!”

    对面坐着的是杀父仇人,时御寒恨不得一刀捅在林成功的心脏上,却忍下那股强烈的杀意,告诉自己,还不是时候。

    林成功警惕起来,“想套我的话?时总再修炼几年吧!”

    若被时御寒录音,那岂不是自己把证据送出去?他可以说那是玩笑话,但万一时御寒手里还有其他的证据呢?

    林成功不仅狡猾,还谨慎,这也是这十几年来林家稳步发展的原因之一。

    时御寒也不着急,若林成功的话那么容易套出来,那他就不是当年的主犯之一了,没有脑子的人算计不下他的父亲!

    “那说说小月吧。”时御寒看了季凌风一眼,示意他说话。

    多年兄弟。季凌风一眼明白时御寒的想法,冷冷的哼了一声,“他有什么可说的,虐待女儿,猪狗不如!”

    “季医生这话就不对了,子女顽劣,做父亲的总得好好教教,免得危害社会。”林成功为自己辩解。

    就在这时,时御寒的手机响了,拿出一看,唇角一翘,勾出一抹淡淡的笑容,接起电话。

    电话那头,任新告知已经得手,简丹很配合,成功出了林家,正往海水天堂赶。

    挂了电话,时御寒站起里,长身玉立,这宽敞的林宅大厅,竟然显得有些许的逼仄,淡若似无的笑颜。昂贵的水晶灯都成了他的陪衬。

    “回了!”时御寒又语气淡淡的说了声。

    郑诚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却以时运的命令为圣旨跟在后面。

    季凌风则显得有些懵然,“人还没到手呢!”

    “走吧!”时御寒率先离开林宅大厅,走了出去。

    季凌风还不甘心的边走边回头,“不能这样啊,我去吧,这事是我没做好!”

    时御寒不说话,径直走出林宅大门,上了自己那辆新买的迈巴赫,在林宅面前一个华丽的转头,留下一串废气,消失在车流中。

    “我说你不管了?”季凌风不甘心。

    “回去吧!”郑双也上了自己的车,尾随离开。

    他担心简丹会影响时御寒和林月璇之间的感情,却更担心时御寒真的答应林成功的条件。

    主动离开,说明他反悔了,他就放心了。

    至于简丹,再想办法吧!

    郑诚一边开车一边思考着,晚点召集几个身手好的兄弟,半夜摸进林宅,把简丹带出去。

    季凌风风中凌乱,一个个气势汹汹而来,然后飘然离去。不像是时御寒的风格啊!

    算了,都不管,他还是跟着回去吧。

    林成功半天没回过神来,说得好好的,怎么都走了,简丹也不要了?

    猛然想到什么,回到后院,踢开简丹居住的小房间,却已人去楼空!

    气得林成功一脚踢在小房间的桌子上,“时御寒,别落在我手里!”

    他就是担心把简丹放在其他地方不安全,才带回林宅,准备像过去十几年那样,把简丹囚禁在林家,谁知时御寒还是得手了!

    失去了筹码,林成功开始真正的慌了,不顾大晚上的,扰人清梦,给欧阳铎打了电话,“喂,老哥,时御寒到我家把简丹带走了!”

    “一个前妻。带走就带走了!”欧阳铎睡意朦胧的,不以为然,真不明白林成功哪根筋搭错了,把前妻控制在家里。

    “从我家带走的!我正在家里,跟他面对面!”林成功声音带着点颤音,能从他身边把人带走,下一次呢,是不是能把他的命带走。

    欧阳铎吓出一身冷汗,这才意识到事情的紧迫性,睡意也被赶跑了,“你是说你家有奸细?”

    “还不确定,但我确定时御寒有这个能力悄无声息的解决了我们两个!”林成功道。

    “那我们就先下手为强!”欧阳铎狠声道。

    “我需要老哥的支持!”

    “合作愉快!”

    ……

    这一次,时御寒让任新把简丹直接带到海水天堂,林月璇希望跟母亲住在一起,那他就满足她这个愿望。

    等郑诚回去时,见到简丹坐在海水天堂的大厅时,终于明白了时御寒为何忽然走了,原来他早有安排。

    他就说呢,时总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阿姨!”时御寒走到简丹的轮椅前,俯下身来,蹲在她的腿边,“对不起,让您受惊了。”

    简丹的手指动了动,终究没有摸时御寒的脑袋,“没事,倒是我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要兴师动众劳烦你们。”

    “阿姨这么说我就无地自容了。”毕竟是他强行把简丹留下来的。

    “你相信命运吗?”简丹忽然来了句。

    就连思维灵活的时御寒一时都转不过弯来,许久,才答,“我只相信,我命由我不由天。”

    命运是需要自己去创造的,所以他努力,有了今天的时氏。

    简丹摇摇头,最终没说什么,“月月睡了,我也累了,我明天再见她吧!”

