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52章 血仇和挚爱,他的强势!

    “狗血啊狗血!”欧阳诺低喃了几声,终于感觉到记录仪上的数据有了变化。%d7%cf%d3%c4%b8%f3

    “月月!”他激动得拉住林月璇的手,“月月,你是不是要醒了?”

    可几分钟过去了,记录仪上的数据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林月璇也没有醒来,只是安静的躺着,仿佛这个世界的爱恨情仇都与她无关,她只想做个安静的睡美人。

    欧阳诺失望的坐了回来,很累,却毫无睡意。

    月月不醒来,他怎么睡得着。

    短短一天,他自己没有察觉,他已经瘦了一圈,幸好刚才毕玉及时把欧阳夫人拉走,才没有注意,此刻的他,眼球深陷,眼白不满了血丝,看起来憔悴又狼狈,仿佛一夜之间老了十岁。

    ……

    欧阳诺睡不着的同时,时御寒已经疯了。

    他马不停蹄的调查了第一医院,第二医院,把整个烟城的医院都翻过来之后,还是找不到林月璇。

    凌晨四点,带着兄弟们走在静寂无人的街头,目的性很强,下一个没有排查的医院。

    他随意的换了一套西装,借着街头微弱的灯光,仔细一看,西装有些短,材质也很粗糙,跟他高大的身形一点儿也不相配。

    那是郑双用最快的速度,从第一医院附近的地摊上买回来的,连个衬衣都没有。

    时御寒就那样随意的换上了,带着弟兄们找遍了烟城的大小医院,却什么都没有找到。

    打欧阳诺的电话,听出那头的他很气急败坏,骂了他一顿之后准备出来一起找,却听到电话那头,欧阳夫人的声音,严禁他外出。

    时御寒不是没有怀疑人时欧阳诺带走的,可郑双等人就在医院看着,就连录像都显示欧阳诺和毕玉是单独离开的。

    他就想不通了,林月璇是怎样离开医院的!

    “时总,要不上欧阳家吧,我总觉得这事跟欧阳二少脱不了关系。”郑诚建议道,“毕竟第一医院是欧阳二少的地盘。他想做点什么很容易。”

    说的不无道理,可他暂时不想跟欧阳铎面对面,时候还不到,他不想之前耗费的努力功亏一篑。

    犹豫了很久,时御寒终究没有往欧阳家。

    他努力了十年,不想十年功夫功亏一篑。

    但他也不是没有办法,派人秘密在欧阳家附近安装了很多隐形摄像头,对欧阳家实施全方位监控。

    再者欧阳家有他的人,立即联系那个人,让他想办法打探欧阳诺是否把林月璇带了回去。

    接下来,便是漫长的等待。

    但等待的同时,时御寒不敢闲下来,处理了公司堆积的事情,又暗中操作,把那些股东老头踢走,换成王子萧毅泽。

    又一刻不停歇的寻找林月璇的下落,车站、机场、码头,只要是有交通工具的地方,他都找遍了,就连林月璇失踪时段,整个烟城的交通路况他都认认真真的扫描了几遍,唯恐漏掉什么。

    可两天过去了,他却一无所获,林月璇就像是石沉大海,一点踪迹也没有。

    欧阳那边,卧底传来消息,未见异常,唯一的异常就是,欧阳诺又被欧阳夫人关起来了,不让出门。

    毕玉依旧每天按时上下班,看不出有异。

    “时总,你先去休息一会儿吧!”任新终于看不下去了,自从简丹出事起,时御寒已经整整三天三夜没有休息过,这样下去,就是铁打的人也支撑不住啊!