    命运如此残忍,却连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时御寒让人为简丹准备一楼的房间,也回到房间里,洗了澡,轻轻的躺在林月璇身边。

    她睡得很沉,完全没有醒来的意思,时御寒抱着她。很快进入梦乡。

    ……

    蓝若妍脸色十分不好,“你再说一遍!”

    傅立老婆:“我们的人看到时总把林月璇的妈妈带入海水天堂了。”

    “啊!”蓝若妍控制不住的大声吼叫,以发泄心底强烈的恨意,“凭什么,寒哥哥不让我踏进海水天堂,却把他们母女都接去!”

    傅立老婆看着疯狂的蓝若妍,唇角闪过一抹得逞的阴笑,煽风点火,“时总真是过分,放着你这个好好的救命恩人不要,要一个仇人的女儿,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不,我绝对不能让她跟林月璇在一起!”蓝若妍慌了,一激动,差点从轮椅上摔下去,拉着傅立老婆的手,“嫂嫂,你和傅立哥哥一定要帮我!除了你们,再也没人帮我了!”

    “放心,我和你傅立哥哥一直都是站在你这边的!”傅立老婆笑得更得意,有种报复的快感。

    “我要杀了林月璇!我要杀了他们母女俩,居然抢占了我的位置!”

    蓝若妍抓住傅立老婆的手,紧紧的,勒得傅立老婆的手腕都红肿起来,却任由蓝若妍把自己情绪中的狂暴因子释放出来。

    “其实杀人是最低劣的手法,让一个人生不如死。却求死不能,才是最痛快的!”傅立老婆道。

    “对对对,我要让林月璇生不如死!”蓝若妍双眼迸射出强大的恨意。

    “那还不简单,只要你把简丹杀了,嫁祸给时总,林月璇再不要脸,也不会留在时总身边!”

    “好好好!就这么做!”

    “那我去联系别墅那边的人,这是最后一个人了!”

    上次管家清理了海水天堂,把很多可疑的人都辞退了,又重新换了一批信得过的人,他们放在海水天堂的卧底也就只剩下隐藏得最深的一个。

    ……

    时御寒睡眠很浅,电话来时,他就醒了,担心吵醒林月璇,便轻手轻脚的起身,到阳台接电话。

    电话是文柳慧的,“时御寒,你这个逆子,把仇人母女俩都接到海水天堂!”

    “妈——”时御寒正要解释。

    电话那头,文柳慧又疯狂的吼叫,“你这个逆子,我要杀了简丹,让你一辈子都不能跟那个賤人在一起!”

    “妈……”

    文柳慧已经挂断电话,她总是这样断断续续的发疯,时御寒无奈的拿着手机,回到床上,林月璇已经醒了,抬手抱了抱他,又继续闭上眼睛。

    大约五分钟后,时御寒混混沌沌的,手机又响了,是那一首很稚嫩的萤火虫。

    一看电话是蓝若妍打来,眉峰一拧,起身去了阳台。

    萤火虫?

    林月璇听到熟悉的旋律,睁了睁眼,又闭上,继续睡。

    “寒哥哥,刚才阿姨打电话给我说,说她要杀了林月璇的妈妈,你快去看看啊!”蓝若妍似乎很着急,“虽然我恨林月璇抢了你。但是她妈妈是无辜的啊!”

    “我知道了!”时御寒立即起身去了一楼。

    他一个大男人,深更半夜闯进简丹的房间,不太好,便敲门,“阿姨?”

    敲了几下,没有回应,下意识想起刚才文柳慧的疯狂,便推门而入。

    才进去,立即感觉后脑勺一疼,晕了过去。

    ……

    林月璇睡得迷迷糊糊的,手机响起,谁呀,“寒,接电话去!”

    本能的以为,这大半夜的,只有公司的事才会这么急。

    手机响了一会儿,林月璇猛地醒了神,这是她的铃声!

    “喂!”林月璇的声音略带睡醒时的鼻音。

    电话这头,蓝若妍听到声音之后,无法压抑胸口的怒火!