    时御寒熬红了双眼,整个人都瘦了一圈,面容憔悴,仿佛老了十岁,身上穿的还是郑双给他买的那套地摊货。

    烟城地处亚热带,气温高,三天不换衣服,加上到处跑,出了汗,时御寒身上已经有一股酸味了。

    换做以前,这是时御寒一定不能接受的,可这一次,时御寒却始终没有让自己放松一下的意思。

    “你先去休息吧,我再想想!”时御寒摆摆手,曾经清俊无边的容颜,满是沧桑。

    任新复杂的看了时御寒一眼,最终下去休息,他真的支持不下去了,眼皮一直在打架,还是先睡一会儿吧。

    郑双盯着欧阳家监控录像的同时,紧盯毕玉,跟进简丹的案子。

    简丹案子一天无法水落石出,她就一天不能安心,就担心哪天那个人又会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时御寒害了。

    时御寒的精神高度紧张,体力不支,终于,在第五个不眠的夜晚,晕倒了过去。

    ……

    第二医院,也就是季凌风的医院。

    高级vip病房里,雪白的墙壁,雪白的天花板,雪白的被子,到处一片雪白,映着时御寒那张雪白的脸。

    五天五夜没有休息的他,体力严重透支,晕倒之后,就被任新送到季凌风这里。

    也不知道蓝若妍从哪儿得到消息。不顾腿伤未好,连夜赶来,守在病床前。

    次日,时御寒醒来,睁眼就看见雪白的天花板,刺眼得很。

    感觉手臂被什么重物压着,心头一喜,小月回来了!

    头还有些晕,轻轻的偏过脑袋,看了一眼那颗毛茸茸的、靠在他手臂上睡着了的脑袋。

    却发现不对劲,小月的头发很黑,像是最天然的黑珍珠,在光线的折射下,总会散发出一层若有若无的光圈。

    而他所看到的脑袋是一个染了酒红色头发的,有些干枯,也是他很熟悉的蓝若妍。

    脑袋的主人不对,时御寒毫不犹豫的把手臂抽了回来。

    惊动了蓝若妍。

    只见她睁开惺忪睡眼,看见时御寒醒来,像是遇到了什么值得庆祝的事情,整个人都明媚了起来,冲时御寒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寒哥哥,你醒了!”

    “你怎么在这里?”时御寒有些不悦,他记得前一段时间,他让蓝若妍在家里,不要外出。

    可能是有了林月璇的提醒,有些想法先入为主的占据了他的思想,再看蓝若妍,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寒哥哥不要怪那些保镖们好不好,是若若听说,你晕倒了,央求他们带若若来的,若他们不答应,若若就自杀,他们没法了,只能带若若来。”

    蓝若妍说一句,低下头,又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来,见时御寒没有打断的意思,才又一次抬起头来,继续说,如此反复了几次,才把一段话说完。

    时御寒又找那时的感觉,小家伙就是这样小心翼翼的模样,便把心头那一点疑虑压了回去,“回去吧,现在寒哥哥很忙,没法保护你!”

    蓝若妍急忙拒绝道。“我不要回去,一个人呆在别墅里,若若好孤单,若若要留下来陪寒哥哥,我会保护好自己,实在不行还有保镖,我不会让寒哥哥分心的!”

    话虽如此,但时御寒总觉得呆在别墅里才最安全、安分的,而不是去文柳慧那里煽风点火,吃林月璇的醋。

    “以前寒哥哥说什么,若若都会照做,现在若若长大了,也不听寒哥哥的话了?”

    时御寒面无表情,蓝若妍却听出了他话语里的不悦,委屈得眼泪掉下来,“寒哥哥,若若知错了,你不要赶走若若好不好,若若只想看看你,你不跟若若说话,留一个背影给若若都好!”

    那眼泪,说来就来,哭得好不凄惨,惹人可怜。

    可经历过那次北极号时间,时御寒对蓝若妍的眼泪就产生了免疫力,不知怎么的,只要蓝若妍一哭,他就想起那天蓝若妍对文柳慧说话时的残忍,冷眼看着蓝若妍哭了很久,也没有哄一句。

    等蓝若妍觉察到时御寒阴沉沉的目光就在她头顶上盘旋时,终于停止了哭泣。

    “回去!”毋庸置疑的语气,严厉的目光,吓得蓝若妍差点从轮椅上掉下去。

    她却佯装镇定小嘴儿一扁,似乎又要哭出来,要哭又强忍着不哭的倔强模样,才最是惹人怜。

    “寒哥哥,我是来医院做复健的,上次被林月璇撞断了腿,现在还没好呢!”

    如此一来,算是解释了自己上次对林月璇的残忍,她的腿是被林月璇撞断的,恨林月璇也无可厚非。

    “那你快点去做复检,做完了回去!”时御寒十分不耐烦。

    可能看惯了林月璇那样坚强的,坚韧的女孩,再反过来看整天哭哭啼啼的蓝若妍,就有种烦心感,尤其是现在,林月璇生死未卜,下落不明的情况下,更加觉得没有耐心跟蓝若妍说话。

    要不是救命之恩,他早就把蓝若妍轰出去了。

    “那我去了,寒哥哥你一定要记得注意休息,一定要记住风哥哥的叮嘱,要按时吃药,要按时吃饭。”

    蓝若妍就像是不放心孩子一样,叮嘱了好几句,依依不舍的按下遥控开关,离开病房。

    时御寒掀开被子想出来,却感觉一阵晕眩,不得不又躺回床上,稳定了一阵子,还是强行掀开被子,下了床,往外走。

    恰好迎面撞上进来的季凌风,差点摔倒。

    季凌风把手里的药往一旁扔掉,扶住时御寒,“我说老大,你就消停一会儿,要是林月璇在,也不希望看见你这样样子吧!”

    林月璇!

    他的小月,她还会关心他吗,她是那么的伤心,那么的决绝,完全不给他解释得机会!

    “找到小月了没有?”时御寒推开季凌风。

    “小月小月,你就知道小月,你知道吗,林氏联合欧阳正在攻击时氏的股票,郑诚他们就要顶不住了!”季凌风有些气急败坏的,“不是我说你,为了那个女人,你做了多少,她又领情多少,这样的女人……”

    季凌风的话生生咽了回去,时御寒看他的眼神充满了杀气。

    “没找到小月,就给我闭嘴!”时御寒的晕眩终于缓过劲儿来,眼神也逐渐恢复了清明。

    季凌风就知道,这家伙提到林月璇,就一定会来精神,顺着时御寒的话说,“要找到林月璇,你也要有力气找是不是,像昨天那样,忽然昏倒了,你要怎么找人。”

    “寒!可能现在你的生活里最重要的是林月璇,可你想过吗,你给人的感觉就是很颓废。放弃复仇可以,那是你时家的事情,只要你能搞定夫人,没人敢说什么,但时氏不同,底下那么多员工跟着你吃饭,你不能放弃时氏!”

    “闭嘴!”时御寒果起身走人,谁说他要放弃时氏了!

    他每天都有处理时氏的文件,不过更多放权给了郑诚而已。

    “寒!”季凌风拿时御寒没办法,把药捡起来,放到他手中,“先吃药,吃了药我跟你一起去找,你的胃溃疡又严重了,再这样下去,只怕会有转变成胃癌的危险。”

    时御寒却听不进去,不出意外,林家和欧阳家谁也逃不掉,小月不在,胃癌就胃癌。

    “寒!”季凌风无奈跳起,一手肘敲在时御寒后颈处,把人敲晕。

    时御寒的脑压很高,这样下去很危险,必须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

    给时御寒打了营养液。又加入助睡眠的药物,季凌风亲自守在这里。

    不多时,蓝若妍便转动着轮椅走了进来,异常乖巧,“风哥哥,寒哥哥没事了吧!”

    不是每一个男人都喜欢娇滴滴的女人,季凌风对蓝若妍没什么好脸色,“没事,你可以回去了!”

    “我想留下来陪寒哥哥,风哥哥,可不可以让我留下。”蓝若妍眼眸水漉漉的,充满了乞求。

    季凌风去当作没看到一般,“你是专业医生还是我是专业医生?”

    “自然是风哥哥!”蓝若妍不明所以,依旧楚楚可怜的看向季凌风。

    “那就对了,专业医生陪着比你陪着用处大!”季凌风道,“赶紧回去吧,别回头又遇到什么事情,我们没时间来照顾你!”