    “林月璇,一楼,左转,第二个房间,有你所想要的真相!”

    什么真相不真相的,神经病!

    林月璇挂了电话,可蓝若妍那句真相却像是恶梦一样,不断的钻入脑中,搅得她睡意全无。

    什么真相?

    叮咚,信息的声音,鬼使神差的,林月璇点开。

    却吓得把手机摔在地上,那是一张彩信图,画面显示,简丹躺在床上,时御寒坐在床边,只看见背影,却能看清他手里拿着匕首,而简丹的胸口有一个洞,潺潺流血。

    “不!”

    林月璇发疯似的跑下一楼,“不!”

    想起蓝若妍所说的,左转第二个房间,便跑了过去。

    推开门,却见时御寒手拿匕首,站在简丹面前!

    “你干什么!”林月璇跑过去,一把推开时御寒,跪倒在简丹面前,“妈!妈!”

    血还是热的,却已凝固,简丹身下的被子,一大片鲜红的血迹,触目惊心。

    “不!”林月璇慌乱着,用手去捂住她的胸口,整个人都扑倒在简丹身上,“救护车!救护车!”

    林月璇疯了一般的扑在简丹身上,不停的嘶吼着,“不!”

    “妈!您别丢下我!”

    “救护车!救护车为什么还不来!”

    “不!不会的!”

    “妈妈你起来呀,我们说好了一起去风华国,一起过快乐的日子!”

    “妈妈!”

    “妈妈!”

    时御寒拿着匕首,冷峻的容颜满是阴沉,他进来就被打晕了,而自此之前,他打开房门,却没有察觉到房间有人。

    说明此人有两下子,还在海水天堂潜伏很久了!

    晚上到了十点钟之后,除了管家,别墅里所有佣人必须退出去。是谁?是管家吗?

    时御寒想到了安装在大厅里的监视器,急吼吼的把匕首往地上一扔,急走出去,却被林月璇拦住,“为什么?”

    她红着双眼,眼中恨意迸射,看他如同看仇人。

    时御寒心头一个咯噔,误会了!

    “小月,你听我解释,不是我!”时御寒笨拙的解释着,希望林月璇能相信她。

    结果却换来失望!

    林月璇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时御寒,我就是太相信你了,才害死了妈妈!”

    时御寒的脸很疼,但更疼的是心!

    当初林成功要陷害她,他毫不犹豫的相信了她,可她却不信他!

    时御寒的心像是被什么钝器砸狠砸着,很疼,鲜血淋漓,却耐着心,解释,“小月,你信我!”

    正想说这事是我妈妈干的,却顿住了,他要怎么开口,林月璇一定会因此恨了文柳慧,甚至会找文柳慧拼命。

    可林月璇怎么是文柳慧的对手!他怎么舍得小月陷入危险!

    一边是母亲,一边是挚爱,时御寒的心被什么撕扯着,撕心裂肺!

    林月璇却抬手再给时御寒一巴掌,“你不必解释了,就算不是你动手,也一定因为是你!”

    在商场上言辞犀利的他,竟然哑口无言。

    是呀,若非他强行把简丹留下,若非文柳慧的疯狂,根本不会发生今天这件事。

    说到底因为他的自私。

    时御寒慌神了,长臂一卷,搂住林月璇,“对不起!对不起!”

    林月璇宛如濒临绝境的小兽,疯了一般的挣扎,一口咬在时运手上,试图让他松手。

    他却默默的受着,让她咬到鲜血顺着唇角流了下来。加上胸口那个,小月在他身上留下两个牙印了!

    “对不起!”时御寒重复的低喃,却感觉手上的疼意锐减,林月璇的身体软了下去。

    “小月!”时御寒横抱起林月璇跑了出去,浑身是血,说不清是简丹的,还是他的,更没想到会是林月璇的!

    “管家!封锁这里!”

    来不及思考,时御寒把林月璇送到第一医院。

    站在急救室的走道里,时御寒显得十分不安,来回的走动着,身上还穿着纯白色睡衣,衣领敞开,露出因焦急而起伏得厉害麦色胸膛。衣领之下,有大片的褐色凝固的血迹。

    头发凌乱的散着,显得颓废又疲惫,频频的盯着急救室的指示灯,唯恐错过什么。

    郑诚显得有些疲惫,坐在冰冷的塑料椅子上,欲言又止。

    季凌风已经回家,没有再来,郑双坐在郑诚身边,也显得格外的不耐烦和担心。

    “哥!月月不会有事吧!”

    “放心,林小姐吉人自有天相!”郑诚道,却说得很心虚。

    时御寒满身是血,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也只从管家的电话里听出了只言片语。

    凌晨四点,走道里什么人都没有,不远处值班的护士在打瞌睡,安静得有种毛骨悚然的阴森感。

    郑双是不怕的,可这阴森感太让人不安了,她频频抬头看着急救室的指示灯,心底,慌乱成一片。

    却在这时,急促又突兀的脚步声从走道那头响起,回声阵阵,在这狭小又冗长的走道里,更催人心焦。

    欧阳诺步伐很急,跑到时御寒身边,一拳砸在时御寒眼睛上,“你个混蛋!”

    简丹的忽然死亡,说明别墅里有奸细,林月璇的不信任让他心伤,可林月璇的晕倒,却是他最大的担心,所有的负面情绪积压在一起,找不到发泄口,猛地被欧阳诺揍了,时御寒回了欧阳诺一拳,接着,拳头如雨点一般往欧阳诺身上砸。

    他的情绪需要宣泄!

    毕玉现在住进了欧阳家,就在欧阳诺隔壁,听到动静跟了出来,见欧阳诺被动的挨打,看不下去了,抬腿一个侧踢,踢到时御寒的胸口处,逼得他暂时退离。

    “诺,你没事吧!”毕玉心疼的搀扶皮青脸肿的欧阳诺,却被欧阳诺推开,“不要你管!”

    他对毕玉住进欧阳家一事,始终心存不满。

    真不害臊,为了追男人,住到他家里。

    虽然这个男人就是他!

    毕玉却当作没听到一般,继续伸手去搀扶欧阳诺。

    而时御寒的拳头再次砸了过来,毕玉只能暂时放开欧阳诺,跟时御寒对峙起来。

    一个从小接受正规的训练,一个是道上刀山火海摸爬滚打的大哥,两人竟打得旗鼓相当。

    郑双看得有些眼热,她一直以为自己的拳脚功夫很厉害,可今天见着毕玉和时御寒开打,才知: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要知道她虽然在女子中算是佼佼者,跟时御寒打不到两分钟,必败。

    而毕玉却跟时御寒打了五分钟,似乎还很轻松,还能跟时御寒耗体力!

    但郑双知道现在不是欣赏功夫大战的时候,还记得林月璇就在急救室里,喊了句,“住手!月月还在里面抢救,你们却在这里打得不可开交!月月知道了会怎么难过!”

    时御寒冷漠着脸,率先收回攻势,冷睨欧阳诺一眼,站到急救室门前,翘首以盼。

    毕玉哼了一声,“虚伪!早干嘛去了!”

    说着走到欧阳诺身边,陪他站着。

    “走开!”欧阳诺很恼怒毕玉的多管闲事,推开毕玉,走到时御寒身边。

    毕玉没心没肺的,只是依靠在墙上,盯着急救室的门口看得出神。

    “时御寒,你不是男人!”欧阳诺不似林月璇平时看到的温润大哥哥,而是冷漠如冰,就连语气都是冷冷的的,眼神冷冷的

    时御寒沉默着,不理会欧阳诺,他后悔了,真的后悔了!

    如果还能重来,他一定不会再阻挠简丹去风华国,而是慢慢把云空国的事业转移到风华国,等大仇得报之后,就去风华国和林月璇过简单的生活。

    然没有如果,他把简丹强留下来,丧失了性命。

    月月看他眼神那么冷,仿若仇人!

    时御寒胸口疼得几乎窒息,被欧阳诺骂了,反而觉得好受一些。

    “时御寒,我把月月交给你,你就是这样对待她的吗?”欧阳诺咄咄逼人,一拳头抡在时御寒俊脸上。“你不配拥有她!”

    眼看着已经熄灭的战火,再次复燃,毕玉赶紧挤到两人中间,“等等,等月月出来了再打!”

    “等月月出来绝对不想见他!”欧阳诺不放弃,明知自己不是时御寒的对手,还是频频出拳,却被时御寒打了回去。

    搞的毕玉都差点以为他是在自虐。

    “那也得等月月出来再说!”毕玉架住欧阳诺,不让他出拳。

    “不能等,月月出来看见她会更伤心的!孩子没了,你要她怎么面对!”欧阳诺一拳打在时御寒脸上不解气,又踹了他一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百度最新章节)  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