    “我自己会照顾好自己,风哥哥……”蓝若妍转动轮椅来到季凌风面前,准备去拉季凌风的手撒娇,却又害怕的缩了回去,如此反复的小心瞄了季凌风几眼,那模样,真真可爱又惹人怜。

    但季凌风已经几天没休息好了,自己都可怜不过来,哪里还有精力去怜香惜玉,“你留下来就是个麻烦,快回去。”

    蓝若妍的眼泪说落就落,大颗大颗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梨花带雨的模样,更容易激起男人的保护欲。

    然季凌风却打了一个呵欠,语气更是不耐烦,“你怎么还在这里,不是让你回去了吗?”

    蓝若妍就算再不甘心,也不敢太过得罪季凌风,嘟着小嘴儿,一边落泪一边出去。

    出去之后,还不忘把门关上。

    关上门的那一瞬间,她的眼泪便停止了,哪里还有刚才的可怜样,眼色冷了下来。

    季凌风!

    这些人,自从林月璇来了之后,一个个就对她越来越疏远!

    都是林月璇的错!

    她也迫切的想知道,林月璇到了哪里,要是有她的下落,她一定不会放过她!

    ……  林月璇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她看到母亲微笑着对她说:“月月,我们的好日子终于来了!”

    她笑着跟她撒娇。“是的,我们终于盼到了这一天。”

    只是,她撒娇的去抱母亲的手臂,却发现她什么都抱不住,从她的身体穿了过去,而母亲的身体竟然轻飘飘的,飞了起来。

    “不!”林月璇疯了一般的往上跳,试图抓住母亲。

    可她却什么都没有抓住,空气从指尖流走,简丹的身影越来越模糊,直到消失。

    “不!”

    “不要走!”

    “不要丢下月月一个人!”

    母亲走后,又有一个没有脸的孩子飘在空中,哭得好不凄厉。

    “妈妈!”

    “妈妈!”

    林月璇拼了命的想过去抱住孩子,但不管她怎么努力,孩子就在空中飘着,她够不着。

    “孩子!”

    林月璇哭着喊着,却于事无补。

    她哭得好伤心,好希望有人来帮她一把,却只是孤零零的,没人要过来。

    “寒!”

    她发疯了似的叫喊,希望时御寒能帮她把孩子带回来,空旷的地上,却只有她的回音。

    孩子也越飘越远,她拼命的追。却始终追不上,直到孩子也消失,她累得瘫倒在地上,再也不想起来。

    当她休息够了,再次拥有力气时,恶梦再次循环反复,她又一次什么都没有抓住,又一次累死在地上……

    ……

    欧阳诺和简素心担心的看着陷入恶梦,却无法醒来的林月璇,担心至极。

    “月月,是表姐!表姐回来了!”简素心握住林月璇的手,温柔的跟她说话。

    欧阳诺急忙翻开林月璇的眼皮,观察她的一下情况。

    许久,林月璇安静下来,挣扎过后,却没有醒来的意思。

    “二少爷,月月不会有事吧!”简素心十分担心,林月璇已经连续几天这样又喊又叫,然后再次陷入沉睡,醒不过来。

    简丹不在了,以后这个世界上,就只有林月璇一个亲人了。

    她希望林月璇好好的!

    “有我在,我不会让月月出事的!”欧阳诺说着,却没有底气,看林月璇的样子分明是不想醒过来,可若不醒过来,生命力也会随着时间流逝,直至香消玉殒。

    仅靠营养液支持,才短短几天,林月璇就瘦了一大圈,原本白皙的皮肤,现在变成透明的,很白,是那种没有一点活人气得白,隐隐可见皮肤下的血管,流动缓慢。

    “月月!你要醒来啊!”简素心把所有的行动都推后,只为陪林月璇说话,希望她能早日醒来。

    欧阳夫人每天都会防贼一般的防着她,仿佛小偷住进了家里。

    但简素心装作没看见,从小到大,没有双亲的保护,她不知遭受过多少这样的白眼,早就习惯了。

    欧阳诺也不担心欧阳夫人觉察出什么来,整天坐在林月璇的房间里,盯着记录仪上的数据,陪林月璇说话,希望能唤醒她的求生意志,也防着欧阳夫人对简素心说难听的话。

    时间一过就是十天。

    时御寒醒来之后,再没有自虐,而是整理了自己之后,回到时氏,把时氏的股票稳定下来,再开始追查林月璇下落的过程。

    期间,文姨和手下的人被毕玉以危害公共安全罪起诉,案子上交。

    他庆幸及时把文柳慧软禁起来,否则,以云空国现在的趋势,就算是时氏的权势也救不了她。

    而文柳慧却不知时御寒的用心良苦,把时御寒当作是叛徒,一个为了女人甘愿放弃报仇的逆子,脾气越来越暴躁,甚至几次把看守别墅的保镖打伤。

    再后来,蓝若妍不知怎么找到了文柳慧,就悄悄过去陪她。

    这一切,时御寒都看在眼里,索性把蓝若妍也软禁起来。

    他派人去调查十几年前的事有了结果,发现蓝若妍没有撒谎,她真是林家一个佣人的孩子,不过,她母亲死后,她有一段时间的记录是空白的。

    不管是谁,都不可能有一段时间的生活是空白,除非被人故意抹除。

    虽然找不出证据,但时御寒已经确认蓝若妍有问题。

    不动她,是顾念过去的救命之恩。

    若蓝若妍还一而再的怂恿文柳慧做出伤害林月璇的事来,他不会再手软。

    然,前提是,他把林月璇找到。

    这天,时御寒正在认真处理时氏的文件,准备快速处理完公司的事,腾出时间来寻找林月璇。

    却在这时,电话响了,来电是他放到欧阳家的卧底。

    “这几天欧阳家住进来一个年轻的女子,欧阳夫人对她似乎有意见,但毕玉和欧阳诺却很照顾她,我昨天无意中见了那个女子一面,发现她竟然跟林小姐长得有些像。”

    时御寒的心激动起来,这个世界上跟林月璇长得有些相似的除了林法蒂,还有一个传说中的林月璇的表姐!

    时御寒立即把林法蒂的照片发过去,问卧底是不是这个人,得到的回复却是否定的。

    林月璇的表姐出现在欧阳家,是不是代表着林月璇就在欧阳家!

    有了这样的想法,时御寒恨不得马上奔去欧阳家,确认林月璇是否在。

    可一想到多年的部署,又冷静下来。

    林月璇要找,但复仇的事情不能放弃。

    坐在办公桌前,思考了很久,终于拿起手机给欧阳诺打了电话,“欧阳诺,小月是不是在你那里?”

    “你还有脸说,把月月弄丢了,却反过来找我,你赶紧把月月找回来,她身体已经够虚弱了,再找不回来,会出事的!”欧阳诺看着脸色苍白的林月璇,咬着牙,竭力咆哮,表达自己的愤怒,也极力掩饰林月璇在他这边的事情。

    听到欧阳诺愤怒的咆哮,时御寒忽然有些犹豫,听欧阳诺的样子,林月璇失踪不像是有假,可她一个身体虚弱的人能走到哪里去?

    “欧阳诺,你别骗我,小月真的不在你手里?她需要我,需要照顾!”时御寒把姿态放得很低,但欧阳诺无动于衷,现在知道后悔了,当初干嘛去了!

    “你现在知道月月需要照顾了,早干嘛去了,你扣下阿姨时就应该想到会有今天!”欧阳诺跟时御寒说话都是用吼的,站在一旁的简素心皱眉,没有说什么,却留心起来。

    时御寒,就是她这次回来要调查的时家那个人?

    连续被欧阳诺责骂,时御寒很烦躁,却十分耐心,“欧阳诺,月月从你第一医院离开,你不可能一点都不知情,求你了,告诉我她在哪里好不好?”

    为了找到林月璇,他已经把所有尊严都放下了。

    “照你这么说,整个烟城还是你们时家的地盘,月月去了哪里还有你不知道的!”欧阳诺守口如瓶,绝对不让自己的态度露出破绽,给时御寒怀疑的机会。

    所以,直到挂断电话,时御寒也只是怀疑,却未能肯定林月璇就在欧阳家。

    “郑诚!”时御寒忽然按下郑诚的快捷键,十秒钟之后,郑诚出现在他的办公室里。

    “计划提前,十天之后,我要看见欧阳家和林家破产!”

    只有报仇了,他才可以什么都不顾的寻找林月璇,包括冲进欧阳家搜寻。

    而在此之前,他绝对不能打草惊蛇。

    这是他对文柳慧的交代,对时家的交代,也是对当年在那次事件中冤死的员工的交代。

    “时总,计划提前,可资金却没有到位。”郑诚有些为难,一旦资金链断掉,别说报仇,就连时氏都会面临危机。

    “资金的事情我来想办法,马上执行,还有,让任新联系跟简素心合作的厂商,问清楚简素心是不是回云空国了!”

    时御寒心急如焚,但晕倒之后,被季凌风教训之后,终于冷静下来,分析怎样做才是最有效直接的办法。

    ……

    欧阳家。

    毕玉上了一天班,疲惫的回到欧阳家,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欧阳夫人联络感情,争取不让欧阳夫人怀疑什么,不要去找林月璇和简素心得麻烦。

    可今天,她没有在草坪里见到欧阳夫人,便往林月璇的房间里去。

    远远便见门没关,房间里,欧阳夫人尖锐的声音传了出来,“小诺,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对这个贱丫头余情未了!”

    毕玉的心咯噔了一下,哪里是余情未了,而是他的感情一直在林月璇身上,从来没有转移过。

    欧阳夫人,“小诺,把她送出去,医院有的是专业的医护人员!”

    欧阳诺,“妈,你对月月一直有偏见,其实……”

    毕玉的心提到嗓子眼,他不知道,在欧阳夫人面前提林月璇的好,反而让欧阳夫人更反感吗!

    她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

    “小诺!”欧阳夫人的声音激动而尖锐起来,“把她送走!还有她,也一起送走,我欧阳家不是慈善机构,不收留阿猫阿狗!”

    “妈,说话别那么难听,他们不是阿猫阿狗,是我的朋友!”

    “小诺,别以为我不知道,现在时总在全世界找她,是不是她做了什么对不起时总的事,时总要杀了她,你才把她藏起来的!”

    “妈,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想的哪样,我看就是这样,不然她怎能昏迷不醒,一定是时总动的手是不是,她就跟她死去的妈一样,净做一些见不得人的龌龊事!”

    “妈!你别过分了!”欧阳诺显得十分激动,“月月不是那样的人,阿姨也不是那样的人!”

    “还月月,我看就是个賤人!小诺,毕玉是个好孩子,你可不能辜负了她,把这个贱丫头给我送出去,这是我最后的底线了!”  “妈,恕难从命!”欧阳诺坚持。

    “我看你是鬼迷心窍了,她有那点好,从小就想爬你的床,要不是有我拦着,你早就被她玷污了,你看看她妈,离婚了还赖在林家,母女俩根本就是一丘之貉,没一个好东西!”

    忽然,简素心激动的喊,“月月!”

    “月月你终于醒了!”

    毕玉急忙奔跑进入房间,就见简素心喜极而泣,再看林月璇,幽幽的睁开眼睛,只是睡太久了,一双乌黑的眼睛像是蒙上了一层灰尘,浑浊、血红,还有愤怒!

    “月月!”简素心忍不住落泪,“你终于醒了,表姐担心死了!”

    “表姐!”林月璇把目光转向简素心,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太久没有说话,她的喉咙发哑,发不出声音来。

    欧阳诺赶紧甩开欧阳夫人,过来给林月璇坐各项检查,发现她除了虚弱一点,没什么大碍,这才放心下来。

    看到林月璇醒过来,毕玉也红了眼眶,“月月,太好了!”

    只有她才知道,这一句太好了,包含了太多的含义。

    有对林月璇醒来的惊喜,也有对欧阳诺终于不用再把全部身心投在林月璇身上的轻松,更有对生命的感悟,活着就好,时间会慢慢平复一切!

    “毕玉!”林月璇还是发不出声音,只是用眼神虚弱的看过去。

    “好了,好了醒来就好,诺,现在需要做什么,月月可以吃点东西吗?”毕玉抹了抹眼角,关切的走到林月璇身边,握住她的另一只手。

    有一只手在简素心手里,这下欧阳诺总不能把人赶走,他亲自来握林月璇的手吧!

    这样,欧阳夫人的怒气会小一点吧!

    毕玉有自己的算计,在不伤害到任何人的前提下,希望他们每一个人都好好的,包括她自己。

    “月月,醒来就好,你想吃什么,表姐给你做,表姐的厨艺……”简素心说到一半停下来,她想说:她的厨艺深得简家真传,包你喜欢。

    可简家也有一个简丹,她的姑姑,林月璇的母亲,刚才,就是欧阳夫人辱骂了姑姑,月月才醒过来的,她不想再勾起月月的忧伤。

    简素心小心的删除了一句,只说,“表姐的厨艺,包你满意!”

    欧阳诺用棉签沾了水,细心的帮林月璇擦了嘴唇,又用小勺子舀了一小勺水,送到林玉璇嘴边,“先喝一口水再说。”

    却被欧阳夫人拉开,

    “小诺,你给我出去!”

    “妈!月月现在很虚弱,您别这样!”欧阳诺把欧阳夫人推开,又一次把小勺子送到林月璇嘴边。

    毕玉强势的把水杯和小勺子抢了过来,“还是我来吧!”

    这样欧阳夫人就会消停一些。

    “你粗手粗脚的,懂什么!”欧阳诺坚持,这一次,月月醒过来,他再也不会放开她的手了!

    毕玉眼中的伤一闪而过,冲林月璇笑了笑,“月月也想我来是不是?”

    林月璇眨眨眼,表示同意,却还是发不出声音。

    “看见了,月月也想要我,一边去,陪阿姨去!”毕玉又回头对欧阳夫人说,“阿姨,您别生气,诺也是担心我。”

    “小玉,你就别替他解释了,是不是你也帮他瞒着阿姨!”欧阳夫人不依不饶,“今天不管说什么,我都会把她送出去!”

    “妈!你能不能理智一点!”欧阳诺很生气,不管怎样,他都不会送林月璇离开,“你把月月送出去,也把我一起赶出去好了!”

    “小诺!”欧阳夫人好不容易被毕玉抚平一点的怒火,再次飙升,拉着欧阳诺的手臂,就要往外拖,“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做妈的,你敢跟她一起出去,以后就别认我这个妈!”

    “不可理喻!”欧阳诺甩开欧阳夫人的手。

    因为她们俩的事情,导致母子俩吵架,简素心十分不好受,看向林月璇,“月月,我们还是出去吧。”

    林月璇眨眨眼,表示同意。

    简素心这才抬起头来,对欧阳诺说,“二少爷,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打扰了!”

    扶起虚弱的林月璇坐起来,准备把人送到医院去。

    这几个月,风华国那边的生意蒸蒸日上,足够支撑林月璇的医药费。

    “麻烦你们先出去一下,我给小月换一件衣服。”简素心不亢不卑,也没有愤怒,只是平静的对众人说道。

    站在欧阳夫人的立场上,她只是一个关心儿子的母亲,没有错,何况她也收留了她们姐妹俩那么久时间,应该感恩,而不是怨恨。

    “你们不能走,月月还很虚弱!”欧阳诺不允许,站着不走。

    欧阳夫人往外走了两步,见状,回头拉了欧阳诺一把,“走走走,快点走!”

    “放手!”欧阳诺甩开欧阳夫人。

    毕玉一个头两个大,欧阳诺只要用点技巧,就能说服欧阳夫人了,偏偏要顶撞她,反而把事情弄得更糟。

    “阿姨!”毕玉把水杯子放下,走过去挽住欧阳夫人的手,“阿姨,您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其实是时总对不起月月,月月气坏了,就跑了出来,出了一点事情,时总后悔了,才到处找月月的。”

    “那就让时总来把她接回去!”欧阳夫人拿出手机,就要给欧阳铎打电话,要时御寒的号码。

    欧阳诺却气冲冲的夺走欧阳夫人的手机,“妈,从小到大,你就一直想安排我的人生,你就不能设身处地的为我想一想,我真的想要什么?我快乐吗?”

    母子俩争吵之际,林月璇已经在简素心的搀扶下,起了床,穿着一套单薄的病号服,艰难的活动开始萎缩的肌肉,走了两步。

    “月月!”

    欧阳诺直接无视欧阳夫人,走过来,扶住林月璇的另一只手,“有诺哥哥在,谁也不能赶你走,你就安心住下来!”

    欧阳诺知道,如今整个烟城,除了林家,就只有欧阳家是时御寒监视不到的了。

    一旦林月璇走出欧阳家大门,一定会被时御寒带回去。

    而他,不想见到这样的场景,他会忍不住想要跟时御寒决一死战!

    林月璇看向欧阳诺,那乌黑的瞳仁恢复了清明,虽然瘦得凹陷下去不少,却一如既往的清澈,宛若天池之水,纯净幽美。

    “二少爷,谢谢你的好意,今日之事实在抱歉,我和月月还有地方去,你放心吧!”

    简素心把林月璇想说,却说不出的话说了出来。

    “月月!”欧阳诺语气严肃起来,第一次在林月璇面前冷下脸来,“诺哥哥不许你走出去!”

    “诺哥哥!”林月璇终于发出一点声音,虽然哑到几乎听不出,“让我走吧!”

    她沉睡得够久了,有些事情,不是逃避就能当作没有发生过的。

    “月月!”

    欧阳诺还想说什么,被赶上来的欧阳夫人打断,拉着欧阳诺的手,掐了一下,意欲欧阳诺放开林月璇,“走走走,快点走,以后别来打扰我儿子!”

    “妈!”欧阳诺把欧阳夫人甩开,欧阳夫人猝不及防,被甩得退后几步,穿着高跟鞋的脚崴了一下,顿时痛呼出声,毕玉赶紧过去帮忙扶起她。

    欧阳诺最终放开林月璇的手,走过去看欧阳夫人的脚。

    简素心搀扶着林月璇往外走去,等欧阳诺把欧阳夫人抱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下来,两人已经走出很久。

    他庆幸林月璇没有走出欧阳家的大门,否则,一切都来不及了!

    “月月!”欧阳诺大步走过去,强行把林月璇横抱起来,往回走。

    简素心急忙跟在后面,“二少爷!”

    但欧阳诺充耳不闻,步伐很快,再次把林月璇抱回去。

    “诺哥哥,你放我走吧!”林月璇艰难的发声。

    欧阳诺沉默,只顾着往里面走。

    毕玉陪着欧阳夫人,好言相劝,“阿姨,您别激动,诺就是不满意您想安排他的人生,这是叛逆,若您真的同意把月月留下来,等过一段时间,月月好了,就算您不说话,她也会走,您何必伤了和诺的感情呢?”

    她说话很温柔,逐渐安抚了欧阳夫人那颗愠怒的心。

    却在看见欧阳诺抱着林月璇回来的瞬间功亏一篑,再次暴跳起来,这一次,她不再跟欧阳诺争吵,而是跳过去,一巴掌往林月璇脸上甩,“让你勾引我的儿子!”

    欧阳诺赶在欧阳夫人的巴掌落下前,截住她的手,把人甩到一边去,“妈,要打打我!”

    “你想气死我是不是!”欧阳夫人气得双手发颤,看向林月璇的眼神越发不善。

    林月璇迎着欧阳夫人的目光看向她,很温柔,略带歉意,“夫人,抱歉,也请您强势一点,控制住诺哥哥,我要离开!”

    “哼!以前是谁说再也不见小诺的,又是谁毁约的!”欧阳夫人这样说,却是听懂了林月璇的话,出去叫保镖,控制欧阳诺,不让他阻止林月璇。

    被保镖压着动弹不得的欧阳诺把所有希望寄托在毕玉身上,“毕玉,你帮我!”

    “小玉!不许帮他!”欧阳夫人索性叫来更多的保镖,把毕玉包围起来。把简素心两人扔出去。

    真的是被扔出去的,林月璇摔在地上,腰磕到马路的大理石路基上,疼得差点晕厥过去。

    简素心身体好,只一会儿便缓过劲儿来,爬起来,扶起林月璇。

    “表姐送你去医院!”

    就在她扶起林月璇的瞬间,一双手比她更快的抱起林月璇,往车上一塞,快速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百度最新章节)  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